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鄭詩哲剛才是可以減少了攻擊力度,同時將身形顯現出來的時間增加了,讓老五有一種錯覺,以為鄭詩哲天賦能量值用盡了。

可是,老五太小心了,以為鄭詩哲是賣的一個破綻,所以,並未立即抓住機會行動,依舊墨守成規的防守著。

「當……當……當……」

又連續三次攻擊交錯而過,老五明銳的感覺到了對手的天賦能力已經無以為繼。就連潛行的身形他都可以模糊的看到了一絲。

「機會來了,就等著你送頭上門來,嘿嘿……」

內心掩飾不住的興奮了起來,老五緊了緊激光匕首,他等待著一擊,太久太久了。

「右邊,他在右邊,正在快速靠近……」

眼觀六路耳聽八方的老五看到了在右邊的空氣中出現莫名的波動,立即就分辨出了鄭詩哲所處的方位,但是,他依舊保持著防守姿勢站在那,彷彿沒有感覺到一般。

「噗……」

激光匕首切割合金金屬的聲音傳出,鄭詩哲一刀深深的扎進了老五的右側肚子上。老五這時卻強控機甲猛地往右一撞,直接和鄭詩哲的刺客一號撞在了一起,而右手上一直低垂著的激光匕首則毫不客氣的扎進了鄭詩哲的駕駛艙位置上。

「爆……」

在臨死一刻,鄭詩哲口中大喝一聲,只聽見老五的機甲內部發出噼里啪啦的聲響,顯然是線路爆炸了。只是,顯露爆炸的刺客一號卻並未就此爆機,而是軟倒在地。

「艹……終於幹掉他了。」

老五大呼一口氣,想要強控刺客一號再站起來,卻站不起來了。不過,就算如此,平局,總比輸的好。

結局已定,十六個人都退出來,鄭詩哲八人自不用說,被陳教官拉過去集合之後一頓呵斥。而一班八人則直接被寧波中尉帶走了,寧波中尉帶走前只對一班八人說過一句話。

「看來平時對你們太放鬆了,從今天起,進行為期一個月的魔鬼訓練。」

聽到這話,一班八個人自然全都愁眉苦臉起來,只是卻也沒有人敢反駁。沒辦法,最後雖然平局了,卻跟輸了沒什麼區別,畢竟人家可都還是學生,無論年齡還是經驗,包括實力都不如他們,硬是將他們逼得差點輸掉的境地,這讓他們真的有點無地自容。

當晚,戰神學院一行八人全都被送離了軍事基地,返回特里斯特市。三校聯合交流賽將會在一周后提前舉行。 剛對剛的對決進行了十分鐘,相繼的每一場對拼都陸續的分出來了勝負。

首先是杜飛燕這邊的戰士對決,老六太擺出一副長輩的風格教育小輩了。殊不知年輕人自然有年輕人的血性。當看出對手只是在教育她怎麼做人,並不會快速的要她的命時。杜飛燕終於尋了一個機會,以犧牲一條右腿的情況下,將激光刀深深的插在了老六的駕駛艙的位置上。

戰士對決,老六敗,杜飛燕勝。可是,這也是慘勝,因為杜飛燕再也無法行動了,失去了一條支撐的右腿的戰士機甲,只能跌坐在原地了。

木空和老七這邊,兩個輔助機甲的廝打才是最慘烈的,當能量盾耗盡,當激光槍和激光劍再也無法充能,兩個人就抱在了一起互相對毆。最終,兩個人都將對方機甲拆得七零八落的,也幸好木空是木系的植物掌控,利用植物密布機甲表層進行防禦,否則,結局就不是同歸於盡了,而是木空被撕碎的了。

輔助機甲雖然都沒有爆機,卻也沒有再站起來的能力了。在戰場上,這時候除非放棄機甲,否則基本就是廢了。而這場比賽對決是機甲對抗,那就意味著木空和老七是完全淘汰的了。

另外一邊戰場,三對二的何其正小隊也最終和老大同歸於盡。沒辦法,手短被風箏得不要不要的是肯定的。

犧牲了輔助何其正才讓黃烙及接近了老大的狙擊戰機。可是羅城的實力和老二相比確實相差太遠了。

老大雖然是狙擊手,可是本身的實力硬是不弱。憑藉著強悍的反應速度硬是以大量的傷痕為代價沒有被黃烙及第一時間打爆去支援羅城。

當羅城爆機,老二殘缺的趕來支援已經只剩一口氣的老大時。這方的戰場也基本決定了兩敗俱傷的結局。

黃烙及的金系天賦能力在這邊戰場上也是表現得淋漓盡致,硬是將半殘了的老二給轟成了一團燃燒的火焰。最後雖然被老大近距離盲狙給狙殺,卻在最後關頭,拼著最後一口氣,選擇了自爆。

