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以軒轅燁與趙楝為主商議的作戰計劃一一施行,軒轅燁藉助玄月在冰冥的勢力包括玄月早年就在冰冥皇城安插的眼線,眼下內外兼攻,殺得冰冥王措手不及。

然戰局連連勝利,軒轅燁的身體確是每況愈下。

辛玥趕到華軒大軍的駐紮地,已經是冰冥與華軒的最後一戰。軒轅燁親自坐鎮。這最後的緊要關頭,萬不可讓軒轅燁分心,辛玥遠遠旁觀,看著戰場上殺紅眼的將士兒郎,腦海中閃現龍華用自身靈力修為復原人間的畫面。當親眼目睹戰爭,一條又一條鮮活的生命像螻蟻一樣瞬間死去,你或許就明白為什麼一個人為什麼願意放棄一己私慾,去做所謂偉大的事情。

當初的龍華是這樣,辛玥亦如是。所謂的命運預言,辛玥終於參透。

當看到華軒大軍的旗幟在冰冥最後一道關隘上飄揚時,她遠遠望著軒轅燁消瘦的身影,嘴角上揚。

阿燁你想要的已經近在咫尺了,看到你實現抱負,我能為你做的便是,為這場戰爭畫上圓滿的句號。

辛玥開始施展法術,她依依不捨望向軒轅燁,閉上了眸子,

金色光宇如似火驕陽,灰濛濛的天空在瞬間浸染上暖色。辛玥身上未癒合的傷口,鮮血流出,融在金色光芒之中幻化出紅色花瓣如飄搖白雪,天地萬物一片安詳,南風輕撫枯草,拭去血色,綴上新綠。

辛玥重新睜開眼睛,她體內的力量正在逐漸消失,望見遠處策馬而來的少年,她心中最後的牽挂終於放下。

一道道傷痕逐漸恢復,黑紅的血在光芒中逐漸淡去,遍野黃沙隨風化成綠芽於泥土中沉睡待來年蘇醒。

光芒逐漸淡去,辛玥閉上眸子,身子開始下落,跌入一個溫暖熟悉的懷抱,辛玥很想再睜開眼睛,告訴他,她沒事,卻已無睜開眼睛的力氣。

以自身修為靈力,換逝者放下國讎重生。

辛玥並不知曉如此運用上古神力,會付出多少代價,她心中只是想著,統一的五國會有合家歡聚,而非白髮人送黑髮人的凄苦哀悼。

男子懷抱中的女子沉沉睡去。

軒蜃元年,五國統一,華軒帝賢退權位,蜃龍帝繼大統之位,改謚號軒蜃太宗。 【辛明煥&奈溪】

辛玥封印解除的那一刻,奈溪穿越回時空幻境的斷魂江邊。她以最後靈力修為凝練了丹藥。

一切早在冥冥之中都註定好,辛玥躍入江中后,奈溪跌坐於江水邊。望著濤濤江水,她想起那個溫潤如玉的少年,想起自己的三個孩子。

此生她並不是個好的母親,從未盡過半點母親的職責。她不敢用情太深,如此才能在離開時少些牽挂。

奈溪閉上眸子,等待幻境終結,她的下一世輪迴。

「奈溪。」男人聲音低沉,讓人心安。

奈溪詫異睜開眸子,入眼的男人讓她幾度以為是自己出現了幻覺:「明煥?」

「無論到哪裡,我陪你」辛明煥望著懷中的女子,柔聲承諾,「再也不會讓你一個人。」


此生之幸,是有你陪伴,轉世輪迴,亦不負你。

【軒轅德】

「如果你當初第一眼看到的是我,如果當初是我先遇見你,一切會不會都不一樣了。」

時空幻境逐漸消失,軒轅德望著不遠處的辛玥,嘴角一絲苦笑。

他並非醉心殺戮之人,卻被地位權利蒙了雙眼。父皇病危之時,他錯入時空幻境去了另一個世界,從那一刻起,他就已經錯過了權位。

心中的不甘,使仇恨逐漸壯大,才有了五國之戰。

可無論他怎麼做,結局似乎註定了失敗。

在時空幻境消失前的最後一刻,軒轅德用靈力將辛玥推出了時空幻境,自己留在幻境之中。

浮生如夢,不過雲煙。 辛玥陷入沉睡之後,靈力幾度散盡,軒生仙及時趕到才得以護住其性命和魂魄將其留在軒蜃時空。結束戰後的部署重劃,軒轅燁交出了手中權利於蜃古。其在位年間功過接交由後世評說。

