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我們明天一早,出發。」喬暻然對眾人說道。

聽到這個消息,最開心的就是尼克斯和阿辰了。

這兩個人,一個是想加快速度回到聯邦基地,搶回應該屬於自己的地位,另一個是趕快離開華國的土地,這樣神秘組織的大手觸及不到聯邦基地這樣的地方,他就安全了。

要不然的話,即使有雲夢詩護著,阿辰的心中也是不踏實的。這是在他不知道雲夢詩真實身份的情況下,如果他知道到了雲夢詩的身份,就不會恐懼與忐忑不安了。

一個喪屍皇想護著一個人類,那還不容易嗎?

一夜很快就過去,第二天,天還沒有亮的時候,忽然嘉航氣喘吁吁的來到這座小樓,這次,在樓下的人莫鴻遠,他遞給嘉航一碗水,問道:「你這是怎麼了?」

「快,快把雲小姐和喬先生找下來,我弟弟,我弟弟不知道為什麼,又出現變喪屍的狀態了。」嘉航的氣還沒有喘勻,急忙說道。

「什麼?」莫鴻遠顯示震驚了一番,然後有些為難的看了一眼樓上。他知道小姐每天晚上都在修鍊,至於什麼時候醒來就不知道了。他不敢貿然上去打擾雲夢詩。

於是他說道:「嘉晨,不是我不幫你叫小姐,只是這個時候,真的打擾不得。」,莫鴻遠和嘉航解釋道。

「不,不行,我爸爸說一定要把雲小姐和喬先去請去,莫大哥,你就幫幫忙,我弟弟正處於危急時刻,你不能眼睜睜的看著他變成喪屍啊。」嘉航急的汗水順著臉頰就留了下來。

莫鴻遠還想說什麼的時候,雲夢詩房間的大門就被打開了。由於今天是出發的日子,雲夢詩特意沒有修鍊很長時間,早些起床,沒想到,剛出門口就看到嘉航一幅急的都要上躥下跳的樣子。

她走下來,淡定的問道:「嘉航,怎麼了?」

嘉航連忙和雲夢詩說了一遍事情的狀況。

雲夢詩趁著臉,問道:「他要變成喪屍,你找我有什麼用?難道我能阻止一個人變成喪屍?你有那時間,還不如好好的找一找你丟失的那個玉佩,說不定你弟弟還有生還的希望。」雲夢詩態度很是冷漠,他知道這裡么沒有珠子之後,也厭煩了張家夫婦每天都是一幅我想求你幹什麼的樣子。

「雲小姐,你就幫幫忙,我知道你一定會有辦法的。」嘉航賴在那裡,一直就和雲夢詩說好話,想讓她救自己的弟弟。

時間又過去了幾分鐘,嘉航還在一直求雲夢詩,終於把她弄的不耐煩了,她找了一個舒服的沙發坐了上去,問道:「說吧,你弟弟怎麼又有這樣的情況了,上次我查看他身體的時候,十分穩定,不應該這樣快才是。」

