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還好,體內的陰氣並沒有少。

吃飯的時候,我眉頭緊鎖,思考着這個奇怪公司的線索。

吸食人類的陰氣和陽氣,這是屬於氣息鬼的能力,或者還有人故意培養屍煞,像是師父的那種陰氣和陽氣採集補給給自己的屍煞。

但是有一個疑問,那就是氣息鬼爲何會吞噬人肉,就算是氣息鬼修煉成了實體狀態,也不可能吞噬人肉,難道是有人在這裏養屍煞?

但是也不對,如果是有人養屍煞的話,屍煞不可能開口說話的,無魂無魄的,但是師父的小蝶卻是另一個類別。

шшш_ttκд n_¢〇

難道會有人和師父一樣,養了一隻有魂有魄的屍煞?

和師父告別之後,我特意去查了一下,如果想要養一隻有魂有魄的屍煞,那就要在那個人死之前,用生命之力將其留住三魂七魄。

這樣的做法,如果不是師父那種真的愛到骨子裏面去了,還真的不會有人犧牲自己的生命之力,養一隻屍煞。

“你想什麼呢?想得這麼入神。”樑丹久久見我不說話,有些疑惑的看着我說道。

我愣了愣,打着哈哈,迴應道:“沒事,只是想到了一些事情而已,對了,樑丹,今天你都做了什麼?”

“我?是助理,無非就是幫着領導們弄一些雜七雜八的東西,你呢?今天站崗累不累?”樑丹雙手撐着下巴,笑眯着雙眼看着我。

我們兩個吃吃喝喝足足吃了幾大百塊錢,樑丹着實被我的食量給嚇了一大跳,我也看出了樑丹的難處,已經早早的將錢給付了,爲此,樑丹還狠狠的瞪了我一眼,雖然是瞪,但是我看得出來,其中包含的感激之情。

難道樑丹這個小妮子,對我動心了?

吃完之後,我和樑丹分開了,並且在她的包裏面偷偷的放了一張辟邪符,雖然有鐲子在,但是也不能完完全全的保住樑丹的安全,多一個辟邪符,就要多一個保障。

在回家的路上,我苦苦的思考着,這到底有什麼關聯。

已經深夜了,不知不覺當中,我走到了一家咖啡店門口,突然,腦袋像是一個東西突出來了一般,那就是靈感。

咖啡店?咖啡店?對啊!我怎麼沒想到,食屍鬼的存在,但是還有一個疑問,那就是食屍鬼不會吸取人類的陰氣和陽氣,這有些難住了。

我思索了半天,在路上也是慢悠悠的走着,以至於到了自己的家門口之後,依舊沒有答案,最終,我也只是暫時認定了有人養了屍煞,而且有可能還是有魂有魄的屍煞!

師父的屍煞,也就是小蝶,已經接近到了半紅毛屍煞的存在,這樣的對手,就算是我自己,也要掂量掂量。

“哎,走一步看一步吧,不知道我在這個公司能夠幹到什麼位置啊。”我快速的雙手抱着頭,一臉懶散的走着。

我之所以如此大聲的說這些,並且表現的如此之懶散,因爲我感覺到了,一股寒氣跟在我的背後,時而感覺的到,時而感覺不到。

這股寒氣,對於我來說,算是有些熟悉了,正是來自七樓的那股寒氣。

“嘿!子良,你怎麼在這裏?”這時候,我前面不遠處,有一個人不斷的招着手,叫喊着我的名字。

我本來就是習武之人,更別說身份還是,遠遠就看得出來,前面不遠處,正是我的好朋友,陳俊濤。

可惡!怎麼這個時候,他來了?我正準備將跟蹤我的人,帶到一個地方去,這不是壞了我的大事嗎?

既然事到如此了,也沒有辦法了,我只好,笑臉相迎“哎呀,兄弟,好久不見啊,最近怎麼樣?”

