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昨兒周少易和靖北侯世子就是用這樣的眼神看著他的,甚至還沒他這樣閃,直覺告訴他,沈安閔有事找他,而且不是小事。

沈安閔激動啊,一上來就抓著沈安北的手。「大哥,你跟我出府一趟,我有急事。」

沈安北頭疼,「閔哥兒,我才回來,還沒給父親和祖母請安呢。」

沈安閔一臉不在意。望了安容一眼道,「有四妹妹在呢。祖母和大伯父知道你回來就成了,吃了午飯才會有客人登門,我們午飯前趕回來就是了,我真有急事。」

要是沒急事,以他的奮發圖強,壓根就不會出書房的。

因為安容要辦酒坊,沈安閔昨兒回去和三老爺三太太商量了一下。畢竟他什麼經驗也沒有,三老爺三太太聽安容就這樣把兩成股給了三房。心裡真是說不出什麼滋味兒,總覺得未來三房是安容和沈安閔養著了。

三老爺愛酒,昨兒喝第一口,就知道這酒將來有多大的錢途,就算他不知道,瞧見八大酒樓送菜來,也能明白一二了。

三老爺正巧知道京都鬧街有間酒樓要出售,掛了兩天牌子了,那位置不錯。

三老爺是打算幫沈安閔的,結果三太太攔著他道,「你幫閔哥兒怎麼行,能幫的了一天兩天,你還能一直幫下去?等開春了,你可是要去蘄州辦差的,一個月也難回來兩次,讓閔哥兒自己去,咱們在後面幫著把把關就是了,別讓閔哥兒把安容的錢敗光就成了。」

三老爺大笑,「有那樣的好酒,只會掙錢不會敗的,我放心,我擔心的是他年少沒經驗,讓人把秘方泄露了。」

本來聽到三老爺幫忙,沈安閔樂不可支的,這樣的事,他真心做不來。

可是他娘一張口,瞬間希望沒了,他覺得爹是親爹,娘是不是親的還有待考證。

正發愁呢,他買東西不會還價啊,尤其是買酒樓,什麼價格,他心底一點譜都沒有。

萬一被人獅子大開口了怎麼辦?

萬一多花了幾千兩怎麼辦?

虧得他們都不想著找個總管幫他,哪個商戶少爺出門,身邊沒幾個人詢問的。

他只能帶著小廝硬著頭皮出門了,好在天無絕人之路啊,還沒出門,就見到了大哥,他就知道,他的運氣一直很好,從回來起,好事就一件接一件的砸他腦門上……被父親坑的那一次不算。

昨兒睡前他還在想,要是大哥在就好了,就算大哥也不會,可是兩個人一起,膽子也大些啊,而且酒坊也有大哥的一份,他拿主意也行。

沈安北是不願意去的,他好不容易回來啊,一路回來,連口茶水都沒喝呢,就拉著他去買什麼酒樓,等等,買酒樓?

「買酒樓做什麼?」沈安北茫然了,他才回學院一天啊,就發生了他不知道的大事?

侯府就算要買酒樓,也有父親和三叔去吧,再不行,還有福總管,幾時輪到閔哥兒操那份心了?


沈安閔拉著他不放,就跟拽著一根救命稻草似得,「咱們邊走邊說,是好事。」

沈安北無奈,回頭看著安容,安容很直接,跟他擺手,早去早回。

沈安北默,由著沈安閔生拉硬拽的拖著走了。

疏妝 ,呼啦啦一群人走過來。

福總管笑迎他們,那些人拱手作揖,笑道,「得蒙貴府看重,給我們八大廚一個同台比試的機會,我們可是興奮了一宿,早早的便來了,失禮之處,還請見諒。」

福總管高興啊,不用花錢就請到了八大廚,整個京都都轟動了,這麼好的事,就跟天上掉餡餅一樣,忙請他們進府。

八大廚是真願意參加比試,不過他們受雇於人,得聽主人家的,沒想到主人家竟然同意了,不過同意也是意料之中的事,來酒樓用飯的大多是男子,有幾個不上壺酒的?

