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陌生號碼……」大嬸遲疑。

「小夥子,你看看是不是你剛才打過的電話?」大嬸好心的將手機遞給了盛堯山。

「不好意思,還真是。」盛堯山接過手機。

「喂,堯山,你交待的事,我已經辦妥了……放心,不會為難那些記者,就是嚇唬一下,當然還是以保障仁德醫院的秩序為大。」

「呵呵,有勞。改天我請你吃飯。」

「那我哪敢啊!你堂堂市長公子大哥,嘿嘿,你一聲招喚,我們這些小弟可是一呼百應。」

「少來,沒正型,這麼多年不見,還是那樣。」

「嘿嘿,我說你小子什麼時候回來的,也不說一聲,在哪?晚上我去給你接風。順便把盛叔叔和彭阿姨也請出來,我做東!」

「阿超,我現在有點事,不太方便和你細說。手機我是借用別人的,等我有空和你聯繫。還有,我回來的事,先別和我家裡說。就這樣,再見。」盛堯山還回了手機,抱歉的笑笑。

此時,華宇的保時捷上,容小榕睜開了雙眼。

……………………

(新書上架,求訂閱~求推薦和收藏~求一切支持~)(未完待續。。)

… 「你?!!」容小榕張開眼,發現自己正躺在華宇的車后,馬上坐直了腰。

一臉詫異和緊張兮兮。

「你醒了?」華宇透過後視鏡淡淡的說。

「我怎麼會在你的車上?」容小榕不解。

似乎前一秒還是在仁德的門診大廳外,面前還是那些失去理智,不達目的誓不罷休的記者。

怎麼眨眼的功夫,自己就躺在了華宇的保時捷上。

「哦,你昏過去了。」華宇隨口說道。

「我?昏過去了?!」

「嗯。」

「我怎麼會昏過去?」

「嚇的吧。」

「你才被嚇的!」


「哼哼,隨你。反正開車的是我,躺倒的是你。」

「你!」

保時捷里突然安靜了下來,兩人都不說話了。

「對了,那些人呢?」

「怎麼?你還想回去?」


「不是,我是想問,你是怎麼帶著我衝出來的?我不是昏倒了嘛……」

「我的車快。」華宇依舊淡淡的說。

「哦……」

又是片刻的沉靜,兩人不說話。

「你……你剛才看到了嗎?他們的機器都……」容小榕的話還未說完。

「看見了。」華宇面無表情的應道。

「太不可思議了,怎麼會突然都壞了……」

「我怎麼知道?」華宇透過後視鏡,又瞥了一眼容小榕。

「唉…多行不義……」

後視鏡里。華宇看到容小榕兀自嘀咕著,一臉不解卻是單純得可愛。

真是個傻丫頭!

華宇暗自笑笑。

又是一陣沉默。

「對了,你怎麼會突然出現?」

「碰巧路過。」

「碰巧?!」容小榕再次詫異。

清晨醒來。自己還被大喝一聲「滾!」

此刻,仁德醫院尚未上班,這麼早……

這個巧,也真是太巧了……

本想再多問點,可一想到清晨不愉快的誤會,還有人家剛剛救了自己……

還是裝作什麼都不知道的好,言多必失。

說不定。華總裁真的是碰巧,比如晨練……買早點……

可是……晨練……買早點……會開著車到醫院嗎?!!!

容小榕兀自腦補著各種無厘頭的理由,覺得好笑。

一不留神竟是笑出了聲。

「你笑什麼?」華宇問。

剛才他發力過猛。又是剛剛身體恢復,未免有些力不從心,不能去探知容小榕的腦電波,自然也就不知道她在想些什麼。

「沒什麼……對了。我們這是要去哪?我還得上班呢!」容小榕調整了下情緒。強忍著笑意問。

「會有人幫你請假的,我們先去處理今天的事情!」華宇也不多說,保時捷說話就開到了京都媒體集中的報業集團。

「來這幹嘛?你還嫌今天的事鬧的不大嗎?」容小榕一驚。

「下車。」華宇說罷,瀟洒的打開了車門,戴上一副墨鏡。

「這人腦子有病吧……好不容易躲了那麼多記者,現在又自投羅網了?!」

容小榕兀自嘀咕著,還來不及想明白,整個人便被華宇帶了下去。

此時已是到了八點。報業集團已經開始上班。

「先生您好,請問您找誰?」剛進一樓大廳。美麗的前台小姐就把華宇給攔住了。

「找你們陳總。」華宇說。

「請問您有預約嗎?」敬業的前台小姐,忽閃著迷人的大眼睛。

「沒有。」華宇說。

「對不起先生,陳總這會兒不在,您如果有事情可以改日再來。」

「哦?」透過墨鏡,華宇的眼神冷凝犀利。

轉過身,拉上容小榕走到安靜的會客等候區。

然後拿出自己的手機。

「陳力,我在你們一樓,下來。」

短短一句,報業集團的老總陳力,就像踩了電門一樣。

嗷的一下站了起來,又嗷的一下衝到了華宇面前。

剛才那個電話的來電顯上,赫然亮著華宇的名字。

hiq的總裁,全華夏國數一數二的財神,平日里如果想見他一面,都要提前半年預約。沒想到剛才……這尊神居然親自給自己打了電話!

