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想到他那凶神惡煞的樣子,她就忍不住的拍拍自己的胸口。

歐陽澈坐在白色的沙發上,慵懶地靠在椅背,啜了一口冷掉的咖啡。

“去換衣服吧。”

切,還不是自大的人。

方可可冷哼一聲,雖然有着不滿意,但是也不能說出來。

於是,方可可被帶入試衣間。先是給她化了一個精緻的妝容,也做了頭髮,最後店員找了一間淺紫色的禮服讓可可換上。

譁--

試衣間的鏈子拉開,方可可在店員的扶着下,來到歐陽澈的面前。

歐陽澈緩緩擡起頭,舉着咖啡杯不禁頓了一下。

一襲珍珠紫色絲質貼身長禮服,簡單的線條襯得她玲瓏有致的身材益形突出,加上細緻漂亮的五官、絲緞般的黑髮,的確把她襯得很漂亮。

歐陽澈看着有些發愣,不得不說,她真的很漂亮。

他放下咖啡,起身來到她的面前。

歐陽澈看着她,嘴角不禁微微的揚起,挑起她的下巴。

“你好美!”他平常總帶着嘲弄的眼神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深邃而閃動着奇特光芒的眸子,聲音也變得喑啞而富磁性。

感覺到歐陽澈不同於往常的神情,可可的心跳一下快過一下。

搞什麼啊,總裁大人突然這麼夸人,她真的有些不習慣啊。

“不過……”歐陽澈的笑意加深了,目光落在她胸前。“果真是沒什麼料,聽說女人吃吃木瓜可以豐胸,你可以試試。”

方可可聽着這話真的很囧,她尷尬的護住自己的****。

“你……你……這個我的事情,不用你管。”

“我只是給你一個忠告,不然你找不到男朋友了。”

“可是我已經有男朋了。”方可可皺着眉頭。

歐陽澈的笑容頓時消失了,眯着眼睛看着她,記得她有一個男朋友。

心情瞬間很不爽,可是至於哪裏不爽他自己也不知道。

“走了。”他邁着大步率先離開。

方可可皺着眉頭,搞不懂這個男人情緒怎麼會變得這麼快。

舞會就在歐陽氏起亞旗下的一家星級酒店舉辦。

方可可默默的跟在歐陽澈的身後,她腳下踩着十寸高跟鞋,發覺好像在太空上游走一樣。

這個時候的歐陽撤突然停下了腳步,而身後的可可突然撞到了他的背。

痛痛的感覺讓她不僅皺起了每天。

“總裁……”

“你是笨蛋嗎?走路不看着?”夾藏着不悅的聲音,還有不滿的眼神。

方可可皺着眉頭,“是你突然停下來的。”

“所以,這是我的錯了?”

方可可很想說是,可是看着他像發怒的暴歐陽,直接把話吞會肚子裏了。

歐陽撤冷哼一下,拉過她的手放在自己的手臂中。他突然的舉動嚇了她一跳,想要抽回來,卻被他緊緊我握住。

男人潔白修長的食指點到她鼻尖前,點住她呼吸,也點住她的要說的話。

“今天你是我的舞伴,你要做的就是當一個花瓶。”

花瓶?

方可可眨着眼睛,難以置信自己有一天可以當花瓶。所謂花瓶不是像林志玲那樣的大美女做的嗎?想到自己可以和林志玲媲美,她嘴角不禁笑了一下。

她的笑容正好被歐陽撤捕捉到,看着她笑笑的酒窩,他不禁眯起眼睛。

不知道她笑了什麼,有什麼那麼好笑的。

“歐陽總。”一道男性的聲音響起。

歐陽撤擡起眼,看見對面的男子。

“你是誰?”

此話一出,很顯然讓對面的男子一陣的尷尬。他陪笑着,遞上一張名片。

“歐陽總,我是‘茂和’的集團的,我的祕書已經找您談過融資的事情。”男子說着,已經冷汗涔涔了。

歐陽撤看着名片,微微的擡起頭看着他,“你就是打算和我借錢的人?”

“是是是。”男子微微的頷首。

“你的事情我聽說了,不過我愛莫能助。”歐陽撤直接的拒絕了。

“爲什麼?歐陽總,現在只有你能幫助我了,我真的很需要這筆錢,我……”

“我不是銀行,也不是慈善家,幫不了你。”說着,他拉着方可可離開,不想在聽那個男人廢話。

方可可看着那個人,看見了他臉上的憂愁,似乎他真的很需要總裁的幫助一樣。

“那個……總裁,剛剛那個人……”

“你想說什麼?”歐陽撤低沉的聲音響起。

“沒……沒什麼。”看着他這個樣子,她還敢說嗎?

