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那是歷史記錄里,葯老最後一次現身江湖。

之後數百年他都沒有現過身,江湖上都在謠傳他的故事,杜撰他的生死。但就在大伙兒都認為他怕是老死了的時候,洛東陽替友往葯谷尋醫問葯,見到葯老了。

他是如今世上唯一一個見過葯老的人,所以當他拿葯老的筆記做賭,老監事當時就拍板兒定了。

他甚至都沒問,如果洛東陽贏了他要給什麼。因為,他好歹是學城監事啊,挑個茬兒趕個人,那不跟玩兒一樣么。

這哪兒是打賭,這就是來白送的。

老監事心裡那叫一個樂呵,回到研究所就把自己過去的那幾個學生招過來了。

張三、李四、王二、麻子,這是老監事的四位高足,坊間戲言,這是學城的院監系的四大金剛。

如今也都是有數的高手,尤其是那位張三,學城登天榜的六連魁首。如今地階子弟的第一人,那是江湖上響噹噹的一號人物。

張三的劍,那在江湖上就是一塊牌子。他曾經代表學城到南天山上問過劍,連打三天,挑落天山九劍,到最後半招惜敗給了南川七。當然,那時候川七公子還未登上劍仙之位。

如今是學城學術委員會下屬執行局的局長,管的就是違章亂紀、債務催收。項目判定失敗或者犯了規矩要被清出學城了,欠下的資源就是他們來催收。

李四,那是張三的學弟,也是他的副手,執行局下面的第一執行長。張三痴迷修鍊,一般情況下執行局裡頭他就掛個虛職,主事的還是李四。李四搞不定的,才會輪到他出劍。

李四是瘦高個兒,一臉的冷峻,看著就像是一桿槍。張三則不通,他不高不矮,不胖不瘦,普普通通,大大方方,就像是個斯文書生,一身的儒雅正氣。

王二是個技術宅,發黃的面色還有點兒駝背,穿著打扮看著普通其實全身上下藏滿了機關。

麻子不是麻子,長的還挺清秀,尤其是那一雙手,好看的跟女人似的。

這倆人一個是工程院最年輕的院士,一個是醫學院的正主任醫師。

各頂個兒都是人才,也都是各自領域裡說的上話的人。尤其是王二跟麻子,學城最強的兩個領域便是工程與醫學,他們又是這兩個領域青年一代的領軍人物,加上老監事這麼個背景,話語權那是大大的有。

今兒個把他們叫來也沒別的意思,主要就是布置兩個重點工作。

一則是思奇,劍道天才那必須得搶過來,這個事兒是安排給張三的。老監事也不用多言,單是提到了那天生劍體,劍心通明,張三的眼睛就亮了。

這傢伙是個武痴,最寂寞的就是整個學城已經沒有一個能跟他論劍的人了。而且他又傲氣,那年半招惜敗給南川七,他就發了誓,下次再見南川七,一定是有一劍勝他的把握。

但這一劍談何容易,他一個人已經把自己掏空了,那一劍在他的心裡也只有個朦朧的影子,就像是被一層霧給籠著。

他要是能做到劍心通明,那層霧早就散了。

「我要立項了。」張三撂下這句話,轉身便走了。

聽見了這話,大伙兒是齊齊的看向了李四,連道恭喜。

張三要立項,那他就必須得退出執行局。他這一退,執行局裡李四就是局長了。雖然離正式認命還差個審核比試,但在王二麻子眼裡,那也就是個走過場而已。

就連老監事也是沖著李四點了點頭。跟著他又說道:「還有一個人,叫江佑一。這孩子也算是聰明,但沒有太大的天賦。」

「那好辦,交給我吧。工程院也不是所有的專業、項目都對修鍊天賦有多高要求的,聰明就行。」

王二隻當老監事這是賣獅王面子呢,大咧咧的就說了。

老監事卻搖了搖頭,他瞧了眼麻子,最後看著李四說道:「我要他在一個自然周期內,捲鋪蓋走人。」

王二就覺得自己的舌頭打了個結,話都堵死在嘴裡了,「為什麼呀?他不是獅王的學生么?」

「我跟獅王打了個賭,他走人,咱們能撈到那葯老的筆記。」老監事嘆息一聲:「雖然有點對不起那孩子,日後找機會補償他就是了。而且他就是走了,畢竟也還有獅王靠著呢,也不會太慘。但是,如果咱們醫學院能得到那一本筆記,咱們能取得多大的進步啊,能造福多少代人。」

