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將信將疑的老羅伯特,跟著威震天來到訓練場一看,整個人都呆住了。一眼望去,足有上萬大軍在訓練場混戰。各種旗幟翻飛,一個個全身披掛的軍士,面目猙獰地拿著武器對砍,下手毫不留情。老羅伯特親眼看見,一個胳膊上系著白布的軍士,被三四個系著黑布的壯漢拿著鐵棍狠揍。哪怕挨揍的已經倒在地上,滿臉是血的哀嚎掙扎也不收手。直到另外一群系著白布的軍士衝過來,跟他們混戰一團……

其中一個系白布的年輕人看了看剛才挨揍的軍士,對站在外圈的一些胳膊上纏著紅十字的婦人大吼:「軍醫,第一軍退出一名戰士。」

躺在地上已經奄奄一息的戰士聽了這話,掙扎著往起爬。他喊道:「軍長,我還能打……」

說著,他又去摸武器……

那些胳膊纏著紅十字的婦人卻不聽那個戰士的呼喊,而是抬著擔架衝進場中,裝起他就往外走。那個戰士還死命掙扎:「放我下來,我要|干|倒第二軍的雞掰……」

「閉嘴……」抬著擔架的婦人,大聲呵斥:「你們軍長已經下令,你就算陣亡了。再耽誤我們救治,扣你們第一軍的分數……」

那個戰士聽到扣分數,立刻老實了。而周圍廝殺的軍士看到這些婦人,也都讓在一邊。等她們過去,立刻又打成一團……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裡把《威震天崛起》加入您的書架,方便以後閱讀威震天崛起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目瞪口呆的老羅伯特,被威震天帶到訓練場旁邊的高台上。這是一座用土方堆積出來的檯子,足有二十米高。站在上面,對整個訓練場可以一覽無遺。

高台上的戰士見威震天到來,立刻吹響短管通知訓練場中的各軍,領袖前來觀戰。

「弟兄們,領袖來了,咱們第一軍千萬不能丟臉,給老子狠狠地打……」阿狗縱聲咆哮,第一軍的戰士也是吼聲如潮。

「靠,不能讓第一軍的傻掰得意,給我往死了打……」威豆滿臉的麻子都迸發紅光,他大喊道:「吹管子,告訴咱們這邊的五旗,先把第三軍那幫貴族佬干趴,再回頭包抄……」

第二軍的幾十個通信兵一起吹響了短管,傳達命令。隸屬第二軍的五旗部隊,向著新成立不久的第三軍發動一波波猛攻。

第一軍的短管也響了起來,命令第三軍死守。他們則帶著三旗部隊,集中兵力狠打第二軍。等收拾了第二軍之後,立刻前來增援……一時間或高或低的短管聲此起彼伏,各軍爭鬥得更加激烈……


高台上的老羅伯特自打發現這是訓練之後,就被深深吸引。威震天在旁邊一個勁地跟他解釋,各軍的配備。甚至還特別指出之前沒來見他的諾基亞,也就是第三軍所在位置。

威震天倒也理解諾基亞沒來迎接的行為,畢竟面對原本的家主,可能會很尷尬。對於這類事情,威震天一向比較豁達。不過,威震天在這事上還是想錯了。其實,諾基亞面對老羅伯特沒什麼尷尬。因為留在部落本身就是珍妮的命令,他心裡也沒什麼負擔。他之所以不去迎接,最主要的原因是沒有時間……

第三軍草創之初,可說是混亂不堪。主要是因為第三軍的人員組成,太過複雜。這裡有原屬於帝國斧槍營的軍士,還有一部分聖光騎奴。這些人當中有平民,有奴隸,還有一少部分落魄貴族,本就互相看不順眼,明爭暗鬥。再加上威震天又塞進來幾百部落族人,更是加劇了這種氛圍……

