未分類

這樣想著,狄雲又是一腳踩了下去,踩的白銀神龍又是一陣尖叫,罵道:「你要奪老子的舍,不殺你留著做甚?」

白銀神龍都快哭了,這招誰惹誰了,明明是你設置陷阱,騙本龍來到這裡的好不好!

不過,白銀神龍當然不能這樣,她知道,這樣只會觸怒狄雲,所以在一聲慘嚎之後,急忙叫道:「留本龍一命,有好處給你!」

「啪!」

狄雲一掌將她抽飛幾十丈,瞪眼道:「本龍?」

「嗚嗚……留小女子……我一命,有好處給你!」白銀神龍哭的梨花帶雨的說道。

狄雲冷哼一聲,跟上去繼續將腳踩在白銀神龍的身上,鄙夷道:「你窮的就剩一縷魂兒了,能有什麼東西給老子?還不如將你煉化了,給老子的神識提供一點養份……」

說著,下腳無情,又踩了白銀神龍一腳,差點將她的腰踩折了。

白銀神龍疼的子哇亂叫,失去理智般的大罵道:「你……你這個小混蛋到底會不會算帳,我這一身修為早已失去,就這麼一縷靈識之身了,你全煉化了去,又能有多少養份?還不如留下我來指點你的修行……」

狄雲一聽,踩的更起勁了,破口罵道:「就你這樣一個讓人封印了上萬年的超級大笨龍,有什麼資格指點老子?把你本事全學會了,最終也逃不過被人封印的命吧……」

說話同時,狄雲每踩一腳,白銀神龍的身體便小一分,離死更近一步,最終,白銀神龍竟縮小到與狄雲一般身高。

把白銀神龍給嚇的啊,再踩,再踩就掛了,急忙大叫道:「那是意外,想我白銀神龍當年縱橫大千世界,能有幾個天元秘境的高手被我放在眼裡?當時我只是因為要破瓶頸,踏足神元秘境,身體虛弱,才被一個紅毛老怪封印在獨霸蒼穹功的第一層里的……」

狄雲一聽,眼睛溜溜一轉,不知在想些什麼,腳下卻是沒閑著:「天元秘境的瓶頸?踏足神元秘境?老子在戰神大陸聽都沒聽過這麼牛逼的境界,我讓你吹牛逼,讓你吹牛逼,我他媽不踩死你個龍逼養的……」

白銀神龍一個弱女子,被這麼暴打的死去活來的,哇哇大哭道:「啊……啊……啊……大俠,狄大俠,當年我有幾個藏身之地,裡面有些寶物都給你好不好?……」

「老子不稀罕……我踩!」

狄雲一腳下去,直接把白銀神龍的人身踩到了一米五幾,像個童顏juru的絕世小尤物。

「啊……嗚嗚嗚嗚……小女子一身天元秘境?神化的見識,神功玄決無數,都可以傳給你……」

「呸……老子是人!如何學你龍族的功訣?……我踩!」

一米四……

本書首發於看書惘

… 「嗚嗚嗚……別踩了……我求你別踩了……」

白銀神龍真的要崩潰了,原本長河一般的靈識之體,如今被踩的像個十三四歲的小女孩,到哪說理去!

「求我不踩?媽的,不踩你踩誰?……我踩死你!!!」

狄雲又是一腳。

一米三!

「嗚嗚嗚……能學……能學……宇內功訣皆有相通之處,人類乃先天之靈,與龍族亦有相同之處,龍族絕學,只要稍加改動,便可通學……」

「老子才不稀罕……我踩……」

白銀神龍被踩的哇哇大哭,大叫道:「嗚嗚嗚……我有一個最大的秘密,可以告訴你……」


「老子才不信,我踩死你……」

「嗚嗚嗚……是真的,關係到獨霸蒼穹功的第二層……」

「獨霸蒼穹功的第二層?沒聽說過……我踩!」

白銀神龍險些哭出血來,為了保命她連自己最大的秘密都說出來了,卻沒想到狄雲這小王八蛋對獨霸蒼穹功第二層完全不感興趣!

實際上,狄雲也不是不感興趣,只是想繼續從白銀神龍的身上榨出更有利的東西。

可是,對於白銀神龍來講,這應該是最大的秘密了,畢竟,它就是因為獨霸蒼穹功,才淪落到被封印到天崩地裂九重浪之內的。

眼見自己的身體越來越小,靈識也在以驚人的速度哀弱了下來,白銀神龍頓時悲從心起,幾乎絕望,最終,索性垂頭伏地,一聲不吭了。

老娘把這麼大的秘密都說出來了,你居然不相信,哎,罷了,罷了,被你個王八蛋踩成了五歲女童的模樣,簡直就是生不如死啊!


