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對,沒人任何必要,純粹是在浪費時間,消磨有限的生命力。

最重要的是,這些人太弱了,真的太弱了。

一個武者,一個合格的武者,如果沒有明確的目標,堅韌向上的心。就像眼前這些愛慕玉屏公主的追求者,他們有什麼?有的依靠丹藥提升起來的虛浮修為,有的依靠權勢錢財得來的武器盔甲,有的只是虛浮貪圖美貌權勢的心。

跟這樣一群人計較,爭吵,有意義嗎?

不過,他的這種態度引發了不少參賽者憤怒,更加確定了凌晨就是邪惡的存在,為了玉屏公主至高無上的存在不被邪惡力量所污染,他們已經確定必須代表正義的力量將凌晨驅除。

「凌晨這傢伙。」關平輕笑了一聲,說了這麼半截話。

黃沖正色道:「我能夠理解凌晨的心,一心向劍,專註求真問道,不問世事,不理世俗觀念赤子之心。」

「不過,他這種處世態度,真的很容易淪為眾矢之的。」

「算了,每個人都有自己的路,關鍵是看如何走。」

「倒也是,我們走吧!」

回到客棧,凌晨一進門就問張敬之,試煉空間是什麼地方。


張敬之一聽,頓時嗅出了其中貓膩:「我就知道會這樣,不過,這對於你來說倒也不算是一件壞事。該怎麼說呢,試煉空間就是一個獨立的空間,是一個如夢似幻,真真假假,虛虛實實,充滿滿漢色彩的獨立空間。具體是什麼樣我也不太清楚,因為試煉空間只有皇室成員能夠出入,說白了就是皇室成員專門的修鍊場地。」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裡把《劍縱天下》加入您的書架,方便以後閱讀劍縱天下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月色如勾,星辰黯淡,淡淡的月芒透過紗窗,細碎的灑在床邊。

房間不大,也就三、四丈左右,凌晨迎著窗外閉目打坐。一陣風迎面吹來,撩起他烏黑亮麗的長發,他慢慢睜開眼睛,不由自主的嘆了口氣。

此刻,他正思考如何才能在三天的時間裡,跨越凝真中期巔峰這一道門檻。他能清楚的感覺得到修為境界已經到了頂點,幾番嘗試終究是沒能順利捅破那層窗戶紙,只能藉助外力來突破。

忽然,他一下子回想起當初晉級凝真的過去,當初是與陳平一戰,藉助對方的衝擊力順利打破了凝神與凝真的阻礙。

或許,這一次也可以。

想到這兒,凌晨吐出一口濁氣,心境一下子平和下來,很快便進入了心神合一的修鍊狀態。

屋子裡,另外一張大床上。

張敬之眼前一亮,嘴角微微翹起,很快便睡了過去。

第二天清晨。

凌晨被張敬之吵醒。

「凌晨,走,快跟我走。」

「走?去哪?」

張敬之不管三七二十一的說:「別問那麼多,沒時間解釋。快跟我走,晚了就沒機會了。」

見凌晨不為所動,他又補充了一句,稍微透露了一點:「幫助你順利突破凝真中期巔峰的好機會。」

聞言,凌晨噌的一下子站起身來,比張敬之還要急,三兩步走出門外。

「真是的。」張敬之聳了聳肩,一臉無奈。

半路上,張敬之笑道:「你昨日在宴會上的表現,我已經聽說了。」

「是嗎?」凌晨不以為然,淡淡的回答。

張敬之繼續笑道:「跟我猜想的相差不多,你小子這種行為方式只會豎立大批敵人,以你現在的修為實力想在試煉空間存活下去的確是有些危險。所以,我找到一個好地方,只要你晉級凝真後期,再加上你那未成熟的劍勢還有雙劍流,絕對是爭奪最後勝利者的實力派之一。」

凌晨認真看了張敬之一眼,他不太明白對方為什麼會這麼好心好意的幫助自己,兩人的交情似乎還沒有好到這個地步,難免惹人生疑。不過,現在不是思考這個的時候,重要的是要在最後的時間裡晉級凝真後期。

