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楊虎勁直走進院門。

院落里就楊靜一個人,面前擺了一桌酒菜。

見到楊虎,換過一身青色長裙的楊靜起身,笑吟吟的說道:「十三哥!你來了,坐!」

楊虎看著楊靜面前的酒席,笑了:「這是在我家裡,你請我坐?我請你才是。」

楊虎大馬金刀的坐了下來:「說吧!見我有什麼事?」

楊靜姿態優雅落坐,提起酒桌上那隻精巧的純銀酒壺,給楊虎滿上一杯酒:「這是我夫君從張家帶來的百靈酒,你小時候,不是整天說要嘗遍天下美酒嗎?你嘗嘗。」

心底湧起的暖流,讓楊虎覺得渾身不自在,但是他知道沒辦法,即便自己的思維佔據了這具身體,這身體的主人思維依舊還有殘存。

楊虎變得平靜下來,端起面前的酒杯一飲而盡:「你還記得我十三歲時說過張家的百靈酒。可是四妹,你忘記了一件事。」

楊靜輕盈放下酒壺,對楊虎笑問道:「我忘記了什麼事?」

楊虎自己抓過酒壺倒酒:「你忘記了你是女人。在你嫁給張遼的同時,你就應該規規矩矩到張家去相夫教子,而不是在楊家擴張你的勢力。」

酒杯注滿,楊虎抬頭看向面色平靜的楊靜:「你忘記了祖奶奶是什麼樣的人了,張家老太君是什麼人。這一點,你錯得很離譜。」

就這樣的幾句話,楊靜心中的平靜已經被楊虎打破,她努力保持面上的笑容:「你說這些,和我有關嗎?我只是請你喝一杯。」

楊虎向後靠在石椅上,搖晃著手中的酒杯:「楊靜你要見我一面,無非是要看看我變成什麼樣子,值不值得你投資。雖然我沒見過張遼,不過,我知道擁有白銀城池的張家肯定不喜歡一個太聰明的媳婦。你別得了芝麻丟了西瓜。」

楊靜努力使自己鎮靜下來,她對楊虎露出個苦笑:「十三哥,你確實是變了。」

楊靜伸手輕輕揉著太陽**:「事實上這次來見你,我就是想看看,你還有沒有當年那麼聰慧。如果沒有,那就任由你在臨城紈絝一輩子,如果有,妹妹想求你幫我個忙。因為現在能幫我的也只有你了。」

楊靜起身輕輕擊掌,屋中一名侍女手中捧著一隻錦盒走了出來,恭敬放到桌上退了下去。

楊靜上前把錦盒推到楊虎面前,澀聲說道:「這是張家老太君給我來的信函。你先看看。」

楊虎是什麼人?

