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勒住自己的舌頭.少說話.多做事.花更多的時間去聆聽別人的生命.你會學到不一樣的功課.

說到這個.保羅內心中暗暗地笑了.因為他知道.接下來他要講的話.正是神親自安排好的事情.

「其實.整個人類世界.本身就是一個有著信仰的民族.」

「什麼….」

保羅的這句話.讓所有的獸人首腦跌破眼鏡.在他們的觀念當中.人類是一群沒有信仰、沒有靈魂、沒有原則的嗜血種族.

為什麼這個青年人卻說人類也是有信仰的呢.

「可能.你們居住在莽荒大陸上.雜草叢生.沒有任何的生機.然而.你們對於外界的事情一無所知.」成功地勾起了所有獸人的興趣.保羅知道.他準備已久的資料.終於派上用場了.

「我到過很多的地方.不僅是人類世界.還有很多像你們一樣的異族之中.」保羅微笑著看著對面的獸人首腦.心中感恩地說道:「在他們的國度當中.我看到了那位造物主的奇妙之處.以及祂無限的大愛.」

「在地精族.我遇到了一群對著聖靈神有著執著追求的民族.他們秉承著對創造天地的主宰的虔誠.願意隱姓埋名.生活在地底下.試圖和你們一樣遠離塵世的喧囂.」

「但是后來我發現.他們所篤信不移的聖靈神.就是我所信仰的那一位.聖父聖子聖靈、三位一體獨一的上帝.而且他們所遺留下來的風俗習慣.很像耶穌基督時代的生活.」

「於是乎.我將他們不明白的事情告訴了他們.他們這才知道.他們一直以來所信仰的創造主.原來是這麼的愛他們.希望他們脫離固步自封的心.享受身為他們預備的美好世界.」

敘述完了地精族的事情.保羅停頓了一下.如此簡短的話語.使所有獸人陷入了沉思之中.緊接著.保羅開始講述在精靈族的事情.

「后來.我去到了一個美妙非凡的國度當中.乍一看.我還以為是到達了盼望已久的天堂美境.最後發現.原來那裡是另外一個美妙的世界..精靈國度.」

「精靈族.生活在森林密集的區域.他們依靠著天地間的自然元素生存.與世無爭.和平相處.生活在其中的精靈族人和善可親.」

「然而.他們卻懼怕人類.將自己的國度封閉在密林深處.使得整個精靈族遷移到了天上的那顆青色的星球內.目的只有一個.逃避人類的侵犯.」

「當我來到這個國度的時候.也發現了相似的地方.他們信奉的正是聖靈神.與人類一樣的信仰.而且.他們將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了聖靈神那裡.」

「不過.他們也曾經遭受過魔界的入侵.完整的民族一分為二.直到我進入魔界.破壞了魔王的咒詛.二族才重歸於好.」

說到這裡.隊伍之中的洛伊公主臉上泛起了淡淡地回憶之色.看著前面的保羅.心中充滿了感激.

正在這個時候.保羅的目光也落到了洛伊公主的身上.微微一笑.其中的意味不需要過多的言語去表達.

「回到人類世界.我仔細地查考了人類的文化.原來.人類是一個敬畏上天的民族.」得出這個結論.可是花費了保羅不少的時間.

當初剛剛來到蒼茫界.當看到人類去膜拜祖神的時候.他的胸中義憤填膺.不明白為什麼放著真神不去敬拜.而要去拜自己的老祖宗.

慢慢地.他才明白.原來這一卻都是聖靈神所安排好的事情.只為了有一天.他們能夠真正認識祂.

「人類將聖靈神所創造的第一批人類.當成了神去敬拜.也就是他們口中的『祖神』.這已經表明了他們有一顆嚮往真神的心.但是目標錯了.不應該是人.而是神.」

「人們為自己的祖宗建立神廟.教導自己的子女也去叩拜.希望從他們獲得福氣.但卻發現.祖神們無動於衷.子孫們一如既往.該是什麼樣還是什麼樣.」

「但是.上帝沒有丟棄人類.在人類信仰混雜的契機內.存留了一批人信仰供奉祂.這群人.就是人類世界的光明教派人士.」

說出這句話.不光是獸人族驚訝起來.連同福音宣教團的成員們內心也著實震撼了.他們萬萬沒有想到.這一切都是有關聯的.

