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他瞬間臉色猙獰大變,直接用吼了出來。

握住姜思雪的手,又狠狠地加大了力道,疼得姜思雪冷汗都下來了,想要掙脫,就被許強攥住了衣領,喝斥得濺了一臉的唾沫星子。

「姜思雪,你竟然背著我跟男人相親?你還有沒有良心啊?」

「姜思雪,我們都訂婚快半年多了,我把婚房都準備好了。」

「今天這單生意談成了,我還想著要給咱們添輛代步的小車,絕對不要你父母出一分錢。牌子就選你之前一直很喜歡的電動新能源小汽車。那一輛都能買尋常的兩輛了。」

「姜思雪,我處處都在為我們的未來做打算,你竟然如此狠心絕情,就背著我跑來這裡相、親!」

陳子墨想鼓掌,「媽的,這渣男的段位真是太高了。虐得好!」

陶小朵感覺是瞧出問題來了。

姜思雪是真的被許強拿捏得死死的了。

三年交往,沒白費時間啊!小姑娘的思維和路數,全被許強摸准了,弱點是一戳一個準兒。就剛才一聲吼,就吼得她啞口無言,現在一連串的數落,被堵得連嘴都還不了。

三年,一千多個日夜,洗腦的效果現在是刺果果的體現出來了。

明明姜思雪手上有那麼多的證據,可是這性子里的弱點都被許強識破了,好好的一副好牌都被打成了爛牌,真是……讓人唏噓。

不得不承認,這當老師的,的確是人類靈魂的工程師,直接黑爆你的智商。

瞧姜思雪的可憐相兒,可見許強的教學水平是夠高的,把人調教得服服帖帖,連嘴都不知怎麼回了。

「許先生,要是你真為姜小姐好,就不該在這種公眾場合大吼大叫的。有什麼問題,私下裡說明解決,難道不好嗎?」

曹少爺似乎是有些發現,上前拉回了姜思雪,一手刀劈開了許強攥住的手。

手鬆開時,姜思雪的手腕上霍霍五道手指印,當真觸目驚心。

許強心下冷笑,就怕這個傻B富家子不撞上來呢!

「你個狗東西,你們都光天化日地你摸我我摸你了,難道就不准我說說自己的心酸了。」

「雪兒,我是真的愛你啊!」

只求浮生不相逢 ,又裝起了可憐。

「不管我責備了你多少不是,可是我也是愛你的啊!」

「我本來年紀比你就大,你犯了錯,那也是我沒有教好你,沒有帶好頭。」

「是,都是我的錯,都是我不對。」

「雪兒,不管怎麼樣,我們都認識三年多了,外人看來,咱們一直那麼好,就跟親人沒兩樣兒了啊!」

「雪兒,你乖,你回來我身邊,我們好好說,我……我會試著,原諒你這一次的。」

姜思雪睜大眼,彷彿也不敢相信男人剛才還疾顏厲色地,一副想要置她於死地的樣子,把她打成當世「陳世美」似的人物;這一轉眼,又一副差點兒跪下的表情,乞求她回心轉眼?!

