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就看到剛才那個「女人」大搖大擺進去男衛生間里,邪念地想著什麼,嘴上還說著不堪入耳的話語。

言之眼睛看了看周圍,抓起掃帚在門口等著,人一出來直接對著人一頓打。

「誰?你是誰?」

「住手!滾蛋!」

一開始大喊大罵,最後跪地求饒著,至始至終都沒看到打自己的人是誰。

「你剛才在超市準備做什麼?」粗狂又夾雜著濃濃地威脅音。

因為他下手太重,以至於人並沒有懷疑,慌忙胡亂的說著。

言之面色沉下來,緊緊地盯著他看。

手裡的掃帚就招呼上去。

男人裙子鬆了,掉下去,卻還是緊緊地護著被打痛的位置,嘴裡還不斷的繼續求饒,並不知道他究竟想要聽到什麼。

言之不想從他口中聽到不該聽到的,所以胖揍一頓后,就走人。

期間有不少人進來,看到也當做沒看到。

言之並不擔心他們會報警。

因為就算是報警,這頓打也照打不誤。

出了超市就看到在等著的兩人,眼神才是緩過來。

朝著她們走去,騎著單車,載著姚之樂就朝著之前姚之樂住的公寓過去。

「你……你家就住在這邊嗎?」太巧了吧。

眼看著距離之前住過的公寓越來越近,她多少有些懷念。

言之冷聲回一聲。


姚之樂絕對不會想到他是因為自己,而他才住進來不久,她便搬走了。

跟在身後的洛塵現在只恨薛允諾出那個變態任務,還讓他浪費錢。

等到門口,猶猶豫豫都覺得自己不適合進去,人家怎麼看都是一對兒,他進去湊什麼熱鬧,免得待會禍從天降。

「進來?」

「社長,我覺得不太合適。」洛塵止步不前,總覺得社長這個淘神不太對勁,卻還一直邀請他進去。

這不對勁!

言之微微眯下眼:「我也覺得。」

洛塵:「……」

那你幹啥叫我來?

「你待會送姚之樂回去。」言之渾身散發著不滿的氣息,看著洛塵,讓他進來隨便把門關上。

如果不是租了有一年,他可能不會過來。

工作室那邊,他隨時可以住。

姚之樂過來問薛允諾:「你想吃什麼面?太難我不會做,太簡單不知道合不合你胃口。」

洛塵一聽到吃的,就立馬進去,自覺地降低存在感,小聲關上門,就到沙發上坐著。

聽著他們的對話。

覺得社長語氣有些沖,這樣是追不到女朋友的!

「隨你,做不好我不會吃。」

「那,那好吧。」

洛塵總覺得姚之樂的駕駛不太對,拿出書包的麵包啃起來,貴點就貴點,能吃飽肚子就行。 白以御和玉欽神女登門的時候,崇恩與我正在後院里下棋,丫頭進來稟報的時候我掉了正打算落下的棋子。我並沒有看到崇恩眼裡劃過的那一抹疑惑,只是默默地理了理自己的情緒,然後隨著崇恩去了前廳。

白以御的模樣一點都沒變,可從他看我的眼神里我竟然看到了一絲不舍,呵,真是可笑啊。他大婚當日我流著眼淚站在他面前時他是那麼決絕,就好像完全不認識我,事到如今反倒又不舍起來了。我錯開眼神去看玉欽神女,果然是擔得起九重天上最美的神女的稱呼的,我也知道在某些方面她的的確確是比我強的,不然怎麼能搶了我曾經的心上人呢!

我以為這一次我是找到了歸宿,可原來,那只是在這個女人出現之前。我沒想到,在他心裡,我竟完全敵不上這個女人——玉欽神女。

白以御他們到的第一天我並沒有發現什麼異樣。傍晚時候,我在後山遇到了在賞落日的白以御,因為對落日無甚興趣我便轉身準備離開,「帝后就不想與白某敘敘舊嗎?」我著實不想再提那段往事,可又覺得若真是一再避著他難免他不會覺得我是放不下那段往事,故而也沒再多想,便走了過去:「既然青丘帝君相邀,我這做主人的自然是要陪一陪的。」我盡量將話說的客套些,也是為了將關係撇的遠些。