「光明教派.就像【聖誡】【聖言】【聖經】中的法利賽人.他們信仰聖靈神.卻打著聖靈神的旗號行兇.就比如前幾天獸人族所發生的事情.他們就有份.」

「他們自高自傲.自以為義.頂著聖靈神信徒的帽子.到處搜刮老百姓的財產.用強硬的手段.滿足自己的需要.不是為了信仰而信仰.而是為了吃餅得飽、病得醫治、平安健康.」


「這群人.連異族都不如.」講述到了這裡.保羅內心發出了憤怒.乃是來自於至高者對人類的憤怒.

「再后來.我巧遇到了另一個異族..樹人族.身後的這一位.就是樹人族的族長..綠巨人浩克.」

平復了激動地心情.保羅回頭看了一眼隊伍中的綠巨人浩克.微笑著說道:「我所遇到的異族中.就數樹人族的信仰最淳樸.」

「他們所供奉的是天地間獨一的主宰..至高神.認為他們的一切都是至高神所賜予的.唯有虔心敬拜祂.才會一直獲得至高神的眷顧.」

「樹人族.完全是因著後天樹木的修鍊成長.脫胎換骨成為了樹人.也可能是因為他們特殊的來源.他們對於信仰十分簡單和純樸.」

「所以.在樹人族裡.我更加看到了信仰的真實性.他們的虔誠.讓我對神的信心更加堅定.」 過往的回憶.歷歷在目.當保羅的腦海中浮現一幕幕所經歷的事情.內心之中充滿了無比的感恩.

他明白.這一切.都有上帝的美意.

「最後.我來到了你們這裡.」話鋒一轉.保羅將焦點匯聚到了獸人族的身上:「沒有來獸人帝國之前.早就聽說獸人族的善良、和睦、友好.我一猜.可能也是有信仰有靈魂的民族.果不其然.父親告訴我.你們是信仰造物主的民族.」

「先不提我們信仰的共通性.就信仰而論.兩個有信仰的民族交流.就已經遠超過那些沒有信仰的人群.」

「而且.有信仰的民族.他的靈魂是何等的高貴.所做的事情.所思考的問題.都已經遠超那些靈里已經死亡的人.」

一番振奮人心的講述.將所有的獸人族的地位提上到一個高度.在心靈深處.他們已經接受了這樣的事實.

「而且.你們所信的造物主.其實就是我們所信仰的聖靈神.同時.也是宇宙間獨一的主宰、天地的霸主、偉大的上帝、至高的真神、榮耀的君王、和平的使者.」順著這個思路.保羅將上帝所有的稱呼全盤托出.讓所有人的概念當中.放下以前的固執思想.

「我們.同有一位真神、同有一位聖靈、同有一位救主、同有一樣的信仰、同受一樣的洗禮.我們在靈里.是親兄弟.」

這一番的言論發出.如果是在人類世界.可能光明教派的人士又會給保羅扣上異端的帽子.但是事實就是如此.真神.不可能有很多位.只有一位.

在關係上.保羅將獸人族稱呼為『兄弟』.已經尊重了他們的人權.在信仰上.保羅認可他們的信奉.如出一轍.在尊嚴上.保羅將獸人同人類相提並論.

如此的稱呼.使得在位的獸人族心裡.久久不能平息.從來沒有人認可過他們的信仰.唯有他們的造物主.而現在.卻獲得了一個人類的認可.這對於他們來說.是何等大的安慰.

獸皇摯庭天右手托著腮幫.沉思了一會兒.說道:「人類朋友.你的思維邏輯很好.也謝謝你對獸人的認可.但是.你雖然解決了內在的問題.可是外在的問題怎麼辦.我們不可能只憑著你的口說.然後就放下了對你們的警戒.我要對我們整個獸人帝國負責.」

作為一國之首.獸皇如此的想法.很符合情理.保羅也知道.他目前所做的工作.只不過是讓他們對人類的芥蒂不那麼根深蒂固.同時.對談判有一定的緩和期.

