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平台下那些弟子已經因為葉少秋的話,有點騷動起來,誰都明白葉少秋今天大搖大擺前來,肯定沒有輕易罷手的意思,或許這個青山會今天真的要在葉少秋手上解散不成,那他們這些會員會不會真的被殃及池魚呀。

一時間,這些弟子更是人心惶惶起來。

「葉少秋,你別逼我。」莫青山已經處於崩潰的邊緣。

「我就逼你,那又怎樣?」葉少秋不為所動。

莫青山拳頭猛然握緊,向葉少秋吼道:「那你就去死吧!」

莫青山居然怒從心頭起,惡向膽邊生,向葉少秋髮起了攻擊,周身靈力波動一起,一隻龐大的靈力巨手就凝聚而出,朝葉少秋砸了過去。

見此,葉少秋嘴角不覺一揚,來得正好,等的就是這一刻。

看書輞小說首發本書

… 靈力巨手眨眼間就來到葉少秋的頭頂之處,一聲輕鳴過後,整隻手掌便轟隆隆的一砸而下。

葉少秋眼中精芒閃動,他並沒有什麼靈力,只是體表驟然銀光大放,葉少秋舉起拳頭便和靈力巨手撞在了一起。

一圈圈力量波紋,從手掌和拳頭碰撞之處擴散而開,靈力衝擊波向四周瘋狂肆虐,周圍那些弟子,不敢遲疑,急忙向遠離碰撞中心的地方逃去。

靈光消散,顯出了葉少秋的身形,他的拳頭依舊保持著前舉的動作,其上銀光璀璨,而那隻向葉少秋髮起攻擊的靈力巨手已經消失不見,竟在葉少秋的一拳攻擊之下,崩潰瓦解了。

莫青山面色極其鐵青,他知道自己不是葉少秋的對手,但這也相差太多了吧,在不動用靈力的情況下,光憑肉體力量接上自己一擊,這說明什麼,他的肉體強度已經強大到一個變︶態的程度。

葉少秋搓了搓手掌,笑著說道:「莫青山,知道我們的差距了吧,以你現在的情況,根本不是我的對手,放棄吧,解散青山會是你最好的選擇。」

聞言,莫青山雙眼充血起來,還沒等他有什麼動作,他身後就被一把短刃架住脖子,一個他無比熟悉的聲音,在他耳邊說道:「老大,放棄吧。」

莫青山突然覺得自己整個腦袋都被炸彈轟炸過一般,他用布滿血絲的眼睛向後看去,他的眼睛就也轉不開了,他嘶啞著聲音說道:「林豹,你給我一個理由。」

林豹不禁有些沉默,眼中一道不易察覺的光芒閃過:「我是掌門安插在你身邊的卧底。」

「好,好,好。」莫青山驀然瘋狂的大笑起來,「我一直認為的好兄弟居然是卧底,林豹,你對得起我。」

林豹再不敢跟莫青山的眼神對視了,他怕自己會手軟,他清楚莫青山一直都當自己是兄弟看待,自己又何常不是,若不是掌門突然找上自己,自己甚至都把這件事給忘得一乾二淨,不過現在說什麼都晚了,既然自己都這麼做了,現在也只能硬著頭皮做下去。

