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小子,人家好像說了不認識你。」水亞海喝道,五個小弟毫不猶豫地把周楓圍了起來。

「喲,看來今天這架是非打不可了,阿彌陀佛。」周楓雙手合十,微笑道。但怎麼聽也不覺得虔誠。

水亞海暗暗稱奇,現在六個人圍著他,他居然這麼氣定神閑?於是也不敢輕敵,向眾人揮了揮手,凝神道:「這位兄弟,別說我人多欺負你,我跟你單挑,你輸了,向那位小姐道歉。」

周楓又望了那鍾麗柔一眼,只見她面容得瑟,笑吟吟地抱著雙手等看好戲。

「那你輸了又怎麼樣?」周楓也懶得再理那個毒女人,向水亞海喝道。別說區區一個教練,就是六個一起上,老子也不怕你。

「我要是輸了,就讓你扇兩個耳光。」水亞海朗朗道,口氣之大令人不寒而慄。

「哈哈,好極,大爺最喜歡刮嘴巴子了,甚得我心,你出招吧。」周楓笑道。他本來就是要向鍾麗柔道歉的,這些傻比,沒事找事盡來湊這些熱鬧。但話說回來,路見不平拔刀相助嘛,也是中華武術的精神。實在是有趣,周楓苦笑不迭。

水亞海看他站得筆直,一點動作都沒有,還讓自己先出招,這不是瞧不起人嗎?不禁大怒,當下拉開馬步,做個進攻姿勢,招呼道:「你可要小心了。」

「拜託你乾脆點吧,我還趕時間呢,要不一起上算了……」周楓不耐煩道,這些江湖中人廢話就是多啊。

「狂妄之徒。」水亞海暴喝一聲,拳已出手。

周楓凝神應付,用不可思議的步法一一化解,心中笑道:「這是什麼鳥教練?雖然攻勢迅猛,但是技巧和商智的運用還不如鍾麗柔厲害呢,竟然狂成這樣。」

鑒於對方也算個正義之人,為了避免對他面子無光,周楓還是適當地回擊幾拳,保留了三分力度。

幾個回合下來,兩人不相上下,竟是打成了平手。

水亞海越打臉色越白,表面上雖然誰也沒佔到便宜,但是他明顯能感覺到周楓在手下留情,萬一他認真起來,自己完全不是對手。我滴娘,這回把臉丟到娘家了。

就算是這個教練也不過是個六段的空手道高手而已,他又怎能想象得到被負責的鐘麗柔的實力已進入七段。

在鍾麗柔和周楓決鬥時,要不是那敏感部位被他無恥地侵犯,繼續打下去她也不見得會吃虧。


這個水亞海明顯是自討苦吃了。那些膚淺的小弟們仍自以為是地一個勁歡呼:「教練加油,教練加油……」

周楓看出他的反應,倒也會做人,急忙退開兩丈,作了個揖笑道:「水教練果然武技超群,不過再打下去,大家都討不到便宜,不如就算是平手了吧?至於我我女朋友的事情,就不勞煩你操心了。」

