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次元虛空斬重重落在護盾之上,護盾被一劍斬開,劍芒的威力也減弱了九成,餘下的一成被魔爪輕易抓碎。

星裁者第四靈技:星裁·星之守護。

莫妮卡感覺一陣無力,這該死的星之守護簡直變︶態至極,要知道,虛空次元斬是她最強的攻擊技能,相當於人類的第八靈技,卻被區區第四靈技抵消,這個事實簡直讓人抓狂!

瑪門嘴角浮起一抹冷笑:「既然你不願意從了我,那我只能辣手摧花了!星裁·十字星之隕!」身上第五靈環驟然閃爍,空中突然亮起了一顆黑色十字星,十字星越來越亮越來越大,帶著熾烈的尾炎從天而降。

第五靈技:星裁·十字星之隕,鎖定技。

莫妮卡臉色驟變,感覺自己被牢牢鎖定,這個該死的技能居然是鎖定技!她連忙在空中輾轉騰挪試圖擺脫鎖定,卻發現全是徒勞。

「落星辰!」既然擺脫不掉,那就以攻代守!莫妮卡一咬牙,大劍武靈技發動,一顆銀色十字星隨之亮起,朝著瑪門頭頂落下。

黑色十字星和銀色十字星相映生輝,將天空照亮。

瑪門不屑地抬起手,第四靈環再次閃爍,一面星辰護盾出現在他的頭頂。

「該死!又是這個討厭的技能!」莫妮卡咬牙切齒,大劍橫擋在頭頂,黑色十字星轟然隕落,將她徹底淹沒。

土浪夾雜著黑火滾滾擴散,劇烈的衝擊波蔓延出上百米。

銀色十字星被星辰護盾擋住,兩者同時湮滅,沒有對瑪門造成任何傷害。

煙塵散去,滿地都是黑色十字星留下的黑色火焰,爆炸的巨坑中,莫妮卡趴在地上七竅噴血,左手臂扭曲折斷,大劍落在不遠處光芒暗淡。


莫妮卡,重傷!

… 魔武靈「星裁者」的威力竟然如此之恐怖!第五靈技「十字星之隕」徹底將莫妮卡轟成重傷!

失去了最強戰力,這場戰鬥該怎麼贏?

時間還剩下十八分鐘!深淵核心投影不斷噴出數十公里長的火浪,表面出現了大片的黑色斑塊,液態的火流越來越不穩定。

空中, 冰山女總裁的至尊兵王 !恐怖的引力連續翻倍,在引力的撕扯下,葉問天的速度越來越低,身上的黑火和邪氣都被扯成了絲絲縷縷。

「我,才是世界的主宰!不服從我的人統統要死,葉問天,你給我下來吧!星裁·星辰鎖鏈。」瑪門身上第三靈環綻放光芒,一條璀璨的星辰鎖鏈瞬間出現在葉問天身旁,哐啷啷將他纏繞鎖住。

雖然葉問天以絕強的力量將鎖鏈震碎,但為時已晚,束縛導致的片刻凝滯,足以讓黑暗元磁追上。

黑暗元磁貼在了葉問天背部,在超強的引力作用下,羽翼和四肢都被牢牢吸附在光球表面,頃刻間,身體就開始扭曲變形,骨裂之聲密集響起。

「啊!」葉問天雙目暴睜,發出一聲痛苦的怒吼。

瑪門單手下壓,黑暗元磁轟然墜地,碾著葉問天在地上犁出一道道溝壑,如果不是墮落之翼堅不可摧,恐怕早已被引力彎曲擰碎吸進去了。

「哈哈哈,順我者昌逆我者亡,擋我者全都要死死死!」瑪門張開肉翼浮在空中,張開雙手仰天狂笑。

失去了靈力的補充,已經膨脹到直徑三米的黑暗元磁開始變得不穩定,瑪門大笑著魔爪狠狠一握,黑暗元磁陡然收縮,接著瘋狂地膨脹起來。

黑色的光球越來越大,葉問天面朝地下被碾著推了出去,當經過莫妮卡身邊的時候,他用儘力氣將她摟進懷裡。

然後,大爆炸發生了!