若是那酒水被別人搶了去,他們的酒樓可是真的會一蹶不振。

而且,他們是帶著必勝的任務來的,為了博得武安侯府的高興,昨兒更是把原先給客人的菜都送了來,可見有多麼的重視了。

沈安北看著一溜煙的大廚二廚,還有切菜工走進來,足有二三十人,真懵了。

沈安閔見他那樣兒,高興的眉飛色舞,瀟洒的翻身上馬,揚著手裡的馬鞭笑道,「大哥,走了。」

松鶴院,正堂。

丫鬟將八大廚已經到的事告訴老太太,老太太神情有些激動,雖然只是廚子,卻能讓武安侯府揚名。

安容想起一件事,對老太太道,「祖母,大哥回來了,明兒他還有十幾位同窗要來咱們侯府幫忙,估摸著下午也會來,三十桌酒席夠么?」

一般的酒桌只能坐八個人,大的也不過是十二個人,她怕不夠。

三太太坐在那裡,也擔心了,「我已經多準備了兩桌了,沒想到北哥兒的同窗會來,這樣一來,就是剛剛好了,若是再多來兩個送賀禮的……。」

那就不夠了。

送賀禮的不只是送了請帖的,還有慕名而來送賀禮的,

老太太撥弄著佛珠,點點頭,「索幸請的是八大廚,人手是夠了,廚房的菜預備的多不多?」

三姑奶奶回道,「菜是夠了,原本連明兒的也一齊準備好了,可以先挪用,完全有時間補齊。」

等老太太點頭后,三姑奶奶趕緊出去吩咐。

結果還沒走,侯爺的小廝就趕來稟告,「老太太,侯爺讓奴才來說一聲,他今兒上朝的時候,好些大臣聽說八大廚要在侯府比試廚藝,還有美酒佳釀,要來咱們侯府呢,侯爺說最少也要加十桌。」

老太太眉頭一皺,八大廚是有的,可是美酒佳釀哪裡有?

三太太望著安容,道,「既然是慕名而來,怎麼也要讓他們嘗上一小杯,安容,你那兒?」

安容搖了搖頭,她那裡是半滴酒也沒有。

老太太撫額,她本意只想辦一個中規中矩的喜宴,怎麼就變成這樣熱鬧了,差不多她就心滿意足了。

老太太望著安容道,「你爹的酒窖里還有不少酒,先想辦法提純了吧?」

只能這樣了。

安容點點頭,吩咐小廝道,「趕緊去把我大哥二哥找回來,先緊著釀酒的事,買酒樓等明兒再了。」

小廝連連點頭,飛奔出去。

結果一不小心,在屏風處差點撞翻二太太。

二太太一臉鬱氣,要不是這是老太太的屋子,她都抬手扇人了。

小廝趕緊賠不是,然後趕緊跑。

三太太回來幾天,一直忙的腳不沾地,還沒見過二太太呢,這會兒見她進來,忙笑著迎了上去。

「二嫂怎麼來了,腰好了?」三太太笑問道。

二太太揉了揉腰,笑道,「三弟妹離京一年回來,偏不巧我閃了腰,之前一直疼,昨兒一狠心,讓丫鬟揉到後半夜,早上起來好了很多,這不府里忙的很,連出嫁了的大姑奶奶都回來幫忙了,我再一直躺著實在說不過去,這就來了,有什麼是我能幫忙的?」

三太太摸不準二太太了,昨兒都說沒空,今兒卻來了,便笑道,「二嫂腰還沒好全,就好好陪老太太說話吧,宴席有我和大姑奶奶呢。」

二太太也不是真的想管什麼,陪著老太太正好。(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 安容在一旁吩咐丫鬟,去找福總管,讓七福帶人把酒水送到玲瓏苑去。

