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眨眼!

楊虎低頭扒了口飯,散去身上的殺機:「你爹要死了。為你送死,無論是什麼原因,你會感激嗎?」

柳四的身體在顫抖!

他能感覺到楊虎身上凌厲的殺機。

柳大把子的身體也在顫抖!

老頭能感覺到楊虎剛才,的確有殺了老四的殺機。

他要護犢!

旁邊的慕容羽心驚膽寒的看著這一幕。

她的心中只是在想,楊虎能當著柳大把子這個蠻牛百戶殺了柳四?

楊虎慢慢吃著碗里的菜肴,對柳四問道:「你是不是覺得我剛才在嚇你?」

柳四面上不敢反抗,心底雖然有驚駭卻是不以為然。開口說道:「柳四對城主大人忠心耿耿,家父也一樣。」

楊虎眼中露出几絲不屑,輕輕搖頭:「知道為什麼我能把臨城託付給你爹?」

柳四點頭:「信任!」

楊虎展顏一笑:「那裡來的信任?」

柳四微微猶豫了一下:「城主對我爹的了解……」

話語有些虛弱。

楊虎點頭笑道:「你知不知道剛才你爹身上升起的殺機,是對誰?」

楊虎的這疑問,不止柳四愣了,慕容羽也愣了。


柳大把子微微偏了偏。

看著柳四眼中浮起的不可置信,楊虎肯定的點頭:「他是殺機鎖定你了,只要你有異動,就會被你爹斬殺當場!」

血腥,無情,似乎瞬間把柳四擊垮。

柳四看著偏過頭去的柳大把子,面上蒼白無血!

楊虎端起碗吃了一口,又拎起特意讓慕容羽帶來的酒壺灌了一口。

「因為你爹除了你,還有五個兒子。懂不?他不為你,犧牲了你,還能為剩下的五個兒子謀福利。」

楊虎的話,殘酷得讓一直靜立在旁邊的張艷都於心不忍。

柳大把子面無表情,柳四的心不斷向下沉去。

慕容羽則是心驚膽戰!

楊虎慢慢咀嚼著一塊三線肉,油膩從他嘴角滑出,就彷彿魔鬼吞噬常物的血腥。

柳四身上散發出一股死氣!

楊虎淡淡的嘆了聲,看著彷如死人柳四:「我之前說過,你到了這個位置,會承受很多別人不能理解東西。現在不過是其一!」

柳四機械的點頭。

楊虎臉上露出几絲猙獰,單身說道:「毒狼,你以後就貼身保護柳四。要他死,除非你先死!」

空曠的房屋裡,傳來一聲飄渺的聲應答:「是!」

張艷面上湧起一陣紅潮!

多久了,自從上次見到楊虎把毒狼折磨成了廢人,自己就再沒見到過他。

張艷放肆的對著空曠的屋脊慘笑道:「毒狼毒狼,你出來見見我。」

屋子裡一片寂靜。

直到楊虎輕輕點頭。

空曠中傳來毒狼的聲音:「姐,我很好,城主大人對我也很好。」

沒有說再見,沒有道別! 柳大把子會不會對柳四齣手,誰也不知道。


楊虎用血淋淋的教程,給慕容羽,張艷,柳四上了一課。

「不要把任何事情都想得太過美好。要有面對殘酷結果的堅強。做事之前一定要深思熟慮,這就是你們今天要學會的。」

他最後說了幾句總結,繼續扒飯。

柳大把子這才上前躬身說道:「副城主已經到了大營。正在為了你不請他來參加任命的事情,大發雷霆!」

楊虎搖頭:「得了吧!他無非就是想見見蘇夫人!你請蘇夫人去見見他。這小子……」

抬頭看向面帶失落的張艷,楊虎淡聲說道:「你還是不要見毒狼了,他很好。」

「是!」張艷低聲應道。

楊虎幾口吃乾淨碗里的飯對他們揮揮手:「從明天開始都不用過來了。我要閉關院子里不要讓人進來,羽兒,飯菜也不用送來了。老柳你那邊把訓練的事情準備好,我出關之後就開始。」