從這裡就能看出來,這幾個人心裡其實都不算壞。

但是麻子那眼睛里可是精光閃爍,他說話那語氣都有點兒急不可耐了:「那您要我們怎麼做?要不我給他下個葯,讓他把這段日子就昏睡過去?」

老監事搖了搖頭,「咱們在規則允許之內,可以稍施手段,你那樣就有點太拙劣,太不擇手段了。」

「這樣吧,我回去跟院里的人都交代一下,就說'從執行局那兒得了消息,過兩天學術委員會要搞個嚴打嚴查裙帶關係,尤其是針對那些未經入學考試,走後門進來的。如果考驗不合格,從學生到老師到團隊一個嚴懲,執行局已經在布置清出計劃了。'這樣一來,應該基本上就沒人敢收他了。除非他自己立項,否則到時候他肯定過不了關。」

「行,我這就回去跟醫學院也布置一番,還有藝文、精武、尚道等等那幾個院,我都有熟人,我這就通知去。」

麻子撂下話,急不可耐的就跑了。

老監事瞧著麻子的背影,搖了搖頭,嘆了口氣。

「這孩子可惜啊……」 尼雅看著大樹,心裡也暗暗佩服同樣是女魔法師的蘿絲,她的這一招一定會給她爭到很多的風頭,作為一向爭強好勝性格的尼雅,絕不會讓自己的氣勢被對方壓制。

對方沒有吟唱咒語,那麼心高氣傲的尼雅也不會在眾目睽睽之下使用咒語,她的目的是勝利,但是,她更加重視自己所謂的名聲,她要最公平的手段和蘿絲對決。

尼雅雙臂朝著天空舉起,她的頭也朝著天空仰望著,她的身上散發出耀眼的光芒,比起天上的太陽還要耀眼的光輝,她的斗篷在魔法的作用下飛舞著,隨後尼雅的身形被光明完全掩蓋。

光芒散盡之後,出現了讓所有人都吃驚的一幕,一尊巨大的幻象出現,說是幻象倒也不盡然,一個半透明的雕像一般,從輪廓上看來依稀可以辨別出一個手中持劍的人形物體。

那雕像大小和蘿絲召喚出來的樹一般無二,通過半透明的雕像可以看到尼雅,她的位置在巨大的大腦處,她的雙臂沒有任何動作,巨響持著劍朝著大樹走去。

楊冰看到這一幕忽然覺得有些熟悉,隨後便想到了這是什麼畫面,尼雅施展的光明魔法和漫畫《火影忍者》中宇智波一族的強大忍術須佐能乎太相似了,作為尼雅的對手蘿絲施展是初代火影樹界降臨,可惜這裡不是終結者峽谷,只是被稱之為魔法師平原的一個荒蕪的地方,或者這個冰雪平原經過這場戰鬥之後會發生滄海桑田一般的變化。

尼雅光明魔法巨人的腳步並不快。甚至可以說蝸牛一樣的速度,真的和忍術須佐比起來還是有著很大的差距,將光明魔法師實體化,而且還是如此大規模的形式,尼雅看來也是豁出去了。

蘿絲看到尼雅的魔法形式也是嚇了一跳,她從來沒有想過光明魔法還能這麼使用,對於尼雅的幻象魔法,她一直在小心翼翼防備著,這個魔法看起來很符合幻象的特徵,但是。從緩緩靠近的巨人身上。她感受到了強大的毀滅力量,

這絕不是幻象!巨樹身上伸出兩根巨大的枝條朝著巨人抽去,然而枝條揮舞的速度相對而言也不快,然而比起尼雅巨人的速度來說還是快那麼幾分。枝條如同蛇一樣纏繞住了巨人。

巨人的手臂動了。手中的光劍朝著枝條砍去。儘管動作很慢,但是,鋒利的劍刃很輕易砍斷了纏繞的枝條。世界上最鋒利的武器不是金屬,而是光,一種叫做激光的光物質,看似無形的物質壓縮之後化成的武器是非常可怕的,再堅固的鎧甲在激光的鋒刃下都是笑話。


