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呵呵……呵呵……我給你倒杯水哈。」她乾笑了兩聲,就要起身去倒水。

不料被某位王給一把拽了回來「讓我抱一會。」蹭著她的耳朵,沙啞的說道。

她的臉緊緊地貼在鳳蒼穹的胸口上,聽著他那有力的心跳,不知為何她有種安心的感覺。


「砰!」

就在兩人膩在一起情濃時。

燁偉看到了這樣人心魂的一幕,瞬間感到心臟負荷,倒地不起,畫面太美不敢直視。

他看到了什麼?!他什麼都沒看到!

急忙爬起來,看都不看殿內正在相擁的兩個人「我什麼都沒看見!我什麼都沒看見!」

說完像陣風似得離去。

天知道他受到的衝擊有多大,畫面是在是太美,兩個絕美不凡的……男人!

「噗嗤……哈哈哈哈……」夜千絕看到燁偉那摸樣,逃跑似的離開了,實在是太好笑了。

於是埋頭在某王的胸前,笑得花枝亂顫。

肩膀如落葉般一抖一抖的。

某王看著那笑的一臉淘氣的人兒,無奈的笑了笑。

「聽說你見到了焚冥國的質子?」他看著眼前把玩著他頭髮的小女人,挑眉問道。

「嗯。」她聽到這話點點頭。

某王臉色黑了一分。

「感覺那赫連清逸是個什麼樣的人。」忍著心中的不快,某王再次問道。

她放開手中如綢的華髮,思考了會「翩翩公子、眉目如畫、蓮華耀眼、孤傲淡然……」她不斷的思考,不斷地說出內心所想。

不過她卻沒發現,她沒說出一個詞,某王臉色便黑一分。

「還有就是……淡雅如蓮。」她點點頭,對自己的判斷很滿意。

某王此刻臉色已經不能直視了,但依舊冷靜的開口「聽說絕兒還給他彈了首曲子。」

「嗯,對的。」她再次點點頭。

某王的臉色完全黑了,猶如鍋底一般。

夜千絕沒有聽到身旁的回應,突然感覺氣氛有些壓抑,怎麼有點冷颼颼的?

看向鳳蒼穹,只見他此刻臉黑的可以和鍋底媲美了。

吞了吞口水,想起剛剛她說的話,瞬間各種後悔。

伸出一根瑩白修長的手指點了點某王的俊顏「誒,你怎麼了?」

看了眼一臉無辜的人兒,他真恨不得掐死她。

「我吃醋了……」他湊到她耳邊,暖昧的氣息吹到她脖頸,帶著淡香,令人沉醉。

「……」吃醋?她一臉懷疑的看著眼前這個霸氣側漏的威武王爺,他也會吃醋?


「他就那麼好么,你這樣誇他。」某王看著懷裡的人兒一陣氣結。

「額……我只不過是實話實說而已。」她無辜的眨眨眼。

某王聽了這話醋味更濃,一下子便堵住了她那氣人的唇。

狂熱、霸道,似乎要把她永遠鑲嵌在自己身邊,不容別人搶去。

「唔唔唔……」她無力地拍打著身上醋味遠飄的某王,她喘不過氣來了!

看著懷裡滿臉通紅的人兒,他這才離開那因蹂躪而變得紅腫的雙唇。

「難道我不好么?」他挑眉,非要問出個所以然不可。

「好……好、當然好!」她好不容易喘口氣。

「沒了?」他聽了這答案明顯不滿意。

「嗯?」她回頭,還有什麼?

