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前世上中學學到的除了廣播體操外還有一套健身用的太極拳,太極拳二十四式青水倒是記得很清楚,可惜前世感覺只是花架子而已,甚至連姿勢都練不標準,不過好歹正確姿勢還記得。

早上打一統太極拳也不錯的,走到一處寬敞的地方,兩腳開立,兩臂前舉,屈膝按掌一個太極起手勢做出。

青水感覺也許是上古強身術的作用,又或者是這一世有修鍊在身緣故,做起來竟然有種前世所說的太極大師的韻味。

接著就是野馬分鬃、白鶴亮翅、摟膝拗步、手揮琵琶!

青水緩緩的打出,越打越又感覺,甚至連精神都感覺有點興奮,怪不得內家拳太極拳有煉神的作用,依據「易經」陰陽之理、中醫經絡學、道家導引、吐納綜合地創造一套有陰陽性質、符合人體結構、大自然運轉規律的一種拳術,古人稱為「太極」。

青水接著一口氣徐徐將剩下的倒卷肱、左攬雀尾、右攬雀尾、單鞭、、、、、、、搬攔捶、如封似閉然後徐徐收勢!

太極二十四式果然精妙,防守一體,后發制人,更是一種練氣、煉神的上乘功法,可惜沒有悟性很難練到高深境界!

青水決定以後早上添加上打一遍太極拳的任務!

一天的時間青河就可以下床,對於青水秒殺那個先天的事情只能聽說,不過聽到后既開心又苦澀。

一對新人早上倒是早早起來,容光煥發兩人先是和老爺子端茶然後給青江夫婦端茶,一起熱鬧的吃過早飯。

中間更是沒少被三代調笑,當然有長輩在都是用目光加上嘿嘿的笑聲就足夠了!

一天不到的時間,青水的大名在百里城流傳開來,這一次可是許多人親眼看到青水秒殺先天,青家的勢頭已經在百里城無人可擋。


青水對於這一切早已料到,本來青水在突破四重天前也能做到如此,不過那樣連自保能力都沒有,現在怎麼說一般的先天不是自己的對手。

青子的事情已經忙完了,現在自己也該開醫館了,自己有強悍的醫術在身,加上昨天造成的轟動所以醫館很好開,青水想想起個什麼名字,青水想想自己主要加強經脈、丹田以及筋骨方面的醫術。

「武者醫館!」青水決定用這個名字好了!

本來打算把醫館開在青家藥行,現在想想還是換成別的地方吧,青水漫無目的的想著事情,無意識一般的在大街上閑溜達。

「嘭!」

「嗯!又撞到人了!」青水想著!

「怎麼是又撞到人!」青水不自覺的想到項家那個精緻的少女,抬頭一看,嘿!

「不好意思啊,又把你給撞到了!」青水伸手拉起地上坐著滿眼含淚嘟著嘴的少女!

「你這人走路是不是經常不喜歡看路啊!」項寶美目奇怪的看著青水。

「你不是也不看路嗎,不然怎麼兩次都是撞的你。」青水看著項寶那精緻的小臉,這個比自己年紀還大的小蘿莉這次不會又是故意讓自己撞的吧。

「我只是想看看你有改沒,沒想到還是一樣沒改!」項寶「幽怨」的看著青水!