「嗯.我知道獸皇陛下會有一定的考慮.而且.此時的我們在人類世界沒有任何的勢力、權利.不過.等我們回去人類世界的時候.我們就會推翻現在的霸宇帝國政權.恢復百姓的自由.」保羅微微地點了點頭.思維縝密地說道:「利比.從空間戒指中拿出來一份空白魔法捲軸.」

想到了這裡.保羅對著身後的利比說著.當接過利比遞過來的泛黃魔法捲軸.再次對著獸皇摯庭天說道:「獸人朋友們.這是一張很不起眼的紙張.是人類用來凝聚魔法於其上.再將其中的魔法釋放出的魔法武器.」

「今天.我們在聖靈神、造物主、至高神、獨一真神的見證下.將我們兩族的約立於其上.」首先.保羅劃開了大拇指.一滴鮮紅的血液遞在泛黃的紙頁上:「我.聖靈神的使者、人類的使者.代表人類世界.在聖靈神、造物主、至高神、偉大的上帝面前與獸人族立約.人類世界與獸人族從此打破一切的隔閡.隔斷一切的牆垣.粉碎一切的結締.重歸於好..」

在這個時刻.獸皇摯庭天內心激情澎湃.內心被造物主激動.大袖一揮.猛然劃破自己的大拇指.將一滴寶貴的獸血匯合在了保羅的血液上.

「獸皇陛下.」看到獸皇如此的舉動.整個獸人族首腦人員緊張了起來.本來想上前去阻止.但是已經成了事實.

就在這個時候.烏雲密布.天昏地暗.大地失去了色彩.肆虐的狂風在帳篷外呼呼地刮著.穿著單薄地獸人們裹緊自己的身子.

異象.

徵兆.

獸皇摯庭天一瞬間明白了這一切的事情.原來這一切.造物主都在計劃安排當中.再次看向眼前的少年人.嘴角上浮現了一絲的微笑.

這不僅是立約的卻據.同時也是信仰的確據.有造物主在其中見證.獸皇摯庭天還擔心什麼呢.陡然發現.自己剛剛的賭注.竟然下對了.

「您真是神的使者啊.」

這句話一說出.整個福音宣教團隊的成員立馬想起了當初在炎涼帝國的情形.當廣靈教父看到神的天使為保羅作見證.也發出了此類的讚歎.

「陛下.」當一切塵埃落定.獸人族的上層首腦開始接受了這樣的事實:「不論如何.既然您已經同人類簽署了約定.那麼我們只能跟隨您了.您是我們所敬重的一位勇士.我們也相信造物主會鑒察我們的行為.」

獸人族被能夠發出這樣的聲音.證明保羅的談判大功告成.然而保羅沒有表露他的歡喜.而是靜靜地說著:「大家放心.神.祂一直都在看著我們.祂知道我們的心如何.只要我們真心信靠.祂會將祂的應許臨到我們.」

「謝謝造物主.」

「感謝至高神.」

眾人接受了保羅的鼓舞.更加地堅定自己的信念.絲毫沒有為剛剛的決定後悔.反而是立定向前、永不退後.

……………………………………………….

莽荒大陸人獸戰場霸宇帝國戰區

「快看.獸人地龍軍團退後了.」霸宇帝國的軍隊區域.一個正在咀嚼著手中食物的士兵眼神犀利地看著前面的戰場.驚訝地說著戰場上所發生的事情.

當這個聲音一發出的時候.所有正在用餐的士兵們紛紛站立起身體.手中的飲食緊握著.竟忘記了往嘴裡塞.

「獸人軍團也撤退了.」人類軍營的另一邊.一個激動的聲音響起.所有人的目光再次被提攜起來.眼前的一幕.讓他們不敢確定自己的眼睛是否看錯了.

地龍軍團緩慢地移動著受傷的身軀.跟隨在獸人大軍後面.朝著獸人帝國的區域走去.沮喪地容顏.暴露了他們不甘的心.

獸人撤退了.

這是人類軍團從未出現過的事情.也是人類軍團從不敢想象的事情.

然而這一切的功勞.唯有身處在霸宇帝國陣營的指揮帳篷旁邊的三名長者明白.三人相視一笑.臉上洋溢著幸福的笑容.

