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其實秦巖此刻已經耗盡了魂力,根本沒有能力將寄居在狐狸骨架身上的東西困住,他這麼說只是想嚇唬一下對方,讓對方從狐狸骨架中逃出來。

爲了給對方施加壓力,秦巖將全身的魂力全部催動起來,凝結出一個細絲向狐狸骨架的脖子纏去。

就在這時,一股青煙從狐狸骨架的天靈蓋上冒出來,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向遠處逃去,消失的無影無蹤。

“想跑沒門!” 秦巖大喝一聲,化作一道流光向青煙逃去的地方追去。

就在秦巖離開後不久,逃走的青煙又飛了回來。

不過就在青煙準備鑽進狐狸骨架中的時候,秦巖卻突然從地面下鑽了出來,念動咒語向青煙指去。

秦巖的手指飈射出一道金光,“轟”的一聲轟擊在青煙的身上。

只聽見青煙發出一聲慘叫,現出了原形。

原來這道青煙居然是一個狐狸精的魂魄。

“有意思,想不到你是一隻鬼畜。”在妖族世界見到鬼畜還真是有些稀奇。

狐狸精魂魄沒有理會秦巖,他轉動雙眼尋找着逃走的機會。

就在這時,狐小仙和狐小媚從遠處趕來了。

狐狸精魂魄眼中閃過一道精光,似乎想到了辦法。

只見他化成一道青煙,瘋了一樣向狐小媚和狐小仙所在的方向疾馳而去。

“又想跑,你以爲你跑的了嗎?”秦巖不屑一顧的冷笑起來,對着狐狸精魂魄逃去的方向輕輕一點。

在狐狸精魂魄的前方,立即閃現出一張大網。

“砰”的一聲,狐狸精魂魄撞在了大網上,大網上好像具有某種腐蝕性,立即將狐狸精魂魄燙的尖叫起來。

“秦巖,我要殺了你。”狐狸精魂魄淒厲的大聲慘叫起來,他的魂體在瞬間稀薄了很多。

秦巖不屑一顧地向他走去,同時冷冷的說:“你如果能殺了我,早就把我殺了,也不用等到現在了。”

“秦巖,我爸呢?”狐小仙大聲的問,她生怕秦巖殺了她爸。

“小仙,你從他的身上能感覺到你爸的氣息嗎?”秦巖指着狐狸精魂魄問。

狐小仙搖了搖頭,表示感覺不到。

“那麼你現在能從那副骨架上感覺到你爸的氣息嗎?”秦巖又指着遠處的狐狸骨架問。

狐小仙同樣搖了搖頭,表示什麼也感覺不到。

“哈哈哈!狐小仙,你這個不孝子孫,居然連你爸的氣息都感覺不到。”狐狸精魂魄冷嘲熱諷起來。

“你是誰?”狐小仙睜大了眼睛,上上下下的打量着狐狸精魂魄,她怎麼也沒有想到居然會在妖族世界看到鬼畜。

一般情況下,只有在鬼類世界才能見到鬼畜。

“我是誰用你管嗎?”狐狸精魂魄憤怒的大聲咆哮起來。

“當然不用我管了,不過你爲什麼將狐小仙和狐小媚引到這裏?”秦巖一邊說一邊念動咒語向狐狸精魂魄指去。

只見一根根魂鏈從秦巖的背後衝出,眨眼間就將狐狸精魂魄結結實實的捆住,並且吊掉在半空中。

“說吧,你爲什麼要將他們倆引來?”秦巖接着問。

狐狸精魂魄冷哼了一聲,轉過頭看向了別處,根本沒有理會秦巖。

“不說是嗎?那我就自己搜魂。”

