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一不做二不休,小岳左右看了看之後也同意了瞳瞳的作法,回頭對著身後的火頭軍兄弟揮了揮手。

瞳瞳拎著小白的耳朵把它提到一邊去。

大家按照瞳瞳和小岳指著的地方摩拳擦掌,動手幹了起來。火頭軍開始了一項秘密任務……

「小瞳,你說我們真的能成么?」小岳雖然同意瞳瞳的作法,可是心裡象十五個水桶一般七上八下。

「小岳,謀事在人成事在天啊!我們只管努力去做。」瞳瞳淡定的回答,她相信她此時的沉著會轉化成小岳的心安和勇氣,既然決定做了,她就要他安安心心的做胸有成竹的做。

最近主站更新不能正常顯示,親們看文一定記得收藏,然後在我的收藏,就可以正常看更新的文文。啊嗚,雨寒爬過,求金牌、求收藏、求推薦、求點擊、求評論、求紅包、求禮物,各種求,有什麼要什麼,都砸過來吧! 其實小岳不是膽小,他主要是怕耽誤了軍中的大事,不過,他相信小瞳,不過,瞳瞳也不是蓋得,那日老盧無意中的一句提醒,她早就暗地裡查過地圖,考察過周邊的地形了,直到今天,瞳瞳終於沉不住氣了。

一會的功夫,他們面前已經挖出了一個大坑。隨著挖散的泥土,時常會有哧溜滾落出來。

瞳瞳撿拾起滾到眼前的哧溜:「大家注意一下,看到哧溜時,把它扔做一堆,雖然我們今天不挖哧溜,但是既然挖出來了也不能浪費哈,另外,稍微晚一點,我們還是要挖一些哧溜帶回軍營作掩護的。」

眾人都很配合,挖出來的哧溜很快被收攏成一堆。

看著大家展開了工作,瞳瞳對小岳交代了一下就匆匆往軍營中走去。這件事情,雖然她私自做主了,但是還是要和穆丹報備一下,順便看看自己哪裡考慮不周到,希望能得到牡丹的幫助。

現在,穆丹一定為伙食的問題憂慮,雖然他知道全火頭軍和那一隊精兵都在挖哧溜,但是若只寄希望於哧溜,那就等於坐吃山空。僧多粥少啊。可是洪烈那日林子里的話已經證明他絕不會幫助穆丹,不給他們扯後腿都不錯了。

想到這,瞳瞳還有一件事情很疑惑,穆丹知道洪烈所為么?本來那日約他吃飯並不只是想講哧溜,這裡面還包括洪烈和大涼國密使的事情,但是穆丹和格朗、龍辰一起回來吃飯,這種情況下說洪烈的事情顯然又不合適!

想著心事,一會的功夫瞳瞳就到了軍營,一抬頭,不遠處洪烈正躺在午後的太陽下曬深秋的暖陽。閉著眼,一身的慵懶,在這軍營中居然還有躺椅,任他享受,說不出的愜意。

中午十分,中士兵都在午休,諾大的軍營中,只洪烈一個人躺在那。

瞳瞳看著他心裡說不出來的不爽,突然想起手中的哧溜,靈機一動,手一揚……瞳瞳迅速施展輕功閃身消失。

「哎呦喂……哪個挨千刀的?」身後的洪烈已經一聲慘叫,憤怒的起身四下里張望。

軍帳前,格朗見瞳瞳走過來,正要開口打招呼,瞳瞳急忙做了個噤聲的動作,然後小小聲的說道:「要是有人問我,你就說沒看見,我不在這。」說完,有問道:「他在么?」格朗微蹙著眉頭,瞳瞳的話讓他目不暇接,摸不清狀況。此時聽她問穆丹,不禁朝裡面看了看,回頭對瞳瞳道:「爺在裡邊,瞳姑娘怎麼來了?」

