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夏炎有些抱怨的轉頭望著花美男:「都說了不要干擾我的戰鬥!這算什麼?!」

花美男給自己扇了兩風:「抱歉,看你剛才有點危險,因此才出手了。」

花美男一說完,他身後的那些女生都樂開了花:「啊——不愧是花少爺!不僅人長得帥,還這麼有正義感!」

「花少爺無論從哪個角度看都這麼帥!」

「揮扇子的動作太迷人了!」

「被你這麼一攪合,就算是贏了我也不光彩,不……事實上,是我輸了!可惡!」上官夏炎很生氣的一拳砸向旁邊的一顆大樹,頓時,那顆樹一陣劇烈的搖晃,樹葉不斷的飄落而下。

「有什麼關係,反正最終贏了就可以了,他也不一定知道是我在暗中下的手呀。」花美男拿出鏡子,裝模作樣的照了照自己的髮型:「噢,還好,髮型沒有弄亂。」

「但偏偏我知道呀!」上官夏炎還是很不甘心,他沖著遠處的陳浩蘭說道:「快去看看那個傢伙還活著沒,如果還活著的話,就立即送他去醫院,一定要救活他。等他傷好再與我公平決鬥,不然我死都不會甘心的!」

「是!」滿臉冷汗的陳浩蘭招呼了幾名男生來到白澤身邊,準備檢查他的情況

一旁的慕容雨很冷靜淡定的說道:「放心吧,他死亡的幾率不會超過1.76%。」

「什麼意思?」上官夏炎不解的問道;

「馬上你就會知道了。」慕容雨淡定的說道;

那幾名男生正在查看白澤的情況之時,突然,白澤一手掐住了陳浩蘭的脖子。

幾名男生都嚇得朝後彈了出去,陳浩蘭雙目圓瞪著白澤,嚇得是灰飛魄散,彷彿見鬼一般。

「等等……我還沒有……」白澤深埋著腦袋從,一手掐住陳浩蘭的脖子,一手撐著地面爬起身來:「我還沒有認輸呢!」


上官夏炎與花美男同時轉頭望去,同時在眼眸中露出了驚訝的表情。上官夏炎驚道:「怎麼可能?那傢伙……」

「不可能吧?!怎麼會有人中了我與夏炎的聯合攻擊還能活下來的?而且還能夠理解站起來!那小子到底是什麼怪物?」花美男頓時驚呆了,連鏡子都忘了去照。


「來吧,我們的戰鬥現在才開始!」白澤強行將陳浩蘭的褲子脫下來,隨後穿在自己身上,站起身來將捏著的陳浩蘭朝一旁隨便一丟。陳浩蘭掐著自己脖子不斷呼吸著,光著下半身連滾帶爬的朝遠處逃去。

上官夏炎既是驚又是喜的說道:「你還是先養好傷再說吧,剛才美男插手,對你來說不公平,我上官夏炎絕對不會佔這種便宜的!」

「那些事情已經無所謂了!那點攻擊怎麼可能傷害到我?」白澤拍了拍身上的煙灰,露出那完好無損的皮膚。

這是,所有人都瞪大了雙眼, 黑凰後

「怎麼可能?他的皮膚一點傷都沒有?」

「真的沒有氧化嗎?」

「不可思議,他真的是正常人嗎?」

「怪……怪物!」

花美男:「真是令人震驚,我頓時對這小子感興趣了。」

上官夏炎捏起拳頭,很是好奇的問道:「小子,你到底是怎麼做到的?」

白澤並沒有回答,他將手掌放在腹部那漩渦圖案的黑色印記之上,無跟指頭正好緊緊貼在印記外圍的五個手指頭印記上,隨後逆時針九十度旋轉半圈:「接下來……我要拿出真正的實力了!!」

音落,藍色的氣焰立即從白澤身體的每一個毛孔中泄漏出來,將他的整個身體籠罩其中,就彷彿全身燃燒著藍色火焰一般。

「什……什麼?什麼呀,那是?」

「又……又著火了,怎麼回事?!」

「藍色的火焰?不是炎哥做的嗎?」

望著遠處街道上,白澤那身體上升起的藍色氣焰,躲在樹葉中的程碩驚訝得目瞪口呆,他不敢相信的搖晃著腦袋,連說話都變得顫抖起來:「那……那傢伙到底怎麼回事?他不是廢材嗎?怎麼會擁有這麼強大的源力?怎麼可能?不!絕對不可能,我一定是看錯了……」

程碩難以置信的柔了柔自己的雙眼,再眨巴的眼睛朝遠處望去,這一刻,他再次完全的陷入震驚之中:「不……我的天呀,他到底是如何做到的?難道是使用了禁藥嗎?不!即便是禁藥也不可能,禁藥只能提升最多一個等級呀!他的源力怎麼可能達到4級?!一定是哪裡出了錯,這太荒謬了……」


