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衛子衿看了一會兒,剛開始覺得很無聊,逐漸的便來了興緻。

因為,前方的沙灘上,出現了一群肌肉的帥哥,都是外國男人,身材很好,一看就是模特出來的。

這個渡假村是剛開發出來的,為了吸引遊客過來旅遊,開發商往往會想出各種千奇百怪的念頭來吸引遊客的注意力。

比如現在的外國模特男人,就是開發商邀請過來的。

各個男人穿著泳褲,一字排開站在沙灘上,帥氣的面容,結實的身材,好看的肌肉紋理,腹肌,人魚線……

不少的女性看的十分激動,衛子衿也在這其中。

… 以前在走秀的時候也時常的看到男模特,不過已經好久沒有見到了,衛子衿一時激動。

看見不少的女性都拿著手機在向男模特合照,心血來.潮,她也翻找著自己的手機。

拿著手機,向大部隊靠近。

她拿著照相機,用流利的英語詢問她,可不可以合照。

模特表示很樂意,主動的伸手攬在衛子衿的肩膀上,衛子衿拍了兩張,想要拉一張遠景的,只可惜自己的手還不夠長砦。

「要不要我給你們拍幾張照片?」正當衛子衿想求助於男模特時,一道陰惻惻的聲音從背後傳來。

衛子衿嚇得雞皮疙瘩掉了一地,趕緊轉過身來,笑眯眯的看著一臉陰沉的左應城鰥。

「呵呵,你不是在陪寧寧玩沙子么,怎麼過來了!」

她的笑容越燦爛,左應城的臉色就更加的陰沉。

有種捉姦,被逮了個正著的感覺。

衛子衿不敢抬頭,與左應城的視線對上。

那外國男人不知道衛子衿跟左應城什麼情況,問了一句還要繼續拍照嗎?

話落,就遭到左應城看過去的冷眼,被冷的一個激靈,悻悻的離開。

「怎麼不說話了,心虛了?」左應城盯著衛子衿的小腦袋。

他剛不在的這一會兒,她人就跑到別的男人身邊去了。

重點是那男人居然還摟著她的肩膀,在占她的便宜,她居然還不知道,傻呵呵的看著鏡頭傻笑。

「哪有啊,不就是拍張照片嘛!」衛子衿乾笑著抬起頭來,趕緊討好著左應城,「要不我們也拍兩張?」

左應城冷哼一聲,「拍照用得著摟著你的肩膀?」

那男人穿的那麼少,肌膚肯定親昵的碰觸過衛子衿的身子,眉頭不自覺的狠狠皺起。


不喜歡他的女人被別的男人碰。

衛子衿呵呵的笑著,上前摟著左應城的胳膊,「有摟到嗎?我怎麼一點感覺都沒有呢!」

衛子衿沖著他眨著無辜的大眼睛,正好看到黑眸里的怒火,快要燃燒出來。

完了,這個男人吃醋起來的時候,真的不是一般的小氣啊。

左應城當下冷著臉色,「把眼睛閉起來。」

「啊?」

衛子衿沒有反應過來,要她閉眼睛幹什麼!