機甲的自爆裝置加上本身火焰天賦能力的增幅,讓老大連閃躲都懶得閃躲的湮滅在了漫天的火光之中。

狙擊之戰,東方凰贏得就稍微好受點,不過卻也沒法參戰了。

東方凰在狙擊機甲上的技術明顯低於老八。不過她的個人實力,反應能力確實很強。所以,她故意賣了一個機會給老八,憑藉著早有預謀的反應,她躲開了,同時也給老八的肩膀上補了一槍。

當然這是老八反應及時躲開了。

每一種戰術、每一種謀略,往往運用一次之後就無用了。所以,東方凰第二次打算再賣破綻時,老八不信了,可是誰知道第二次東方凰並未賣破綻,而是站起來虛晃一槍就在老八沒意識到的時候換了一個位置。

而當老八抬頭探查的時候,她暴起一槍對著老八的頭就轟了過去。

當看到那顆在狙擊放大鏡中飛速而來的一點鐳射光芒,老八知道他完了,可是就那麼完了他不甘心啊。臨死前,還是盲狙了,一槍不求殺掉東方凰,最少也是擊中他吧!

也許,上天是保佑他的,這一槍正中東方凰狙擊機甲的腹部。直接將東方凰狙擊機甲的行動支點給打穿了。

又是盲狙。這是狙擊手的開槍最快也最不可思議的境界。東方凰自然沒到這樣的境界,可是,作為雪豹特種機甲部隊,每一個狙擊手最基本的要求就是必須要會盲狙。

至此,爆機的爆機,殘廢的殘廢。結果誰勝誰負,就看刺客一號機甲的對決了。

刺客一號機甲對決這邊,老五對上鄭詩哲,除了腳底那一刀深深的扎在了鄭詩哲的刺客一號身上外,一直都是被動挨打的份。

而兩人一邊對戰卻也將隊友的信息一絲不留的接收著。自然都知道,老大那個小隊和對手全部同歸於盡了。老七殘了、老六、老八被滅。對手現在活著的三個人,除了正在對戰的這個行蹤飄忽、捉摸不定的刺客之外,還有兩個是殘廢了的,不可能在戰鬥卻還活著。

現在如果自己再在刺客機甲對決中失敗的話,己方就變成1:2的殘廢機甲對比,按照活著的人數計算,豈不就是輸了。

這是老五萬萬不能接受的,對方可還是學生,自己如果輸了,那真的是讓一班的臉、雪豹特種機甲部隊的臉都丟盡了。

所以,這場不能輸,絕對不能輸,必須要想辦法贏才行。

這轉念一分神考慮的時間,老五身上的傷痕又多了幾處。現在他能依靠的只有本能去閃躲了,對手太難捉摸了,根本不知道他忽然間就在哪個地方出現,說他是隱身他又不像,誰家隱身還有一個身影在外頭站著的。

可是擊破那身影之後,居然發現只是一個幻影而已。這就讓老五萬分惆悵的陷入了被動之中。

也幸好老五是風系的天賦能力,能夠在刺客一號機甲身周一米處產生一股感應氣旋,只要攻擊進入這個淡淡的氣旋之中,就會被他立即感應到,一米的距離雖然很短,但是憑藉著特種部隊精英的反應能力,還是可以作出閃避的反應了。

「媽了個西瓜的。老子拼了,不成功便成仁,總比這樣好死不死的被凌虐好吧!」


最終老五還是下定決心拼一把,不就是以傷換命,來吧!誰怕誰。

反觀老五這邊的糾結,鄭詩哲這邊倒是顯得有點輕鬆多了,因為隊伍中的兩位女孩子一個用公共通訊一個有加密通訊正在跟他溝通呢?

「鄭詩哲,快點打爆他,打爆了他我們就贏了。」

杜飛燕現在只能做啦啦隊了,通過通訊器在那大呼小叫著呢。

而東方凰的意思卻並不是這樣。

「鄭詩哲,這局我們不能贏,陳教官明顯是要鞭策咋們,給隊伍一個警醒,如果贏了,反而就沒這個效果了。但是現在的狀況,又沒法輸,如果真輸了,就會讓人覺得很假很假的感覺,所以,我覺得平局是最好的。」

