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嗷嗷嗷!」

忽然,那條巨蟒瘋狂的咆哮起來,它舞動著巨大的尾巴,再次朝著唐軒席捲過來,猶如秋風掃落葉一般,瞬間便把十幾棵大樹掃倒在地,而且還紛紛朝著唐軒飛了過來。

唐軒臉色大變,倒吸了一口冷氣。

這條巨蟒的攻擊性也太彪悍了吧?

即便是柳玉媚那樣的絕世高手,也抵擋不住自己這一招的進攻,可是對方挨了自己這一刀以後,卻還能夠發出如此巨大的威力,真的是太不可思議了。他雙腳猛地一踩地面,急速朝著後面飛去,希望能夠躲避開這些迎面飛來的大樹。

「嘭嘭嘭!」

可惜唐軒現在的身子十分的虛弱,速度方面遠遠不如剛才,所以他還是感覺到自己的身體遭到好幾下的重擊,卻是三四棵參天大樹直接砸到他的身體上面,然後把他重重的砸倒在地上。他的臉色變得更加蒼白至極,大口一張,「哇!」的一聲,一口鮮血已經噴洒出來。

那條巨蟒看到唐軒受傷,登時精神一振,再次席捲著一股狂風,朝著唐軒沖了過來。

唐軒看到距離自己越來越近的這條巨蟒,臉色變得更加的難看。

自己剛才使用那一招已經十分的艱難,原本以為即便殺不死這條巨蟒,也能夠重創對方,可是誰知道對方竟然還有如此強大的攻擊力,實在是太不可思議了。可是自己現在該怎麼辦?難道就死在這裡嗎?自己心裡真的是太不甘心了。

我是不會死在這裡的!

絕對不會!

他緊緊握著短刀,一股股暴虐的氣息如果從身體裡面涌了出來,讓他的身體周圍瀰漫著一股強大的寒流,彷彿要把他一點點吞噬掉一般,緊接著他周圍十幾米的地面上立刻結出一片片的冰霜,足足有三五厘米那麼厚,就好像給大地鋪了一層厚厚的毯子。

唐軒只感覺到自己身體裡面的內勁竟然正在飛快的恢復著,而且還隱隱有突破原來等級的跡象。這一發現讓他心裡是狂喜不已,難道自己真的又要再次突破了?

唐軒今天下午和古麗娜發生關係以後,身體裡面已經蓄積著一部分的陰氣,而且他的內勁也發生了巨大的改變,只不過因為唐軒當時才剛剛達到暗勁一重境界沒有多久,需要穩固現有的基礎,所以並沒有太大的突破,可是現在處於最關鍵最危急的時候,竟然一下子激活那一部分的陰氣,開始在他身體裡面開始的運轉,就彷彿源源不斷的泉水,開始恢復著他的內勁,並且充斥著他的筋脈和骨骼,讓他整個人發生了脫胎換骨的變化,就連皮膚也比以前更加的細膩和光滑,可以說起到相當關鍵的作用。

暗勁二重境界!

唐軒感覺到自己的內勁竟然提升了三成還要多,已經順利提升了一個等級。他感覺到自己身體裡面充滿了無窮的力量,和剛才是截然不同的。他看著距離自己只有十幾米遠的巨蟒,登時咧開嘴,大笑起來:「既然你要找死,那我就成全你!」他右手的短刀狠狠的劈了下來。

石破天驚!