看著他冒火的眼神,她乖乖的照做,偷瞄了他一眼后閉上眼睛。

「我真的知道錯了,你不會是要對我家暴吧!」衛子衿閉著眼睛,害怕的伸手捂著自己的腦袋。

說實話,有點害怕。

然而,下一秒,感覺到自己的身子直接騰空,她被抱在懷裡。

害怕,也沒敢出聲。

衛子衿想睜開一條縫偷看他,卻被他喝止住,「沒我的話,不許睜開!」

嚇得她又趕緊閉上了。

左應城抿著唇,全身散發著生人勿近的氣息,周圍凡是對左應城有意思的,也只能幹巴巴的羨慕著他懷裡的女人。

這邊的男性模特很多,左應城抱著人,快速的撤離這片區域。

衛寧寧一抬頭,又看見爸爸媽媽在秀恩愛了,揮舞著手裡的小鏟子,「爸爸!」

「回去了,寧寧!」

寧寧哦了一聲,低頭看著堆的城堡,還有一點就好了。

有點捨不得就這麼離開,可看到爸爸抱著媽媽頭也不回的離開,立馬丟掉手中的鏟子,快速的跟上左應城的步伐。

「爸爸,媽媽怎麼了?為什麼要用手捂著眼睛?」寧寧跟在左應城腳邊,好奇的問道。

左應城聲音冷冷的,「你.媽媽做了錯事,我正準備回去教訓她一頓。」

躲在左應城懷裡的衛子衿簡直要沒臉見人,不過是跟別的男人合拍了照片而已。

要是把以前的事情給說出來,那他不還得鬧上了天去。

回到酒店房間,衛子衿就沒敢睜開眼睛過。

左應城將她放置在沙發上,「睜開吧。」

衛子衿有些猶豫,看著面前瞪著自己的一大一小,乾笑著,「那個,我想上個廁所。」

左應城冷著臉,瞥向寧寧,「寧寧,你說做錯了事情,應該怎麼做?」

「肯定得老實承認,然後再道歉啊!」衛寧寧理所當然的說道。

「那你就問問你.媽媽做錯了什麼事情。」左應城將這個問題拋給女兒,自己進了浴.室。

衛子衿望著他離去的背影無語,有沒有搞錯啊。

「媽媽,你到底做什麼錯事了,把爸爸惹得這麼生氣!」衛寧寧癟著小.嘴,「我還是頭一次看到爸爸這樣生氣呢,你趕快跟爸爸承認錯誤,然後道歉就好了。」


「寧寧,事情不是你想象的這個樣子……唉!」衛子衿看著自家的小不點,真不知道該怎麼解釋。

這個左應城

,他一定是故意的。

衛子衿被女兒逼問的要吐血,不得已的情況下把事情說了出來。

衛寧寧吃驚的睜大了瞳孔,「媽媽,你跟帥哥拍照片,為什麼不叫上我!」

衛子衿汗顏,她倒是給忘了自己女兒也是個花痴。

看來這一點,是遺傳了自己的。

衛子衿顯然是小瞧了自己的這個女兒,當著自己的面上,她問為什麼不叫上她一起拍照,然而當著左應城的面上,小傢伙板起面孔,雙手叉著腰,十分嚴肅,「媽媽,你這樣隨意的跟男人拍照,對得起爸爸嗎?趕緊給爸爸道歉!」

這個人前人後的兩面性,被她表現的淋漓盡致,不去當演員還真是可惜了。

衛子衿跟別的男人合照,所造成的後果非常嚴重。

左應城雖然肯跟她說話,但是語氣一直冷冰冰的。

晚上有煙火大會,有更多的帥哥美女在表演。

左應城抱著女兒,衛子衿則是落單的跟在他們父女後面。

走到表演台附近,左應城放下女兒,回過神對衛子衿,「閉上眼睛!」

衛子衿啊了一聲,怎麼又要她閉眼睛了!

這會兒她又沒有跟其他的男人合照了。

「不許看別的男人!」他說的霸道,直接用手掌蒙在她的眼睛上。

眼前,瞬間一片黑暗。

衛子衿無語的伸手揪住男人的衣擺,這個男人吃起醋來,真的太誇張了。

舞台上的表演,帥哥靚女一切皆與她無緣,衛子衿只能聽得到耳邊觀眾傳來的聲音。

倒是衛寧寧,可開心了,憑藉著自己的小.巧.玲.瓏的身材優勢,順利的擠到了前排,歡欣鼓舞。

衛子衿感覺到男人的呼吸從頭頂上飄過來,「就看一眼,也不行么!」

「回去后我讓你看個夠!」

衛子衿,「……」

誰要看他,她要看的是表演,好不好!