莫青山轉頭看向平台下的葉少秋,嘴角扯出一抹苦澀的笑意:「葉少秋,謝謝你今天帶我一個驚喜,讓我認清了一個人,現在到我送你一個驚喜了。」

「你真以為修為遠高於我,我就無法奈何你了嗎?」

「你別亂動。」林豹架在莫青山脖子上的短刃猛地加力,莫青山的脖子被短刃鋒利的刃口劃出一道口子,點點鮮血從其上滲了出來。

「滾!」

莫青山猛然一聲大喝,氣勢暴漲數倍,直接將手持短刃的林豹震了開去。

「以為這樣就能威脅我,除非葉少秋你親自來,把刀架在我的脖子上,你么,還太嫩了些。」

莫青山手掌一拍腰間儲物袋,光霞卷過之後,一物落到了掌心當中,那是一個白色的玉匣,一股奇異的波動在玉匣上擴散而開。

「你想幹什麼?」葉少秋眉頭微皺,他心裡隱隱升起一絲不妙的感覺,可是自己的修為遠遠高於莫青山,他還有什麼手段能跨越數個等階,與自己一戰。

突然,葉少秋似是想起什麼,沖莫青山吼道:「莫青山,你瘋了嗎,竟想動用那物,你會死的。」

「死又何妨,我要拉你一起死。」莫青山雙眼血紅,一副失去理智的樣子。

玉匣驟然打了開來,一股磅礴的木屬性靈氣擴散開來,現出裡面一枚綠色的丹丸,其上更是有四道靈紋,顯示著它四級靈丹的身份。

莫青山想也不想,就把這枚靈丹抓到手中,大嘴一張,就把這枚靈丹吞了下去,身上驟然爆發出一圈綠色的光芒,氣息開始暴漲起來。

葉少秋眼神緩緩凝重起來,他沒有想到莫青山會做到孤注一擲這個地步,雖然他也猜到莫青山手上可能有木靈丹的存在,但猜到是一回事,見到又是另一回事。

「這下,真的麻煩了。」葉少秋在心裡暗道了一句,身上青紅兩色的護體靈光開始蕩漾。

另一邊,莫青山的身體卻開始出現崩潰的情況,身體承受不住木靈丹強大的能量灌入,毛孔當中不斷有鮮血滲了出來,甚至形成了一團團血霧,凝聚不散。

莫青山猛然一聲大吼,吼聲有種震動山林的感覺。

「禁技,風神變。」

莫青山身體驟然拔高了數寸有餘,身體各處都有一種膨脹起來的感覺,不過與之前莫青山施展的風神變不同,這一次他的風神變更加徹底,無數風屬性天地靈氣莫青山的身體包裹而進,如同一套青光閃閃的鎧甲一般,可是他的眼睛卻是血紅一片,濃濃的殺氣從其中醞釀而出。

莫青山大手再一拍儲物袋,一道青光驟然激射而出,落到他的手上,竟是一柄青光繚繞的巨劍,其上似是有狂風怒吼一般。

上一次比拼當中,莫青山的疾風刀已經斷成了兩半,現在莫青山只能換了一件不是太趁手的武器,不過這柄巨劍等階也不低,跟疾風刀一樣,位於高階寶器的層次,看起來威勢比疾風刀還甚幾分的樣子。

「葉少秋,來吧,我們再來好好打一場,看看誰才有本事說自己是風火門年輕一輩的第一人?」

看到莫青山如此瘋狂的模樣,葉少秋心中不禁暗嘆了口氣,如果莫青山沒有名利迷失了雙眼的話,他應該明白一個道理,一個真正的強者是不會在乎名利,因為名利它會自己送上門,只要你真的有本事。

可是,你一味強求的話,只有兩種結果,一種是你成功了,但你的心卻一點都不安寧,你無法心安理得,因為那是你搶來的。

還有一種結果就是,你失敗了,而且身敗名裂的那種。


古往今來,莫不如此,可惜往往當人真正看清之時,一切已成了惘然。

葉少秋深吸了一口氣,將心中雜七雜八的東西壓下,既然說是說不明白的了,那就只能手底下見真章,將這個莫青山徹底打醒過來。

本書源自看書罔

… 葉少秋眼中精芒爆射,身上青紅兩色光芒閃耀,護體靈光升騰而起。

「呀。」

葉少秋口中一聲狂吼,手臂肌肉開始劇烈膨脹起來,轉眼間變化為了小巨人模樣,雙眸呈現一青一紅之色,拳頭上更是覆蓋上了烈陽拳套,葉少秋一大殺招,魔手狀態正是啟動。

另一邊,莫青山已經手持巨劍,從平台跳下,朝葉少秋殺了過來。

廣場四周的弟子早就生怕被葉少秋和莫青山攻擊的波及到,紛紛逃得遠遠的,不過更多的人則留在廣場邊緣處,眺望不停著,還不時發出陣陣議論之聲,顯然他們也很想知道葉少秋和莫青山這對生死仇敵又一次的大戰,到底誰會是獲勝的一方,還會是技高一籌翻葉少秋,還是拼盡所有的手段的莫青山。

