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什麼?比我強多少倍?邪帝,你是邪族第一高手,我敬重你,但是你不能如此看不起我,我羅翔還不信他有那麼厲害呢!」羅翔說道。

姬無命拍了拍許楓的肩膀,輕聲道,「許楓,你上去吧,兄弟我也只能幫你幫到這裡了!」

許楓一躍而起,站上擂台,他渾身散發著一種高手的氣質,這種氣質,讓蠻族族長大為震驚,而那莫莉也是對許楓多看了兩眼。

實際上,許楓一開始在擂台下,便是打算上擂台,原因無他,只要能夠贏得最終勝利,那麼便能讓這族長完成一個心愿,許楓的心愿毫無疑問,便是那蠻族的封印玉石,至於這莫莉,許楓就權當是拿到封印玉石的贈送品了,要是這蠻族中人,知道許楓把他們心中的女神,比作贈送品,恐怕都要一個個跳起腳來踩許楓了。

許楓倒是沒有想到正糾結的時候,姬無命會說出那般話來,不過這樣也好,許楓便是能夠想當然的扮豬吃老虎了。

羅翔眉頭一皺,顯然發覺許楓不好對付,「小子,你現在是什麼境界的?九九重陽之境?」

他會這般忐忑,那是因為他身上打造的這套黃金戰甲能夠防禦九九重陽境之下所有攻擊,若是許楓沒有九九重陽境之上那還好,便像方才幾人那般直接虐殺,但若是許楓比九九重陽境要高的話,那麼羅翔還會準備第二套方案。

而事實是,羅翔實在是想多了。

羅翔剛出拳的一秒鐘,他的肋骨便被許楓打斷了不多不少正好三根,而且羅翔還不知道是怎麼回事。

「你!」


羅翔詫異的看著自己身上的黃金戰甲全部被打碎了,眼中冒出怒光,「你,你是怎麼辦到的?」

「拳頭!」許楓揮了揮自己的拳頭。

沒人看清許楓剛剛的動作,他的動作太快了,比閃電還要快,連蠻族的族長莫刀和邪帝姬無命都是無法看清,莫刀甚至都搖搖頭,「難道是我眼花了?」

「不可能!這套戰甲就算是族長都毀壞不了,你怎麼可能毀壞,難道你比族長還要強?」

許楓倒是沒有回答他的話,「你倒是硬骨頭,三根肋骨,還不下去?」

「我要殺了你!」

羅翔一聲喝道,全身泛著紅光,錘出一拳,只是可惜,他根本連許楓的影子都摸不到,隨後便被許楓一腳狠狠的踹下了擂台,摔了個狗吃屎。

不少人在台下因為羅翔不敢上擂台的人都嘲諷道,「羅翔,你也有今天,你不是很拽的嗎?還說莫莉一定是你的,看見了沒?別人輕易就把你給擊敗了!」

「不錯,許楓,你戰勝了羅翔,相信這最後也無人敢上台和你對決了,小夥子,你贏得了最終的勝利,你將迎娶我的女兒!」

蠻族族長說道,「你應該是知道規矩的吧,許楓?」

許楓點點頭,「族長,我現在更有興趣知道你能滿足我什麼心愿!」

讓蠻族族長有些不太適應了,「無論什麼心愿,只要我莫刀有的,全部給你!」

「好!爽快,族長,我就喜歡你這種豪爽之人!」

許楓眯著眼睛,「我要的也不是什麼好東西,正是蠻族用不上的封印玉石!」

「什麼?」

「你說什麼?你要封印玉石?」莫刀一臉震驚。

「你不是說什麼東西都能滿足我嗎?」

「不是,這,這封印玉石,你也沒啥用處啊!而且,我們蠻族族中有規定,這塊封印玉石,不能給其他人!」莫刀說道。

「族長,你這不是當著全族的人面前撒謊嗎?」

許楓聳了聳肩,「我只是要塊封印玉石,你都不給,我要再找你要些什麼奇珍異寶,你不是更捨不得了?」

擂台下的蠻族人也覺得許楓說的話有些道理,畢竟,是族長先承諾好的。

莫刀真是有苦難言,他哪裡知道許楓一開口就要這個,他說道,「無命,你過來說說,我們四大古族當中的封印玉石是否不能隨便傳給別人?」

姬無命卻是搖頭,「族長,你要知道,封印玉石只有四塊聚在一起的時候,才能打開黑暗之門,許楓就算是拿到你手中這塊也沒什麼用處,而且這封印玉石,裡面卻是有著溫養經絡的效果,或許許楓也只是想要拿來提升修為也說不定呢!」