「陳總?!」前台小姐驚奇的看著氣喘不均,滿頭大汗的陳力。

從報業集團的30層辦公室到一樓,陳力幾乎是飛下來的。

「華……華……華……」陳力激動的結結巴巴的跑向會客等待區。

雖然華宇戴著墨鏡,可從那高大挺拔的身材中,和那不可一世的氣場中,陳力也能推斷,那人就是華宇。

「走吧,去你辦公室說。」華宇起身,絲毫不理陳力熱情的諂媚。

「是是是,您請。」陳力的頭點的像雞啄米。

卑躬屈膝間,又像極了一隻肥頭耷耳的哈巴狗,跟在華宇的身旁,親自給他按電梯……

看得前台的小姐嘴都閉不上了。

陳總這是怎麼了?

剛才那位先生?他到底是誰?!

還有那位小姐……

看起來小小的,穿的也很簡單平凡……

長得倒是清水芙蓉……又不施粉黛……

不過,怎麼看起來那麼熟悉?好像在哪裡見過一樣……

到底是在哪見過呢?

前台小姐這邊還在苦苦的思索,那邊陳力早已帶著華宇和容小榕進了辦公室。

「華……華總裁,今日您親自駕臨,真是令寒舍蓬蓽生輝啊!您快請坐。」陳力激動的話都有些不會說了,轉身就要親自去倒茶。

「坐就不必了。」

華宇依舊保持著他那攝人的姿態,摘下墨鏡。

眼中的寒意能把陳力瞬間冰封。

「是是是,華總裁日理萬機,又什麼指示,您儘管吩咐。」陳力恭敬虔誠的點頭,垂手。

「陳總,您是希望hiq把報業集團收購了,再裁員呢?還是您自己整頓好了,再來拿hiq的訂單?」華宇抬起一點點眼皮,看向陳力,冷冷道。

「華總裁……我……您看您這說的是什麼氣話……」陳力陪著笑臉,心中忐忑不安。


昨天,萬氏銀行的千金和龍氏集團的千金紛紛致電給他,向他提供了諸多容小榕的資料。

還說,事成之後必有重謝。

陳力心裡那個悔啊!

前夜自己集團的遊走記者無意間拍下了華宇救人的一幕。

自己怎麼就鬼迷心竅,怎麼就想炒作起華宇的花邊新聞了呢?

今天更是……居然派記者們前去爆料……

「華總裁,您別生氣,都是手下的人辦事不利,我保證,會給您一個滿意的交待。」陳力心虛道,汗都下來了。

「交待就不必了,你自行處理乾淨就行。這位容小姐,你看清楚了,以後我不希望媒體上出現她的任何負面消息!」

華宇說罷,將容小榕鄭重的推至到陳力的面前。

……………………

(求訂閱~求一切支持~雙11,別忘了給容容支持~(^_^)~)(未完待續。。)

… 「這位……容小姐……」陳力的腸子都悔青了!

華宇帶來的這位小姐,不是別人,正是他受人之託,要精心炒作的神秘女子——容小榕!

敢情這位容小姐還真是和華總裁有關係啊?!

萬大小姐、龍大小姐!

你們可把我陳力給坑苦了!

陳力暗暗叫不好……

「是是是,容小姐您大人有大量,敝人手下不懂事,多有冒犯,我這就叫人去把網頁上的圖片和新聞都給刪了。」陳力汗如雨下,連滾帶爬的跑向桌邊,哆哆嗦嗦的拿起電話。

「網路的可以刪除,報刊上的你自行解決好!」雖然是盛夏,可是華宇的聲音依舊沒有任何溫度。

「是是是,華總裁您放心,我馬上就讓發行部寫稿,向您和容小姐道歉。」

「我就不必了,容小姐不過一個救死扶傷的醫生,你們這麼做,就不怕遭天譴?!」


一夜過去,雪依然還在下著,只不過相比昨晚那鵝毛般的大雪,小了不少,但也只是相對而言,雪花依舊未停。洋洋洒洒,不斷飄落。

Previous article

林原抬起頭,有點迷茫地望著自己的爺爺。他看過藏書閣的不少書籍,也都提到了一個機遇問題。可是這個機緣,要上哪兒去找呢?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