姜思雪有些傻了。

「雪兒,你看,你還戴著我們的訂婚戒指。」

許強衝上前,拉起姜思雪的左手,露出一顆額面不小的鑽戒。

陶小朵記得,姜思雪常愛炫擺這顆小鴿子蛋,招來一眾女士的驚嘆羨慕。

姜思雪只覺得被燙到似的,一抖,就甩開了許強的手。

陶小朵注意到,曹少爺的臉色是真的不好看了,還朝身後又退了一步。

恰時,後方傳來一陣腳步聲。

她回頭一看,立即拉著還探頭探腦的陳子墨,朝廣告排后躲了一躲,避開了那行來的四人。

正是相親的兩家父母。

「雪兒!」

姜媽媽一看到許強的身影,心頭暗叫不好,先一步衝上前,將女兒護到了身後。

她略掃了一眼曹少爺,心下還是有些心望地嘆了一口氣。

「媽!」

得,這一聲不是姜思雪叫出來的,而是許強故意托長了調子的一聲凄厲厲的慘叫。

姜爸爸擋在了妻女面前,也被這聲叫,叫得眉頭全皺一堆。

「閉嘴。我可從來沒認過你這樣一個兒子。」


「爸,您怎麼能這麼說。我這三年多,幾乎每周都登門幫你們做飯熬湯,打掃衛生。您身上這件西裝,還是我之前幫您燙過的。」

「你,你胡說八道什麼。」

姜爸爸顯然是被嚇到了,回頭看了妻子一眼,妻子明顯眼神有點兒心虛。

但姜爸爸到底是軍人出身,那一身氣勢也不是許強敢過度造次的,他說著這話時,很明智地就朝後退了一大步。

曹家夫妻這會兒還有些懵逼,上前拉著兒子問情況。曹少爺緊抿著唇,不太想說的樣子。

三年的交往關係,已經不是普通關係了。

這種情況下,他們做為相親方能說的話,真是很沒立場的。

「鬧成這樣子,成何體統。思雪,你現在就給我分手,現在就說。」

「爸……」


姜思雪沒想到把父母都驚動來了,她雖驕縱慣了,可一直以來還是父母保護下的乖寶寶,被父親這一吼,嚇得大哭起來。

「哭什麼哭,這種人胡攪蠻纏的,難道你還想跟他過一輩子不成?」


其實,在姜家,姜父不喜許強其人,從來表現得都不像姜媽媽那麼明顯。但是今日之事,鬧得太難堪了,讓他在老朋友面前顏面盡失,這也是怒上心頭,忍無可忍了。

許強心頭也是一慌,他剛才就是嚇唬下姜思雪,好趁機加重她的愧疚感,把之前發現他聊騷的事情給打平,徹底抹過去。

他可沒真想毀了這門親事兒,他還要利用姜家那麼多的資源,撈更多的錢。有了錢,還愁什麼沒有?!

「爸,媽,我錯了。」

「求求你們,千萬別拆散我和雪兒,我和雪兒是真心的啊!」

「爸,媽,我和雪兒都交往三年了,同居也一年多了。」

「說不定,現在,現在雪兒肚子里都有你們的外孫了啊!」 等了三炷香方言才開口,紫書儀心中一喜,鬆了一口氣之後,鄭重其事的道:「在大帝面前小女不敢耍小聰明,陳公子救我於危難之中,我心中說不出的感激。為了給家族報仇,我才耍小聰明利用他,但是我真的很喜歡他。」

「當真?」方言陰沉著臉問道。

「當真!」紫書儀舉手發誓:「小女紫書儀以全族名譽發誓,句句屬實不敢撒謊,只要藍晉帝國滅亡,小女一定服侍陳公子終身。」

方言露出一絲滿意的點點頭:「很好,你是個聰明的女人,知道什麼該做什麼不該做,算計陳召陽的事情不準再有下次,知道嗎?」

「明白。」紫書儀苦笑著道。

方言滿意的一笑,紫書儀是聰明人,敲打一下就好,方言可不想以後陳召陽被她坑了。不過看樣子她不敢,而且又喜歡陳召陽,也許是個良配也說不定。

既然事情解決了,方言直接就從龍椅上消失,看得紫書儀一愣一愣的。

走出金鑾殿,紫書儀柔柔的擦去額頭上的汗珠,滿臉的苦笑,方言的震懾力太恐怖了,現在她什麼心思都不敢起了。

等在外面的陳召陽焦急的走了過來,急促的問道:「怎麼了?方師兄和你說了什麼?」

紫書儀看著陳召陽臉上的焦急,心中一暖之後露出一絲歉意,她淡笑用香帕為陳召陽擦去臉上的一滴汗珠之後,靜靜的抱住了他。

陳召陽一愣神之後,心中卻是湧起一絲狂喜,緊緊地抱住了她的嬌軀,心中無比的安寧。

「只要公子幫我報了仇,妾身一輩子給你當牛做馬。」紫書儀第三次說出了這句話。

但是這一次她是真心的,無論是方言的震懾,還是陳召陽的真心,都讓她決定死心塌地的跟著這個男人。

遠處,方言淡笑著看著抱在一起的兩人,臉上露出一絲滿意。方言忽然有些想冷無悔和舒筱了,也不知道她們過得怎麼樣了,不過應該不會吃虧,畢竟舒筱實力還是很強大的。

「也許以她的天賦,修為早就超越我了。」方言微微一笑。

方言還想起了司空靖柔,舒筱是因為誤會和他有仇,但是司空靖柔可是和方言真的有仇了。當眾殺了她父親,任誰都不可能不報仇的。

「頭疼。」方言苦笑著搖搖頭。

他其實很不擅長處理男女之事,比較麻煩,也許以後和司空靖柔又是一場愛恨糾葛。

恨恨的搖搖頭之後,方言才自言自語道:「不管了,努力修鍊才是王道。」

什麼事情都處理完了,接下來必須全力修鍊,早日突破到問天武聖。這是一個很大的關卡,方言必須要突破。雖然帝王真身非常厲害,但是那不是自己的力量,自己突破了才是正道。

承天殿內,方言閉目養神一陣之後,直接手握靈石開始修鍊。

問天武聖境界不僅能壽元大增,更重要的是能虛空飛行,擁有各種各樣強大的力量,方言怎麼可能不心動。

「轟隆隆」!