「你還不是一樣死不悔改嗎!」青水笑了。

「我是故意讓你撞的。」項寶氣鼓鼓的說著。

「為什麼?」

「沒有為什麼,我樂意不行嗎!」項寶絕美的小臉上有一層粉紅,小嫵媚的白了青水一眼。

青水一動,他想到了一些,他猜到了項寶可能對自己有好感,心中不知道是該高興還是擔憂。

「丫頭,好了,叔叔還有事情,你先去玩吧。」青水伸手揉揉她的腦袋盡量「慈祥」的說道。

項寶驚訝的瞪著大眼,一會憤怒的拿開青水的手:「、、、、、、、、、、我說過不許你喊我丫頭,我比你還大耶,別老裝成熟,還有別想甩開我!」 129【武者醫館(一)】

青水苦笑這看著抓著自己胳膊耍賴的項寶,無可奈何,「你是不是愛上我了!」青水盯著近在咫尺沒有一點瑕疵的小臉上。

「臭美吧,誰喜歡你了。」項寶小臉變得又是粉紅一片,美的驚人。

「那就好!」青水誇張的出了口氣說道。

「你什麼、、什麼意思,本小姐有那麼不堪嗎。」項寶瞪著那雙純凈的眼眸氣呼呼的說道,小手更是不痛不癢的在青水胳膊上掐了一下,那小女孩的可愛樣子挺有活力的。

「沒有,你很好,可惜我有未婚妻了。」青水摸摸鼻子笑道。

「是師家跟你傳的沸沸揚揚的師輕裝嗎?她可是司徒不凡的未婚妻耶,難道你要以今天先天身份去搶?」項寶純凈的眸子複雜的看著青水問道。

經項寶這一提醒,青水想到如今自己已經有了爭奪師輕裝的實力,看來是該考慮考慮是否要把師輕裝搶過來呢。

「喂,幹什麼,你還真打算搶啊!」項寶驚異的問道。

「好了,別鬧了,我還有事做!」青水看著被她抱的緊緊的右臂,雖說感覺到一絲柔軟和舒服,可惜青水不想招惹上這種小蘿莉,他不喜歡嬌蠻的小姑娘!

「你別想甩開我,我就要去!」項寶嘟著嘴看著青水。


青水的眉頭不悅的皺起,他最不喜歡這樣死攪蠻纏的女孩,清澈的眼神看向這個項家的大小姐。

「好了,不跟著你了,至於這樣嗎,好像要吃人一樣!」項寶看到青水那清澈卻不含一點感情的眼神看著自己,心中感覺很不舒服只好暫時放掉青水,不然會讓他更加反感自己。

青水扭頭就走了,什麼也沒說,這讓項寶賭氣的在原地狠狠的跺了幾下:「死青水,臭青水,我有什麼地方不好,那個師輕裝是個冰塊凍死你!」

青水速度看似不快其實還是比一般的行人速度要快很多,看著路邊林立的一座座店鋪,有要出租的,有要找幫手的,還有要合夥的,當然也有對外出售要想賣的店鋪!

九州大陸遍地都是寶藏,可惜人太多了,不過還好地域廣袤的無法想像,只是危險的地方太多,妖獸的存在限制了許多地方不被大多數人前往,而能前往無疑都是實力強大的先天以上的高手,強大了自然就富有了!

走到一個十字路口的青水本來想向右走的,但左邊一片人聲紛亂的傳出,像是發生什麼事情,青水想想無事邊前去看看!

「言醫師,你看我的管家讓你快給治死了,你說怎麼辦?」一個傲氣的聲音傳出。

「嗯,有點熟悉!」

青水感覺聲音很熟悉,忍不住擠到前面一看,青水笑了,因為那聲音主人曾經被青水給打暈過,好像是師輕裝的弟弟!

青水看著地上躺著一個年過半百的男人,臉呈黑紫色,氣息微弱,而傲氣青年對面有兩個女子,前面的那個有著修長婀娜的身軀,特別是酥胸和臀部甚是飽滿圓翹,當青水看到那張臉時一呆。

那是一張有著病態的容顏,一絲蒼白帶著淡淡的粉紅,一雙漂亮純凈的眸子中一片漠然,粉色小嘴緊緊閉著看著地上躺著病人黛眉微微蹙起。

「你胡說,我們小姐哪有,先前給他治后還好好的,現在一看明顯的是中毒,來時只不過是頭疼。」

青水抬頭看向說話的女子,年紀大概在十七八,比那病態美人小一點,留著一條長長的馬尾,一雙大大眼睛滴溜溜的轉著,更加顯得青春靚麗。

「你們快去幫老伯解毒吧,我這裡無能為力!」被稱為言醫師的漠然女子輕輕說道,聲音很輕有著一絲嘶啞的磁性,很有韻味!

