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桃花島位於鴻蒙世界著名的絕地黑海當中,當年收伏九頭黑龍的時候秦朗曾經來過這裡一次,秦朗對黑海的印象並不好,那的環境實在是太惡劣了,當初甚至無法在黑海海面上空飛行,如今多年過去了,再次來到黑海,卻給了秦朗另外一番體驗。

黑海海水的顏色本來漆黑如墨,然而再次來到黑海,讓人震驚的是海水是蔚藍色的,裡面不在死氣騰騰毫無生機,與之相對的是神念所能及的範圍內,裡面出現很多生命,生機盎然。

「真沒想到,黑海竟然發生了這麼大的變化,當初我們來的時候這裡是名副其實的黑海,海水上面不能飛行,神念不能蔓延,而且海水裡面除了九頭黑龍之外沒有任何生命,可才幾億年的時間過去了,黑海竟然發生了如此大的變化,實在是不可思議!」情不自禁的讚歎起來,秦朗嘆息道。

「是啊,如果九頭黑龍要是看到現在的黑海,他肯定會震驚的。」神采奕奕,毀滅神光朗聲道。

說到這裡時,毀滅神光一副想到什麼的樣子問了起來說:「主人,九頭黑龍現在怎麼樣了?還沒有恢復正常嗎?當年我們曾一起並肩作戰,我還挺懷念跟他在一起時的感覺。」

「不用擔心,他沒什麼大礙,目前我的混沌化身正在造化玉碟中替他療傷,在鴻蒙精華和生命之力的幫助下,他很快應該就能恢復傷勢。」古井無波,秦朗平靜道。雖然沒能從龍家得到萬生石,但成功的把九頭黑龍營救下來,對秦朗來說,這也是一個巨大的收穫,畢竟他從內心深處把九頭黑龍當做是自己的兄弟。龍鱗馬的速度飛快,轉眼間就來到目的地——桃花島。讓秦朗瞠目結舌的是,黑海腹地果真有一座小島,小島不是很大,方圓也就一百平方公里左右,可島上全都是香氣四溢的桃花,正全力盛開著,沁人心脾。「哈哈,秦朗,戮心就住在這桃花島上,我也是第一次來到這裡,沒想到這桃花島還真挺漂亮的,名副其實啊。」居高臨下的看著桃花島,無名氏情不自禁的讚歎起來,他也被這香氣四溢的桃花島所迷住了。點了點頭,秦朗神采飛揚道:「桃花島的確是挺漂亮的,不過桃花島四周明顯被一個防禦光罩給包圍了,神念無法深入進去,恐怕我們想要進入其中也不是件容易事。」

「這有何難?」不以為然,無名氏一副滿不在乎的樣子,接下來在秦朗、毀滅神光等人驚訝的眼神里,無名氏竟然毫無阻攔的進入到桃花島中,完全顛覆了他們的認識。

「這、這……不可思議,無名氏他到底是怎麼做到的?」深深地吸了一口氣,秦朗驚嘆不絕,完全沒想到無名氏如此輕鬆的就進入到桃花島中,要知道,桃花島可是被陣法包圍住。

有無名氏打頭陣,接下來在他的協助下,秦朗等人也輕鬆進入到桃花島中。以死神戮心的修為,外人闖入他的領地他不可能不知道,所以就在秦朗等人進入桃花島中后,他神出鬼沒的現身了,臉上掛著淡淡的笑意。

「是你們?無名氏,你怎麼跟秦朗走到一起呢?」 職場之步步向上 ,死神戮心從容道,泰然自若。

「怎麼?我們為什麼來到桃花島難道你心裡不清楚?戮心,你也輕鬆了很多年,如今是時候該出來征戰了。」戲謔的看著戮心,從無名氏說話的語氣和態度不難看出來,他們兩人的關係應該非常好,交情不淺,否則無名氏不會如此輕鬆,要知道,戮心可是鴻蒙世界中人人聞風喪膽的死神。

「你們是為了魔而來。」負手而立,戮心一副不問世事的樣子平靜道,言語間完全沒將所謂的魔放在眼裡。

「魔?如果要是魔的話你覺得會讓你出手嗎?有秦朗就足夠了,畢竟他麾下的實力比我們現在都強,看來你呆在桃花島的時間太長了,連無上佛祖復活了都不知道。」古井無波,無名氏直言不諱道。