歐陽撤單單的看着她,鬆開她的手,“我去談些事情,你自己去吃些東西吧。”說着,就先離開了。

方可可愣愣站在那裏,無聊的聳聳肩,看着一邊的食物區朝着走去。 她正打算享受美食的時候,一個男人朝着她走去。

而此時,方可可拿着一杯飲料回頭,不巧撞上迎面的男人,好巧不巧,飲料全部灑在彼此的身上。

“對不起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她拿過一邊的紙巾連忙擦着他的西服。

看着暈染的西服,方可可頓時覺得一個頭兩個大了。

要怎麼辦?

能參加這裏舞會的人一定是非官即富的,如果要是得罪什麼人可不好吧。

“糟了,怎麼越擦越髒了?”

“的確,越擦越髒了。這件西服只要染上顏色,就擦不掉了。”如同大提琴一般的聲音緩緩的想起。

嘎?

方可可擡起頭,看着眼前的男子,此時他凝視她,深深地、深深地看着,眼潭幽深如古井,召喚着她沉溺、再沉溺,她覺得自己要暈了,第一次被一個男人電暈。

此時此刻,她感覺到自己心臟劇烈的跳動着,而且要呼吸不順了。

“那……怎麼辦?我賠給你吧。”她小心翼翼的說,不知道這件衣服貴不貴。

“我想你應該賠不了。”男人直截了當的說。

噶?

方可可神色一囧。“這件衣服很貴嗎?我知道我只是一個小祕書,薪水不多,可是我會努力攢錢還給你的。”

她是的話太一本正經了,讓對面男人不禁一樂。

“你誤會了,我不是這個意思。其實這件衣服是我設計的,並且是自己做的。我說你賠不了,是因爲這件衣服的獨一無二的。”

聞言,方可可不禁睜大了眼睛。

“你說,這件衣服是你做的?”

男人點點頭,“就連布料也是我自己做的。”

這次,方可可更加吃驚了。她眼中些滿了膜拜,完全是佩服。

“好厲害。”方可可不禁讚歎道。

“謝謝。”男子微微的笑了一下,目光注意到她的禮服,“你的衣服也髒了。”

方可可低着頭,看見衣服前面的髒漬,不禁皺了一下眉頭。雖然禮服是總裁送的,可是她弄髒了總不是一件好事。

這下,她有多了一筆的債務。

“沒關係的,我回去洗洗就好了。”

男子點點頭,“雖然這件禮服很漂亮,可是你穿粉色系的會更好看。”

方可可有些不好意思。“謝謝你,其實我也喜歡粉色系列的,我的衣服基本都是淺色系的。對了,你是設計師嗎?你好像很厲害的樣子。”

男子嘴角微微笑着,拿過一邊的毛巾,在毛巾中放了冰塊,接着從口袋中拿出一個藥水滴在毛巾上。接着,他主動的拿毛巾擦拭着方可可的禮服。

因爲弄髒的地方在禮服的****下方,擦拭的時候不可避免的碰到她的****。 可是此時的可可已經石化了,完全不知道可以做什麼,完全被他吸引了。

以前古明月和遲熙就問過她相不相信一見鍾情,她當時極力的否認了,覺得兩個人在一起,是需要時間相處,慢慢磨合的。也就是說比起一見鍾情,日久生情更加可靠。

可是此時,她可是卻定的是,她對他一見鍾情了!

“那個我……”方可可纔想說什麼,一道低沉的聲音響起。

“你在幹什麼?”歐陽撤大步的走了上來,一把拉過可可,眼中有着怒氣。

“總裁?”

歐陽撤眯着眼睛,極爲不滿的看着她。他才走開一下,她就和別的男人勾。搭上了,他真的是小看這個女人了。

接着,他看着一邊的男人,眼中夾着一絲不滿,接着就拉着方可可的手離開。

“總裁……”方可可皺着眉頭,她的手腕在他的大掌中,竄起一陣的漣漪。可是痛疼的感覺還是告訴她,總裁大人現在很氣。

“總裁,你抓住我是手很痛啊。”方可可小聲的抗議着。

頓時,一記目光投來。

方可可覺得自己被他的目光凌遲了。

黑眸的目光有着一絲的不悅,俊臉上更加的沒有和顏悅色了。

“方可可,你是白癡還是笨蛋?”