金陵城,天鳳國王城,一國首都,其繁華程度無需解釋。

一路上,兩人都無暇欣賞京都繁華,一路西行。兜兜轉轉,穿過十幾條街道,然後又衚衕巷口穿梭折轉,近乎兩個小時的折騰,才在一間普通民宅門外停下。

四周安靜祥和,不時傳出一聲狗吠,雞鳴。

「這是?」

張敬之笑了笑,什麼也沒說,而是直接推門而入。

凌晨緊隨其後,院子里有三間屋子,在張敬之的帶領下,他們來到正中的一間屋子。

張敬之輕車熟路的擰開牆壁上的機關,一道古老的機關牆壁朝一側移動開來,露出別有洞天的暗道密室。

凌晨不得不停住腳步,也不能不去思考暗道裡面究竟會有什麼,在戒備心的提醒下他沒有聽從張敬之的要求。

「皇子殿下,聽說這一次的拍賣會出現了三枚天心草,您若奪得其中一枚定能在一天時間內晉級凝真後期巔峰,到時候取得勝利的把握也就多了三分。」

「天心草,這是真的嗎?哈哈,運氣太好了,要是本皇子能夠得到一枚天線草,一定給你重賞,重賞。」

為了自身實力在進一分,昨晚宴會一結束,高麗國皇子便拖人找到了京都最大的交易場所,金陵拍賣會。

沒想到這一次的拍賣會,竟然會有提升修為境界的天心草。

須知,一枚天心草不僅能夠提高晉級幾率,還能穩固修為境界提升綜合實力。再加上天心草任何階級的武者都能使用,效果顯著,數量稀少,自然而然成為了眾多武者的必爭之物。

為了夢寐以求的玉屏公主,為了高麗國能夠有好的發展方向,他這位皇子殿下可是卯足了勁準備大幹一場。

從院子進入小屋,高麗國皇子楞了一下,吃驚道:「怎麼是你?」

在昨晚的宴席上,高麗國皇子印象最深的是美貌與智慧並存的玉屏公主,其次就是這個足以讓他火大的,恨不得一口將他吞入腹中的凌晨。

「臭小子,天心草是我的,只要有本皇子在,你一枚都休想得到。」高麗國皇子哼了一聲,在導遊的帶領下朝密道走去。

張敬之又是一笑:「這下你總放心了吧!」

密道就像是一條街道巷子,走了沒多久立馬豁然開朗,就像是從一個世界穿越到了另外一個世界。

「曾元丹,三塊上品靈石一枚。」

「下品靈器,五千塊中品靈石,可兌換同品刀類武器。」

「三級頂級妖獸金眼雕寵物蛋,五百塊上品靈石。」

出了巷子,凌晨忽然感覺自己像是來到了菜市場,街道上佔滿了武者,有的手裡拿著交易物品,有的立著一塊牌子上面寫交易內容,還有的大聲吆喝……


張敬之解釋說:「這是金陵城的交易場地,幾乎所有的武者交易都在這裡進行,這條街道的盡頭是金陵拍賣會的場地,也是我們此次的目的地。行了,不說這麼多,要慢上半拍估計就找不到座位了。」


金陵拍賣會,由朝廷組織的一個交易場地,特別是趕上了千年難遇的京都比武大會,人流量攀升到一個前所未有的頂峰。

整個會場就像是二十一世紀的電影院,一個舞台,對面全是階梯式的座位,沒有所謂的包間。


凌晨與張敬之艱難的找了兩個連著的位子,不幸的是正好坐在高麗國皇子身旁,可謂是冤家路窄。

高麗國皇子輕哼了一聲。

「聽說這一次拍賣會不僅有天心草這個重磅大戲,據說還有上品靈器,特殊功法出現。」

「什麼特殊功法?」

「我也不太清楚,大家都這麼說,不管怎麼說這些東西咱們沒份了,沒個幾萬塊上品靈石家底一件寶貝也別想得到。」

幾萬塊上品靈石?