仍然是破天七魂刀的第一招,但是威力要比剛才強出一倍還要多,巨大的刀芒足足有十幾米高,看起來就像是一座巨大的樓房,還閃爍著一股股巨大的能量波動。

那條巨蟒也沒有想到唐軒能夠發揮出如此驚人的招數,也是根本來不及躲避,它的兩隻巨大的蛇眼裡面閃爍著驚恐的光芒,那是絕望,那是膽怯,那是害怕。

「轟轟轟!」

那條巨蟒瞬間便被唐軒這一刀劈的粉碎,無數的蛇肉紛紛的灑落在地面上,蛇血就彷彿洪水一般,不斷的朝著周圍流淌過去,不斷沖刷著地面,刺鼻的血腥氣味瀰漫著整個天空,就彷彿進入一個大型屠宰場一般。

本部小說來自看書網 唐軒站立在那裡,感受著實力提升帶給自己的變化。

原來這就是暗勁二重境界的實力,內勁足足提升三成。如果說自己以前使用破天七魂刀第二招「一刀破千川」,只能夠勉強使用出一兩次的話,那現在自己完全可以使用出五次左右,而且遭到反噬的機會也會大大的降低。其實他現在成為暗勁二重境界的實力,得到的好處是還不僅僅是這樣,還有就是他的內勁比以前還要精純許多,身體裡面的那些雜質又不斷被他排到身體以外,使得他的皮膚外面還多了一層黑漆漆的東西,還有一股臭味。

他看到這條巨蟒終於被自己殺死之後,終於可以長長的舒了一口氣,正準備繼續尋找剩餘那五根柱子的時候,卻聽到天空中忽然發出「嘭!」的一聲巨大的響聲,周圍的景色竟然微微的顫抖起來,緊接著一些東西開始變得模糊,最後消失不見了。

「什麼?怎麼會是這樣呢?」唐軒有些驚訝的自言自語道,「莫非那條巨蟒就是第二根柱子嗎?難怪這條巨蟒的攻擊性會這麼的強,看來這次倒是有點歪打正著。我的運氣還是很不錯的,一下子少了兩根柱子,看來這個陣法的攻擊性也會降低許多。」

……

閻柔、阿金、亞力昆和張豪勇他們四個人已經苦苦掙扎了十分鐘,面對著鋪天蓋地的骷髏戰士,即便有古麗娜擋住一大部分的骷髏戰士,卻還是感覺到壓力越來越大,可是自己內勁已經消耗了八**九,真不知道自己還能夠堅持多久。

他們已經消滅了最少有一千五百多個骷髏戰士,可是每個人面對的還有兩三百個骷髏戰士。如果剛開始的時候,他們面對著這麼多的骷髏戰士,倒是也沒有什麼過於緊張的,畢竟那時候的他們體力充沛,內勁也處於巔峰時期,根本就不會放在眼裡,可是現在面對著這麼多的骷髏戰士,心裡還是說不出的苦澀。

唐軒怎麼直到現在還沒有找到其餘的那幾根柱子呢?雖然他們也知道十分鐘之內,想要找到那些柱子,幾率實在是太小太小了,可是他們還是迫切的希望對方能夠儘快找到,這樣的話,他們的壓力也會減少許多了。

「咦,你們快看,這些骷髏戰士又減少了!」閻柔忽然一臉驚喜的大聲叫道。

其他四個人聽到她這句話之後,都是一臉激動的朝著那些骷髏戰士望了過去,果然發現剛才還有一千多個骷髏戰士,但是瞬間又消失了一半左右,只剩下五百多個骷髏戰士,也就是每個人面對的只有一百多個骷髏戰士。雖然數量還是不少,但是和剛才相比,已經算是巨大的突破了,讓他們每個人心裡的壓力瞬間減少了許多。

張豪勇登時一臉得意的大笑起來:「老大就是老大,竟然又消滅掉一根柱子,這次我們倒是能夠輕鬆一些了!」他的內勁雖然已經消耗了不少,但是此時卻多了幾分豪邁之氣,就彷彿面對著千軍萬馬,都不會皺一下眉頭似的。

亞力昆也是連連大笑起來:「沒錯,如果我們連這一百多個骷髏戰士都消滅不了,那我們還不如回家抱孩子呢,媽的,剛才被這些骷髏戰士差點一刀砍死,我今天非要報了這個仇不可!」他說著這句話的同時,已經揮舞著手裡面的寶劍,朝著那些骷髏戰士沖了過去。