“呵呵,還好吧,對了,下週可是我和巧巧的婚禮,你……能夠來嗎?別忘了,你還是我的伴郎。”陳俊濤說到這裏,有些斷斷續續,但是我明白,陳俊濤是對我有愧疚,以爲自己搶走了巧巧,傷了我的心。

雖然提到了巧巧,我的心確實是疼了一下,但是沒有辦法,既然給不了巧巧幸福,爲何還要攔阻巧巧獲得幸福呢?最好的辦法就是爲她開心。

“你看看你話說的,我不是之前就答應你了嗎?沒問題!到時候我一定到!”我大笑着拍了拍陳俊濤的肩膀,說道。

陳俊濤見我並沒有絲毫的臉色變化,也是很開心的說道:“真的嗎?那到時候你一定要來啊!對了,畢業之後,你在做什麼?”

“我啊?我也就是噹噹保安咯。”我摸着頭,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

“什麼!你當保安?” 一吻定情:降服惡魔老公 陳俊濤一臉驚異的看着我說道。

我雖然在和陳俊濤扯皮(俗稱:吹牛,找話說),但是一直感受着背後的那股寒氣的存在,漸漸的逼近了。

難道就要在這裏動手了嗎?日死啊!這裏還有陳俊濤啊!難道想要將我和陳俊濤一併吃了?孃的!只要你敢動手,老子就敢收了你!

現在,我在這個地方,說實話,只有我和陳俊濤,雖然我不知道,陳俊濤會出現在這裏,但是此時此刻也不會管這些的時候了,因爲寒氣已經越來越逼近了。

咻!

我右腳快速的往陳俊濤身邊移動,緊接着快速的打了一個手決,按了一下陳俊濤的脖子,接着陳俊濤便昏迷了過去。

“恩?你到底是誰!”寒氣也露出了面目,身穿一身黑色風衣,還帶着一個大帽子,一個大夏天,真他娘不會捂出痱子?

我將小黑拐手靠在手心之處,雙眼細眯,冷聲迴應道:“你還問我是誰?你跟蹤我這麼久了,你到底是誰?”

我曾嫁給你 “想不到,還是一個能人,不錯!今天晚上的夜宵算是有了!”寒氣突然脫掉了帽子,向着我直襲奔來,那一刻,寒氣的面貌呈現在了我的面前。

我一驚,這不正是接待我的劉敏嗎!?雖然有人樣,但是臉色卻是極其的蒼白,看着沒有一絲的生氣,隨着劉敏的速度越來越快,劉敏的嘴角居然開始撕裂開來,一顆眼珠子也是吐露了出來,顯得極其的駭人。

“小小氣息鬼,還敢在本爺爺面前賣弄!”我話音一落,右手之中的小黑快速的揮擊過去。

劉敏的速度很快,我的小黑居然打空,但是我並沒有因爲第一次攻擊而氣餒,反而是有些賤賤的笑容看着劉敏。

緊接着,砰!的一聲悶響在劉敏的背後響起。

劉敏不注意,實體被我給直接撞倒在牆邊,劉敏的傷勢並不是很嚴重,甚至說根本沒有傷到氣息鬼的根本,傷到的也只是她的那副皮囊。

“風雷咒的滋味如何?”我甩了甩我的小黑,意味深長的看着地上的劉敏笑着說道。

我在劉敏跟蹤的那一刻,就已經在後面,悄悄的打了手決,佈下了風雷咒的咒法。

“哇啊!”劉敏惱羞成怒,怒吼一聲,皮囊居然一下子就蹭了起來,向着我的方向就是一個揮舞爪子。

“既然不想要手,那我就收下了!”我斜眉一挑,手中的小黑反手一個挑刺,和劉敏的爪子碰撞到了一起,發出了鏗鏘的金屬碰撞聲響。

幾個回合之後,劉敏的爪子被我直接斬首而下。

“嗚……嗚……嗚。”劉敏見此,大聲的嗚嗚叫了起來。

我看到此幕,知道劉敏想要脫離皮囊,浮現出自己原本氣息鬼的模樣。 我快速的身子往前一邁,雙手結印,猛地手決,嘴裏怒吼“魂魄歸位,請人令!”