「爸爸懷疑,是神秘組織的人隱藏在基地中,想方設法的要試探我弟弟能不能抵抗喪屍病毒。」嘉航說道。

雲夢詩的表情依然很是不耐煩,「昨天我不是和你們說過,那些人一定還會對你弟弟下手,你們怎麼沒有保護好他?」

這下說的嘉航說不出話來,他只能在原地躊躇著,臉上的汗一直留下來,心中想了無數辦法來勸說雲夢詩。

「雲小姐,您能看在一條生命上,救救的弟弟。」嘉航要給雲夢詩跪下來。

雲夢詩手一伸,瞬間放出一個風系異能,把要跪在地上的嘉航穩穩的拖住,不讓他跪下來。

「好,我去看看,但我不一定保證能不能救的了嘉晨。」雲夢詩最後說道。

本來已經要絕望的嘉航眼睛都亮了,他感覺雲夢詩總是有辦法的,她一定把自家弟弟救回來。

雲夢詩和喬暻然一路跟著嘉航小跑的來到首領住的房子里。

一看到雲夢詩和喬暻然到了門口,張首領感覺自己找到救星一般。

「雲小姐,你可算來了,我家小兒子,現在的癥狀和變成喪屍一模一樣,我懷疑他是不是接觸到喪屍了?」張首領對嘉晨很是關心。

雲夢詩一邊和張首領上樓,一邊說:「我對這個也沒擅長,不一定能救好他。」

張首領苦笑的說道:「雲小姐,現在我們只能找到你了。」

雲夢詩連忙阻止了張首領接下來感謝的話,說道:「我一定會盡全力。」說完,她推開門,走了進去。

首領夫人陪在嘉晨身邊,她的淚水順著臉頰就留下來,「嘉晨,你的命怎麼那樣苦!都是媽媽的錯,媽媽沒有照顧好你。」

雲夢詩走到首領夫人旁邊,冷冷的說道:「他還沒有死。」


美國大地主 ,就更激動了。 雲夢詩在手指豎在嘴唇上,示意首領夫人不要在她耳邊說一些感謝的話,她真的不想聽這些。

首領夫人一下子閉嘴了。

雲夢詩走到嘉晨的床邊,用眼睛看了一下他現在的情況。

嘉晨此時渾身燒的通紅,好像是被煮熟的螃蟹一樣,臉上的表情因為痛苦而扭曲了,微張的眼睛有些變紅了,嘴裡不斷的發出『嗚嗚』的聲音。

「情況不妙啊!」雲夢詩感嘆了一句,她即使沒用精神力查看,也知道嘉晨的狀況不是很好,體內的喪屍病毒又多了,打破了原本的平衡。

張首領一家人的心都提了起來,「我,我家晨晨,還有沒有救的希望?」張首領聲音的開始顫抖了。

「如果是別人,告訴你們的最好辦法,就是一刀殺了他。」雲夢詩開口說道,首領夫人聽了,頓時就崩潰了,眼裡唰的一下從她的眼睛里冒出來。

「不過。」雲夢詩補充道,「遇到了我,他還有救的希望。」

「真,真的?」首領夫人聽到雲夢詩的話之後,眼淚還留在臉上,她的心臟好像坐了過山車一樣,忽上忽下的。

「我只能說,有救的希望,不過最終結果怎麼樣,我也不知道。」雲夢詩沒有把話的太滿,即使她有很大的把握。

「你們先出去,我的人留下。」雲夢詩命令道。

張首領一家人連話都沒有說,乖乖的走到門外,焦急的等待著裡面的情況。

「小詩,你打算救他?」喬暻然問道。

「當然,或許,他還是一個非常棒的誘餌。」雲夢詩神秘的笑道。

「你是說,什麼組織?」喬暻然問道。

「我有預感,我們早晚會與之對上,現在多了解一下敵人的情況,到時候的勝算自然大了一些。」雲夢詩說道。

喬暻然寵溺的說:「一切都聽你的。」

雲夢詩開始救嘉晨,她從空間里拿出白色珠子,這東西對解喪屍病毒還是非常有用的,她想,這點喬暻然有很大的體會,這白色珠子泡水,可是連喪屍皇的病毒都能解的。

幾分鐘之後,一杯乳白色的水已經在雲夢詩的手裡,她遞給喬暻然。

喬暻然自然的接下杯子,餵給還在床上掙扎的嘉晨。

嘉晨在喬暻然的大力壓制下,意識模糊間的被灌了一大杯的白珠子水。

「這就好了?」喬暻然手中拿著空杯子,問道。

「完了。」雲夢詩點點頭,把喬暻然手中的空杯子重新放入空間中,「剩下就要看他自己的毅力了,畢竟這白珠子水不是萬更的,更多的需要靠他自己挺過去。」

「我上次,如果不是我的毅力很堅定,我也變成喪屍了?」喬暻然問道,他倒是不抵觸喪屍,他后怕的是變成喪屍之後,就不認識雲夢詩了,或者說,連屬於人類的記憶、智慧都沒有了。只靠著喪屍的本能行事。

