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一夜過去,雪依然還在下著,只不過相比昨晚那鵝毛般的大雪,小了不少,但也只是相對而言,雪花依舊未停。洋洋洒洒,不斷飄落。

放眼望去,入目的一片雪白,屋檐上、地面上積累了一層厚厚的雪,院子里的樹木甚至已經不堪重負,樹枝被壓彎下來,偶有一股寒風吹過。帶起幾片雪花,為其減輕一些負擔,但不過片刻,飄落的雪花,又重新添了上去。

青雲帝國氣候溫熱,四季變幻。只有在年關的時候,才偶爾能夠看到一場雪,但並不大,有的時候,只是飄落幾片雪花。

如眼前這般壯觀美麗的雪景,韓辰還是第一次看到。

韓辰走入院子中,腳掌踩在積雪上。發出『嘎吱嘎吱』的聲音。

雪花不斷飄落,落在韓辰的肌膚上,帶來絲絲的涼意,雖然他只穿著一件薄衫,但非但沒有感覺到一絲寒冷,反而感覺渾身舒暢。

「喝」韓辰突然來了興緻,輕喝一聲,拉開架勢。施展出了許久不曾習練過的大開碑掌。

噗噗噗

以韓辰如今的實力,即便是隨意的一拳,都可以輕易打爆空氣。這大開碑掌位列玄階一品戰技,雖然無比與韓辰所修鍊的武學相比,但也是具有極大的威力。

身形變幻,掌影重重!

雖然韓辰沒有運用一絲真氣,但他的手掌上。依然有勁氣環繞,手掌落處,氣爆之聲連綿不絕的響起,天空中飄落的雪花。甚至還沒有落到韓辰身上,就已經被勁氣震碎。

「哈哈哈,痛快」突然,韓辰長笑一聲。

緊接著,韓辰身形依舊未停,但手掌不知何時,已經握緊成拳,而原本的大開碑掌,也悄然變化成了一套黃階三品戰技崩山拳。

若是有武者在這裡的話,定然會驚掉了下巴。

戰技與戰技間的變幻,有著不小的限制,不同的戰技都有其不同的運勁方式,所以想要由這套戰技,變幻成另外一套戰技,中間必須要有一段的緩衝時間,用以改變運勁方式。

但剛剛韓辰在變幻戰技時,卻是如行雲流水般,流暢無比,就連身形都沒有絲毫的滯澀。

這就不得不讓人震驚了,要知道,即便是達到了劍靈境,領會了『以意御劍』,招式間的轉換,也未必能夠做到韓辰這樣自如。

而對此,韓辰卻並沒有絲毫意外,隨著肉身愈漸強橫,他早已能夠精準的控制身上的每一寸肌肉,使得力道在體內自如的運轉,戰技變換時,只需心念一動,體內力道便可立刻按照新一輪戰技的運勁方式運轉開來。

戰技與戰技間的轉換、銜接,不會出現絲毫的滯澀!

隨後,韓辰又不斷的變換戰技,腿法戰技、拳法戰技、掌法戰技、爪法戰技只要韓辰曾修鍊過的,都一一施展開來。

一時間,院子中,掌法呼嘯、腿影重重、拳如奔雷、爪如疾風

良久之後。

韓辰身形一震,停了下來,雙眼微頜,呼吸漸漸沉緩。

略微沉寂了片刻后,韓辰的雙眼猛的睜開。

唰!

伸手一拂空戒,韓辰取出了一把銀色連鞘長劍。這是他在燕三空戒里得到的,如今獸城中聚集了這麼多強者,墨寒劍韓辰是不敢取出來的。

吟!