別的部隊成分單一,不論幹什麼都非常團結,至少是一致對外。可到第三軍這,就徹底變樣了。團結這種東西,第三軍壓根就不存在。訓練的時候扯後腿,互相陷害就不說了。甚至連晚上睡覺都是一件危險的事,因為說不准你睡著之後,會不會被人蒙著腦袋一頓胖揍,弄得所有軍士睡覺都不得不睜著一隻眼,互相提防。

這種來自身份認同的隔閡與惡意,軍紀都無法解決,作為一軍之長的諾基亞更是頭疼不已。而且這事還無法求援,就算求援了也沒用。況且,玲瓏因為知道威震天想通過第三軍這個試點,讓族人和外界帝國能融洽相處,所以儘可能為第三軍提供更好的物質條件,甚至連搶飯大戰的結果都不影響第三軍的伙食。

其他部隊對這事,已經頗有微詞。如今第三軍發生的情況,他們心知肚明,卻誰都不提,就等著看笑話。說實話,就連諾基亞自己都覺得,其他部隊的反應已經算客氣了。要是換成他,可能都做不到只看笑話……

不管怎麼說,第三軍由於這種先天不足,導致了分裂情緒嚴重,戰力成渣。基本上只要一上訓練場,就成了成績倒數第一的霸主,可說是屢戰屢敗。這樣的戰績,自然也被各軍嫌棄,誰都不願和他們配合。畢竟第三軍輸了伙食照舊,各軍被連累了之後,卻只能吃著最次一等的食物,被其他部隊嘲笑。

由儉入奢易,由奢入儉難……現在的族人已經不滿足於吃飽,更想吃肉。尤其是自己嚼粉鼠根,看著別人吃肉,那種滋味哪裡受得了?

如今,威豆率領的黑方部隊,就是看準了第三軍戰力成渣,想先幹掉這個軟柿子。而阿狗率領的白方部隊不去救援第三軍,反而主動攻擊黑方部隊的主力,也是知道第三軍的垃圾戰力,救了也是白救,還不如抓緊時機和威豆拼個你死我活,說不定還有一線生機……

由於第三軍的戰力太渣,各軍都不願和他們成為一方,還是何長老想出抽籤的辦法,才擺平這事。不知道阿狗今天是不是上廁所沒洗手,竟然抽到了第三軍。凡是白方的部隊,沒有不埋怨他手氣差的。就連阿狗自己,都特么想把手剁了才甘心……

諾基亞聽了阿狗的命令,再看看從四面八方圍上來的黑方部隊,除了暗暗嘆息之外,也只能咬牙死挺。一道道命令通過短管和旗幟,傳達下去……

諾基亞一直認為,旗幟傳令在視線可及範圍內,要比短管更快捷。所以,第三軍的旗幟傳令用得最多。

既然要遭受圍攻,那就應該採用圓陣死守。諾基亞的命令毫無挑剔,下面的執行貌似也沒有問題。最外沿的戰士手持大盾,設立盾牆。後面一排則手握長棍,準備搏殺……

老羅伯特已經看見手持鐵棍,臂纏白布的諾基亞,站在軍陣的最前方,身後是幾百膚色和發色混雜的戰士。而軍陣中央,炎黃抵抗軍第三軍的大旗獵獵飛舞。因為諾基亞的關係,他不由自主地為第三軍加油:「好,變陣不慢。只要堅持住,白方的贏面很大……」

老羅伯特不愧在嘉德騎士團混過,片刻之間就解讀了戰局。而且,他對諾基亞的指揮能力,信心十足……

威震天卻不看好白方,更不看好被圍攻的第三軍。原因很簡單,就是諾基亞並沒有處在圓陣中央指揮,而是站在軍陣最外圍,準備上陣搏殺。這種披堅執銳的事,他沒少干。哪次都是刀頭舔血,外加一身傷……

而且,威震天特別了解這麼乾的背景。那就是軍無戰心,將領不得不親臨一線,鼓舞士氣。不然的話別說打了,部隊能不崩潰就不錯了……

「第三軍的問題,看來不小……」威震天叫過一個戰士,簡單了解一番,就知道自己所料不差。第三軍成軍之後,融合的效果不佳!