尼雅將光明元素壓縮起來形成的光劍自然沒有激光那麼強大的破壞力,但是,切斷木質物體卻也只是小菜一碟,斬斷了枝條帶來的束縛之後,光之巨人的腳步再次邁動了。

見識了光元素的切割力,蘿絲當然不能讓巨人近身,在她的控制下,四條樹枝扭動著分別從上下左右四個方向同時朝著巨人進發,左右的兩根樹枝纏住了巨人左右人,這次蘿絲也學乖了,既然對方的武器就是無堅不摧的光劍,那麼只要將巨人的手臂束縛,饒是尼雅再強大也沒辦法了。

雙手被束縛,一條樹枝纏住了巨人的雙腳,攻擊上路的枝條目光自然是尼雅所在的頭部,尼雅能夠很清楚看到樹枝帶著毀滅性的的力量朝著她攻來,她卻是因為速度原因無能為力。

儘管攻擊湊效,看似佔據了優勢的蘿絲也心驚不已,她和樹的感覺是一體的,枝條傳來的感覺就如同綁在一塊堅硬無比的鐵塊上面,光明壓縮形成的武器無堅不摧,同樣光明形成的防禦也是固若金湯,尼雅今天展現出來的實力徹底打翻了蘿絲一直以來對光明魔法的認知。

但是,同時蘿絲也明白,她的樹是實體的,召喚出來之後,只需要少量的魔力以及精神力就能驅動,然而,尼雅的光明魔法不一樣,她需要輸出大量的能源來維持巨人的存在,目前拖延時間才是上策,做好了戰術決定的蘿絲,再次驅使這更多的枝條朝著已經失去自由的巨人撲去。

白色透明巨人一會兒就會巨樹的枝條纏繞的嚴嚴實實就像一個粽子一般,巨人手中的巨劍也無法發揮出作用,戰鬥形式看起來對蘿絲非常有利。


然而,誰都不會知道,被綠色包裹的尼雅不但沒有露出慌張的神色,反而嘴角露出得意的笑,她閉上了雙目開始吟唱這咒語,尼雅的咒語聲音很低,被樹枝隔絕的她,外界根本就聽不到她的聲音。

尼雅的咒語持續了兩分鐘,咒語達到了兩分鐘的魔法幾乎都是高級魔法,咒語吟唱結束之後,尼雅的氣色顯得有些疲倦,使用巨人魔法本身就消耗了大量的魔力,剛才這個高級魔法消耗的能量並不比巨人少。

尼雅的咒語完成之後,巨大背後發生了異變,一道巨大光芒在巨人背後閃耀著,一雙巨大的翅膀在光輝中出現,巨人的翼展最少有三十米長,看起來是那麼的壯觀。

看到巨人背後的翅膀,蘿絲暗叫不好,原來這一切都是尼雅的陷阱,她回過神來的時候,尼雅卻是沒有給她太多的反應時間,巨大的翅膀已經開始揮動著。

光之羽翼煽動了一次,一股強大的勁風將地面的厚實的雪花都吹掉了一層,露出黑黑的土地,隨後,翅膀的運動越來越快,巨大的身體朝著天空升起。

光明巨人能夠飛行?所有在觀戰的人都進入了忘我的狀態,連正在和女人做著激烈活塞運動的菲尼克斯都停止了動作,從女人的肚皮上爬了下來,光著身子跑到電視機前:「哦天吶,這個女人的光明魔法!」他很快就想到了,以尼雅的實力想要幹掉他也許是很簡單的。

看到尼雅展現出如此強悍的實力,楊冰的拳頭也握得緊緊的,他心中想著:「決賽到底是決賽,魔法所表現出來的強大和氣場,都絕不是其他的賽事能夠比擬的。」他也清楚戰鬥到了現在也僅僅是過去了一半,到了後面還會更加精彩的好戲。

快穿之還願人生路 ,楊冰冰不感到驚訝,因為,光元素屬於不受重力影響的一種元素,另外黑暗元素也是如此,土魔法也能飛行,確切來說不是飛行,而是改變大地的吸引力。

巨人飛天的速度比起移動的速度也要快得多,由於巨樹無數的枝條纏住巨人,所以,隨著巨人的飛升,巨樹也被帶了起來,只聽到一陣噼里啪啦炸響,根深蒂固的巨樹依然無法敵得過光之巨人那強大的拉力。