真正聽到無名氏這麼說的時候戮心的雙眼中流露出恐懼和震驚的神色,因為他壓根就沒想到無上佛祖竟然復活了,這是他想都不敢想的事情。

意識到無名氏根本就不像是在開玩笑的時候,戮心倒吸一口涼氣,心驚膽顫道:「你不是在開玩笑?無上佛祖他真的復活了?這是什麼時候的事情?為什麼我竟然完全不知道?」

「你一天到晚都龜縮在桃花島當然不知道,所以我建議你到外面走走,也許會有收穫。」

見無名氏根本就沒有解釋,而戮心把目光投向自己的時候,秦朗深深地吸了一口氣朗聲說:「前輩,無上佛祖的確復活了,是邪神秦飛做到這一點,他收集了所有的佛陀舍利。」

「真沒想到竟然有人能收集九九八十一顆佛陀舍利,太不可思議了。無上佛祖現在在什麼地方?你們可曾見過他?」倒吸一口涼氣,戮心極為不淡定道。

「你覺得如果我們要是看到無上佛祖的話他會讓我們活著離開嗎?不過你不用懷疑,無上佛祖的確是復活了,這消息百分之百的真實。」

「無名氏,那接下來你有什麼打算?無上佛祖的破壞力你是知道的,就算我們聯手也未必是他的對手,當今之計,只有鴻蒙老祖才是他的對手。」說到這裡,戮心一副想起了什麼事的樣子看著秦朗質問道:「小子,一直以來不是你在聚齊十方神器嗎?如今十方神器完成的怎麼樣呢?」

「如今十方神器我已經聚齊了九件,還剩下萬生石。本來我已經萬生石在龍家手中,可我滅了龍家也沒找到萬生石。只要找到了萬生石我就有能力把鴻蒙老祖解救出來,但很遺憾……」嘆了一口氣,秦朗頗為無奈道。

「萬生石……你為什麼不找命神?命神他應該知道萬生石在什麼地方。」直言問了起來,戮心好奇道。


「不用再追問了,你所能想到的各種辦法他都試過,命神那老頭子現在根本就不知道躲到什麼地方去了,甚至就連天山羅盤也無法找到他。」揮了揮手,無名氏不忿道。

「那我們現在該怎麼辦?無名氏,你可有什麼計劃?無上佛祖的實力你是知道的,深不可測,除了鴻蒙老祖之外沒有人是他的對手。」深深地吸了一口氣,戮心一本正經的問道,看得出來,雖然他貴為死神可對無上佛祖仍是從內心深處感到忌憚。

「我們都知道無上佛祖很厲害,但他已經復活了,就在鴻蒙世界中,這是我們必須面對的現實。其實我們現在要做的很簡單,幫助秦朗找到萬生石,但鴻蒙世界這麼大,他找了這麼多年都沒有找到,我們短時間內肯定也無法找到。如此一來,我們就必須把目光投到命神身上,只要找到了命神,他應該就能準確告訴我們萬生石的具體為止,進而把鴻蒙老祖救出來。」眼神深邃的看著遠方,無名氏直言道,這是他目前所能想得到的辦法。

「可是想要找到命神也不是件容易事啊,他神出鬼沒的,既然不在鴻蒙世界,那誰知道他到底在哪個界面?」不以為然,戮心不忿道。

「你說的對,想要找到命神也不是件容易事,但我們必須做,否則等待我們的只有死路一條,無上佛祖是絕對不會饒過我們的,更何況現在他身邊還有一個心如蛇蠍的邪神。」嘆了一口氣,無名氏頗為無奈道,他心裡清楚,不管怎麼選擇怎麼做,事情都不容易,想要把鴻蒙老祖復活難於登天。

「兩位前輩,你說我們去找天商盟的人,他們會不會知道命神前輩在什麼地方?畢竟天商盟遍布各個領域界面,也許他們能給我們意想不到的結果。」直言說出了自己心中的想法,秦朗目不斜視道,這也是沒有辦法的辦法。 「天商盟?你不說我還真把這天商盟給忘記了。也許天商盟真知道,畢竟天商盟的人那麼多。」聽到秦朗提到天商盟的時候無名氏眼睛一亮,立馬來了精神,不管怎麼樣,對他們來說,現在只要有一線機會都值得去拼搏。