「我有事情找將軍,不知道可否方便?」

「蕭將軍剛巧也在,不過估計也快談完了,你不妨先去旁邊的側殿待會,一會忙完了,我在通知你。」

瞳瞳點點頭,快速閃身側殿。


最近主站更新不能正常顯示,親們看文一定記得收藏,然後在我的收藏,就可以正常看更新的文文。啊嗚,雨寒爬過,求金牌、求收藏、求推薦、求點擊、求評論、求紅包、求禮物,各種求,有什麼要什麼,都砸過來吧! 她剛躲好,就聽有腳步聲由遠及近匆匆而來:「格朗,你可曾見一小齡士兵?」

「偏將軍這是怎麼了?」格朗看著瞳瞳躲進側殿,一抬頭剛巧洪烈已經來到眼前,當他看清洪烈的臉后,表情瞬間變了又變,強忍下心中的複雜,肅容道:「屬下一直守在帳外,不曾見小齡士兵。」

「我就不信了,他能長翅膀,我明明看著一個影子往這邊跑了,你在仔細想想,或者打這經過的也算?」洪烈一手捂著右眼,邊齜牙咧嘴的問道。

「也……不曾。」格朗已經忍到牙齒都咬的咯吱咯吱響了,怪不得瞳姑娘叮囑他啥也沒看見,說也奇了,這丫的總能做些讓人意想不到的事情。

蕭將軍從帳內走出來,一眼瞥見洪烈一個烏眼青撲哧一聲笑了出來,礙著洪烈的身份急忙收了笑聲,關切的問:「二皇子這是唱的哪一出啊?」

「哎呀,別提了,真是倒霉,我就躺在那曬個太陽居然被哪個小王八羔子給拿著哧溜給砸了。」洪烈有些氣急敗壞的。

「哧溜?」蕭將軍濃眉深鎖:「莫不是火頭軍里的那些刺頭作祟?」

格朗聽蕭將軍車上火頭軍,立馬嚴肅了表情:「蕭將軍,火頭軍此時正漫山遍野的找哧溜,咱們可不能背後說話寒人心啊。」

蕭將軍沒想到格朗會這麼不給他面子,不禁尷尬的假咳了一聲:「我也就這麼一說,你們權且這麼一聽好了。這話也對,現在軍營里四處都是哧溜,每一天的主食都是哧溜,所以拿個哧溜砸人也正常。」

「哼,別讓我逮著,否則看我怎麼打的這兔崽子滿地找牙。」洪烈悻悻的轉身離去。

蕭將軍也跟著走了。

瞳瞳正躲在側殿偷聽,忽聞格朗道:「姑娘可以出來了,爺正在等姑娘呢。」

瞳瞳走出側殿,一副若無其事的樣子。

格朗已經忍不住臉上颳起了笑意。

瞳瞳裝作沒看見走進了軍帳。

穆丹見瞳瞳進來,放下手中的書:「剛才的事情,是你所為吧?」他眼睛一眨不眨的盯著瞳瞳,看不出喜怒。

瞳瞳兀自找了個地方坐下,淡定的看著穆丹:「你怎麼知道是我所為?」

「這軍營啊,任我如何想象也沒有人敢這麼大膽子打皇子,除了你。」穆丹一副你幾斤幾兩我太清楚了的意思。

最近主站更新不能正常顯示,親們看文一定記得收藏,然後在我的收藏,就可以正常看更新的文文。啊嗚,雨寒爬過,求金牌、求收藏、求推薦、求點擊、求評論、求紅包、求禮物,各種求,有什麼要什麼,都砸過來吧! 被穆丹這麼一盯,瞳瞳頓時覺得虛了。嘿嘿的乾笑了兩聲,抬著下巴高傲的道:

「看他不爽!」

「噢?看他不爽?我若沒記錯,你和他並沒有往來過,如何不爽?」


「穆丹,我提醒你,他不是一個好兄弟,希望你自己好好把握。算了,我們不談這個,我有件事情,覺得還是要跟你先報備一下。」

「哦?是報備?」穆丹津津有味的看著瞳瞳,她說的是報備,而不是商量,這個是他確認過的話。不知道她眼下又想出了什麼鬼點子:「我這火頭軍都快被你帶成不聽指揮的叛軍了,你還有啥需要向我報備的?」穆丹笑著揶揄她。那些火頭軍從認識瞳瞳之後,出來每日必須做的飯菜以外,就沒幹過一件安分的事情。