女朋友?鍾麗柔神色一變,不知所以地看著周楓,不知是喜還是怒。

眾人面面相覷,不可思議地盯著鍾麗柔。

怎知她這回沒有表態,心裡恨恨道:「這個豬頭,死要面子,六個人一起上不就好了,還搞什麼單挑……」見周楓毫髮無損,她一咬牙轉身便離開了健身館。

「她真是你女朋友?」水亞海紅著臉道,其實不用問看對那兩人的神色,便已經猜到個大概,想必是情侶鬧彆扭了。

「水師傅,有空我們繼續切磋,我得哄她去了。」周楓笑道,瀟洒地奔了出去。

「教……教練……」那小白臉不知所措地叫了一聲。

水亞海在他後腦勺上恨恨地拍了一掌,怒道:「教你個頭,人家兩口子打情罵俏你也湊熱鬧?差點害老子丟了臉。」

看著周楓消失的背景,水亞海心裡悵然,這小子還真夠意思,居然故意留了一手,沒讓我丟臉……

「那個誰,去查查他的底細,要詳細一點。」水亞海向一個弟子招了招手,說道。

周楓幾個箭步就追上了鍾麗柔,好聲好氣地勸道:「你講不講道理呀?我都說不是故意的了。」

「那你自稱我男朋友也不是故意的了?」鍾麗柔回頭喝道。

「嗯這個……」周楓撓了撓頭,又嘿嘿笑道:「要是你願意的話,我倒是可以考慮一下當你男朋友。」

無恥之極,本小姐要是當了你女朋友,還不是被你撿到了?說得好像虧了你似的。鍾麗柔氣不打一處來,一拳一腳陸續轟過去。

如此突然的襲擊令人防不勝防,周楓急忙伸手一擋,竟被震退三步,手臂隱隱作痛,無奈笑道:「這麼凶?誰將來要是娶了你呀,不知道一天要打多少次架。」

「關你什麼事啊?滾開,自己回去。」鍾麗柔歇斯底里地罵道,怒氣沖沖地進了停車場。

這脾氣居然和尤燕有得一拼啊,真是越來越合我胃口……周楓傻笑著,正想追上去繼續調戲一番,卻被身後一個陌生的小夥子叫住。

「老……老大,可……可以打擾一下嗎?」來人一頭寸發,休閑打扮,長得文質彬彬,弱不經風,估計他一米六多的身材也不過五十公斤。

「什麼事?」周楓隨口道。

「嘿嘿,老大,剛才我看到你的比武了,我很崇拜你,請你收我做小弟好嗎?」那小夥子嘻皮笑臉,點頭哈腰。

「小弟?你要拜師應該去找那個水亞海吧?剛才你也看到了,我打不贏他,而且拜師還是拜專業的好。」周楓苦笑道。

「不,別人也許沒看出來,不過老大你騙不了我,剛才要不是你手下留情,一拳就可以把他斃了。」小夥子興緻脖脖地分析道。

「哦?莫非你是內行?」周楓小吃一驚,對這個傢伙也起了興趣,一時間也忘了鍾麗柔。

「內行算不上,我只會理論,但是沒實戰經驗,而且也沒練過什麼武術,希望你可以教教我……對了,我叫梁小彬,今年18歲。」梁小彬鄭重地施了個大禮。

周楓沉思半晌,發現這傢伙還有點意思,既然有武術理論,卻不身體力行,搞什麼拜師求捷徑,不可教也。

「我看你找錯人了,我是醫生,如果有什麼疑難雜症,隨時來找我,順便提示一下,目前為止,沒有我治不好的病。」周楓笑道。經他仔細觀察,這人一身閑服全是名牌,一看就是個富二代,萬一他爹得個癌症,說不定可以敲一筆。

本書首發於看書網

… 「啊?」梁小彬顯然料不到這個變︶態的打架高手居然會是個醫生,感覺很不可思議。但他還是不死心,堅持道:「行,要是我病了肯定會找你,不過我還是希望可以拜你為師啊,學費方面,我保證你滿意,你就把我收下吧老大。」

周楓臉色一沉,大惑不解,學費包我滿意?看樣子果然是富二代啊,但他才18歲,怎麼就這麼想學功夫呢?

「能告訴我為什麼你這麼想學功夫嗎?」

「因為我的偶像是李小龍!」梁小彬一說到自己的偶像,不由挺直了腰板,盡露自豪之態。

「那你能跟我說說你所謂的武術理論嗎?」周楓一下子來了興趣,耐心地聽起道來。

梁小彬深吸一口氣,鬆了松嗓子,開始滔滔不絕地說了一大堆。

周楓聽得糊裡糊塗,卻也感覺像那麼一回事,單在理論方面,這梁小彬應該是盡得中華武術的精髓。可悲的就是他會說不會做,紙上談兵有個鳥用?

「好吧,我收你為徒也可以,不過你要先完成幾個任務。」周楓一本正經地說道,這當師傅的感覺的確有點過癮啊。

「真的?你說吧,不管是什麼任務,我一定完成。」梁小彬喜出望外,興奮道。

「你先告訴我現在你讀幾年級了?」周楓轉開話題道。

「高三了。」

牛b,都高考了居然還這麼閑。周楓暗暗佩服,說道:「那麼第一個任務就是你數理化必須每科考80分以上。」

「啊?」梁小彬的下巴差點掉了下來,這學功夫跟讀書有什麼關係?

「怎麼?很困難嗎?」周楓說道,心想現在的孩子也太他娘的不爭氣了,前人流血流汗給你們打下了這麼好的環境,卻不知道感恩,不務正業。

卻聽梁小彬說道:「不困難,我的數理化每科都一百分以上,一百二十分封頂。」

什麼?周楓算是栽在泥潭子里了,真是人不可貌相。只見他擦了一把汗,又道:「那你打過架嗎?」

「沒……沒打過,我現在沒有功夫。」梁小彬愣愣道。

我靠,等有了功夫再打架,那不是世界和平了?想當年老子的三腳貓功夫還是打出來的,雖然沒有現在牛b。

「你從現在起每天最少打一次架,打完了用筆記本記好,定時拿給我看。這是第一堂課。」周楓正色道。

「什麼?這……老大,你先教我幾招,我再去打,行嗎?」梁小彬有點為難了。

「不行,我現在沒時間應付你了,要是你連第一堂課都做不好,就別想著學什麼功夫了。有事你就來醫院找我。」周楓淡淡地站起來,走到路邊攔了輛計程車。

梁小彬愣愣地看著他鑽進車門,百思不得其解。

在路上,周楓也是回味無窮,什麼不好教卻教人家打架,是不是有點誤人子弟了?但那小子這麼熱衷於武術,也只好這麼教了,憑他自己那套武術理論,完全能無師自通,只要架打得多了,自然就能成為高手,何必要拜師這麼麻煩。