與此同時,留著白鬍子的莫聞味站在教學樓走廊的窗口前,正用一種期待的眼神望著遠處正泄漏著藍色源力的白澤:「那小子,果然如此啊……」

除此之外,教學樓的頂樓天台,還站著一名頭髮黑得有些發藍的女生,她的脖子上有三個挨在一起的齒輪狀印記。她擔憂的望著白澤身上的藍色焰火,但卻表現的極其冷靜。

望著眼前的景象,花美男難以置信的搖了搖頭:「這個傢伙到底是什麼怪物?到底是怎麼回事?」

「是源力。」遠處的慕容雨立即開口說道:「是高達5級的源力,你們可要小心了,這種級別的源力不是你們能夠對付的。」

花美男:「雖然對源力沒有多少概念,不過小雨,按照你的意思,5級的源力應該是很強大的了吧,可為什麼這個傢伙會擁有?」

上官夏炎頓時興奮起來,他雙手合在一起,快速聚集起了火焰:「來得正好,就是要這樣!這樣才能讓我熱血沸騰,哈哈哈哈,來吧,好好的打一場!」

慕容雨:「不行!夏炎,快閃開,你不能與他硬拼!」

上官夏炎根本就不停勸告,面對此時的白澤,他就彷彿變了一個人一般,狂熱到甚至可以不顧自己的生命危險。

「接招吧!」白澤毫無顧慮的直接正面朝上官夏炎衝來,而上官夏炎也毫不退縮的朝前推出了雙掌……

「火焰炮……」 隨著上官夏炎雙手朝前一推,翻滾的橙色火焰在空氣中劇烈膨脹,形成一道直徑一米的火柱,直朝白澤所在位置撲面射來。

白澤不閃不躲,而是正面迎上,單手朝前猛然一揮,藍色的源力猶如噴氣般的與上官夏炎噴射而來的橙色火焰碰撞在一起……

轟——

那一刻,空氣陡然一顫,猶如什麼氣體爆炸了一般,火焰與源力混雜在一起朝四面八方爆開!

所有人都不由自主的用雙手擋在面前,身體在巨大的氣浪衝擊中失去平衡,朝後傾倒了出去。

僅是一個瞬間,藍色的源力衝破了橙色的火焰,將火焰從中間破開,並繼續朝前推移,直搗黃龍。

花美男與慕容雨幾乎同時出手,花美男猛一揮扇,一道風暴從他所在位置噴射了出去,從上官夏炎的左面切入,撞入藍色的源力與橙色的火焰之中。

而慕容雨也控制著早就準備好的水資源從上官夏炎的右邊切入,在上官夏炎面前形成一道水膜。

嘩啦——

一聲巨響,水化四處飛濺,上官夏炎的身體被藍色的源力陡然轟擊而出,身體倒飛在兩米的半空中,最後一頭栽倒在七八米外的草叢之中。

「夏炎!」花美男大喊著與慕容雨一同沖了上去,查看夏炎的情況。

而白澤也停下手來,他知道,被自己的源力打中后絕對不可能再戰鬥下去了,勝負已經定下了。

「夏炎,你沒事吧?」花美男立即將夏炎抱起來,只見夏炎的衣服破爛不堪,皮膚焦黑,滿是被灼傷的痕迹,嘴角上還有一抹血跡。

慕容雨也立即來到夏炎面前,淡定的說道:「白澤釋放出來的源力突破火焰之後已經被消弱了很多,而且在關鍵時刻我們及時出手,用水與氣體來進行防禦,這也抵消了一部分的源力。因此,夏炎現在的問題應該不大。但如果我們沒有及時出手的話,恐怕情況就沒有這麼樂觀了。」

看到這一幕,四周的所有人都目瞪口呆,露出了難以置信的表情,就那麼傻傻的望著躺在地上的夏炎,隨後再望了望白澤,好幾秒都沒有一個人敢發出一點聲音。

「炎……炎哥被……被打敗了嗎?」

「不……不會吧?炎哥真的被打敗了?」

「這不是真的?這怎麼可能?」

「那個新來的真的將炎哥打敗了,雨哥果然沒有猜錯!」

「天哪,那個新來的到底是什麼怪物?他還是人嗎?」

「可惡!那傢伙……」花美男很不服氣,他朝白澤狠狠瞪了一眼,隨後抓起自己的摺扇,剛想站起來,卻被慕容雨按住了肩膀:「小雨?」

「別衝動!」慕容雨淡定的說道:「就算是我們三人聯手,達到最默契的配合,最多也只有19.69%的9.69%的勝率。」

「算了……」這時,倒在花美男身上的上官夏炎露出了釋懷的笑容:「是我輸了,我徹底的輸給他了!小雨你是對的,他的確很強,比我強太多了!」

說著,上官夏炎吃力的撐了起來:「小子,你贏了。我會遵守約定,今後就由你來當這裡的老大。」

白澤將手掌放回腹部,隨後順時針九十度旋轉半圈。藍色的源力立即消散,白澤又回到了之前的那種狀態:「所有人都給我回去!還有,從今以後,你們不準再欺負老師!無論你們願不願意,都給我認認真真的上課,就這樣……」

