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南天門?!

孫悟空一愣,想起了自己師傅講課時曾提起過南天門的事情,

只不過孫悟空當時醉心於修鍊長生不老的仙法,

哪裡會有心思與時間去琢磨什麼仙界地理常識呢?

太白金星見孫悟空依舊沒弄明白,便是繼續解釋道。

「大王,南天門乃是連接人間界與天庭的重地,能夠直達玉皇大帝的凌霄寶殿,更是有實力超然的仙家武神鎮守,威懾妖孽盪除異邪!只有領著玉帝的法旨,才能進出南天門!」

「噢?!原來如此!」孫悟空漏出一副瞭然的表情,

說的直白一點兒,南天門就是天庭的正門!

為了維護南天門的治安,玉帝還是請了一堆厲害到頂天的保鏢。

據楚蕭所知,負責看守南天門的仙家武將,不僅有四大天王,千里眼順風耳,還有龐,劉,苟,畢,鄧,辛,張,陶等一路大力天丁。

不誇張地說,平日里就連一口仙氣都別想從南天門遛出來。

「既然如此那就快些帶俺老孫上天吧!俺老孫已經等不及想瞧一瞧天上的光景了!」

孫悟空一臉的猴急,一方面確實是想見識一下天庭的光景,

一方面卻是為了能夠儘快的與一起完成之前定好的計劃。

逆天改命!

此刻的孫悟空已經不再是懵懵懂懂肆意讓天庭與佛界之人玩弄與揉捏的孫悟空了!

此刻的孫悟空在楚蕭的幫助下,有了對自由更深刻的渴望,

為了不走上被他人操控,慘死於真假美猴王事件中,

孫悟空便是要與楚蕭一起反了這天庭,亂了那佛界。

讓那些將自己看做棋子的神佛們都瞧一瞧,

誰才是真正的螻蟻!

孫悟空心中暗暗念道,突感後腦勺一陣麻疼,

顯然是化為猴毛的楚蕭將孫悟空從失神的狀態下拉了回來。

「悟空,別動殺氣,小心被太白金星瞧出來,我們這一次來的目的可是不會魯莽行事。」


楚蕭的聲音幽幽傳入孫悟空腦海,

令孫悟空立刻回過神來,好在太白金星並沒有發現孫悟空的異常,只認為孫悟空是有感生情,在思念哪一隻母猴子。

太白金星下意識地接過這一茬事,點頭回道,「大王莫急,請隨我來!」

只見太白金星駕起祥雲扶搖直上九萬里,穿過層層雲霧,直衝九霄。

不多會兒便是與孫悟空一起來到了南天門外,

只見南天門外紫氣環繞,金光萬道滾滾來,瑞氣千條織成海。

碧沉沉的琉璃令南天門如寶玉裝成,金碧輝煌,

門外依次站擺著數十員鎮天元帥,一員員頂梁靠柱,持銑擁旄,著金甲軟鎧,威嚴聳立。

楚蕭躲在孫悟空後腦勺的猴毛里,雖無法親眼看到所謂的南天門與門外武聖,

但是通過氣息感知,也大部分確定了鎮守南天門的武將都是哪些人物。

一群無需在意的小角色,根本不值得引起楚蕭刻意針對。

太白金星將玉皇大帝的法旨遞於守門仙將,

仙將神眸一掃,確定無誤便是准許了太白金星與孫悟空進入南天門。

「這便是那隻鬧地府,擾龍王的妖猴?!」

「噓!禁聲!以我之見事情絕不簡單,」

「為何?!兄弟有何高見?」

「這千年來,你可曾見過有生面孔上天受封?尤其是惹了事端的妖邪?」

「未曾見過?」

「你再看此猴修為,仙氣繚繞,靈氣精純,靈韻不凡,絕對師出大家,下界妖邪怎能與其相比!」

「你意思?!」

「這猴子可能上面有人。」

「····」

眾仙家武將一沉沉默,都是默契地不再議論,

天庭水深,有的時候點到為止,即為佳。

而眾仙家武將不由的對孫悟空高看了一眼,

如果孫悟空真的上面有神,


那麼,孫悟空的未來勢必不可限量,

有心思的神將們不由地在心底暗道,「平日有閑,私下裡多走動走動吧!這樣的仙二代必須多結交結交!」

且說太白金星與孫悟空過了南天門,便是直奔玉皇大帝的凌霄寶殿而去,

此刻的玉皇大帝與各路仙家已經得到消息,在寶殿中等候許久。

就在太白金星沒有察覺的時候,


只見孫悟空後腦勺閃過一道流光,急速遁去隱秘了蹤跡,

顯然,變化成猴毛的楚蕭依照計劃離開了孫悟空,根據輪迴黑蓮的反饋,向著天庭內藏匿佛骨舍利子的地點而去。

鬥牛宮!

