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每一個蟲洞裡面,都記錄著無數小生物誕生、繁衍、死亡的痕迹……

撫觸木料粗糙的皮膚,如同觸摸一本神秘莫測的無字天書。

秦淮不斷的壓榨著腦力,一幅副設計圖紙在腦海中形成,可幾十個創意緩緩飄過,都無法讓秦淮滿意。

秦淮抓了抓頭髮,深吐幾口濁氣。

其實構思作品就是這麼的讓人精神分裂。


一件有著頂尖創意的雕刻作品,可能要從上百種極盡心血的構思中遴選而出!

甚至辛苦到讓雕刻師心力交瘁。

不過正因為這樣,雕刻工匠的技藝與修為才能在一遍一遍的思考與雕琢中積累升華,最終趨於完善……

腦袋高速運轉了一段時間,秦淮睏倦得不行,於是趴在桌上緩緩入睡。

木料的香味從鼻尖沁入肺中,把秦淮拉入了一個迷離夢幻的世界。

……

過了一段時間,商雅悄悄推開們,驚訝的張開小嘴。

她還是第一次看秦淮在書房裡睡覺。

悄咪咪的走到書桌旁,商雅看到了秦淮睡覺時安靜的側臉。

『舔一下,只舔一下。』

商雅情不自禁的俯身。

「嗯?」

秦淮聽到有響動,顫了顫眼帘,迷糊的抬起頭,目光先落在商雅臉龐上。

與秦淮只有咫尺距離的商雅迅速直起腰,假裝若無其事的望著天花板。

「我竟然做夢了。夢到了一個奇怪的故事。這個故事好熟悉,好像是以前看過的一篇文章,等我找一找……」

秦淮沒有思考商雅,一心記著剛才夢境的內容,筆直的走向書架。

商雅:「……」

情敵勢力根深蒂固,她挖不動牆角。 能夠成為這姬家的妖族之人口中得到三十年後成為最強對手的評價,這評價可不是一般人能夠得到的,剛才眾人還未反應過來,如今秦威說話,這些人猛然間醒悟過來,目光立刻聚焦在秦威身上,羨慕之情溢於言表。

要知道今日在這裡的人族世家不少,可偏偏是這小子得到如此讚美,按照妖族姬家的眼光,決然不會太走眼,難道這小子真的是三十年後最強者不成,可眾人轉念一思,如今這小子敢如此挑釁姬家,恐怕活不過下一秒了。

「我何曾說夠要跟你置氣,更何況如今的你可沒有這個資格,雖然你身上寶物眾多,混元鼎,天雲劍,還有九川青羽,但我……沒有興趣,我今日來除了參加星雲殿試煉之外,就是替我徐家盟友討個公道罷了,何況你是徐家的客卿,自然是我姬家的盟友之一。」

這妖族姬家來人朗笑一聲,又是驚天動地之勢,震的耳中刺痛,秦威迅速利用星石之力抵消這暗含星石之力的強大笑聲,心中更是驚愕不已,這人竟然能夠憑空看出自己身上擁有這些寶貝,這妖族之人的確不可小覷。

混元鼎,天雲劍,九川青羽……三件傳世聖器竟然在這小子身上,剛才妖族姬家之人說出口,周圍的人更是驚愕不已,目光又重新聚焦在秦威身上,露出貪婪神色,混元鼎可是已經多年未曾現世了,沒想到在這小子身上,要是能夠得到混元鼎,那就是天下第一的宗師級煉丹師了。

周圍人紛紛開始議論起來,目光炙熱程度讓秦威極度不適,旁邊徐家大長老童自榮也是吃驚,秦威在徐家這麼長時間,除了天雲劍之外他竟然未發現秦威身上有這麼多的寶物,不由回頭看了一眼徐天嘯,之後目光回到秦威身上,神色十分複雜。

「這小子果然在我徐家的禁制內找到了這麼多的寶物,如此之人看來是別有用心。」梁九卿如今哪裡能放過這個機會,冷聲說道:「臭小子,將我徐家的寶物交出來,否則今日就是你的死期。」

