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唐軒把手裡面的那本書塞給曹毅俊,懶洋洋的說道:「寫的不錯,就是男主角太順利了,泡個小妞簡直比火箭的速度還快,難道那些美女都是花痴嗎?」

「老大,這些書就圖一個爽,如果四五十章都泡不到小妞,那豈不是把我們都活活憋死了?走了走了,我們趕緊去吃飯。山海天大酒店那裡每天吃飯的客人太多了,如果去太遲的話,會沒有位置的!」曹毅軒把那本書胡亂塞進自己的書桌裡面,便開始催促了起來。

唐軒頓時笑著說道:「既然這樣,那我們就趕緊走吧,老婆,去吃飯了!」

「好吧,我也很久沒有去山海天大酒店吃飯了,今天也湊湊熱鬧!」苗思璇竟然站起身子,沖著他們兩個人莞爾一笑,簡直就像是百花盛開一般,美麗動人。

曹毅俊登時就呆住了。

他好不容易才回過神來,使勁擦了擦口水,連連驚嘆道:「我擦,校花竟然對我笑了,難道今天是我的幸運日?你妹的,老子一會就去買彩票,絕對能夠中五百萬大獎!」

「你少來了,她是沖著我笑的,和你有半毛錢關係?」唐軒沒好氣的說道。不過他心裡也是一陣陣的疑惑,這個小妞怎麼像是突然變了一個人似的,難道大腦又短路了?

「反正在我的方位看來,她是沖著我笑的!」曹毅俊恬不知恥的說道。

唐軒狠狠白了這貨一眼,然後和他們兩個人在眾目睽睽當中離開了教室。

「哇塞,我們的苗大美女墜入愛河了!」

「天吶,我的女神,你說好要等我一萬年的!」

「我的心碎了,我的肝碎了,我的小jj也碎了!」

「女神,你不能這麼對我!」

……

教室裡面立刻傳來一群男生悲痛的叫喊聲,彷彿死了爹媽一般,可是陳少東、宋天星他們這幾個人卻是心裡暗暗冷笑不已,眼睛裡面同時閃爍著陰毒的光芒。

唐軒?

你不是喜歡嘚瑟嗎?那就讓你先嘚瑟幾分鐘,一會就讓你知道什麼叫做裝逼遭雷劈!

他們幾個人想到這裡,也都急忙走出教室,想要親眼見證歷史性的一刻。

唐軒他們三個人路過辦公室的時候,卻聽到裡面傳來一名男人說話的聲音:「林老師,你今天中午有空嗎?我在醉香閣訂了一個包間,我們可以一起吃個便飯的!」

「不好意思,我沒空!」林煙媚冷漠的聲音和往常無二。

「林老師,你要知道,醉香閣的包間是很難訂的,我也是託了很多熟人才訂下的這個包間,你就給我一個面子好了!」那個男人似乎早知道對方是這種態度,所以並沒有太多的驚訝,反而擺出一副很委屈的樣子。

「不好意思,我和你不熟,為什麼要和你面子呢?」林煙媚一臉淡然的反問道。

「這個,這個,」這個男人登時被他問的是啞口無言,半天才支支吾吾的說道,「林老師,我們是同事,而且又在一個辦公室裡面,大家抬頭不見,低頭見,難道還不算是朋友嗎?朋友之間吃個便飯,又有什麼關係呢?」

「不好意思,你並不是我的朋友!」林煙媚斬釘截鐵的說道。

那個男人幾乎都要被林煙媚的態度氣瘋了。

他雖然也知道林煙媚就是一個冰山美人,很少有男人能夠打動她的心,可是不管怎麼說,自己也是傳說中的高富帥,有人有錢有車,想要把對方搞到手,還是沒有太大問題的,誰知道對方竟然是油鹽不進,水火不侵,實在是太無敵了。

唐軒他們三個人剛好聽到了這番對話,把他們三個人逗得都偷笑了起來。


唐軒微微有些疑惑的說道:「小曹,這個男的聲音怎麼聽著有些耳熟呢?」

「那就是剛才給我們講課的那個趙建銘,講課水平特垃圾,就會照著課本朗讀,其他的屁都不會一點,不過他老爸是學校董事會裡面的人,所以就在這裡濫竽充數了!」曹毅俊對於這種八卦新聞簡直就是了如指掌,說起來也是頭頭是道。