這裡便是輪迴黑蓮感應到的下一個佛骨舍利子藏匿之地,

想要到達鬥牛宮,必須進入南天門,再穿過二十八星宿居住之地。

鬥牛宮對於天庭來說也是十分重要的,

根據楚蕭的理解,這裡便是天庭的軍事區。

鬥牛宮外不僅駐紮著無數天兵天將,還是二十八星宿的居所,

原劇情擒住孫悟空后,便是在鬥牛宮外對悟空施以極刑。

鬥牛宮內乃是玉帝議論軍機要事,宣布重要決定的地方。

所以,天庭上有一句話,叫做奪了鬥牛宮便是奪了凌霄寶殿,便是奪了玉帝的天庭。

可見鬥牛宮在天庭的地位多麼重要。

根據楚蕭體內輪迴黑蓮的感應,那座鬥牛宮內便有些佛骨舍利子的氣息,而且還不止一顆。

但是,當楚蕭潛到鬥牛宮附近的時候,

問題來了!

整個鬥牛宮被施加了極為強大的禁制,更有天兵天將列兵巡邏,監控四周異樣。

楚蕭雖然能直接以武力破除禁制進入其中,

但這麼做動靜實在太大,勢必會召開天庭反抗,影響到接下來的計劃。

可是要想悄無聲息的潛入鬥牛宮,

楚蕭一時間還真做不到。

暗物質雲計算機解析禁制需要時間,這不是一時半會兒的功夫。

「看來,佛骨舍利子的事情只能再等時機了!」

楚蕭打定主意便是化為一道流光消失在鬥牛宮之外。 聖武士動了一下嘴,卻沒有說出話來,手臂僵硬,勉強抬起來,指著不遠處的判魂魔。

神術師煩躁的說道:「有什麼好看的,現在就撤……」

剛說到這裡,神術師順著聖武士的手掃了一眼那面,當他看到那面的情況的時候,也和聖武士一樣,一句話都說不出來,驚愕的看著,忘記了正要逃離晨光之神的神殿。

身軀高大的判魂魔正在施展惡魔衝撞,撞向姜君明。而他卻強行停止了惡魔衝撞,手臂上燃燒起來一層淡淡的黑紅色的火焰,不管判魂魔如何去拍打,去咒罵,那層火焰一直在若有若無的燃燒著,彷彿要燒到他的靈魂裡面,煉化一切。

一點一滴的濃黑的液體在判魂魔的身體里被蒸發出來,很快,判魂魔就已經被一層濃濃的黑色氣息包裹起來,與此同時,一道道治療神術的光芒出現在判魂魔的手臂上。

他……那火焰……治療神術……

不管是小普萊斯還是普萊斯主教,亦或是聖武士、神術師都驚愕的看著眼前發生的這一切,無法相信自己看到的竟然是真的。

判魂魔竟然在一個少年見習神官的一級治療神術下受傷了!而且極為狼狽!這怎麼可能!

淡淡的黑紅色火焰像是隨時都會熄滅一樣,可是偏偏就不熄滅,像是活物一樣纏繞在判魂魔的手臂上,而姜君明也不趁著這個機會逃走,治療神術的光芒不斷出現在判魂魔的身上。順著火焰燃燒的時候給判魂魔帶去的傷痕進入到他的身體里。

眼前的這一副場景讓所有人都結語,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

「他……他……他沒有神術冷卻時間嗎?」神術師愕然的看著姜君明施放的治療神術,說道。與其說是詢問。還不如說是自言自語。作為一名神術師,他怎麼會不了解神術冷卻,可是姜君明接連不斷的施放著治療神術,完全罔顧了神術施放時候的冷卻時間。

他是怎麼做到的?神術師無法形容自己的感覺,難怪費萊昂洛斯家族的族長大人在自己來之前反覆的叮囑自己,一定要照看好這個小傢伙,但不要去刻意結交。家族有其他的辦法。神術師也知道,在暮色城裡面興建的那座關懷女神的神殿完全都是費萊昂洛斯家族出資,幾乎是不惜工本。

對此。神術師在暮色城的時候表示不理解。就算是那名關懷教會的少年見習神官有許多的傳說,甚至有人說晨光教會的大主教在銀月城的主神殿邀請他改信,加入晨光教會。但神術師還是不相信,再怎麼強。他畢竟還只是一名見習神官。

可是看到眼前發生的這一切之後。神術師知道自己錯了,錯的很離譜。無視了神術冷卻時間的少年神官……而且更不符合情理的竟然是他用的還是一級的治療神術!