自此,軒轅燁日夜伴辛玥左右,等其蘇醒。

【兩年後】

軒轅爍跟著軒轅驍在自家庭院旁的竹林里玩炮仗。起初噼里啪啦聲音較小,其父全當未聞。

約莫一盞茶的功夫,炮仗聲響徹竹林,中間還混雜著一道充滿磁性地怒吼聲:「軒轅爍你給我站住!驍兒把他攔住!」

「Uncle我錯了,下次再也不敢了。」軒轅爍邊求饒邊往外跑,見辛辰舅舅沒追上來才止步,隨後說服軒轅驍另尋一地繼續玩炮仗。

辛辰把軒轅爍寵壞了,制止其為所欲為失敗后,直接就往後院去了。

院子里,男子只著一薄衫,純粹的白色綴其仙羽般容顏,如詩如畫。他輕輕拂去落在女子肩上的粉紅桃瓣,倒了杯琥珀露,輕聲低語,寵溺的語調伴著威脅的意味:「今年若再不醒來,大哥的琥珀露,你怕是真的喝不到了,等到下回可又要過三四個春秋。」

辛辰進來,很和諧地打破了這寧靜:「你再不管管你兒子,總有一天,他會把這竹林都給燒了。」

「不是有你看著?」軒轅燁怎會沒聽見那外面的喧鬧,只是無心去管。

「你兒子就怕你,我看著有什麼用。」辛辰視線掃過辛玥的臉頰,說道,「她今天的氣色不錯,想來也是時候醒了。」

「她本就貪睡,這一睡倒真睡的有些久了。」軒轅燁抿了一口茶,想起什麼問道,「今年的收成應該不錯吧?」

「這片世外桃源,哪年收成不好。」

「我問的是軒蜃。」

「那你到時候問煜唄,這兩年輪到我休息,那些事不歸我管。」辛辰想起軒轅煜接過他差事時的愁眉苦臉就想笑,「我說,你答應蜃古等小玥醒了就考慮皇位輪換制,真的假的?」

「管他真假,玥兒醒了,他也不會知道,那些制度等到猴年馬月再商議也未必能通過施行。」做了十幾年的皇帝,想要實現的抱負皆已經實現,軒轅燁對權位已無任何留戀牽挂。

「你這麼做,到真的是越來越像某人賴皮的樣子。」時間一久,倒真的有些想念起某人賴皮耍滑,活蹦亂跳的樣子了。

辛辰在辛玥身邊坐下,倒了兩杯酒杯,一杯遞於軒轅燁,兩人碰杯暢飲。「今年的琥珀露的確上乘香醇,就是不多了。」

「你們只顧自己喝,這可不厚道。」女子聲音如夢似幻,只聽見兩個酒杯落地聲。

遠處傳來噼里啪啦的炮仗聲,近處笑語宛轉悠揚。

今年春歸此門中,酒香、花粉、人情暖。 福利:阿燁和小玥好不容易團聚,大家都清心寡欲這麼久,涵哥就來給大家上肉咯~

一日辛玥正在和邊教爍兒如何抓魚,陽光明媚,溪水清澈,魚蝦歡快。辛玥連續示範三次,動作敏捷,乾淨利落,共抓到四條魚。爍兒學著母親的樣子,用尖竹竿快速戳次,連續五六下后,戳上幾根水草。

軒轅燁在岸邊,鄙夷地看了眼自己八歲大的孩子,評價道:「朽木不可雕也。」

「爹地在一旁看著當然覺得簡單,您又沒試過,說不定還不如爍兒呢!」軒轅爍說完還看向辛玥,尋求認同。辛玥很想裝裝樣子安慰一下自己寶貝兒子,奈何話還沒說出口,就見軒轅燁馭氣成劍,呲呲呲幾聲,瞬間岸邊幾行魚齊排排成列。