「嗯。」雲夢詩點點頭,然後小心翼翼的看著喬暻然,以為他後悔了。

喬暻然的感覺多敏銳!立即發現了雲夢詩那可憐的小眼神,一笑,然後走上前幾步,擁雲夢詩入懷。

「怎麼?又多想了?我不是說過,無論你是什麼身份,你都是小詩,我的小詩。」喬暻然這話說出來,如果別人在場,一定被麻的雞皮疙瘩都起來了。

雲夢詩偏偏吃這一套,她微微踮起腳尖,柔軟且有些微涼的唇直接觸到喬暻然的唇上。


喬暻然激動的一哆嗦,手從雲夢詩的腰上來,捧著她的小臉,深情的吻了上去。

雲夢詩現在也不排斥和喬暻然這樣親密的接觸了,兩個人忘情的吻著,也不顧及躺在床上掙扎的嘉晨。

「吼吼!」兩個人身後的床上的嘉晨忽然發出聲音。

雲夢詩撥開喬暻然的臉,去查看嘉晨的情況。

喬暻然一臉不滿,也跟著小詩去走起床邊。

「是好現象,他體內的喪屍病毒正一點點的減少。」雲夢詩語氣很是輕鬆的說道。

說著,雲夢詩又拿出杯子,跑了一杯白珠子水,遞給喬暻然。

喬暻然很是自覺的喝了下去,和小詩接觸后,真的不能忘記這一步,要不然喪屍皇的病毒可不是鬧著玩的。

又過了一會兒,外面的張家人等的實在是太煎熬了,他們都想過把門撞開,看看裡面到底是什麼情況。不過,這個想法也是能在腦袋裡考慮一下,可不敢付諸行動。

「你們進來吧。」忽然,門開了,傳來雲夢詩的聲音,張家三個人懷著激動又擔憂的心情,走進屋子。

他們進來的第一眼就看到了躺著床上,一動不動的嘉晨。

首領夫人捂住嘴,淚水不斷的流下來。「晨,晨晨,我的孩子。」她以為嘉晨已經變成喪屍,然後被雲夢詩一個異能弄死了,才會在床上一動不動的。

張首領和嘉航的心情也是無比低沉,但他們都沒有用敵視或者怨恨的眼神看雲夢詩,他們都不是恩將仇報的人。

雲夢詩自然看出了張家人想的是什麼,無奈的說道:「他還沒死,他已經戰勝病毒,不過體力消耗太多,陷入沉睡中了。」

「啊?沒,沒死?戰勝喪屍病毒了?」首領夫人說話結結巴巴的,她簡直不敢相信這個事實。

張首領立即走到床邊,仔細的看了一下小兒子,他呼吸均勻的躺在床上,心臟也跳動,皮膚也是溫的,他不是喪屍!

「太好了,簡直太好了。」張首領恨不得跳起來慶祝。

「謝謝,謝謝您。」首領夫人流著淚水,走到雲夢詩面前,就要跪下來。

雲夢詩立即使出風系異能,拖著首領夫人,她不是很喜歡這樣的,所以不會讓首領夫人下跪。

「好了,沒有下次。」雲夢詩淡淡的說道,她都要離開這裡了,如果不是嘉航的苦苦哀求,她是不會出現在這裡的。最重要的是,雲夢詩因為喬暻然而打開了心扉,對人類的敵視就沒有那麼重了,所以才會答應嘉航的請求。

如果是之前的話,她估計會頭也不回的離開這裡。 「我們本來打算今天早上要離開,現在已經耽誤了這麼長的時間。」喬暻然冷聲說道,他也不是很想管航晨基地的事情,如果不是牽扯到神秘組織,他一定會拉著雲夢詩在早上就離開這裡。

喬暻然和雲夢詩的感覺是一樣的,他也預感到了,他們總有一天會和神秘組織碰撞上。小詩說的對,與其到時候完全不了解對手的情況,還不如趁著現在,多了解一下未來敵人的情況,知己知彼百戰百勝,才是關鍵。

「喬先生,您看現在已經到中午了,如果現在出發,晚上的時候也到不了下一個城市,找不到落腳的地方,天黑之後,喪屍們的攻擊性會大大增加。您看,不如明天再走?」張首領趕忙找一個理由,把雲夢詩他們留下來,嘉晨的情況現在還不是很穩定,基地中那神秘組織的人也還沒有找到,雲夢詩他們在這裡,他心裡還能有些底氣。

喬暻然和雲夢詩相互想對視了一眼,雲夢詩對著喬暻然微微點點頭。

「那好,張首領說也很有道理,那我們就再留一晚,明天出發。」喬暻然說道。

張首領和夫人同時送一口氣,雲夢詩他們留在基地中,他們心中就好像有了底氣一樣。

「那麼,我們就先回去了。」喬暻然說道,然後就拉著雲夢詩離開了。

首領夫人在喬暻然他們走之後,對首領說道:「他們要走了,神秘組織的人找上門來,可在怎麼辦?」

張首領也苦著一張臉,「他們如果要離開,也不是我們能阻止的事情。唉,現在只能多留他們一時是一時了。」

首領夫人點點頭,「也只能這樣辦了。以後,雲小姐和喬暻然如果有什麼吩咐我們做的,老張,你一定要傾盡全力,他們幫我們太多次了。」

「這還用你說?我當然知道。」張首領說道。「如果不是雲小姐的話,我們家晨晨早就不知道死了多少次了。」

「我可憐的晨晨啊!」首領夫人說了一句,然後她好像想起了什麼,對嘉航說道:「對了,航航,你的玉佩找到沒有?」

首領夫人是想讓嘉航把玉佩找到,說不定可以徹底解決嘉晨的問題。

嘉航苦笑的搖搖頭,「沒有,我回去又找了一次,我記得就放在柜子里,可是卻離奇的不見了。」

張首領忽然一驚,「會不會是那神秘組織的人,把玉佩拿走了?」

首領夫人眼神也是一凝,「你是意思是說,神秘組織的人就潛伏在我們身邊?」

嘉航也接了一句,「很有可能,而且他對我們很了解。」

張首領幾乎是咬著牙,說道:「我一定要把這人揪住來,他幾次害晨晨,我會抓到他一定不會放過他。」

此時,雲夢詩和喬暻然已經回到了二層複式小樓,所有人都等著他們,等待著他們回來,然後出發。

喬暻然看到整裝待發的眾人,帶著歉意的說道:「我們今天走不了,已經中午了,如果我們現在出發,晚上一定找不到地方休整,如果遇到喪屍群的話,就糟了。」他用了張首領的理由來搪塞尼克和阿辰等人。