………………………………………………

霸宇帝國神宇城皇宮輝煌殿

「什麼.獸人軍團撤退了.」皇帝拓跋洪野手臂上青筋暴起.不敢相信的目光盯著下面報信的前線士兵.聲音嚴厲地說道:「你是親眼看見的.」

「是的.皇帝陛下.當時我們正在用餐.陡然看見整個獸人軍團拖拉著殘敗的身體.離開了所駐紮的陣地.回到了自己的國土當中.」單膝跪在地面上的傳信兵.絲毫不敢抬起自己的頭顱.額頭上滴著豆大的汗珠.氣都不敢喘一口.小心翼翼地稟報著詳情.

霸宇帝國皇帝拓跋洪野陷入了沉思.手臂一揮.對著下面的傳信兵說道:「你先下去.我知道了.」

死死地跪在下面的傳信兵.這才鬆了一口氣.對著皇帝陛下跪拜了一下.轉身退出了輝煌宮的大殿.

大殿內.獨留下皇帝拓跋洪野一人在那裡沉思.到底是什麼原因使獸人軍團突然撤退呢.原本的計劃不是這樣的啊.

難道是…

霸宇帝國皇帝拓跋洪野眼神突然一凝.表情驚悚地盯著前方.一個不敢想象的情況出現在了他的腦海中.他在心中默默祈禱.千萬不要是這樣.

………………………………………………….

莽荒大陸獸人帝國車嶺城核心帳篷區域

「獸皇陛下.我已經下令撤回地龍軍團了.而且.以前的老部隊也都撤下來了.」就在保羅全面同獸人族簽訂談判合約之後.獸人帝國立馬做出了回應.將前線的部隊撤退了回來.

「嗯.完成得很好.你們先下去吧.我同保羅使者還有些事情要談.」獸皇摯庭天看著執行完命令回來的下屬.扭頭看了一眼帳篷內的其他獸人族高層.淡淡地說道.

「是.獸皇陛下.」解決了獸人的難題.其他的獸人首腦也就沒有多發牢騷.乖乖地走出獸皇的帳篷.

此時.獸皇摯庭天盯著保羅.以及整個福音宣教團隊的成員.皺著眉頭說道:「你們全部是信仰造物主.也就是你們口中的聖靈神.」

「是的.獸皇陛下.我們的團隊名稱就叫『福音宣教團』.其目的就是為了拯救那些不信的人.讓他們迷途知返.重新認識至高神.」保羅鎮定地回答著獸皇摯庭天的問題.表露了整個團隊的精神和宗旨.

「既然如此.不知道有一個地方你們願不願意前往.那裡.有著我們獸人族的精神原貌.也是我們獸人族的核心區域.」 「那個地方.被我們獸人族稱之為『上古神跡』.是我們的先祖、同時也是人類的先祖安息的地方.堪稱『人類的聖地』.」

「雖然我們很氣憤人類的罪惡行徑.但不得不承認.我們與人類確實同出一源.在獸人上古傳說中.我們是被咒詛的種族.也是人類的警示牌.」

獸人族氣憤人類的地方就在這裡.人類的先祖們放下了罪孽.咒詛卻臨到了獸人族身上.看上去是造物主不公平.恰恰相反.獸人族卻把自己當成警示明燈.為了告誡人類.不可犯罪得罪至高神.


人類的假冒偽善、自以為義、自高自傲的心態.使得上帝的救恩臨到了一些軟弱而謙卑的人群.表面上看來很不起眼.卻繼承了聖靈神無盡的真意.

順著心中的感動.獸皇摯庭天繼續說道:「不知道為何.當我看到你們的時候.就已經有了給你們商討的機會.可能是造物主的安排.讓我覺得你們敢獨身前往獸人帝國.就有一定的目的在其中.」

事情發展到了最後.一切的根源同步追溯到至高神那裡.沒有一件事情的發生.是出於巧合.沒有一個人的出現.是出於徒然.

從獸人族的皇帝口中說出這樣的話.保羅心中更加感謝聖靈神啦.猛然發現.自己主動請纓來到這裡.不見得是一件錯誤的事情.

「獸皇陛下.既然您讓我們去到人類先祖的遺迹那裡.我想我們就不必再耽擱了吧.畢竟.正事要緊.」緊握住心中的感慨.保羅沒有多說很多的話.先以正事為主.