他聽了這些倒也沒做什麼回答,只靜靜的站在落日的餘暉里似是無意地說:「你變了,當年的你不會說這些……」不等他說完我便打斷了他,「不過是些陳年往事罷了,既然已經過去了,帝君再提它還有什麼意義呢。」平淡的語氣卻遮不住當初的苦澀。那年我為他流的淚太多,慢慢的,也就不想再去回憶那些事了,慢慢的,也就學會怎麼掩飾自己的情緒了。「阿緲,如果當年我的選擇是迫不得已,你,會原諒我嗎?」白以御轉過身看著我,語氣誠懇。我只是覺得可笑,「帝君說笑了,即使是天君也沒那個能力讓時間回溯,更何況你我。況且,我現在和崇恩很好,並沒有時間去思考這些。」說完我就轉身離開了,並沒有再去想這件事。

從後山回去的時候正遇上那玉欽神女從崇恩的書房出來,我心下疑惑,她來這裡幹嘛?等她過了轉角之後我立馬推了門進去,崇恩正在看書,見是我進來馬上擱下手裡的書,嘴角帶著一抹溫柔的笑:「又去哪兒了,這麼晚才回來。」

我為他添了茶盞里的茶水,「之前去了後山,遇到青丘的帝君就聊了幾句。」我抬頭看了他一眼,他的神色依舊,我繼續說:「那玉欽神女,來找你,有事?」

他端起茶盞喝了一口,「也沒什麼,只是閑聊罷了。」崇恩對我打著馬虎眼,我不知道他們是不是真的閑聊,可我並不想懷疑崇恩,可我隱隱覺得他們似乎有事瞞著我,我第一次有這種這種不安全感,或許是開始依賴崇恩了罷,所以才會害怕失去他。只是這命中注定的,永遠不可能輕易就能逃避。

這一晚即使是躺在崇恩的懷裡我依舊無法安然睡去,即使我相信崇恩不會負我,可直覺告訴我,崇恩和玉欽之間不會那麼簡單,再加上今天白以御說的那一番令人摸不著頭腦的話,我已然完全沒了頭緒。

懷疑總是由一點一點的疑慮堆積起來的。在第二天晚宴上他們倆之間的一個眼神交匯,某天散步路上與他們夫妻相遇時他們倆之間的一個笑,某個時間我找不到崇恩又恰好沒見到玉欽······慢慢地,我越來越沒辦法睡好,每天晚上必定要拽著崇恩的手才能睡去。夢中多次,他離我而去······

我真是累了,才想起大嫂也是因為大哥和那些女人糾纏不清才一次次地離家出走。可崇恩和大哥不同,大哥面上看著是不苟言笑,私底下對大嫂好得很,在小事上可以說得上是言聽計從,崇恩卻不同,他是崇恩聖帝,是比父君還要尊貴的帝君,阿娘說過,如果在蓬丘受了委屈,就回重華,父君和阿娘沒什麼本事,可護女兒還是敢的。阿娘說這些的時候我覺得不需要,那時候覺得,自己一定會跟崇恩好好過日子,有模有樣的做他的帝后,只是,玉欽的出現,讓我開始懷疑,崇恩當初對我說過的一切,對我付出的一切。

迎親的隊伍已經到了重華之巔,丫頭夙玉告訴我陣勢可大了。阿娘說嫁去蓬丘就和在重華還有崇吾不一樣了,所以阿娘指了夙玉做我的陪嫁丫頭,阿娘說了到了蓬丘就只有夙玉這一個娘家人了,我向來不喜歡有太多人服侍,不過夙玉這丫頭倒也機敏。

我一路忐忑終於到了蓬丘,路上我仔細回憶著阿娘教我的神族成婚的每一步規矩,這婚禮從定親開始一共要經過定親、初聘、閱八字、正聘、定吉時、(入閣)過堂、迎親、祭父神、拜東王父九個大禮,行完最後一個大禮之後才算功德圓滿,只有在東王父那兒登名造冊了我們才算夫妻。

祭完父神后,我獨自在房裡等著崇恩,心一直撲通撲通,想著只要明日去拜了東王父,我和他就真的真的是夫妻了,無論他是昆吾還是崇恩,我這一段情可總算是有了結果了。心裡正想的開心,卻聽得房門「吱嘎」一聲開了,我咬了咬下唇,心跳又快了起來。

