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雖然迷彩服戰士們也非常困,但是,受過職業軍事訓練的他們,警惕性非常高,在行進路途當中壓根兒就不敢睡的太死。

畢竟,干*他們這一行的,每年不知道會有多少死在睡夢中的雇傭兵?或者殺手?

即便是諸如伯爵、鬼皇一類的強者,在睡眠之時,也不可能做到百分之百的防禦姿態,很容易著了敵人的道。

因此,迷彩服戰士們看起來像是都睡著了,實質上卻保持著假寐狀態,時刻準備出擊,應對有可能出現的潛在敵人。

經過白天那一場意外事故,迷彩服戰士們的防範心理非常之高,他們早就已經打定主意,就算光榮戰死,也絕對不能再讓敵人給輕易俘虜了。

六輛汽車很快便駛離了馬賽市郊區,向目標城市波爾多進發。

待眾人剛剛脫離馬賽市警方控制的勢力範圍,大衛便從下令讓留守在事發地點,負責看守黑色面罩人俘虜的迷彩服戰士們撤退。 至此,所有與蔣少龍、大衛有關係的勢力人員,全部撤出馬賽市,防止暴露后被伯爵、鬼皇找上門來。

幾個小時以後,天色漸漸地變亮了,車隊迎著第一縷灰濛濛的曙光,行駛在廣闊無垠的郊區大道上,向著朝陽前進。

不知不覺間,一天就這樣過去了,清晨七點鐘左右,車隊路過一個規模並不算太大的小鎮。

大衛在車上用無線電器材通知道:「車隊待會兒要在前方小鎮加油,肚子餓的傢伙,可以就近買一些早餐回來。」

另外幾輛車的負責人,在同一時間內,異口同聲的回答道:「是,隊長!」

孰料?就在眾人紛紛達成一致意見之時,蔣少龍卻忽然抓起無線電通訊器問道:「大衛,我們還有多久才能到備用基地?」

「次啦……次啦。」

無線電通訊器響起幾道很小的雜音,遂即傳來大衛的回答。

「大約還得半天功夫吧,怎麼了蔣少龍?」

蔣少龍繼續追問道:「那咱們車內的汽油撐不到備用基地嗎?」

大衛猶豫了片刻,非常謹慎的說道:「燃油應該是撐不到抵達目的地,但也差不了多少。」

只見,蔣少龍低頭思慮了一會兒,面色嚴肅的提醒道:「大衛,我擔心咱們再停車會暴露自己的身份,讓無關人員掌握咱們的具體行蹤,給弟兄們帶來不必要的麻煩。」

「蔣少龍,那你的意思是咱們不在前方的小鎮停車?」大衛問道。

蔣少龍十分肯定的回答道:「沒錯,還記得今天早晨在馬賽市郊區地帶,我跟雪兒下車一起去買早餐嗎?」

大衛聞言趕忙反問道:「嗯,有什麼問題嗎?少龍?」

「大衛,我現在懷疑,就是那家快餐店的女老闆,泄露了咱們的蹤跡。所以,咱們還是越少與外界接觸越好。」

不得不說,蔣少龍的分析非常有道理,大衛幾乎沒有半點猶豫,當即將無線電通訊器,調至隊員公共頻道,下達最新行動命令。

「所有隊員請注意,計劃臨時有變,抵達前方小鎮後繼續行駛,任何人不得擅自下車。」

收到命令之後,一名迷彩服小隊長擔憂的問道:「隊長,如果我們不在前方補充燃油的話,車輛可堅持不到目的地。」

大衛毫不猶豫的回答道:「沒關係,開到哪裡算哪裡,不行的話,最後一段路程我們就下車步行。」

「是,隊長!」

波爾多是個非常特別的城市,放眼望去,到處都種植著大片的葡萄,還有許多葡萄酒莊園。

