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人和人能比嗎?但是,歐陽志遠栽的樹,江宗武要乘涼了。現在,江宗武是縣長,再過三個月,發改委就要下來驗收綠色環保縣。以傅山縣現在取得的成績,評上綠色環保有機旅遊大縣,是鐵板釘釘上的事了,這個一生都受用不盡的政績,要落到江宗武的頭上。江宗武下來鍍金,終於趕上了好時候。

「歐陽縣長,您好。」

江宗武微笑著伸出了手。

歐陽志遠握住了江宗武的手笑道:「江縣長,您好,傅山工業園就要竣工了。很不錯。」

江宗武笑道:「這是歐陽縣長的基礎打得好,工業園能提前兩個月竣工。到時候,竣工典禮,我一定要請你歐陽縣長來剪綵。」

歐陽志遠笑道:「還是江縣長領導有方。」

這時候,歐陽志遠在傅山縣原來在一起工作的同志,都走了過來,和歐陽志遠握手。

紀委書記張建設大笑道:「歐陽縣長,你來了,也不提前打個招呼。」

歐陽志遠握著張建設的手笑道:「張書記,你好呀。」

副縣長魏光海快步走了過來,拉住歐陽志遠的手道:「歐陽縣長,您來了。」

歐陽志遠一直和魏光海在一起工作,歐陽志遠對魏光海的評價還是不低的。

「呵呵,魏縣長,你好。」

張建設和魏光海,這兩人都是歐陽志遠原來的老上級,可是現在,志遠已經是正縣級了,比他兩人的級別還要高。

遠處的組織部長武振興、宣傳部長張成林、副縣長戴立新,在過去都是歐陽志遠的政敵,現在看到,歐陽志遠已經坐到了正縣級,這讓他們的心,暗生嫉妒,心裡酸溜溜的,這幾個人都沒有過來。

縣委書記王鳳傑走了過來。雖然王鳳傑開始和歐陽志遠有矛盾,但後來,兩人開始了合作,共同抗衡趙豐年。王鳳傑怎麼都不會想到,歐陽志遠在一年內,能升到正縣長,幾乎和自己平級了。

王鳳傑很慶幸,自己後來聯合歐陽志遠的決策是對的。

歐陽志遠看到了王鳳傑走過來,歐陽志遠連忙迎了過去,老遠就伸出了手,握住了王鳳傑的手笑道:「王書記,您好。」

「哈哈,歐陽縣長,咱又見面了,不錯呀,你又開始在運河縣大展宏圖了。」

王鳳傑笑著道。

歐陽志遠道:「王書記,您可不能表揚我,我今天是來學習的。」

市長任海濤看到了傅山縣的幹部們,在和一位年輕人握手說話,好不熱鬧,他回過頭來,看著秘書吳興勇道:「那人是誰?」

秘書吳興勇忙道:「任市長,他就是運河縣的縣長歐陽志遠。」

任市長一聽這位年輕人就是拿下郭文畫的歐陽志遠,任海濤眼角的肌肉,不禁**了一下。

嘿嘿,果然年輕有為呀。

自己在上任之前,省長江川河就吩咐自己,注意壓制歐陽志遠。

歐陽志遠進入仕途一年,拿下的官員不少了。

傅山縣的常務副縣長趙豐年、公安副局長崔德成、副縣長姬廣元、城建局長鄭俊熙,運河縣的農業局長石國虎、縣委書記王廣忠、副縣長將安山,副公安局長丁寶山,市長郭文畫、紀委書記戴寶楠、公安局副局長薛兆國、付桂山,這十幾名官員,都是歐陽志遠的原因,而下台被捕死亡。

歐陽志遠不簡單呀。

這時候,八點十八分的時間到了,鞭炮聲和鑼鼓聲驚天動地的響起來。


縣長江宗武親自宣布山南酒業集團傅山分廠投產剪綵開始。

市委書記周天鴻、市長任海濤和秦劍,連同縣裡的領導,微笑著拿起了剪刀,開始剪綵。

鞭炮齊鳴。

整個剪綵過程,熱烈而莊重。

剪綵完畢后,大家一起參觀酒廠的生產過程。

周天鴻早就看到了歐陽志遠在和原傅山縣的官員們握手說話。呵呵,好小子,故地重遊,有什麼感想嗎?