方可可被罵的有些無辜,她根本不知道自己做了什麼。

“總裁,發生了什麼事情了?”她小心翼翼的問着。

“你還有臉說?你就讓一個男人莫名吃的豆腐,你就這麼想讓男人碰你?”歐陽撤怒氣騰騰地瞪視着她,好像要把她活活的撕成兩半。

就在剛剛,他看見她和男人眉來眼去的,更可恨的是,那男人居然摸着她的****,而她不但沒有反應,還很享受的樣子。

該死的女人,她居然當着他面前勾|引別的男人!

方可可無辜的看着他,“總裁,你誤會了,是因爲的裙子髒了,他在幫我。”

“藉口!”歐陽撤看着她的裙子,不禁鎖緊眉頭,“你的裙子不是好好的?”

被這麼一說,方可可低着頭看着自己的禮服。

瞬間,她傻眼了。“咦,怎麼會這樣?”

歐陽撤瞪眼。“所以,你剛剛是故意讓他吃你豆腐的?”

“我沒有……嗯……”最後一個字被歐陽撤含在嘴裏,他不在給她說話的機會,整個人向前抵住她的上身,霸道的脣封住她的抗議,強有力的手緊箍着她的手腕,輕吮着她的脣舌,佔有似地攻城掠地,修長的大手撫過她的臉頰,緩緩的來到她的背。

瞬間,歐陽撤推開她,用奇怪的眼神看着她

“總裁……”被推開的太突然了,她真是還有些意猶未盡。

歐陽撤退了兩步,躁動的心口跳動着。

爲什麼會這樣?剛剛吻上她的感覺是那樣的熟悉?好像曾經的海兒一樣。

該死,他討厭想起那個女人的感覺。

“總裁,你怎麼了?”看着他難看的神情,她不禁有些擔心。

“沒事。”他煩躁的說,接着邁着步子離開。

“總裁,要走了嗎?”

“不然你以爲要幹嘛?”歐陽撤回頭瞪着她

方可可愣了一下,摸着自己的脣,顯得十分的尷尬。

歐陽撤看着她的反應,心裏一沉,反感的看着她。

“怎麼?你是想要補償嗎?被我吻應該感到榮幸纔是,你該知足了,畢竟你是一個太平公主。”他故意惡言道,接着打不的走開。

聽着他的話,方可可當場石化了!

一連幾天,方可可都是帶着黑眼圈來上班了,天知道她有一個多麼難以啓齒的理由啊。

她居然做春夢了!

自從上次總裁大人吻了她之後,她就開始做春夢了。而且夢裏是那麼的真實,感覺真的有人抱着她吻着她一樣。有一次,她發現自己的小內褲都溼了。天知道,她恨不得有一個地洞鑽進去。

她深深吸了一口氣,從茶水間端着咖啡出來,就看見總裁大人站在她辦公桌前。

她的心咯噔一下,趕腳一種不好的預感。

“總裁。”方可可連忙的走了過來。

歐陽撤眯着眼睛看着她,“你又去偷懶了?”

“沒有,我去倒咖啡了。”

爲什麼每次她一離開辦公桌,都會被逮到!

“所以……你不是偷懶了?”

終於,在等了將近一個世紀之後,歐陽撤開口了。

“是……的。”她偷瞄了一下他的表情。

俊帥的臉上看不出高不高興,當然,更看不出生不生氣,不過,聽着這個語氣就知道他心情超級不爽。

只要他不爽,她就成了無辜的炮灰。

“這份文件處理了,下班之前給我。”口氣一派的霸道。

“哦,好的。”方可可接過文件,不敢怠慢。

歐陽撤看着她,又看着她拿着的咖啡。雖然她實在不是做祕書的料,看起來就是笨手笨腳,光潔的前額和一張樸素的肉肉臉,像這種平凡無奇的五官,可能看過一百遍都會忘記,再加上個性憨直傻愣,沒氣質又無厘頭,簡直毫無可取之處。不過,她泡咖啡的技術倒是很一流。

想着,他一把拿過她的咖啡。

“總裁……”

“這個給我,你再去泡一杯。”

錯惹假面總裁 “哦。”原來總裁是想喝咖啡,她是沒疑義啦。可是……問題是那個杯子是她的啊。

他不嫌棄嗎?

“接下來,有請新郎。”

Previous article

我長舒口氣,瘸着腿,順着原路回到家。一鎖上門,這才感覺到衣服溼透了,一屁股坐在地上,腦子裏一片空白。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