不過僅憑這一句金言玉箴,事成之後他還是要收點指導費的。

鍾麗柔把車停在地下停車場,下車前目光瞥到那幾個沉沉的袋子,不由愣愣失神。這不就是周楓送給她的禮物嗎。

王八蛋,還說你這麼好死送本小姐禮物,原來是為了吃豆腐。這幾件破衣服有多了不起?鍾麗柔越想越氣,拎上那幾個袋子氣匆匆地走出停車場,把幾袋衣物一鼓作氣扔在大門前的垃圾廂里。

剛走開兩步,她又猶豫起來,到底該不該丟呢?丟了當是出一口惡氣,但是又能怎樣?人家還是以為你收了的,這損己利人的事情豈不是傻子做的?她一咬牙,又回過頭去撿了起來。

「哎喲,這麼捨不得,又何必要丟呢?袋子都弄髒了。」小青竟無聲無息地出現在樓下,愜意地倚著牆,手裡捧著一碗冰淇淋,吃得津津有問。

「你……你站在這裡幹什麼?」鍾麗柔被抓了把柄,心裡亂成一團,顯得慌慌張張。

「還能幹什麼?看看你的白馬王子有沒有送你回來唄,不過也不錯,好歹有禮物嘛。」小青吃笑道。

「什麼禮物?本小姐才不稀罕呢。」鍾麗柔板著臉色,一堵氣又把袋子扔進去了,正眼不瞧人地進了公寓。

小青笑開了花,扔了手上的盒子,撿起垃圾箱里的袋子才上了樓。

「喂,發生什麼事了?說來聽聽?」回到家后,小青闖進鍾麗柔的房間里,趴在床上翹起了兩根小腿,興緻脖脖地問道。

「有什麼事啊?別這麼三八好不好?」鍾麗柔沒好氣道,手裡拿著個精緻的指甲刀,假裝若無其事地剪著手指甲。

「少來了,收了人家的禮物還黑著這張臉,怎麼可能會沒事?」小青追問道。

「真的沒事,睡你的覺去。」鍾麗柔不耐煩地甩了指甲刀,被子一拉把整個人蓋過了臉。

「別裝睡了,趕快跟我說一說,今天案情有什麼進展沒有?」小青樂此不疲地揪她被子。

「都說了,一點事情都沒發生,本小姐和他不會有進展。」鍾麗柔把被子一掀,喝道。

小青愣了半晌,大笑不止:「喂,我問你趙平那件案子進展怎麼樣,你急什麼?是不是不打自招了?是不是?」

「你很三八啊。」鍾麗柔大喝道,突然看見小青手臂上的絲絲血跡,不由心中一痛,一下子溫柔起來,「你的手怎麼了?」

致命誘惑:絕色女領導 ,道:「不小心碰到的,幸虧遇到一個醫生,幫我上了葯……」話未說完她就後悔了,只見鍾麗柔笑得格外神秘,目不轉睛地盯著她的臉。

「幹嘛?你想到哪去了?」小青心裡也慌了起來,剛剛還在調戲她呢,轉眼間又被反擊了。

「只是上藥這麼簡單嗎?有沒有發生什麼事?說來聽一聽。」鍾麗柔來了興趣,咯咯笑道。

「哪有什麼事啊?不就是治個外傷嘛。」小青心虛道。

「目光渙散,神態緊張,根據心理學推斷,肯定是做賊心虛。」鍾麗柔不屈不撓,很是邪-惡。


「你少來這招,別意圖轉開話題,說回你自己的事。」

「你到底說不說?不說我撓死你……」

「啊——誰怕誰呀……」

從美夢中醒來,窗外一縷清風拂入,拂得人神清氣爽。

周楓今天一大早就趕往太夫山,修練完后又回到健身館訓練體能,這個生活規律在短期內恐怕是沒什麼新鮮感了。不過每次修鍊完他能明顯地感覺到體內那股力量越發強大,身體就像個水庫,裡面的水是越來越滿,說不出的充實。