歐陽志遠沒有跟著人進去,他在外面等候周書記,有事情要向他請示。

一個小時后,周書記參觀完酒廠,走出來,坐進了自己的專車,準備回龍海。歐陽志遠快步走了過去,坐進了周書記的專車。

周天鴻看到歐陽志遠坐進來,笑道:「志遠,故地重遊,我看你洋洋得意呀。」

歐陽志遠笑道:「周書記,哪有呀?我現在求您來了。」

周天鴻笑道:「什麼事,說吧。」

歐陽志遠道:「周書記,冰點樂隊就要來了, 純愛嬌妻:總裁別鬧! 。」

周天鴻一聽,不由的皺了皺眉頭道:「志遠,你們運河縣的所有廣告權歸你,機場到運河縣這段路的管理,不屬於運河縣,你要這段路的廣告權,就怕要不走。」

^^^^^^^^^^^^^^^^^^^^^^^^^^^^^^^^^^^^^^^^^^^^^^^^^^^^^^^^^^^^^^^^^^^^^^^^^^^^^^^^^^^^^^^^^^^^^^^^^^^^^^^^^^^^^^^^^^^今日推薦《我和我的女病人們:婦產科》

一位婦產科男醫生,在結識了一位女性官員后竟然成為官場灼手可熱的人物。在江南省,他有著組織部長一樣的權力。但,他僅僅是一名醫生,一位婦產科方面的專家。本書揭秘的是女性、特別是女性官員的生存狀態。

直接搜索《婦產科》,或記下書號172208,然後任意打開一本書的連接,把地址中的數字替換成172208即可。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最新更新! 第七十章意想不到的結果

第七十章意想不到的結果

歐陽志遠一聽飛機場到運河縣這段公路的廣告權,周書記不答應給自己,歐陽志遠道:「周書記,冰點樂隊,是我們運河縣請來的,這些廣告權,當然要歸我們運河縣,我怎麼會要不走?」

周天鴻道:「飛機場的管理權不屬於運河縣,他們是一個比較特殊的單位,你們在機場打廣告,肯定不行的,出了飛機場,那段公路,屬於龍海市公路局管轄,你想呀,你要是在龍海市公路局管轄的公路上,安裝廣告設施,公路局肯定不答應。」

歐陽志遠算了一下飛機場到運河縣這點段距離,可不短呀,看來,這段距離的廣告權,還真要不來。這下損失大了。

看來,廣告還是要從運河縣的界內做起吧。

歐陽志遠看著周記,經貿洽談會的剪綵,我親自來請您參加,您要拿第一把剪刀。」

周書記笑道:「好呀,志遠,就看你們這次經貿洽談會,能給新工業園引來多少資金了。到時候我帶領市委市政府的官員,給你們吶喊助威。」

歐陽志遠道:「謝謝周書記。」

「志遠,運河縣是山南省的南大門,運河縣的發展快慢,這次就看你的了。」

周天鴻看著歐陽志遠道。

歐陽志遠連忙道:「周書記,您請放心,我不會讓您失望的。」

歐陽志遠又把自己預計參加經貿洽談會的人數和交通,給周書記彙報了一遍,他建議龍海市所有的賓館飯店準備好接待工作,龍海市到運河縣之間的公交車,要加班次,防止人多擁擠。