伴隨著一道淡淡的劍吟聲,這把三品上階名器級別的銀色長劍,直接般韓辰拔了出來。

「喝」

韓辰嘴裡發出一聲輕喝,隨即手臂一震,身隨劍走,寒雪劍訣的劍式隨之施展開來。

這一次,韓辰同樣沒有運用真氣,但在韓辰那四萬斤力道的支撐下,卻具有莫大的威力。

這把銀色長劍的重量只有八斤九兩,在韓辰手中輕若無物,沒有了墨寒劍那恐怖的重量,他的速度被完全展現了出來,長劍舞動,一招招精妙的劍式不斷揮灑而出。

漸漸的,韓辰閉上了雙眼,就連感知也是悄悄收起,完全憑著感覺,演練著。

雪花洋洋洒洒飄落而下,這時劍光閃動,從大片的雪花中一穿而過。

雪花緩緩落下,數息之後,一道極細的縫隙在雪花的中間緩緩浮現而出。

一陣寒風吹過!

噗噗噗


在一陣連綿的脆響中,雪花一分為二。

「凜冬!」突然,韓辰雙眼驟然睜開,輕喝一聲。

手臂一震,手中長劍隨勢而走,向前揮出。

唰!

一道淡淡的黑色劍芒揮灑而出,而與此同時,空中那飄蕩而下的雪花,也好似受到牽引,被吸扯過來,隨著這淡淡的黑色劍芒,向前飛馳而去。

噗!

淡淡的黑色劍芒飛出十數米后,撞擊在了院子的牆壁上,在牆壁上留下一道深約兩寸左右的劍痕。

看到這道劍芒展現出來的破壞力,韓辰的眼中閃過一絲喜色。

這道劍芒,他並沒有運用一絲真氣,完全是憑藉力道以及對於劍式的領悟,施展出來的。

雖然那心中驚喜,但韓辰的動作並沒有停止,長劍依舊不斷的舞動。

「飛雪!」


呼!

隨著韓辰又一劍揮出,院子中突然吹起了一陣寒風,空中的雪花被寒風席捲,向著前方吹襲而去。

一絲淡淡的鋒芒之氣從那被吹襲的雪花上散發出來。

啪啪啪

十數米的距離,一閃而逝,雪花如同鋒利的冰錐,盡數撞擊在了牆壁之上,發出一陣連綿的爆響聲。

片刻之後,寒風消散,雪花落盡。

只見牆壁上,留下了大片的凹點,凹點很細小,而且很淺,只有半寸左右。

這時,韓辰也停了下來,望著牆壁上的凹點,眉頭微微一皺,旋即搖了搖頭,「飛雪一式還沒有完全領悟,能夠擁有如此威力,已經算不錯的了!」

輕吐了口氣,丹田內真氣涌動而出,順著經脈緩緩流淌,帶來一**強勁的力量感,片刻之後,韓辰心神一動,真氣按照某種運勁方式迅速運轉起來。


韓辰眼神一凝,手臂一震,『唰』的一聲,銀色長劍如同一道銀光,揮出。

一聲輕喝,從其嘴中低低的傳出:「水寒!」

隨著長劍揮灑而出,絲絲縷縷的霧氣從銀色的劍身上迅速散發出來,霧氣極淡,但卻極為極寒,在這霧氣散發出來的瞬間,四周飄落的雪花,瞬間凝結成冰,掉落下來,在雪地里砸出一個個細小的孔洞。

看到這淡淡的霧氣,韓辰的眼中迅速湧現一抹喜色,但下一刻,霧氣微微一顫,頓時迅速消散了開來。

唰!

一道粗大的劍芒飆射而出,盪起大片的雪花,『嘭』的一聲,轟擊在了牆壁上,造成了三米多長,半米多深的劍痕。(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更新快∷∷純文字∷.〗 ps:(求推薦票,這東西每天都有的,勞煩各位看完書的兄弟們,可以抽個空給武神投上一票!!)