當機立斷,眾人也不廢話,立刻朝天商盟所在的方向飛了過去。

且說邪神秦飛聚齊了十方神器成功復活了無上佛祖后,一時間風頭無兩,放眼整個鴻蒙世界,此刻根本就沒有人跟他相提並論,但邪神並沒有驕傲自滿,因為他心裡清楚,死神秦朗不死,自己永遠都不可能安穩,他始終都是自己最大的威脅。

無上佛祖被邪神復活,在他眼中,邪神就是至尊無上的主人,所以此刻他對邪神唯命是從,只要邪神一句話,他絕對會捨命拼搏。

「主人,如今我已經復活了,不知道接下來我有什麼打算?」紅著眼睛,無上佛祖雙手合十放在胸口上,但雙眼中凶光四射,渾身散發出濃烈的殺氣,讓人從內心深處感到不寒而慄。

「無上佛祖,你的夢想是什麼?」處變不驚的看著無上佛祖,邪神秦飛泰然自若的問了起來,十分冷靜。

「主人,我的夢想是殺死鴻蒙老祖,取代他成為整個宇宙空間中最厲害的人,奈何鴻蒙老祖技高一籌,當年我就是被他殺死的。如今復活了,我的夢想沒有改變,我依舊想成為整個宇宙空間中最強悍的人,並且我還要親手殺了鴻蒙老祖。當然,主人,我將永遠聽從你的號令。」凝視盯著邪神秦飛看著,無上佛祖說出了自己心中的想法。

「你放心,你的願望當年沒有完成,如今復活了,我一定會協助你來完成的。」


「主人,你的願望是什麼?」好奇的看著邪神,無上佛祖朗聲問道。

在他看來,自己是邪神復活的,有必要知道他的願望,並且幫助他完成。

「我的願望很簡單,殺死死神。」擲地有聲,邪神目露凶光道,他的願望自始至終都沒有改變過。

「死神?你是指死神戮心?這個簡單,我現在就可以幫助你完成這個願望。」興緻勃勃,無上佛祖壓根就沒將所謂的戮心放在眼裡,他有絕對的自信將戮心殺死。

搖了搖頭,邪神眼神深邃的看著遠方說:「戮心是第一任死神,我要殺他不是他,而是第三任死神秦朗,他是我的宿敵,我們崛起於草莽,為敵無數億年,我們都極端渴望將對方殺死,但很遺憾,無數億萬年來,我們誰都沒有做到這點。我沒能殺死他,他也沒能殺死我,但殺死他一直都是我的夙願,之前無數年我一直都沒有做到這點,如今復活你了,無上佛祖,一切都看你的。」

「放心吧主人,只要是你的仇人,就一定是我的仇人,你告訴我他在什麼地方,我這就去殺了他!」信誓旦旦,強悍的無上佛祖壓根就沒將死神秦朗放在眼裡。

放眼整個鴻蒙世界乃至於所有的空間界面,唯一能讓無上佛祖放在眼裡的也只有鴻蒙老祖一人,除了鴻蒙老祖之外,無上佛祖有自信殺死任何人,更別說名不見經傳的死神秦朗了。

「目前秦朗在什麼地方我也不知道,但應該就在鴻蒙世界中,無上佛祖,接下來我們的主要任務就是找到死神秦朗,將他殺死,只要將死神秦朗殺死了,就連鴻蒙老祖我都可以不放在眼裡。」銳氣逼人,邪神秦飛始終都把死神秦朗當做是第一敵人。

「好,主人,我都聽你的。」

……

天商盟總部位於天脈山脊的一處山峰上,這裡是鴻蒙世界的聖地,沒有身份的人根本就別想來這裡。不過此行來到天商盟總部的全都是鴻蒙世界中有頭有臉的人物,還沒靠近,天商盟的長老劍求敗已經站在山門口迎接眾人,似乎早就知道他們要來一樣。

