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李豐良還想矇混,一聽對方門兒清便喊道:“所以才教給我一些法術,去幫他偷小孩!那些年我走南闖北到處拐賣孩子,被他挑着吃完,剩下那些還活着的就拿去賣了;死了的,就按照師父教的法子煉成孩兒丹去賣。

只要每年供足嬰兒數量,他就教我一些神法。

還能保證我在賭場上穩贏不熟!

我說的都是真的,求牧店主看在我師父的份兒上,饒了我吧!

冤有頭債有主,魏家的事情是老妖婆心太狠了,真的不怪我啊!”

“你知道爲什麼請不來‘神法’降臨了嗎?”唐牧北微笑着反問道。

李豐良一臉懵逼,“不……不知道。”

“唉,這還用猜?”無瞳嘿嘿一笑道:“肯定是人家換了新傳呼動作了,你那套過時啦!就跟電話號碼一樣,你師父換新號你再怎麼撥舊的都沒用!”

嚶年搖搖頭反駁道:“也有可能是把你拉入黑名單了。”

祁天佑壞笑道:“或許你該試試第三套廣播體操《舞動青春》,那麼多姿勢動作,慢慢蒙唄。”

唐牧北把玩着功德之力凝聚成的鏈子,溫和笑道:“因爲麓道人就是前段時間從鬼差手中逃脫的惡鬼,已經被靈雀子姑娘和我逮住押送到十八層地獄了。估計這會兒,應該正在享受下油鍋套餐吧。”

“噗!”李豐良一口黑色魔氣噴出來。

氣急攻心加上被小狐狸精那一擊,不死也夠他受得了。

唐牧北站起身來活動一下筋骨,“現在乖乖別動,讓我看看你的記憶吧。”

感謝書友lzpcia打賞,謝謝支持! 時間接近午夜,一枚完美的記憶球擺在桌子上。

一衆厲鬼都圍着看稀罕。

這是唐牧北從李豐良的記憶中抽取出來關於麓道人的所有記憶。

也不知道靈雀子姑娘還有沒有在追查惡鬼的記憶,如果有的話,自己倒是可以將這份小禮物送給她。

想來她能對麓道人有更全面的瞭解。

“牧店主,您早點歇息吧。”小狐狸精打了個呵欠準備去二樓休息,“明天上午瑜伽活動要開始了,到時候您還得出手拔除陰氣呢。”

“嗯,時間不早了你趕緊睡覺吧。”唐牧北點點頭。

店裏的厲鬼們有聚煞陣的滋養,自然是不需要怎麼休息的;瓜子上竄下跳嚷道:“我們倉鼠本來就是夜間活躍的動物!所以只有小雪你需要睡覺,快去快去!”

唐牧北伸了個懶腰反駁道:“我也是需要休息的。”

說罷他轉身就去了臥室。

李豐良的魂魄躺在地上儘量降低存在感,心裏琢磨着他走了以後自己是不是還有希望逃跑?

叮!玩家牧店主已下線;

叮!玩家魂魄版牧店主已上線。

十分鐘不到,唐牧北一身輕鬆返回俱樂部。

李豐良一臉的目瞪狗帶,艹咧,你逗我玩呢?說去睡覺,麻.蛋十分鐘就夠了?

就算是機器人充電也不止十分鐘吧?

難道牧店主你是充電十分鐘通話四小時的配置?

“咱們繼續吧。”唐牧北走到書架前踢了踢李豐良的本體問道:“我好像是第一次處理屍體,你們誰有經驗?”

祁天佑微微一怔,“處理?難道不是隨便扔大街上就行了嘛?”

“我覺得需要遊街示衆!”嚶年舉手表態,“對付這種挨千刀的人販子,就得從精神上和肉體上雙重摺磨才解恨!”

“如果只是處理屍體,我建議使用化屍粉。”無瞳鄭重提議。

桃娘白了它一眼,“少看點電視,哪有什麼化屍粉?最好是弄點王水來!”

“費那勁,扔沼氣池!”