寒雪劍訣共有六式奧義,早在魔獸森林的時候,韓辰就已經領悟了第一式凜冬,而在真氣修為達到二星劍衛境的之後,他也逐漸開始領悟第二式飛雪。

在對戰燕三的時候,韓辰第一次將其施展出來,雖然他的真氣修為只是二星劍衛境,只有一劍之力,但所展現出來的威力也沒有令人失望,面對那寒風吹襲,漫天飄雪的攻勢。即便當時燕三處於全盛時期,也無法抵擋下來。

之後,隨著真氣修為的不斷增強,韓辰對於飛雪一式的領悟,也是越發的通透,施展之時,所展現出來的威力,也越來越大。

如果繼續這樣參悟下的話,相信用不了兩個月的時間,韓辰就已經將這飛雪一式完全掌握。

但兩個月時間太長了,韓辰等不了,在過不久他就要進入十萬大山,到時候,他將要面對無數實力強大的魔獸,以及那隨時都可能出現的危機。

如今,他的真氣修為晉入了五星劍衛境,真氣含量比之二星劍衛時,增多了數倍,所以他開始嘗試著領悟寒雪劍訣的第三式奧義劍式,水寒。

「呼」長吐了口氣,韓辰的臉上浮現出一抹蒼白,隨即隱,掌一旋,收劍而立。

抬頭望著牆壁上的劍痕,韓辰輕嘆了口氣,道:「還是不行!」

「寒雪劍訣怎麼都是地階級別的武學,其中的六式奧義更是威力巨大,想要將之習會,不但需要極強的領悟力,更是需要極為雄厚的真氣為支撐!」這時,鬼谷子的聲音在韓辰的識海中響起道:「以你如今五星劍衛境的真氣量,飛雪一式。也只有兩劍之力。至於水寒,還需待你將真氣修為再做突破,方有能力修習!」

「那我要等到什麼時候,才能擁有施展水寒一式的實力?」韓辰苦笑一聲,鬼谷子的沒錯,此時他的丹田內一片空蕩,氣旋萎靡。其中那屬於五星劍衛,充盈無比的真氣,早在將水寒一式施展出一半的時候,就已經被瞬間抽幹了。

「九星劍衛。若是不達九星劍衛,你連修習的資格都沒有。而且九星劍衛也只能讓你擁有一劍之力!」識海中,鬼谷子緩緩的道。

「還好。以我如今的修鍊速度,九星劍衛,兩個月的時間,應該可以達到!」聽到鬼谷子的話,韓辰頓時輕鬆了口氣。

「所以接下來的兩個月,就靜下心,好好參悟飛雪一式吧!」識海中。鬼谷子的聲音響起。

「只能這樣了!」韓辰無奈點頭。

深吸了口氣,冰涼的空氣湧入體內,令的韓辰精神一震。

抬起頭,韓辰準備繼續參悟飛雪一式,將其和凜冬一樣,全部都領悟圓滿,屆時,相信威力定然也會隨之提升不少。

「嗯?」不過就在這時。韓辰卻突然目光一閃,轉頭朝旁邊的小屋望。

只見屋中,一雙烏溜溜的大眼睛正透過門縫,悄悄的望著自己。

而此時,見韓辰望了過來,那雙烏溜溜大眼睛的主人頓時如受驚的小兔子般,趕忙將房門關了起來。

「煙兒?」韓辰一愣。旋即收起長劍,轉身朝小屋走。

「咚咚咚」韓辰敲了敲門。

但裡面並沒有動靜。

眉頭一皺,韓辰又敲了敲門,同時開口道:「煙兒。開門!」

這次不再是沒有動靜,韓辰的聲音剛剛落下,旋即一陣細碎的腳步聲響起,隨後『嘎吱』一聲,房門被打開。

「公子!」望著韓辰,凌煙兒臉上蒼白,輕聲道。

「怎麼回事?」韓辰眉頭一皺,小丫頭的聲音聽起來有些顫抖,而且,他從後者的聲音中聽到了一絲懼怕。

聽到韓辰問話,凌煙兒的小臉頓時更加的蒼白了起來,聲音顫抖的道:「公子你不要生氣,煙兒不是有意偷看公子練功的,煙兒真的不是有意偷看的」

「就因為這個?」聞言,韓辰一怔。他沒想到,凌煙兒如此之大的反應,竟是因為這個。

其實在武者間的確是有著不少的忌諱的。

如未經允許,觸摸他人的兵器,是為忌諱。而未經允許,偷看他人練功,這更是極大的忌諱,畢竟這已經可以算做偷學他人功法,屬於偷竊行徑,即便兩人關係極好,也不會輕易釋然。