林豹看著戰在一起的莫青山和葉少秋,心中暗暗嘆了口氣,他知道他已經沒有回頭路了,但他也不想跟莫青山動手,他的心過不去呀。

結果,林豹就站在那裡,腦海中兩個小人也像莫青山和葉少秋一樣瘋狂對戰著,是出手,還是不出手,林豹精神有些崩潰了。

回到葉少秋和莫青山那邊,現在兩人的確混戰在一起,你給我一拳,我送你一劍,彼此之間展開了瘋狂的肉搏。

「混蛋。」

莫青山倒退了數步,在廣場地面上甚至踩出了幾個深深的腳印。

葉少秋也是急退了幾步,身體輕微的喘息著,肌肉蠕動間,一股股霸道的力量擴散開來。

「再來。」

莫青山依舊不服氣,在此之前他跟葉少秋就已經大戰了數個回合,強猛的攻勢都被葉少秋輕鬆化解而去,這反而讓他更加不服氣,曾幾何時,葉少秋在自己面前,不過如同螻蟻般的存在而已。

但現在葉少秋已經能騎到自己的頭上,他不服氣,他有如今的修為付出了多大的努力,為什麼葉少秋就可以輕鬆得到這一切,他就不信這個邪,他只相信他手上的拳頭和劍。

「暴風斬。」

巨劍帶著莫青山無邊的憤怒,以及狂暴的風屬性之力,化為一道足有數丈之長巨型光刃,朝葉少秋重重斬來,空氣也在這道光刃面前撕裂出一道道白痕。

葉少秋心中一凜,沒想到只是數日不見,莫青山暴風斬的威能又暴漲了一個層次,即便現在的他也要認真面對了。

「風火雙魔手,火魔手。」

右拳火光升騰,拳頭之上彷彿真的有一團火焰在燃燒一般,光刃與拳頭轟然相撞在一起,劇烈的轟鳴響徹,葉少秋與莫青山對戰之處爆發出了數團刺目的靈光,狂暴的靈力衝擊甚至讓地面裂開無數道如同蜘蛛網般的裂痕。

廣場邊緣那些看熱鬧的弟子,不禁紛紛驚呼出聲,不愧是風火門中年輕一輩兩大頂尖天才,戰鬥起來,那叫個驚天動地,一時間這些人都忘了自己來這裡幹什麼的,高呼著葉少秋和莫青山的名字,身心都投入到了這場激烈的戰鬥之中。

莫青山不斷喘息著,剛才那一劍是積聚了他目前最大的精氣神,如果都對葉少秋一點傷害都沒有的話,他再打下去,也是白費心機而已。

「莫青山,我真的越來越欣賞你了,可惜我們是對手。」周遭的靈光一斂,葉少秋的身形也出現眾人的視野當中。

此時的葉少秋已經解除了魔手狀態,恢復了原本的模樣,右手更是一滴滴鮮血滾落而下,葉少秋的右手居然被剛才那道光刃拉出一條長長的口子,鮮血順著這個傷口流了下來。

「難道說這一次是葉少秋輸了嗎?」這是目前在場眾人的想法,如果是真的話,那麼青山會還有存在的機會,否則,就只有毀滅這一途了。

「呵呵,莫青山你的身體也該到極限了吧。」葉少秋突然如此說道,「以你的肉體強度,如此龐大的木屬性天地靈氣灌注進去,即使你能催使這些靈氣一二又怎麼樣,那也是有時間限制的。」