“要不做成雕像吧,我看恐怖電影裏都愛那麼幹,做蠟像也行。”

“蠟像不錯,可以放俱樂部門口迎賓。”

“迎賓也得找個漂亮的呀,這也太醜了點。”

“剁成塊喂狗!”

“腳脖子上綁石頭,直接扔進河裏得了。我就是被那對姦夫**這麼害死的,嗚嗚……”

……

圍觀的衆厲鬼七嘴八舌討論着。

聽得李豐良全身篩篩子一樣直打哆嗦。

那可是自己的身體呀,它們當真是一點人性都沒有!

“這麼簡單的事情,讓我來!”鬼羣中鑽出個膀大腰圓脖子跟腦袋一般粗的胖鬼,毛遂自薦道:“牧店主,我生前是個殺豬的兼職廚師。別的特長沒有,保證能幫你把他片成片,直片到只剩下骨架。”

殺豬鬼還是個行動派。

能動手絕對不BB。

只見它手起刀落,李豐良嚇得兩眼一閉癱軟在地。

“鐺!”一聲脆響,殺豬鬼的刀竟然沒傷到李豐良的肉體分毫!

唐牧北好奇上前查看,它剛纔一刀剁在對方胳膊上,只留下一個灰白印子。仔細感受一下氣息,他立馬明白了。

李豐良這些年沒少請魔入體。

肯定是麓道人使用某種遠程功法給他補充魔氣;再加上可能學習過一些煉體邪法,所以李豐良的肉身常年被魔氣充斥,變得異於常人。

“這下有點棘手。”唐牧北伸手試探以後微微皺眉。

整具肉體中魔氣已經跟骨骼皮肉融爲一體,自己都無法將其剝離出來。

現在上網搜銷燬屍體的辦法,估計也沒用了。

他只得打開手機聊天軟件,在“世外桃源”中提問道:“請問各位前輩,怎麼處理充滿魔氣的人類肉體?”

“是供養過邪魔的人類嗎?近幾年這種人少了很多,陰界總部估計也沒有機構專管回收了吧?”永遠都在線的鬥士123回道。

“沒有機構回收了,現在基本上都是自己想辦法處理。”洛笑予發了個萌萌噠表情。

流蘇:“我知道妖孽店主是養了只地獄魔犬的,專門處理各種棘手屍體。”

“那不就好辦了?@景瑤城牧店主,你把屍體快遞給妖孽店主,或者請他把地獄魔犬快遞給你唄!”文山鬼王回道。

快遞?

唐牧北一臉懵逼,哪家快遞敢接這生意?

那特喵是具屍體啊喂!

就算運送過去,都會遇上不少麻煩的吧?

“@景瑤城牧店主,是新鮮的嗎?”鬼醫寒疆子急急問道:“有幾具?我正好有實驗要用,正在到處找這種標本呢。大概被魔氣侵蝕了多少年?”

誒?這個靠譜!

唐牧北趕緊回道:“只有一具;把魂勾出來沒幾個小時,還喘氣熱乎着呢特別新鮮;魔氣侵蝕的話,大概有三十多年的樣子。”

“年份稍微短了點,不過是熱乎的最好了!” 霸道總裁深深寵 寒疆子發了個大笑表情,“牧店主需要什麼東西來交易?”

唐牧北:00

我這是一不小心把他給賣了?

貌似還能賣個好價錢哩!

他搓搓手考慮到,要靈石?特產?這位前輩可是位很有名望的鬼醫,藥材肯定很多呀!

一想到藥材,唐牧北靈光一閃。

自己答應給桃孃的朋友治療鬼痛風,結果藥一直沒有配出來。因爲缺一種特別難挖掘到的夜磷根,加班好幾天也沒挖到幾根。畢竟這玩意兒在陰界生長的多,人間界很少見且質量不佳。

用一具要處理掉的屍體換些夜磷根回來,倒是很划算。

“夜磷根?這個好說,我可以給你一大箱子!”寒疆子特別大方,“另外再加一些常見藥材吧,畢竟新鮮屍體不好找,總不能虧了牧店主。還有,來回郵費我出!”