世界一瞬間變得如此耀眼,熾烈的強光成為了視線的全部,就連高原上正在和深淵領主激戰的眾人都忍不住遮住了眼睛。

接著傳來的是驚天動地的爆炸聲,震得眾人雙耳溢血陷入了暫時性失聰狀態。

剛剛趕到的惡魔大軍被衝擊波悉數掀翻,空中的浮空艇都被氣浪推著傾斜倒退,一發發炮彈全都打在了空處。

卡恰只覺得一陣心悸,雙瞳矇上一層暗紅色光芒朝要塞的方向望去,只見黑色光柱通天徹地,滾滾煙塵鋪天蓋地將中央火山完全籠罩,什麼都看不清楚。

「死傢伙!」卡恰失聲驚呼,臉色瞬間慘白。

小二比朝著要塞伸出爪子,發出悲傷的咻咻聲。

眾人盡皆色變,這種大爆炸之下,葉問天和莫妮卡能活下來嗎?沒人敢直視心中的答案,雖然那個答案如此的清晰。

由於分神,又有兩名靈君被深淵領主以連珠火球榨成碎片,一股絕望之情出現在每個人心中,還有十七分鐘就要毀滅了,現在的抵抗還有什麼意義?

「別放棄,我相信他,他不會死的,絕對不會!」卡恰一甩淚珠,眼中露出決絕之色,長刀斜指,身上已經枯竭的靈焰再次騰起,這一次,顏色卻是鮮紅如血,她已經在消耗自己的生命!

「不管如何,先殺了這隻深淵領主再說!」南宮羽狠狠握拳。

獨孤劍面冷如霜,只說了兩個字:「拼了!」身上銀色的靈焰由弱變強,一道道黑色紋路逐漸從劍柄蔓延到劍刃,以生命為代價的宗門秘技,發動!

於太行搖搖晃晃地站了起來,莉萊也拄著冰晶法杖站了起來,兩人都開始燃燒自己的生命。

深淵領主已經渾身是傷,兩條手臂全都殘缺,感受到五人暴漲的氣息,它眼中閃過一道狡猾之色,猛地扇動肉翼飛了起來,直朝浮空戰艦撲去。

……

鋪天蓋地的土浪終於漸漸散去,瑪門浮在空中向下望去,表情既惋惜又憎惡,他突然瘋狂地朝著天空大喊:「老天,你看到了嗎?這就是和我對抗的下場!總有一天我要把你也踩在腳下!」

日不落要塞已經徹底毀了,從那縱橫千米的深坑之中根本看不出任何建築的痕迹,到處都是黑色的晶體,就連中央火山都被切掉了半個,大量岩漿涌了出來,形成一條條岩漿河向下蔓延。

除了空中的瑪門,再也找不到一丁點生命的痕迹。

瑪門轉頭望了一眼遠方的戰艦,嘴角浮起一抹不屑的冷笑,對於這些螞蟻間的戰鬥,他一點興趣都沒有。

葉問天死了嗎?當然沒有!

莫妮卡死了嗎?當然也沒有!

在爆炸的前一刻,黑暗元磁的吸引力驟減,葉問天抱住莫妮卡,用墮落之翼緊緊將兩人包裹住,被爆炸的衝擊力轟入了火山之中,此刻兩人正在岩漿之中下沉,下沉……

葉問天在賭,賭墮落之翼的堅不可破!雖然不知道墮落之翼是什麼力量組成,但從來沒有受到過丁點損傷。正面抵擋死星射線,被黑暗元磁貼身撕扯,都沒有在墮落之翼上留下任何痕迹。

結果,他賭對了,賭贏了!墮落之翼就如同金剛鐵壁,牢牢守護住了兩人。

熾烈的岩漿隔絕了氣息,瑪門竟然沒有發覺。

岩漿之中,葉問天全身破裂,角質層盡數碎裂,他拼著最後的力量摟緊莫妮卡,在岩漿中撐開一方空間,同時快速吸納火元素進行補充,奈何珠綻放出璀璨的七彩光芒,急速修復寸寸斷裂的身軀。