衛子衿十分的無奈,周圍的人看自己的眼神一定是怪異的。

表演看了一會兒后,煙火要開始放了,左應城帶著她一直到離開了人群,才鬆開她的眼睛。

衛子衿無比哀怨的看著他,多虧了他的福,真是一眼都沒有看到。

一家三口,找了個看煙火風景還不錯的地方,剛坐下來,就聽見齊聲響起的煙火發射的聲音。

從湖的對面,逐漸的升起白色的火光,快速的上升到黑色的夜空中,變成了五彩繽紛的煙火,在黑夜中絢爛綻放。

衛寧寧從來沒有見過這麼漂亮的煙火過,一直坐在衛子衿的懷裡睜著大眼睛看著漂亮的煙火。

王衛子衿嘆了一聲氣,身側的男人說道,「怎麼,還想著男模特呢!」

「……」衛子衿看了他一眼,「哪有,我就是嘆了一聲氣而已!」

這個思想至於這麼複雜么。

左應城哼卿了一聲,看著她的眼睛,顯然是不相信她的話。

天地良心,她可真沒想著那男模特了,已經後悔的腸子都青了。

左應城雖然對她一直冷言冷語的,不過依舊對她很體貼。

夜間的風吹的身子發涼,他將自己身上的衣服脫下來,蓋在她的肩膀上。

一直看到結束,懷裡的小傢伙也終於扛不住睡意,在左應城的懷裡睡著了。

衛子衿挽著左應城的胳膊,「不要生氣了,我以後再也不跟別的男人合照了,好不好?」

她軟著聲音,在向這個男人討好。

左應城低眸瞥了她一眼,「回去給我寫五千字的檢討,寫完之後交給我看。」

「……」

衛子衿這回真的是黑了一臉,「寫檢討,這都多少年沒寫了,我不寫!」

「正好好幾年不寫,你先練練筆,說不定以後寫的機會多了。」

「……」衛子衿拿眼睛斜瞪著他,「那你跟楚夏跟蔡曼玲有牽扯不清的關係呢,我還沒找你算賬呢,你也得給我寫檢討,兩個人,一萬字!」

「好!」左應城答應的格外爽快,衛子衿則是被堵了個無語。

… 幾天的渡假時光,很快就過去了。

回到申城時,已經是晚上了。

張姨接到左應城的電話,早早的買了菜,做了一桌子的菜,在家裡候著他們回來。

衛子衿有點暈車,沒什麼胃口,吃了幾口,就要上去睡覺。


出去玩,是一件很累的事情,她現在需要時間來補充自己的睡眠時間。

張姨見衛子衿上樓去了,想著要不要把有人拿死老鼠恐嚇衛子衿的事情告訴先生鰥。

這幾天,他們不在的時候,她幾乎每天都會收到一個筷子。

箱子裡面裝的是其他恐怖噁心的東西,甚至屍體都腐爛發臭了。

還好,看見的不是夫人,不然又要沒有精神了。

晚飯過後,張姨猶豫的說,「先生,我有一件事情想跟您說。」

左應城低頭,拍了下坐在身邊的寧寧,「寧寧,上樓,去叫你.媽媽給你洗澡。」

衛寧寧上了樓,張姨才擔憂的開口,「是這樣的,最近家裡老是收到快遞,裡面裝了一些噁心的東西,是用來恐嚇夫人的,我擔心夫人的精神會受到影響。」

其實已經受到了影響了,那一天晚上,夫人就沒怎麼能吃得下飯。

「什麼時候發生的事情?」

「就在您們出去玩的前一天,那天夫人被死老鼠給嚇到了,噁心的將吃的全吐了,精神狀態也很不好。」

「你那天怎麼沒有告訴我!」


「嗷嗷嗷!」

Previous article

這張御女神脈圓桌是我特別為八個美少女們打造的,這是完全按照上神給我的圖譜里所要求的材料、格式、形狀、尺寸……所打造的,因為這樣在我和八女吃飯的時候就會產生一種人類肉眼所看不見的量子信息在潛移默化地引導我的女孩們進行體質改善和強化。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