凌晨心臟一下子收縮起來,自己哪裡那麼多靈石?這樣一來如何拍賣價格昂貴的天心草?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裡把《劍縱天下》加入您的書架,方便以後閱讀劍縱天下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一株天心草大約需要多少塊靈石能夠競拍得手?」凌晨向一旁的張敬之詢問道。

張敬之想了想說:「按照平常的市價來看,五千塊上品靈石也就頂天了,就怕比武大會的參賽選手會不留餘力的競拍天心草,要比尋常時候高出兩三倍的價錢。」

「是這樣。」眉頭微微皺起,凌晨又問道:「是否能夠將身上財富兌換成為靈石?」

「你就不用擔心錢財問題了。」張敬軒邪邪一笑,信心滿滿的樣子。

凌晨道:「你有辦法?」

「錯了,應該是你有辦法才對。」張敬之湊了過去,小聲說道:「我記得之前殺了儈子手兄弟對吧?嘿嘿,他們的大剪刀可是上品靈器,缺錢的時候丟出去讓大家競拍,還怕沒有競拍天心草的靈石嗎?」

「這倒也是。」凌晨平靜下心來,這一樣來就安心了。

拍賣會還未開始,凌晨就已經看到了好幾個熟人,小殺神黃沖、風中平關平、宋元、段天命,除了這個人以外,還有不少在宴席上看見過的面孔。

說來也奇怪了,幾個城市的代表竟然坐在一塊兒,唯獨差姬無命一人。

「黃沖、關平,你們兩早已經步入凝真後期境界,該不是專門為了天心草而來吧?」段天命冷冷問道。

黃沖呵的一笑:「我來砰砰運氣,說不定能夠遇到一把趁手的兵器。」

「天心草給我也沒用,即便三枚天心草全部拿下,同樣沒辦法讓我晉級到凝真後期巔峰,反而會造成真氣虛浮,根基不穩。」關平與黃沖的目標一致。

宋元道:「我現在的修為是凝真中期巔峰,繼續一枚天心草突破到凝真後期,所以,天心草我志在必得。」

「那好,一枚天心草歸你,另外一枚是我的。至於最後一枚花落誰家,那就看看各自的腰包了。」段天命認真道。

「那是自然。」宋元掃視了一圈,忽然發現了凌晨的存在:「凌晨也來了,看樣子,三枚天心草都名花有主了。」

入口落下帷幕,拍賣場地一下子黑了,也就在這個時候,裝飾整個拍賣場地的水晶燈驟然一亮,平和的光芒把照射到每一個角落。

「歡迎諸位來到金陵拍賣會,我是這一次的拍賣師,老規矩,我們這裡不收銀兩、不收黃金、唯一的通用貨幣是靈石,兌換比例與外面一致。對了,大家如果靈石不夠用,可以拿出收藏的寶貝在會上拍賣,金陵拍會賣適當抽取一絲費用。如果是特殊武技,或者上品靈氣,拍賣會將免費服務。好了,廢話不多說,拍賣開始。」

拍賣師話音一落,座位上的武者一陣議論。

「上品靈器可遇不可求,誰會拿出來拍賣,簡直就是笑話。」

「一般武者連下品靈器都爭得不可開交,若要上品靈器出現,那還不翻了天啊?」

在眾人的議論聲中,一個面貌絕美,衣著暴露的女子端著一個托盤走了上來,起伏不定的爆滿胸腹再加上下面若隱若現的黑色區域,一下子把從整個拍賣會的氣氛引到高潮。

「喂,我說這個侍女能不能拿來拍賣啊,我出一百塊靈石如何?」有人開口調侃道。

女子微微一笑:「拍賣結束后,你來後台找我。」

「哈哈哈……」那人爆笑:「成了。」

拍賣師接過女子手中托盤,放在桌面上,心裡頗為得意。這種開場可是他經過精心籌劃的,也算是達到了預期的效果,希望今天的拍賣能夠創造一個輝煌。

掀開蓋住托盤的綢緞,拍賣師笑著介紹:「這是三級頂級妖獸火焰鼠皮毛製作而成的內甲,能夠卸去敵人五分之一的攻擊,水火不侵,還有避暑避寒諸多妙用,十塊上品靈石起拍,每次加價不得少與一塊上品靈石。」

防禦內甲?