他是殺手之王,他見過的那些東西,比起楊靜她們這些人的經歷豐富幾百倍,無論是陰謀還是詭計。

看著面前的錦盒,楊虎伸手推了回去:「我不想摻和進你們的事情里。我自己還屁股海風吹呢!給我足夠的好處我可以考慮考慮。」

話說得粗魯,卻很明確。

楊靜獃獃看著楊虎,心中確有些震撼。

在楊家被兩位老祖宗護著從小驕縱張狂長大的楊虎,別人不知道他是什麼樣的人,楊靜卻是很清楚。

有天賦,卻驕縱張狂,無惡不作,實打實的紈絝沒有半點誇張。但是現在,出現在楊靜面前的,卻彷彿是另外一個人。

同樣的驕縱張狂,飛揚跋扈,但是那股沉穩到陰冷的底氣,已經變得令人過目難忘。

楊虎從一個紈絝,變成現在這幅模樣。

帶給楊靜的不是什麼欣慰,而是恐懼。

楊家弟子眾多,不泛有出眾之材,但是這麼多年了,楊靜這一輩里,只有一個人的影子令她的畏懼深埋在心中。

那就是楊虎。

而現在,這個令她畏懼的人,開始展露出令楊靜更加恐懼的另一面了。

楊靜壓下心頭的震驚,輕聲說道:「你說的沒錯,張家不需要太聰明的媳婦,而且我所做的這些事情,已經讓張家的老太君有所不滿了。」

「戰刀千柄,盾牌千面,輕鎧皮甲各千套,雲梯五百架,千人糧草一年量,各種後綴雜物五十車。你要的我都給你,但是你要幫我這個忙,挽回這件事情。」

步步生蓮

楊靜很聰明,但是正如之前楊虎說的一樣,作為像張家那樣的白銀城主家中,一個太聰明的媳婦總是不會討喜。

楊虎哈哈大笑,卻對楊靜搖搖頭:「太少了。 農門妻色可餐 ,我需要你名下的白城,荒廖兩城。至於別的,就當你還給楊家了。」

楊靜眼神一冷:「十三哥,你的胃口太大了吧?這樣一來,我就什麼都沒有了。」

楊虎沒理會楊靜眼中的冷意,伸手沾起杯中酒在桌上點了幾點:「最靠近我臨城的就只有你名下的白城,荒廖兩城,有了它們我才能確保自己的安全。」

「至於你,那麼大個張家還不夠嗎?」

楊虎的話讓楊靜心裡動了。

抬頭看向楊靜,楊虎眼中露出几絲笑意:「楊靜,別說十三哥不幫你,張家老太君那是出了名的厲害,要幫就是一擊命中。讓你沒有後顧之憂。張家的事情,在你看來困難重重,在我看來不過是彈指般容易。」

「付出這點代價,對你來說也是個從楊家撤離的機會。否則的話,你在張家依舊站不穩腳跟,張家不希望有個為了下等城池勞心勞肝的媳婦,你要想清楚這一點。」

楊虎面上肆意的笑,讓楊靜覺得不甘,她辛辛苦苦這些年,好容易從楊家手中奪取到了屬於自己的一份,十八城啊現在卻要拱手讓人。

她心有不甘。

可是楊虎的話,卻又正中她的軟肋。

楊靜纖細手指在長袖中握得泛白,就連身體也顫抖起來。

楊靜深深吸了口氣,壓抑住心底的怒氣看著楊虎:「我可以答應你。離開楊家什麼也不帶。現在你可以說了。」

楊虎以指沾酒,在桌上寫下兩個字,起身走出院落。

楊靜看著桌上未乾的酒漬,眉目中湧起一層笑意。

… 走出院落的楊虎扭了扭粗壯的脖頸,嘟囔著:「楊靜啊楊靜,這麼簡單的事情你都看不透,還自稱才女,果然和慕容羽一樣。笨蛋一個。」

走出巷口,柳大把子滿臉諂媚的迎了上來:「城主,怎麼樣?」

楊虎得意的豎起兩根手指:「輕鬆拿下兩城。」

柳大把子眼睛一亮,對楊虎豎起大拇指:「高,實在是高。」

楊虎往前走去:「別的事情都辦好了吧!」

柳大把子小跑著跟在他身後:「辦妥了。」

楊虎點頭大步邁進一道院門,向府邸後門走去出了後門沒入黑暗中。

黑暗的街道總是透著陰冷。

楊虎和柳大把子的身影在黑暗中閃過,在一棟民居前停下,柳大把子上前輕敲三急兩輕。

門縫打開,兩人閃身而入。

手提長弓的柳一從院子里閃了出來,指了指矮牆外的對面低聲說道:「下午過來了兩個男子,隨慕容家進城的,呆了半盞茶的功夫才走。」


快穿系統:炮灰女配逆襲攻略 ,眼中冷芒乍現:「張艷和他們碰面了沒?」

柳一心裡一咯噔,悄悄瞄了眼面無表情的老爹,吞了口唾沫:「有。出進了兩次,給那幾個落蠻城的探子帶了些吃的。」

楊虎揮揮手:「柳大把子,找她過來。」

柳大把子轉身溜了出去,沒一會帶著張艷回來。

兩月沒見,冷冽著臉的張艷,看到楊虎的第一眼,眼中湧起依舊是恐懼。

靠近他的腳步也變得猶疑。

楊虎邪笑看著遲疑的張艷:「怎麼了?一副見鬼的模樣。」

張艷猛的打了個寒顫,走到楊虎身前跪下:「見過城主大人。」

跪下的瞬間,張艷只覺得自己的身體又開始發燙了,兩腿之間的濕潤根本不受控制。

楊虎揮了揮手對她問道:「你見過那幾個探子了?」


「見過了。四個落蠻城的探子,兩個慕容家的子弟。」張艷就是楊虎的傀儡,沒有半點猶疑回道。

楊虎點頭,手中翻出一包小葯遞給她:「明天把這個放進他們的食物里。」

張艷嬌軀一抖,恭敬接過楊虎遞來的紙包。

「你沒有退路,也不需要退路。」楊虎拍了拍張艷纖細的肩膀:「這是酥骨散不是毒藥,他們吃了沒有反抗能力而已。落蠻城你是回不去了,跟著我,至少我不會讓你衝鋒陷陣死在我前面。」

嗅著楊虎身上男人的味道,張艷鼻息漸漸變得粗重起來,根本不用楊虎去故意誘惑她,她的身體就快承受不住了。

看著張艷的異樣,楊虎輕皺眉退開幾步,張艷緊繃的身體這才鬆懈下來些。

「這妞的反應這麼大?不是吧?」楊虎心裡嘀咕著,旁若無人的打開城池系統面板,查看其中的變化。

技能:心理窺視!使用對象,一歲到八十歲之間的女性。效果:能洞察所有女性心理活動!可自由關閉使用對象!