閻柔和阿金兩個人也相互看了一眼,都急速朝著那些骷髏戰士沖了過去。

古麗娜輕輕舒了一口氣,自言自語道:「我就相信你能夠成功的,可是你剛才發生什麼呢?我怎麼會感覺到你的身體發生很大的變化呢?」她自從和唐軒發生過那種關係之後,經常會若有若無的感覺到對方的身體情況,所以她剛才清晰的感覺到唐軒身體裡面的內勁發生了急速的波動,好像一下子被抽空,又一下子被充滿一樣,可見對方也在經歷著極其危險的事情,這讓她對唐軒也是暗暗擔心起來。

她雖然心裏面擔憂著唐軒的安危,但是也不能放著其他人不管,所以她緊緊握著手裡面的寶劍,朝著那些骷髏戰士沖了過去,一道強大的劍芒掃過,便有七八個骷髏戰士慘死在她的手裡面。其餘的那些骷髏戰士卻依舊朝著她沖了過去。

雖然說還剩餘五百多個骷髏戰士,可是因為有古麗娜這個暗勁二重境界的高手,所以只花費了兩三分鐘,便有兩三百個骷髏戰士被她徹底消滅掉,剩餘的那兩百個骷髏戰士,也被閻柔他們幾個人紛紛剷除掉了。

張豪勇看到周圍這麼多骷髏戰士都變成了粉末,最後的那點力氣也消失的無影無蹤。他已經累得一屁股坐在地上,粗粗的喘著氣,斷斷續續的說道:「媽的,累死爺爺了,沒有行到這麼多的骷髏戰士加起來竟然會這麼累死,果然螞蟻多了,會咬死大象的。」

「是啊,原本十個八個明勁二重境界的敵人根本就不會被我放在眼裡,可是幾百個,上千個明勁二重境界的敵人加起來,還真的差點要了我們的性命!」亞力昆畢竟年紀已經不小,而且又連續參加了幾次大戰,體力方面還真的是大不如以前了。

閻柔和古麗娜相互看了一眼,最後還是閻柔輕聲說道:「他的情況怎麼樣了?我們這邊都這麼危險了,他那邊豈不是更加的危險?要不我過去看看他吧。」

古麗娜卻是搖了搖頭,道:「還是我過去吧,你的實力還不是很強,你過去的話,也幫不了太大的忙,還是我過去好了。」她說完這句話之後,便提著自己的寶劍,朝著唐軒離開的方向追了過去。她經過剛才的一場大戰,內勁和體力也消耗不少,不過比起她們四個人要強出許多,還能夠保持著一定的戰鬥力。

阿金卻是深深舒了一口氣,端坐在地面上,開始運轉著身體裡面的內勁。

張豪勇看了阿金一眼,有些奇怪的問道:「他這是怎麼了?」他剛才忙著和那些骷髏戰士廝殺,並沒有看到阿金服用丹藥的情況。

閻柔看到阿金的身體表面竟然閃爍著一抹淡淡的光芒,便低聲說道:「恐怕阿金這次要突破了,現在正處於關鍵時期,所以我們絕對不能打擾他!」

「突破了?」張豪勇和亞力昆兩人都是倒吸了一口冷氣。

他們兩人自然知道阿金現在的實力,雖然僅僅只有明勁四重境界的實力,但是他們兩個人聯手,也不一定能夠戰勝對方,可是如果對方一旦突破,成為明勁五重境界的實力,那真的除了唐軒和古麗娜之外,真沒有人是他的對手了。

「你妹的,這小子運氣也太好了吧?竟然能夠有這樣的奇遇,老子怎麼就沒有這麼好的運氣呢?」張豪勇忍不住有些酸溜溜的說道,不過他也知道對方現在處於最關鍵的時候,所以急忙走遠一些,不想影響到對方突破。

「你不是才剛剛從明勁二重境界提升到五重境界嗎?還有什麼不知足的?」閻柔狠狠的白了他一眼,不過想到自己也是一下子從明勁二重境界提升到明勁四重境界,這樣的提升速度的確是百年罕見,看來遇到唐軒之後,自己的人生的確發生了很大的變化。