然後才起身給二太太請安。

二太太上下打量安容,笑道,「咱們武安侯府四姑娘還真是迷一樣的人物,連八大主廚都請的來,二嬸兒今兒可要沾你的光,好好嘗嘗八大主廚的手藝。」

安容被誇的臉紅,聲音弱如蚊蠅哼,「二嬸兒,你就知道打趣我,你不是來幫忙的么,怎麼倒像是來嘗菜的?」

二太太臉色一哏。

四下有丫鬟捂嘴笑了。

四姑娘這話說的不錯,府里就兩個太太招呼客人,今兒女客肯定要來不少,她們哪有時間坐下來安安穩穩的吃飯啊。

一邊要吩咐丫鬟辦事,一邊兒要陪客人聊天,只怕酒杯都不能離手。

二太太有些不知道怎麼接話了,正好這時候丫鬟進來道,「四姑娘,侯爺讓人送了幾十罈子好酒回來,讓你想辦法提純……。」

安容眼睛越睜越大,心中隱隱有種衝動。

是的,她想噴血了,昨兒怎麼不說啊,昨兒說了,她連夜也給弄好了,何至於到現在手忙腳亂的?


不過侯爺此舉卻透露出一個消息,下午來侯府的人不少,而且都官居顯赫,他院子里那點兒酒壓根就不夠。

本來一個庶女出嫁,讓夫人或者總管送份禮來就成了,偏好多事都湊到了一起。

之前侯府就該大擺酒席的。

事到如今,安容除了點頭也沒別的辦法了。

沈安溪站在一旁。臉頰緋紅,撅了撅嘴道,「大姐姐的喜宴,只怕要羨煞多少人了。」

沈安溪不希望沈安芸的酒宴太轟動,她不配。

可是這會兒,沈安芸能樂瘋了,喜宴舉辦的越隆重,代表了侯府對她的親事越加的看中啊。

丫鬟羨慕的雙眼泛光,「大姑娘。喜宴準備了整整五十桌呢,去年老太太過壽也不過二十桌,老太爺在世的時候,才三十桌啊,原本三太太只準備了三十桌,后添了二十桌呢。」

一旁的丫鬟忙上前道賀。「就是,那麼多的賓客來,今兒又是發嫁妝的日子,庶出的陪嫁不得笑死人,一會兒老太太肯定會做主給姑娘添二三十抬。」

「二三十抬哪夠啊,少說也會跟嫡出的姑娘一樣了。」春蘭笑道,「保不齊將來四姑娘五姑娘出嫁。還沒大姑娘這麼風光呢。」

陪嫁且不說,那時候還能請到八大廚嗎,還能有五十桌宴席嗎?不會。

沈安芸高興的臉色紅潤,在屋子裡打轉。

松鶴院。

二太太問沈安芸的陪嫁,老太太說一百四十八台,二太太一臉錯愕。

「下午就發嫁妝,那嫁妝會在京都饒一圈再送進宣平侯府。咱們侯府請了八大廚,名聲鵲起。多少人觀望呢,一百四十八抬陪嫁是不是少了?」二太太道。

老太太哪裡不知道這些陪嫁太少,可是有什麼辦法,聘禮單子已經送去宣平侯府了,而且沈安芸也沒有嫡出的身份,再添陪嫁那是不可能的。

三太太坐在一旁笑道,「大姑娘的陪嫁是和宴席的規模有些不搭,可是這宴席有多少人是沖著侯府嫁女兒來的,是給侯爺和三老爺陞官道賀,更是沖著八大主廚來的,發嫁妝的時候,八大廚再燒菜呢,誰會關心那個?」

二太太語咽,她哪不知道是給侯爺和三老爺道賀,只是心裡不舒坦罷了,他們老爺沒陞官!

屋子裡商議著,最後沈安芸的陪嫁不變。

外面,小丫鬟急急忙進來道,「老太太,宣平侯府林二太太又來了。」

三太太微微一愣,詫異道,「這時候,宣平侯府應該不比咱們侯府清閑,怎麼來咱們侯府了?」

嫁女兒,忙的是今天,明天會清閑一些。

娶媳婦,今兒閑一些,忙的是明天。

老太太擺擺手,丫鬟便去請林二太太進來。

這一次,林二太太來,可是滿面春風,沒有絲毫被怠慢的抑鬱,進門便笑道,「今兒侯府這麼忙,我還來打攪,真是不好意思了。」

老太太笑著請她坐。

林二太太高興啊,宣平侯府不過是娶了個平妻,瞧瞧武安侯府的陣仗,請了八大主廚,又是美酒佳釀,聽侯爺說,幾乎文武百官都會來侯府,這是多麼顯赫的一件事啊?