說著,白澤漫步朝學校大門走去,四周的那些男生都誠惶誠恐遠離白澤,讓出一條寬敞的通道。

門衛廳里的門衛嚇得直躲進了桌子底下,用雙手抱住自己的腦袋,嚇得心膽俱裂:「那……那小子果然不是普通人,怎……怎麼辦呀?剛來的時候我那麼刁難他,他現在再見到我的話,一定會報復我吧,怎麼辦,怎麼辦?!」

白澤走了兩步,便停了下來,轉頭朝上官夏炎望去:「至於做什麼老大,我可沒有興趣,還是你留著自己做吧!」

「什麼?!」所有人心頭一震,心道這傢伙也太猖狂了吧?

「等等!」上官夏炎的面色有些難看:「你什麼意思?!」

白澤朝前走了兩步,隨後停下腳步,沒有轉身,留給眾人一個霸氣的背面形象:「我可是要成為異尊的男人!!!」

轟!!!

那一刻,所有人心頭一震!猶如被雷電擊中一般,頓時僵在原地。

雖然他們之前也聽白澤這麼說過,但此刻在這種場合下說出這句話,卻是讓所有人都再也笑不出聲來。他們這才真正的意識到,這個銀髮少年並沒有在說笑。

說完,白澤頭也不回的朝學校里走去。

那一刻,上官夏炎不斷的睜大了雙眼,他的瞳孔中倒映出來白澤的背影是那麼的高大無比……

或許……他真的能夠成為異尊……

************************

時隔三日之後……

「同學們翻開書本,拜託你們,謝謝你們啦!嘻嘻……」艾萌莉給全班同學一邊鞠躬一邊說道;隨後,她翻開了那本封面上寫著「歷史」兩個大字的教科書。

「是……」班上的同學都心不在焉的回答著,然後老老實實的將課本翻開。

雖然他們都表情獃滯,目光空洞,心不在焉的坐在位置上,但至少沒有再像以前那樣大吵大鬧的,也沒有什麼打牌、抽煙、唱歌之類的事情再發生。

而且最起碼老師說什麼,他們都會迎合的跟著去做。

「哎,班級的氛圍突然變成這樣,夏炎,你就這麼甘心讓那小子說了算?」花美男一邊喝著咖啡,一邊照著鏡子說道;

「他贏了,我上官夏炎說話算話,隨便他安排吧!」上官夏炎躺在椅子上,一臉倦容的望著天花板:「好像是不太習慣了,不像以前那麼大吵大鬧的,我還真睡不著。你習慣嗎,小雨?」

前排位置的慕容雨正冷靜的看著一本寫著「量子物理學」的書,他翻開了下一頁:「世間的喧鬧都是浮雲,書中的寧靜才是永恆。」

「好吧,你繼續看。」上官夏炎有些無語;

花美男整理著自己的髮型,用餘光瞟了瞟慕容雨:「真不知道,你整天抱著那本書有什麼好看的?看再多,也不能讓自己變得更帥吧?」

慕容雨依舊盯著書上,很冷淡的說道:「這本《量子物理學》是近些年來,西盟政府與中情局的科研人員聯合提出的理論,這本書解釋了這個世界的大部分異能的運作原理,寫得非常有道理。」

花美男:「我對那些什麼原理是沒興趣啦,我只在乎我的美貌,如果你研究出了什麼能夠保留我青春美貌的技術,一定要第一時間告訴我喲。」

慕容雨摸了摸自己的鼻子:「目前在生物細胞技術上,還沒有達到這種科技。唯一的方法就只有開啟第七感,除此之外,別無它法。」

「第七感?什麼玩意呀?」花美男一頭霧水;

慕容雨繼續摸著鼻子:「現在跟你說這麼高深的東西也沒有意義的,即便我講得再清楚,你也有96.36的可能性無法理解。」

花美男:「……」

************************

與此同時,校長辦公室里。

「啊!好苦……呸!呸!」白澤將剛喝入口中的茶水吐進了垃圾桶里,抱怨的說道:「白鬍子叔叔,難道就不能有點好喝的東西嗎?比如可樂什麼的。」

坐在對面沙發上的莫聞味口中叼著廉價的香煙,他一臉無語的表情:「小子,這個茶可是很稀有很貴的。這一小包就是100貝利呀!」


「什麼?!100貝利就泡了這麼幾杯茶?這夠我買下好大一箱可樂了!」

「……」莫聞味的表情更加無語了:「話說,現在你的實力被展現出來了,接下來你打算怎麼辦?」

「啊?這個呀,繼續呆在班裡看吧,反正目前也沒有其他辦法。」白澤毫無擔憂的說道;

