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一番話剛柔並濟軟硬兼施,果然不是善茬子。

「是滴,是滴,此屁……呃,說錯了,應該是此話有理,不好意思鳥,我這人說話呢,有時候習慣於胡咧咧,聖子大人胸襟廣闊,不會和我一般計較的,你說,是不是這個理呢?」

蕭城笑的很開心,就那麼無所謂的看著宇文厲笑,就像是,看到了隨風搖曳的狗尾巴花,他需要多看兩眼。

乾元門眾人忍著笑意,忍的很辛苦。雖然不知蕭客卿為何這樣不在乎對方,但這一番做作之後,看著對方鐵青的臉,確實很爽。

聖子宇文厲先是被髒字眼刺激的幾乎爆了,不過,硬是按下怒氣,就像是乾元門所想的,龍蛇幫此時不能樹敵過多,要是惹怒另一座中型宗門,若是刺激的其和紫旗門聯手,龍蛇幫就危險了。

所以,他忍住怒火,不想在乾元門中將事搞大,既然對方同意去龍蛇幫,忍一時之氣,弄到龍蛇幫之後,要殺要剮還不是隨自己?這人嘴巴太臭了,聖子決定,即便不是他殺了宇文冠,也要弄死他。

「蕭客卿,你去龍蛇幫走一遭,將誤會說開就成,……這樣,不論結果怎樣,三天後我都會去請鬼王谷主出面,去龍蛇幫問個清楚,客卿放心赴約就是。」

白滔天上前,忽然說了這麼一句話。

宇文冠眼底殺氣一閃而逝,這話是巨大威脅,『鬼王谷』就是乾元門依附的中型宗門,谷主乃是非常厲害的高手,父親都相當忌憚,白滔天,好大的膽子!

這樣一來,就不可隨意殺掉蕭城了。宇文冠咬咬牙關,知道事情相當棘手了,蕭城若不是兇手,自己想弄死他會很難。

宇文冠覺著今天出門沒看黃曆,明顯不適合出行。

他沒有多言,在乾元門上下的複雜眼神中,帶著一臉淡然的蕭城走了出去。

… 時間回溯到聖子宇文厲出現之時。

當時,蕭城和司馬無極、武紫旗及青白二蛇正在扯淡……呃,是蕭城在講冷笑話。


問題是,他講的太冷了,聽著的人感知不到什麼意思,需琢磨半響才能回過味兒來,一時間笑聲一片,白小蠻的伏在蕭城肩膀上誇張的嬌笑,笑的肚子疼。

蕭城『好心』的要給白蛇揉揉肚子,被白蛇推到一邊去了。

正打鬧的歡快,蕭城和武紫旗臉色驟然一震,然後,剩餘這三位也知道了,債主上門了。

關於蕭城殺了宇文冠一行數十人之事,在場之人都心中有數,一看這情況,這四位二話不說就站起來,欲要隨蕭城一道出去面對,不能逃避不是?

但蕭城的神色相當平靜,他揮手阻擋了四人,輕聲道:「我一會兒自己出去,跟宇文厲走一遭就是,你們不要露頭,這件事沖著我一人來即可。」

「蕭城……!」白小蠻眼中出現霧氣,心臟砰砰亂跳,龍蛇幫實力太強了,蕭城只是一個人,怎麼看都是死路一條,她不想看著蕭城去死。

青蓮幽怨的看著蕭城,雖沒有說話,但和大小姐的心思是一樣的。

蕭城忽然笑了,也不管旁邊還有兩個男人,伸臂將青白二蛇摟到懷中,輕聲道:「你們要好好活著,記住,這件事和你們一點關係都沒有,那一天,你們沒去過九鱉坊市。」

蕭城是要大包大攬在自身上,不想牽連她們,這讓白小蠻和青蓮難過起來,齊齊抱緊蕭城,兩隻蛇妖『嗚嗚』的哭出聲來。

「不哭,再哭就不漂亮了」。蕭城溫柔的用衣袖擦掉兩女臉上的淚珠,一副紳士做派。

武紫旗和司馬對視一眼,齊齊無言。

蕭城鬆開手,放開兩女后,忽然看向司馬,臉色一本正經的吩咐道:「司馬,你跟隨我有點時日了,沒別的,我只要不死,你永遠是我的兄弟。現在,交給你一個任務,那就是,跟在她倆身邊,誰要傷害她們,你都給我頂著,頂住的頂,明白我的意思嗎?」

司馬無極神色嚴肅起來,對著蕭城躬身一禮,凝聲道:「大哥放心,想要傷害兩位小姐,需要踏著我的屍體走過去。」

蕭城點點頭,拍拍司馬的肩膀表示滿意。

在場之人都知道蕭城的意思。

一旦確認他就是殺死宇文冠的兇手,指不定殘暴的龍蛇幫會做出什麼來,而蕭城和青白二蛇親厚的事情,只要用心就能打探出來,他這是未雨綢繆,怕對方將怒火發泄到兩隻無辜的蛇妖身上,他這人重情重義,決不允許這樣的事發生。