“我是鬼畜,你是人,你怎麼可能對我搜魂?我勸你還是早點把我殺了吧!否則你只會增加煩惱。”狐狸精魂魄根本不相信秦巖能對他搜魂。

一般情況下,人只能對人搜魂,妖只能對妖搜魂。

像秦巖這樣以人的身份對鬼畜搜魂,是堅決行不通的。

不過秦巖和別人不一樣,他擁有九陰九陽之體,可以對任何活着的東西搜魂,包括邪靈。

“哦,是嗎?既然你不相信,那我就讓你看一看。”說罷,秦巖念動咒語將手放在了狐狸精魂魄的頭頂上。

魂力頓時就像潮水一樣涌進狐狸精魂魄的腦海中。

狐狸精魂魄的記憶頓時被傳送進秦巖的腦海裏。

他怎麼也沒有想到秦巖居然真的可以對鬼畜搜魂,而且還沒有被反噬。

不一會兒,秦巖已經搜魂完畢。

當秦巖得知真相後,眼中露出了難以置信的表情。他怎麼也沒有想到這個狐狸精魂魄居然是狐小仙和狐小媚的二叔。

原來當年狐媚娘是妖族世界的皇后,後來因爲狐小仙的二叔叛變,殺掉了狐小仙的爸爸,狐媚娘不得已之下進入了人間世界。

不過在人間世界裏,狐媚娘失去了記憶,而且還將狐小仙丟失了。

而狐小仙的二叔則趁機篡位,當上了妖族世界的皇帝,只可惜,狐小仙二叔難以服衆,最後又被他的手下推翻。

在狐小仙二叔臨死之際,他利用某種祕術阻止自己的魂魄進入鬼類世界,強行留在了妖族世界。

爲了重登寶座,狐小仙二叔將狐小仙爸爸的骸骨藏在妖族禁地中,等候着狐小仙和狐小媚的歸來。

一旦狐小仙和狐小媚歸來,如果他能將狐小仙和狐小媚的精血吸走,他的實力就會恢復到以前的樣子,那樣的話他就又可以重新統治妖族世界了。

秦巖沒有想到狐小媚和狐小仙居然還是妖族世界的公主。

看來我當初的決定是對的,如果我公佈了狐小媚和狐小仙的身份,想必她們可以很快穩定住妖族世界。

“秦巖,你搜到什麼消息了?”狐小仙迫不及待的問。

“你們自己讀吧!”秦巖一邊說一邊將搜到的記憶分別送給了狐小仙和狐小媚。

當狐小仙和狐小媚讀完這些記憶後,她們兩個難以置信的睜大了眼睛。

“姐姐,我突然想媽媽了。”狐小媚因爲讀到了記憶,突然想到了此刻還留在邪靈世界的狐媚娘。

當初秦巖因爲狐媚娘實力太弱,在進入殭屍世界的時候並沒有帶上她,所以將狐媚娘留在了邪靈世界。

不等狐小仙說話,秦巖對狐小媚說:“小媚,不如你這兩天親自去一趟邪靈世界,將母親大人接來吧,也許她在這裏可以回想起她的曾經。”

狐小媚點了點頭,準備這兩天就去把狐媚娘接來。

“至於你,我覺得你還是死了的好。” 努力刷經驗 秦巖轉過頭向狐小仙的二叔望去。

狐小仙二叔也知道自己必死無疑,咬了咬牙說:“王八蛋,我就是做鬼也不會放過你的。”

“你想在已經是鬼了,你再死了就變成了空氣了,不過我不會讓你那麼容易死掉的,我要慢慢的折磨你,我要讓你生不如死,明白了嗎?”

秦巖冷笑起來,眼中寒芒閃爍。 看到秦巖陰冷的眼神後,狐小仙二叔不由打了個寒顫,他總覺得秦巖會想各種各樣的辦法折磨他。

與他猜想的一樣,秦巖立即召喚出三昧冥火開始灼燒他的魂體。

狐小仙二叔頓時淒厲的慘叫起來。

“我們走吧!這冥火燒不死他,等有時間了再來看他。”秦巖發現這個地方居然就是通往鬼類世界的最佳點。他現在要將高長老他們全部召喚來,一起進入鬼類世界。

只可惜這裏面無法將通信符傳出去,秦巖只能飛出這個無底洞,在無底洞上將消息傳給了高長老他們。

兩個多小時後,高長老他們都來了。

當高長老得知這裏居然是通往鬼類世界的通道,不由睜大了眼睛:“掌教,真沒有想到這裏居然是通往鬼類世界的最佳地點。”

秦巖苦笑起來:“說實話,我也沒有想到,但是現在想來非常合乎情理,畢竟鬼類世界是通往下面的。而這裏就是無底洞。 婚情纏綿 可以說和鬼類世界非常接近。如果我們可以打通這裏的通道,肯定馬上就能進入鬼類世界。”

停頓了一下,秦巖接着說:“高長老,你立即帶着人佈置陣法,我們最好以最快的速度進入鬼類世界。”

高長老點了點頭:“掌教,你放心吧,我現在就去安排。”

幾分鐘後,高長老將命令傳達了出去,各大世界的家主以及各大道派的掌教紛紛開始忙碌起來,在無底洞中開始佈置陣法。

經過兩天的準備,陣法終於佈置好了。

秦巖躊躇滿志的站在陣法前,準備開啓陣法,就在這時,莫忘再次出現了。

看到莫忘,秦巖一陣無語:“你最近又去哪了?怎麼每一次你都能準時的來?”

