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

火自風的雙眼紅紅的,鄭重的對木齊天一拜。之後,他回過身,雙目冷冷的瞪向面容俊逸的無天。沒來由的,他的心中忽然浮現出一股無法阻止的滔天煞氣。

「你死了,我也不讓你好過的!」

「我毀了你的屍首!」

「哈哈哈哈!」

……

火自風的大手一甩,一道奪目的火光頃刻間向無天罩去。而水安次這刻似乎覺得有點心神不寧,當即向火自風看去。這一看之下,居然便是大聲驚呼道:「火島主,小心!」

… 當水安次的這句話說完之後,只見原本應該死去的無天,忽然間睜開了雙目。之後,他的手中出現了一隻紅色光劍,在火自風還沒反應過來的那刻,便刺入了他的胸腹之間。

頃刻間,火自風的元氣迅速的消失。

……

火自風完全沒想到,自己在剛剛激烈的戰鬥中皆沒隕落,居然會在這最後的關頭死去。強烈的不忿,令他的雙目大張,像是有點兒死不瞑目的感覺。

「火島主——」

水安次的雙目一下子全紅了,當即殺向了凶王無天。但這時,已經再次適應了周圍環境的無天,當即一甩手中的光劍,居然是從一個視野的盲區,刺中了他的脖頸之間。

鮮血飛濺,天地大悲。

鬼雄愣愣的看向水安次,只覺得眼眶中蹦出無盡的淚水。他與眾多島主們爭權奪利,早已鬥了不知多少年。但這時,他才明白,原來那些東西全是過眼雲煙。

「水島主——」

鬼雄的口中傳出驚天大吼,心中一陣悲涼。他們六位島主,木齊天、火自風、水安次三位島主已經壯烈犧牲。而羅力,則是為了對付強悍的凶王而失去了理智。

六去其四!

僅僅留下的一名島主土天派,此刻也是慘烈的笑著。之後,便見到他無所顧忌的沖向了無天,仰天大吼道:「你這凶王,我土天派今天便與你同歸於盡。」

「山河——碎天!」

土天派衝到無天的眼前,渾身的元力當即翻滾。片刻后,只聽見一道不受控制的驚天炸響,又一次的響徹天地間。而在一邊,還在站著的鬼雄,只感覺兩眼發昏。

「混蛋!」

「啊啊啊!」

……

鬼雄發狂的沖向爆炸中心,似乎想要尋找土天派幾人的身影。但他的心中也明白,這已經完全不可能的了。他們四位島主,徹徹底底的沒有了生命氣息。

「呃啊啊啊——」

鬼雄仰天長吼,眼淚頃刻間從臉上流下。他與幾位島主,相識相交已經有了幾百年。今天一下子去了四位,他心中的難受感,又怎麼會有人明白呢?

「呵呵——」

無天冷眼看向衝來的鬼雄,口中傳出一道冷笑。之後,便見到他背後的翼翅驟然一甩,爆發出一道尖銳的元力。而鬼雄因為沖的太急,當即正面受到了衝擊。

「噗——」

鬼雄的口中鮮血狂吐,氣息一下子便弱了許多。但這時,他似乎全然不知道害怕,又催動全身的元力,向前方的無天沖了過去。

……

一邊的鬼邪雲見狀,眼中忽然湧現出一點濕潤。隨後,只聽見他喃喃自語道:「小傢伙,我的時日本來不多,既然到了最後一刻,便用我最後的力量,助你一次吧!」

說完這句話后。

鬼邪雲將目光停留在羅力的身上。

剛剛的一番戰鬥,羅力也早已身受重傷。但比之另外的幾位島主,亦是好上了不知道多少倍。只不過,他自我的神智,依舊還處在渾渾噩噩的地步。


「鬼雄,你一定要活下去!」

「我們鬼島,交給你了!」

「哈哈哈哈!」

……

鬼邪雲忽然仰天大笑道。

鬼雄聽到這話后,雙眼陡然看向鬼邪雲。而他只看到,鬼邪雲的身上漫出一道道驚人的幽冥鬼火,一半沖向了無天,另外一半,則是沖向了渾渾噩噩的羅力。

「靈魂之火?」

「不——」

……

鬼雄感受到了這股幽冥鬼火的力量,當即沖鬼邪雲大吼道。可他因為離得比較遠,所以根本來不及阻止。這時,他亦是只能眼睜睜的,看著鬼邪雲的靈魂之火一分為二。

「啊啊啊——」

鬼邪雲簡直要發瘋了,身上的元力再無任何保留的傾瀉而出。他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祖先的靈魂之火,衝到了無天的身邊炸開。

形神俱滅!

這是形神俱滅啊!