交易剛達成,唐牧北就注意到寒疆子前輩往羣文件裏上傳了一份文檔。

“牧店主剛上任未滿一個月,想來附近是沒有傳送站的。你可以下載這份文檔,在合適的地方用靈氣構圖,畫一個簡易版可多次使用的小型傳送陣。”寒疆子貼心道。

失憶后我成了總裁掌心寶 傳送陣?

又是件好東西!

他趕緊下載下來打開一看,文檔第一行是大寫加粗的說明:“該簡易版傳送陣只適用於死物,生命體請勿使用。”

接下來是一篇長長的具體畫法指導。

唐牧北拿着手機走到癱倒在地的李豐良面前問道:“你這一生拐賣了多少孩子?碎了多少父母的心?害了多少家庭?”

李豐良把頭低下去不敢出聲。

“從你的記憶裏粗略計算,沒有一千也有九百吧?知不知道被人拿去賣掉是什麼感覺?”唐牧北笑得人畜無害,“現在我可以讓你感受一下。恭喜恭喜,我把你賣了個好價錢!” 把人販子轉手給賣了。

唐牧北感覺自己棒棒噠。

他表示現在心情不錯,於是邊翻看文檔邊問道:“你這一輩子都在販賣別人,現在自己眼看着要被賣掉了,心情如何?要不要發表些感慨什麼的?嚶年不是說打算辦個景瑤城厲鬼月刊嘛,正好可以發表文章。題目我都想好了:《一個人販子的自白》還是《販賣人者終被販賣》?你喜歡哪個?”

“不選行不?”李豐良覺得自己不能再沉默了。

但是剛開口回了一句,圍觀的厲鬼“唰”一下齊齊瞪着自己,那場面別提多嚇人了!

尤其是那些外形不佳的鬼,真的跟看恐怖片似得。

“可以不選。”唐牧北微微一笑道:“反正我想寫什麼就寫什麼唄,你沒有最終決定權。”

噗!

只覺得心頭一堵,李豐良又想吐血。

“前輩,感覺這個傳送陣很難的樣子……”唐牧北在羣裏說道。

此時那份文檔纔看了三分之一。

圖案已經複雜到手殘黨速速散退的地步。

“雖然是簡易版,但畢竟是傳送陣自然是難了一些。”寒疆子很有耐心回道:“慢慢來,多試幾次會好畫很多。其實如果有陣法前輩在的話,幾分鐘就能搞定;若是沒人能幫上忙,彆着急一點點畫。 開創魔法時代 反正你說了是勾了魂的,爲了保鮮你可以隔幾個小時給他回一次魂,再勾出來。這樣能一直保證他的肉體是喘氣兒熱乎的。”

唐牧北:……

不愧是鬼醫啊,這手段沒誰了!

他扭頭看看垂頭喪氣的李豐良安慰道:“剛纔有前輩給我支招了。放心吧,你肯定不會死的,大不了一會兒就給你回個魂。等肉體情況穩定了,再勾出來就是了,我一點都不嫌麻煩。”

噗!

忍不住了,心裏堵的難受,我要吐血!

恨不得一頭撞死在牆上的李豐良覺得不能坐以待斃,但是被幾十只厲鬼重重包圍,自己還有活路嗎?

整個文檔全部看完。

唐牧北深呼吸一口氣,看多少遍不如親自畫一次。只是爲了不影響傳送效果,他決定不抽調自己的死氣來畫傳送陣。

正所謂養喵千日用喵一時。

貓娘,勇敢的上吧!

只是這個傳送陣畫到哪裏比較好呢?

轉了一圈唐牧北眼前一亮,放映廳空着那麼大一塊地板呢,大小正合適!