老羅伯特也聽到威震天和戰士的對話,他安慰道:「小子,你不用費心這事。戰場上打過幾回,大家就都是生死弟兄……」

可安慰的話還沒說完,他就破口大罵:「這幫乾菜班哪雞掰是打仗,簡直是找死!」

訓練場中風雲突變,黑方部隊剛剛圍上來,第三軍看著緊湊的圓陣就四分五裂。圓陣里不少戰士,面對攻擊都主動退讓,甚至還有刻意阻擋同伴的意思。

諾基亞大聲呼喝傳令也不起作用,甚至連通信兵都陷入混亂。無奈之下,諾基亞只能帶著一隊人馬苦撐。要不是他鬥氣頻發,那一小隊人馬也得完蛋……不過大軍作戰,個人勇武的作用實在不大。只是過了片刻,第三軍就全軍覆沒。

黑方部隊在歡呼聲中,掉頭包抄。處於兵力劣勢的白方,雖然拚死掙扎,戰局還是陷入了一邊倒的地步。

這一場大戰,足足打了兩個時辰。白方戰至最後一兵一卒,也沒有認輸,顯示出驚人頑強的戰鬥力。但不認輸,不代表沒輸。當阿狗被威豆帶著十幾個戰士干趴之後,訓練場上還有二三百黑方戰士沒有倒下。而白方部隊,則沒有一人能站著了……

負責評判的禁衛團一致判定,黑方慘勝。下個星期白方所屬部隊,伙食改為最低等級。訓練場周圍的軍醫團在黑方部隊的歡呼中進場,開始救治傷員。雖說族人都身著肽藍精鐵的盔甲,刀槍不入。但受傷還是在所難免,必須儘快治療。

好在部落的草藥夠多,效果也夠好。即使不如禱祝師那麼神效,也能滿足所需。大部分受傷的戰士,三五天後都能恢復如初……

老羅伯特欣賞了一場驚心動魄的「實戰」,頗有些意猶未盡。尤其是諾基亞率領的第三軍,表現得如此差勁,讓他也臉上無光。他道:「小子,你的部隊天天都這麼訓練嗎?」

「以前是天天如此,我走後改為一周兩戰。現在手裡拿的都是真傢伙,天天打誰都吃不消……」威震天見可愛坐著七彩浮遊從遠處飛來,站起身道:「老丈人爸,我帶你去沼澤看看,說不定魔獸已經訓練得不錯了!」

總裁的緋聞前妻 ,訓練場中又發生了變化。讓軍醫團草草治療了一下的阿狗,找到了諾基亞,不由分說就是一頓狠揍。而白方各部也都衝過去,對著第三軍的人拳打腳踢。黑方部隊則在一邊鼓掌吹哨,起鬨架秧子。剛才作戰不行的第三軍,這會卻顯示出強悍的戰力。原屬斧槍營的戰士,甚至還激發了鬥氣。所以他們人數雖少,卻和衝過來的人打了個旗鼓相當……第三軍當中,唯一處於挨揍狀態的可能就是諾基亞了。