轟隆隆一陣陣巨響,巨樹逐步被從大地中連根拔起,楊冰距離戰場足足有千米,都能感覺到腳下的搖晃,可想而知,巨人的身上蘊藏的力量有多強悍。

一陣泥土飛揚之後,巨樹連通比它身體還要大幾倍的根系在巨人的牽扯下飛上了天空,兩個龐然大物將太陽光都遮住一大半,隨著越飛越高,身形也是越來越小,直到最後化為了一個黑點,消失在天空。

蘿絲看著距離自己越來越遠的大地,她心頭不由露出一絲驚慌之色,儘管,她沒有恐高症,但是,作為植物魔法對於土地的依賴很大,脫離了土地的植物很快就會失去戰鬥力,畢竟,這不是蘇菲那種小型的農作物植物,這可是一株參天大樹,每一秒鐘消耗的養料都是非常驚人的,她不可能將自己的魔力輸入給大樹作為生命力。(未完待續。。) 「蘿絲,害怕了吧?我能夠從空氣中捕捉到你的恐懼,對於高度的恐懼。」

尼雅的嘲笑聲在空氣中回蕩,這會時間,巨人最少飛到了幾百米高空,一朵朵的雲不時從身邊穿過,巨大的風吹得蘿絲的臉,蘿絲對於尼雅的接下來的動作有了大概猜測,植物魔法師不會飛行,尼雅抓到了她的弱點。

隨後對方的巨人身形瞬間渙散,就如同玻璃破碎一般,大樹失去了在空中的牽扯力,以自由落地的運動朝著地面墜落,在重力加速度的作用下,龐大的大樹墜落的速度也是越來越快。

尼雅的身形出現在空中,她的背後同樣也長出了一對翅膀,她的翅膀扇動著,她的身體在空間停頓,她看著急速墜落的巨樹,眼中露出了得意的笑容,從這種高度摔下去,蘿絲一定會變成漢堡包。

尼雅的如意算盤打得很響,可是,蘿絲也不是什麼吃素的,儘管魔法師不會飛行,但是,並不意味著沒有對付高度的辦法,一粒微小的種子出現在她的手中,一股魔力輸入,一株毛茸茸的蒲公英從她的手心出現,短短几秒鐘就變成一把巨大的白色降落傘。

蘿絲緊緊握住蒲公英的尾端部分,從急速下墜的巨樹上脫離,巨樹在她的下方逐步變小,就這會兒功夫,墜落的高度已經幾百米過去,蘿絲距離地面也不過區區百米的樣子。

巨樹墜地的瞬間,整個平原發生了一陣巨響。隨之而來的是一場大地震,大樹墜落引發的震動以及風暴將方圓幾公里之內的冰雪都拋上了,平原再次揚起了一場大雪。

蘿絲看了看出於自己正下方的大樹,剛才的雪暴她看的是清清楚楚,那威力抵得上一個禁咒魔法,若是剛才自己沒有逃出來,而是連同巨樹一起墜落下去,那麼現在也許真的成了漢堡包,后怕之後,她心裡也燒起一股怒火。尼雅這個傢伙的用心何其歹毒。分明就是要置她於死地。

蘿絲著地之後,從懷中取出了一朵玫瑰含在了嘴裡,當看到蘿絲口中玫瑰之後,里昂眼中露出一絲驚愕。沒有人比他更加了解蘿絲。他低聲自語道:「你一定要這麼做嗎?」

「尼雅。既然你想殺死我,那麼我也別無選擇。」蘿絲眼中也是布滿了殺機,玫瑰就是她的名字。她的最大殺招並不是所謂的巨樹,她也不能像《火影忍者》中初代火影那樣在瞬間召喚出一大片的森林出來,可是有一點卻是相似的,那就是….

