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艾熒險些尖叫,迅速地向後退去,壓低聲音,使聲音變得粗獷:「不不不,大人您是當之無愧的妖界之主!」

界孽眯了眯眼,腳尖緩緩落地。

艾熒估計在心裡正罵著她呢。

「既然你有如此覺悟,以後你就跟著我。」

界孽勾唇,讓你每日跟在我身後,看看失去了空間的你有多失敗,而拿到空間的冷越燁有多成功。

偏偏你還要依靠著奪去你空間之人,在他的庇佑下生活。

艾熒身體一僵,手指不由自主緊緊抓住地面,指甲斷了,鮮血從手指流出來卻不知所覺。

「……是,大人。」

界孽將冷華晟拎起來,向宮殿飛去。

坐在屬於妖王的座椅上,界孽拿出從妖王身上搜出的玉璽。

妖力注入玉璽,一道光芒衝出宮殿,突破天際。

「即日起,冷越燁登基為帝,奉本帝為主!」

「若有不服者,就地格殺!」

「眾位將領聽令,次日到達妖王宮殿商議,若有不從者,就地格殺!」

聲音隨著妖力向外散去,籠罩住整個妖界。

所有聽到這個命令的人,都紛紛變了臉色。

有人開口不滿地說了幾句,立刻身體自爆而亡,讓身邊正準備跟著反對的人立刻閉上了嘴,再也不敢說出一句不服新帝的話。

一些將領沉默了臉色,準備次日去妖宮,而一些距離遠的,已經在收拾東西了。

艾熒跟在界孽身邊,深深地垂下了腦袋。

冷華晟暈倒在大殿上,還未醒來。

界孽坐在王位上,支著下巴,嘴角噙著笑意。

怪不得古往今來如此多的人願意成為大殿之上唯一的那個人……

這種天下盡在自己掌控中的感覺,真令人沉醉…… 秦以洛快下班的時候,喬斯宸的電話打過來了,似乎是算準了她已經回來了,並且在醫院工作似的。

電話是接還是不接呢,秦以洛無奈的抓著自己的電話,最終還是接聽了。

「有事嘛!」秦以洛深吸一口氣;

「你回來了!」喬斯宸的聲音特別的有磁性;

果然,他是知道自己回來了;可秦以洛暫時不想告訴他,自己回來了,這會兒準備下班呢。

「怎麼不說,是不是想著如何編理由來搪塞我!」喬斯宸真的像是有千里眼能洞察到以洛的一舉一動,「秦以洛,沒事十足的可靠消息,我是絕對不會知道你回來,並且下飛機的第一件事情就是趕回醫院上班。」

秦以洛不高興道:「喬斯宸,你派人監視我!」

「這種犯法的事情我從不會幹,我只是剛才接到你們院長的電話,順口問了問,是你們院長親自告訴我的。」

「所以呢?」秦以洛咬了咬牙;

「出來吃飯,瑞瑞想見你!」

搬出小傢伙,秦以洛就沒轍了,只能在自己心裡唾棄他卑鄙。

「改天吧,我今天沒空!」即便有空,她也不要今天跟這個人出去吃飯。

喬斯宸看著後座的兒子,很不屑自己的行為,可是沒辦法,誰讓他兒子比較受寵,「你忍心看著瑞瑞失望嗎?況且我們現在就在醫院的停車位上,你確定不來嗎?」

「是,我想休息!」秦以洛很果斷;

得到否定的答應喬斯宸任由兒子將手機搶過去,「洛洛,我是瑞瑞,晚上咱們一塊吃飯吧,我都好幾天沒有看到你了,可想你啦。」

小傢伙太會撩了,「洛洛,你在出差辛不辛苦啊,有沒有按時吃飯呢!」

「洛洛,我來接你下班了,你快點出來,咱們去吃晚餐吧!」噼里啪啦的說了一通,完全沒給秦以洛開口的機會。

摸了又奶聲奶氣的說道:「我真的好想好想你。」

一句想你,秦以洛的心都快化了,稀里糊塗的就答應了。

小傢伙將手機遞還給喬斯宸,哼哧的抬著腦袋,炫耀:「爸爸,洛洛答應陪我吃飯啦。」這事他必須在老喬面前嘚瑟嘚瑟,得讓他知道,洛洛是看著自己的面子上,往後老喬該對自己好點。