沒想到又是節外生枝,秦威頭大,不過此時也沒有別的辦法,嚴忠看不下去,上前冷聲笑道:「梁九卿,秦威身上有寶物不假,不過這幾件寶物都並非你徐家的物品,而是秦威偶然所得,你惡人先告狀,在徐家禁制內你不惜犧牲徐家弟子的性命,騙他們使用陰邪靈器,此事可還未有交代。」

直呼徐家長老大名,嚴忠卻絲毫沒有懼意,如今這般局面他早已經將身份拋諸腦後,只顧袒護秦威,秦威示意嚴忠切莫在言,之後平靜說道:「是不是你徐家的寶物,自然有公論,我秦威和你徐家只不過是交換利益罷了,倘若利益不在,你徐家恐怕不只是你一個梁九卿要我性命,何須這麼著急。」

看見秦威說話時候目光掃過自己,童自榮面色略微尷尬,這些日子童自榮的確如此打算,只是秦威還未交代出冠絕山水二人的事情,方才暫時隱忍不發,否則以平日里的做派,秦威在徐家禁制內攪出如此巨大的動靜來,如何能活。

之後秦威望向旁邊妖族姬家之人,平靜說道:「今日是星雲殿試煉,我秦威來這裡只是想參加此次星雲殿試煉而已,並沒有其他的想法,閣下實力強大,在下佩服,你要殺人,我秦威不在乎,但若是你要動我秦威好友,我秦威決不答應。」


敢跟姬家的妖族來人如此說話,秦威的確是除去那些人族強者之外的第一人,如今旁邊其他修士也開始佩服這少年的運氣,只是又擔心起這少年的生死來,並非是關心,一旦這少年身死,那麼身上寶物就會旁落至妖族這姬家來人的身上,到時候這些修士的如意算盤可就空了。

「好好好……沒想到如今人族竟然有人敢跟我妖族姬家如此說話,可是有很多年沒有嘗試過這種滋味了。」妖族姬家來人冷笑一聲,平靜看著秦威說道:「不過勇氣可嘉,並不意味著你不會為此付出代價。」

隨著話音落下,一股巍然蓬勃之力激射而出,秦威頓感面目生疼,想要運起星石之力阻擋,只是卻沒有任何作用,身體迅速向後退出滑出數丈,方才止步,口中一陣濕潤溫熱,鮮血順著嘴角流出,有九川青羽加身,這妖族的突然攻擊卻依舊能夠傷到自己,秦威漠然不在乎,擦去口角鮮血冷笑一聲,走回原地,站在司馬秋山身前,輕笑道:「不過如此。」


「好,我記住你了,日後我姬家跟你小子必然有一戰,這並非兒戲,而是戰書。」妖族姬家來人面色略微詫異,沒想到這少年如此固執,不禁冷聲說道:「我姬家之境你可隨時來,我隨時奉陪。」

秦威默不作聲,面色冷漠盯著這名妖族姬家之人,片刻后他回頭看著身後司馬秋山,微微頷首示意之後,面色立刻變的十分難看。這妖族之人的攻擊並非表面如此簡單,而是有後勁,剛才被攻擊還沒有什麼感覺,只是輕微受傷,但如今才感到臟腑內風起雲湧,十分難受。

「這妖族的九流罡風是武修武技中的極品,你剛才收到攻擊,決然不會好受。」司馬秋山面色稍稍擔憂,從懷中摸出一粒丹藥,平靜說道:「收到九流罡風襲擊,若是不儘快醫治,你星脈會被這九流罡風耗損,對你修行不利。」

秦威接過丹藥服下之後,體內的痛苦減少了幾分,方才面色好了許多,回頭看著這妖族來人冷笑說道:「看來閣下還是有所忌憚,不然也不會悄無聲息的想要毀去我的修行之路,你的戰書我秦威接下來了,用不了三十年,十年,十年之後我必然會如約赴戰,此一戰並非是為了這些人族的貪婪修士,只是為了我朋友,為了今日你傷我之意。」

秦威若不能修行,報仇無從談起,如今的修行對他來說極為重要,但這妖族之人想要毀去自己,的確陰險,若不是司馬秋山見多識廣,自己恐怕修行就此毀於一旦,他的確有些怒意,故而也絕不會有什麼好脾氣。