「我胡說,大家可都是親眼看到我的管家進了你的醫館,然後回家就這樣了,你說我該不該來找你呢,言醫師!」

青年玩味的眼神放肆的在女子身體上尤其是那凹凸處火熱的打量著!

「哼,師慕獅,別以為我不知道,你一直想對我家莫言小姐別有用心,你今天這樣不就是想逼我們小姐委身於你嗎。」

「雪兒,不要說了,師公子,快帶老伯去找百葯堂吧,再晚,這位老伯就來不及了。」女子的話看似很急但從嘴裡說出依然緩慢卻不彆扭。

「好奇怪的女人,不算絕美卻是誰也掩飾不住她的魅力!」青水好奇的盯著女子。

一道突兀的聲音傳來!

「你是不是想讓我再揍一頓,你才捨得走,別用這種下三濫的手段做這些缺德事了,這樣只會讓人家小姐更看不起你。」

青水看著師慕獅還想張口,就忍不住出口了。

師慕獅聽到這話剛想發怒,卻看到那個讓他做夢都會被打醒那個人,昨天更是在宴席上看到這個人親手秒殺先天高手,現在突然看到青水心中更是一驚。

「青水哥,是你啊!你們快帶福伯去百葯堂!」師慕獅說完自己卻是滿面堆笑的看向青水。

「青水哥?我們有這麼熟嗎?貌似他比自己還大一兩歲吧!

「呵呵,我昨天還去參加青子哥婚宴呢。」師慕獅厚著臉皮說道,自從青水來了后,那高傲勁居然徹底消失。

青水都暗暗佩服他的臉皮厚度,自己一直沒給他一個好臉色,他還能自來熟的不怕落面子的前一聲哥后一聲哥的叫著,還好聲音不大!

叫莫言的那個女子也是好奇的看著這個能讓師家少爺這樣自降身份的討好的年輕清秀男子,發現除了很順眼看起來很平常!

「謝謝!」女子說完就轉身準備回醫館。

「等下!」

女子皺眉看向青水,「你有什麼事情嗎?」

「你們醫館還招人嗎?我也懂點醫術,想在你這裡待一段時間。」

女子疑惑的看著青水!

「我可以不要工錢!」青水想想說道!

絕世狂兵

「我每天工作一天給你一百兩銀子!」青水想想認真的說道!



女子更加疑惑的看著青水!

「要不二百兩,我就是來這幫人看病的,再多我也給不出了,我窮人!」青水苦著臉說道。

「噗嗤!」女子病態美臉上綻放的笑容如大地解凍一般,凄然卻是有著絕美。

「你該去找家好醫館看看病了,你病的很嚴重!」女子可愛的用手指指自己的腦袋,那嬌俏的樣子魅惑心弦!

青水:「、、、、、、、、、、、、、、、、、、、、、、、、、、、、」

師慕獅更是獃滯的看著青水,心中卻是驚訝,這才是泡妞的最高境界,哪像自己這種不入流的招法,這幾句話讓她會永遠記住他吧。

如果讓青水知道師慕獅的想法一定會鬱悶無比,青水其實想著自己開醫館不是為了錢,虞河樓的分成就夠了,實力才是最重要,錢嘛,夠用就可以了,所以鬼使神差的想在這裡幫一段時間的忙,沒想到被那個拿女人當成神經病!

青水轉身重新漫無目的走著,他在想著把醫館開在那裡!

師慕獅跟著青水,青水很疑惑的看著他!

「青水哥,那個你和我姐姐有沒有那個事情?」師慕獅小心有點怪異的看著青水。

「咳咳,那個你姐姐和你說什麼了?」青水有點尷尬,被師慕獅弄了個措手不及,之所以今天沒有揍這小子,就是因為師輕裝的關係。

「自從流言蜚語傳出后,姐姐就沒有出過門,一個人時常發獃,以前從沒有這樣過,我問她,她也不說,我想問問,那流言是不是真的?」

「別問我,問你姐姐去!」青水若無其事一般的說著,心中其實很擔心師輕裝。

「嗯,這個位置不錯!」青水在距離青家藥行不是很遠的地方看到只有一間房屋大小店面在出售!