「原來如此!」唐軒不禁點了點頭。

曹毅俊忍不住嘿嘿一笑,一臉陰險的說道:「老大,我早看這個趙建銘不順眼了,連我們的班主任也敢泡,簡直就是吃了雄心豹子膽。不如我們狠狠的修理修理他!」

「你們可別亂來,會惹出麻煩的!」苗思璇一欄擔心的說道。

「切,怕他個鳥!」曹毅俊很不屑地說道。

「不要說髒話!」苗思璇狠狠瞪了他一眼。

「啊,大嫂饒命,我以後再也不敢了!」曹毅俊舉起雙手,做出投降狀。

苗思璇對於曹毅俊這個活寶也沒有太好的辦法,只能狠狠的瞪了他一眼。

唐軒對於這個趙建銘也沒有任何的好感,畢竟像林煙媚這樣的冰山美人也只能屬於自己,他算哪根蔥?他眼珠子滴溜溜一轉,道:「你想到什麼好辦法沒有?」

「暫時還沒有,不如我們找幾個小混混,在學校門口狂揍他一頓,要不就是逼他吃屎,如何?」憑藉曹毅俊的智商,似乎也只能夠想到這種水平的餿主意。

唐軒的嘴角微微勾起,形成一個弧度,然後把自己的主意低聲說了一遍。

「老大,你果然無敵,太厲害了!」曹毅俊一臉驚嘆的失聲道。

「你的腦袋裡面裝的都是什麼?連這樣的主意都能夠想的出來!」苗思璇也驚訝的說道。

本文來自看書罔小說

… 唐軒看到他們兩個人驚訝崇拜的眼神,不禁偷偷一笑:「別崇拜哥,哥只是一個傳說。」這種整蠱人的小把戲,又算得了什麼呢?當初自己和隊友可是大鬧歐洲和非洲六七個國家,把那些國家的特種兵玩的團團轉,結果最後也沒有抓到自己幾個人的蹤影。

曹毅俊伸出大拇指,連連讚歎道:「老大,我發現選擇跟你混實在是太英明了,你簡直就是超級無敵奧特曼和柯南的結合體,又聰明又勇猛,太刺激了。」

「少廢話,趕緊行動!」唐軒賞給他一個暴粒,沒好氣的說道。

「尊敬,阿sir!」

曹毅俊很誇張的敬了一個禮,然後他們三個人偷偷溜到一個角落,就連平時很少胡鬧的苗思璇此時也是面頰通紅,似乎多了幾分偷情般的刺激和興奮,呼吸都比平時急促了許多,對這種事情非但沒有制止,反而還有幾分躍躍欲試的意味。

曹毅俊在東海市還是擁有著不小的人脈和關係,所以他只是打了一個電話,簡單布置了一下,便一切都ok了。他打完電話之後,用右手摩挲著自己胖乎乎的下巴,道:「老大,要等他們過來似乎還要一點時間,我們總不能讓趙建銘那個混蛋閑著吧?」

「哦?那你想要做什麼呢?」唐軒一臉好奇的問道。

曹毅俊揚了揚自己的手機,嘿嘿直笑:「當然是好好和他玩一玩了!」他說著這句話的同時,已經開始撥打趙建銘的電話號碼。他來東海大學已經有半年多,想要知道趙建銘的手機號碼,並不是什麼難事,更何況趙建銘喜歡泡女學生,經常把自己的手機號碼告訴其他人。

誰知道唐軒一把搶過他的手機,直接掛掉了。

「老大,你這是要做什麼?」曹毅俊一臉驚訝的說道。

唐軒只是用他的手機胡亂摁了幾個鍵,然後又還給了他,笑著說道:「這樣就可以了。」

「老大,你不會是浪費我的手機流量吧?我裡面只有三萬兆流量,經不住你浪費的!」曹毅俊開玩笑的說道。他怎麼說也算是一個富二代,區區一些流量,還是不會放在眼裡的。

「我只是稍微把你的手機加了一點東西,這樣的話,他就是想要查找你的手機號碼,也查找不到的!」唐軒雙手插在褲兜裡面,似笑非笑的說道。

「什麼?你在我的手機裡面加了一點東西?」曹毅俊驚訝的差點把下巴掉在地上。

他自然知道現在有些手機是加了密的,可以封鎖住裡面的信息,即便是公安局的人想要查找這部手機的來源,也必須擁有一定的權利,可是這都是高科技的東西,他怎麼懂呢?