莫妮卡的傷勢也很重,她睜開眼睛,氣息衰弱之極,望著周圍赤紅的岩漿喃喃自語:「這裡就是地獄嗎?唉,終究還是死了啊……」

葉問天在她額頭上敲了一記氣結道:「說什麼傻話呢!」

莫妮卡轉過頭望著葉問天半人半魔的臉龐,眼神木訥依然處於迷離狀態:「你也死了啊,沒想到最後會和你死在一起!」

葉問天簡直無語,這是什麼表情?和自己一起死很憋屈嗎?

「死人是沒有感覺的,現在給我好好感受一下!」葉問天將人類的右手從破損的銀鱗胸甲下面擠進去,握住那誇張的豐滿使勁揉了揉,還挑逗似的撥弄了幾下。

莫妮卡身子陡然僵住,小嘴張成了o字形,蒼白的俏臉上浮出兩朵紅雲,接著突然一巴掌扇在了葉問天臉上,又氣又急罵道:「你混蛋!」

不過,她的意識也終於從迷失中恢復了正常。

… 距離深淵核心投影爆發還剩九分三十七秒!

由於莫妮卡重傷無力,這一巴掌就好像撓痒痒似的。

葉問天抽出手笑道:「手感真好,怎麼樣,有感覺嗎?有就證明你還活著哦!」

莫妮卡雙手緊緊摟在胸前,憤怒地瞪著葉問天:「你這個混蛋,這種時候你還有心情占我便宜!」

「話不能這麼說,我救了你唉,讓你以身相許都不為過,何況只是佔佔便宜?你就勉為其難忍一忍吧!」葉問天一邊吸收火元素恢復靈力,一邊笑著在她腰上揩油。

「你滾你滾你滾!」莫妮卡渾身顫抖,也不知是氣的還是因為什麼原因。

葉問天剛要說話,胸膛中的心臟突然劇烈震動了一下,黑色魔血涌遍全身,一股邪-惡的慾念頃刻間席捲神識海。

莫妮卡正在怒罵發泄,突然看見葉問天的眼神變了,魔眼變得更加邪-惡,右眼也蒙上了一層朦朧的黑光,一股危險的氣息湧上心頭:「你,你怎麼了?」

葉問天的呼吸突然變得粗重起來,滾滾慾念頃刻衝垮他的靈識,嘴角浮起一抹怪笑,魔爪抓住莫妮卡身上的銀鱗胸甲,驟然發力一把捏成碎片。

驚人的圓弧彈了出來,莫妮卡連忙遮住怒道:「混蛋,你幹什麼!」

「我幹什麼?你是我的,你說我要幹什麼?」葉問天渾身氣息邪-惡之極,反身騎在莫妮卡腰上,狠狠將她的雙手扯開壓住,然後獰笑著低下頭去。

莫妮卡一聲尖叫剛出嗓子就被堵了回去,嬌軀陡然僵硬,然後劇烈地顫抖起來,驚心動魄的魅紅頃刻間擴散。

激烈的啃咬,霸道地撫摸,莫妮卡的眼神從掙扎變得迷離,一滴滴晶瑩的淚珠溢出眼角,終於任命地閉上了眼睛。

正當莫妮卡在絕望中迷失即將淪陷的最後一刻,她突然感到唇上一松,接著聽到啪的一聲脆響。

微微睜開眼睛,迷失恍惚的視線中,葉問天一巴掌扇在自己臉上,抱著腦袋瘋狂甩動,眼神中時而清明時而混亂,黑光忽明忽暗,邪-惡的黑火絮亂迸射。

「啊!」一聲痛苦的咆哮脫口而出,直接在岩漿中轟出一條通道衝天而起。

火山上空,瑪門剛剛飛出不遠,忽然聽到這聲咆哮,眼神一肅面色陰沉,立刻轉身飛了回來。

嚎了一嗓子之後,葉問天終於從混亂中解脫出來,眼神重新變得清澈,但他的臉上全是汗水,顯然經過了劇烈的掙扎。