我的話音一落,劉敏剛剛脫落皮囊的魂魄被我給死死的扣住了,我身邊早已經準備了一個小小的罐子,大約有大拇指這麼大,右手快速的一引,將劉敏的魂魄給封印在了裏面。

劉敏脫離了這個皮囊之後,這個皮囊快速的融化了,濃濃黏黏的,看着極其的噁心,就連是我,都有些乾嘔,這還是我第一次見識到氣息鬼的變化之後的樣子。

“你放我出去!”就在將劉敏收入罐子之後,劉敏的魂魄不斷的在罐子裏面叫吼了起來。

“哼,有你好玩的,歸位之處,封印!”我冷聲說完了這句,便向着家裏走去。

……

“歸位之處,解印!”回到家之後,我急急忙忙的將罐子的封印給解除了,所謂的歸位之處,解印,其實只不過是加強了一點魂魄歸位,請人令的強度,但是最終的一點,那就是解封了罐子之中的音。

“可惡!你快點放我出去!不然我以後出來,定要將你碎屍萬段,將你的陽氣全部給吸收掉!”封印一解除,劉敏就在裏面歇斯底里的叫吼了起來。

我並沒有多餘的表情,只是淡然的看着罐子。

“就你這樣的修行,還不夠!別忘了,你在我的手裏,我想要滅了你,隨時都可以,我想要抽取你的三魂或者七魄,都是極其簡單的事情,我甚至還可以讓你感受一下,慢慢被抽取三魂七魄的臨死感受。”我冷聲說道。

“你有種殺了我!”劉敏絲毫不懼怕一般,依舊歇斯底里的叫厚着。

“想要試試嗎?”我冷笑着看着罐子,說道。

“你有種……啊!”劉敏剛剛說到一半,我就快速打了一個手決,將劉敏的三魂給抽取了一魂,惹得劉敏痛苦的叫吼了起來。

“不知道這樣感覺如何?”我說着,緊緊的捏了捏手中的一魂。

“啊!別!別這樣折磨我!”劉敏感受到了那種魂魄被撕扯的感覺,不斷的叫厚着,開始向着我求饒了起來。

“我說過,你要是老實告訴我一切,我便不會計較這些。”我鬆了鬆手,面無表情的說道。

“呼……你不是他們的對手。”劉敏感受自己的一魂漸漸的穩定了下來,看着我說道。

不是他們的對手?他們?看來我想錯了!可惡,並不是有人在養屍煞,而是有其他的東西在和氣息鬼合作。

“快說!到底是怎麼一回事?不然我就毀了你的一魂!”我佯作要毀掉劉敏的魂的樣子,連忙問道。

劉敏也是怕了我,有些斷斷續續的回答道:“別!別這樣對我,我們公司是由我們氣息鬼的領頭和一些食屍鬼合作辦理的公司,你們也應該知道,我們公司這段時間,出了多少的人命。”

我一驚,食屍鬼!沒有想到食屍鬼會參與到這件事情來!楊凌不是已經爭奪了那個所謂的護法的位置了嗎?食屍鬼裏面有一套規則的,不是不準吃食活生生的人類嗎?