眼前突然一片光亮,我抬起頭,眼前站著的是一襲紅袍的崇恩,夜明珠耀眼的光也蓋不住他的俊碩。我照著阿娘教我的規矩,緩緩起身向他福一福身,軟軟的喚了聲「帝君」。他一把將我扶住將我帶到床上,「你我之間不需這些虛禮。」他將我輕輕地放到床上,含住我的唇,一點一點地搜尋,我一不留神,身上那件大紅喜炮早已被他掐了個訣不知變到哪兒去了,我的手指也靈活地將他身上的衣服脫了去。他的唇沿著我的頸一點一點向下,我全身都失了氣力,連腳尖都顫抖起來,緊咬著下唇可還是出了聲,「昆吾······」

他輕咬著我的耳垂啞了嗓子說:「叫我崇恩,」左手掐了個訣將房裡所有的夜明珠都遮了上,「西緲,接下來會有些痛。」我還沒回過神來他便挺身進了,我一下沒忍住輕哼了出聲。

我偎在他懷裡沉沉睡去,直到第二天清晨。原本還在睡夢裡的我被他的一陣輕吻弄醒,昨晚那幾次沉浮讓我覺得累得很,眼皮沉沉的,輕哼了一聲往他懷裡蹭了蹭便又睡著了,他將我摟緊了些,任我睡著,迷迷糊糊間我聽見他說,「······幸好那年沒有射中你······」我乏得很,沒有去細想。

第二天用完午膳我們倆才慢吞吞的出發去扶桑島拜東王父,由於蓬丘和扶桑很近,所以我們選擇行船去。「崇恩,你為什麼不在蓬丘呆著卻常常要跑去東王父那兒呢?」路上我小心翼翼的問著。他眉眼含笑的看著我,淡淡的說了句,「因為寂寞。」其實我知道,他時常在扶桑是因為要守著母神留下的扶桑夢境,就像我要守護父神的舞陽骨笛一樣。

船一路晃晃悠悠的終於是到了,我自小長在山上的,自然是受不了這個的,臉色蒼白靠崇恩扶著下了船,「看來我們以後得駕雲啊。」崇恩摟緊了我說。我此時難受得緊,胃裡正翻江倒海,根本開不了口說話,軟軟的靠在他懷裡點了點頭,我可是不願意再遭這樣的罪了。

在東王父那兒只坐了一小會兒我們便離開了,倒也不是不想呆在那兒,只是崇恩說他以前整日里都看著東王父已經看得厭極了,如今又有了我在自然是要陪著我到處去遊覽一番的。可我總覺得他在騙我,莫非,他是怕東王父看上我?哈哈,我被自己這一個想法給逗樂了,一個人「噗嗤」笑得歡快,崇恩怎麼問我都沒說。

只因為我沒告訴他我在樂些什麼,他竟收了雲頭任我倆從高空跌落下去,我怕的很,緊緊摟著他。可真掉到了地上倒沒什麼感覺,我睜開眼才發現原來是他墊著我我才沒感覺,這時候他卻是緊閉著眼躺在地上一動不動,我被嚇出了眼淚,一聲接一聲地叫著他:「崇恩,崇恩,你別嚇我啊,你應我一聲啊……」他仍舊是一動沒動,我趴在他胸口,淚水浸濕了他的衣襟。「啊!」我正為這件事哭的傷心卻被他一把抱緊,「阿緲。」被他突然那麼一嚇,我竟然忘了我們都是神族,從雲上掉下來只要有神力護體就沒事的,我狠狠地捶了他兩下,卻依舊不住地抽泣,任他怎麼道歉都不肯理他。

拍乾淨身上的塵土,用他的衣襟擦了擦臉上的淚痕后我才發現我們竟又落在了岐山上,猛地想起上次的事,我眯了眯眼覺得少了些什麼,回過身一把抓住剛把自己弄整齊的崇恩,憤憤地問道:「你當初說好給我的驚喜呢?」他倒是一臉坦然,順勢摟了我進懷,嘴角噙著笑說:「今晚就給你看。我原本還以為你已經忘了呢,原來……」他突然停了說話,我抬起頭疑惑地望著他,「原來什麼?」他只是低下頭吻了吻我的額頭並沒有接下去說。我只能是帶著滿滿的疑惑和期待在山上溜達。