「晚輩劍求敗見過死神前輩、無名氏前輩。」畢恭畢敬,在戮心和無名氏兩人面前,劍求敗只能算得上是個晚輩,所以十分恭敬,完全不敢拂逆。

「劍求敗,萬血在什麼地方?我都很多年沒有看到他了。」開門見山的問了起來,無名氏直言問道。


「盟主還在閉關修鍊。」臉上掛著淡淡的笑容,劍求敗和顏悅色道。

說話間,劍求敗的眼神注意到秦朗,立刻拱了拱手說:「死神,我們又見面了,我可聽說你在外宇宙空間中的帝焚聖將將所有龍家的人全都殺了,祝賀你報了大仇。」

「天商盟果然無所不知,沒想到消息這麼快就傳到你這裡來了。」笑了笑,秦朗很隨和道。

「哈哈,我們天商盟現在也只剩下這個了。」

「劍求敗前輩,不知道你可知道命神在什麼地方?或者萬生石?」目不斜視,說到這些的時候秦朗收斂起笑容,看得出來,他很認真、嚴肅。

「其實我早就知道你會前來問我這些,因此我特意讓天商盟的人在查這兩件事情,但很遺憾,直到現在仍是沒有任何消息,所以我怕是幫不到你們。」嘆了一口氣,劍求敗頗為遺憾道,他有心幫助秦朗,奈何無論命神還是萬生石,想要找到他們都不容易。

「連你們天商盟都無法找到他們,看來我們想要找到也絕非易事。」

「劍求敗,還是讓萬血出關吧。如今鴻蒙世界發生了什麼事情我相信你比我們更清楚,如果那老東西還躲在暗處閉關修鍊的話,指不定你們天商盟什麼時候就被滅了,無上佛祖可不是你們所能接擋的。這個時候我們只有聯手才有一線生機。」甩下這句話后死神戮心也不廢話,厲聲大吼起來,企圖強行逼天商盟的盟主萬血出關。

一直以來,秦朗只知道天商盟是一個很大的組織,也只認識天商盟的長老劍求敗,還從來都沒想過天商盟的盟主是誰,從此刻戮心和無名氏兩人的態度不難看出,這天商盟的盟主萬血絕對不簡單,至少也是一個實力強悍的高手。

如果要是一般人敢在天商盟這樣做的話劍求敗絕對會阻攔,甚至會大打出手,可此刻強行讓萬血出關的是死神戮心,面對強大的死神戮心,劍求敗唯有苦笑,因為他知道死神戮心的性格,只要是他想做的事情,根本就沒有人能阻攔得了他。

片刻后,一個身著血色衣服的中年人從天商盟破空而來,怒不可遏的看著戮心厲聲道:「死神,我看你是活膩了,竟讓敢強行讓我出關,難道你就不怕我殺了你嗎?」

「哈哈,你可以試試看,看能不能將我殺死。」面對被自己叫出來的天商盟盟主,戮心十分興奮,因為他成功把萬血逼出來了。

「你……看來你是逼著我動手啊!」渾身散發出濃烈的殺氣,萬血明顯不是好惹的,當即就準備對戮心動手。

見此,無名氏兩人離開站出來了,皺著眉頭一副不爽的樣子質問起來說:「都什麼時候了你們竟然還有心情在這裡玩鬧。萬血,戮心把你叫出來是有原因的。」

「不管有什麼原因也不能強行讓我出關。戮心,今天如果你要是不給我一個合理解釋的話,我倆沒完。」冷冷的盯著戮心看著,看得出來,萬血這次是真的憤怒了。

「盟主,這次是真的有原因。無上佛祖已經被邪神秦飛復活了,整個鴻蒙世界又陷入岌岌可危當中。」見萬血如此憤怒,一旁的劍求敗連忙解釋起來,希望他能平息心中的怒氣。

本來還憤怒無比,可聽到劍求敗說無上佛祖被複活后萬血臉上的神色瞬間凝固了,一時半會竟然回緩不過來,隨後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氣,雙眼中流露出震驚的神色直言問道:「到底是怎麼回事?不是只有聚齊九九八十一顆佛陀舍利才能讓無上佛祖復活嗎?難道邪神那小子真的聚齊了九九八十一顆佛陀舍利?」

