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第六個弟子!

「他氣血不足,已是強弩之末!」雲塵子率先恢復冷靜,發現了蕭凡身上的問題,但他畢竟怕死,沒敢出手,他的修為畢竟只是人皇下境而已。

慕容淳身邊有聞人鐵山,所以他也沒能出手。

片刻之後,雲塵子終於克服了心中的恐懼,一揚手中浮塵,千萬條銀色絲線頓時爆射向了蕭凡。

「元帥有令,在邯鄲城內,誰也不準動長孫飛龍!」

一道冷喝聲突然傳來,接著只見一條大漢如大鳥般從天而降,落在了蕭凡前面,一拳轟向了射向蕭凡的浮塵,他的拳勢霸道無比,一拳打出,他前方百丈內的空氣頓時變成了火紅色,然後如潮水一般撲向了浮塵。

炙熱如火的空氣衝擊在了密密麻麻的銀色絲線上,使得銀色絲線全部燃燒了起來。

這突然出現在蕭凡前面的人,赫然是陌刀軍的統領,郭彪!

八年之後,郭彪已入三皇秘境。

「趙無涯的令牌對我天一道無用。」雲塵子冷笑。

「哼!雲塵子,這裡是趙國,就算是孟超然來了也得聽元帥的。」郭彪冷哼。

「是嗎?老夫倒要瞧瞧,今日老夫殺了此子,趙無涯又能奈我如何。」

一道低沉有力的聲音突然回蕩在整個府邸上空,每個字說出都重如山嶽,壓得眾人喘不過氣來。

郭彪面色大變,抬頭一看,上空不知何時漂浮著一柄十幾丈長的巨劍,巨劍上盤坐著一個黑衣中年人,黑衣中年人與孟浩有幾分相似,面色冷漠之極。

這人一出現,天地間的空氣似乎都凝固了,所有人都感覺到了壓抑,似乎在他們頭頂的不是一個人,而是一塊大陸。

從這人的剛才說的話蕭凡便已推測出,此人必定是天一道三大劍使之一,孟超然!


在天一道,據說三大劍使已是僅次於掌教孟神通的三大高手。

孟超然俯瞰著蕭凡,蕭凡頓時感覺到了莫大的壓力,不由自主的跪倒在了地上,他想奮力站起來,但卻根本無濟於事。

「廢物!」孟超然冷漠的說道。

蕭凡艱難的抬頭看著孟超然,咬著牙,一字字道:「我若不死,今日之辱,他日必當十倍奉還!」

關注官方qq公眾號「」(id:love),最新章節搶鮮閱讀,最新資訊隨時掌握 聽到蕭凡的話,孟超然笑了起來:「你若能受我一指不死,我便給你一個報仇的機會。」

他抬起食指,隔空點向了蕭凡,這一指點出的剎那,郭彪無法動彈,聞人鐵山同樣無法動彈,蕭凡四周圍的地面轟然塌陷,出現了一個指形深坑。

所有人都以為蕭凡必死無疑,但蕭凡卻沒有死,以為當孟超然的指力落下之時,蕭凡身邊突然升起了光華,把蕭凡整個人都籠罩了起來。

孟超然的指力雖強,卻壓不破這層光華。

「趙、無、涯。」孟超然的目光死死的盯著籠罩住蕭凡的光華。

眾人色變,也都看了過去,只見光華散去,蕭凡身邊已多出一個人,這個人果然便是趙國元帥,趙無涯!

郭彪和趙無涯都來了,蕭凡便知道宋青舟已經成功把令牌送到了趙無涯手中,宋老管家給他的令牌,其實便是趙無涯的元帥令。

趙無涯看著孟超然,孟超然亦看著趙無涯。

天地間頓時變得非常安靜。

「他姓長孫。」趙無涯笑了,打破了平靜。

「所以你要救他。」孟超然也笑了。

「你走吧。」趙無涯笑道。

「我的劍已出鞘,如何走?」孟超然笑道。

這句話一出,天地間頓時充滿了肅殺之氣,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

「這裡是邯鄲。」趙無涯笑道。

「孟某劍之所在,天下何處不可去?」孟超然說道。

「只怕你的劍不夠利。」趙無涯依然在笑。

「只怕你的矛不夠快。」孟超然笑道。

「你從西漠來。」趙無涯又道。

眾人沒有聽懂趙無涯的話。


孟超然笑著說:「你心有羈絆。」

蕭凡明白了,趙無涯說他以逸待勞,孟超然卻說趙無涯要分心保護別人。


孟超然和趙無涯都不說話了,天上忽然下起了雨,雨不大也不小,天地間變得一片朦朧,雨水很快便打濕了眾人的衣衫,但眾人卻毫無所覺。

蕭凡忽然頭也有眩暈,他失血太多了。

趙無涯一翻掌,掌中已多出一枚血紅色的丹藥,蕭凡尚未反應過來,趙無涯便把丹藥塞入他的嘴中。頓時,蕭凡丹田暖洋洋的,全身血液快速流動起來,眩暈感也漸漸消失了。

丹藥居然能補血!