正在做仰卧起坐運動時,他眼前出現個人影,抬頭一看卻是那教練水亞海。

日,昨晚沒有教訓你,今天還要來找事嗎?周楓心中冷笑,抬頭看著他。

「周楓先生,別來無恙。」水亞海依舊是穿著一身有龍虎武館標徽的柔服,臉上的橫肉格外猙獰,笑起來卻有點滑稽。

「水教練,好像昨天晚上我也沒自我介紹呀,你怎麼會認識我?」周楓站起來撿起一條毛巾擦了擦汗,神色不解。

「想知道一個人的名字並不難。」水亞海皮笑肉不笑地說,但聽語氣又不是惺惺作態,完全是因為他這張臉不管怎麼笑都跟哭一個樣,像主持人小崔。

周楓回憶一會,想起昨晚要拜他為師的那傻子,不禁笑道:「那個叫梁小彬的,是水教練派來探我家底的吧?我說這世界上怎麼可能會有這麼傻比的人。」

「梁小彬?」水亞海捊了捊胡茬,沉思片刻道:「不認識,難道有人找周醫生的麻煩?」

周楓心裡大吃一驚,那小子不是卧底?如此說來他倒是挺有趣的了。嘴上卻笑道:「嚯,你還知道我是醫生?不要說廢話了,乾脆點,是不是昨天晚上不服氣,想再打一次?」

「不,周醫生誤會了,我自知不是你的對手,是有點重要的事情要跟你談談。」水亞海神秘兮兮地說道。

原來這廝還有點自知之明。

總裁大人,限量寵! 既然是重要的事情,就坐下來談吧。」二人走到長凳上坐了下來,侃侃而談。

水亞海剛準備說什麼,周楓神機妙算地搶先道:「馬屁就不用拍了,直接進入主題吧,我一點半鐘就要去上班。」


水亞海一愣,原本的確是準備拍拍馬屁的,難道他還有金睛火眼?於是訕訕笑道:「既然這樣,我就開門見山了。我想請你加入我們龍虎門,不知你意下如何?」

媽的,早就知道你搞這套,拉幫結派嗎?這是哥大學之前做的事了,幼稚。周楓鄙夷地笑道:「那有什麼好處?」

好處?比女大學生選老公還現實啊,這小子不好對付。水亞海立刻會意,神秘莫測地笑道:「當然有,如果你能加入的話,保證你榮華富貴享之不盡。」

還有榮華富貴?人人都說練武術只是健身,運氣好的也許可以成為個武打明星,拍部電影就幾千萬,然後五保戶的人均收入猛增一千多萬,被有關部門津津樂道。只不過這什麼龍虎門名不經傳,倒是甄子丹拍過一部同名電影,但就算是老資格的門派,也談不上榮華富貴這麼誇張吧?

周楓暗暗稱奇,心想這個門肯定不幹凈,笑道:「不知道你憑什麼保證?你們武館收入很高嗎?收入來源在哪?不會是收保護費吧?」

一問就是四個問題,這小子真狂啊。水亞海大感不爽,表面上好聲好氣地解釋道:「絕對不收保護費,我所說的『榮華富貴』,可能你理解有誤。」

周楓微微一怔,問道:「誤在哪裡?」

本部小說來自看書蛧

… 第415章請你指點

「榮華,是為弘揚我們中華武術而光榮,富貴,指的是身為武術家的自豪感。像你這樣的人才,本就是千金難求啊,以你這份身手,我敢肯定你是從小開始學習武術,雖然我不知道尊師是何人,但是你肯定也想過要弘揚我們武術精神……」

你媽的,這麼能吹又不去吹氣球。周楓懶洋洋地垂著眼皮,有點發困,抬起手來示意他閉嘴。

「怎麼了?我很希望你能仔細考慮一下啊。」水亞海憨笑道,這個笑容配上他臉上那堆橫肉,讓人發毛。

老子還從小就開始學武術了?給你三分顏面你就在這裡自作聰明,豈有此理。周楓忿然,臉上卻擠出副笑臉,說道:「水教練的好意我心領了,如果你有什麼疑難雜症的話,不妨來找我,我們是不同世界的人,望你好自為之。」說完起身便走。

「哎,周醫生,你要是肯棄醫從武的話,我們絕對不會虧待你……」水亞海在屁股後面一路點頭哈腰,跟到更衣室門口才停下,沒有一點要退縮的意思。


這麼多年不見,他自然是挂念。與其以後因他不斷追尋,惹上事端,不如讓他知道你很好,以後會迴風家的!」

Previous article

「給我坐下,記得我爹說了,這次拍賣由我全權做主。」薛嵩毫不客氣的對老者大聲呵斥著,臉龐上閃過厭惡之氣,讓得好心好意的老者心中一寒,只得把下面的話縮了回去。 第二七五回競爭失敗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