。 這名妖族之人看著秦威以及身後司馬秋山,沉默片刻之後目光直接看向徐家冷聲說道:「你我兩家聯姻,今日我給你徐家出頭也算是見面禮,至於你徐家的內部事務,我無權干涉。」這妖族姬家來人回頭目光看向已經退向人群當中的軒轅家,冷聲說道:「軒轅一族也曾是人族之中的中流砥柱,今日面對我姬家如此逃竄,未免太過窩囊了。」

所謂徐家內部事務自然是指秦威和徐家的糾葛,姬家不再管,徐家梁九卿也顯的有些失落,不過關於這名妖族姬家來人口中所言,這軒轅家以前可是星雲大陸上人族的中流砥柱之一,曾經也出過強者跟妖族有過曠世一戰,並非是虛言。只是如今軒轅家自從強者盡數仙逝,如今的軒轅家也有些式微的意思,當然跟人族的世家比卻依舊是瘦死的駱駝比馬大。

「呸呸呸,這丑蠻子分明就是被你剛才的氣勢給唬住了,還故意想轉移話題,你小子的確有幾分傲骨,難得難得。」突然腦海中混元鼎器靈開口說道:「不過你小子日後怎麼樣我不知道,但現在他要殺你易如反掌,你最好不要在挑釁他了,別以為叫你混元大聖,你就真的變成了混元大聖了,剛才要不是我混元鼎器靈還有你身上的九川青羽替你承擔,你恐怕此刻已經變成一堆爛肉了,我這一損耗,估計又得一段時間才能恢復了,這丑蠻子還真是厲害。」

這混元鼎器靈竟然還可以有防禦的作用,秦威心中腹語謝過混元鼎器靈之後,這混元鼎器靈就直接消失不見,無論如何也不回答秦威,看來這次混元鼎器靈受傷的確有些嚴重了,若不然按照混元鼎器靈的脾氣,這熱鬧場景絕對閑不住。

現在所有人的目光都放在了軒轅家以及這姬家之人的身上,自己必須儘快隱藏起來才行,否則這件事情過後,自己因為身上的寶物泄露,恐怕就會成為眾矢之的了,想到這裡秦威沒有看熱鬧的意思,向旁邊胡清以及司馬秋山耳語了幾句之後,隨即離開,司馬秋山以及胡清兩人也都明白如今秦威的考慮,並未多言。

只是秦威還未走出幾步,身後立刻傳出軒轅家軒轅城的聲音,冷聲說道:「秦威,今日是你和我軒轅家的事情,你卻讓別人出頭,還真是縮頭烏龜。」

軒轅家跟姬家相比,實力的確差距巨大,這軒轅城也不笨,索性直接將火重新燒回到秦威身上,想避開姬家,秦威名字喊出,周圍人的目光重新回到了這名少年身上,聚焦在眾人目光之下,秦威也無法躲開,只能硬著頭皮站在原地,回頭看向軒轅家方向。

兩者之間的位置早已經被其他人讓開,面面相覷,秦威頭大如斗,不過既然事已至此,他也不是怕事之人,平靜說道:「既然如此,我秦威跟你軒轅家以及吳家,秦家三家的仇恨今日就算個清楚。」

秦家以及吳家早已經逃遁消失在人海之中,哪裡還有半點身影,軒轅城不由生出怒火,冷聲說道:「何必用得上吳家以及秦家,就你和我兩人,光明正大來一場決戰,無論生死不得尋仇。」

「光明正大,好不要臉的說法,你軒轅家一名少主對付一個散修者,好一個光明正大。」司馬秋山擔心秦威,有些看不下去,摺扇輕搖冷聲說道:「如今你軒轅城身份特殊,佔盡優勢,豈不是乘人之危,秦兄已經受傷,依我看今日之事且先作罷,日後等秦兄恢復,你軒轅家和我秦兄一戰,算我一份。」