青白二蛇對他有意,他也喜歡這兩隻蛇妖,大家心中都有數,但蕭城沒有捅破窗戶紙,此時的關係自然還是好友。

「你們出外去,我有話和武老兄單獨說」。蕭城揮揮手,司馬和青白二蛇一愣,隨即若有所思,緩緩退出房去,順手將房門關閉。

蕭城轉首看向一臉平靜的武紫旗,忽然笑起來,指著武紫旗的臉,笑的喘不過氣來。

紫旗門聖子被蕭城笑的幾乎惱羞成怒了,但心智毅力過人,半點破綻不露,用看白痴眼神看著蕭城,似乎,這人臉上開出一朵花來。

「你笑夠了嗎?」我武紫旗忍不住道。

蕭城立馬收攏笑意,一臉正經的看向武紫旗。「我笑夠了。」回答的很認真。

武紫旗很想一拳頭砸在此人的大臉上。

「你笑什麼?」

「你猜!」蕭城一臉欠揍的樣兒。

武紫旗握緊拳頭,猶豫半天,到底沒打出去。

「我猜,你臨死之前忽然發現,我長的特別帥,所以,在笑自己的有眼無珠。」武紫旗的自戀性情相當嚴重,果然,和蕭城是一樣的貨色。

自戀是病,得治,但蕭城沒時間治療他。

「嘖嘖,臉皮真厚,跟我有一拼,老弟,你真是個妙人啊」。蕭城感嘆半天。

「有話直說,莫要拐彎抹角」。武紫旗氣急。

「你,合一境修為,武紫旗是假名,我估算了一番,應該是紫旗門中人,觀察你許久,好色無恥自戀桀驁,這性情只有紫旗門中那位紈絝名頭震動天元域的傻逼聖子符合。

所以,我很肯定,你就是紫旗門聖子武廣,是也不是?」

蕭城忽然拋出這麼一段話,霎間,將武紫旗震懾的愣怔當場,他耳中迴響著『傻逼聖子』這四個字,很想弄死蕭城的說。

蕭城為何能察覺?當然是陰陽界盤的功效。

總是這麼近距離的相處,陰陽界盤不刻意的掃描,也會偵查到此人封印了絕大部分修為,一推測,就知道他是合一境修為,何況,對方使用了真實的『姓』,在『名』上更是掩耳盜鈴,竟然用了『紫旗』兩個字,這不是明擺著告訴蕭城他的來歷嗎?

這般情況下,蕭城若還是估算不到此人真實身份,可以撞死在白小蠻的大胸脯上了!

「你,你,你……?」聖子武廣指著蕭城,一臉見鬼了的神情。

「你什麼你,你是不是那個浪蕩公子哥武廣,給個準話,裝神弄鬼很有趣不成?」蕭城一巴掌拍在武廣腦袋上,隨意的像是打自家小弟。

「我跟你沒完!誰告訴你本聖子是浪蕩公子的,誰?我去扒了他的皮!」武廣惱羞成怒了。


「整個天元域修行界中,你這好色無恥不學無術,到處調戲良家婦女惹是生非的浪蕩公子哥婦孺皆知,你去將所有修士都扒皮抽筋吧」。蕭城不屑的翻白眼。

「你這個王八蛋……」。武廣怒火衝天指著蕭城一頓大罵。被扒下面具后,必然尷尬,借著大罵掩飾來著。

「切,還合一境高手?一點氣度都沒有,素質,聖子老弟,素質!」蕭城點點對方的臉提醒道。

「大膽,知道我是聖子,還敢這樣稱呼?喊大人」。武廣牛逼哄哄擺架子。

「我給你臉了是不?」蕭城怒罵。

武廣想動手了,但殿前廣場處宇文厲正在逼迫白滔天呢,此時揍蕭城,似乎……,不合時宜,他只能忍下這口氣。

「你呀,安心做小弟吧。告訴你,認我做大哥,不吃虧。

下面,你仔細聽著,我拜託你一件事。

我和宇文厲離開后,自有脫身之策,我會想辦法在明面上和乾元門徹底分割開,這樣,就不會牽連到乾元門了。

但明槍易躲暗箭難防,龍蛇幫要是瘋狂起來,或許會出動高手,暗殺乾元門弟子和長老泄憤,我需要你暫時留在乾元門內,來此的殺手,一個不留,都給我清理乾淨了!你不要暴露身份,暗中做成此事就是了,算我欠你一個人情。

我承諾,有朝一日,我會幫你一次,還這份人情的,你願意不願意應下此事?」蕭城臉色無比凝重。

武廣神色一動,緩緩問道:「龍蛇幫為何會發瘋?」他若有所覺的看向蕭城。

「佛曰,不可說。」

「你塔瑪的去死吧!」武廣暴罵。

蕭城笑了,因為,武廣的態度給出答案了,他會暗中守護乾元門一段時間的。

武廣本身是合一境大修士,麾下必然有很多高級護衛,守護乾元門一段時間應該沒問題,如此一來,後顧之憂解除,白小蠻和青蓮身邊有司馬守著,暗中還有武廣這尊保護神跟著,自己就可以肆意做事了,哈哈哈!