蘿絲落地之後,不多久尼雅也從空間飄然而下就如同仙女一般,依然落在了距離蘿絲一百米左右的位置,看著一旁倒塌的巨樹以及地面上一個足球場那麼大的巨坑,一股驕傲油然而生。

蘿絲並沒有讓她得意保持很久,蘿絲魔杖一揮,一棵樹在她的身前出現,樹苗飛速成長著,很快就長到了三四米高,然後就在這個普通的高度停止了生長,也難怪,蘿絲的魔力並不是無窮無盡的。

「儘管,不知道你這顆樹是什麼類型,可是,我還是要制止你。」尼雅說出了這番話之後,魔杖一揮一道光刃朝著蘿絲飛來,她也知道蘿絲這個傢伙不好對付,不能任由她施展魔法。

尼雅不認識那棵樹,楊冰看到樹苗的第一眼就認出了那種樹的種類,是一種乾果樹,在楊冰的家鄉屬於比較常見的果樹,這種水果是眾多水果中,楊冰最不想摘的,因為果實不怎麼樣,想要吃到的話非常麻煩,另外值得一提的是摘這種水果充滿了危險。

板栗!板栗在魔法的作用下產生了變異,自然生長的板栗不過是乒乓球大小,而這棵樹上結出的板栗有足球那麼大,板栗外殼上面綠油油的刺令人不寒而慄。

尼雅看到果樹結果的那一剎那就愣住了,從來沒有想過這種熟悉的水果會給他帶來那麼大的震撼,她的光刃撞擊在樹身上,和上次攻擊松樹一樣,將樹撞歪,不過,她不知道的是這正是蘿絲所需要的。

板栗樹在光刃才衝擊力之下彎曲了一個角度,隨後便爆發出反彈的力量,足球一般大小的板栗像炮彈一樣朝著尼雅跑去,始料不及的尼雅根本就無法躲過如此密集的襲擊。

不過,她的反應倒也不慢,一個圓形的光幕再次罩住了她,板栗球砸在了魔法盾上面,發出了一陣陣砰砰響,終究無法破開她的防禦,但是,蘿絲可沒有打算用板栗傷害對手,她所做的這一切都是為了造勢。

尼雅沒有注意到腳下的土地發生的變化,剛才召喚巨人和使用飛天消耗了尼雅太多的魔力,她現在能夠發揮出來的實力不到開戰之前的一半,同樣的蘿絲消耗也不小,但是,相比之下蘿絲還是要精力充沛一點。

剛才尼雅的巨人並沒有將巨樹的全部帶走,一部分樹根無法承受那麼大的力量而斷裂,而尼雅所處的位置就是樹根的上方,這陰差陽錯給蘿絲製造了一個好機會。

只顧向魔法盾輸入魔力的尼雅,根本就沒有注意到背後一根黑色的樹根已經從地面突出,為了節省魔力,她的魔法盾並沒將她全部包裹在其中,而是只防禦了正前方的板栗球。


呼呼,當尼雅察覺到背後的不對頭的時候,樹根已經帶著強大的力量橫掃過來,尼雅的背部被樹根掃中,她口中一股鮮血狂噴,整個人飛出了十幾米遠,隨後重重摔在了雪地上,一動不動沒有了聲響。

儘管一擊得手,蘿絲這邊也付出了很大的代價,本身操縱樹根耗費的魔力就比較大,更何況是遠程操縱,距離那麼長距離控制樹根消耗的魔力抵得上剛才巨樹了,只不過,這招起到了該有的作用,尼雅似乎已經昏迷過去了。

在原地站了一分鐘之後,蘿絲邁著沉重的步伐朝著尼雅所在的位置走去,然而,走了幾步之後,她便停下了腳步,看了看潔白的雪地,根本就找不到任何紅色的痕迹。

蘿絲懊惱的一甩手,很明顯剛才這個尼雅只是一個幻象魔法,她也萬萬沒有想到尼雅對付板栗球都會使用幻象,尼雅不僅魔法強大,而且智慧也是不容置疑的,除了心胸狹窄之外,這個女人堪稱完美。

尼雅去哪兒了呢?蘿絲不理會躺在地上的那個尼雅,帶著警惕的神色朝著四周望去,隨著魔力的消耗,她的觀察力和警覺也相應下降了很多。

然而,這次蘿絲似乎又犯了一個錯誤,躺在地上的尼雅坐了起來,手中魔杖一揮,幾道光箭在空中急射而來,蘿絲一愣,光箭的速度比起她剛才板栗炮彈要快不知道多少倍。

無數場的戰鬥經驗此時起到了作用,她手中一粒種子朝著箭矢飛來的方向一拋,一個巨大南瓜迅速長成,缺少充沛魔力的蘿絲終於還是只能選擇草本植物了。

南瓜擋在身前之後,卻是沒有受到預料中的攻擊,就像什麼事都沒有發生一般,蘿絲再次懊惱,剛才的光箭根本也是幻象,好可怕的光線扭曲能力!