心理窺視:使用對象,一歲到八十歲之間的男性。效果:能洞察所有男性心理活動!可自由關閉使用對象!」

窺視:窺探軍卒實力對比,綜合戰力評定!忠誠,戰鬥力,軍卒技能。

不死:初級狀態!

群聚:初級狀態!

魅力:初級狀態!魅力值上限五點。

幸運:初級狀態!幸運兩點。


等等……楊虎目光落在魅力一欄上,之前三點的魅力值,現在變成了五點。

楊虎看著魅力值增長的說明:主角身邊聚集大量女性圍繞!可增加魅力值!每增加十個女性,擴展上限五!

楊虎一抹腦袋:「我就是主角,可是沒妹子聚集過來啊?怎麼魅力就增長了呢?」

楊虎想了想,女性,妹子,要說有,也就是楊靜這些趕來做客的,楊家隊伍里是來了幾名女性,慕容家那邊可能也有,不過這就算聚集大量了?

還是說,在自己的城池範圍之內,和自己有關聯的女性都算在其中?

那自己可就發大了!

以後直接弄個全部是女子的城池,那魅力杠杠的暴漲啊!

不自覺的發出幾聲陰森的低笑,楊虎猛的抬起頭來:「跟我去見見慕容家的人。哥順便做個測試!」

慕容家的賓客,楊虎懶得去理會,慕容羽本來就是被丟出來的炮灰自己還不自知,那就讓她自己去捧慕容家的大腿,自己難堪去。

他現在不過是去示個弱!順便挖個坑。

……

「城南幾棟像樣的院子,前天之前才收拾出來,用來接待慕容家的人,這次他們來了五十人的隊伍,都算得上是慕容家中年輕一輩中傑出的弟子,帶隊的就是慕容羽的表哥慕容恆岳。」

柳大把子在前面帶路,低聲對楊虎說著那邊的情況:「不過現在,他們中大部分人非常的不滿。一是抱怨城主大人你沒出面接待他們失了禮儀,二是對這些慕容家的少爺來說,那地方的檔次太低。」

楊虎像是沒聽見這些,冷不丁的問道:「老四沒受什麼委屈吧?」

柳大把子一愣,搖搖頭:「那小子有他的辦法。城主大人不用去管他。」

跟在楊虎後面的張艷當然知道柳大把子一家是跟著楊虎混來著,女人撇了撇豐滿的紅唇,心中暗道:「這收買人心也太假了吧!」

沒去理會張艷心底的嘀咕,楊虎對柳大把子說道:「告訴老四小心點,不行就回來。」

楊虎快步往沒人的巷子里走去:「傳令孔武他們,城裡的事情不要他們管,帶著兄弟們大吃大喝,也給我瞪大眼睛。」

柳大把子目光閃了閃點頭應下。

張艷眼中則是閃過道迷惑。

楊虎的腳步頓了頓搖頭:「他們的實力不夠看。」

柳大把子目光也凝了凝。

楊虎說出這話,心底有些煩躁。

六百多人了,要是能有虎狼一般的實力,自己就不會這麼被動了,就是落蠻城也能幹翻。


楊虎話鋒一轉,對張艷問道:「落蠻城能上陣的兵卒有多少?」

張艷一愣說道:「千人。」

這都幾個月了楊虎從來沒問過自己關於落蠻城的事情,這個問題也是張艷最為恐懼的,女人低頭不語。

柳大把子隱在黑暗中老臉露出几絲不屑。

楊虎陰聲笑道:「千人?是一千九百九十九呢?還是一千零一人?一會到了那邊你們別出聲。」

柳大把子點點頭,他突然發現楊虎的腳步聲變得沉重起來。

在黑暗中聽著有些刺耳。

正如柳大把子說的一樣,慕容家來的賓客,對楊虎非常的不滿意。周圍街道上宴席中,到處是喧鬧聲,唯獨這裡一片寂靜。

兩個身穿白袍站在門口的慕容弟子,冷眼看著靠近的楊虎三人。

… 楊虎面上堆起謙卑的笑容,上前對兩個慕容弟子抱拳:「還請兩位小哥通報一聲,楊虎前來拜見三公子。」

站在左側的年輕人,冷眼看看楊虎:「你等等。」說著轉身走進門去。

一個走了,另一個還虎視眈眈盯著滿臉謙卑的楊虎。他們只要眼睛不瞎,就知道楊虎身上穿的可是城主的鎧甲啊!

但是卻用這種態度來對待楊虎。



宋伊伊此話一出,趙垣更是啞口無言,無言以對。

Previous article

「懶得跟你說話,走了。」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