“人類,我知道你在想什麼,但是別妄想了,食屍鬼不會管這些事情的。”劉敏冷不丁的給我這麼一句話。

我將內心的激動給壓制住,表面上毫無表情的看着罐子說道:“說吧,知道你所知道的,或許我會給你一個解脫。”

“解脫?怎麼解脫?我是含冤而死,並且被人給煉成了氣息鬼,我還怎麼能夠解脫?”劉敏聽到我說到解脫兩個字,碰觸到了心頭的哪一些事情,神色黯然。

“我不知道你生前是如何的,也不知道你是如何含冤的,更不知道你爲什麼會被人煉成了氣息鬼,但是我可以給你保證,只要你沒有導致一個人類死亡,那麼我就可以讓你輪迴六道之中,重生去。”我將重生的這一辦法給搬了出來。

“我問你,你吸收過人類的陰氣和陽氣嗎?”我問道。

劉敏愣了愣,久久不回話。

“我問你話!不然我可不能幫助你了!”我有些暴躁的叫吼了起來。

“我……我只吸收過你一個人的陽氣。”劉敏說到這裏,腦袋垂了下去,情緒極其的低落,似乎就像是一個小姑娘,要哭出了一般,但是這樣形容劉敏,着實有些不符合,畢竟劉敏現在是氣息鬼,身體是氣體的,並且有些透明,我也是開了雙眼,才能夠真正的看到劉敏的氣息鬼狀態下的樣子。

“怪不得,你會如此的弱。”我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說道。

“我,我是不是沒有辦法進入六道輪迴了?”劉敏低落的問道。

我笑了笑,說道:“我再問你一個問題,爲什麼你當了氣息鬼這麼久了,你只是吸收我一個人的?”

劉敏沒有回話,我也沒有繼續問了,問了很多劉敏的話,也知道了劉敏的身世是如何,看來今天晚上,得有一場大戰了。

我揹着黑劍於腰背之處,順便帶了許多的辟邪符還有一些咒印符,並且,還有一些食屍鬼的精血也帶上了。

畢竟對手是氣息鬼的老大,還有一些食屍鬼,可不能夠大意,雖然我自己現在能夠達到第五解放狀態,但是生命誠可貴,愛情價更高,不是嗎?

雖然這一切都準備好了,我剛剛想要離開的時候,總感覺一樣東西少了一般,扭頭看了許久自己的屋子,不斷的回憶着,到底是什麼東西。

對了!師父送我的小黑!自從和師父分開之後,使用最久的便是那柄鐵尺餘下的材料打製而成的,而且這把小黑還是自己第一把有真靈的武器,我居然忘記了,想到這裏,我都有點嘲諷自己了。

我在走之前,給霍正發了一條短息“已經確認目標,是食屍鬼和氣息鬼的窩點,公司七樓,請速速支援。”

發完之後,我邁着大步,向着公司的方向就跑去,這段路程,就算是光着腳丫子跑,也是遊刃有餘。

很快,也就是十多分鐘的事情,我便來到了公司的門口,我並沒有直接進去,而是將辟邪符取下來,按照北斗七星的陣法,並且找了一些陣眼,擺了七個點,之後,便向着七樓的方向跑去。

至於擺出北斗七星的陣法,其主要原因,這公司面朝北方,因爲有食屍鬼的存在,所以就算是吸收再多的日月精華,也能夠將氣息鬼給保護好。

剛剛跑到二樓,就聽見,兩個討論的聲音“誰說不是呢,誰叫那個周老頭不聽話,非要將那件事情說出來,下場還不是讓我們兩兄弟給吃了。”

“哈哈,管他的,不過他的肉真老!一點不好吃!”

“有吃的就不錯了。”

“是啊!哈哈。”

什麼!周叔被吃了!?沒有想到,因爲我,周叔就被吃了。

我咬牙切齒,頓時火大,雙目怒火旋繞,兩個眼珠也是漸漸變紅,緊接着第一解放狀態開啓,快速的拔出小黑,在兩人在自己附近的時候,猛地身子快速一個翻轉,小黑快速的在兩個人,哦,不,應該稱之爲兩個鬼。

我的動作很快,一刀下去,直接將兩個鬼給切割了,當然了,只是切割的肉體,並沒有傷害到本質。

我快速的咬破大拇指,緊接着在左手掌心上面,快速的寫上“滅!”這麼一個大字。

“老子乾死你們兩個!輪迴道有生,滅!”揮舞之下,兩個鬼還沒有來得及反應,便被我一掌給滅掉了,對於這樣害人害己的鬼畜生,唯有殺——之!