「放棄吧,你再堅持下去,只有死路一條。」

「不,我不會放棄的,葉少秋你不是好本事嗎,連趙峰也敗在你手上,就看看我莫青山瘋狂一擊,你能否接得下來吧。」莫青山怒吼著說道,渾身氣息再次攀升,身體崩潰的現象也是越加劇烈,身體表面甚至出現一道道綠色的紋路,顯然那些木屬性的天地靈氣已經侵入到經脈當中,若是再沒有人阻止的話,莫青山就真的只有爆體而亡的下場。

「是時候了,動手。」葉少秋自語著說道。

與此同時,異變突生,一直沒有出手的林豹動了,腦海中終於有一個小人戰勝了一切,他要救莫青山,因為他是林豹的老大,是林豹的好兄弟,他必須要阻止他。

莫青山當然沒有想到,一直處於觀戰狀態的林豹會突然朝自己的動手,雖然林豹背叛了他,他還是當林豹是他的好兄弟,而且現在他想做什麼也來不及,龐大的木屬性天地靈氣充斥他的整個身體,他想動彈一下,那也是無法做到,只能眼睜睜的看著林豹離自己越來越近。

「這便是我的兄弟嗎?」莫青山不由在心中想道。

然後,一個身體就將自己的抱緊,耳邊傳來林豹的聲音:「老大,對不起,但我不能看你走上一條絕路,青山會是行不通的,只會讓掌門更記恨你,倒不如稱早收手的為好。」

「其實,我一直就想跟你說這件事情,可你卻完全聽不進去,所以當掌門找到我時,我想也不想答應了他的要求,我不能讓你死,因為你是我的老大。」

「所以,這一次我也不會讓你死的。」

緊接著,莫青山就感覺自己體內的木屬性的天地靈氣像是突然找到一個突破口似的,瘋狂的朝莫青山的體外涌去。

「林豹,你……」

莫青山現在已經說不出話來,過於龐大的木屬性天地靈氣衝擊,導致他的身體不停的顫抖,經脈更是損傷得極其嚴重,他連說一句的力氣也沒有了。

「老大,一切都因我而起,那就由我來終解吧!」

莫青山的眼眶紅了,這一刻他終於醒悟,林豹依然是他的好兄弟。

本書首發於看書惘

… 莫青山身體崩潰的情況開始慢了下來,身體上的綠色紋路也是飛快的消退開來,這應該是一件令人值得高興的事,但莫青山卻一點也高興不起來。

「放手。」莫青山吼道。

林豹搖了搖頭:「我不會放手的,老大答應我,不要再做傻事了,解散青山會吧,你不夠葉少秋斗的。」

「你這個笨蛋,到這時候還說這些,快放手,不然你會死的。」

「死,我不怕,如果能讓你醒悟過來,我所做的都沒錯,我是你的兄弟,我不能看著前面是一個火坑,我也讓你跳進去。」

「你……」莫青山已經氣得有些無話可說了。

葉少秋看到林豹的動作也是吃了一驚,在原本的計劃中,林豹會在關鍵時候,在背後偷襲莫青山,最好是擊暈他,那麼之後的事情便好辦多了。

但是,葉少秋沒想到林豹最後居然會搞出這麼一出,將莫青山體內充斥的木屬性天地靈氣吸到自己的身上,這樣做的後果極其嚴重,林豹甚至有直接爆體而亡的危險。

當然,並不是林豹想吸收便能吸收莫青山體內的木屬性天地靈氣的,除非他的修為遠超莫青山數倍,林豹這是動用了一種極其特殊的秘術,具體的,葉少秋不知道,但肯定有一個效果,就是將其他人身上多餘的能量吸到自己體內。


此時,葉少秋也不知道怎麼辦才好,就是這幾個呼吸的時間,本來只是出現在莫青山身體上的綠色紋路,也在林豹身上飛快蔓延,林豹的身體也出現了崩潰的跡象。

現在立刻分開他們兩個,是最好的辦法,可是葉少秋不知道林豹這種秘術到底是什麼樣的,若是強行分開的話,會不會有什麼意想不到的後果,這不得不防一下。


「林豹,你這個笨蛋,快放手呀,我答應你,解散青山會是吧,我現在馬上宣布青山會就此解散。這樣行了吧,快放手。」看到林豹的身體也同自己一樣出現了崩潰,莫青山也急了,他不能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的兄弟為了自己,在面前爆體而亡,自己卻無動於衷。