嚴忠也上前一步,胡清不甘落後,秦威看著這局面,似乎又回到了最初的那般,緊接著徐家大長老童自榮輕聲說道:「我徐家必然要保此少年生死,無論對手是何人。」

一個輪迴,又到了這般膠著局面,徐家無論如何要插手此事,那麼意味著姬家還是要出頭,軒轅城咬牙切齒,卻沒有半點辦法。

正在膠著之際,天際一陣祥雲在殷紅天際之下飄來,黑壓壓一片人群從天際靠近星雲神殿,此時所有人的目光再一次被空中的場景吸引,秦威疑惑,這次又是何人而來。

「摩崖海境鮫人一脈,速來與世無爭,只在自己的一畝三分地上活動,這些年來更是與人族以及妖族都極為和諧,未曾發生過任何交葛,算是星雲大陸上極為你平和的一族,此一族在星雲大陸上這些年也不知是否達到極盛。」望著天際來人的身影,司馬秋山平靜說道:「不過想想這些年鮫人一脈韜光養晦,就算未到極盛,也不會太差。」

天際來人正是鮫人一脈,秦威心中震撼,這星雲殿一行,竟然遇到此生所謂見到過的奇怪種族,先是妖族,緊接著就是這天際來臨的鮫人一脈,看來這星雲大陸上除去這三族之外,應該還有其他更多的種族才對。

「此言差矣。」旁邊妖族姬家來人冷笑一聲,盯著天際鮫人一脈,語氣中帶著極度的不屑與陰冷說道:「多年前你人族與我妖族強者一戰,人族本來實力不濟,不過卻極不要臉的搬來了鮫人一脈的東海聖將龍璽,那一戰我妖族強者腹背受敵,與你人族與鮫人一脈的龍璽連連苦戰,我妖族強者方才身受重傷,此仇怎能說鮫人一脈與世無爭。」

此言非虛,司馬秋山顯然對於此事也不知曉,聽聞之際有些詫異,之後輯手恭敬苦笑道:「在下才疏學淺,此事還未曾可知,只是聽聞人族與妖族一戰中有幫手出現,但究竟是什麼幫手書上也並未詳細記載。」

東海聖將龍璽,秦威皺眉看著身後的妖族姬家來人,妖族姬家來人冷聲繼續說道:「這東海聖將龍璽是鮫人一脈千年難得一見的名將,其修行實力更是鮫人一脈無人能及,此人身負鮫人一脈天賦海疆無量武技。」

。 商雅認命似的呶了呶嘴:「你找什麼?」

「找靈感,是一個比較模糊的靈感,我需要查找原文確認一下。」

方才神奇的夢境,讓秦淮念念不忘,總有種強烈的預感,若雕刻出來,一定會非常有意思。

秦淮一邊說,一邊飛速書架上的書籍。

翻閱速度非常快,因為很多內容他都記得,只需要看一眼,就知道裡面有沒有他想要尋找的靈感。

嘩嘩的翻頁聲響徹書房。

十分鐘。

二十分鐘。

三十分鐘。

秦淮終於眼前一亮,在底層找到了一系列舊書——唐代《太平廣記》。

「就是這本了。」

秦淮露出滿足的笑意,翻開第一頁,開始快速瀏覽,商雅扒著秦淮的手臂,好奇的湊過來看。

但整本書全是文言文,她只能一臉茫然,乖乖等待秦淮科普。

「《太平廣記》是一本唐代的志怪故事總集。

紀錄著許許多多的神怪類,神魂類,器玩類,狐類,龍類,昆蟲類傳奇故事。

迅哥兒小時候就特別愛看這類書。

我有一段時間也沉浸過,剛才夢境的內容……」

秦淮飛快瀏覽,最終停在《南柯太守傳》的扉頁上。

找到你啦,小傢伙!