張豪勇嘿嘿一笑,抓了抓自己的頭髮,低聲說道:「你說的倒是也對!」

亞力昆走到張豪勇的身旁,一邊和對方小聲說著話,一邊警惕的朝著周圍看了過去,防止發生什麼突然事件,打擾了阿金的突破。

阿金感覺到自己身體裡面的內勁就彷彿洪水一般,不斷的爆發出來,沖刷著自己的筋脈和骨骼,讓自己都隱隱感覺到自己的骨骼發出一陣陣清脆的爆裂聲,好像要被沖斷一般,可是他知道這是自己實力突破必須要經過的一個階段,所以他根本就沒有任何的反應,依舊面無表情的控制著身體裡面的這股強大的內勁,希望能夠徹底和自己的內勁融合成一體。

從明勁四重境界達到明勁五重境界,雖然比起唐軒的突破要容易許多,可是很多人就是因為無法控制住那股突然冒出來的內勁,直接導致自己筋脈爆裂而死,所以每一次實力的突破,往往伴隨的都是死亡。

時間就這麼慢慢的流逝著。

大約過了十幾分鐘,阿金緩緩的睜開雙目,眼睛裡面卻爆射出一道逼人的寒芒。他感覺到自己的實力提升提升了不少,而且自己終於順利的達到明勁五重境界,這會讓自己的劍法比以前更快,更加的犀利,即便面對著明勁六重境界的高手,自己也能夠輕易殺死對方,就是面對著明勁七重境界的高手,自己也有一戰的能力。

他深深舒了一口氣,把自己的氣勢收斂回來,朝著閻柔點了點頭,道:「謝謝你!」

「這是我應該做的,而且我也是為自己著想的!」閻柔一臉輕鬆的回答道。

張豪勇微微一愣,道:「我說大嫂,他為什麼要謝謝你呢?難道你幫助他成為明勁五重境界的?難道你有什麼靈丹妙藥不成?要不也給我幾個,我一口氣達到暗勁境界好了。」

閻柔狠狠的瞪了他一眼,道:「一下子達到暗勁境界?你還真的敢想,難道你就不怕自己筋脈爆裂嗎?我只不過是給了他一顆療傷的丹藥,誰知道他竟然突破了,這也是他自己運氣好,換做是你的話,肯定是白費的。」

「切,如果給我的話,我也能夠突破的,我可是天才張豪勇,有什麼事情是我做不到的呢?」張豪勇故意擺出一副很不屑的架勢,不過他也知道自己剛剛才達到明勁五重境界,實在是不易再提升實力,所以他也只是隨便說說而已。

「不好,有動靜!」就在這時,亞力昆忽然大聲叫道。

看書輞小說首發本書 亞力昆說完這句話之後,一把拽住旁邊的張豪勇,飛快的朝著後面退了過去。

閻柔和阿金兩個人也是臉色微微一變,根本就來不及思考,便急忙朝著後面退去,可是就在這個時候,一陣巨大的咆哮聲在他們的耳旁響了起來,緊接著便看到一個巨大的蛇頭撞擊在他們剛才站著的那個位置上面。

張豪勇雙腳踩到地面上以後,看到面前這個巨大的蟒蛇以後,嚇得眼珠子都差點掉出來,失聲叫道:「你妹的,這個楊清是不是喜歡看白蛇傳?竟然弄出這麼多的蟒蛇,這不是想要我們的性命嗎?老子可不想變成這些蟒蛇的大便。」

亞力昆、閻柔和阿金他們三個人看到眼前的蟒蛇之後,也感覺到頭皮有些發麻。

因為他們前面出現了六條蟒蛇,每一天看起來都有十幾米長,晃動巨大的蛇頭,正虎視眈眈的看著他們四個人,彷彿已經把他們當成是美味佳肴一般。

他們剛才已經遇到過這麼一條蟒蛇,可是憑藉他們的實力,根本就解決不了它們,最後還是唐軒使用了一招「石破天驚」,才把那條蟒蛇殺死的,現在一下子冒出五條,這讓他們四個人該怎麼辦呢?現在可沒有唐軒和古麗娜在旁邊,那他們五個人真的要身陷絕境了。