根據波爾多市官方統計在案的資料顯示,區區一個擁有二十三萬常駐人口的城市,卻擁有足足一點三萬家正規手續的合法葡萄酒生產,及加工公司。

因此,即便是在波爾多最繁華?繁華熱鬧的中心街區,往往也不會出現其它大城市那樣高樓林立的景象。

所以,迷彩服戰士們就算沒有汽車作為掩護,也很容易借著徐徐夜幕潛入設立在波爾多市的備用基地。

只要大伙兒抵達第二基地,便可以換下這身惹人注目的迷彩服軍裝,從最大程度上減少被敵人發現的可能性。

雖然只剩下五個多小時的路程,但是,迷彩服戰士們在車上卻並不怎麼好過,甚至可以用度日如年來形容。

飢餓、口渴、上廁所方便等等,各種各樣平時看起來毫不起眼的小事兒,成為深深困擾大伙兒的根源所在。

尤其是睡在紅色汽車後排座位上的法國小護士雪兒醒來之後,便開始提出蔣少龍無法滿足的要求。

伊雪抬起右手擦拭著雙眼,像一隻可愛的小貓,慵懶的聲音在車廂里響起。「龍哥,人家要口渴要喝水啦,能不能停車下去買杯飲料呀?」

隨後,伊雪舉起雙臂抻了個懶腰,通過後視鏡,蔣少龍看到女孩兒的白色短袖t恤,已經向上移動了幾公分,露出惹火的小蠻腰,以及性感的肚臍眼。

「咳咳咳……」

發現小平頭也在時不時掃一眼後視鏡,顯然是有所發現,蔣少龍不得不假裝咳嗽,藉此提醒伊雪。

「雪兒,你師傅親自下的命令,在抵達備用基地之前,咱們都不能停車,所以還是先忍一忍吧。」

伊雪扒著前排座椅,從後方一把摟住蔣少龍,微微笑道:「喔,我知道啦龍哥,你為什麼不來後排坐呀?把人家丟在後面一點意思都沒有,怪冷清的。」

蔣少龍也沒有想到,伊雪竟然會當著小平頭的面,對自己做出如此親昵的舉動。

無奈之下,蔣少龍只好側臉看了看小平頭,尷尬的說道:「雪兒,趕快坐回去,小心等會兒急剎車,把你甩飛出去撞毀容了再……」

這種威嚇恐怕也只有伊雪才會害怕,趕忙老老實實的坐回到座位上。

可是,沒多大一會兒,伊雪竟然再次悄悄摸了上來,兩隻細皮嫩肉的芊芊玉手,輕輕滑過蔣少龍的脖頸,挽住這個在不久之前,差點就奪走她守了十九年貞.操的男人。

不等伊雪開口說話,蔣少龍搶先問道:「雪兒,你個調皮搗蛋的小丫頭,這次又想出什麼花招來了?」

誰曾想?法國小護士卻說出一個令蔣少龍跟小平頭,都無比蛋疼的問題。

「龍哥,人家要尿尿……」

蔣少龍再也淡定不下來了,立刻轉過身去,一臉難以置信的問道:「我了個去,雪兒,你不是剛才還吵吵著要水喝嗎?這還沒喝呢,就出來了?」

伊雪鼓起腮幫子,一副氣呼呼的樣子,滿臉嬌嗔的反問道:「誰說沒喝水就不許上廁所啦?」

「呃……」蔣少龍實在是無言以對。

就在此時,小平頭一邊開車,一邊頭也不回的嘟囔道:「丫頭,你就別總是說廁所了,本來我還沒感覺的, 獨家偵愛 。」

蔣少龍倒還好一點,雖然也有點憋得慌,但最起碼還能忍兩三個鐘頭。

伊雪可能是跟小平頭關係不熟,也不敢像對待蔣少龍那樣,什麼話都敢說,沒大沒小的。

只見,法國小護士低下頭,老老實實的坐回的座位上,一句話也不說。

對此,蔣少龍心中大呼慶幸,如果被這個小妞騷擾一路,說不定沒憋死也被煩死了。

可是,過了足足半個多小時,伊雪都沒有再次去騷擾蔣少龍。

蔣少龍心裡不禁嘀咕起來:奇怪,難道那個法國小妞真的生氣了?不至於吧?貌似剛才也沒有說太重的話呀?