只是一瞬間,將兩個鬼給滅掉了,我也慢慢的閉上了雙眼,第一解放狀態也給解開了,眉頭緊皺,有些懊惱的捏緊着拳頭。

肉體沒了,周叔的靈魂一定也被打的魂飛魄散了!

老子要是不報此仇,誓不爲人!

我甩了甩小黑,快速的一翻轉,將小黑插於腰間。

……

我一路過關斬鬼,直到了六樓的時候,居然被一隻鬼給提前發現了“王子良真是好身手,居然打上了我們六樓了。”

我一驚,因爲坐在前面不遠處的不是別人,正是有着一些私仇的李偉!

“李偉!你居然違背了你們食屍鬼的規則!”我怒火沖天的死盯着李偉。

李偉卻是很是平靜的回答,甚至臉上還帶着一絲笑容“我們食屍鬼並沒違背規則,氣息鬼吸收了人類的陽氣和陰氣,導致死亡,既然已經死了的東西,爲什麼不讓我們吃?”

“歪理!找死!”我一怒,想不到食屍鬼變着法的來吞噬活生生的人類。

雖然表面上看來,食屍鬼並沒有違背定下的規則,但是已經變相的吃人了!既然這個李偉已經背上了命事,那麼就該由我來收了你!

我從背後快速的掏出了黑劍,橫擋在前面,向着李偉的方向衝去。

“風雷咒!”我在奔跑的瞬間,快速的打了一個手決,一個風雷咒,快速的飛了出去,向着李偉的方向拋灑過去。

“哼!小子,老子早就想要嚐嚐你的肉了!”李偉冷目一橫,躲過了我的風雷咒,瞬間開啓了第一解放狀態,向着我衝來。 “小子,遇上我,算是你倒黴!”話語之間,李偉猛地再一蹭,第二解放狀態開啓,身體強度猛地增強。

我十分憎恨食屍鬼,尤其是楊凌居然利用我之後,並且拿我當做擋箭牌,一個替死鬼,這個仇非報不可!我低沉的怒吼一聲,身邊的氣場完全改變。

李偉也有些驚訝,短短一年之多的時間,我就強大到了這個地步,不敢大意,直接開啓第四解放狀態,並且快速的凝化出一把血刀,急速就向着我的方向衝了過來。

我也不敢大意,畢竟這個李偉是楊凌身邊的人,實力可謂是很強大,屬於中上等的食屍鬼了,我猛地劃過手,黑劍順着手心猛地一挑刺,李偉也是一個有莽夫之勇的人,雙手合力抓住血刀,和我的黑劍碰撞到一起。

發出了鏗鏘的一聲金屬碰撞的聲響,李偉見並沒有壓制住我,在持續的那一下,居然猛地爆發了,第五解放狀態猛地釋放了出來。

頓時,我感覺壓力撲面而來,居然壓得我有些喘不過氣來了,沒有想到這個李偉也已經修煉到了第五解放狀態了。

“小子,上次讓你逃了,這次,老子可要好好品嚐你的血和肉!”李偉雙眼淨是貪婪,彷彿我已經成爲了他的盤中餐了。

“話可也要說的這麼大!哈!”我雙手握緊黑劍,右腿往後一蹭,扛着李偉的壓力,猛地釋放出來了第一解放狀態。

“什麼!”李偉一陣驚異,我發現了李偉的破綻,砰的一聲響,李偉手忙腳亂的被我抵開了,並且撞到了牆面上,牆面也被李偉的身子撞出了一個深深的大坑。

這點程度,是無法給食屍鬼造成多大的傷害的,有的,也只是一點皮外傷。

李偉快速的站起來,用着血刀指着我,不可思議的看着我“你怎麼可能會解放狀態!你到底是誰!”