阿狗見諾基亞只挨揍不還手,也打不下去了。他薅著諾基亞的頭髮,吼道:「麻痹的,你們第三軍都是婆娘嗎?」

旁邊一個軍醫團的婦人,不滿地道:「婆娘怎麼了?再看不起婆娘,以後不救你……」

軍醫團負責族人的療傷治病,空前受人尊重,軍中更是如此。阿狗哪怕在盛怒之下,也不得不把諾基亞扔在一邊。他硬擠出一個笑臉,道:「這就是個比喻,不是說你們……」

對軍醫團笑完了,阿狗又要對在那擦血的諾基亞發飆。沒想到,威豆卻過來拉住了他,還搖了搖頭向高台一指。

「就因為領袖來了,才特么丟臉……」阿狗明白威豆的意思,可還是咽不下這口氣。

這時,擦完血的諾基亞卻站起身,對阿狗道:「這次戰敗的責任完全在我,閣下發脾氣也很正常。打我一頓,就當是向閣下道歉吧。」

阿狗氣哼哼道:「你特么要是能把第三軍弄得像點樣子,我讓你打兩頓都行!」

「領袖已經回來了,第三軍的戰力提高,指日可待了。」諾基亞淡淡地道:「閣下,我要去見領袖請令,請你先約束一下各軍。」

說完,他不等阿狗回答就向高台走去。

當時,諾基亞和威震天請示了什麼,眾將都不清楚。直到各軍回營之後,禁衛團和第二軍開進第三軍的營地,以及一系列血淋淋的事件,眾將才知道這位儀錶總是一絲不苟,處事風度儒雅的傢伙,有如此狠辣的一面。

諾基亞先是當著第三軍全軍的面,自陳錯誤。然後,讓禁衛團抽自己一百鞭子,算作此次作戰不利的懲罰。禁衛團行刑沒有半點徇私,鞭子都抽斷了一根。一百鞭子抽完,諾基亞整個後背都血肉模糊。

受罰結束的諾基亞,點出所有作戰不利,故意坑害袍澤的人,一人五十皮鞭。當天,足有三百餘人挨了鞭子。不論是投降的軍士,還是部落本族戰士,全都一視同仁。挨打的人不是沒有意見,可看著陰笑個不停的威豆,還有殺氣騰騰的第二軍戰士,全都老實了。

諾基亞還宣布一連串極度嚴苛的軍令,懲戒最輕的也是一百皮鞭。結果,三天後搶飯大戰,第三軍的表現就和以往大相徑庭。這次,倒霉的還是阿狗。因為是威豆抽到了第三軍,還把第三軍當軟柿子捏的阿狗,吃了大虧。

不過,諾基亞卻沒有滿足,還是帶著禁衛團和第二軍進了營地。這次作戰,凡是坑害袍澤,見死不救的人,全部三百皮鞭。這下,那些要被懲處的軍士直接炸鍋。誰都知道三百皮鞭抽下來,不死也要脫層皮。於是,紛紛鼓噪……

諾基亞對鼓噪的軍士毫不猶豫地下達了格殺令,一口氣砍下六十多顆人頭,掛在營地高桿上。經此一事,第三軍上下無不噤若寒蟬!

不少人都覺得過火,何長老更是去指揮中心找威震天,希望能阻止這種血腥的事再次發生。沒想到,威震天哼哈的聽完后,沒有任何反應……

眾將這才明白,諾基亞和威震天請了什麼命令!而獲得威震天支持的諾基亞,終於通過這種鐵血的手段,強行整合了第三軍……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裡把《威震天崛起》加入您的書架,方便以後閱讀威震天崛起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第三軍發生的事情,都是后話了。這會,威震天正和老羅伯特坐著七彩浮遊,前往幽暗沼澤。七彩浮遊風馳電掣,老羅伯特卻一直盯著威震天猛看,頗有一種老岳父看女婿的感覺,眼光中滿是審視。就像在思考,這小子長這逼|樣還能把我女兒追到手,確實有兩把刷子……

「那個……老丈人爸,你要是累了就躺會。」威震天有點吃不住勁了,道:「按現在的速度,還有三分鐘才能飛到沼澤。時間很充裕,你還能睡很長時間……」

「小子,看不出你還挺狠呢!」老羅伯特無視威震天的尷尬,語重心長地道:「剛才諾基亞向你請命,你居然敢答應?你知不知道,諾基亞有了你的許可之後,意味著什麼?」

「呵呵……」威震天傻笑兩聲,盡顯憨厚。他道:「老丈人爸,諾基亞知道分寸!」


「要是別人,你這麼說我可能就信了。但是諾基亞,我太了解了……」老羅伯特冷笑兩聲,道:「他要是知道分寸,就不會專門找你請令了。我看得出來,你沒回來之前,他已經被欺負得狠了。而且,他那樣的人只要有一點辦法,都不會來找上司。一旦找來了,那就是準備大開殺戒了。