亞力昆也是一臉擔憂的說道:「這五條巨蟒額攻擊力還是很大的,只怕憑藉我們四個人的實力,根本就不是這些巨蟒的對手,要不我們還是趕緊跑吧,只要能夠逃離這裡,就能夠避免和他們發生正面衝突。」

可是閻柔卻是微微搖了搖頭,道:「可是我們現在根本就不能跑,而且也跑不了。即便我們的速度再快,又怎麼快得過這些巨蟒呢?反而還會把我們的後背留給它們,這對我們是極其不利的,所以我們現在必須要堅持下去!」

阿金也是點了點頭,道:「我也同意堅持下去,因為我們除了殺死它們,已經沒有其他的選擇,與其被它們殺死,還不如和它們來一個魚死網破。」

「魚死網破?」張豪勇翻了翻白眼,道,「只怕是我們死了,它們也破不了。我們幾個人剛才已經廝殺了十幾分鐘,內勁和體力都消耗不少,如何和這幾條巨蟒廝殺?這不是開玩笑嗎?你真以為我們是大力水手嗎?吃一個菠菜就能夠恢復過來的。」

亞力昆卻是改變了注意,道:「其實小柔和阿金說的都沒錯,我們現在如果不解決掉這幾條蟒蛇的話,我們是無法逃避的。難道不是這樣嗎?」

「你說的倒是也對!」張豪勇很無奈的說道,「我們還真是勞碌的命,剛剛殺死那些骷髏戰士,現在又冒出這麼多條的巨蟒,這不是要累死我們嗎?」他雖然現在也感覺到十分的疲倦,但是面對著死亡,除了拚命之外,還有其他的選擇嗎?

阿金卻是一臉平靜的說道:「你們還是暫時休息一會吧,這幾條巨蟒就交給我好了。」

「什麼?交給你?你行嗎?」張豪勇驚訝的下巴差點掉在地上,有些難以置信的說道,「我說阿金,雖然你剛剛實力突破,成為明勁五重境界的實力,但是你畢竟不是暗勁境界,和老大他們是沒法相比的,你以為憑藉你現在的實力是這幾條巨蟒的對手嗎?別說是五條巨蟒,就是一條,也不是你能夠對付的,你看看我和亞力昆,也是明勁五重境界,可是我們都不是這些巨蟒的對手。」

「但是你們是我的對手嗎?」阿金反問道。

「這個……」張豪勇登時被他這句話說的啞口無言,竟然無法反駁。

雖然同樣是明勁五重境界,可是自己和亞力昆相對阿金,就要弱許多。

這還真的是人比人死,貨比貨扔,太丟人了!

亞力昆卻是搖頭道:「阿金,我們知道你的劍法犀利,也很快,但是那是相對那些敵人的時候,你的劍法才會起到作用,可是現在面對的是這些巨蟒,它們的身體都是異常的堅硬,比鋼鐵都弱不了多少,你的劍法就是再快再犀利,也不會起到任何作用的。」

「那就試試看好了!」阿金說完這句話之後,提著自己的寶劍,便沖了過去。

張豪勇看到阿金竟然這麼衝動,登時急的滿頭大汗,大聲叫道:「你說這個阿金也太狂妄了吧?竟然一點團隊精神都沒有,不管怎麼說,我們四個人都是在一起,應該一起進退,擺個陣法什麼的才可以,可是他呢?竟然一個人都衝過去,實在是太威猛了。」