丹田一連串的爆響,方言開始瘋狂的吸收靈石中的靈氣。

他現在是九品高手,吸收靈石的速度大大增加,靈石中傳出一連串的波動,整顆靈石的靈力就飛速的被吸收。看樣子一天時間起碼要消耗十顆靈石,速度飛快。

方言自從上次變身帝王真身之後,窺探到了問天武聖的秘密,認清楚了自己的道路,突破只需要真氣積累罷了。

才八天的時間,當方言消耗了八十顆靈石之後,他丹田隱隱約約就傳來一聲聲脹痛感。


方言心中一喜,這是要突破了。

不過他並不急著突破,反倒是讓真氣逆行不斷的洗鍊肉身,把肉身的力量也大幅度增強到快突破的境界才好。

當丹田第二次脹痛之後,方言猛地一咬牙,直接捏碎了兩顆靈石。

「轟」!

恐怖的靈氣頓時瀰漫整個承天殿,方言興奮的深吸一口氣,所有靈氣全都被他吸收。

「轟隆隆!」

一聲聲爆響,方言的丹田一路勢如破竹的突破了,從九個真氣旋直接突破到了十個,蘊含的能量再次暴漲。

方言立馬操控真氣逆行,身體頓時爆發恐怖的噼噼啪啪爆響,接著每一個細胞都在蛻變。

「轟」!

方言身上爆發一股氣浪,他的肉身再次突破,直接和修為齊平。

「哈哈哈!」

方言黑髮四下倒飛,眼中帶著駭人的威勢。才八天的時間方言就突破了,距離問天武聖再進一步,他怎麼可能不興奮。

不過接下來方言並沒有馬上再次修鍊,而是停下來修鍊武技,他從雨家弄到很多極品武技,必須熟練掌握。這些武技看似沒用,但是他卻是方言武道高樓的某一個磚瓦,少了就可能導致崩塌。

如果是一般人也許就急吼吼的準備突破問天武聖了,但是方言卻靜下心來把所有極品武技全部鑽研透了,才開始自己下一步的修鍊。

就在方言修鍊的時候,被愛情滋潤的陳召陽也沒閑著,他沒日沒夜的感悟苦修,只盼著早日突破好去滅殺藍晉帝國。

苦修半個多月後,陳召陽也許是在愛情的力量下潛力爆發了,居然讓他摸到了一絲問天武聖的道路。他當即閉關,把所有靈石全部消耗之後,終於突破!

當日,整個都城風起雲湧靈氣翻滾不息,震撼了整個都城的人。不用誰說大家都知道,萬古帝國又出了一個了不得的人物。

早早就接到方言命令的魏然和魯斷腸頓時興奮起來,魏然早早就收集好了情報準備好了人馬,魯斷腸早已經把千萬大軍整頓好,只等著陳召陽了。

「哈哈哈!」在方言親賜的府邸之中,陳召陽興奮的大笑,身上環繞著恐怖的氣息。

「藍晉帝國,準備滅亡吧。」陳召陽咧嘴一笑。

最激動的當然是紫書儀,她滿臉激動的看著陳召陽,一顆心已經死死的系在了他的身上。她絕對相信,陳召陽能把她的仇敵全部滅殺,一個不留。 懷孕這個終級殺器一出來,現場瞬間死寂。

許強大概也被老丈人的堅決態度嚇到了,撲上前,一把抱住了姜思雪,還一手撫在她肚子上,那動作看得人辣眼睛。

他一邊撫,一邊附耳低語了一句什麼,姜思雪的臉色唰啦一下全白了。

那震驚的眼神兒,下一秒又被許強給嚇得直流眼淚,「你」了半天都沒有說出一句話來。

沒人知道,許強這說了什麼。

那是很久之後,陶小朵意外碰到姜思雪時,才知道許強說的是,「要是你再鬧騰,信不信我回頭就讓你父母看一看,我們在一起的那些精彩的照片和視頻。」

不用猜,就是不雅照。

陶小朵撫著胸口,喘了兩口氣,轉身就要走。

陳子墨忙拉住人,「哎,怎麼了?」

陶小朵掃他一眼,「噁心啊!再看下去,我怕我都要吐了。」

陳子墨表情跟著大變,那眼神兒瞬間就不對了,往姑娘肚子射。

「啊,啊,不是吧?你……你不會是有,有……」

陶小朵受不了地拍他一個大腦門兒,「有個鬼啦!走了。」



「劍歌,你在想什麼?」青水看到她在那裡發獃,邊走過去問道。

Previous article

一不做二不休,小岳左右看了看之後也同意了瞳瞳的作法,回頭對著身後的火頭軍兄弟揮了揮手。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