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元晝搬過來半年,從搬家那天住進702,就再沒走出來過一步。

一個半聾又啞的孩子,楊芹從來都沒打算讓他出去見人。

既不會喊人,遇見別人的時候也木木獃獃,連笑都不會笑。

帶出去,人家一眼就知道,她兒子不正常。

說她虛榮心作祟也好,說她自私也好……

她不想帶出去,被人指指點點。

繁星自打知道小捲毛的名字之後,就一直想當面喊他的名字。

元晝。

元晝。

超好聽的!

可是一連好多個晚上,要麼她睡著了,要麼702的浴室沒開燈。

弄得繁星成天心不在焉,悶悶不樂。

她一點都不喜歡跟幼兒園裡那些小東西玩,又鬧又不乖!

她喜歡乖乖巧巧,文文靜靜,想讓她好好呵護的小花花。

她可以想欺負就欺負。

想幹什麼就幹什麼。

那隻小捲毛元晝,是小熊崽子遇上的最合心意的!

她嚇唬他的時候,他瑟瑟發抖,連哭都不會哭。

很好,她很喜歡。

甚至還攢了不少糖和零花錢,打算為他花錢,給他糖吃,把他哄得心甘情願當自己的小花花……唔,等人到手了之後,再欺負。

結果,她都好久沒見到他了。

之所以一連許多個晚上702的浴室沒開燈,是因為樓上樓下的住戶都忍無可忍,最終選擇了投訴。

就算是房東的女兒, 我老公不是總裁

聲音那麼響亮,人家家裡有老人孩子,晚上都睡得早。大晚上被吵醒,誰心裡不窩火?

楊芹被投訴之後,逮著元晝打了一頓,但自那以後,晚上還是忍著自己的脾氣。

所以一般都是白天沖孩子發火。

周末放假,繁星待在家裡寫作業。

一說起這熊孩子的作業吧……

愁。

總而言之,很愁。

你瞅瞅她,歪點子那麼多,彷彿很聰明的樣子。

但是白廣園夫婦真·欲哭無淚,本來還想著,自家小崽子從小那麼聰明,家裡說不準會出個學霸。


結果萬萬沒想到,小崽子所有的聰明,全部都沒有用在正路上!

幼兒園老師布置的作業,那叫一塌糊塗!

小崽子生動形象地展示了什麼叫做,對學習無能為力。

老師都說了,你們家白繁星小朋友,上課的時候特別認真,那眼神一眨不眨的。可是布置的作業,也不知道為什麼,反正就是不會。

從幼兒園開始,就露出了標準學渣的苗頭。

老師甚至都有點隱晦的勸他們夫妻倆,帶著孩子去測一下智商……

這孩子估摸著有多動症,智商也有點……異於常人。

杜芝蘭在廚房裡做中飯,繁星就趴在客廳的桌子上咬筆頭。

鉛筆頭上的橡皮擦,咔嚓一聲,咬掉。

鉛筆頭,咔嚓一下,咬掉。

咬著咬著,桌上一堆咬碎的鉛筆木頭。

爪子里握著的筆還剩下半截,書上的題目一個沒動。

白廣園嘆了口氣,他盯著女兒寫作業,盯半晌了。

不會就是不會。

但唯一讓他覺得欣慰的是,他女兒牙口好像還挺好的……

轉身去雜物間拿新鉛筆。

別問他為什麼牙口挺好要覺得欣慰,大概是因為……不愛學習已成定局,只能坦然接受。

牙口好,說明他女兒能吃。

俗話說得好,能吃是福。

就在白廣園離開的間隙,一道暴躁的怒罵聲隔著門都能聽得清楚——

「你怎麼不去死?你生下來的時候,為什麼不是個死的?去死!去死!去死啊!」

「咚——」

「咚——」


「咚——」

同一時間,602的住戶只覺得天花板都在震顫。

好像是有什麼重物在往地上砸,砸得602那一家人想罵娘。

「他媽的,702是不是有毛病?天花板上的灰都落碗里了,中午吃飯都不安生。死潑婦,活該被離婚!」

元晝腦袋被摁在地板上。

撞了一下,又一下。

乖巧安靜得像只木偶,一動不動,任由人發泄。


很痛。

但是打完就好了。

「要不是因為你,我的生活怎麼會這樣?要不是為了養你,養你這個死殘廢,我會跟他分開嗎?他怎麼可能會跟其他人在一起?都是因為你這個殘廢,你這個怪物,不會說話的死人!」 婚禮舉辦的很隆重,可總給人一種不協調的感覺。

新娘子長得本身就很清秀,經過打扮更是漂亮,但是鄭家二老的笑容似乎很勉強。

不過這段婚姻,本來就不被二老看好,能有現在的狀態已經算是不錯了。

寢室里,姜瑜打開機器人的開關,幾個姑娘就看到那個圓盒子就在地上開始忙碌起來。

「哎哎哎,它真的開始動了,動了!」羅靜秋激動的看著面前這個黑不溜秋的盒子,外觀是真的很難看,可架不住這東西能掃地呀。

張萍萍和宋梅也好奇的跟在盒子後面,看著這個黑傢伙在地上到處打轉,雖說噪音是稍微有點大。

「它居然真的能掃地,真是神了。」宋梅親眼看到一張被她仍在地上的碎紙屑消失。

「姜瑜,它只能打掃小物件嗎?大的是不是就不行了?」

姜瑜給她們仔細說了能清掃的範圍,然後道:「這樣的話咱們寢室里也能輕鬆一點。」

「何止是一點呀。」羅靜秋滿意的看著黑盒子,「雖說掃地是不累,可我就是不喜歡打掃,現在好了,只要咱們稍微保持一些,可以兩三天打掃一次不是。」

「這還只是試驗品,具體能用多久得看具體情況。」再說姜瑜這也只是練練手,根本就沒打算推廣,即便是後期那些先進的掃地機器人,那清掃的效果也無法被神話,至少頭髮,碎屑等等沒問題,可灰塵這種細微的塵埃,沒辦法清理,還是得定期的進行人工保潔。