「他是想讓我們休息一會,恢復一下體力!」閻柔沒好氣的說道。

「只是他憑藉一個人的實力,想要對付這幾條巨蟒,只怕會很難的,看來我們要做好隨時進攻的準備!」亞力昆也是擔憂的說道。

張豪勇使勁點了點頭,道:「雖然說阿金這小子每次都很狂妄,但是他的確有那個狂妄的資本,而且他還救了我好幾次,我無論如何也會幫助他的。」

可是就在他們說話的時候,阿金已經衝到距離自己最近的那條巨蟒的面前,揚起手裡面的寶劍,朝著對方的左邊眼睛刺了過去。

那條巨蟒沒有想到阿金竟然敢主動挑戰自己,實在是有些膽大包天。它大吼了一聲,然後張開血盆大口,朝著迎面衝來的阿金咬了過去。

阿金嘴角微微勾起一抹陰冷的笑容,手裡面的寶劍已經順勢改變了防線,由刺改成了劈,朝著對方的嘴巴狠狠的劈了下來。他現在可是明勁五重境界,內勁相當的充沛,這一劍劈下去的話,威力還是著實不弱的。

「噗嗤!」

那條巨蟒的攻勢雖然不弱,但是又怎麼可能是阿金這一劍的對手呢?更何況它的嘴巴也是最軟弱的地方,和身體其他部位是截然不同,所以它的嘴巴上面立刻留下一個長長的劍痕,足足有是一米多長,鮮血狂流,就彷彿是開閘的洪水,根本就擋不住。

「嗷嗷嗷!」這條巨蟒因為劇烈的疼痛,不斷的翻滾起來,把周圍的許多樹木直接都一掃而光,可是它嘴巴上的傷口卻因為它的劇烈運動,反而變得更大了,鮮血不斷的噴洒出來,使得阿金全身上下都是蛇血,看起來特別的猙獰恐怖。

這條巨蟒眼裡充滿著無窮的仇恨,所以揮動著巨大的尾巴,朝著他掃了過來,真的是秋風掃落葉,威力極大,絕對不是那麼容易躲避過去的。

阿金身子急速朝著後面退去,瞬間已經退出去十幾米遠,可是那條巨蟒已經處於極度的瘋狂當中,怎麼能夠讓他跑了呢?所以便緊緊的追了過來,恨不得把面前這個男人撕碎。

其他四條巨蟒看到自己的同伴竟然被這個人類砍傷,也都是勃然大怒,都紛紛張開血盆大口,朝著阿金沖了過來。

這場面實在是太刺激,太驚悚了!



這幾條巨蟒猶如瘋了一般,死死的追著阿金,大有不把對方咬死,就絕對不放棄的,周圍這麼一大片森林卻已經遭到這五條巨蟒狂風般的席捲,紛紛的連根拔起,還差點砸到閻柔他們三個人,看的他們三個人都是觸目驚心,心臟都差點飛起來。

可是對於阿金來說,卻絲毫沒有任何的壓力,反而快速的移動著自己的身體,不斷的在這幾條巨蟒裡面穿梭著,而且還時不時的朝著它們刺出一劍。每一劍的速度都很快,即便殺不死對方,也能夠傷到對方,所以前後不過四五分鐘,他已經刺傷了四條巨蟒,把它們更加激怒了,不斷的咆哮嘶吼起來。

他們四個人雖然也見過無數的大場面,但是像現在這種阿金一個人單挑五條巨蟒的場面,對於他們來說,還是第一次,實在是驚心動魄,簡直和好萊塢大片一模一樣。

「我擦,這個阿金還真的什麼都敢做,竟然挑釁五條巨蟒,他是不是瘋了?」張豪勇有些瞠目結舌的叫道,「我原先還以為自己是一個瘋子,但是和他相比,我發現自己正常多了。」


「他不是故意挑釁這五條巨蟒,而是想要藉機給自己製造機會!」閻柔卻是一眼就看出了阿金的目的,所以解釋道。

「哦?製造機會?」張豪勇有些奇怪的說道,「面對著五條巨蟒,他的壓力不是更大嗎?為什麼是製造機會呢?難道這其中有什麼奧妙不成?」

「因為這些巨蟒的體積都很大,所以一個一個消滅的話,只怕會很難,可是如果它們五個都集中在一起的話,就可以借力打力,」亞力昆卻是補充了一句,「用巨蟒對付巨蟒,這就是最好的辦法,也能夠節省自己的體力。」