喬斯宸沉默了十秒,淡淡的開口,「等會兒你買單嗎?」

「洛洛可以買單,我你不介意的!」小傢伙反將了喬斯宸一軍;

喬恩瑞咧著嘴傻笑,他是小孩子,自然不介意,就是不懂老喬好不好意思。

「喬恩瑞,你現在能耐了,以為是有人撐腰了,連說話都沒大沒小了,完全不把我這個爸爸放在眼裡;你說,是不是等你再長大一些,你能六親不認!」

「爸爸,你這是胡攪蠻纏!」喬恩瑞小聲的嘀咕,這會兒他成語可是很溜的;

自從洛洛出現后,老喬對自己的態度就很不友善,往後他娶了洛洛,八成是看自己更加不順眼了。

「你說什麼呢?」

「沒,等洛洛出來!」好漢不吃眼前虧,他還是管一下自己的嘴巴,免得又被他逮住機會去訓斥一番。 次日,所有的將領都聚集在大殿之中,界孽給每個人安排了職位,順便整頓了妖宮。

重新更換了妖宮內的侍女,界孽繼續開始了修鍊。


妖族的壽命極其漫長,尤其是修為高深之人。

未來難保仙帝不會有統領五界的想法,妖界遲早與仙界對上。

她的敵人,必然會有玉芷仙君。

獨自一人率領二十萬天軍,攻破魔族上百位將領和百萬大軍是什麼概念?

單打獨鬥並不能和軍隊作戰相對比,這位玉芷仙君……

界孽托腮。

她距離成為這樣的人物還需要一段路要走。

界孽將冷華晟做成人彘后,特別惡趣味地給艾熒下達了一個命令。

讓艾熒每日更換冷華晟浸泡的鹽水。


每日喂冷華晟足夠的藥材,使冷華晟傷口不會癒合,每日流血,但不會死亡。

與原主遭受的一切一模一樣。

上一任妖界之主埋在三界中的暗樁界孽並沒有廢除,但是也沒有多做發展。

每一位界主都知道自己的領地內有別的界主安插在自己領地的探子,只要這些探子沒有達到非常嚴重的地步,界主不會進行清洗。

這也是變相的告訴另外的界主,你們的探子我並沒有理會。

得到了這種消息,別的界主也不會輕易處理自己領域的探子。

妖王易主之後,三界送來賀禮。

界孽舉行了一個登基大典,作為自己的登基儀式。

實際上這場登基大典也只是虛禮,主要作用是傳達界孽成為妖界之主的訊息,此外,在登基大典上,迎接三界來賓。

仙界來了許多人,雖然有仙帝在列,然而最引人注目的卻是玉芷仙君。

冥界來的是冥王和黑白無常,判官等人。

人界來了幾個頂峰世家的家主,長老以及繼承人。

大典舉行前夕,令界孽意外的是,玉芷仙君直接找上來了。

「能告訴我你為何發生了這些改變嗎?」

玉芷仙君聲音溫潤,然而卻帶著毋庸置疑的肯定。

界孽挑了挑眉:「仙君獨自前來拜訪,就是為了這件事?」

玉芷仙君溫柔地笑了笑:「我知道了。」

「你身上有個空間對嗎?」

界孽揚起嘴角,眼中也染上一抹笑意,同時帶著驚訝。

「仙君哪裡聽來的戲言?世間怎麼可能會有這種東西呢?」

「我查了很久,」玉芷仙君突然轉變了話題。

「在我還沒有成為仙君前,我一直在查這個空間。」


「我猜測這個空間里的東西是這個世界都不具有的巨大財富。」

「每次,我都追尋著這個空間,但是卻從來沒有獲得得到它的機會。」

玉芷仙君眸中帶著回憶。

「六千年前,這個玉佩與一個凡人進行了綁定,這個凡人在得到這個玉佩后,短短一年的時間改變了人界的格局。」

「這個人不滿足於短暫的壽命,開始進行了修鍊,然而等到他飛升仙界之後沒多久,玉佩就消失無影蹤了。」

「這個人曾經是我的一個好友,玉佩僅僅陪伴了他三年的時間。」

「在玉佩消失后沒多久,我的好友陷入了瘋癲的狀態,每日都在尋找玉佩,到處拉著人問別人看見他的玉佩了嗎……」

「直到後來,好友突然清醒,告訴了我一句話……貪無止境,說完這句話后,他再次瘋瘋癲癲的離開了,我追尋他過去,他進入了問仙台,在問仙台中神魂俱散……」

玉芷仙君眼中帶著哀傷:「妖王能夠理解我的這個朋友嗎?」

界孽突然想笑。

這位玉芷仙君,既然你在懷念你的朋友,為何你眼底的貪婪如此清晰?