莫忘笑了笑,什麼都沒有說。

“算了,畢竟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祕密,我就不再問你了。我們開啓陣法吧。”

莫忘點了點頭,表示知道了。

隨着兩人念動咒語,陣法開啓了。

以前在開啓完陣法後,他們直接衝入了天空,但是這一次他們只是在原地打通通道。

隨着一聲聲轟鳴聲響起,地面上被轟開了一個巨大的窟窿。這個窟窿同樣就像一個無底洞一樣,連綿着向地下伸去。

幾個小時後,通道徹底被打通了。

一陣陣陰風從通道里面傳出來,吹的大家手腳冰涼。

狼少請溫柔 “我們走!”秦巖大聲說,一馬當先的向洞裏面飛馳而去。

其他人跟在秦巖的身後,陸續向洞裏面飛去。

當秦巖他們來到鬼類世界後,發現這裏的鬼類世界居然比人間的地府還要陰森,裏面不但陰氣沉沉,似乎就連一絲一毫的生命氣息都沒有。

“掌教,這裏面好恐怖啊!”

秦巖嗯了一聲,沒有說話。

“你們在這裏等着,我到各個地方看看。”秦巖飛身而起首先向東面疾馳而去。

經過半個小時的飛行,他來到了一個村落。這個村落住着一戶戶鬼類人家。

秦巖沒有想到這裏的鬼類人家和人間的鬼類人家一模一樣,唯一的區別是這裏的是鬼,而那邊的是人。

當這些鬼類看到秦巖後,立即睜大了眼睛露出了難以置信的表情。他們萬萬沒有想到在這裏居然能遇到人。

“各位,大家好!”秦巖一邊和這些鬼民打招呼,一邊向他們走去。

其中幾個鬼民有些害怕,立即嚇得向後躲去。

其中一個鬼民更是驚訝的大叫起來:“他居然是人,好恐怖啊!”

聽到這個鬼民的話,秦巖有些懵圈,他萬萬沒有想到對方見了他居然會說出好恐怖這三個字。

在人類世界,只有人類看到鬼後纔會說好恐怖的。

不過秦巖覺得這些鬼民有這樣的反應實屬正常,因爲他們一年四季都見不到一個人,此刻突然見到人,自然會害怕。

這就像人們經常見不到鬼,突然見到鬼後也會害怕。

“各位,你們不要害怕,我來只是想問一些非常簡單的事情。”

但是沒有鬼民相信秦巖的話。

其中一些鬼民嚇得紛紛跑回了自己的家裏,只有個別膽大的警惕的看着秦巖。

秦巖看到這種情景,知道自己很難問出什麼東西,當即改變了從他們的口中打探消息的主意,只見秦巖身形一閃,首先來到其中一個鬼民的面前,念動咒語將手放在他的頭頂上開始對他搜魂。

搜完這個鬼民,秦巖身形再次一閃,又來到了第二個鬼民的身邊,對第二個鬼民開始搜魂。

搜完第二個鬼民,秦巖又接連去搜第三個、第四個鬼民的魂。

畢竟每個鬼民都是獨立的個體,他們腦海中的記憶都代表着不同的經歷。只有多搜幾個鬼民的記憶,秦巖才能清楚的知道鬼類世界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世界。

不一會兒的功夫,秦巖接連搜了八個鬼民的記憶,他覺得差不多了,沒有再和這些鬼民打招呼,直接轉過身消失在他們的面前。

通過搜魂,秦巖大概知道了鬼類世界的具體情況。

鬼類世界其實和人類世界一樣,他們也分爲窮鬼,富貴,也有階級,更有恩怨情仇。

唯一不同的是鬼類世界沿用着皇帝制。

而下面的鬼民則都屬於皇帝的臣民,鬼皇對他們擁有着生殺大權。

如果我打下了鬼類世界,就讓慕容雪菡和周小雨來統治吧!