“我?我是來要你命的人!”我雙眼細眯,咻的一聲,像一支利箭一般,向着李偉的方向就衝了過去。

李偉也不敢大意,右手橫了過來抓着血刀,而左手臂挎着血刀中間,雙腿彎曲,一前一後,身子也是極其的彎曲,我也不管這麼多,對準了李偉的血刀,猛地下劈了下去。

達到第一解放狀態的我,並不是李偉的對手,但是就算是這樣,我也不可能落李偉下風多少,我下劈的那一刻,只是用了右手,左手卻快速的打了一個手決“風雷咒!”

李偉見我如此,並沒有過多的躲閃,而是想要硬接下來。

砰!

一聲悶響,煙霧四起,我往後翻轉一身,快速的撤了幾步,雙眼細眯的死盯着李偉在煙霧之中的情況。

“哈哈……沒有想到,你還是有一份能耐的,你這樣,我更想要吃你了!”這時候,煙霧中的李偉猛地一揮手,居然將煙塵給一手消散。

然而李偉也呈現在了我的面前,一張恐怖的臉面,上身基本上已經沒有皮膚了,整個上身幾乎是紅遍了,然而李偉的整個臉也是血液橫流,並且左臉頰更是撕裂開來,彷彿是要掉下來一般,但是卻有幾個肉絲連在一起,並沒有掉到地上。

我也可以很清楚的看到,李偉左邊臉頰露出來的白骨!雖然已經被染紅了,但是我還是知道,這是李偉的臉頰骨。

李偉毫不在乎自己的身體如何,而是簡簡單單的伸手摸着自己的左邊臉頰,按了按,下一刻,居然蒸汽不斷的從李偉的身上冒了出來,不一會兒,李偉的上身還有臉龐都在頃刻之間恢復了原樣。

“不錯,不錯,雖然我不知道你如何做到我們食屍鬼第一解放狀態的,但是我可以很清楚的告訴你,食屍鬼的解放狀態可是有十層!你不過是在第一層,然而我卻是第五解放狀態,捏死你,遊刃有餘。”李偉恢復了原本的模樣之後,有些嘲諷的看着我說道。

我心中一震,想不到食屍鬼的解放狀態居然可以達到十層,然而我釋放出第五解放狀態,就可以增強身體強度到這種地步,可想而知,第十層到達什麼地步了!

“哦?不知道你們食屍鬼最強的達到了什麼地步了?”我表面上強作鎮定,一句毫不在意的話語問道。

李偉眉頭微微皺了一下,接着彷彿想到了什麼,有些釋然的說道:“告訴你也無妨,反正你已經是我的食中食了。”

“我們食屍鬼已經有幾百年的歷史了,到現在爲止,我們最強大的領頭已經達到了九層了,就連八層,也是有一些食屍鬼。”李偉說到自己食屍鬼家族的歷史,有些高傲了起來。

我並沒有接話,而是思索了起來。

九層有一隻,八層的有一些,看來這個食屍鬼的存在的確是一個威脅,近年來雖然我暗地裏不斷的追殺食屍鬼,但是我感覺依舊沒完沒了,食屍鬼依舊還是這麼多。

我必須強大起來,楊凌可能如今已經成了護法了,並且實力絕對是增了一個度了。

“小子,想什麼呢?”李偉見我不答話,有些惱怒。

“我總不能看着田哥死吧。”我嘀咕着,眼睛瞟向水潭,發現水潭的水位在降,想到幡能收黑霧,突然靈光一

Previous article

其實秦巖此刻已經耗盡了魂力,根本沒有能力將寄居在狐狸骨架身上的東西困住,他這麼說只是想嚇唬一下對方,讓對方從狐狸骨架中逃出來。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