「飛燕學姐,我在很努力的進攻了,不過對手反應和防守太好了,我久攻不下啊!」

這話,當然是鄭詩哲通過公共通訊對杜飛燕說的。

「凰學姐,如果要平局,除非是我把對手打殘,同時我必須爆機才可以了。這樣2對2的活著的情況下應該就是平局。」

陳教官的想法,鄭詩哲早已猜到,這也是他早已經可以結束戰鬥卻還一直纏鬥的原因。場面的局勢一滴不落的都進入他的眼裡。

「也只能如此委屈你了。」

「沒事!」

鄭詩哲淡淡一笑,強控機甲的身影在風系天賦能力的包裹下,原地利用風凝術凝化出一個自己,本人卻快速潛行又突進殺向老五。

「當……」

激光匕首相交錯而過,濺起無數的火花,老五果然擋住了這一擊,而且感覺比以前輕鬆了好多。

「沒力氣了嗎?還是天賦能量用光了?」

老五心中訝然道。畢竟每個人的天賦能力都是有能量支撐的,這也導致了使用次數的限制,越是強大的天賦能力,越是有使用次數的嚴格限制。

「這傢伙真是小心謹慎啊!這都還不反擊。」

鄭詩哲剛才是可以減少了攻擊力度,同時將身形顯現出來的時間增加了,讓老五有一種錯覺,以為鄭詩哲天賦能量值用盡了。

可是,老五太小心了,以為鄭詩哲是賣的一個破綻,所以,並未立即抓住機會行動,依舊墨守成規的防守著。

「當……當……當……」


又連續三次攻擊交錯而過,老五明銳的感覺到了對手的天賦能力已經無以為繼。就連潛行的身形他都可以模糊的看到了一絲。

「機會來了,就等著你送頭上門來,嘿嘿……」

內心掩飾不住的興奮了起來,老五緊了緊激光匕首,他等待著一擊,太久太久了。

「右邊,他在右邊,正在快速靠近……」

眼觀六路耳聽八方的老五看到了在右邊的空氣中出現莫名的波動,立即就分辨出了鄭詩哲所處的方位,但是,他依舊保持著防守姿勢站在那,彷彿沒有感覺到一般。

「噗……」

激光匕首切割合金金屬的聲音傳出,鄭詩哲一刀深深的扎進了老五的右側肚子上。老五這時卻強控機甲猛地往右一撞,直接和鄭詩哲的刺客一號撞在了一起,而右手上一直低垂著的激光匕首則毫不客氣的扎進了鄭詩哲的駕駛艙位置上。

「爆……」

在臨死一刻,鄭詩哲口中大喝一聲,只聽見老五的機甲內部發出噼里啪啦的聲響,顯然是線路爆炸了。只是,顯露爆炸的刺客一號卻並未就此爆機,而是軟倒在地。

「艹……終於幹掉他了。」


老五大呼一口氣,想要強控刺客一號再站起來,卻站不起來了。不過,就算如此,平局,總比輸的好。

結局已定,十六個人都退出來,鄭詩哲八人自不用說,被陳教官拉過去集合之後一頓呵斥。而一班八人則直接被寧波中尉帶走了,寧波中尉帶走前只對一班八人說過一句話。

「看來平時對你們太放鬆了,從今天起,進行為期一個月的魔鬼訓練。」

聽到這話,一班八個人自然全都愁眉苦臉起來,只是卻也沒有人敢反駁。沒辦法,最後雖然平局了,卻跟輸了沒什麼區別,畢竟人家可都還是學生,無論年齡還是經驗,包括實力都不如他們,硬是將他們逼得差點輸掉的境地,這讓他們真的有點無地自容。

當晚,戰神學院一行八人全都被送離了軍事基地,返回特里斯特市。三校聯合交流賽將會在一周后提前舉行。 當鄭詩哲心急火燎的趕到夜色酒吧的時候,卻並未發現秦小天的蹤影。心中不好的預感非常的激烈。

而就在他一籌莫展的時候,卻在夜色酒吧的門口看到了一個本不應該看到的人——倪婭。

倪婭同一時間也看到了四處張望的鄭詩哲。所以,施施然的走向他。

今天的倪婭只是穿著一身牛仔緊身裝,頭髮隨意的綁了個馬尾在身後,腳下更是一雙白色的名牌運動鞋。

顯然以倪婭這身打扮明顯不是來泡夜店,可是,為何她這時間點會出現在這裡呢?