鬼雄的雙眼通紅,身上亦是陡然漫出道道綠色的火焰。這下,他似乎也想要與無天同歸於盡。可他剛剛有所動作,便聽見一道聲音,從他的耳邊響動。

「鬼雄,他是我的!」

羅力吸收了鬼邪雲一半的靈魂之火,神智不知道為何,亦是變得清醒了過來。而這時,他也是滿臉淚水的走到了鬼雄的身邊,聲音沙啞的對鬼雄說道。

「你,你沒事了嗎?」

鬼雄的臉色有些發獃,當即沖羅力說道。在得到了羅力的肯定后,只見鬼雄忽然哈哈大笑道:「羅力,六島的未來交給你了,我與這傢伙同歸於盡。」

「你這傢伙,沒聽到我說嗎?」

「這傢伙是我的!」


……

羅力仰天大吼,也沒等鬼雄回應,身形當先一步便沖了出去。而不知道為什麼,他手中的滅世天劍,依舊還是剛剛的煞氣凜然,似乎還處在魔化的狀態。

「我殺了你!」

羅力衝到無天的面前,向他的面門狠狠的刺去。但無天只是微微的側開身,迅速的避開了羅力的劍。之後,又見到他手中的光劍,狠狠的刺中了羅力的左下肋。

然而,羅力彷彿不知道傷痛一般,大吼了一聲,陡然一甩手中的滅世天劍,順著無天的大手,砍在了他的脖頸之間。

「噗——」

一道低沉的悶響傳開,只見無天的脖頸間迸出道道鮮血。可這羅力似乎還不滿足,居然又飛沖而進,狠狠的咬在了無天的傷口處。

「啊——」

這一下倒是令無天沒反應過來,當即傳出驚天大吼。之後,無天的雙目爆發出一股神光,伸出手狠狠的刺入了羅力的心臟處。


「羅力,快閃開啊!」

「你會死的!」

……

還在飛沖而來的鬼雄見狀,雙眼簡直快要滴血。雖然他一直在與羅力作對,可當羅力要死的那刻,他還是感覺到,內心彷彿有一股什麼東西破開了似的。

羅力回過身看向鬼雄。

臉上浮現出一絲笑容。

在這最後的時刻,他也是明白了:無論個人的實力有多強大,團隊的力量,將可以永永遠遠的戰勝他。只要團結一心,世上將沒有任何困難可以阻止,眾人前進的腳步。

但明白的,似乎有點晚了呢?

羅力如是的自語道。

……

感受著自己的氣息在慢慢的減弱,羅力的雙眼忽然一厲。之後,他居然忍住了心臟的劇痛,一點點的回過了身。而在這時,羅力終於見到了無天的面容。

「呵——呵呵!」

見到了無天的面容之後,羅力忽然發出道道冷笑。而之後,他動用全身的元力,死死的困住了無天。但這還不止,只見羅力還催動著滅世天劍,同時刺穿了兩人的心臟。

「噗——」

兩人的口中同時吐出一口鮮血,隱約間,只聽到了羅力,用自己最後的氣力說道:「聖器——滅世天劍,自毀!」

嗚嗚嗚嗚!

當羅力這句話說完后,已經刺入兩人心臟的滅世天劍,忽然漫出了道道驚人的黑氣。而這些黑氣沒過一會兒,便結成了一個漩渦。從這漩渦當中,能感受到驚天動地的毀滅之力。

「嗚砰——」

四周的氣流急速的涌動,終究還是,以滅世天劍為中心,傳出了一道不受控制的驚天爆炸。而這爆炸之間,元力波動飛速的漫開,居然令周圍的事物寸寸崩裂。

「羅力,你個王八蛋!」

「你不許死啊!」

「啊啊啊啊!」

……

鬼雄已經衝到了一半的身形,居然被爆炸的元力波動,硬生生的給逼退了幾百米遠。當他見到屍骨無存的羅力,胸中陡然一悶,一口逆血不受控制的吐了出來。

「為什麼?」

「為什麼留我一人?」

「究竟是為什麼?」

……

鬼雄仰天大哭,一身的元力瘋狂的波動。而鬼島的幾位長老見狀,當即沖他大吼道:「島主,千萬別想不開啊,我們還需要你,重建我們的家園啊!」

「島主,住手啊!」

「停手啊!」

……

幾位鬼島長老的大吼,終究還是令鬼雄回過了神。但這時,他依舊還是一臉的發愣,似乎完全不知道該做什麼?

……

凶王死了!

凶王終於死了!

但六位島主,唯有自己還活在世上。

鬼雄愣愣的看著四周,發現之前的凶物,這刻也徹底的消失了。而天上原本的紅色天眼,也已經不見了。

血雲不見,天空清明。

但唯有自己的幾位兄弟,徹底的消失在這世上。


……

他還記得,小的時候。

他們六個小傢伙,一齊站在海邊。

看著遠方的地平線,他們定下了約定。

曾經說好的,要相親相愛的。

曾經說好的,要患難與共的。

曾經說好的,要同生共死的。

……

鬼雄的腦海中不斷的飄過往日的場景,心中異常的難受。他在這刻也不由的想到,要是自己同意不再與羅力鬥爭,今天會不會,產生另外的結局呢?

「嗚嗚嗚嗚——」

鬼雄的心裡異常的難受,到得最後居然像個小孩兒似的,忍不住的仰天大哭。而戰後的眾人,亦是圍在了他的身邊,不出一言的,為他們的島主分憂。

……

也不知過了多久。

四周忽然仙音瀰漫。



他渾身烏黑的魔光衝天而起,將漫天的風雲震散,鐵塔般的壯碩身軀如一座小山般的撞向趙青,他的身形雖大但是所爆發的速度實在快若閃電,五丈大小的黑色地帶如影隨形,宛若一張巨大的猙獰巨嘴狠狠的咬向趙青,一股巨大的吸扯之力化成一條魔姓光柱,朝著趙青懸浮的虛空之地遮籠而去。

Previous article

孩子用力點頭,比劃了一下:「阿姨頭上戴了一朵大花。」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