「千真萬確。」

「那鴻蒙老祖呢?鴻蒙老祖有沒有從須彌山中出來?」幾乎本能的想到了鴻蒙老祖,在萬血看來,只有鴻蒙老祖才是無上佛祖的對手。

「我們此番前來就是為了打聽萬生石的消息,秦朗已經聚齊了十方神器中的九件,唯獨缺少萬生石,但很遺憾,你們天商盟也不知道萬生石的下落,同樣也不知道命神在哪裡,現在我們陷入困境當中,甚至都不知道接下來的路該怎麼走。」嘆了一口氣,無名氏臉色凝重道。

擺在他們眼前的形勢很嚴峻,如果他們要是沒有辦法找到萬生石或者命神的話,一切就真的難了。

「怎麼會這樣?邪神他怎麼可能將九九八十一顆佛陀舍利全都聚齊呢?」萬血還是有些接受不了現實,這在他看來是不可能的事情,卻真實發生在眼前,讓他不得不接受。

「哈哈……死神,沒想到我們在這裡見面了。」突然間,一聲刺耳的笑聲響了起來。

聽到這笑聲的時候秦朗的臉色瞬間變得蒼白起來,因為接下來出現在這裡的不是別人,正是邪神秦飛,並且魔以及一個光頭和尚也來了。

看到那個光頭和尚的時候,萬血、無名氏、戮心、龍鱗馬以及龍頭巨人等人全都忌憚無比,雙眼中流露出恐懼和忌憚的神色,顯然,他們對這光頭很忌憚。

秦朗還從來都沒見過無上佛祖,所以此刻有些迷惘,不過見戮心、無名氏等人全都閉口不言,並且雙眼中流露出恐懼神色的時候,本能的感覺告訴他,這人不簡單,能跟邪神在一起,絕對是傳說中的無上佛祖。

「哈哈,死神,我們可又見面了。」邪神的眼中只有秦朗,至於戮心、萬血這些人他早就無視了。

「這是無上佛祖?」深深地吸了一口氣,秦朗臉色蒼白道,從無上佛祖散發出的氣息讓他從內心深處感到不安。


「怎麼?連無上佛祖你都不認識?看來你今天是在劫難逃。」戲謔的看著秦朗,邪神秦飛從來都沒有任何時候像今天這般自信,此刻他有絕對的把握殺死秦朗,畢竟有無上佛祖在這裡,在鴻蒙老祖出來之前,沒有人是他的對手。

「主人,難道這就是你想要殺的人?」光頭和尚眼神凌厲的盯著死神秦朗看著,殺氣凜然問道。

戮心、萬血、無名氏等人在聽到無上佛祖竟然稱呼邪神秦飛為主人的時候一個個全都瞠目結舌,很難相信這是真的,要知道,這可是無上佛祖啊。

邪氣凜然,面對無上佛祖的質問,邪神臉色猙獰道:「沒錯,他就是我的宿敵死神秦朗,也是你今天必須要殺的人。」

說到這裡,邪神秦飛再次冷冷地看著秦朗說:「秦朗,你說今天你能活著離開這裡嗎?」

「冥冥中一切自由註定。雖然你復活了無上佛祖,但不見得能殺死我。」臉色漠然的看著邪神,秦朗言語冰冷道,話雖如此,他心裡一點底都沒有,畢竟此刻就連戮心等人都嚇傻了,完全沒有之前的氣勢。

「那我倒是想要看看你有什麼本事。」說到這裡,邪神雙眼中寒芒四濺的對著無上佛祖命令道:「無上佛祖,你還猶豫什麼,立刻把他給我殺了。」

「放心吧主人,我保證他看不到明天的太陽!」得到邪神秦飛的命令,無上佛祖立刻眼神凌厲的盯著秦朗看著,此刻在他眼中,秦朗就是一具屍體。

一旁,眾人聽到邪神的命令后立刻緊張起來,他們心裡很清楚,秦朗是唯一能救鴻蒙老祖出來的人,如果他真要死在這裡的話,就沒有能把鴻蒙老祖放出來了。

當機立斷,讓秦朗震驚無比的是,龍鱗馬、龍頭巨人、毀滅神光、戮心、無名氏以及萬血等人竟然全都視死如歸的擋在秦朗面前,他們的意思很明確,誓死守護秦朗的安危。

「秦朗,你快走,我們幫你撐一段時間,無上佛祖的實力太強悍了,你留在這裡只有死路一條。」眼神凌厲的盯著秦朗看著,無名氏擲地有聲道。

秦朗倒是沒料到這些人竟然會守護自己,尤其是萬血,自己跟他素昧平生,這應該是第一次見面,可他仍是義無反顧的站了出來,這讓秦朗很感動,一時間甚至都不知道如何形容自己的內心感情。 出乎所有人意外的是,秦朗不僅沒有走的意思,甚至還想留下來跟無上佛祖一決高下,這讓他們震怒無比。