她看了看遠處依舊躺著的尼雅,管她是真的還是假的,先試探再說,一條藤蔓朝著尼雅所在的方向衝去,藤蔓纏住了地上的尼雅帶了回來,僅僅只是尼雅的一件外套,假假真真真真假假,果然是讓人頭疼的東西,這種摸不到對手在哪兒的感覺真是很糟糕。(未完待續。。) 老監事說著直搖頭,但誰也不知道他那一句可惜說的究竟是誰。但不管怎麼說,該有的吩咐,應做的準備,老監事這邊兒是都布置下去了,至於底下那些人該怎麼弄,那是一回事,咱們倒過來,接著說佑一跟思奇。

前文書咱們說道,倆人聽老監事叨叨了一路規則,總算是進到學城內了。老監事丟下一句好自為之就走了,留下這倆人自個兒也琢磨著,如今入學考試也早就結束了,要拜師吧,那些前輩教授們也不可能整天在馬路上亂竄,再者說了,咱們初入學城,人生地不熟的也不了解情況,一直瞎晃悠也不是個事兒,還是得先找地兒把吃住都落實了。也好跟人打聽打聽,再仔細分析下,拜誰為師、跟哪個項目會比較好。

擱學城裡頭,有單獨的這麼一個學院專門管理經營生意,叫商學院。小到路邊攤,大到產業鏈,都歸口在他們那裡頭。而且這個學院跟整個學城所有的學院關係都非常密切,比方說工學院,研製出了什麼好的器具,也得靠它來做經營銷售。可以說,商學院就是學城關係網的中心。

所以,在這個學院里的人大多也都不是簡單的人。除了少數一部分是憑著真本事考進來的。大部分則都是各大家族花下大手筆,找關係送進來的。

這些人,從真正意義上只能算是學城學術圈的外圍成員。但他們也是學城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可以說學城的生活資源、服務就是靠他們來提供的。

他們在商學院里做的生意,將來即便是離開了學城,只要經營得當,也能保持住很長一段時間。而等他們離開學城之後,也基本都會是管理家族外部事務的核心人物,甚至就是掌舵人。

所以說,他們進來這裡頭目的很明確,佔到更好的位置,做到更好的生意,認識更多的人。

認識人,最好的場所就是聯誼,要想聯誼,就得有場地。弱的人靠蹭別人的酒會晚宴,而厲害的,那擁有一棟自己的酒樓是一種標配。

但是學城畢竟空間有限,而且來說做學術研究才是人家正經的業務。千年下來,能開酒樓的地兒早就已經飽和了。誰要是還想要,那除非是讓別人把酒樓給讓出來。單開一間兒新的,學城沒有這個規劃,城建局也指定是不會批的。

常家,作為八公之首,以他們這些年的經營,自然是有一棟自己酒樓的。名字起的俗氣,但是順口,叫同來順。佑一跟思奇這會兒連問路帶打聽,要去的就是那裡。

同來順在學城的東大街上,坐北向南,街對面就是工學院的主樓,左邊兒不遠拐角就是藝文館,右邊兒直走再斜插著向北一點兒就是精武門。也就離著醫學院遠了點兒,但已經是最好的幾家酒樓之一了。如今管理這戶酒樓的,是常家的一位前輩了,思奇的二爺爺。

老爺子在學城裡頭混了不少年,論資歷,論地位那都數得上號。要開設晚宴,沖著老爺子的名頭就能來不少人。可趕等兩人一路尋摸過來后,卻瞧見如今這同來順的門口可是正熱鬧著。