當初在斧槍營,他就是用這種手段收拾了兩個統領。那些貴族軍士鬧事,還是珍妮出面給壓了下去。如今,你想讓部落和世人共處,方式應該懷柔才對。過於激烈的行事,很可能造成更大的阻礙……」

「老丈人爸,我聽出你關心我了!」威震天長長吁了口氣,套近乎道:「這是我第一次感受到,你對我的關愛……」

「少拍馬屁,我剛才說的話你聽沒聽?」老羅伯特一點不給面子,抬手就是一巴掌,抽在威震天的後腦勺上。他道:「我再說一遍,要想和世人共處,方式必須懷柔……」

「老丈人爸,我也覺得部落和世人共處,應該懷柔。不過,我並不排除兇狠……」威震天揉著腦袋,道:「因為我覺得共處是目的,懷柔只是實現目的的一種手段而已!」

威震天這麼說的意思很簡單,既然懷柔只是實現目的的一種手段,那兇狠同樣是一種手段。老羅伯特自然聽出威震天話里的真正含義,不由得怔在了那裡。威震天的話聽起來相當殘酷,偏偏又有著極大的合理性。

這讓想給威震天上上課,講講如何處理對外關係的訣竅,免得這小子冒進的老羅伯特,反而不知說什麼好了。他暗自心驚,道:「後生可畏,真不知道賤民當中怎麼會出現這麼一個怪物?」

「老丈人爸,要說和世人共處這事,還真想請你幫點忙……」威震天認真地道:「部落現在缺人,太多活沒人干,你能不能替我招點打工的夥計?」

老羅伯特看著一臉期待的威震天,忍不住道:「就算有人,你養得起嗎?」

「呵呵……地主家裡沒有點餘糧,那還叫地主嗎?」威震天信心滿滿地道:「老丈人爸,一會看完了魔獸,我再帶你去見識一下部落糧倉。珍妮嫁過來要是瘦二兩,我就從自己身上剁二斤肉補上……」

威震天信心滿滿,老羅伯特卻將信將疑。不過,來到部落以後,他已經見識了太多驚喜。所以對這位讓自己前些天還恨得牙痒痒的毛腳女婿,多了一些期待。畢竟,部落越強大,家族的未來越有保障。

幾分鐘后,七彩浮遊已經進入幽暗沼澤。老羅伯特雖然就在火梨堡,卻從沒來沼澤逛過。以前這地方是禁地,只有腦子壞了的浪人和天生帶著原罪被壓迫的賤民才會過來。 總裁在上媽咪在下 ,自然不會沒事往這逛。

現在則不一樣了,家族一旦遷來部落,幽暗沼澤就是最重要的防護屏障,能不能抗住帝國的報復,全靠這片讓人聞風喪膽的沼澤了。

七彩浮遊在沼澤中穿行,密林搖擺著枝條閃開一條通道,讓老羅伯特咂舌不已。威震天也發現沼澤出了變化,首先是多了不少只有碗口粗細的小樹。看那奇形怪狀的樹皮和硬幣狀的樹皮,就知道是恐怖樹。再往前飛,又看到了不少迷魂草,而殺人藤更是密密麻麻。

有暗元素在身的威震天,甚至能感受到地面有大量的粘液怪,原先藏在泥漿的食人妖花,現在都把根系植入粘液怪當中吸取養分,粘液怪則把食人妖花分泌出的汁液,吸收得一乾二淨,形成了一種共生關係……