隨你踩吧!

隨你……

沒想到白銀神龍不說話了,狄雲的動作也就停了下來,詫異的看著白銀神龍說道:「喂,你怎麼不救饒啦?」

白銀神龍的聲音也變了,奶聲奶氣的委屈道:「求饒你能饒我一命嗎?」

狄雲想了想,說道:「不一定!」

白銀神龍一頭栽在地上砰了砰,同時一聲哀嚎,不吱聲了,閉目待死。

見她如此,狄雲心裡一盤算,覺得剛才應該把這傢伙心裡的秘密都逼的差不多了,便不再踩了,嘿嘿笑道:「你若是想活命,那倒也不是完全不行……」

白銀神龍眼睛一睜,驚喜道:「狄雲……你,你肯饒我?」

狄雲說道:「本來想將你直接煉化的,但看你這可憐的模樣,竟然被老子踩成了五歲女童的模樣,奶奶的,雖然知道你並不是五歲女童,五歲女童哪有胸前還有兩個大白鴿呢……總而言之,老子現在倒有些不忍心打你了,罷了,給你個機會,用好處來換你活命的時間吧!」

白銀神龍一愣,奶聲奶氣道:「什……什麼意思?」

本來以為自己必被狄雲弄死,卻沒想到忽然有了活下來的機會,白銀神龍自然不肯放過。

狄雲早就想好了,考慮也不考慮的說道:「很簡單,你剛才說的什麼寶藏啦什麼神功啦什麼玄決啦,都給我說出來,當然,必須是得對我有用的,每說一樣,老子就允許你多活幾天,價值越高,允許你活著的時間越久,但是你若說出來的東西讓老子不滿意了,或是沒有新的好處給我了,那就沒說的,立刻踩死!」

話落,狄雲又將腳丫子踩在了白銀神龍的臉上,瓷娃娃一般的臉上,真夠作孽的啊。

「這……這不公平……」

白銀神龍被踩的聲音都變了,若是自己說出來的東西能換自己的自由之身還倒罷了,這樣只能換幾天時間,那有什麼diao用?自己能給他的好處再多,還不是早晚被煉死的命?

狄雲臉色一沉,直接一腳踩在了白銀神龍的腦袋上,大喝道:「你想奪舍老子的時候可沒說不公平啊?」

白銀神龍一怔,愴然無語,說到底還是自己笨啊,怎麼被狄雲這不是東西的玩意給算計了?

「怎麼不說話了,在想什麼?」狄雲眯著眼睛看著白銀神龍。

「狄雲,難道本龍……我那沉在大海中的軀殼,不算是一件逆天的寶貝嗎,況且裡面還有諸多寶物,你可以隨意取出,難道那些東西,還不能換我一個自由之身?」白銀神龍死死的盯著狄雲。

「那他媽本來就是我的,在老子丹田之海里的東西都是老子的,老子什麼時候去取不行,除此之外,就沒別的啦?」狄雲又是一腳踩向白銀神龍。

四歲了!

「啊啊啊……沒天理!不人道!你們人類就是狡猾!!哼!!!!」白銀神龍的聲音更奶氣了。

「嘿嘿!」

狄雲臉上閃過一陣詭異的笑容,他知道,白銀神龍這是完全妥協了,眼球一轉,說道:「要不先這樣吧,你自己想想自己現在的處境,老子需要你的時候,你必須發揮自己的用處便是,對了,暫時饒過你,也不能白白饒過你,這樣吧,你不是有把逆鱗劍嗎?就當孝敬老子的第一件寶貝吧,可以延長你一個月……不,半個月的生命!」

「不行,狄雲,我什麼都能給你,就那把逆鱗劍不能給,那可是我的逆鱗所鑄!不行,打死也不行!」

白銀神龍的反應突然很強烈,笑話,那逆鱗劍可是封印著我白銀神龍一族祖神的一縷魂魄,那可是活了億萬年的老龍神,其記憶中又隱藏著何其偉大的寶藏,怎麼可以落入狄雲你這個小混蛋的手裡?