心竅中的貓娘與他心意相通。

感覺到主人需要自己,它的小身子動了動一縷精純靈力直接傳送過來,這是五品以上才能擁有的氣息。僅僅那麼一小縷,就比唐牧北這個二品水貨的全部力量都強上幾倍,以此靈力構建出來的傳送陣使用時間更持久些效率也更高。

按照文檔中的步驟一,唐牧北以靈力爲墨,神識爲筆,在半空中先構建出一個圓圈來。

畫的可圓了,一次就成功。

“啪!”一聲輕響,那個大圓圈就印刻到地板上去了。

“看來我很有繪畫天賦嘛,有機會可以去學習一下做造型。”唐牧北信心滿滿忍不住自誇了一句。

陣靈小白薇靈光一閃,用標準的廣告播音語氣接道:“學習美容美髮、廚師麪點、挖掘機技術,請到拉翔技校!撥打熱線電話,有優惠喲!”

富家小白 唐牧北:……

吃棗藥丸!

我家陣靈的畫風還能拽回來嗎?

“小白薇,作爲一個小女孩你要少看電視,書架上那麼多書你應該多看看。跟着桃娘學學刺繡;跟着無瞳學學美術,那個作詩還是跟着秀才學習吧,無瞳和良生都不靠譜;咱們景瑤城這麼多有才華的厲鬼,你該好好學學琴棋書畫纔是!”唐牧北像教導女兒一般語重心長。

陣靈小蘿莉眨巴眨巴大眼睛一臉懵。

難道自己的臺詞庫又更新錯了?

琴棋書畫?

難道牧店主喜歡這個梗?

小白薇立馬做出一個擒拿姿勢,大喊道:“擒!”

“騎!”又變成騎馬的動作;

抓着一副牌,模仿輸了以後的痛心疾首模樣悲痛道:“輸”!

“那個……”小白薇動作停滯一下,揪着衣角低聲道:“牧店主,‘化’我還沒學會。”

What?

唐牧北覺得自己心塞塞的,累覺不愛!

果然,家長是孩子的第一任老師。

想要培養出出色的娃兒,耐心陪伴正確引導纔是最重要的。自己上任以來工作太忙,以至於忽略了陣靈寶寶的教育問題,這個責任在自己。看來以後還是把小白薇隨身帶着吧,好歹自己的知識底子還在,它還小慢慢引導,一定能培養成一個內外兼修的好陣靈!

想到這裏,唐牧北和顏悅色道:“暫時還是不要更新臺詞庫了,你先跟着宿陽伯學學寫大字,它書法蠻好的。以後我在俱樂部的話,親自給你安排課程。如果我出差,也會盡量帶上你。我帶着你,你帶着書,一定要好好學習爭做新世紀的文化型陣靈。”

“牧店主,您的意思是以後出差都會帶着我?”陣靈小白薇驚喜萬分,早就忽略了其他什麼文化學習課程之類的關鍵詞,可以跟着去出差?那不就是愉快玩耍嘛!

果然,牧店主最好了!

陣靈小蘿莉爲自由歡呼雀躍;唐牧北看了也倍感欣喜,這娃兒能這麼高興,看來也是個愛學習的好孩子。

他很慶幸自己能夠儘快發現孩子的教育問題。

現在陣靈還小,稍加引導就能走上正路。

無論如何,自己都不能讓蘿莉的畫風再跑偏了!

“咱們牧店主年紀不大,心態卻是很老成嘛。”宿陽伯老神在在道:“看着小陣靈的眼神,簡直就是一位慈祥的父親!以後牧店主談戀愛應該也會把女朋友寵成女兒的,等他將來再生了女兒,嘖嘖了不得喲!一定是世界上最溫和、最有耐心的好爸爸。”

桃娘也點頭接道:“以後誰投胎做了牧店主的女兒,那纔是最幸運的呢!”

面對如此高的評價,唐牧北一臉懵逼。

我特喵才二十歲好嗎?

此刻聲音消失,我很好奇發生了什麼,貼在門上仔細聽,豎起耳朵趴在門上的時候,房門突然打開,開門的是張幽。

Previous article

片刻後,瓦里瑪薩斯又感覺到地下傳來令他戰慄的震動,就在他緊張不已之際,一條足有粗近十米的可怕觸手破土而出、矗立於大地之上,外圍的銀髮人偶們不再朝着他前進,反而轉向了這條觸手。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