「天哥,這些小寶寶已經能組成曼陀羅巨人了。」可愛在七彩浮遊身上,歡呼雀躍。

小丫頭因為在火梨堡外守了好幾天,心情相當不好。威震天拿出買的東西,好一頓哄也沒多雲轉晴。這會看到新增的三種植物魔獸茁壯成長,小丫頭終於高興了。

威震天本想趁熱打鐵的哄上幾句,免得小丫頭興緻過了再生氣。可看看坐在一邊的老羅伯特,沒敢吱聲。帶著自己的小情人和老婆的父親共處,已經夠「畜生」了。這要是在地球,早就被扔到卡車下面被活活壓死了……

威震天不敢吱聲,老羅伯特卻不在乎。不但不在乎,他還擺出一副慈祥的面孔和小丫頭交談甚歡,不時發出一陣爽朗大笑,好像很愉快。

小丫頭也沒把老羅伯特當外人,甚至還調皮地拔老傢伙衣領的貉毛,說是要拿來編手套。這一老一小玩得不亦樂乎,讓威震天下巴都快掉下來了……

要說老羅伯特不知道可愛以後和自己什麼關係,威震天打死都不信。畢竟回來的一路上,眾人都在七彩浮遊背上休息。小丫頭天天晚上,一定要鑽進他懷裡。老羅伯特要是還看不出來,跟瞎子也沒什麼兩樣……

老羅伯特當然看得出來,但並不太在意。一開始,他還覺得你一個賤民能和我女兒在一起,已經是燒高香的事了,竟然還敢玩貴族的調調,心中也帶著點不滿。可到了部落,看到威震天顯示出的實力,遠超帝國公爵級的貴族,那點不滿就消失了。尤其是威震天還沒有父親,他這老丈人爸外加女兒,還有整個家族的人才,以後肯定吃不了虧。所以,他也樂得替女兒表現出容人的氣度……

可愛玩得開心,甚至要組合曼陀羅巨人給老羅伯特看。弄得威震天在旁邊暗暗苦笑:「曼陀羅巨人、生化部隊、科學院,這都是機密……珍妮的家族,還沒遷過來呢!唉,這小丫頭太實在,誰對她好點馬上就掏心掏肺……」


威震天正在那想著,前方突然出現了哞哞的聲音,一群七八米長的暗夜犀牛,踏著沉重的腳步從兩旁經過。每頭犀牛背上,都坐著生化部隊的女兵。這些女兵看到七彩浮遊飛過,全都舉手敬禮……

「哦,生化部隊的人也來喂魔獸了。嗯,貌似效果不錯……」威震天回了個禮,準備一會再測試一番。

暗夜犀牛過去不久,沼澤上方就出現了大批雙足飛龍。不少雙足飛龍身上,還有族人存在。威震天眼尖,一眼看見當先一頭雙足飛龍背上的人,竟然是投降的獅鷲空騎兵法滾。

「卧槽,這可太不謹慎了。這孫子要是騎著雙足飛龍跑了,追都沒法追……」本來,威震天見雙足已經能被族人駕馭了,還挺高興。可看到法滾之後,立馬就急了。他剛要喊話,讓可愛操縱雙足飛龍停下,忽然想起幽暗沼澤的魔獸要是沒有可愛允許,不會離開沼澤半步。想到這,他又放心了。

威震天放心了,法滾卻主動下降高度,在七彩浮遊身邊伴飛。他敬禮道:「飛龍騎士法滾,參見領袖!」

至於旁邊驚得目瞪口呆的老羅伯特,法滾也沒忘了拍馬屁。這段時間,法滾在部落混得不錯。再加上他有獅鷲空騎的駕馭經驗,對訓練雙足飛龍空戰很有辦法,幹活也足夠賣力。這麼一來,族人也就不排斥他了。有些八卦,法滾也能知道一些。比如,威震天和男爵之間說不清楚誰強|暴誰的床|事,法滾就聽了一耳朵。


現在,老羅伯特和威震天在七彩浮遊身上並肩而立。這之間發生了什麼,法滾也能猜出幾分。畢竟是飛翔城出身的貴族,溜須拍馬這種事都不陌生。眼看男爵老羅伯特家族要倒向部落,自己又陷在這裡不能自拔,還不趕快拍馬屁?