「是!」

柳大把子應道。

慕容羽上前收拾了碗筷,離開書房。

……

唐小帥恐怖戰鬥力帶來的衝擊,幾乎讓楊虎沒有翻身的機會。

如果不是楊虎骨子裡的硬氣,當天就很有可能跪在那裡。

面對至強的武力,技巧不堪一擊。

用兩天時間調整傷勢過後,楊虎覺得有必要淬鍊一下龍象之力和招式的配合。

無論功法,還是招式,楊虎所知的一大堆,但是要把龍象之力融入這些所學中,卻並不容易。

發力的方式,招式的連貫等等,所有這些都需要從頭練習。

眾人退出書房的院落之後,楊虎也除下外套,吃著魁梧上身,來到院中。

城池系統按照楊虎的心念,整合這兩天從他記憶中掃描收集出來的招式武學。

把畫面投射到楊虎的腦海中,楊虎準備再一次融合創新自己的武技。

現世中,身為殺手之王的楊虎武技所走的路線是註定的,更多偏向於陰柔,偏向於隱秘的一擊必殺。

但是在這裡,楊虎心底的血性一再被激發。

他手中很多的秘技,都不太適合兩軍對陣。

不過也有好事,那就是龍象之力的出現,這個城主專屬的功法,強悍得超乎想象,招式秘技楊虎不缺,有了龍象之力作為支撐,剩下的只是整合調整武技的方向了!

他已經有想法了,剩下的只是看城池系統能不能為他帶來新的驚奇。

看著眼前閃動的各種武技,正在緩緩出招。

足足有數百種之多。

楊虎對城池系統下令道:「武技整合!拆分招式,以冷兵器步戰,馬戰為主導,專註氣勢,殺機,破壞力,進攻,防禦……」

隨著楊虎的心念轉動,他眼前投射出的各種武技影像,開始一一被拆分,城池系統也開始發出陣陣閃爍的紅光:「武技重組中……讀取數據開始!」

楊虎坐下等待,運轉起龍象之力繼續淬鍊。

……

懶洋洋的坐在點將台上,羅江看著校場中正在訓練的兵卒,心中滿不是滋味。

那紈絝簡直是好手段啊!