他知道小詩是喪屍皇之後,就不是那麼注意白天還是晚上出發了,有小詩這個喪屍皇在,什麼喪屍群也不敢開啊。不怕小詩的威壓的喪屍或者變異獸,遇到了,無論白天晚上都是一個大麻煩。


不知道實際情況的尼克斯和阿辰當然同意了,他們可不想晚上還要繼續趕路,危險性比白天多了十倍都不止。

「我們明天出發嗎?」尼克斯問道,在這裡已經耽誤差不多一個星期了,在這樣耽誤下去,那些人估計已經把他留下來的人手清理的差不多了,他回去之後,再想東山再起的話,需要費很大的功夫。

雲夢詩淡淡的說道:「變化趕不上計劃,什麼時候走,也不是我們能決定。這需要看上天讓我們什麼時候走。」

尼克斯不語了,如果是喬暻然說這話,他還能反駁幾句,但小詩這樣說了,他就不反駁了。他還想在雲夢詩面前刷好感度。

阿辰就更沒有資格反駁了,他的性命都是掌握在雲夢詩手裡,雲夢詩說什麼,他聽著就是了。

就這樣,雲夢詩他們沒走了,留在了航晨基地。

下午的時候,正在冥想的雲夢詩忽然被一陣轟響吵醒,好在她的精神力已經足夠強大了,要不然她一定會打擾的靈魂受傷不可。

「怎麼回事?」雲夢詩走出房間,看到大廳裡面聚集了他們所有的人,他們聽到聲音之後,都從自己的房間跑出來了。

喬暻然臉色嚴肅的說道:「我也不是很清楚,張首領好像和誰打起來了。」

雲夢詩腦中靈光一閃,「難道是,他找到了神秘組織的人?」

「快走!」雲夢詩的猜測很有可能是事實,喬暻然聽了之後,喊了一句,如果真的是神秘組織的人,那麼張首領他們豈不是有危險,尤其是嘉晨這個誘餌,萬一被神秘組織的人擄走,他們就大大的失算了。

這句話喊出之後,所有人都跟著喬暻然一起跑出去,包括尼克斯和阿辰等人。

莫鴻遠聽了雲夢詩的吩咐,最先衝出去,他的速度最快,能最快的救援到張首領。

莫鴻遠到了打鬥的聲音傳出來的地方之後,看到張首領被一個異能者按在地上,那人手上正蘊著火系異能,如他不阻止的話,那火焰瞬間就會燒到張首領的身上。

莫鴻遠連忙沖了過去,一擊重拳朝著踩著張首領那個人打去。

那人也感覺到有人攻擊自己,來不及放出手上的火系異能,直接就地一滾,躲開了莫鴻遠的一擊重拳。

這時,喬暻然和雲夢詩等人也趕來了。

雲夢詩掃了一眼那人,脫口而出道:「五級火系異能者,暻然,交給你了。」

喬暻然嘴角閃過一絲殺意,「沒問題。」他好久都沒有和異能者戰鬥了,這次終於有對手能被他虐了。

雖然他們兩個都是五級異能者,不過喬暻然的五級,是一隻腳踏入六級的五級異能者,那個人顯然正處於五級中間的位置。 聽到雲夢詩的話之後,莫鴻遠連忙退去,喬暻然立即上了幾步,補上莫鴻遠的位置,拿出黑色古刀,近戰來說,還是用刀比較順手。


桃花島位於鴻蒙世界著名的絕地黑海當中,當年收伏九頭黑龍的時候秦朗曾經來過這裡一次,秦朗對黑海的印象並不好,那的環境實在是太惡劣了,當初甚至無法在黑海海面上空飛行,如今多年過去了,再次來到黑海,卻給了秦朗另外一番體驗。

Previous article

將信將疑的老羅伯特,跟著威震天來到訓練場一看,整個人都呆住了。一眼望去,足有上萬大軍在訓練場混戰。各種旗幟翻飛,一個個全身披掛的軍士,面目猙獰地拿著武器對砍,下手毫不留情。老羅伯特親眼看見,一個胳膊上系著白布的軍士,被三四個系著黑布的壯漢拿著鐵棍狠揍。哪怕挨揍的已經倒在地上,滿臉是血的哀嚎掙扎也不收手。直到另外一群系著白布的軍士衝過來,跟他們混戰一團……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