他當然不知道唐軒他們的手機都是經過特殊處理的,除了華夏國最頂尖的幾個人知道他們手機裡面的信息之外,其他人根本就沒有辦法破解掉那個密碼,而且就連m國和r國許多先進的科學家都在這方面做過努力,可惜一直都沒有成功過。

唐軒也只是從中學到一點點皮毛,自然沒有辦法和自己以前的手機相比,但是憑藉趙建銘的能力,想要查到這個手機號碼,恐怕沒有個一兩年是不行的。

就連苗思璇也用一種怪異的眼神看著唐軒,彷彿看著一個千年老妖怪。

曹毅俊看到唐軒沒有任何解釋的意思,也就不再詢問,繼續撥打趙建銘的手機號碼。

趙建銘這個時候還在辦公室裡面纏著林煙媚,似乎對方不答應和自己一起吃飯,就一直纏著對方。他這個辦法對於其他女人來說,或許還有些用,但是林煙媚性格冷淡,對於男人有一種極度厭惡和煩躁的感覺,又怎麼可能答應他呢?而且他越是表現的這樣,也越讓林煙媚產生極度的厭惡,恨不得一腳把對方踹到辦公室外面。

「老公,老公,小三來了,萌萌噠……」

趙建銘的手機忽然響了起來,而且還是如此另類的音樂,而且那個女人的聲音又嗲又嬌,簡直和呻吟差不多,讓他面紅耳赤,羞愧萬分,恨不得找一個洞鑽進去。

他原本也覺得這個聲音過於什麼,便想著換一個比較正常的鈴聲,可是一時之間又找不到太好的,便一直都湊合用著,誰知道會在這個關鍵時候響起來呢?

果然,林煙媚聽到這個聲音之後,黛眉微蹙,看著他的眼神裡面充滿著無窮的厭惡和反感,就彷彿是一堆狗屎一般,幾乎都要嘔吐了。

趙建銘手忙腳亂的把手機拿了出來,一邊解釋道:「林老師,你聽我解釋,其實,其實這個手機鈴聲不是我自己設置的,是李老師幫我設置的,你也知道,我們幾個男同事之間都喜歡開玩笑,誰知道他給我設置了這麼一個鈴聲,我也是第一次聽到,唉,這個鈴聲也太什麼了,我一會就去說說他……」他都不知道自己這個借口有人信沒有,反正自己不會信的。

「和我有什麼關係?如果你沒有其他事情的話,請你出去吧!」林煙媚全身都散發著一股冰冷的氣息,比剛才還要冷淡幾分。


「我,我……」趙建銘也看出對方一臉的不滿,心裡更慌了,他看了看自己手機上面的來電顯示,便忍不住愣住了。因為上面只顯示著來電提示,卻沒有顯示對方的手機號碼,這也太古怪了吧?不過他還是飛快的接通,說道,「喂!」


「銘銘,你怎麼還不出來呢?人家等你都等得心急了!」那邊忽然傳來一個很嬌媚的聲音,卻讓人聽著有一種嘔吐的感覺,主要是那個聲音實在是太噁心了。

趙建銘臉色瞬間變白了。

因為自己手機的聲音很大,所以就連林煙媚都聽的清清楚楚。

自己剛才在林煙媚面前還能夠保持一點點的形象,現在卻徹底變成了一個小人。

你妹的,這到底是誰?為什麼要這麼坑自己呢?

「你,你到底是誰?我根本就不認識你!」趙建銘又急又惱的說道。

「銘銘,你,你這是什麼意思?難道你是那種穿起褲子就不認人的人嗎?昨天晚上我們兩個人還同床共枕,魚水交融,共赴巫山,你床上的功夫那麼厲害,讓人家欲仙欲死,差點就要暈過去,難道這些你都忘記了嗎?」那個聲音充滿了幽怨,簡直就和深閨怨婦一般。

「噗嗤!」

趙建銘登時氣得當場就噴血了。

本書首發於看書惘

… 趙建銘現在真有一種頭撞南牆的衝動。

對方到底是誰?為什麼要這麼害自己呢?

趙建銘緊緊咬著牙齒,臉頰漲的通紅,彷彿豬肝一般,咬牙切齒的說道:「你,你到底是誰?我到底哪兒得罪你了?你,你為什麼要這麼對我?如果你不說出一個所以然的話,我和你沒完,你聽到了沒有?」


「小銘銘,你,你太絕情太無情了,當初你追我的時候,你是怎麼跟我說的?」那個聲音顯得更加的委屈,道,「你還說我是世界上最美麗的女人,你願意和我攜手走遍天涯海角,你還說你是世界上最幸福的男人,因為和我在一起,即便是刀山火海,你也不會畏懼,你還說山無棱,天地合,再敢與君絕。怎麼才過去短短兩個月,你就把這些話都忘記了? 社區醫生 ,就要把我甩掉嗎?」

崩潰!