林豹苦澀一笑:「已經停不下來了,這個秘術一旦啟動,就停不下來,只有當你體內的木屬性天地靈氣以及你的靈力都被吸收乾淨后,才好停止下來。」

「混蛋,葉少秋你還不過來幫忙,將我們強行分開呀。」所謂病急亂投醫,莫青山實在是沒有辦法了,也只能找葉少秋這個死對頭幫忙了。

「強行分開你們,會不會有什麼後果呀?」葉少秋還是有的猶豫。

「管不了那麼多了,這樣下去,林豹一定會死的。」

「好吧。」葉少秋終於下定了決心,雖然莫青山很可惡,但林豹卻是一個好人,他不能放任這個傢伙不管。


林豹剛平息下-體內突然暴動的能量,一時沒法說話,就見葉少秋大步沖了過來,顯然是想分開他和莫青山兩個人。

「別……」林豹大急,可還沒等他將後半句話也說出來,葉少秋已經來到他們面前,手掌青紅兩色光芒閃爍,就向兩人的身體抓了過去。

才剛碰到兩人的肩膀,葉少秋就心知不妙,那些木屬性天地靈氣蠻橫的直接沖開了自己體表的護體靈光,直接朝自己體內涌了過來。

「怎麼回事?」葉少秋心中暗道。

這時候,他才聽清楚林豹後半截想說的話:「這個秘術如果有人摻和的,那些木屬性天地靈氣也會灌注到這個人的體內。」

「什麼?」葉少秋差點有種罵娘的衝動,自己只是想救人而已,反而把自己陪了進去,雖然自己的肉體強大到了一個變︶態的程度,也無法說自己就能承受一枚四級靈丹所蘊含的龐大天地靈氣。

這下,他們三個人都成了一條繩上的螞蚱,一個不小心,誰都有爆體而亡的危險。

「林豹,你怎麼不早說?」葉少秋幾乎想吐血了。

「我還都來不及說,你就衝上來了。」林豹也是鬱悶至極。

突然,一旁的莫青山大笑起來:「葉少秋,這是天意,我們要一起死。」

「你那麼想死,自己去死吧。」葉少秋怒道,不過心中卻飛快的盤算起來,有什麼可以脫身之策,體內的經脈已經開始被木屬性的天地靈氣灌滿,那股令人無比難受的脹痛感覺又一次出現,上次的風火之力已經足夠讓葉少秋吃一壺了,難道現在又要來一回嗎?

就在這時,葉少秋的眉心處紅光閃爍,靈識當中一股仙識之力噴涌而出,在葉少秋的胸口匯聚成一個漩渦,直接將那些木屬性天地靈氣吸收了進去,只是眨眼間的工夫,葉少秋就感覺經脈脹痛的感覺消退了不少。

「師父。」葉少秋大喜,難道是師父蘇醒過來了嗎?

可惜,他很快就失望了,因為師父並沒有給他傳音,只有那股仙識之力不斷吸收著他體內的木屬性天地靈氣。

「師父,沒有醒過來,那這股仙識之力又是怎麼一回事?」

葉少秋驟然雙目一亮:「對了,我記得從一本典籍,木屬性天地靈氣還有一種特殊的效果,恢復,準確來說應該是生命力,難道說這種力量對師父的恢復也是有效的。」

到這個時候,葉少秋反倒有幾分慶幸了,那些從天寶閣收購回來的靈藥,包括那玄冥花在內,都被他煉化一通了,可師父還沒有蘇醒過來的跡象,這讓更加的擔心了,看來上次師父受的傷真是極其嚴重。



次元虛空斬重重落在護盾之上,護盾被一劍斬開,劍芒的威力也減弱了九成,餘下的一成被魔爪輕易抓碎。

Previous article

這兩個男人哪個美,這個不是幾個人可以評判的。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