蕭凡尚未來得及感謝趙無涯,趙無涯又笑著對孟超然說道:「院長曾說,習劍者,悟性第一,勤奮次之。悟性上等,習劍五年小成;悟性中等,習劍三十年小成;悟性下等,終其一生難有所成;未知孟兄是幾等悟性?」

孟超然沉默了。

蕭凡心中一動,忽然明白了趙無涯這句話中的深意,天一道與書院不合,事事想壓過書院一頭,孟超然無論如何回答都是錯的,因為這是院長的劍,而非天一道的劍。

雲塵子等人也猜到了趙無涯的用意。

但是孟超然必須回答,否則他便不是輸給書院,而是輸給了趙無涯。

孟超然沉默片刻后終於開口說道:「趙兄可知劍皇是誰?」

趙無涯目光一閃,笑道:「自然是貴教掌教。」

「我修的是劍皇之劍。」孟超然笑道。

院長不是劍皇,誰說他的劍道一定就能超越劍皇?既然如此,我何必回答你?這便是孟超然給趙無涯的回答。

「劍皇之劍,如何?」孟超然笑著問道。

「天下第二。」趙無涯笑道。

孟超然色變,雲塵子和孟浩他們的臉色也變了。

這一次,孟超然沉默了,孟神通確實是南蠻公認的劍皇,但趙無涯說這孟神通是天下第二,孟超然卻找不出反駁的話來,因為白鹿山上那位是公認的天下第一。

哪怕你是公認的劍皇,劍道第一人,但你依然不是那位的對手,所以你只是天下第二。趙無涯說劍皇之劍只是天下第二,並沒有說錯,因為就算劍皇出劍了,他也不是白鹿山上那位的對手。