「更何況,巫族的巫王一心想要集齊四塊封印玉石,以他的性格,更是不可能把封印玉石交給許楓!」

「你們是朋友,自然會這樣講!」

莫刀說道,「不過,這塊封印玉石,就算是給你保管也沒關係,反正以後都會傳給你的!」

此刻的莫莉也是說道,「爹,你就給許楓吧!」

「怎麼,你現在倒是露出笑顏來了?這情郎還算是滿意吧!」

莫莉倒談不上很喜歡許楓,但許楓至少比羅翔好上千倍萬倍,對比之下,許楓的形象就要高大多了。

莫刀拿出封印玉石來,許楓剛想接過,莫刀便又是說道,「許楓啊,這封印玉石你可是要保管好啊,若是遺落了,恐怕會有大麻煩的!」

真是啰嗦!

許楓心裡微嘆,便是接過那封印玉石。

不費吹灰之力把這玉石拿到手,許楓倒是很有滿足感,這蠻族人的頭腦果然和姬無命所說的一樣,固執簡單,為了女兒的幸福,竟然還真能相信許楓和姬無命的話。

姬無命倒是在許楓拿到封印玉石的時候很有默契的說道,「族長,我和許楓還要去彝族一趟,在那裡有著許楓的祖母!」

「原來許楓也算是彝族人啊?同為四大古族,這樣我們蠻族和彝族的關係又拉近了一層,不錯,不錯!」

莫刀很開心說道。「許楓,你父母可健在?」許楓搖搖頭。

莫刀也沒追問下去了,許楓和姬無命就要離開擂台,擂台之下,卻是響出一聲,「我正是彝族人,卻是從未見過這許楓,他若是彝族人,我可把我腦袋切掉!」

這人一說完,那莫刀便是皺眉,「許楓,這人說的可是真的?」

許楓和姬無命對視一眼,自然知道什麼狀況,兩人立刻逃之夭夭了!

莫刀的身影也消失不見,他追了上去。

許楓和姬無命跑路的時候,已經掩蓋了兩人的氣息,這莫刀根本無法追蹤兩人的下落。

姬無命說道,「好險,這莫刀可是個蠻子,要是讓他追上,恐怕不死不休啊!」

「能不動手最好,只要再拿到這彝族的封印玉石,那麼這黑暗之門就能打開了!」許楓說道。

「但願你能找到不危害這世界的方法!」

「你放心好了!」

許楓點頭。

彝族部落離蠻族倒是也不遠,兩人沒走多久,便是看見一大片牛群,這些犀牛都是彝族飼養的異獸,能被人操控,力大無窮。

「彝族都能操控異獸,很是厲害,彝族部落族長彝皇更是有著一隻靈獸火鳳,噴出的烈火,就連我都不敢直接擋下!」

姬無命說道。

彝族部落的人還算是友善,看見兩個外人,並沒有多說什麼,甚至有人會過來問兩人是否要尋求領路人。

「這些平民是很友善,但是彝族的士兵卻是強橫的很!」

姬無命剛說完。

一隊騎著犀牛的彝族士兵便是走了過來,「你們是哪裡人?來我們彝族所為何事?」

「邪族!」

「邪族?你們是誰?」

「這個不需要你知道,帶我們去見彝皇!姬無命說道。

「你好大口氣啊,張口就要見我們的族長,你憑什麼呢?」

那些士兵都不爽道。

「憑的就是這個!」

姬無命一拳過去,直接打倒一人,那人被打倒后,其他士兵都沖了上來,當然包括他們坐下的犀牛。

這些犀牛如同要撞牆一般撞向姬無命。

砰砰砰!



姬無命快刀斬亂麻,不到一分鐘,這些士兵全倒了,而那些犀牛也都攤在地上。

「你真暴力!」

許楓聳了聳肩。

「遺憾你覆滅巫族的時候,我不在場,否則的話,我才會看見什麼叫做真正的暴力!」

姬無命笑道,隨後兩人便是朝著那彝皇的住處走去。

雖然只是來過幾次,但姬無命卻像是輕車熟路一般,很快就到了彝皇的住處。

這是彝族部落的大後方,是一片大大的竹林。

竹林當中,能聽見各種奇珍異獸的叫聲,而叫聲最為響徹的,卻是那天在天上,張開雙翅,渾身赤光的大鳥了,準確的來說,這是靈獸火鳳。

正是那彝族族長彝皇的異獸。 「這是彝族的馴獸林,每一個彝族的士兵在成年之後,都會在這馴獸林當中找到屬於自己的異獸!」姬無命說道。

許楓倒是對這異獸之事不敢興趣,他說道,「彝皇在哪裡?」

「靈獸火鳳都在這馴獸林中,彝皇一定也在裡面!」姬無命說道。

吼吼吼!