「對不起,剛才我……剛才不是真的我!」葉問天不知道該怎麼解釋,他心裡也有些后怕,方才就差最後一步,他就將徹底佔有莫妮卡。

莫妮卡也終於回過神來,眼神也從迷離中清醒,連忙從葉問天懷中掙扎出來,抱成一團憋著嘴泫然欲泣,那委屈的樣子就像是小姑娘似的。

能把堂堂銀龍女戰神折騰出這幅樣子,葉問天也是史上頭一個。

葉問天生怕那衝動的魔性再度肆虐,側著頭不敢再看莫妮卡一眼,從戒指中抽出一件衣服遞了過去。

莫妮卡扯過衣服將自己裹起來,抬起手抹了抹臉上的淚水,咬著牙低聲斥道:「你這個混蛋,我和你沒完!」

「葉問天!你竟然沒死,真是命大啊!你以為藏在岩漿里就能躲過去嗎?給我滾出來!」瑪門的聲音隆隆傳來,整個火山都在顫抖,頭頂的岩漿激起滔天火浪。

尷尬的氣氛終於有所緩解,葉問天蹙眉道:「怎麼辦?時間不多了,這傢伙實力太強了,真的沒有辦法打敗他了嗎?」

時間還剩八分三十秒!深淵核心投影膨脹了足足十倍!毀滅性的陰影籠罩整個深淵戰場。


「可惜落星辰只是三階上品武具,如果能有一件帝具,我絕對能牢牢壓制他,並且有八成的把我將他斬殺!」莫妮卡咬牙切齒,她這輩子頭一次在正面對抗中被打的如此狼狽。

「帝具,帝具,你說的是帝具?」葉問天突然僵住,眼珠左右轉動,氣息再次變得急促起來。

「你你你,你不會又要發瘋吧!」莫妮卡被嚇怕了,連忙往後縮,但葉問天撐開的空間就這麼大,再往後就進岩漿里去了。

葉問天忽然狠狠一拍手,眼中露出驚喜之色,整個人都變得精神煥發:「對了,帝具!我怎麼忘了,我居然忘記了,我這是什麼腦子啊!」

「豬腦子!」莫妮卡立刻出言打擊,但隨即她也露出震驚之色,「你不會告訴我,你有一件帝具吧!」

「我不知道,讓我看看!」葉問天連忙將靈識探入特蕾莎送給他的定情戒指中,在那無邊無際的虛空中,漂浮著一個巨大的黑色箱子。

靈識微動,箱子的蓋子就被掀開,裡面擺放著兩個冰藍色的盒子和一個長條形的黑色玉盒,這個黑色的玉盒是如此的熟悉,上面刻著兩個古樸的金色篆字。

「龍牙」這就是黑色玉盒上的篆字,也是裡面那件物品的名稱。

可不正是當初交給特蕾莎保管的家傳帝具嗎?

「原來特蕾莎早就將它還給我了,唉!」葉問天嘆了口氣,眼中卻難掩激動之色,手中金光一閃,一條兩米長的黑色玉盒憑空出現。

莫妮卡雖然身受重傷,但靈識依然敏銳,透過玉盒,她能感受到一股極其恐怖的氣息,這種氣息非常強大,強大到令她顫粟!一聲聲攝魂的咆哮在腦中響起,玉盒中好似封印著一個強大的靈魂。

「這是什麼?」莫妮卡有些畏懼地訥訥問道。

葉問天撫摸著玉盒上的篆字,表情既驕傲又惋惜,重重說道:「帝具,龍牙!」

沒錯,這就是曾經名震天下的帝具:龍牙刀,是裂魂宗鎮宗之寶,葉天子曾經憑藉這柄帝具殺的天下至尊抱頭鼠竄畏之如虎,一舉奪得『天子至尊』的霸氣封號!