這些,周書記都親自過問了。

歐陽志遠下車后,周天鴻回了龍海。

下午的時候,歐陽志遠辭別了眉兒和秦劍,他帶著車隊,接走了王詩茹的燕京紅都傳媒。

歐陽志遠把王詩茹安排到石默蘭的陽泉撒酒店。整個燕京紅都傳媒投入了緊張的廣告策劃工作。

歐陽志遠把經濟開發區所有的工作,都交給了常務副縣長張茂盛和新任開發區主任宋忠軍。自己全力以赴抓好這次經貿洽談會。

經貿洽談會的主會場,設在運河縣科技館大展廳。

經過燕京紅都傳媒的策劃,十天後,運河縣進行公路廣告權、街道廣告權和酒店廣告權的拍賣工作。

這天的拍賣活動,竟然來了數百家省內外的企業集團。

上午的公路廣告拍賣權,拍賣的很是紅火。由於龍海市的那一段公路,歐陽志遠沒有要回來,歐陽志遠他們只能拍賣自己這一段公路的距離。

這段距離有五十公里,王詩茹把這一段距離分成一公里一個標段,她把公路兩邊的每根電線杆上,都設計了自動電子熒光廣告牌和大型的電子彩虹門。

這種自動電子熒光廣告牌和大型的電子彩虹門,不論白天和夜晚,廣告的內容,都在電腦的自動控制下,不斷地播放裡面的廣告,效果十分的明顯。

大屏幕上的廣告效果一出來后,很多企業立刻興趣大增。

每個標段起價一百萬。當拍賣開始后,競爭竟然極其激烈,拍賣價一路飆升。最低的一段路,拍出了二百六十萬的價格,靠近運河縣城的一段,竟然拍到了六百萬的價格。

最後一合計,拍賣的總價格,讓歐陽志遠目瞪口呆,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和耳朵。

五十段標段,竟然拍出了一點六億的總價格。

這個最高的六百萬的價格,被台灣恆豐集團的韓月瑤拍了下來。

紅太陽集團的陳雨馨拍了一個四百萬的路段。

幾百萬對這些企業,簡直就是九牛一毛。

看著一點六億的拍賣總價,王詩茹笑了,這個拍賣的價格,要比預計的還要好。

拍賣的轉播實況,被山南省電視台現場直播。

上午拍賣結束后,王詩茹走向歐陽志遠笑道:「志遠,怎麼樣?」

歐陽志遠樂的合不攏嘴,他根本沒想到,一個公路廣告,竟然能拍到一點六億,在這裡,錢還是錢嗎?

歐陽志遠笑道:「表嫂,真是不錯呀。」

王詩茹笑道:「今天山南電視台的實況展播,就是一個最好的廣告,我敢說,下午和明天的客商,來的很更多,明天下午的運河縣城十條主街道廣告牌的拍賣,會更加激烈。」

歐陽志遠笑道:「運河縣城十條主街道廣告牌拍賣的低價還要改動嗎?」

王詩茹笑道:「不用改動,低價二百萬起,我估計,能拍到一千萬。」

歐陽志遠笑道:「每條街道一千萬,十條街道,就是一個億,這也太厲害了吧。」

王詩茹道:「冰點樂隊和邁克爾都是世界級別的樂隊和歌星,他們的粉絲,有幾億,到時候,世界各地的人,都要彙集到運河縣這個小縣城來,志遠,接待工作,你要提前做好呀,特別是住宿、交通和安全保衛工作。」

歐陽志遠道:「我知道,我已經多次向周書記彙報了。」


縣委書記黃曉麗更沒想到,公路的廣告能拍出來一點六億。

龍海市市委市政府在得到運河縣公路的廣告拍出一點六億的價格后,所有的官員都驚呆了。他們根本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這怎麼可能?