「看那一臉輕鬆的表情,就好像完全沒有把這件事情放在心上呀,你真的沒問題嗎?」莫聞味擦了擦自己額頭上的冷汗,有些惱火的說道;

「放心吧,我可是要成為異尊的男人!」白澤捏起拳頭,向莫聞味保證著說道;

「又是異尊?你這小子,真有點意思啊。」莫聞味伸手摸了摸白澤的腦門:「能說說,你為什麼就這麼想當異尊嗎?」

白澤面色一沉,不由得又想到了身為護國將軍的父親常年征戰殺場,以及慘死於尾獸災難的母親。他捏緊拳頭,用壓抑的聲音說道:「因為只有當下一任尊出現的時候,這個世界才能得到和平,戰爭與死亡才能真正意義上的從這個世界上消失!」

聽到這裡,莫聞味頓時被震驚住,大睜的雙眼就就那麼直鼓鼓的望著白澤,彷彿在他眼中看到了什麼不一樣的東西一般:「你……你說什麼?這些話都是出自你內心嗎?」

「當然!」白澤沒有想這麼多,他毅然堅定的說道:「成為異尊,是我這輩子的夢想!即便我會因此付出生命,我也不會後悔!」

莫聞味仔細注意著白澤的表情,發現面前這個銀髮少年並沒有在開玩笑。他深深的吸了一口廉價的香煙,隨後欣慰的說道:「夢想嗎?哈哈哈哈,這個時代居然還有人也有這個夢想嗎?居然還有人能夠說出這樣的話來,老生真是欣慰呀!」

白澤盯著莫聞味,發現他看自己的目光似乎與之前有些不太一樣,充滿了熾熱的期待感。

莫聞味從兜里掏出一根吊墜,伸手遞給了白澤:「這個東西你拿著,只要你堅持自己的夢想與信念永不放棄,將來也許你會用上它的……」

「這是什麼?有什麼用?」白澤好奇的接過這根吊墜,仔細的打量著。他發現這是一顆用金屬鏈子串著的藍色的玉石,玉石足有普通家用鑰匙大小,而且形狀也跟鑰匙很接近。

「它的作用就在於你的信念,你的信念越大,作用也就越大!」莫聞味再抽了一口廉價的香煙,露出一臉懷念的表情。

「是嗎?雖然聽不明白,不過……謝謝啦!」白澤毫不客氣的將那顆藍色的吊墜戴在自己的脖子上:「我會好好保管的!」

莫聞味伸手拍了拍白澤的肩膀,意味深長的說道:「去試試吧!小子……夢想的腳步是永遠不會停止的!以後將會是你們的時代!!!」

「謝謝!我會的,異尊,我當定了!」 hello!i』am羽祭a寒。大家可以叫我小寒(欣欣:明明是小寒兒!),我是善良與可愛的化身雙子座,我寫小說也並不示弱,我堅信大家會喜歡我的小說,我的小說並不能寫的筆走龍蛇,但我會盡自己的力量給大家寫好看,有意思的小說;語言可能並不怎麼有美感,但是我儘力去寫,就希望得到大家的肯定,我和夥伴羽祭a欣和羽祭a菲一起寫小說,希望大家喜歡哦。

我的文名叫《單玉霉花:帥男快到碗里來》,我擅長寫結局美好,章節有趣,色彩。美男雖沒有介紹完整,但是絕對多,可愛的小夕夕大家想領養嗎?為啥叫霉花,因為女主實在倒霉,善哉善哉。小寒的文介紹:戀愛就戀愛,為啥校園戀愛搞得那麼複雜?「放過我吧~~」「我才不會放過你,我要讓你喜歡上我!」可愛開朗少女頓時面癱,看倒霉的小沫萱怎麼玩轉校園吧!哈哈哈。

悲催可憐的小沫萱,被老師拖去體罰,被校花陷害,被校草追,「憑什麼我就那麼倒霉啊!」小沫萱怒吼,祈求倒霉星人把她帶走,她就不是最倒霉的了(可能嗎?)



說起來容易,但我現在已成了過街老鼠,人人都好像怕我,就連給我結賬的收貨員MM對我說話也戰戰兢兢的,我就想不通了,我也算是個殘疾人,但是絲毫得不到殘疾人應有的待遇……

Previous article

桃花島位於鴻蒙世界著名的絕地黑海當中,當年收伏九頭黑龍的時候秦朗曾經來過這裡一次,秦朗對黑海的印象並不好,那的環境實在是太惡劣了,當初甚至無法在黑海海面上空飛行,如今多年過去了,再次來到黑海,卻給了秦朗另外一番體驗。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