望著倪婭走向自己,鄭詩哲的雙眸中蒙上濃濃的疑惑之色。

「你怎麼在這裡?訓練結束了嗎?」

鄭詩哲點點頭后才回答道:「小天叫我過來呢?你呢?這身打扮來這裡,應該不是來泡夜店的吧!」

「我也是為秦小天而來的,我剛才跟人聊天聽說他在這沒錢付賬,所以就過來了。」

聽聞倪婭這麼一說,鄭詩哲頓時感覺更不妙啊,顯然秦小天的情況很嚴重啊,連倪婭都能聽說到秦小天現在如此的不堪,更別說現在秦小天卻並未見人在夜色酒吧中。

鄭詩哲的眉頭深深的皺了起來,仔細的將一切串聯起來,同時往酒吧裡面走去,不放過一個角落的搜索著秦小天的身影。

早已心繫鄭詩哲的倪婭自然跟了上去,她也預感到秦小天可能出現意外了。

「沒有?整個酒吧都沒有,就連通訊器都關閉了,秦小天到底去哪裡了?不會出事了吧!」

整個酒吧找遍都沒秦小天的蹤影,倪婭又試圖聯繫秦小天依舊聯繫不上,兩人站在舞池的邊上,勁爆的音樂在這時候卻顯得如此的刺耳。

「很明顯,小天肯定出事了,而這裡是小天最後出現的地方,那麼,這個酒吧的管理的人肯定知道,只要調出監控錄像就知道他到底去哪裡了。」

經過了分析,鄭詩哲毫不猶豫的走向了一個女服務員處。

「美女,請問一下,你們酒吧經理在哪裡,我找他有點事!」

鄭詩哲本就容貌俊俏,加上本身具備的那一絲氣質,忽然攔住一個女服務員問話,讓女服務員有瞬間的失神,還以為是被搭訕了呢。


這就是人面的用處,如果是換成一個肥男醜男攔住女服務員,估計換來的是不爽與白眼吧!

在服務員的手指下,鄭詩哲轉身上了二樓的一個包廂而去。

「這位經理您好,我剛才有個朋友讓我過來您這裡喝酒,他說在這裡等我的,可是我來之後,他人卻不見了,就連他的通訊器卻關閉了。所以,我想能不能麻煩你調取一下酒吧的監控錄像幫我查找一下他到底去了哪裡。」

鄭詩哲上來看到了一個胖胖的挺著大肚子帶著金邊眼睛的中年男人,很是有禮貌的跟他說道,當然,事情的來龍去脈也說清楚了,意圖自然很明顯,看監控錄像。


「你朋友叫什麼名字?長什麼樣子的。你跟我說說,我去幫你查查。」

財神小甜妻

「他叫秦小天,一個男的,十八歲多點,有一米七五左右的身高,稍微瘦點。哦,對了,這裡有他的照片。」

忽然想起通訊器之中有秦小天的照片,鄭詩哲忙把照片調了出來給酒吧經理看。只是在他說話和調取照片的時候,卻沒有看到酒吧經理的眼中閃過一絲不易察覺的慌亂、陰狠。

「好的,你坐在這裡喝杯水等等,我這就幫你去監控室看看你朋友是否來過這裡。」

示意鄭詩哲兩人坐下,酒吧經理進入包廂裡間,看似很負責的去查看監控錄像去了。

過了大概十分鐘的時間,酒吧經理才出現,不過臉上卻一臉歉意的說道:「對不起啊,讓你久等了,剛才我仔細的查看了一下酒吧的監控錄像,你朋友確實來過酒吧,不過就在一個小時前卻離開了。」

「離開了嗎?一個人還是幾個人?是男人還是女人。」

聽聞一個小時前秦小天就離開了,這讓鄭詩哲感覺到有點詭異。

「除了你朋友之外還有另外一個女人,大概十七八歲的樣子,幫他結賬之後,扶著他離開的。」

「哦,麻煩您了。」

聽聞秦小天離開了,鄭詩哲腦海中思考著是誰的可能性,帶著倪婭走出了包廂。而包廂內,胖子經理卻不由的摸了一把額頭上的虛汗。

「嗎的,幸好糊弄過去了。」

剛才刻意在監控室中待了十分鐘的時間才出來,就是為了營造一種他正在很努力的查找監控錄像的假象,為的就是出來后好糊弄鄭詩哲兩人。

擦擦汗,他就想要拿出通訊器聯繫後門的手下,秦小天教訓得如何了。

誰知道,通訊還沒接上,包廂門口再次被推開了。當看到鄭詩哲兩人去而復返時,驚得他差點拿不住通訊器。

「你……你們還有事嗎?」




此時,章葉和紫無星兩人,已經站到了第六十五級玉階之上,遙遙領先於半步天尊。但這紫華天尊一到,章葉和紫無星兩人立即變了臉色。

Previous article

眾人都盯著辰風一臉的鄙夷,拍馬屁也拍的太明顯了,這皇甫家的少爺也就是個紈絝子弟。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