「秦朗,你瘋了嗎?你不是無上佛祖的對手,他的實力遠超你的想象,我們當中沒有人是他的對手。」惱怒的看著秦朗,在戮心看來,秦朗就是不知天高地厚。

「我知道自己在做什麼。我承認無上佛祖很厲害,但他未必就能殺死我。」說到這裡,秦朗再次厲聲大吼道:「都給我讓開。」

如果說之前秦朗說的話讓眾人以為秦朗是在逞強的話,但此刻他們逐漸意識到,也許有意外發生,畢竟他是能救鴻蒙老祖的唯一存在,這麼多年來總是在給人意外和驚喜,說不定這次也能給他們驚喜,雖然無上佛祖真的很厲害。

自然而然,眾人退向兩旁,給秦朗讓開一條路。

「主人,無上佛祖真的很厲害,不能跟他硬拼。」雖然聽從了秦朗的命令避讓到一旁,可龍頭巨人和龍鱗馬還是放心不下,他們知道如果秦朗要是沒有制勝手段接擋下無上佛祖攻擊的話,等待他們的是什麼,絕對是死亡。

「放心吧,我不是莽夫,知道自己在做什麼。」平靜地回應了他一句,秦朗目不斜視道,眼睛自始至終都沒離開過無上佛祖,無所畏懼。

縱橫天下這麼多年,無上佛祖還從來都沒見過這般自信的人,本來他以為所有人都該怕自己才對,豈料秦朗竟然無所畏懼,這讓他很詫異,同時也對秦朗充滿了好奇。

「你竟然不怕我?」倒是沒有急於攻擊,因為一切都在無上佛祖的掌控當中,在殺死秦朗之前,他想弄清楚秦朗哪裡來那麼大的勇氣跟自己抗衡。

「我為什麼要怕你。遲早有一天,我會親手殺了你!」漠然的看著無上佛祖,秦朗強勢道。

「哈哈,好久都沒聽到這種話了,小子,當年就算是鴻蒙老祖也不敢跟我說這種話,沒想到你竟然有殺死我的雄心,有意思,但很遺憾,你註定看不到明天的太陽。」嘲諷的笑了起來,無上佛祖仍是沒將秦朗放在眼裡。

身後,邪神秦飛卻開始警惕起來,他跟秦朗交手無數年,知道秦朗詭計多端,眼下面對無上佛祖的時候他竟然不怵,這讓邪神意識到不妙,難得有這麼好的機會將他殺死,邪神不想再次錯過。遲疑片刻,邪神深深地吸了一口氣臉色緊繃的催促道:「無上佛祖,你還在猶豫什麼?殺了他!立刻給我殺了他!!!」

「放心吧主人,他今天逃不了的。」話雖如此,無上佛祖可不敢違逆邪神秦飛的命令,當即伸出手掌直接朝秦朗按了過去。沒有任何花架子,無上佛祖想要做的很簡單、直接,就是一擊將秦朗殺死。

面對的是無上佛祖這種級別的超級強者,秦朗根本就不敢猶豫,幾乎在無上佛祖動手的第一時間,秦朗振臂一揮,一抹金光從他手中激射而出,隨之一個巨大的金色人影出現在虛空中,輕描淡寫就接擋下無上佛祖傾力一擊。

真正當這個金色人影出現后,眾人全都目瞪口呆,包括無上佛祖在內,雙眼中流露出恐懼和不安的神色,因為誰都沒想到,就在這個時候,鴻蒙老祖竟然會出現在這裡。

當然,這並不是真正的鴻蒙老祖,而是鴻蒙老祖當初給秦朗的三個鴻蒙金身之一,之前秦朗用了一個,還剩下兩個,此刻面對強大的無上佛祖,秦朗沒有選擇,毫無保留的拿出一個鴻蒙金身跟無上佛祖決戰。