短短三年的時間,一介凡人到仙界的仙君,其中的跨度如此大,卻在極短的時間內完成了。

如果真的僅僅是一個凡人,修鍊成仙已是不易,這其中需要各種機緣,還需要時間,沒有數百年的時間絕對不可能。

更何況仙界也等級森嚴,飛升仙界只能從最低級的侍從做起,之後有了實力與功勛,才能進行冊封,一步一步到仙君的位置,其中至少千年的光陰。 秦以洛不情不願的上了喬斯宸的車,連個招呼都沒有同他打,一門心思的撲在喬恩瑞身上;

「瑞瑞最近有沒有乖乖的去上課!」秦以洛抱著孩子捨不得鬆手,她可記得小傢伙有逃課的經歷。

「有啦有啦,洛洛我最聽你的話,乖乖的!」小腦袋枕在秦以洛的膝蓋上撒嬌;

喬斯宸見自己被忽略了,嗓音低沉而輕緩,「喬恩瑞,你什麼時候學會逃課了,膽子越來越大了!」

哪曾想,這話一出,被秦以洛懟了回去,「你身為監護人,卻不能好好照顧孩子,竟然還責怪他。」

「我……」喬斯宸黑著臉,怎麼滴,變成他的錯了;這個臭小子就會給他惹麻煩;

鬱悶了幾秒,他淡淡的開口說道:「逃課這麼嚴重的事情,自然要好好的教育他一頓;」

「哦,那你準備怎麼教育他呢?」秦以洛輕描淡寫;

喬恩瑞抱緊秦以洛求救,「洛洛,爸爸會打我的!」

「他敢!」秦以洛抱緊小傢伙,安撫道:「瑞瑞別害怕,他要是敢打你,你就打電話報警。」

「秦以洛,你亂教什麼呢;我何時說要打他了,他可是我親生的!」喬斯宸脾氣上來了;

難怪最近小傢伙越來越難管教了,就是被這小女人慣出來了;這會兒都無法無天了。

「再說了,做錯事情,不教訓,下次他會不長記性的,沒有規矩不成方圓!」

「說的好想自己從來不做錯事情一樣!」秦以洛扭頭,臉頰微微有些生氣;

「我做錯什麼啦,你倒是說說看!」雖然喬斯宸知道,可是他是不會承認了;她答應的是小傢伙,在電話里可是明明白白的拒絕自己的;

這會兒,跟他可沒關係。

瞧著他得意的模樣,秦以洛才不想讓他稱心如意呢;

「等下,你在前面的車站停下,我要和瑞瑞單獨去吃飯,不想帶上你!」

不想帶上他!這小女人夠不給他面子的;


很生氣,可是不能發火,免得有被她關進小黑屋;

喬斯宸笑了笑,「那多麻煩,我知道有家特別地道的本幫菜,我們去嘗嘗看!」

「不麻煩,我可以打車,回頭可以接瑞瑞去我家住!」

喬恩瑞聽到能住在洛洛家,高興的得意忘形,「好呀,我想住你家,爸爸要不然你在前面停車,回去繼續工作吧。」

「喬恩瑞,你最好給我閉嘴!」喬斯宸一張黑臉,難堪極了;

「喬斯宸你怎麼又凶孩子了!」自大知道瑞瑞是她親生了,秦以洛總是會情不自禁的維護她的孩子;



「什麼?比我強多少倍?邪帝,你是邪族第一高手,我敬重你,但是你不能如此看不起我,我羅翔還不信他有那麼厲害呢!」羅翔說道。

Previous article

明湖天子遙遙看著浮古天尊消失,眼中閃過一絲遺憾之色,說道:「可惜,可惜。這個浮古天尊的戰鬥力,也不算差。如果能夠收到手下,我也多了一個教主級天尊。只可惜,他早早就投到了二十四哥的麾下。整個天靈教,只怕都會落入二十四哥的掌控了。」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