這東西雖沒有上品靈器的價值,卻要比上品靈器還要罕見幾分,普通武者囊中羞澀沒有競拍的念頭,那些大會參賽選手一下子臉紅脖子粗。他們大多數人都是憑藉著某種關係以陪練者的身份參加,不像黃沖、段無命這些經過淘汰賽是篩選出來的,在實力上有不小的差距。

所以,這種東西自然而然成了他們必爭之物,有了它面對敵人的時候至少能夠提升一兩成戰鬥力。

「媽的,拼了,機會就只有一次,過了這村兒沒這店了。」

「內甲爭奪者眾多,我所帶靈石不多,湊湊熱鬧也不錯。」

凌晨掃視了一圈,不少武者因為內甲的出現漲紅了臉,競標價格沒出一炷香功夫就飆升到了五千塊上品靈石的程度,並且就像是飆車一樣根本沒有停下來的趨勢。

「一萬塊上品靈石。」黃沖一錘定音,那些跟著喊價青年的嗓音一下子戛然而止,紛紛朝黃沖偷去仇恨的目光。

關平笑道:「你可真狠,一下子把價格提到一萬塊上品靈石,這會兒跟價應該沒幾個了吧?」

高麗國皇子面色陰沉,眼中閃過陰毒的光芒:「這內甲非我莫屬。」

拍賣師臉色泛紅,若是尋常,這樣的內甲頂多價值四五千塊上品靈石,現在卻飆升到一萬塊上品靈石。

清了清嗓子,拍賣師道:「一萬塊上品靈石,還有沒有加價的?內甲的價格遠遠不止一萬塊上品靈石,大家加把勁啊!」

「草,這拍賣師當我們傻子啊,這破內甲值一萬塊上品靈石,真以為咱們腦子秀逗了?」

「話又說回來了,一萬塊上品相當於一個中型家族大半年的支出了,這些公子哥還真是有錢啊!」

高麗國皇子可不管這麼多,一萬塊上品靈石算個鳥啊,高麗國富甲天下,守著靈脈過日子,這一點靈石根本就是小菜一碟。

「一萬兩千塊上品靈石。」高麗國皇子喊了一句。

凌晨與張敬之立馬朝他看去,心中多少有些感慨,果然是皇家子弟。


黃沖呵呵一笑:「我就不跟了。」

「黃沖,你可真壞。」關平樂道。

「其實我也很擔心,若高立國皇子不添價,我可就遭殃了。」黃沖一臉輕鬆,看不出任何擔心。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裡把《劍縱天下》加入您的書架,方便以後閱讀劍縱天下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師兄你看見沒,就是那傢伙喊出一萬兩千塊上品靈石的,一看就知道是暴發戶。」

「噓,你小聲點,我聽說那傢伙是高麗國皇子,別惹一身騷。」

「我知道了!」

高麗國皇子輕哼一聲:「老子有點是靈石,窮得只剩下靈石了,老子看上的東西你們休想得到。」

砰!

一錘定音。

拍賣師激動極了:「三級頂級妖獸火焰鼠內甲,一萬兩千塊上品靈石,成交。」

「第二件拍賣品。」拍賣師壓了壓手,彷彿是具有魔力,現場一下子安靜下來,大夥屏息凝視的靜候下文。

他滿意的點了點頭,很喜歡這種掌握局勢的感覺:「接下來這件拍賣品是一本武功秘籍。」

伴隨著拍賣師的介紹,掩蓋托盤的綢緞被拉了下來,露出一本藍色封面的秘籍。




就是心中有鬼的百里凝冰臉上都露出了一抹不可置信但卻喜悅的神色。這意味著什麼?

Previous article

窗外的天色逐漸暗沉下來,權初若捧著茶杯走到窗前,望著街道上行色匆匆的路人,眼神緩緩的沉寂下來。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