看著某位俊美不凡的王爺眼裡閃爍著危險的光芒,她知趣的開口「您絕美似仙,氣度不凡,傲世獨立,美如冠玉,睥睨天下,俯瞰眾生!」

這一大串話說完,某王這才點點頭,臉色好轉。

「呼……」她鬆了口氣。

「絕兒是不是忘了什麼?」他再次靠近那美得不似真人的人兒。

「額?什麼?」

「嗯?你說呢。」他邪肆的挑眉,整個人染上了邪魅的氣息,令人沉淪於此。

「額……」她不自覺的看呆了,話說這相貌一頂一!絕對仙魔的完美結合,亦仙亦魔,美得令人沉醉不醒,想要沉淪於此。

看著某個情商低下的太子此刻眼冒紅心的看著他,他心裡樂開了花,眼眸中的笑意怎麼也掩藏不住。

「絕兒還沒為我彈過曲子……」他看著獃獃的夜千絕,趴在她耳邊好心的提醒道。

曲子?夜千絕回過神來。

終於明白了他剛剛為何臉黑的如鍋底般,第一因為她誇了赫連清逸,而沒有誇他,第二是因為她給赫連清逸彈了首曲子,而沒有給他彈。

「好。」一定給你彈。

她一笑,眸中映水。 天啟帝都,是天啟國的國都,各種王公貴族、一等二等的家族,在魔域這個地方,人命如草芥,你有福氣活著便活著,沒福氣活著就會死。皇宮不會去一件一件管理家家芝麻大點的事,隸屬的城池自然也不會管理。


像在古代中國,張三家的牛丟了,李四家的豬死了,全都去找衙門審判,故而才出了那青天老爺包青天,神探懷英狄仁傑。

在這魔域大陸,官府?城主府?大理寺?刑部?不過擺設而已,不過是判一些動蕩全國的殺人血案,判一些大臣貪污犯案之事,判一些高官貴族血死之案。

縱使有平民百姓,那也是冤死在裡面。

人命?尊嚴?草芥而已。

帝都的南街和橋街交界處,那裡不歸屬朝廷管理,即使是皇帝也沒有權力去管理,每個國家都會有一個那樣的地方,俗稱『黑市』。

顧名思義,黑市裡面都是一些外面很少見的東西,但價錢卻是高的嚇人,直直比外面高了幾倍不止,外面沒有的這裡面賣的更是高的嚇人,即使是這樣依舊有人來買,有些人買了是為了收藏,有些人買了是為了救命,錢可以再掙,命呢?

這黑市中最多的便是奴役,被抓來變賣的奴役。

這些奴役什麼身份都有,嬰兒、孩子、青年、少女。

大多是沒人要的孩童,家窮便自己到這來賣,賣身得錢葬爹葬娘,但也有例外。

此刻面帶銀色面具的夜千絕慢慢走在這片污穢的地方,看著那些無數的被賣的奴役,心中不知在想什麼。

閉了閉眼,重新睜開,看著那些全然不一的眼眸,她沒有什麼動作髹。

卻突然被四雙滿含恨意的眼眸吸引,明明滿身是傷,躺在地上明明只剩下了一口氣,卻還依舊睜著眼睛,閃爍著不服輸的光芒。

她看著那四雙眼眸,慢慢走了過去。

那賊眉鼠眼的小販一看到夜千絕,立刻知道這是個惹不起的大人物,上前訕笑的開口。

「公子你要點什麼。」

夜千絕沒有開口,而是半蹲在了那四人面前。

看著四人,她聲音沒有一絲溫度「跟著我,他日必能報仇雪恨。」

四人一怔,不為別的,而是夜千絕那雙滿是強勢霸氣帝王風氣的眼眸。

銀色的面具閃爍著冷冷的光芒,顯得清冷幽涼,眼眸裡面帶著他們不曾看見過的自信與堅定,給人一種想要臣服的感覺。

夜千絕沒有說話,他們若是聰明的話就會答應她,但若是不答應么……要了也沒什麼用處。

幾人對視一眼「我們願意。」

嗓音帶著說不出的沙啞,明顯是藥物所致,夜千絕眼眸一寒,這手段倒是殘忍。

夜千絕慢慢起身,看向那小販,丟給他兩片金葉子。

……

……

太子府。

夕陽的餘暉照在她美得不似真人的面容之上,給她鍍上一層金邊,看起來就是不染凡塵的仙。

「暗風,去宮裡告訴父皇,本殿身體不適,特此告假,期日么……本殿也不知,就告訴他不用擔心,本殿自有分寸。」她看著那西下的夕陽,緩緩地磕上了眼眸,也不知是不是對著空氣說。