「我聽說大涼**隊糧草充沛。」瞳瞳笑意盈盈,眼光卻霍霍生輝。

原本還一臉玩味的穆丹漸漸肅容,「說。」

瞳瞳聲音淡淡不帶任何殺傷力:「我想要他糧草。」

穆丹手撫額頭,瞳瞳看不到他的表情,其實,穆丹輕聲笑了。這丫頭是原本膽子就這麼大,還是被他給慣壞了?居然膽大包天,打起了人家糧草的注意。這可是連他都頭疼的事情。

瞳瞳側頭,有些錯愕,雖然看不到穆丹的表情,可是她知道他笑了。穆丹很少笑,她認識的穆丹幾乎都是板著臉。

「瞳兒膽子真是可以包天了。」

「呃……難道除此之外,你還有比這更好的主意?」瞳瞳不答反問:「據說,洪烈這個糧草督辦最近才對你稟報運往邊境的糧草集體被土匪劫了吧?」那日格朗奉命送水果過去,她剛好在,所以兩個人順便聊了一會,格朗無意中說出了那日洪烈挨打就是因為督辦糧草不利。

穆丹眼神中多了一份探究,深深地盯著瞳瞳看過去,瞳瞳與他對視,無法探究他此時的心境。

見穆丹但笑不語,瞳瞳急了「哎呀,我這人是急性子,直性子,你有什麼能不能直接說。」

「是。他的確督辦糧草失職。」穆丹坦言。

「眼下估計大涼國已經在等待和籌備出兵的時機,沒有糧草,軍隊就沒有辦法打仗,甚至士氣低迷,你總得讓我試一下吧?」

「怎麼試?」問這句話,穆丹心裡已經有了主意,既然他們都頭疼大涼國的糧草,那不妨讓她試一下,這丫頭古靈精怪,說不定她還真有出其不意的好主意。

最近主站更新不能正常顯示,親們看文一定記得收藏,然後在我的收藏,就可以正常看更新的文文。啊嗚,雨寒爬過,求金牌、求收藏、求推薦、求點擊、求評論、求紅包、求禮物,各種求,有什麼要什麼,都砸過來吧! 瞳瞳掏出衣袖裡的地圖,在桌子上伸展開,指著上面研究了很久,並且做下的記號道

「我講給你聽,但是你不準笑我,最後主意還是你定。」

「怕被笑,那一定不是啥好主意。」穆丹已經忍不住笑了,繼而肅顏道:「好,你說吧。」

瞳瞳在穆丹那副表情下實在沒有勇氣講下去,於是鬱悶至極的匆匆收了圖紙:「你這表情,我實在沒有勇氣說下去了……」然後轉身,一甩衣袖,毫不客氣的準備打道回後山,繼續跟火頭軍挖隧道去。

穆丹一咧嘴,表情在瞬間變了幾遍,終於把臉孔板了起來,知道再笑瞳瞳決計不會再講,穆丹只好肅容以示對瞳瞳將要道出的問題的重視:「請講。」

瞳瞳扭頭,仔細的打量了穆丹半天,直到確定他已經一改剛才的嬉笑,認真的等著她來暢所欲言,她才走回來,重新鋪開圖紙:「眼下東遼軍中缺乏糧草,我估計你一定派人盯著大涼國的糧倉了。可是,你又一直按兵不動,我估計肯定是對方派了重兵把守,所以你無從下手對不對。」

穆丹眸光驟斂,眼神變得更加深邃,桌子下的手攥了攥,他也在打大涼國糧草的主意,只是沒想到這丫頭居然也動了這個心思,而且還看破了他的心思。

不必穆丹回答,他的眼神雖然看不出風雲,可是,那已經是最好的答案。瞳瞳瞭然的點點頭,繼續道:「既然人家有防備,我們明的不行就來暗的。有句老話叫龍生龍鳳生鳳,老鼠的兒子會打洞。那咱就打洞唄。你看,若是我判斷不錯,這裡是他們的糧草囤積處,我們只要挖通這一段地道,就可以直接進入她們的糧倉,然後盜走他們的軍糧。」