一階至五階稱為武具,六階以上稱為帝具,帝具是有靈魂的!每一件帝具都是威力至強的存在,都在歷史的卷頁中留下了或血腥或壯麗的篇章。

這柄龍牙刀也不例外,至於它的品級是幾階,葉問天不知道,他只知道這柄刀很強,非常強!是帶領裂魂宗進駐天空之城、成為青龍十宗之一、裂魂宗第一強者『葉無敵』遺留下來的絕世神兵!(龍牙出竅,呼喚票票)

… 剩餘時間七分五十九秒!深淵核心投影膨脹倍數已達十五倍!

置之死地而後生,當真是置之死地而後生啊!在幾乎必死的局面下,居然出現了一柄絕世帝具!

「帝具龍牙刀!」葉問天撫摸著盒子上的篆字,在莫妮卡閃亮目光的注視下,輕輕揭開了盒子。

當盒子打開的一瞬間,一道磅礴的刀氣衝天而起,直接將岩漿擊穿,形成一道通天徹地的黑色光柱。

瑪門浮在火山口上方,正要施展黑暗元磁將葉問天炸出來,卻沒想到岩漿中突然射出一道恐怖的刀氣,他連忙祭出星之護盾擋在面前,依然被刀氣撞得倒飛了出去。

這通天徹地的黑色刀芒是如此的凌厲霸道,以至於整個陸塊都開始簌簌顫抖。

葉問天向盒子中望去,終於第一次看清了龍牙刀的樣子:刀長兩米,刀柄和刀身沒有分界,完全呈流線型一體,通體玄黑毫不反光,刀背上有一排逆齒延伸至刀柄,刀刃兩面各有一道金色的紋路,以真實之眼細看,就會發現這道金色紋路實際上是無數細小的神文組成。一聲聲刺耳的尖嘯從刀身中傳出,如萬千魂魄一齊嘶喊,讓人直欲發狂。

葉問天大驚失色,這種外形分明是裂魂刀!不同的是,這柄刀的刀刃更寬,鋒芒更銳,以及多了側面金色神文組成的紋路。

「難道……」一個駭人聽聞的想法浮現在腦海中。

裂魂一出,神鬼皆哭!裂魂刀最著名的屬性就是『裂魂』。龍牙刀出竅的剎那,莫妮卡立刻捂住了耳朵,只覺得靈魂撕裂般的劇痛,然而,這種裂魂的效果又豈是捂耳朵能阻擋得了的?

葉問天剛想伸手去握刀柄,突然一道刀芒將他的手彈開。龍牙刀嗡嗡震動,彷彿因為封印太久重見天日而興奮,隨著一聲刺耳的嘀鳴,長刀自動從盒子中彈了出來,然後嗖的飛了出去。

葉問天來不及去抓,左手魔爪被刀芒刺出一個大洞,幸好是以魔爪去抓的,如果用的是右手,他毫不懷疑此時右手會被絞成碎肉。

兩人面面相覷相顧無語,該怎麼辦?明顯低估了龍牙刀的力量啊!帝具帝具,果然非同凡響,根本不是能輕易駕馭的了的。

「你的實力不夠!」莫妮卡想了想說道。

「我連握刀的實力都沒有,暈死!」葉問天無奈。

莫妮卡眼中閃過猶豫之色,隨即用很低的聲音道:「我有辦法。」


「什麼?」還好葉問天聽力好,不然還真聽不清楚。

火山之外,龍牙刀衝出岩漿懸浮在空中,玄黑色的刀身中傳出呼吸的聲音,似乎在感受著這個久違的世界。

「帝具!!!」 斗羅大陸之說傳奇 ,或者說,他這輩子就沒見過帝具。


這話說的天衣無縫,卻暗地裡使出內力逼向那位年輕的公子哥試試他的實力。

Previous article

平台下那些弟子已經因為葉少秋的話,有點騷動起來,誰都明白葉少秋今天大搖大擺前來,肯定沒有輕易罷手的意思,或許這個青山會今天真的要在葉少秋手上解散不成,那他們這些會員會不會真的被殃及池魚呀。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