「鴻蒙金身……這是鴻蒙金身!!!」無上佛祖跟鴻蒙老祖是死對頭,感受到鴻蒙老祖氣息的那一刻他已經有些忌憚,好在僅僅只是鴻蒙金身,但即使這樣,無上佛祖那看向鴻蒙金身的眼神也是寫滿了不安,從鴻蒙金身身上,他嗅到了死亡的味道。

「怎麼可能?他怎麼會還有鴻蒙金身?」啞然失色的看著秦朗,邪神秦飛知道秦朗擁有鴻蒙金身,但沒想到他手中竟然不止一個,這是他意料之外的。

萬血、無名氏以及戮心等人本來還擔心秦朗不是無上佛祖的對手,忐忑不安中,真正當他們看到鴻蒙金身的時候這才釋然,同時也對秦朗充滿了希望,無論如何,秦朗給了他們驚喜和意外,不管怎麼樣,只要能接檔住無上佛祖的攻擊,這比什麼都重要。

「真沒想到他竟然擁有鴻蒙金身,難怪面對無上佛祖的時候這麼有底氣。」讚不絕口,戮心欣慰的笑了起來。

「看來這小子深藏不露啊!」點了點頭,萬血朗聲道。

「鴻蒙金身只能救急,想要憑藉他殺死無上佛祖根本就不現實。我們還是沒有辦法對付無上佛祖。」嘆了一口氣,無名氏朗聲道。

「無名氏前輩說的對,鴻蒙金身只能救急,要想殺死無上佛祖,鴻蒙金身是做不到的,所以萬血前輩,如果想讓你天商盟的人活命的話,立刻讓他們都過來,我有空間神器,我帶他們走,鴻蒙金身堅持不了多久。」凝視盯著萬血看著,秦朗心急如焚道,在鴻蒙金身被無上佛祖打敗之前,他們必須離開這裡。

「我去。」哪裡還敢猶豫,劍求敗立刻回到天商盟,他知道秦朗有空間神器造化玉碟,也許這是解救那些無辜人的唯一辦法。

很快,在劍求敗的帶領下,天商盟的人全都來了,並且被秦朗成功收入到造化玉碟中。

看到這一幕的時候邪神秦飛似乎意識到了什麼,當即對魔下了命令,臉色猙獰的看著秦朗等人道:「想走?恐怕沒那麼容易。魔,現在我命令你將他們所有人全都殺了,一個都不留。」

重生之頭號軍婚 放心吧主人,我知道該怎麼做了。」等到邪神命令的魔毫不猶豫的朝秦朗等人攻擊過來,殺氣騰騰。

見此,戮心、無名氏、萬血、龍鱗馬、毀滅神光以及龍頭巨人、幽靈一齊朝魔攻擊過去,這個時候他們唯一能做的就是儘快將魔擊潰,因為鴻蒙金身根本就堅持不了多久。

魔完全沒料到這些人竟然會一齊攻擊自己,讓他始料未及,畢竟一兩個人他還不放在眼裡,可這麼多頂級高手一齊圍攻過來,縱然他有心也無力。

「嘭嘭……」

沒有意外發生,魔剛剛衝過來還沒來得及施展攻擊就已經被萬血、戮心等人聯手給打得狂吐精血,雙拳難敵四手,哪怕魔的實力再怎麼厲害也無法一下子面對這麼多強者。

邪神倒是沒料到這點,但眼下的形勢就是這樣,他也沒有辦法。反觀無上佛祖和鴻蒙金身之間的戰鬥,他們在虛空中打得難解難分,隨著時間流逝鴻蒙金身的戰鬥力逐漸減弱,而無上佛祖逐漸掌控優勢,但短時間內無上佛祖依舊沒有辦法殺死鴻蒙金身。

眼見眾人聯手擊退了魔,秦朗可不敢再大意,神念一動,直接將戮心、萬血、無名氏、龍頭巨人等高手全都收進造化玉碟中,而他則騎在龍鱗馬身上,直接化為一道閃電匪夷所思的消失不見。




夏炎有些抱怨的轉頭望著花美男:「都說了不要干擾我的戰鬥!這算什麼?!」

Previous article

「我們明天一早,出發。」喬暻然對眾人說道。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