不過對此,韓辰倒並不怎麼在意。先前他所演練的武學,都沒有運轉真氣,就算是偷學,也只是學到一些招式。

只知招式,沒有心法,根本無用。

況且他了解小丫頭的脾性,以她的性子,根本不會做這樣的事情。

「嗯,剛剛我想叫公子吃早飯,只是見公子在練功,便想走開,可是忍不住心裡好奇,就看了一小會兒。真的只是看了一小會兒」著,凌煙兒的眼圈迅速泛紅了起來,烏溜溜的大眼睛里水霧湧現,很快淚珠便連串的『吧嗒吧嗒』滴落下來。

韓辰搖了搖頭,伸摸了摸小丫頭的額頭,無奈的道:「我還沒那麼小氣!」

「公子真的不生氣嗎?」感覺到韓辰的語氣中並沒有怒氣,凌煙兒連忙抬起小腦袋,蒼白的小臉上帶著一絲希冀。

「嗯,看了就看了吧,也沒什麼大不了的!」韓辰點頭一笑道。

見韓辰真的沒有生氣,凌煙兒頓時輕鬆了口氣。可是聽到韓辰如此,連忙搖頭道:「不是啊,煙兒感覺公子修鍊的那些武學都很厲害!」

「呵呵,煙兒能看的懂嗎?」聞言,韓辰微微一笑道。

「嗯」抬擦了擦臉上殘留的淚痕,凌煙兒遲疑的點點頭,道:「可以看懂一些!」

完,還抬頭小心的看了韓辰一眼,生怕後者生氣。

「哦?你看懂了哪些?」聽到凌煙兒的話,韓辰微微有些驚訝,頓時來了一絲興趣。

「就是公子舞劍的那部分!」凌煙兒開口道。

「呃你看懂的是我施展的那些劍式?」韓辰頓時愣住了,他原本以為凌煙兒所謂的看懂,就是記住了幾個動作,而且還是前面施展的那些黃階三品級別的武學戰技。但此時聽凌煙兒的意思,她看懂的似乎是寒雪劍訣的劍式。

「嗯!」

見凌煙兒再次點頭,韓辰的眉頭不由一皺,雖然凌煙兒回答的很肯定,但韓辰還是不怎麼相信。

要知道,寒雪劍訣可是地階二品級別的武學,劍式精妙無比,想要將其掌握,不但需要極佳的領悟力,更是需要時間慢慢研習,即便是韓辰,當初也是借著和魔獸的戰鬥,來慢慢磨鍊研習,才將之習會。

而凌煙兒只是從旁看了一遍,卻已經看懂了一些,這讓韓辰如何相信。

不過以凌煙兒的性子,懂就是懂,不懂就是不懂,絕對不會為了逞強而撒謊的。

韓辰輕吸了口氣,道:「那你能不能把你看懂的那部分給施展出來?」

「嗯,應該可以。」凌煙兒遲疑了下,隨後點點頭,「不過我也只是看懂了一點點!」

「沒關係,只要將你看懂的那部分施展出來就好了!」

著,韓辰目光在四周掃了下,隨即到牆邊撿起一根一米多長,臂粗細的木棒,左將其持著,隨後拔出銀色長劍,唰唰唰,閃動的劍光,將木棒籠罩,頓時木屑如下雨般簌簌掉落。

不過片刻,先前的那根木棒,便變成了一柄精緻的木劍,只是木劍無鋒,而且劍尖也是略有些弧度。

「哇,好漂亮的劍!」望著韓辰中的木劍,凌煙兒眼睛一亮。

長劍收起,韓辰伸將木劍遞給凌煙兒,道:「刀劍無眼,你就用這柄木劍吧!」


元晝搬過來半年,從搬家那天住進702,就再沒走出來過一步。

Previous article

「陌生號碼……」大嬸遲疑。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