被打擊了自尊心的軒轅爍扁著張小嘴,在父與子幼稚的比賽中,再一次完敗。

辛玥無奈地看向和自己兒子比出息的軒轅燁,隨後安慰爍兒:「你爹地八歲的時候還連炮仗都不會玩呢,所以你沒什麼好灰心的。」


「真的。」

「媽咪當然不會騙你。」

然後玩炮仗長大的軒轅爍瞬間覺得自己實在是太牛逼了,跑回岸邊,掏出炮仗就開始教自己爹地玩。

軒轅燁盯著軒轅爍一字一句沉聲說道:「去外面玩,晚飯前,別回來。」

軒轅燁光是那眼神就嚇得軒轅爍連忙就往竹林外跑,找哥哥玩去了。辛玥赤著腳丫站在水中笑得花枝亂顫。軒轅燁黑著臉向不知死活的女人走去。

「你太幼稚了,軒轅燁,和一個……唔……」

男人直接伸手扣住女人的後腦勺往前一帶,低頭用力吻住,一個綿長情深的吻,舌頭靈活地撬開辛玥微合的貝齒,一點點細細品嘗。

幾分鐘的時間,辛玥已經軟下身子,軒轅燁很滿意辛玥的樣子,低聲笑道:「你若每次都幫著他,我就只好在你身上懲罰了。」

「你這樣都吃醋。」

「你覺得不妥?」軒轅燁說這句話時,單手已經游移到辛玥胸前,用力一擰。辛玥吃痛,只好和幼稚鬼服軟服軟:「妥妥妥,我以後不幫了總可以吧。」

「敷衍。」軒轅燁說完,鬆開鉗制辛玥後腦勺的手,單刀直入,挑起辛玥薄薄的裙擺,將他的褲子下拉。

「別鬧,爍兒要是回來怎麼辦。」

「他敢。」軒轅燁話音剛落,食指已經探進花蕊,漫步幽谷之中。

「阿燁,晚上回去再做好不好,大白天的,萬一有人來怎麼辦?」

「放心,我設了結界。」辛玥因為緊張,下面十分緊緻,軒轅燁輕攏慢捻許久,才感覺到她逐漸濕潤,薄唇腰她敏感的耳垂,輕輕吐氣,隨即感受到女子重心不穩,傾倒在他身上。

軒轅燁打橫抱起辛玥,往更深的地方走了幾步,兩人的身子沒入清澈水中,軒轅燁在辛玥耳邊說道:「夾住,不然我鬆手了。」

辛玥隨即會意,兩條大長腿蛇一樣盤上軒轅燁的腰肢。隨後辛玥便感覺到水中蛟龍,衝過層層波紋,進入到她體內。辛玥嚶嚶出聲,雙手環住軒轅燁的脖子。

緩慢律動過後,軒轅燁眸子暗沉,開始真正衝刺起來。

碧波湖上,水面之上,緊緊相擁,水面之下,翻雲覆雨。

雲雨過後,女子靠在男子懷中,柔聲尋味;「隱居於此,你真的不後悔?」

「有你相伴,此生無憾,哪來的悔?」 這是一片武者的世界,這是一片被稱為隕龍大陸的世界。

至於為何要稱為隕龍大陸,相傳很久很久以前這裡並不被這麼叫,然而又在很久很久以前相傳有一條魔龍危害萬界,卻在來到這裡時難產而死。至於傳說是否真實,我們也不必去考證。