武安侯府忙,她知道,武安侯府人手不夠,她更是知道。

人手不夠,就格外容易出岔子,所以她又來了。

笑著從懷裡掏出三張銀票,笑道,「侯府這麼看重這門親事,之前七成的聘禮似乎少了些,所以大嫂又讓我送了三千兩銀票來。」

三太太微微錯愕。

宣平侯府添了聘禮,侯府必須要添陪嫁啊,這是規矩。

三太太朝老太太望去,老太太手裡撥弄著佛珠,笑著擺擺手,三太太便收了這後補的聘禮。

林二太太端茶輕啜,笑道,「武安侯府闊氣,竟然請的來八大主廚,我宣平侯府也只在醉仙樓請了三個廚子,瞧樣子怕是難及武安侯府一二了。」

一般嫁娶,都是男方宴席要隆重一些,畢竟是兒子娶媳婦嘛。

可是宣平侯世子又有些不同,他娶的不是正妻,而是平妻,這宴席要留有餘地,又要比武安侯府的高一些。

誰想到武安侯府的宴席會這麼的隆重,直接把宣平侯府給比了下去。

想到明天宴席上,大家都在誇武安侯府,對著宣平侯府準備的宴席指指點點,這裡挑剔,那裡不滿,宣平侯府上下心就堵的慌。

既高興,又氣憤。

高興武安侯府看中這門親事,對沈安芸的寵愛,將來對世子爺幫忙肯定不小,可是氣憤的是,怎麼也不想想宣平侯府的難處?

三太太聽了林二太太的話,秀眉一挑,笑道,「原本侯府也只打算請醉仙樓的廚子,只是半途出了岔子,廚子被庄王世子請了,原是退而求其次想在八大酒樓中隨意請兩個。」

「只是沒想到八大酒樓這麼給我們武安侯府面子,都來了,林二太太也知道,侯爺和我們老爺陞官,也沒好好擺兩桌酒席,就一起辦了,倒也不全是為了大姑娘。」

先說明白了,免得回去瞧見聘禮,覺得侯府發錯陪嫁了。

林二太太微微一怔,隨即笑道,「話是這樣說不錯,可是外人不會這樣想啊,只知道侯府看中這門親事,嫁女兒風光,只是依照規矩,該是我宣平侯府隆重一些。」

「侯府這樣做,我宣平侯府卻是為難,侯爺的臉面不小,卻難一次請回來八大主廚,就讓我來問問,侯府能不能說服八大主廚,明兒讓他們去宣平侯府,加上醉仙樓,就合了規矩。」

三太太睜大眼睛看著林二太太,眸底有些冷笑,這親家還真是有趣,自己請不了八大主廚,又愛面子,不想落後於侯府,居然上門讓八大主廚去。


三太太想,宣平侯府肯定是聽說了八大主廚免費做菜的事,這三千兩銀子說的好聽是聘禮,實則是讓侯府看在這三千兩的面子上讓八大主廚去。

忙侯府幫了,錢卻當做陪嫁送進了宣平侯府,這算盤打的,噼里啪啦直響啊。

三太太望了老太太一眼,才對著林二太太笑道,「這個忙,我侯府恐怕是幫不了了,既然是親家,有些事我也就不瞞著你了,這八大主廚也不是看在侯爺的面子上來的,是看在四姑娘和沈二少爺的面子來的。」

「侯府宴席會這麼大,這麼熱鬧,完全出乎我和老太太的意料之外,讓親家府上為難,實在抱歉,八大主廚今兒來,完全是有事,請他們去宣平侯府,我侯府還沒有這等本事。」




每一個蟲洞裡面,都記錄著無數小生物誕生、繁衍、死亡的痕迹……

Previous article

「呵呵,你們也是斯武的一個傀儡而已,殺了你們有什麼用,要說道報復,應該是那斯武!」飛天羅道!「我可以發誓,待我解除靈魂上的靈魂印記后,就會放你們離開!之後你們想做什麼事就做什麼事!」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