徹底崩潰了!

趙建銘感覺到自己幾乎都要逼瘋了。

自己雖然利用職務之便,和幾個漂亮的妹紙發生過關係,但是這些事情都被自己處理的妥妥噹噹,沒有人知道自己以前做過什麼,為什麼偏偏有人給自己打電話呢?而且聽那個聲音,似乎有些陰陽怪氣的,絕對不是什麼美女,這樣的貨色,自己會喜歡嗎?

趙建銘有些歇底斯里的狂吼起來:「你,你這是胡扯,我從來就沒有見過你,我又怎麼可能喜歡你呢?你,你這一切都是騙人的,你,你到底是誰派過來陷害我的?我警告你,如果你再敢胡說八道的話,老子滅了你!」

他在情急之下,哪兒還顧得了自己的風度?完全就和一個潑皮無賴差不多。等到他說完這一切之後,才忽然想到什麼,急忙對林煙媚解釋道:「林老師,你,你聽我說,我,我平時不是這個樣子的,我,我只是被她氣得,你,你也知道我這個人人品最好,最注重師德,我怎麼可能做出那樣的事情呢?肯定是有人嫉妒我,故意找我茬的!」

「趙老師,我再次申明一句,你做什麼,和我沒有關係!」林煙媚幾乎是把這句話一字一字咬出來的,可見她的內心是何等的憤怒。如果說之前她對趙建銘只是厭惡和反感的話,那現在就是熊熊的怒意,因為在她看來,趙建銘就是一個玩弄女性的衣冠禽~獸。

「林老師,我,我是被冤枉的……」趙建銘幾乎都要哭了。

「銘銘,沒有想到你竟然是這麼一個人,有了新歡,就忘了舊愛,還說我是別人派來陷害你的,難道,難道你的良心讓狗給吃了嗎?有本事你殺死我,把我和你的孩子也殺死,反正有你這樣的父親,孩子臉上也不會有光的。罷了罷了,我媽媽當初已經告誡過我,說你不像是一個好男人,讓我對你多加小心一些,可是誰知道我被你的甜言蜜語所蠱惑,瞬間就墜入了愛河,把自己的一切都交給了你,這是我應得的懲罰。這是我最後一次給你打電話,我以後絕對不會再打電話騷擾你了,孩子我會默默的生下來,不過我是不會讓你見到我們的孩子,你就死了這個心吧!」那個聲音又把他咒罵了一遍,便掛掉了電話。

趙建銘看到終於掛斷了電話,好不容易長長舒了一口氣,卻發現林煙媚兩個眼眸裡面閃爍著冰冷的寒光,直勾勾盯著自己,彷彿要把自己看透一般。他立刻想起剛才那個電話最後的一句,登時驚得冷汗直流,渾身直哆嗦。

麻辣隔壁的!

這到底是誰在陷害自己?這一招也太狠了吧?

只是一個電話,就把自己描述成一個拋妻棄子的衣冠禽~獸。這樣一個男人,還有女人會喜歡嗎?以後在林煙媚面前還有一點機會嗎?

「林老師,我,我真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趙建銘緊緊咬著牙齒,大聲說道,「肯定是有人嫉妒我的才華,才故意往我身上潑髒水。如果讓我找到那個電話是誰打來的,我肯定不會放過他的。」他查了一下自己的手機,卻想起剛才那個電話根本就沒有顯示號碼。他臉色瞬間變得極其的難看,自言自語道,「這到底是什麼人做的?」

林煙媚看見他還在這裡演戲,便冷冷的哼了一聲,連話都沒有說,便離開了教室。

「林老師,你,你等我,你聽我解釋……」趙建銘登時慌了,急忙追了過去,想要和對方解釋一番,可是他支支吾吾了半天,也說不出一個所以然。

不過他們兩個人此時來到校園裡面,周圍還有很多剛剛下課的學生,所以趙建銘也不敢做出太過分的事情,只能跟隨在對方的身旁。

「小銘銘,你終於下課了,人家在這裡都等你半個小時了!」

趙建銘和林煙媚剛剛走到學校門口,便看到遠處跑來一個胖乎乎的年輕女孩子,大約有二十五六歲左右。這才是典型的水桶腰,腰圍在三尺一左右,上下一般齊,完全沒有女性那種凹凸有致的身材,體重大約有二百五十斤左右,而且滿臉的麻子,簡直是不堪入目。