想到這裡,蔣少龍不由得心軟了,扭頭關心道:「雪兒,你怎麼半天都不說話啊?」

不知何時?伊雪已經脫下鞋子,將腦袋埋在雙腿中間,嬌軀還時不時顫抖兩下,看起來就好像受了天大的委屈,正在哭泣一般。

蔣少龍趕忙將副駕駛座椅調到最低,右手按在駕駛座的靠背上面,左手作為支撐,一下子便從縫隙中間鑽了過去。


看到伊雪再次忍不住渾身瑟瑟發抖,蔣少龍也顧不上那麼多了,一把將女孩兒樓進懷中,心疼的詢問道:「雪兒,你是不是生病了?我把衣服脫下來給你披上吧。」

孰料?蔣少龍剛剛脫下外套,伊雪便抬起額頭,面色緋紅的說道:「龍哥,不用了,人家這是憋的……」

蔣少龍一張老臉當時就囧成綠色的了,趕忙鬆開摟在懷裡的法國小妞,防止自己再被逗弄的心神不寧,當著小平頭的面還是注意一點比較好。

伊雪把全部的力氣,都用在憋尿上面了,根本就沒有心思再去找蔣少龍的麻煩。

見此情景,蔣少龍倒也樂得清閑,坐在伊雪旁邊,背靠車座吹著口哨,一臉輕鬆的樣子。

可是,蔣少龍吹了剛剛不到十秒鐘,便遭到大伙兒的反對。

只聽,小平頭跟伊雪異口同聲的制止道:「別吹了……」

口哨聲戛然而止,蔣少龍一臉通紅的看了看伊雪,又瞅了瞅已經無法專心開車的小平頭,這才露出一個壞壞的笑容。

不知不覺中,蔣少龍眯縫著雙眼,差一點就睡過去了。

眼看著車隊還有差不多半個小時,就能抵達目標地點,可伊雪卻再也忍不住了,急得俏臉微紅,一臉委屈的樣子。

「龍哥……」

伊雪搖晃著蔣少龍的胳膊,將對方從朦朧狀態中喚醒。


蔣少龍並沒有睜開眼睛,而是低聲問道:「雪兒,你又要幹嘛?」

「人家快憋不住了,怎麼辦呀龍哥?」伊雪說話的聲音當中,夾雜著一絲哭腔。

無奈之下,蔣少龍只好起身拍了拍女孩兒的肩膀,安慰道:「雪兒,大概還有半個小時就到了,再忍一忍。」

聞聽此言,伊雪拚命的搖晃著小腦袋,低著頭從牙縫裡擠出一句話來。「龍哥,如果你再不想想辦法的話,人家就要失禁了……」

「哎!女人就是麻煩,你等等啊,千萬別現在出來,再忍忍,我看看有沒有什麼東西?」

蔣少龍一邊說著,兩隻眼睛一邊四處踅摸著,目光最終定格在座椅背後,在車座下方有一個空的礦泉水瓶子。

對於蔣少龍來說,這個發現令他大喜過望,趕忙開口說道:「雪兒,你先把腿放到座椅上去。」

「喔……」伊雪乖乖的照做,將兩條修長纖細的大腿,慢慢地挪到座椅上。

蔣少龍趴在車廂底部,伸出右臂鑽到車座下面,費了好大的勁兒,才把那個空礦泉水瓶子取了出來。

「喏,雪兒,條件有限,你就先用這個礦泉水瓶子解決一下吧。」說著,蔣少龍把手中的塑料瓶遞了過去。 伊雪一臉窘迫的接過礦泉水瓶子,拿在手裡輕輕一捏,便發出一陣清脆的響聲,不由得更加害羞了。

但是,迫於生理上的需求,伊雪不得不硬著頭皮,在車廂里當著兩個大男人的面解決。

可問題的關鍵是,塑料瓶口太窄了,男人或許還能將就著點用,女人就不行了,哪能保證「百發百中」?