就在她話音剛落,暗風如幽靈般現身「是。」

再次消失不見。

……

……

時間過得飛快,自那天夜千絕向聖上請假到現在已經時日之久,這十日里,她一步都沒有離開太子府。

此刻太子府中『武閣』。

「心亂則意亂,意亂則拳亂,力如千斤壓頂,勁似利箭穿革,運動在身,用意在心,形美感目,意美感心,一力降十會,一力壓十技,打拳要長,發勁要短,意發神傳,心動形隨,死力不足貴,活勁最為高。」

夜千絕一身黑衣勁裝,邊說邊做,步步成流,拳有力,腿有勁。

「練武先求腿力,動如濤,靜如岳,起如猿,落如鵲,立如雞,站如松,轉如輪,折如弓,輕如葉,重如鐵,緩如鷹,快如風」

「手是兩扇門,全憑腿踢人,有拳無腿難取勝,有腿無拳難佔先,身心一動腳手隨,手腳齊到方為全,手去腿不動,打人不能勝。腳踢手不出,打人必負輸,拳打三分不易,腳踢七分不難,七分看腳,三分看手。」

「劍走青,刀走黑,錘槊之勇不可敵,內外合一,形神兼備。」說著一腳便踢起地上的一把長劍和一柄彎刀。

「劍是君子佩,刀是俠盜使,不過有用便留,古人制藝,必立一意,內練一口氣,外練筋骨皮,花拳銹腿,好看無用。」

「把勢、把勢,全憑架式。沒有架式,不算把勢,手似流星眼似電,身似游龍腿似箭」她右手揮著手中的長劍,左手舞這彎刀,強而有力,落地無聲,起身如影,刀劍颼風,劃出厲聲。

「聽懂了么!」夜千絕停下動作,看向眼前的四人。

「聽懂了!」眼前的四人一樣是勁裝,冰冷麵龐不帶一絲感情,這四人儼然是『黑市』帶回來的四人。

夜千絕這才點點頭,看著那快要落山的日頭「好好練。」

「是!」

……

……

墨邪王府。

此刻夜千絕大大咧咧的坐在人家的寢殿內,吃著那桌邊的糕點,一臉無聊的摸樣。

把燁偉和幽焱看的一陣無語,得!這就是自己家。

「他到底什麼時候回來?」看著那糕點,她不滿的抱怨。

額……燁偉兩人擦擦汗「王一會就回來了。」

……

……

突然某位百無聊賴的太子看向了站在一旁的燁偉和幽焱。

那目光……額……怎麼看怎麼暖昧。

兩人被她看的一陣哆嗦,背後直冒冷氣,有種不好的預感,那、那是什麼眼神?

「嘿嘿嘿……」她看著兩個人,一陣令人毛骨悚然的奸笑。

「太、太子殿下,您這是……怎麼了?」幽焱咽了咽口水,小心翼翼的問道。

「你猜猜。」她上下打量著兩個人。

「幽焱……不知。」他再次咽了口口水。

聽到幽焱如此說,她瞥向了盡量減少存在感的燁偉「來猜猜。」說著再次奸笑。

燁偉腦後冷汗「燁偉也不知。」

「無聊……」夜千絕直接扭頭看向盤中的糕點,拿了一塊便放進嘴裡。

看到夜千絕的動作,幽焱和燁偉兩人同時舒了口氣,提著的心頓時放了下去。

突然她再次看向兩人。


李扇看向了蕭塵,笑道:「蕭塵,沒想到啊,你小子真不錯,我聽說古家那個古宏只跟你打了個平手,如果現在跟他打的話,你必勝了。」

Previous article

此時,章葉和紫無星兩人,已經站到了第六十五級玉階之上,遙遙領先於半步天尊。但這紫華天尊一到,章葉和紫無星兩人立即變了臉色。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