要是自己……用三級凈化神術,不!哪怕只是三級治療神術,這時候判魂魔已經受到了很重的傷害了吧。

正義教會的聖武士也驚愕的看著姜君明,在從前,聖武士知道這是個被關懷女神眷顧的少年神官,有一些稀奇古怪的治病救人的辦法。可是他從沒有想到過這個少年見習神官在戰鬥中竟然也有如此強悍的戰鬥力。

那可是一隻判魂魔啊!而且判魂魔手臂上的火焰是怎麼回事?能傷害到判魂魔的火焰?那火焰不是白色的,黑紅色的火焰看上去更像是地獄中的魔鬼的火焰。這都是怎麼回事!

姜君明沒有注意到不遠處的人們正在看著自己和判魂魔戰鬥,在羽蛇衝上去的一瞬間。姜君明便背靠著癱倒的牆壁站著,心裡隱約有些期待。雖然自己已經從剛剛那種一幀一幀的畫面之中出來,但是那時候的感覺姜君明卻記得很清楚。以後再戰鬥的話,或是現在的戰鬥的話,姜君明知道自己能把治療神術變成一柄長劍,刺入對面惡魔的身體里,但是前提是要先對他造成足夠的傷害。

羽蛇隱身,衝到判魂魔的身邊,纏繞在判魂魔的手臂上。在羽蛇和判魂魔剛剛接觸的一瞬間,羽蛇身體上黑紅色的光芒馬上開始把判魂魔的手臂點燃。

姜君明隱約覺得自己找到了什麼,可是又不知道到底是什麼。對面的惡魔已經停止了惡魔衝撞,瘋狂的吼叫著,像是瘋了一樣。姜君明把腦海里想為什麼的念頭都揮去,這次機會自己一定要把握住,要不然的話後果不堪設想。

一道道治療神術匯聚成一柄劍,神術的光芒就像是長劍鋒利的劍刃一樣,順著被羽蛇身上黑紅色的光芒燒破的鱗片縫隙刺入惡魔的身體里。

羽蛇纏繞在判魂魔的手臂上,撕咬著判魂魔的身體。但除了它身上的火焰外,羽蛇並無法帶給判魂魔實質性的傷害。

但這一切都已經夠了。姜君明的治療神術落在判魂魔的身上,已經開始被燒焦的手臂又被治療神術的光芒穿透,姜君明終於給判魂魔帶去了難以彌補的傷害。

判魂魔愈發憤怒,背後的雙翅「刷」的一下打開,小的不合比例看上去有些可笑的雙翼猛然伸長,就像是神術師施放的「天使羽翼」的防護一樣,要擋在自己面前。姜君明的眼睛眯了起來,認真的觀察對面惡魔的動作,防備著他再次爆發出來之前晦暗的七色彩虹的力量。而且姜君明在盯著對面的惡魔,等他後背的傷口露出來,自己再次給他致命的傷害。

可是姜君明猜錯了,判魂魔並沒有用雙翼遮擋自己被羽蛇纏繞的傷口,左側的翅膀忽然從身後如刀一樣抬起來,在齊肩的位置。「刷」的一下落下,直接切斷了被羽蛇纏繞的左臂!

自殘?呃……姜君明想要用神術攻擊判魂魔受傷的地方,卻沒想到他竟然這麼決絕。一下子把羽蛇纏繞的手臂切斷,從斷臂處,無數的黑色混亂的氣息涌了出來,在黑色氣息中,判魂魔像是極為享受,又極為痛苦,痛並快樂著的狀態。身體在氤氳扭曲,整個身體都幻化做黑色的氣息,融在月光城周圍黑色的霧氣中。

連落在地上的那條手臂都變成黑色的氣息。被黑紅色火焰沾染的部分在地面上散落著,沒有飛起來,其他的都回到一團黑色之中。

羽蛇失去了進攻的目標,看著對面那團黑色的氣息。用力的撞了過去。但好像那團黑色氣息並不是在物質界似的。羽蛇鋒利的尖角撞倒黑色氣息旁,一團團黑色霧氣就開始蕩漾開,把羽蛇的攻擊化解。姜君明看到這種情況,瞬發的治療神術馬上發動。