法滾要是連這點眼色都沒有,也不會靠他妹妹和擎天柱親王府奴僕之間的關係上位了。當下,他也給老羅伯特敬了個禮,一點違和感都沒有。老羅伯特這方面的功夫也不差,面不改色心不跳的受了,還微微一笑,就跟在火梨堡打招呼一樣……

威震天對這事不關心,他現在的注意力都在騎著雙足飛龍的族人身上。這些人都是半大孩子,其中還有不少女孩。他似笑非笑的道:「法滾,這些孩子如果上了戰場,有幾個能活下來?你的回憶錄里要是有這方面的事,得怎麼寫?」

法滾一聽回憶錄,立馬一腦門上汗,連雙足飛龍扇起的氣流都壓不住。他顫聲道:「領袖,我也沒有辦法。雙足飛龍的體型和飛行能力都不如獅鷲,成人根本坐不上去,除非是我這種身材。可部落現在處處要人,我這種身材的人也不好找……」

「不用說了,這事倒不能怪你。」威震天揮手打斷法滾的話,轉頭對可愛的道:「讓雙足飛龍把孩子們都放下來,他們平時幫著打打雜就行了,上戰場的事還太早。」

可愛答應一聲,眉心的暗元素印記浮現,向雙足飛龍發出命令。凡是身上有孩子的雙足飛龍都展翅向沼澤邊緣飛去,準備在那裡把孩子放下……

威震天不放心,又讓法滾跟過去。他還陰森森地告訴法滾,有一個孩子出問題,就讓法滾寫半年回憶錄。嚇得法滾催著雙足飛龍,飛得比火箭還快……

威震天還是不放心,又道:「可愛,你也跟過去看看吧。那些半大小子玩心重,要是不高興的話,你就勸勸他們……」

可愛聽話地招來了金蠶王,一躍而上。已經是可愛專屬魔獸的金蠶王見了可愛興奮異常,在天空灑下陣陣金粉。小丫頭沾了不少金粉,也變得金光輝映。她又吩咐七彩浮遊帶著威震天和老羅伯特去湖邊,才笑呵呵地追著雙足飛龍去了……

威震天看著小丫頭天真爛漫的背影,誠懇地對老羅伯特道:「老丈人爸,家族裡的人有沒有學者,我想在部落里辦學校……」

七彩浮遊飛過沼澤的前半部,老羅伯特已經被震撼得說不出話了。一批批的高級魔獸,所帶的視覺衝擊力無以倫比。他終於對幽暗沼澤能讓曾經雄才大略的獅心王鎩羽而歸,帝國一直到今天都止步不前,有了直觀的印象。同時,他也對沒征服沼澤之前,賤民在這裡要留下多少人命,有了認知。