蕭城意態輕鬆,拍拍武廣的肩膀,一步跨出房門,對著關心看來的白小蠻三人真摯一笑。留下句『你等保重』,身形一晃,已經往前方解決麻煩去了。


武廣緩緩走出房來,看眼盯過來的三人,不由苦笑。

「什麼時候起,自己竟然淪落到保護他人兄弟和親人的份兒上了?紫旗門聖子大人做了不要錢的保鏢,這要是被他人知道了,不得被笑死……?」

武廣神念鎖定前方,『看』到蕭城和宇文厲一道行出乾元島,忽然笑了。

「真是狡詐,幾句話就將擔子放在我肩上了?不要臉之極。……唉,命苦啊,還被看破了行藏,丟人丟到家了……」。

武廣避到偏僻處,神念向外傳音。

不過數息時間,他身前黑壓壓的站著數百名全副武裝的高手,修為最低的都是藏相境,內有五六十尊顯相境修士,護衛隊長小七,更是萬相境一層的高手,可見,他隨身的武裝護衛,遠比宇文冠的強大。

武廣下達命令,眾人應命,紛紛鳥獸散。

從此時起乾元門成了龍潭虎穴,即便合一境高手潛伏進來搞暗殺,也會發現陷身於沼澤中,勢必寸步難行。

「蕭城,你究竟要做什麼,甚至,不惜許諾以後還我這份大人情,也要做到無後顧之憂?也罷,我就幫你鎮守乾元門,讓你放心,且看你能做出什麼大事來?

天元域中,太乏味了,本大少有預感,因為你,天元域所有勢力都會被驚動,我很是期待啊,哈哈哈。」

武廣向上飛入雲層,神念一直鎖定宇文厲的,毫不猶豫的向著遠方飛去。

即便不出手,武廣也要親眼看看這位號稱『做他大哥,他不會吃虧』的奇人,會做出什麼事來?想來,會很有趣。

從某種意義上講,這傢伙真的不是一隻好鳥,唯恐天下不亂的性情有夠陰險的,按他自身話來講,日子太過無聊,需要刺激。

看來,蕭城就是很對他胃口的『刺激』,他不會錯過看好戲機會的,果然,是個閑的蛋疼的無聊人士。

… 高空雲層之上,一行數百人飛過。

有的肉身飛行,還有的踩著飛行法器,宇文厲、宇文芒、宇文滿三兄弟,和蕭城一道坐在形似飛天虎的法器之上,飛行法器有五丈長三丈寬,他們四個盤坐其上,一點都不擁擠。

陽光落在身下雲海中,看著相當瑰麗,抬頭看看大火球,蕭城久久不語。

溫暖光輝落在蕭城的眼角眉梢上,顯的臉容更為英俊。

宇文芒不爽的冷哼一聲,眼底閃過殺意。他最不喜歡帥哥了,因為,他長的乃是兄弟中最丑的,向來不受父親待見。

所以,他喜歡毀滅一切美好的東西,不管是美女還是帥哥,死在他手中的不知有多少,這廝和宇文冠不同,這廝就是一個性情——殘暴。

他喜歡殺人,殺起來毫不手軟,感覺上和殺雞宰鴨沒什麼兩樣,這就是宇文芒,匹夫一個,但因為高端的修為,於造孽方面,僅次於已經死掉的宇文冠,乃是四兄弟中惡名遠揚的存在。

「聖子大人,我有件事很好奇,不知能不能詢問?」蕭城收回眸光,看向正對自己的宇文厲。

宇文厲陰森一笑,緩緩道:「你有什麼問題儘管問,本尊言無不盡。」在他看來,蕭城就是任他收拾的籠中鳥,所以,他很慷慨,只要是可以說的,都會告訴這隻傻鳥。

「為何你們能找到我?」蕭城問出此話,直直看著宇文厲。

宇文厲一愣,想起那身穿黑袍的女修,幸災樂禍說道:「這還要感謝一個女人,是她通風報訊,我們才知道嫌疑人,就是乾元門的客卿長老蕭城。」

「哦,她是誰呢?」蕭城感興趣了。

「我出來的時候,她還沒有摘下面具,所以,我不知她是誰。不過,看到仙精石封印的影像,從角度上推算,應該是乾元門中人,有些影像是你居住的院落,想來,是你熟悉的人,或者,是你很喜歡的美女也說不定,哈哈哈」。宇文厲心情相當好,很痛快。