「你,你是誰?」趙建銘嚇得魂飛魄散,弱弱的問道,心裡隱隱有些些很不好的預感。

這個女孩子看到趙建銘之後,心情十分的激動,就像是一輛坦克,直接就朝著他碾壓了過來,有好幾名學生根本就來不及躲避,便被她撞到了一旁,不停的慘叫了起來。

「哎喲,哎喲,你這是做什麼?你趕緊放開我!」

這個女孩子衝到趙建銘的面前,張開雙臂,把他抱了起來,差點就扛到肩上,還一臉開心的說道:「銘銘,你好幾天都沒有請人家吃飯了,人家,人家今天好開心好激動哦,人家今天上午光化妝就化了兩個多小時,你看人家現在是不是美美噠?」她還做出一個自認為很萌的表情,結果當場二三十名男生立刻吐的是稀里嘩啦。

趙建銘雖然平時也經常鍛煉身體,為自己泡妞做好最基本的努力,但是在真正的實力面前,自己那點力氣根本就起不到任何的作用。他拚命的想要從對方的懷抱裡面啊掙脫出來,可是對方的兩隻大手猶如鋼鉗一般,死死抱著他,讓他連動都動彈不得。他一臉憤怒的說道:「你,你到底是誰?我,我根本不認識你啊!」

那個女孩子臉上抹過一點羞澀,道:「小銘銘,人家是你的小甜心,只是稍微化了點妝,你怎麼就不認識我呢?難道人家現在比以前更美了?其實人家也在一直追求進步的。」

本部小說來自看書罓

… 這個女孩子本來就很肥胖,長得又十分的難看,二十多歲的年紀,看起來像是三十多歲的大媽,穿著打扮又很顯土氣,卻偏偏非要裝出這種清純嬌氣,天然萌呆的樣子,頓時讓周圍很多圍觀的學生感覺到一陣陣的反胃,想要嘔吐,可是剛才已經吐過了,沒有東西可吐了。

「哇塞,沒有想到趙老師口味這麼重,連這樣的小妞都敢泡!」

「是啊,我估計那個小妞都能夠當他媽咪了!」

「人家那是戀母癖,不行嗎?」

「趙老師這次也太飢不擇食了吧?白白浪費了那張臉!」

……

那些圍觀的學生都忍不住紛紛議論起來,大部分男生都有些幸災樂禍的意思,明顯對於趙建銘平時的所作所為表示十分的不滿,而很多女生則是流露出一抹失望的表情,原本還對趙建銘動過芳心的,現在統統都化成空氣了。

趙建銘哪兒還看不出這是有人故意整自己呢?可是這個人的手段也太奇葩了吧?連這樣的邪招都能夠用的出來,先是給自己打電話,然後又找這麼難看的女人,這讓自己以後還如何繼續在東海大學混下去呢?他越想越生氣,對於那個幕後兇手表示極大的憤怒和惱火,如果對方現在就站在自己面前的話,自己非要狠狠狂揍對方一頓不可。他緊咬著牙齒,大聲說道:「你這個醜八怪,你少在這裡胡說八道,我根本就不認識你,你找錯人了!」

那個女孩子聽到他這句話之後,先是一愣,緊接著便痛哭流涕的說道:「小銘銘,你,你這是為什麼?難道我對你不好嗎?我自己每個月五十萬的零花錢都捨不得花,全部都給了你,還幫你買名牌西裝,買皮包,買皮鞋,可是我呢?我穿的戴的,都是最便宜的,為什麼你要對我這麼無情呢?難道,難道就是因為我沒有辦法給你生孩子嗎?可是我們才發生過四五次那種關係,又怎麼可能懷上孩子呢?只要我們多來幾次,一定能夠懷上的。」

「哦,原來如此,果然是衣冠禽~獸,道德敗類!」

周圍很多人都擺出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看著趙建銘的眼神更是多了無窮的鄙視和厭惡。在他們的眼裡,趙建銘已經變成一個吃軟飯的小白臉,而是還是那種走一路吃一路,從來不在一個女人那裡多停留一個晚上。至於這種人,也有一個稱呼,那就是「牛郎」。




秦小雙在樹上看到周楓和兩個黑衣人侃侃而談,也就稍微放放鬆了下來。

Previous article

馮德全說道:「我師叔說的好,你大可以將這次的行為看做是資助寶仙道觀,我們可以成為合作夥伴!」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