兩人走入馴獸林,不少猛獸都在原地嘶吼,他們都是經過專業訓練的異獸,並不會輕易攻擊兩人。

「剛剛飛鷹告訴我,彝族來了兩個鬧事者,居然打傷了幾個衛兵,想必就是你們吧?」

一個男人肩上伏著一隻黑色的鷹說道。

「你是這馴獸林的主人,我好像上次還來過這裡,和彝皇喝過幾杯酒,你就忘記了么?」

姬無命說道。

「邪帝!」

那男人見到姬無命回頭,方才有些驚訝的點頭,「你們邪族和我們彝族倒是沒有多大瓜葛,你進我們彝族的時候,也不必那麼兇悍吧?我彝族的子民,難道就好欺負?」

「只是給他們長點記性罷了,彝族的人太墨跡了,我們這次有要事和彝皇相商,出手重了點,還請見諒!」姬無命說道。

「彝皇現在不便見客!」

「為什麼?」

「剛剛你們沒有聽到靈獸火鳳的叫聲嗎?彝皇正在為它的進階做著最後的努力!」

「我們也去看看!」姬無命說道。

「不行,靈獸進階,只有主人可以站在身旁,否則的話,靈獸會有危機感,到時候進階失敗,那就遺憾了!」

「那要進階多久?」許楓問道。

「為期兩天!」

許楓搖搖頭,「沒那麼多時間,我現在就要找彝皇!」

「我說了不行就是不行!就算是邪帝,都沒有資格進去!」

「讓開!」許楓喝道。

那男人卻是不讓,身上的黑鷹也是朝著許楓嘶吼著,後者眼神一冷,「那就別怪我不客氣了!」

許楓倒是沒費多大勁,這馴獸林的主人實力並不強勁,一腳就被許楓踹飛出去。

他這一腳,直接引起整個馴獸林的轟動。

那些猛獸見到困獸林的主人被踢暈在地,自然咆哮非常,他們都朝著許楓兇猛撲來。

「你可別殺這些異獸,否則的話,彝皇會不高興的!」

「我可不喜歡虐畜!」

許楓手中一道紫光,猛然揮出,紫光籠罩之下,那些猛獸突然變得異常溫順了起來。

姬無命站在邊上發愣,「我還真以為你會殺了他們,沒想到,你還有這招!」

「走吧!」

許楓說道,兩人朝著困獸林深處走去,「剛剛我們在困獸林外圍不是見到一隻火鳳么?那不是彝皇的?只不過後來飛走了!」

「當然是!靈獸的進階非常的複雜,那隻火鳳可能也是在馴獸林轉一圈罷了!」姬無命說道。

馴獸林深處能聽到水流聲,這水聲很奇怪,許楓一看,那裡竟然是瀑布,瀑布周圍滿是火焰,從山上流下來,正好打在水潭之上。

水潭之上,也全部都是火焰。

「這是火焰潭,也是火鳳棲息的地方,在這裡,它能獲得足夠的能量!」姬無命說道。

水潭邊上,站著一位老者,這位老者,想也不用想,就是那彝皇了。

彝皇知道身後來了人,卻是沒有出聲,因為,他知道現在是火鳳進階的關鍵時刻。

『轟隆隆』

一聲劇烈震動,火焰潭中竟然濺出了劇烈的水花來,一隻大鳥從水潭之下憑空衝上,渾身火焰的靈獸火鳳,飛到那瀑布的最高點的時候,又任由瀑布把它沖了下來。


前世上中學學到的除了廣播體操外還有一套健身用的太極拳,太極拳二十四式青水倒是記得很清楚,可惜前世感覺只是花架子而已,甚至連姿勢都練不標準,不過好歹正確姿勢還記得。

Previous article

艾熒險些尖叫,迅速地向後退去,壓低聲音,使聲音變得粗獷:「不不不,大人您是當之無愧的妖界之主!」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