「砰!」

狄雲二話沒說,直接一腳踩在了白銀神龍的後背上,沒辦法,白銀神龍只能由四歲女童,變成了三歲女童……

「嗚嗚嗚……逆鱗劍給你可以,但可不可以延長多一點壽命,半年怎麼樣?」

最終,白銀神龍還是被自己對死亡的恐懼打敗,哭著對狄雲說道,模樣要多可憐便有多可憐。

「三個月。」

狄雲想了想,面無表情的看著白銀神龍的無辜小眼神。

「好吧……」

白銀神龍撇了撇小嘴兒,一臉委屈。

接著,狄雲也沒跟白銀神龍客氣,直接讓她喚出逆鱗劍的器靈,認自己為主。

一滴血融入了逆鱗劍的劍柄法陣之中,剎那間,逆鱗劍中的器靈,與狄雲的血脈相結合,而逆鱗寶劍,也隨著狄雲意念一動,融入了他的神識之內!

那器靈外觀上看,不過是一縷龍靈真氣,但是狄雲並不知情,這縷龍靈真氣,實際上是一條老龍神的最後一縷靈識。

眼見自己最珍貴的寶物認狄云為主,白銀神龍的心裡真真是在滴血啊,可是眼下自己這境遇……除了配合這可惡的混蛋,還能幹什麼?

將逆鱗劍收入囊中以後,狄雲嘴角一挑,露出一個淡淡的笑容,隨即揮動逆鱗劍,只是瞬間功夫,星空中幾顆小恆星便徒然暴烈,化為洶湧的靈氣,散落在狄雲的神庭識海之內!

「果然是神劍!」

狄雲見到逆鱗劍的威力,不禁點點頭道:「此劍為我所用,才算是相得益彰嘛!」

說到這裡,狄雲瞥了一眼白銀神龍,笑嘻嘻道:「如此好劍被你這個笨蛋佔據著,實在是有違天和,暴殄天物!」

白銀神龍聞言,氣的說不出話來。

狄雲忽然想起什麼,漫不經心的問道:「對了,你不是知道關於獨霸蒼穹功第二層的秘密嗎,不如說來聽聽?老子若是聽著高興,指不定就讓你多活兩天了!」

話是這樣說,心裡卻想著,獨霸蒼穹功的第一層天崩地裂九重浪就這麼厲害了,那獨霸蒼穹功的第二層,還不得厲害的能日天了?


反觀白銀神龍,她聞言一喜,立刻說道:「至於這獨霸蒼穹功第二層的秘密嘛……」

聽她說到這裡,狄雲就知道,這個傢伙又要敲竹杠了,翻了個白眼道:「得,你既然沒興趣說,那老子不聽了,看在你說點什麼秘密就要索要條件這勁兒,剛才不允你三個月的壽命嗎,現在老子反悔了,縮減到兩個月……額,不,縮減到一個月……媽的,老子最討厭別人向老子提條件了!」


白銀神龍瞪著一雙大眼睛,實在沒想到狄雲會玩這一齣兒,當即就煞筆在原地,欲哭無淚,我條件都沒提呢,你就不想聽了,我……

委屈了片刻,白銀神龍狡辯道:「我並沒有真的跟你提條件啊,想想都不行嗎?」

「想想也不行。」狄雲眼睛一瞪,霸道的說道。

「那我不提任何條件了,你把話收回去行不行?一個月再變回兩個月。」白銀神龍向狄雲迫切的訴求道。

「嘿嘿,過期了,老子現在又對獨霸蒼穹功的第二層沒興趣了!」

狄雲一臉笑意,實際上,獨霸蒼穹功第二層的秘密,他現在知道與不知道都沒有多麼區別,知道又如何,現如今天崩地裂九重浪只修鍊到第二重,距離九重還遠著呢,若是現在迫切的知道關於第二層的秘密,未免太過好高騖遠了些。

狄雲現在所確定的,只要白銀神龍的腦袋裡有關於獨霸蒼穹功第二層的秘密就夠了,至於自己什麼時候從她那裡知道這秘密,什麼時候都行,不急於這一時!

本書首發於看書罔

… 青銅神龍的本源之血蘊含無數法則,不僅有幾率孵化成神龍,變為青銅神龍的分身,還能千變萬化,而化為「界王寶鑒」,正是其中之一。

現在,狄雲手握一滴本源之血,將其融入識海之後,瞬間動念變化法門,將這一滴本源之血,化為了一面血色的「界王寶鑒」,像是一面鮮紅的鏡子,妖異無比。

「這個混蛋,果然知道如何運用青銅神龍的本源之血……」

這時候,三歲蘿莉白銀神龍盯著狄雲的一系列行為,心中不禁哀怨非常,同時也恨自己太笨,怎麼就那麼笨,就那麼輕易的進入了狄雲的圈套?