「這樣的話也足夠了。」

這個掃地機器人並非是姜瑜一人之功,其中宴教授和程教授也幫了她很多,即便如此,也有諸多的問題需要改進。

不過至少她也能發明一點什麼了不是,這就是進步。

下午,她們各自去教室上課,臨走的時候,張萍萍按下機器人的開關,順便在寢室的角落裡放上幾張碎紙片,關上門走了。

她們想著等下課回教室看看效果,是否能清掃乾淨。

「姜瑜,你跟我來一下。」她剛走到教室,就被宴思錦給叫住了。

跟著她來到教室外面,宴思錦看著姜瑜,笑道:「下半年在米國斯坦福有一個為期三個月的交換生,我和老程推薦了你,你的意思呢?」

姜瑜其實對於出不出國並沒有什麼太深的期待,現代社會過來的,對於國外的嚮往,比起這個年代那些嚮往外國的人來說,簡直太小太小了。

身處國外,真的不如在自己國家來的舒服自在。

即便是趁著空閑和家人朋友旅遊,她大部分都是待在國內到處看看,各處的名勝古城,山水雪峰,能遊玩的地方太多太多,即便是你一輩子都在旅遊,到死也是走不完的。

九百多萬平方公里的大好河山,處處都是風景。

可短期的交流學習,她倒是沒有什麼抵觸,畢竟是充實自己的一個過程。

「可以啊,具體什麼時間出發?」她問道。

見她答應,宴思錦滿意的點點頭,「大概在七八月份左右。」

「那好,我會好好準備一下的。」

「去吧。」

當晚,姜瑜就把這件事告訴了姜煙。

賀勛自從和姜煙確定了戀愛關係,如今幾乎晚上都會在這邊吃飯,至於他們的婚房,暫時還沒有動工,不過在去米國之前,姜瑜肯定會和賀羨把內部的裝修敲定好,到時候就是賀勛自己的事情了。

「剛大一就作為交換生去短期留學,可見學校的老師都很認可你,這也是個好機會。」賀勛對這個是贊同的。

可是姜煙似乎很擔心,想到妹妹居然要去國外待三個月,這時間未免也太長了。

「你們學校有幾個人去?」

「有九個人,那邊到時候也會過來九個人。」姜煙道。

「那有女同學嗎?」

「有啊,大一隻有我自己,上面有三位學姐和五位學長,姐你別擔心我,我在外面交流沒問題,再說就算是去了,也是留在學校里,不會有事的。」

不管姜瑜說多少次不會有事,她照例還是會擔心。

可擔心也沒辦法,姜瑜這次出國游不是玩的,而是去學習的。

「不過臨走之前,大姐的訂婚宴我肯定是能參加的,只是這次回老家,恐怕我不能隨你們一起了。」

「這個沒關係,你的學業最重要,爸媽知道你能有現在的成就,他們也會高興的。」說到這裡,姜煙的眼眶就紅了。

可能是因為她與賀勛即將訂婚的消息,這段時間情緒格外的多愁善感。


越是臨近訂婚的日子,晚上似乎跟著失眠了。

賀勛並不了解姜瑜的想法,卻也架不住心疼。


他不懂,明明兩人很快就訂婚,他高興的恨不得跑到紫禁城樓上大喊幾聲昭告天下,姜煙為什麼反而變得不安起來。

這歸結為自己對她的關心不夠,因此這些日子,早晚除了接送姜煙和姜川去學校,晚上也會來家裡一起吃飯,幫忙做飯也是尋常。

賀勛不懂,可姜瑜明白,姜煙這很明顯就是婚前焦慮症啊。

只是她幫不上忙,畢竟姜瑜自己都沒有結過婚,怎麼能設身處地的去考慮透徹姜煙的心情。

如今能讓姜煙穩定下來的,只能是賀勛。

日子一天天過去,姜瑜出國交流的日子也定下來了,就在八月五號那天出發,從京城國際機場。

而姜煙與賀勛訂婚的日子則是在七月十六號,之後趁著姜瑜沒走之前去一趟河西村,回來后就送她去機場,不會耽誤。

畢竟這次回去是給姜家長輩上柱香,在那邊本身就住不了多長時間。

京大是七月十號放的暑假,暑期是兩個月的時間。

賀勛和姜煙的婚房正在裝修,室內設計是姜瑜口述加描繪,賀羨親自動手畫的設計圖,姜煙看過後只覺得無比滿意,裝修風格簡約大氣,比起如今的裝修,顯得更加的時尚,雖說她並不懂什麼時尚,這都是賀羨告訴她的。

按照預算時間,新房大概在今年九月份就能裝修完畢,婚期放到明年,可以直接住進去。

在這之前,賀勛會住在裡面。

美其名曰,先提前暖房,迎接未來的女主人。 繁星打開門。

聲音,好像是從702傳出來的。




這些怒火,他深深的壓在心裡,沒有露出一絲一毫。但他已經把副書記沈加林和副縣長王萬均,作為了首先打擊的對象。

Previous article

一夜過去,雪依然還在下著,只不過相比昨晚那鵝毛般的大雪,小了不少,但也只是相對而言,雪花依舊未停。洋洋洒洒,不斷飄落。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