「不是吧?阿金竟然想到這個辦法,的確夠變態!」張豪勇連連稱讚道。

閻柔卻是一臉擔憂的說道:「雖然阿金的方法不錯,但是五條巨蟒的實力的確太強大了,只怕時間一長的話,這五條巨蟒先沒有被他除掉,他反而會因為體力不濟支持不下來。」

「那我們留應該幫助他一下!」張豪勇大聲說道。

閻柔深深吸了一口氣,道:「沒有想到阿金達到明勁五重境界是之後,實力會提升這麼多,看來他的確有些出乎我們的意料之外。我看他還能堅持一會,我們先不要出手,避免打擾他的計劃,我們現在的任務就是乾淨恢復內勁,這樣才能夠幫助他。」

「你說的沒錯,我們必須要儘快恢復內勁才行!」亞力昆和張豪勇兩人都齊聲說道。

就在他們說話的的時候,阿金已經趁機一劍刺中一條巨蟒的眼睛,登時鮮血直流,那隻眼睛登時瞎了。它登時瘋狂的咆哮起來,揮舞著長長的尾巴,朝著阿金席捲過來,可是卻已經被提前有了準備的阿金及時躲了過去,可是其他四條巨蟒就沒有這麼好的運氣,直接被它掃飛幾十米遠,重重的甩在地上。

看書蛧小說首發本書 阿金看到自己的偷襲奏效以後,精神一振,急速朝著那隻受傷的巨蟒沖了過去,翻身躍起,已經跳到對方的頭頂上面。他二話不說,緊緊握著手裡面的寶劍,朝著對方的另外一隻健康的眼睛刺了過去。

「嗷嗷嗷!」

那隻巨蟒本來就因為那隻眼睛受傷的緣故,疼痛無比,對於周圍的危險性判斷降低了許多,哪兒會知道阿金偷襲自己呢?登時另外一隻眼睛也被刺得鮮血淋漓,不斷的有鮮血掉在地上。它不但感覺到自己的兩隻眼睛都是巨疼無比,而且還發現自己竟然徹底瞎了。

憤怒!

咆哮!

毀滅!

這隻巨蟒徹底的暴怒了。


因為它知道自己失去兩隻眼睛意味著什麼,那會讓自己成為其他動物的口中食,而這一切就是面前這個男人帶給自己的,所以自己非要把他活活的咬碎不可。

它晃動著巨大的腦袋,想要把阿金從自己的頭上甩下去,可是阿金怎麼可能如他所願呢?他死死的抓住這隻巨蟒,然後朝著周圍掃了幾眼,發現其他四隻巨蟒已經朝著自己這邊沖了過來,登時急忙運轉著身體裡面的內勁,朝著自己的右邊跳了下去。

這隻巨蟒雖然眼睛已經全瞎,但是它的聽覺還是十分靈敏的。一點點的輕微動靜都逃不過的。它立刻在第一時間捕捉到阿金的蹤跡,所以它二話不說,揮舞著巨大的尾巴,朝著自己的右邊狠狠的甩了過去。

「嘭!」

阿金登時感覺到一股狂風朝著自己席捲過來,登時嚇得急忙趴在地上,緊接著便看到對方的尾巴從自己的頭頂上面掃了過去,還帶動著一陣劇烈的狂風,猶如巨大的颱風一般。結果迎面衝過來的一條巨蟒還沒有反應過來,便被自己的同伴一尾巴又掃飛十幾米遠,重重的甩在地上,當場噴出一口鮮血,明顯受傷頗重。




唐嫣開始了瘋狂的挑戰之旅!

Previous article

衛子衿看了一會兒,剛開始覺得很無聊,逐漸的便來了興緻。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