穆丹抬頭緊緊地盯著瞳瞳,若是平時誰提出挖洞的主意,他一定會不屑的笑笑,可是,此時,他不得不承認瞳瞳的挖洞計劃真的是技高一籌。對方守糧倉的狼奴,不止跟狼一樣勇猛,善於分開或者團隊作戰,更是嗅覺靈敏。他沒想到瞳瞳居然選擇直接進入糧草,不給對方任何在糧倉之外發覺的機會,而且心思縝密的把地圖都研究的爛熟於心。

穆丹臉上依然不動聲色:「你怎麼會想到挖隧道。」看來,往往許多非常時候,也必須使出非常的辦法才行……

瞳瞳笑著指了指懷裡的兔兔「是它提醒了我,小白很善於挖坑找吃的。」

「真有你的。」穆丹說不出心底的滋味,他那個弟弟要是能像瞳瞳這樣幫他,東遼國何愁不強!

最近主站更新不能正常顯示,親們看文一定記得收藏,然後在我的收藏,就可以正常看更新的文文。啊嗚,雨寒爬過,求金牌、求收藏、求推薦、求點擊、求評論、求紅包、求禮物,各種求,有什麼要什麼,都砸過來吧! 「嘻嘻,凡事都怕推敲,若是一個人想認真做一件事情,那就沒有做不成的,我判斷的糧草所在方位準確吧?」

「……」穆丹沒說話,點點頭,算是認同了。

「你們人手不多,有什麼需要,你直接找我。」

「哎,這算默許了么?」瞳瞳急忙做了一個停止的動作,阻止穆丹繼續說下去:「你別急著答應我,我可是有條件的。」瞳瞳眼露狡黠之色。

「說說看,什麼條件。」穆丹早就等著她的條件了。

「若是此事成了,我要你給它立功,並且當眾宣布它是授獎的立過戰功的兔兵。」瞳瞳說完心裡重重的吐了口氣,生死有命,富貴在天,這可是她為它爭取的最後機會了。

「人家大涼國的狼奴兇殘無比,遠近聞名,你卻弄一隻兔子,這不是給我東遼國丟人現眼么?……這樣吧,事成之後,我給你立功如何?」他本來一張嘴就想說和你不知道狼吃兔子啊?可是又怕話一出口會傷著瞳瞳的自尊,於是硬生生的咽了回去。不過,他早就知道她早晚要繞道兔子身上,不然不會大費周章的一直跟他提兔子。可是,兔兵與狼奴比起來,那簡直是小巫見大巫,蝦米見鯊魚了。所以,穆丹刻意避開兔子把功勞轉到瞳瞳身上。

「呃……至於我嘛……」其實她從來沒想過自己的問題,當時只是無意中聽到了洪烈和大涼國來人的密談,所以一心想幫穆丹,但是兔子不同,它可是隨時會被軍營中處死,她一定要給它弄個頭銜,讓它有理由光明正大的在這軍營中呆下去。

「你看,」瞳瞳腦筋飛速轉過,又指著地圖讓穆丹看:「雖然我判斷糧草在這一帶,但是這一帶大概也有三四平方里,若是一個偏差,我們整個火頭軍就等於前功盡棄,那樣還需要大費周章,可是有它就不同了,我們只要按照它所指示的方向,一定準確無誤的直接朝糧倉挖去。」瞳瞳邊說邊緊張的盯著穆丹,成敗在此一舉了。