儘管孟超然等人不想承認,但是天一道千年老二的名號卻一直沒變。

孟超然冷笑:「不知趙兄的矛與孟某人的劍相比又如何?」

這句話一出,肅殺之氣又瀰漫了天地,眾人的心又是一緊。

「據聞孟兄之劍,劍威已直逼當年同境之劍皇。」趙無涯笑道。

孟超然沒有說話,他聽著。

「趙某之矛,自然不敵當年劍皇之劍。」趙無涯笑道:「不過孟兄之劍,畢竟還是不如劍皇的。」

孟超然不說話了,他坐下的劍在嗡嗡顫動,劍氣以鋪天蓋地的逸散開來,劍威懾人。

趙無涯左手虛空一抓,一桿血紅色長矛已然在手,矛尖血光沖霄,令人莫敢直視。

劍芒與槍芒觸碰在了一起,大地震動了起來,再次每個人都在承受著莫大的壓力。

孟超然的劍已化作了四尺長,被他握在了手中,劍尖遙指趙無涯。趙無涯的長矛亦齊眉舉起,遙指孟超然,兩人的氣勢都在不斷攀升。

槍芒與劍芒集中在兩人之間,天空風雲倒卷,這一刻,即便在邯鄲城之外,也可以看到兩股強大的氣息衝天而起,似要穿過天穹一樣。


迄今為止,除了那金衣中年人,錦衣男子和抽旱煙的老人之外,趙無涯和孟超然是蕭凡見過最強大的兩個人,在這兩個人面前,他感覺自己非常的渺小。

蕭凡的手心已經沁出了冷汗,這個級別的強者交手,他無法判斷究竟會是誰輸誰贏。

聞人冰瑩和孟浩等人的額頭上也沁出了冷汗,他們同樣無法揣測最後究竟誰會是贏家。

一個是天一道三大劍使之一,一個是趙國元帥,都是南蠻之地為數不多的強者,他們的交手,絕對會震驚整個南蠻,甚至會影響到天一道和趙國皇室。

這一切,都因為一個少年。

邯鄲城內六大氏族的強者都釋放出神識,想看一看這場戰鬥,但很多強者的神識都被凌厲的劍氣和槍芒震散了,只有為數不多的幾個人能一探究竟。

來參加書院大比的各大勢力的強者,同樣釋放出了神識,但同樣只有為數不多的人能看到這一場戰鬥。

趙無涯和孟超然都沒有動手,他們還在蓄勢,當兩人的氣勢達到巔峰的時候,就會是兩人交手之時,所有強者都在等待著那一刻的到來。

畢竟,如趙無涯和孟超然這樣的強者,已很少會交手,更不會性命向搏,所以這樣一場交手實在太難得了。

沒有人出手阻止。

因為幾乎已經沒有人能阻止。

終於,趙無涯和孟超然的氣勢都達到了巔峰。

轟隆一聲,兩人之間的氣流席捲開來,慕容沖的府邸突然塌陷,大半個府邸都化作了粉末,一塊數百畝的空地赫然出現。

蕭凡在趙無涯身邊,卻沒有受到波及。

聞人冰瑩和孟浩等人儘管有雲塵子和聞人鐵山的保護,卻也被逼得不得不後退再後退,這還是由於趙無涯和孟超然沒有刻意作對他們。

幸好,香兒已被聞人冰瑩抱在懷裡,又有聞人鐵山在前保護,並沒有事。

這時,孟超然已經落下,就在趙無涯前方百步之外,他在步步走近趙無涯,劍意越來越強,八方皆是劍氣。

趙無涯不動,但孟超然每走向他一步,他握在手中,垂立地面的長矛便會震動一次,矛上的血光越來越旺盛,簡直如同一輪紅日一般。

蕭凡感覺到,趙無涯和孟超然之間的空氣早已被他們的氣息排斥開來,形成了一片真空區域,隨著孟超然不斷走近趙無涯,這片真空也越來越熱。

終於,孟超然已走近趙無涯身前七步之外。

不是他不想走,而是已不能走。

因為趙無涯不許。


所有能看到這一幕的強者都知道,這兩個人要交手了,現在更加沒有人能阻止,若他們兩人不願意的話,幾乎沒有人能走近他們兩人身邊百步,更別說十步。

雨還在下,落入了真空區域,化作了水蒸氣。

孟超然已刺出了劍,趙無涯也刺出了長矛,天地就此暗淡。

然而便在這時,一個人卻走入了這片真空區域。

這人打著油紙傘,白衣不染纖塵,步子緩慢均勻,一步步走到了趙無涯和孟超然之間,離趙無涯和孟超然分別三步半,不多不少。

趙無涯的長矛停下了,離白衣人的左臉很近,孟超然的劍亦停下,同樣離白衣人的右臉很近。

看到白衣人,孟超然瞳孔一縮,毫不猶豫的收起了劍,轉身離去。

因為白衣人來了,所以他只能走。

白衣人是寧先生。

南蠻只有一個寧先生,他白衣,持傘,腰間有玉蕭。

寧先生是書院大師兄。

(老人那一章,確實是天機老人對上官金鴻的情節,我猶豫了一下,最終還是寫了,圓我小時候的武俠夢,我小時候最喜歡看這段情節……當時就覺得很牛逼,一直忘不了。)

(這本書裡面,將會有四個人物和小李飛刀裡面的人物相似,不喜勿噴。)

關注官方qq公眾號「」(id:love),最新章節搶鮮閱讀,最新資訊隨時掌握 大師兄看也沒看孟超然和趙無涯,他笑著對蕭凡說:「小師弟,隨我上山吧。」

趙無涯面色微變,隨即笑了起來,朝著大師兄抱拳,轉身離去,根本沒給蕭凡道謝的機會。與此同時,郭彪也跟著趙無涯走了。

不遠處,聞人冰瑩和孟浩等人盡皆色變,大師兄一聲「小師弟」,已經宣布此次書院大比結束了,最後的贏家不是呼聲最高的殷朝歌,亦不是趙天南。

最後進入書院的人,是一個最不被人看好,最聲名狼藉的少年,之前誰會想到?

蕭凡看著大師兄,說道:「我的人還在慕容沖手上。」

大師兄轉頭看向了不遠處的慕容淳,慕容淳臉色驟變,忽然看著慕容沖,冷喝道:「人呢?」

慕容沖咬牙,說道:「東院,地牢。」

剛才趙無涯和孟超然的氣勢雖然震倒了大半個府邸,但東院卻還完好無損。

蕭凡朝著東院飛去,不一會兒便找到了石岩和冷天棄,他們兩人被關押在地牢裡面,已遍體鱗傷,昏迷不醒。

大師兄和聞人冰瑩也抱著香兒進入了地牢。

「他們中了慕容氏的迷神引,這種葯雖然無毒,但卻會使人產生幻覺,永遠處於昏迷之中。」大師兄取出兩枚丹藥遞給了蕭凡。

蕭凡當即把丹藥喂入了石岩和冷天棄口中。

「帶他們上山,明天他們就會醒過來。」大師兄已轉身走出了地牢。

蕭凡和聞人鐵山分別扶起冷天棄和石岩,跟了上去,聞人冰瑩跟在最後面。




這兩個男人哪個美,這個不是幾個人可以評判的。

Previous article

李碧揮手,一卷畫軸出現在陸正軒的手中,神魂凝視這法相之後,立刻藉助體內法力涌動而出,化為秋魔府衙的老祖秋魔老祖,這老祖法相在陸正軒的法力下,足足顯出數百丈巨大,盤踞在虛空之中,卻沒有半點法力。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