在這片大陸一個並不很起眼的角落有一個規模不小的帝國,在這個規模不小的帝國的一個角落又有一座城,這座城被一個姓楚的家族掌控,很久以前改名楚城。

「蒼天啊!你為什麼這麼殘忍!為什麼要斷我命根!」

「嗷嗚——」

「蒼天啊,你已奪取我本應冠絕天下的資質,如今又奪取陪伴我縱橫多年的長槍,

為何你要如此殘忍!大勢已去,我還有何面目面對列祖列宗……」

「嗷嗚——」

在楚城城郊一座偏辟然而風景秀麗的山谷中,此刻傳出了鬼哭狼嚎。

一名片縷不著的少年站在懸崖邊,一把眼淚一把鼻涕地向天哭訴。

他的身下血跡斑斑,竟然被人去了根。

而他身旁有一匹毛髮雪白的狼也在懸崖邊哀嚎。


「狼兄!難道你也是受了打擊想來尋死的嗎?」那少年回頭看向那匹狼問道。

「嗷嗚……」白狼只是這般回應。

「同是天涯淪落人,既然如此,狼兄你先吧。」那少年道。

「嗷嗚……」白狼搖了搖頭。

少年嘆道:「好吧,那我先吧。」

說罷他抬出一條腿,探向懸崖邊,隨後似乎有些害怕,趕緊收回腳,道:「還是你先吧——」

「嗷嗚——」白狼也向著懸崖探出一條腿,之後趕緊收了回來,看著少年搖了搖頭。


「……」少年無語。一狼一人對視許久,氣氛顯得十分詭異。

卻說這名少年名叫楚樂,是楚家族長唯一的血脈,然而資質平庸,又生性懶散,習武一途是個廢人。

隕龍大陸習武成風,按實力大小分成武者,武師,武尊,武宗,武王,武聖,武皇,武帝,武神九大境界。

而每個境界又分九品,一般家族弟子到了十六七歲基本都能突破到武師境界,然而楚樂卻是一個意外,已經十六歲的他現在依舊在武者三品徘徊不前,是這一代族中子弟最廢材的一個。

而楚樂倒也看得開,反正自己修鍊方面不行,乾脆就廢置一邊,盡情享受生活去了。

仗著父親是族長,,吃喝嫖賭楚樂自然是沒少干。楚城裡的人們一提起楚家少爺那自然是各種厭惡。

紈絝子弟當久了,楚大少爺有時會覺得無趣,總想幹些沒做過的事消遣時光。

最近他心頭一動,竟然想起了當採花賊。

一想到這裡,楚樂如今後悔萬分,因為當他第一次出去採花行動,把對象瞄準了楚城另一個大家族趙家的千金身上。趙家千金的美貌那是楚城聞名的,楚樂早就對她垂涎已久。

然而當他跑到荒郊野外換上夜行衣后,卻在路邊發現了一個昏倒的美女。是的,那是他十幾年來,也許是一生當中見過的最美的女子。

作為一個剛上道的採花賊,楚樂做了干這行的人該做的事。

他第一次感覺到這個世界對他的善意,覺得能嘗到這般美女的滋味這輩子簡直值了。

當他在美女身上盡情馳騁時,他甚至以為這是不是自己做的一個春夢。

然而當他陶醉其中時,他忽然看見了一雙冰冷的眼睛。

「姑娘你醒了,別急,馬上就好……」那是楚樂看到那女子醒來說的第一句話。

隨後他只看到一陣冷光,便感覺下身一陣涼意。

楚樂回想起被去勢的經歷,心中對這個世界充滿了絕望,想想老天在他最幸福的時候給了他最殘酷的一擊,儘管那女子不知為何沒有殺死自己,但是日後自己又有何面目存活。

心灰意冷決定跳崖自盡的楚大少爺遇到了一頭似乎同樣不知因為什麼原因來自尋短見的白狼,在哭天喊地許久之後決心了結自己的生命,然而當他一腳探向懸崖時又感到無比害怕,遲遲不敢縱身跳下。

「賊老天,你乾脆從天上丟塊石頭直接把我砸死吧!」楚大少爺終究還是怕死,只得這般喊道。

哪只話音剛落,他忽然看見天空似乎有一道光芒亮起,在他還沒反應過來的一瞬間,只覺得腦袋被什麼東西狠狠砸中!

「賊老天你真來!」楚大少爺頭上腫起一塊包,疼的哇哇直叫。

「嗷嗚——」那白狼在一旁幸災樂禍。

當楚大少爺終於想到應該看看是什麼砸中了自己時,他那無神的目光在地上搜尋,在身旁不遠處竟然發現一塊散發著淡藍色光芒的玉墜。

「這是什麼?」楚樂好奇地撿起玉墜。

只見這玉墜晶瑩剔透,裡面隱隱還有光芒流淌,那奇特的款式是楚樂從來沒見過的,若是要描述的話,那麼用楚樂毫無文學素養的話來說,就是正著看像一個笑臉,反著看像哭臉。



兩個人對凌炎來說都不陌生,一個是澹臺若煙的師父,而另一個就是在絕崖山戰鬥過的吳天。

Previous article

這些怒火,他深深的壓在心裡,沒有露出一絲一毫。但他已經把副書記沈加林和副縣長王萬均,作為了首先打擊的對象。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