今年岐山上的桃花早早的就已經謝了,大約是因為我上次在這兒使了舞陽骨笛傷了桃樹根基的緣故吧,竟連果兒都沒結上多少。我看著滿滿一片桃林中稀稀落落的桃子不停的嘆氣,好容易近處有片桃林了卻又吃不到幾個桃子,還及不上往年風塵僕僕趕來吃的多呢!那逆鱗勛也真是,都這麼多年了還一直鍥而不捨地要殺我,這一段恩怨也不知到什麼時候才能被淡忘,當年那支箭我至今也不知道是誰放的。其實回過頭來再想想,如果我早早的就知道了阿喑是魔族的公子或許就不會允許他接近了吧。我們重華雖然和神族的關係並不大密切但卻從未忘記自己作為神族的身份,對於和神族關係一直緊張的魔族,一向是不大對付的,我作為重華的帝姬,自然是不能破了這道無形的規矩的,只是誰會想到我飛升的一個劫,竟會是魔族二公子的喪生咒。阿喑死後,對於魔族一而再再而三的挑釁我一直是忍讓的,可他們有時未必做的太過,就在幾百年前有幾個不怕死的竟傷了我崇吾的人,這一下可是真的惹到我了,我直接把他們都給料理了,之後的幾百年裡再也沒有魔族的人敢踏及崇吾,除了我成親前到崇吾找我的那個。

… 言之看著他,抬手指了指陽台:「打擾一下。」

洛塵手一頓。

社長說了啥?

他耳背了好像。

「吃飯錢。」

「好的,抹布希么在哪?」洛塵站起來,打量著窗口的高度,對著言之說著。


「廁所。」言之把方向指給他。

洛塵沒有一絲怨言,就去忙活。

姚之樂看到有些哭笑不得,不過她有點麻煩,還在研究要給言之做的面。

面啊,隨便都好,卻不能太難吃。

而且還得按著她買來的材料。

看著整齊的佐料,卻大半都是沒有用過的。

微微挑下眉頭,當做沒看到繼續洗東西。

「這個,是什麼?」

言之好奇地翻著姚之樂買的東西。

姚之樂抬頭一看:「濕巾紙。」也是卸妝紙。

就看到說是可以充當卸妝紙,裙子才忍痛買的。

言之沒什麼興趣地哦了聲,就繼續翻著。

拿出零食坐在吧台吃,邊拿著電腦工作著。

時不時抬起頭看看姚之樂:「劇本短時間內不配。」

「啊?那什麼時候?」

「等你認全三十個音的主人後。」

言之說出殘酷魔鬼的話語。

差點沒讓姚之樂把自己的爪子給切了,看著他,張張嘴,最後啥也說不出。

內心發酸。

應該聽洛塵的,跟著他離開,應該這會就沒什麼事。

洛塵聽到聲音,一想到自己另外一個那一本劇本,頭秒大。

怎麼會有這樣的社長,是魔鬼派來的嗎?

言之還輕聲道:「那邊抵飯費的人同樣的,另一本沒有限制。」

就是他如果要配,就只有女主角那個。

洛塵深吸口氣,擦完就下來搓洗下布。

反反覆復,直到姚之樂坐好晚飯,社長才勉為其難地讓他下來。


不過沒有一塊吃,言之和姚之樂在吧台吃著,而洛塵則在客廳。

一團面,就跟沒有散開煮似的,吃起來問道還行。

「難吃。」

「那隻能懟不過了。」她還不怎麼會做。

又是第一次嘗試這種類型的面,雖然煮法差不多,但是調教比較難弄,所以沒煮好。

姚之樂有點委屈地吃著,她覺得可以的。

洛塵:「……」沒聽到來著。

言之把筷子放在碗上:「你自己試試,難吃。」

姚之樂看著他。

懷疑地看著他面前的碗,明明一樣的。

筷子直接過去夾起來吃。

言之看著她嘴巴動著,引人犯罪的動作,讓他只覺得喉嚨發乾。

拿著勺子就著喝湯。

洛塵:「……」

臉皮最厚的社長,太不要臉了。

「一樣的?」

「哦,我吃著發苦,難吃。」

姚之樂看著他,咬咬嘴唇,眼神有著面對言之時的柔和:「會不會是你的問題?」

「我?」

「嗯,你會不會感冒了?」

她吃著一點都沒覺得苦啊。

言之夾著她剛才夾過的面吃著,帶著口罩,看不出他的表情,但是一定不會有什麼表情的。

「不知道,可能是。」

「要不要吃點別的?」

「嗯,你給我做。」

姚之樂:「……」感覺有點不對的地方,但是說不上哪裡。

起身就去給他做。

「你想吃什麼?」


「哼!即使某無法得到天英門幫助又怎樣,那圖漾汝呢?又要說不回京城做寓公嗎?或者說汝不做寓公又能做什麼?」

Previous article

周月陽眉頭一皺,他倒是沒有想到,對方的身上竟然是還是藏有武器。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