秦淮粲然一笑,夢真是一個好東西。

記得以前課本上講述過一個故事:說苯早在1825年就被化學家發現了。

可是此後幾十年間,沒有一個化學家能推測出苯分子結構。

困惑持續了近四十年,在1864年冬季,德國化學家凱庫勒坐在壁爐前睡覺。

睡夢中,原子和分子們開始在夢境中跳舞,一條碳原子鏈像蛇一樣咬住自己的尾巴,在他眼前旋轉。

從夢中驚醒后,凱庫勒恍然大悟,突然明白了苯的分子結構。

於是,困惑了化學家四十年的難題迎刃而解。

秦淮方才的夢境,同樣給他帶來了一閃而過的靈光。

秦淮很開心的把這卷書攤開在書桌上。

「找到了,其實這篇文言文就是成語南柯一夢的由來。」

秦淮指著標題《南柯太守傳》,習慣性的解釋道:「故事講得是唐朝人淳于棼酒醉后夢遊大槐安國的故事。

在夢裡,大槐安國的國王派使者接淳于棼來到槐安國。

槐安國十分奇特,山川風候,草木道路,與人世甚殊。前行數十里,有郛郭城堞,車輿人物,不絕於路,儼然是一個世外桃源。

進入槐安國后,國外將心愛的公主嫁給了淳于棼,並且派他擔任南柯郡的太守。

在這段時間裡,淳于棼把南柯治理得很好,國王非常欣賞淳于棼。

淳于棼的五個兒子都有爵位,兩個女兒也嫁給王侯。

正因此,淳于棼在槐安國的地位也非常崇高。

後來,檀蘿國攻打南柯郡,淳于棼的軍隊輸得一塌糊塗,緊接著他的妻子也因重病死了。

這一切的不幸,讓淳于棼不想在南柯郡繼續久留,便回到京城。

可是,在京城裡,有小人在國王面前說淳于棼的壞話,國王沒有查證,就把他的孩子抓起來,還把他送回原來的家鄉。

離開槐安國,淳于棼突然從夢中醒了過來。

驚訝的發現,原來二十多年的真實經歷竟然是一場夢境。

過了沒多久,淳于棼發現庭院里的槐樹下有一個螞蟻穴,洞里有泥土堆成的宮殿城池。

淳于棼這才恍然大悟,原來夢中所見到的大槐安國,只是一窩螞蟻洞。

淳于棼還發現:

在槐樹向南樹枝四丈多高的地方,有一處隱蔽的平地,就是淳于棼曾經治理的南柯郡。

在西邊二丈遠地方,凹陷象個地窖,形狀很怪,裡面有隻腐爛的烏龜,龜殼非常大,由於積雨浸潤,殼上生了一叢叢小草,長得很茂密,草叢覆蓋了整個龜殼,這其實便是淳于棼曾經打獵的靈龜山。

往東距離一丈多,老樹根彎彎曲曲,象龍蛇一樣,中間有個小土堆,有一寸尺高,名叫盤龍山,這就是淳于棼安葬妻子的墳墓。」

原故事的脈絡非常有趣,就像一個帶著奇幻色彩的童話故事。

一句句文字寫得形象生動,好像在看一部荒誕離奇、腦洞大開的電影一般。

但秦淮不能逐字逐句翻譯,只能說一個故事梗概,不過就算只是短短的故事梗概,也精彩紛呈了。


「聽到你的科普,我突然湧起想要研讀這篇故事的強烈慾望。」

商雅閱讀慾望空前高漲,平時習以為常的成語背後,隱含著一個這麼有趣的奇幻故事?

這不就是一千多年前的愛麗絲夢遊仙境嗎?

這種故事,怎麼沒被拍成電影呢?

聽秦淮講個故事梗概,都覺得特別的引人入勝啊!

「那給你看一下,裡面有很多故事都非常有趣。比如柳毅傳、任氏傳,不過南柯太守傳想象最奇特。」


商雅小雞啄米一般的點頭,美眸落在秦淮身上,一直覺得和秦淮相處,整個人都變得雅緻起來,不知不覺就願意讀一些書籍文章。

放在以前,商雅才不願意看呢。

或許這就是書香?

……

商雅坐在一旁對照著手機上的翻譯閱讀,秦淮則是默默取來了雕刻刀。




孩子用力點頭,比劃了一下:「阿姨頭上戴了一朵大花。」

Previous article

昨兒周少易和靖北侯世子就是用這樣的眼神看著他的,甚至還沒他這樣閃,直覺告訴他,沈安閔有事找他,而且不是小事。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