秦巖一邊在心中暗想,一邊向來時的方向折返。

“掌教,您終於回來了。打探到什麼消息了嗎?”看到秦巖後,高長老立即迎了上去。

與此同時,其他人也迎了上去,將秦巖圍在了中間。

秦巖當即將搜索到了記憶告訴了高長老等人。

高長老等人對視了一眼,詢問秦巖接下來怎麼辦。

秦巖轉過頭看了一眼他帶來的部下,笑着對所有的人說:“現在我們可以調遣邪靈軍隊,殭屍軍隊,甚至是妖族軍隊,既然我們有這麼的人,那我們爲什麼不玩一把大的?”

以前秦巖不敢和邪皇、屍皇他們硬碰硬,那是因爲他的軍隊人少,但是現在不一樣了。現在他的兵力是鬼皇的好幾倍,完全可以一鼓作氣將鬼皇拿下。 聽到秦巖這樣說,高長老他們都十分高興,以前他們無論是對邪皇作戰,還是對屍皇作戰,明明可以壓制住對方,但是秦巖爲了少一些傷亡,都採用了迂迴戰術。

這讓高長老他們十分無奈。

這一次秦巖居然要直接對鬼皇開戰,這完全符合他們的胃口。

“掌教,你太英明瞭。我們終於不用受氣了。”高長老說。

“家主,太好了,這一次你放心,我絕對不會給你丟臉。”秦戰大聲的說。

與此同時,其他人也紛紛向秦巖表態。

秦巖非常滿意的點了點頭:“嗯,非常好,那你們趕快召集人手吧!等大家的人都到位了,我們就對鬼皇發起總攻。”

接下來的一週,高長老他們開始拼命的通過通道,將他們的屬下運到鬼類世界。

這一次,大家可是憋足了勁準備大幹一場。

當各路人馬都召齊後,秦巖帶着大家直奔鬼皇的行宮。

一路上,當鬼民們看到浩浩蕩蕩,幾十萬大軍的時候,全部嚇得躲了起來。

與此同時,秦巖他們入侵鬼類世界的消息很快就傳到了鬼皇的耳中。

聽說秦巖他們帶着將近二十多萬大軍,鬼皇整個人都嚇懵了。

他覺得肯定是探馬報錯了,因爲他根本不相信秦巖他們會有這麼多軍隊。但是當一個個探馬再次上報後,鬼皇徹底懵了。

他沒有想到秦巖他們居然真的有這麼多人。

“各位愛卿,你們說我該怎麼辦?”鬼皇看着他的大臣害怕的問。

這些大臣也一個個滿臉懵圈,不知道該如何回答。

“你們說話啊,你們怎麼不說話啊?”看到沒有人說話,鬼皇頓時急了,不但聲音提高了八度,就連語氣也變得生硬起來。

大家還是沒有說話,因爲大家都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你們這羣豬,平時都那麼能說,現在爲什麼都啞巴了?兵部尚書,你是專門管理軍隊的,你給我說說,我們接下來該怎麼辦。”

兵部尚書在心中苦笑起來,他真想對鬼皇說,趕快豎起白旗投降吧!不過他心裏面知道他不能這樣說,否則的話腦袋不保。

兵部尚書立即裝出義憤填膺的表情,拍着胸脯口是心非的說:“吾皇放心,這些外來者不熟悉我們這邊的情況,只要我們能發動鬼民,就絕對能夠打敗他們。”

鬼皇根本不懂軍事,聽到兵部尚書這樣說,特別是看到兵部尚書一副胸有成竹的樣子,心中立即有了底氣。

“愛卿,你的意思是說對方是紙老虎,是嗎?”

“吾皇陛下,對方遠道而來,而我們以逸待勞,這是我們的第一優勢,第二,對方是侵略者,而我們是守護者,第三,對方是人類,是殭屍,是妖精,是邪靈,和我們不是一個種族,第四,對方沒有後勤供應,而我們有廣大鬼民作爲我們的後盾,有此四點,我覺得戰勝對方絕對沒有問題。”

聽到兵部尚書慷慨激昂的一番分析,鬼皇覺得非常有道理,當即變得更加信心滿滿。

鬼皇欣慰地點了點頭:“愛卿好厲害啊!你現在就就調兵遣將,幫朕將這些亂臣賊子拿下!”

還好,體內的陰氣並沒有少。

Previous article

小七說:“我上去看看。”說完就轉身走了過去。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