「嗯.」由於一時的激動.獸皇只顧上抒發內心的情感了.微笑地掃視了一眼整個福音宣教團的成員.獸皇再次說道:「願上帝賜福於你們.讓你們手所做的工作.處處滿了耶和華的恩典與祝福.」

一連串的祝福.從獸皇摯庭天的口中發出.當這些祝福的話語說出的時候.獸皇內心更加驚訝了.他不知道.自己什麼時候開始主動為別人祝福起來了.

……………………………………………………..

莽荒大陸人獸戰場霸宇帝國區域


「報.」


一道高昂洪亮的聲音.從莽荒大陸的亂石堆上.一路直傳到了霸宇帝國的軍營內.幾天的安逸.使得常年處在戰爭之中的軍人們.一時覺得不知該如何是好.

「進.」

霸宇帝國戰爭核心帳篷內.閑暇之餘喝著小茶的指揮官池星~夏爾微微睜了一下眼睛.慢悠悠地說道.

『噠噠噠..』

將軍命令一出.核心帳篷區域外響起了一道清晰地軍靴的聲音.

只見一個身穿著綠色傳信兵服飾的少年人來到了帳篷內.單膝跪地.鄭定地說道:「稟報指揮官閣下.軍營外來了一隊獸人族.輕裝革履.領頭的說.是要將談判的結果帶給我們.同時.希望我們雙方摒棄前嫌.成為真正意義上的朋友.」

聽到這樣的消息.池星~夏爾躍然從椅子上起來.開懷大笑起來:「哈哈哈…快快預備.我們去迎接遠方的客人.」

此話一出.所有的人.包括報信的傳信兵都莫名其妙起來.不明白什麼時候.他們同獸人成為朋友了.

顧不上多去解釋.大將軍池星~夏爾換上人類普通的服飾.大步走出了指揮帳篷.臉上所洋溢的表情.訴說出他此時的心情.

來到霸宇帝國戰場之上.人類戰爭區域走出來了一隊莊嚴鄭重的迎接隊伍.沒有了戰爭時的沉重鎧甲.取而代之的是友人之間的嶄新服飾.

「哈哈哈…這不是獸將狂豹大人嗎.幸會幸會.好久沒有聚在一起了.」池星~夏爾咧著嘴.大笑著走上獸人隊伍的前面.認出了其中的一個獸人首領.率先伸出自己的手掌握了上去.

此時的狂豹臉皮抽搐著.心裡十分不情願.但是又沒辦法地伸出自己的手掌.握了上去說道:「呵呵.好久不見.老朋友還是這麼意氣風發.年紀這麼大還能這麼威武.實在是吾等後輩的楷模.」

「哈哈哈哈…」誇讚之言使得池星~夏爾仰臉大笑起來.捋了捋自己的鬍鬚說道:「感謝聖靈神.若不是與你們打交道.我可能早就見主去了.」

當『聖靈神』三個辭彙.從池星~夏爾的口中說出的時候.獸將狂豹心中的芥蒂徹底解開了.真心地微笑著說道:「是啊.若不是造物主的美意.我們可能都會在戰爭之中度過我們的一生.」

這一句話.說出了許許多多戰場之上勇士的心.

有的人參加戰鬥.是為了自身的榮譽.能被後世紀念.

有的人參加戰鬥.是為了家人的安全.誓死保衛家園.

有的人參加戰鬥.是為了勝利的信念.靠著勇力誇勝.

歸根結底.他們覺得唯有誓死保衛.才是自己的唯一歸宿.卻從來沒有想象過和平的那一刻.他們覺得.和平屬於他們所保衛的人.



「退!!」

Previous article

朵朵說到這裡,輕輕的靠過去,一點點靠近,在他的臉頰上落下了一個吻,她靠在他的耳邊繼續說道:「可是之後,當你變了的時候,我完全失了方寸,我從沒有真正努力過什麼,只知道逃跑,只想要逃避事實,想要忘記一切。是我的錯,都是我的錯,我知錯了,可是卻晚了,我付出的最大代價,就是失去了你。而你,最對不起我的地方,就是……你太在意我了,所以才會那麼痛苦,痛苦到要自殺。」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