蕭城沉默了,他對背叛者向來痛恨,被欺騙不是有一兩回了,他還是很火大。這讓他想起被彼岸黑君刺殺時的情形了,不也是被有嫌疑的兩位煉器大宗師出賣,才被刺殺的嗎?這樣的事,讓蕭城生出殺意。

「小子,不管怎麼說,為了得到你的確切訊息,龍蛇幫花了一億極品仙精石,你的面子夠大」。宇文芒插話道,挑釁意味十足。

「我的訊息這麼值錢?早說嘛,我自己送上門去,不知能不能得到賞金?真是可惜了」。蕭城轉首看看坐在左方的宇文芒這樣說道。

三公子宇文滿突然說話了。「閣下真是好大的膽子,就是不知,今日之後還有沒有機會逞英雄?」

蕭城緩緩扭過頭去,盯了三公子一眼,忽然道:「你們哥四個我都見過了,果然,一個比一個有趣。」

「此話怎講?」宇文厲笑眯眯問道。

「這麼說吧,你,很陰森,心機深沉城府如海,很厲害。二公子很殘酷,雖然腦袋不太靈光,但卻夠殘暴。而三公子,足夠隱忍,讓我想起了暗夜中的吸血蝙蝠,三公子很像這類生物。

至於已經死亡的四公子?那就是一個被寵溺的不知天高地厚的傻逼,當然,其天賦高絕手段可怖,只是,有時候太分不出高低了,就是俗話說的沒眼力價。

這麼算來,聖子乃是最厲害的,三公子其次,二公子更次,四公子吊車尾,這般評價你們四兄弟,很準確吧?」

蕭城大大咧咧的說出這話,似乎看不見三位公子眼中狂涌的殺氣,自顧自掏出木瓶喝水,意思是,他說的口乾舌燥需要滋潤。

聖子眼神示意,老二和老三強壓下怒氣,人得帶到父親身前,讓父親親自審問,他們不能此時出手,要不然,會變成『辦事不利』。

「蕭城,牙尖嘴利的人,往往死的很快,你不會不懂這道理吧?」聖子陰測測回應。

「你在嚇唬我嗎,憑什麼?我沒殺宇文冠,幫主確認后,你們就得放了我。看你的意思,難不成,不打算讓我活著離開?莫非,忘了鬼王谷?」

蕭城很是篤定的樣子,讓三兄弟相當惱火,他們抬眼看看周邊聞言看過來的高手們,龍蛇幫眾高手霎間噤若寒蟬,急忙飛行趕路,不敢多看飛行法器上的四人一眼。

「你用鬼王谷威脅本尊,想要狐假虎威嗎?蕭城,你說,要是你的經脈斷裂無法修復成了廢人,卻不會死,鬼王谷會因為此事找龍蛇幫麻煩嗎?你只要不死,不就行了?」

聖子陰狠的擠出這話,霎間,宇文芒和宇文滿應和的陰笑起來。

確實,不讓蕭城死就是了,那麼,折磨的他生不如死豈不是更好?留其一命,還給了鬼王谷面子,誰也說不出什麼來。

「你夠陰毒!」蕭城看著聖子的臉,臉色不自然的說出此話。

「不是本尊陰毒,實在是,你這張嘴太討厭了,要不是父親欲要親自審問你,此時我就撕裂你的嘴!」聖子顯露猙獰面目,說出的話殘忍至極,令人髮指。

「若我觀察不錯,聖子乃是合一境一層的修為吧?好厲害,而二公子和三公子都是萬相境二層,和四公子一樣的修為,龍蛇幫四位公子都這麼厲害,讓人心驚啊。」

蕭城跟著笑了,改變話題,說出這番話來。

「小子,你的感知真敏銳,我等都壓制波動了,還是被你看的清楚,這方面挺厲害啊。……我就不明白了,明知道我等修為,碾壓你這麼個小螞蚱輕鬆的要死,還敢這樣嘴賤,這不是找死嗎,你小子是不是活的不耐煩了?」二公子宇文芒說道。

「老子覺著,宇文芒,你活的最不耐煩了,確實是在找死。」蕭城眼神變為狠戾,霎間翻臉。


藤蔓另一頭,果然是賊心不死的金滿堂,一見落空,舉著木劍向她刺來。

Previous article

夏鐵匠看著夏凰的臉色,瞬間就明白了夏凰在想什麼,畢竟夏凰是他一手帶大,他對夏凰太了解太了解了。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