「可憐我那近乎無敵的神龍真身,就這麼讓狄雲給霸佔了!」

一時間,白銀神龍欲哭無淚,只能縮在一處星雲的角落裡,默默的等待著來自狄雲的所有發落。

「嘿嘿,就這麼個小玩意兒,竟然能夠鑒出自己現在身處的位置?」

狄雲手握專門鑒定地理位置的界王寶鑒,臉上露出一個詭異的笑臉,然後看了白銀神龍一眼,直接出竅天靈蓋之外,然後將眼前的萬物生長陣盡收眼中,然後意念一動,問界王寶鑒:「此為何處?」

界王寶鑒上立刻顯示出幾行信息:「人界大陸之一,戰神大陸,所處位置乃道修修行者的丹田小世界,其內蘊含位面一十六個,精確位置乃其中之一,萬物生長陣!」

看到上面的信息,狄雲不由一愣,自言自語道:「原來……自己現在是在一個人的丹田之內啊,這樣看來,自己豈不是被人吃掉了?」

至於這個人是誰,狄雲不用想就已經猜了出來,張道一嘛!

除了這廝,還有誰?

知道這個信息以後,狄雲選擇了繼續吸納了一段時間靈氣,強化山嶽巨猿的同時,也給了白銀神龍一點甜頭,使得她立即感恩戴德的拍了些許好聽的馬屁!

對此,狄雲也高興受益,終於可以將自然之氣吸納到丹田之海,使得自己掌控的海域,又擴充了幾分,間接也使得自己的海嘯之力,又突出了一些。

卻說現在的狄雲,得知自己身處具體位置的他,已經與秦若冰離開了萬物生長陣,來到了下一個道場。

這個道場,不同於萬物生長陣,自然之氣肆虐,這個道場是建立在一尊玄武背上的大陣,又名玄武大陣,其內陣眼不僅水元素奇多,而且每個陣眼冒出來的靈氣,也比之前的道場多很多……


一尊玄武遠看似巨石,卻是如大山一般巨大,讓人望而生畏!

「這個張道一,不愧是城裡人,真是會玩啊,想必接下來的道場,不是金氣旺盛的道場,便是蘊含風雨雷電法則的道場吧……他的目的就是讓這裡的全部修行者,都得到全方位的修鍊,可是,他這樣做的目的又是什麼呢?難道這廝真的有一顆世界大同的心?」

看著周圍的環境,狄雲運轉了一下蒼穹斂氣決,順利將此處的靈氣與水氣吸納到丹田,融入了自己的元氣火光之內,同時也在思考著這個張道一,到底意欲何為?

果不其然,狄雲接下來所經過的道場,都是與風雨雷電,五行元素有關係的道場,直到進入最後一個道場,狄雲才看到了不同的一個環境。

這期間,秦若冰一直跟在狄雲的身後,寸步不離,她雖然不知道狄雲要做什麼,但只憑他能在任意一個道場里用自己的方式吸納道場之內的靈氣,就已經是一件非常了不起的事情了。

所以,秦若冰在隱隱約約間,竟然相信了狄雲的話,自己一定能夠離開這裡。

眼下這個道場,面積只有十畝左右,可是這裡蘊含的東西,令狄雲感到震驚,圍著道場的六座石像,分明代表著六個世界,北邊那座,乃是一個天庭法尊,雖然石像破落,但無論是頭上的金冠,還是身上雕刻著的信息,分明代表的是天人道啊!

而北邊靠東的那座人像王侯,分明代表的是人道,往下看,一派獸神法相,則是旁生道,即畜生道,而正對著天人道的那個惡面小鬼像,不是地獄道又是什麼?

往西看,不錯,正是餓鬼道,還有修羅道……

而這些石像圍著的正中央道場,則有五幅意味深長的石雕圖,北面是戰爭圖,西面是享樂逍遙圖,東面是情~~~色無相圖,此三圖形成一個三角形,在這個三角形的兩邊,分別刻著另外兩幅圖,一個是太平盛世圖,一個是天下大亂圖!

這五幅圖,分明就是五個字,戰、樂、情、治、亂!

其中蘊含的哲理,異常強大,法則交錯,運理非常。

看到這一幕幕後,狄雲心中越來越驚,這不就是傳說中的六道輪迴圖?




但這半闕畫中,也不是沒有絲毫的生路的。

Previous article

方言咧嘴一笑,什麼都沒說,他是不會放過自己敵人的。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