「這隻兔子真能成么?」穆丹做恍然狀,說著,伸手撫摸了一下小白的頭。小白不滿的低頭想躲開穆丹的大手。

「穆丹,我相信它,不試試怎麼知道不行?」瞳瞳微斂眉頭。

「呵,看來我若不答應還不成了,那好吧,但願真如你所說的,就讓它試一試吧。」

最近主站更新不能正常顯示,親們看文一定記得收藏,然後在我的收藏,就可以正常看更新的文文。啊嗚,雨寒爬過,求金牌、求收藏、求推薦、求點擊、求評論、求紅包、求禮物,各種求,有什麼要什麼,都砸過來吧! 其實,那日洪烈和瞳瞳為了一隻兔子的爭吵他早就聽說,其中不免洪烈因為屬下挨打的挾私報復,但是,他沒想到瞳瞳居然膽大的連皇子都不懼怕,更想不通,瞳瞳要如何把一隻兔子變成名正言順的兔軍,所以才會不動聲色的等待瞳瞳破解難題,沒想到她竟然是通過這種方式讓兔子名正言順的成為兔軍還成了軍中的功臣。

他不知道,為了讓小白有一個名正言順的身份,瞳瞳已經死了許多的腦細胞,終於在小白的又挖坑又啃哧溜的表現中找到了破解的方法。

「你同意了?啊嗚,你,你真好……」瞳瞳驀地起身,難掩的興奮已然眉開眼笑,大聲的喃喃自語。

「我穆丹何時說了不算?」看著她眼中的異彩,他也跟著心裡浮上快樂的色調,聲音也跟著提高了些許。

穆丹的變化格朗全部看在眼裡,他眼底眉梢也浮上了一絲笑意,悄悄地移開視線,走出營帳……

「好,你要一言九鼎,說了就不許變,來,我們拉鉤。」說著瞳瞳騰出一隻手湊到穆丹面前。

穆丹哭笑不得,依然很配合的伸出小拇指與瞳瞳勾住:「行,就依你,我們拉鉤。」

「拉鉤上吊一百年不變。」瞳瞳一口氣說完,已經興奮地拋開穆丹,低頭對小白說:「小白,你終於要成為兔軍了。」

「我把無影派給你,他們是我培養的死士,有他們在,確保事情事半功倍,更能保護你的安全。」

「嗯,謝謝。我一定會盜取大涼國的糧草。」瞳瞳像只快樂的小鳥,嘰嘰喳喳。

穆丹點點頭:「那我拭目以待吧,記住,有需要只能找我。」他提醒她的原因很多,有種說不清的情愫。

其實穆丹一直伺機打劫對方的糧草,可是因為大涼國一直派重兵把守,穆丹一直苦於沒有機會,只能一直在周圍伺機而動,他沒想到瞳瞳會急他所急想他所想,居然直接把道路通道對方的糧倉中,這樣一來,他只需配合瞳瞳,讓她暗地裡操作,他明面上騷擾他們,把大涼國的兵力和狼奴引出來,為瞳瞳盜取對方的糧草打掩護就好了。

瞳瞳離開之後,他沒再看軍中文件,而是陷入了沉思,她到底都知道了些什麼?

瞳瞳最後一個要求依然在耳邊回蕩,讓他心裡深深的壓抑,她的話猶如在耳邊:


「我還有件事情你必須答應我。」

「好,你說。」穆丹柔情的看著瞳瞳。

最近主站更新不能正常顯示,親們看文一定記得收藏,然後在我的收藏,就可以正常看更新的文文。啊嗚,雨寒爬過,求金牌、求收藏、求推薦、求點擊、求評論、求紅包、求禮物,各種求,有什麼要什麼,都砸過來吧! 「這件事情成功之前你不能和別人說,尤其是洪烈,請你絕對不能讓他知道。」瞳瞳抬著頭,緊緊地盯著穆丹,不管他知不知道洪烈的所作所為,她一定要他保證不跟洪烈說,否則,她一定死無葬身之地!

看著瞳瞳眼中的忐忑,穆丹盡量放輕鬆了神情,笑著點點頭:「好,就依你,我看你這丫頭到底要玩什麼花樣出來。」

得了穆丹的同意,瞳瞳綻露笑容,輕快的離開了。

……

—————–

轉眼,中秋以至,皓月當空,夜色下風輕雲淡,唯獨軍營中的喧鬧聲陣陣傳來。

軍營中,原來的訓練場地現在改成了摔跤場,此時正有人站在場地中間,雙臂朝兩側自然張開,有規律的搖擺跳躍著身體,等著下一位挑戰的勇士。

今天是中秋節,一頓可口別緻的晚餐過後,早有人在場地主位安了幾張桌子,此時穆丹和洪烈、蕭將軍正一字排開,坐在訓練場最前排看士兵們摔跤,幾個人時不時溫顏交流幾句,暗地裡卻各懷心事。