老子辛辛苦苦培養出來的親信,被他幾個動作就忽悠得屁顛屁顛投向他那邊去了,還不帶回頭的。

但是想起羅軍給自己講解,當天楊虎身負重傷率眾幹掉慕容雲天時的雄姿,羅江撇嘴:「勇武之力,無人能及……」

他說著狠狠一拍扶手,仰天長嘆:「老子就是差了這點,才被他踩在腳下。悲哉,悲哉啊!」

羅江也不想想自己那身肥肉……

一名兵卒快步跑到點將台下,對羅江稟告道:「副城主大人。柳軍團長已經請著夫人進了大營,請你去一見。」

「娘親來了。」

羅江立刻跳了起來,急急忙忙往台下跑去。

羅江急匆匆走進自己的營帳,蘇婉蓉正在大量這頂嶄新的營帳,看到兒子氣喘吁吁的跑進來,蘇婉蓉眼中露出几絲淡淡笑意。

對兒子輕搖臻首道:「這麼大的人了。做事好毛毛躁躁的。」

羅江滿臉笑意躬身行禮:「母親大人!我這不是怕楊虎那個紈絝刻薄了你,要是母親大人有什麼閃失我弄死他去。」

蘇婉蓉笑著搖頭上前幾步拉著羅江坐下,秀目中透出几絲慈祥打量著羅江。

羅江被母親的目光看得心底有些發寒,急聲道:「母親,怎麼了?」

蘇婉蓉笑道:「就是想好好看看你。我的兒子長大了!」

她的一聲長大了,讓羅江心中泛起几絲酸楚。

羅江是張大了,能體會母親的用心了。

「江兒,你對楊虎的態度已經決定了是嗎?」蘇婉蓉輕輕問出一聲。

聽到母親問道,羅江眼中微微露出几絲猶豫,隨即點頭應道:「只要能換取母親大人的安全,縱使孩兒不要這城主之位。」

雖然只是確認羅江的心意,蘇婉蓉心底也泛起來几絲難忍:「母親拖累你了。」

羅江獃獃看著母親眼角的魚尾紋,低下頭久久:「楊虎囂張霸道,卻是孩兒所能放心之人,臨城落蠻兩城兵卒已經整合,希望以後在他率領之下變得越來越強大。」

「那紈絝做事總是出乎意料,卻是一步一個腳印。這麼短的時間,我就能看到就連羅軍他們也在為之改變。就這一點,就不得不讓我佩服。」

羅江沉吟道:「這次我過來,就是準備著手管理兩城的布局。按照楊虎的計劃,我們的城池將會以落蠻,臨城為基礎。打通兩城間百里地域,從開發注重農業開始,重新塑形,以招募更多周圍百姓加入。」

直視著母親眼中的驚訝,羅江繼續說道:「說實話,我看到他計劃的時候,也被嚇了一跳,如果按照這個計劃實施下來……那麼臨城以後將會有不可預見的強大。」

「楊虎說,這只是我們帝國的兩個省。所有城池的擴張,將會按照逐城,逐省的方式連接在一起。開拓我們的疆土!」

說實話,蘇婉蓉從來沒見過兒子對任何一個人會表露出這樣的心悅誠服,她到臨城這段時間,自然也在暗中觀察楊虎和他身邊人的不同。

那些細微的變化也著實讓她心驚。

也令她難以想象,為什麼楊虎那樣的紈絝,行事方式會這樣不同。

腦海中閃過所見的種種,蘇婉蓉輕輕對羅江點頭:「既然你已經決定了,那麼我就用我手中最後的力量再推你一把!這些東西,現在正是楊虎所缺的,他應該不會拒絕。」

羅江知道母親說的是什麼!

他這次來,其一的目的,也正是想說服母親把從顏家帶回來的消息,交給楊虎。

羅江點點頭,輕聲把楊虎對自己說過他那個兄弟故事對著母親講述起來……蘇婉蓉驚訝的眼睛,爭得越來越大! 軍團已經成立!

在楊虎沒出關之前,虎賁和粉紅的訓練,都由柳大把子帶領四位副軍團長一手抓。

訓練的科目和之前一樣,極限的負重,極限的揮刀,極限的體能挖掘等等,當然,還有令大部分兵卒興奮的龍象之力。

新晉落蠻城那邊過來的兵卒,和粉紅軍團的娘子軍,正端坐校場中。

柳大把子帶著四位副軍團長,正在為他們講解龍象之力第一層的口訣。

並非無的放矢,有了慶奎,孔武等炮灰的實踐,柳大把子更是從中整理出了適合兵卒修行的方式。

這些算是新兵的兵卒,早晨就是在校場修行龍象之力,中午則是跟著大隊練習體能,下午晚上又是龍象之力。

沒有人覺得苦,因為他們看到別人苦過來之後的收成。

雖然前期臨城那些學習了龍象之力的兵卒,並沒有全部進階,但是經歷了幾次戰火的洗禮之後,這些看似普通的兵卒身上流露出了不一般的氣勢。

這是連柳大把子也沒有見過的改變。

帶來的,當然是欣喜。

就如同楊虎所說,一棟樓房,無論要蓋多高,最重要的還是它的根基,只要打下了堅實的根基,最終,這些兵卒都很有可能從中脫穎而出。


大營中兵卒不停歇修行時。

剛剛榮升城池總管的柳四,也在外面忙碌著。

軍團改制,新兵種刀盾重甲兵,長槍兵,連發弓弩手的出現,意味著需要定製大量的兵武。

柳四帶著幾名所屬城主府的下屬,正和商戶聯盟一家家的商談。

購買所需的鐵錠,煤介,鍛造所需的材料。


南天門?!

Previous article

秦小雙在樹上看到周楓和兩個黑衣人侃侃而談,也就稍微放放鬆了下來。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