下午,龍海市委市政府,召開了一個緊急會議,最後,市委決定,原來公路局和機場自己準備作廣告的決定,一致取消,把這段的廣告經營權交給運河縣,由燕京紅都傳媒運作拍賣。

為什麼龍海市委市政府有這個決定?公路局和飛機場的廣告訂單,竟然只有三百萬。

三百萬和一點六億的差距,太大了。

傅山縣工業園的投資商,在上午還沒有幾家重視運河縣的廣告拍賣,但在看了山南電視台的現場直播拍賣,他們終於意識到,這是一個為自己企業做宣傳的極好機會。

美國凱迪斯電子集團總經理威廉斯、韓國的金朴集團、金源、金星集團、新加坡的康達集團、江石集團,清靈藥業上的總經理康靜、綠蔬集團的陸海燕、就連金鑫集團的沈朝龍和凱旋集團的楊凱旋,也來到了運河縣。

歐陽志遠下午更忙,惠瑞爾製藥集團的艾麗娜和他父親惠瑞爾提前到了,艾麗娜的舅媽的凱琳汽車製造集團、英國亨利集團、巴頓特集團、奧拉斯集團,都提前到達。

燕京最大的珠寶商祥寶齋老總顧正祥和恆源珠寶集團的恆天源也到了。

這些人,歐陽志遠都親自安排到大酒店。

歐陽志遠剛在飛機場外面的麗都大酒店休息一會,自己的電話鈴響了。歐陽志遠一看號碼,竟然是香港的富佳康集團的老總霍岩棟的電話。

歐陽志遠連忙接過來。

「呵呵,歐陽縣長,我是霍岩棟。」

歐陽志遠忙道:「霍總,您在哪裡?」

霍岩棟笑道:「歐陽縣長,我們在龍海飛機場大廳,我們剛到。」

歐陽志遠一聽霍岩棟到了,他忙道:「霍總,雨煙恢復的怎麼樣了?」

霍岩棟笑道:「歐陽縣長,雨煙恢復的很好,你預計的一個月能坐輪椅,小丫頭很堅強,現在就能坐輪椅了,我們就在飛機出場大廳。」

歐陽志遠連忙道:「霍總,我這就去接你們。」

歐陽志遠立刻安排車,到飛機場大廳去接霍岩棟父女。


歐陽志遠開著眉兒給自己買的奧迪,直奔飛機場出場大廳。

來到大廳前,歐陽志遠看到了霍總和坐在輪椅上的霍雨煙。小丫頭恢復的很不錯,胳膊和臉上的肌肉,已經長了很多,再也沒有過去那種骷髏的樣子。一雙大眼睛,又黑又亮,特別的有神,正看著從車上走下來的歐陽志遠,她頭髮已經長了出來。

歐陽志遠快步走了過來,笑道:「霍總,您好。」

霍岩棟伸出了雙手,緊緊地握住了歐陽志遠的手道:「志遠,謝謝你了。」

歐陽志遠道:「不謝,只要雨煙回復的好就行了。」

「歐陽哥哥,您好。」


霍雨煙忽閃著一雙漂亮的大眼睛,看著歐陽志遠,眼睛里閃爍著激動地淚花。

志遠過來,看著恢復很好的霍雨煙,笑道:「不錯,很好。

小丫頭眼裡含著淚,伸出了白皙的小手,紅潤的嘴唇哆嗦著,說不出話來。

是歐陽志遠救了自己,給了自己第二次生命。

歐陽志遠握住了雨煙的小手,趁機給她診了脈。小丫頭的脈象有力,生命力旺盛。志遠拍了拍她的小腦袋笑道:「雨煙,我敢說,你再過一個月,就能練習走路了。」

雨煙一聽,臉上露出了興奮的笑意。

「真的?歐陽大哥,我要是能走路了,我跳舞給你看。」

雨煙興奮的笑臉透紅。





明湖天子遙遙看著浮古天尊消失,眼中閃過一絲遺憾之色,說道:「可惜,可惜。這個浮古天尊的戰鬥力,也不算差。如果能夠收到手下,我也多了一個教主級天尊。只可惜,他早早就投到了二十四哥的麾下。整個天靈教,只怕都會落入二十四哥的掌控了。」

Previous article

因為浚王圖浪知道,比起自己這個父親,圖稚更聽從她那天英門師父的命令。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