治療神術和羽蛇的攻擊一樣,無法傷害到黑色霧氣中的那團雜亂無章的黑色混亂的氣息。姜君明見狀,連忙用精神鏈接把羽蛇召喚回來,轉身就跑,片刻都不敢停留。

對面的那隻惡魔到底是什麼。姜君明並不知道,但那隻惡魔在自殘之後。顯然正在增強著他自己的力量。姜君明可以感覺到那團黑色的霧氣中的混亂氣息正在不斷的加強,好像自己對面的惡魔正在從無盡深淵中吸收著力量。如果他再出現的時候,必然會變得更強,自己很難傷害到他。

不敢耽擱時間,姜君明隨後飛快的後退。可是姜君明還沒有離開那堵破爛的牆壁的時候,借著羽蛇的視野就看到了在自己身後黑色的霧氣「轟」的一聲炸開。爆炸的聲音沉悶,一圈圈濃黑卻又駁雜不純的黑色氣息向四周擴散,一團小小的蘑菇雲在黑色氣息所在的地面上冉冉升起。

蘑菇雲還沒有完全迸發出來力量,便再次匯聚,好像中間有什麼存在拚命的吸收著蘑菇雲中的黑色駁雜而混亂的力量似得。隨後,一聲暴躁的吼叫聲從黑色氣息中傳了出來。姜君明感覺自己周圍的空間都在不斷的顫抖,彷彿要被這一生吼叫破碎掉了似的。

姜君明的腳踏在堅實的地面上,地面隨著惡魔的吼叫開始顫抖,姜君明腳下一軟,好像砸在泥潭裡一樣,身子不由自主的打了一個趔趄。

光是一聲吼叫就這麼強,真要是……姜君明心裡一凜,可是還沒等他想完,他就在羽蛇的視野里看見駁雜不純的黑色氣息開始飛速的凝聚成實質。

身軀要比之前的那隻惡魔更加高大,而且身上的鱗片……如果說從前是鱗片的話,那麼這一次出現的惡魔身上就是披了一層厚重的板甲。所有鱗片都融合在一起,看上去更加堅不可摧。

「第二形態!」聖武士都沒有注意到自己正在說話,這是判魂魔的第二種形態,更為強大,而且他竟然在物質界悍然變身。判魂魔轉化形態需要多麼強大的邪惡氣息和力量的支持?

這一次的惡魔攻城,似乎要比自己想象中更加……判魂魔竟然悍然在物質界變化成第二形態,要知道深淵的混亂氣息透過位面之間的壁壘召喚來的話需要消耗多少力量!而惡魔竟然似乎毫不在意,不惜一切代價要把姜君明殺死。

這時候,姜君明傷害到了判魂魔的事情似乎已經變得並不重要了,在判魂魔變身的過程中,裁決之手小隊的所有人都意識到這次的惡魔攻城,深淵裡的惡魔似乎不惜一切代價要達到自己的目的。這不僅僅是一隻判魂魔的問題,在他身後還有什麼強大的惡魔?剛剛鄙夷的說神術不是這麼用的,那個聲音是誰?

所有人都在一瞬間的錯愕之後緩過神來,然後開始恐懼。

「撤退!」幾名裁決之手的小隊長不約而同的沉聲說道,讓那名關懷教會的少年神官拖住變身後的判魂魔,然後趕緊離開這裡,離開這座已經被惡魔的氣息包圍的城市!堅決不能在這裡再逗留下去了,要不然所有人都會死在這裡。

至於姜君明的死活,沒有人在意,最起碼和自己的生命相比,那個少年神官的死活真的已經不重要了。

姜君明感覺到自己身後一股磅礴的力量出現。這股力量混亂不堪,有時候強大,有時候卻極為混沌。讓自己根本無法判斷出來惡魔下一步要施展什麼惡魔的攻擊。

「你敢傷害偉大的拉斯萊諾大人,我要殺了你!」那隻判魂魔大聲的吼叫著,沖向姜君明。判魂魔每踏出一步,地面並沒有搖晃,周圍黑色的霧氣就像是被液化了一樣在他的腳下氤氳蕩漾,一圈圈的漣漪漾出去,像是行走在水面上一樣。


確實,他只查了血液,因為這種動物的毒查血液是最快的。

Previous article

眨眼!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