尤其是所過之處,那些干起活像沒明天的人群,進行殘酷搏殺訓練的軍隊,還有諾基亞那麼血腥的命令,威震天的態度都平淡如水……這一系列的事,老羅伯特都找到了內因。

「這是一個被苦難折磨千年的部落,為生存奮起的景象!」老羅伯特忍不住瞥了威震天一眼,暗道:「這小子說不定是聖神看不過去了,才弄出來的怪物……」

震撼並沒有結束,幽暗沼澤的密林和泥漿剛剛過去,老羅伯特的視線突然變得廣闊起來。他下意識道:「小子,這就是你說的糧倉?」

「是呀……」威震天不無得意地道:「老丈人爸,別的我不敢說。但珍妮跟了我,吃飽飯絕對沒問題!」

老羅伯特反應過來,就咆哮道:「粗皮,你就這點追求?」

「對,老丈人爸也能吃飽,百善孝為先嘛。」威震天搓著手道:「不止是老丈人爸,就是家族的人全拉過來,我都一起養了……」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裡把《威震天崛起》加入您的書架,方便以後閱讀威震天崛起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部落以往也會在繳納賦稅的時候,用粉鼠根交換點東西。因為繳納完贖愆稅和人丁稅之後,物產已經剩不下多少,只能用粉鼠根湊數。雖然粉鼠根的味道不怎麼樣,但加點鹽或者糖,精工細作之後,偶爾嘗嘗也還過得去。

老羅伯特是火梨堡的「坐地戶」,自然也認識這種東西。如今,他的眼前就是一望無際的田野,遍地是粉鼠根半尺高的圓葉,直到大地盡頭。微風吹過,粉鼠根的葉子隨風搖擺,泛起一陣陣綠色浪潮。成千上萬的人在期間勞作,如同在大海中捕魚的漁夫……

威震天也心曠神怡,每當七彩浮遊從族人的頭頂飛過,都能聽到族人的歡呼。他也恨不得立刻停下,問問情況。可惜,七彩浮遊是個死心眼。可愛給它的命令是送到湖邊,再加上那是它的老窩,所以中間一刻不停,直奔原野中心而去……等到了已經被正式命名為幽暗湖的湖邊,七彩浮遊扔下兩人就扎進湖中,自顧自的不見了。

「就這服務態度,必須差評……」威震天嘴裡不滿,心裡更是對自己體內的暗元素表示不滿。他恨恨地嘀咕道:「你也是樹苗,怎麼和可愛的樹苗差距那麼大?忒沒用了……」

威震天在那腹誹暗元素,老羅伯特站在湖邊,看著蕩漾的水波卻是心潮起伏。這裡四面環山,擋住了從草原吹拂而來的寒風。哪怕外面是藍月季天寒地凍,這裡也如春天般溫暖。這麼一大片沃土,還有充沛的水源,作為部落的糧倉實在是綽綽有餘。

「怪不得,這小子的底氣那麼足?」溫暖的氣候中,老羅伯特已經熱得冒汗。他脫下皮袍,道:「小子,從咱們過來的路上看。你這片糧倉才開墾了不到十分之一,剩下的土地可都在那閑著。」

「老丈人爸,我走之前已經調了五萬人來種粉鼠根了。可你也看到了,五萬人撒在這麼大片的原野里,就跟往河裡扔把沙子差不多,連點水花都翻不起來。」威震天苦笑道:「說一千道一萬,部落的人口還是太少了……」

說到這,威震天撿起一塊小石子狠狠砸入湖中,挫牙道:「要是能有五百萬人口……不,哪怕只有一半的人口,我都能把獅鷲帝國打下來!」

如果之前聽到這種話,老羅伯特一定會冷笑兩聲,回頭帶著家族私軍把威震天射成馬蜂窩。這種不知天高地厚的蠢貨,留著也是禍害。可來到部落,看過了威震天的實力,老羅伯特反而覺得這小子想的事情,理所當然。而且,他有一種想法。部落竟然在帝國毫無所察的情況下,發展出如此雄厚的實力,絕對稱得上奇迹。既然已經有了這樣的奇迹,就不應該浪費。自己的家族,完全可以助其一臂之力……

「小子,我們一家人不說兩家話。」老羅伯特沉吟片刻,道:「要想實現你剛才說的目標,光有人口可不夠。」

威震天見老羅伯特終於來了一句「一家人」,也心情愉快。他知道,老羅伯特家族從現在開始,真真正正地加入了自己的戰車。



「我們明天一早,出發。」喬暻然對眾人說道。

Previous article

不一會,鳳傾城已經成功進階了,她已經成功的進入了大靈師四級了。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