「你要買這間小房子?」師慕獅驚異的問道!

青水點點頭,走進去,這件店面是三層的,店主是個中年婦女,長的挺富貴相的,聽說青水是來買房的,臉上頓時笑的像一枝花一樣。

「痛快點大姐,你說個價,行就行,不行我去別的地方看看!」青水看到女子偽善的笑容就感覺不舒服。

「十萬銀子一口價!」

「嗯嗯,大兄弟別走啊,可以商量的嘛!」

青水止住腳步,「大家做生意,眼睛一個比一個亮,何況前幾天我在附近剛買了一棟!」

中年富貴女子咬咬牙:「五萬,這是最低價!」

「三萬,你賣我立刻買下,至於這房子值多少你心裡比誰更清楚!」青水微笑著說道,青水知道這種小店面太過微小,什麼都難做,青水感覺就自己用得上,抓藥,開個藥房去藥房或者藥行抓去,自己只管看病和針灸。

「大兄弟做人不能這麼狠吧,三萬我還賠一萬呢,四萬吧!」

青水不吭聲只是微笑的看著中年婦女!

「三萬五,三萬五吧,我們一人讓五千,我也不容易嗎,孤兒寡母的!」女人打起感情牌。

「得了,就這樣吧!」青水看著對方把孤兒寡母都說出來,真假也不去求證了,再說自己也不在乎那五千兩銀子。


手續齊全很快雙方交易完成,婦女很快就離開了,青水進去看看后才知道原因,三層全是乾乾淨淨的,連張桌子都沒有!

以後這裡就是武者醫館了! 130【武者醫館(二)】

「咦,你怎麼還在?」青水看到師慕獅還在跟著自己,感覺有點奇怪!

「我想求你點事?」

師慕獅有點拘謹說道,那神色看起來估計沒求過人,青水很是驚訝,他會求自己什麼事!

「什麼事?你說說!」青水看著師慕獅這個傲氣的青年不解的問道。

「你有時間的話可不可以抽空看看我姐姐!」 閃婚神秘老公 ,語氣很真誠,甚至只有他在和父母以及老爺子說話時才會如此。

青水怎麼也沒想到師慕獅會提出這個,而且還是用懇求的方式,心中想著他是不是知道自己和師輕裝的事情。

「為什麼?」青水不知道什麼感覺,低聲的問道。

「我曾經無意中看到姐姐發獃時,他用筆在紙上胡亂的勾畫著,你知道她勾畫的是什麼嗎?」

青水搖搖頭!

「全部是青水這兩個字!」

青水回到青家藥行后還是師慕獅的那句話,「全部都是青水兩個字」,要現在給青水說師輕裝喜歡他,青水絕對不相信,雖然自己奪走了她的第一次,即使在紙上勾畫自己名難道不能是恨自己嗎。

回去后,青水自己做了一個不倫不類的招牌,用毛筆和猩紅的硃砂寫了武者醫館四個大字,歪歪斜斜看的彆扭卻好像又有點藝術。

一眾青家的三代搬著凳子、桌子、椅子還有床送到武者醫館,凳子桌子擺在一樓,旁邊放了兩個閑凳子,二樓放床,三樓空著!

青水將那個字匾的牌子掛上,在門外點上幾掛鞭炮,就草草率率的開張了,這是一家有史以來最簡陋的醫館,連葯都沒有!

青水又寫了一牌子,開張第一天免費看病,只免費今天一天,疑難雜症,頑疾、久治不愈的都可以前來試試,價錢公道童叟無欺!

這段時間煉藥長經驗導致金創藥粉泛濫,只好用瓷瓶裝了許多瓶放在桌乾脆用這個撐門面好了。




說完就用法術想帶他離開。不破和尚卻不領情,念了一句佛號,雙手併攏,閉著眼睛淡淡的說道:「在洗脫罪名之前貧僧是不會輕易出去的,你這妖孽不要在我面前妄動。」

Previous article

「什麼?比我強多少倍?邪帝,你是邪族第一高手,我敬重你,但是你不能如此看不起我,我羅翔還不信他有那麼厲害呢!」羅翔說道。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