有人來挑事,為的就是占樓。

挑事占樓這種事經常發生,一般來說學城不會管這些事。執行局的城管大隊最多就是來稍微的維護一下秩序,免得誤傷了外人。而且學城裡頭那些正經的學生,人階的、地階的也都輕易不會去替誰出頭,畢竟這兒的關係錯綜複雜,誰也不清楚一不小心就會得罪了支委會的誰,完了或是資源、或是考核都得涼涼。

但是明著不好來,暗地裡總也還是有些操作空間的。這裡頭就在學城催生了一種職業,這個職業裡頭的從業人員,是承受著龐大的心理與肉體的壓力,迎難而上,那都是不計後果、硬著頭皮的替僱主辦事兒的。他們的職業精神、犧牲精神,都是光輝而偉大的,跟他們的這個職業名稱就有一種天然的反差萌。

他們這個職業,叫混混兒。

不要小看混混兒,那也不是誰都能當的。首先說小混混兒,他的穿著打扮就有一定的技巧,衣服一定要系一半兒敞一半兒,扣子一定要系錯,站著一定不能站直,說話一定不能好好說,嘴巴要歪,眼睛要斜,腦殼兒上要胡一貼膏藥,走起路來一定要耷拉著,不能讓人瞧出精氣神兒來。

這可都是要練的,沒練好出門一走利利索索的,那是要被同行們笑話的。

就這樣,一幫人七八個湊一群,成天遊手好閒、不幹正事兒。能進學城,哪怕是進商學院這種外圍組織,那僱主也都是下了力氣本兒的,更別說還得費功夫保著他們能在學城裡留下來。

不過對他們而言,能進學城就夠本兒了,實在混不下去也不要緊,走就是了。到了外頭,嚷嚷一聲,咱是在學城當過混混的,保管著各大混混組織都跟請大神一樣的把他請過去。

扯這麼幾句閑白兒,也是為了從側面烘托一下,這就是學城的魅力所在。

大混混可就不一樣了,真正的大混混,那跟君子沒什麼區別。衣著乾淨整齊不華麗,走路不快不慢不拖地,說話慢條斯理不逼逼,做事踏踏實實不心急。他要是不犯起狠來,你都想象不出他是個壞人。

基本上在學城裡費心經營過的世家,都會養那麼一幫小混混,但能培養出大混混的可沒有幾個,常家就沒有。但是來茬架挑事的那戶人家裡,就有一個。

手上拿把扇子,臉上是笑么嘻嘻,就跟旁邊兒站著,一句多餘的廢話都沒有。底下幾個兄弟往那同來順的門口地上一躺,同來順裡頭的那幫混混呢就在那兒連踢帶踹,打的自己拳頭都青了,腳也種了,那幾個躺在地上的是連一聲都沒吭過。

圍觀的人越來越多,個個兒也都在議論著。江佑一終於湊了過來,瞧了半天沒看明白,拉著人問了聲:「這幹啥呢,咋光挨打不還手啊?」

「瞧你一看就是個新人。」路人甲跟那兒解釋開了:「這都是約定俗成的規矩,咱這學城裡頭,關係錯綜複雜。一家要搶另一家的酒樓,但是誰也沒法兒完全理清,對面那家究竟有哪些背景,奪了人家酒樓會傷害到哪些人的利益。所以說,一般程序都是這樣的,找事兒的先把事兒挑起來,然後出來個有威望的人借雞下蛋,給自己生安上一個合理的名號。完了之後就得聲明酒樓只是換家坐,該誰的好處咱絕不短您一分,但是這件事兒說到底也是咱們有錯在先,給您添了麻煩,我先讓一頓賠罪。等撂完這話,就是眼前這局面。」

路人乙也插上話了,「事兒辦到這兒才算是最重要的,挨打的這些位從頭到尾不能吭一聲。但凡是吭出聲了,那這事兒就算拉倒。來搶樓的,怎麼來的怎麼滾回去,還得把損失都賠償了。但是如果打到最後都沒人吭聲,那占著樓的就得掂量掂量。如果他還不撤,那就是真刀真槍的干一場。到那時候,再有什麼損失,可都得他來承擔。」


「歷史的軌跡已經發生。或許,這個世界上,只有歲月大神能夠改變一些,其他人都不行。」時空老人說道。

Previous article

這個女子原本是應該完全的屬於他的懷抱的,卻是被他自己生生的給推開了。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