見伊雪愣在那裡半天都沒有動彈,蔣少龍不禁催問道:「雪兒,你不是要尿尿嗎?還不趕緊的,別等會兒再憋不住了……」

伊雪舉起手中的塑料瓶子,尷尬的說道:「龍哥,這個瓶子口有點太小了,人家……人家尿不進去。」

再看蔣少龍,已然滿頭黑線,有種一縷一縷薅頭髮的衝動。

忽然間,蔣少龍腦海中靈光一閃,接過塑料礦泉水瓶,抽出插在長筒皮靴內的軍用匕首。

「咔嚓!」


蔣少龍手起刀落,礦泉水瓶頂端被削去接近三分之一,發出一記清脆的響聲。

放在面前隨意瞅了瞅,蔣少龍再次將加工完畢的礦泉水瓶子遞了回去,道:「雪兒,這回應該可以了吧?你試試……」

說完,蔣少龍盯著伊雪及其手中的礦泉水瓶子。

良久,法國小護士這才扭扭捏捏的提醒道:「龍哥,還有人在呢,你能不能先到前邊坐一會兒?」

「噢!」

我是神裔 ,報以歉意的一笑,回答道:「我馬上到前邊去,雪兒,你就在後面放心的解決吧。」


隨後,蔣少龍順著原路返回,直至坐到副駕駛座位上之後,這才將座椅調至最高,防止伊雪在後面春.光乍泄。

做好防範準備之後,蔣少龍確認沒有任何問題,頭也不回的提醒道:「雪兒,你可以開始了。」

伊雪低聲說了句:「嗯呢……」

緊接著,一陣「窸窣」的衣物摩擦聲響起,蔣少龍用腳趾頭都能想出來,那一定是伊雪在脫她的藍色牛仔褲。

又過了一會兒,一陣「潺潺」的流水聲,充斥在前排兩個大男人耳中,頓時覺得口中乾渴,燥熱難耐。

癡纏不休:雙面總裁輕點愛 .體,所以腦海中全部都是法國小護士的倩影,揮之不去。

而小平頭也好不到哪裡去,別看他表面上正在目不轉睛的開車,卻早已經心神蕩漾、不得安寧了,腦海中想象的空間更為廣闊。

整個過程中,車廂內都初期的安靜,蔣少龍跟小平頭一句話也沒有說,隱隱約約能聽見伊雪的喘息聲。

那陣銷.魂的溪水聲,持續了足足有半分鐘之久,整個車廂內才漸漸地歸於平靜。

由此可見,伊雪已經憋到什麼程度了,如果蔣少龍再不想辦法讓她解決的話,說不定還真能把膀胱?膀胱給憋壞呢。

一股天然的少女體香,混合著一種淡淡的尿騷.味兒,瀰漫在車廂內。

蔣少龍的兩隻耳朵,突然跳動了幾下,且面色通紅。

聽見伊雪穿回衣服的聲音之後,蔣少龍開口詢問道:「怎麼樣了雪兒?」

「嗯,好了,這個瓶子該怎麼處理呀?龍哥?」

伊雪的聲音,聽起來明顯要比剛才好多了,非常自然,不再是那麼的緊張、死板。

蔣少龍隨口說道:「雪兒,直接按下電動車窗扔出去吧,沒事兒的。」

「喔……」

從始至終,小平頭的面部表情,看起來都有些不太對勁兒,好像非常像回頭張望,卻又迫於蔣少龍在場不敢輕易活動,心裡別提有多麼痒痒了。

丟掉盛滿「瓊漿玉液」的礦泉水瓶子之後,伊雪似乎也在為剛剛的事情而感到害羞,不敢再要求蔣少龍到後面來陪自己。

十幾分鐘過後,道路兩側的建築物逐漸多了起來,但路上的行人卻寥寥無幾。

即使偶爾有一兩個人,也不會關注迷彩服戰士們的車隊,這裡的一切都充滿著鄉村氣息,泥土的芬芳隨處可聞,空氣也十分清新,最起碼要比馬賽市好多了。

隨處可見的葡萄莊園,以及綠油油的植被、原野,令連日來心情抑鬱,身體疲憊的車隊成員們,都感到非常的親切,整個人也徹底放鬆下來。

不得不承認,由於蔣少龍的及時提醒,車隊一路上都沒有被敵人發現。

而那些大白鯊的手下,也在蔣少龍等人有可能出現的區域,提前布置了大量眼線,結果到頭來卻是徒勞,一點作用都沒有起到。



食夢者大火,不僅讓日本陷入了一場狂學漫畫的地步,而且,也讓張寧看到了這裡面的商機。如果將食夢者的一些人物搬到模擬人生,並且,還讓食夢者的作者大場出面,幫助自己推廣模擬人生。恐怕,只要他一句話,模擬人生就可以在日本大賣。

Previous article

或許,真的沒有任何辦法了。那就讓自己陪她渡過最後的時光,在她有限的生命里留下一些美好回憶吧。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