瞳瞳從吃飯到現在一直都沒有停下來,今天的菜肴和節目大部分由她策劃。

「我來和你比較。」場外,龍辰見場地中間那個武士勝出,正自得意的在場地中央炫耀,便笑著走出來。場地中央的人一怔,他顯然沒有想到龍辰會親自上場,一怔之後,立即小心翼翼的應對這越來越近的龍辰。

龍辰並不急著出手,也如台上的勇士一樣搖擺著張開手臂,隨時準備出招。周圍的氛圍推向了**,說話聲,笑鬧聲,喝彩聲絡繹不絕。

瞳瞳探頭看了一下場上的情況,笑著鑽出場外,徑直往廚房的方向而去。

以龍辰的功力,若是龍辰上場了,看來摔跤比賽也差不多要結束了,她要去督促小岳他們快點把月餅送上來。

廚房裡的火頭軍個個都忙的不亦樂乎,瞳瞳匆匆進了廚房,按照最初的設計,現在是給全軍上月餅,摔跤一過,賞月聯歡馬上就要開始了。

「小岳,月餅都做好了么?時間已經差不多了。」瞳瞳大嗓門的進門就喊。

「已經差不多了,現在準備上月餅了。外邊怎麼樣了?」小岳邊忙邊問道,自從瞳瞳跟他們火頭軍混到一起,他們有幾次跟前面的士兵衝突都勝了,再也沒有人瞧不起他們火頭軍,甚至還有士兵時常到伙房來探頭探腦,想要拜小瞳為師,讓他們伙房在軍中名氣大振。最主要的是瞳瞳花樣百出的菜肴改善了整個軍營的伙食。當然,平日里都是瞳瞳指揮大家如何做菜,只有今天——中秋節,瞳瞳才主動上灶為全軍做了一頓中秋宴。大家已經開始潛移默化中轉變了對火頭軍一無是處的印象。

最近主站更新不能正常顯示,親們看文一定記得收藏,然後在我的收藏,就可以正常看更新的文文。啊嗚,雨寒爬過,求金牌、求收藏、求推薦、求點擊、求評論、求紅包、求禮物,各種求,有什麼要什麼,都砸過來吧! 瞳瞳笑把前面的情況對小岳簡略的說了一遍。

「沒問題,保證他們摔跤完畢,月餅都擺在桌子上了。」聽完后,小岳胸有成竹的保證。


「行,一定要快,我還有些私事,先離開一會,等會——我們晚會上見。」瞳瞳神秘兮兮的離去。小岳沒注意到瞳瞳話里露出的那一抹羞澀和扭捏,點頭算是答應瞳瞳離去。

……

一盤盤月餅迅速端上來,龍辰動作迅速的打敗對手,站在中間接受大家的祝賀和歡呼,他勝了。

瞳瞳對著銅鏡中的自己,微笑著看了又看,很久沒有穿女裝了,她今天就想任性的做回自己,不僅換了女裝,還化了淡妝。看著鏡中的自己,心裡竟盛開了一朵朵鮮花一般的喜悅,愛極了這個自己……

場地中,火頭軍把月餅上完,小岳和尕兵、傲雲、傲宇他們也迅速就位,坐到了屬於他們的方塊,加入了聯歡。士兵們先是用自己的母語唱歌,然後又由單人或者自由組合出演。

瞳瞳聽著男聲渾厚的清歌,裊裊而來。瞳瞳的出現,早有眼尖的士兵傳出一聲驚訝地輕呼。

「呀……有女子……好美。」隨著這聲輕呼,就像被傳染了一般,呼啦啦一片目光都隨著此人的目光看去。



他瞬間臉色猙獰大變,直接用吼了出來。

Previous article

凰千淼直接的退開道:「我不是這個意思!你上次送我那一把劍,不是沒有簽訂契約就跑了嗎?」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