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水系神通對於趙青來說並不陌生,他兼修昊雲八脈行屬,根本可以無懼對方施展出的水系壓制之力,不過這一點他不可能說出來,而且趙青體內的太陽真火威力浩大,可以焚山煮海,完全不懼對方這麼一點點的水系力量,甚至都可以反壓制,但是場合不對,他也不可能暴露太陽真火的秘密。

太陽真火絕對是趙青當前需要嚴格保密的東西,它遠遠比其他各種因素來得恐怖,名震天下的九大聖火之一,自古以來就是天地間最為罕見的異寶,整個三界之中都是讓諸多可怕大人物大打出手的聖物。

一旦沒覺察出太陽真火的痕迹,整個洪荒勢必震動,昊雲仙宗內部也會對趙青的身份徹底的調查清楚,到那個時候一切都會被扯出來,再也不是什麼秘密,這是趙青不想被看到的,所以此刻和青涯的一戰他必須以表面的身份去戰鬥,任何不確定的因素都不能暴露絲毫。

青涯魁梧的身形青色龍氣璀璨,他身著龍族特製的一副戰甲披身,更加顯得他威姿無雙,勇猛如天神,眨眼間他的氣勢攀升到最高點,如一團煙花盛開綻放,強橫的威壓凌迫的面前的趙青都有種透不過氣來的感覺。

「刷」一道殘影撲面而來,虛空都為之一頓,像似一塊柔軟的棉花被擊打的凹陷下去,青涯一拳搗空,青光熠熠的拳頭上寶輝閃爍,蘊含著恐怖的力量,一拳勢大力猛直接把虛空都轟的變形了。

趙青低下頭,臉上一切玩世不恭的表情都消失了,隨之取代的是一種前所未有的凝重和嚴肅,對手實力強橫的可怕,而他又不能動用自己的底牌,這一戰恐怕要打的無比艱難。但是趙青怡然不懼,明亮的眸光中隱隱閃過一絲玩味的光芒。

「龍族的肉身之力天下無雙嗎?那我就來試試看好了!」一個聲音在趙青的心海中響起。(未完待續。。) 青涯身為龍族當代年輕一輩中的佼佼者,修為雖然在化神境但是格外恐怖,此刻和趙青雙雙對戰,幾乎將肉身的力量全部都發揮出來了,龍族體魄本來就遙遙領先洪荒百族上,能和龍族肉身一較高下的種族寥寥無幾。[txt電子書免費下載全集全本完結.txtshuji.]除卻妖族中那些遺傳三千混沌魔神血脈的古老種族,例如號稱防禦力天下無雙的玄龜一族,不過玄龜一族雖然防禦力更甚龍族,但在戰力上無法和龍族相比肩。

三千魔神誕生在混沌之內,是天地大道沒有趨於完美的一種形態生靈,它們雖然擁有通天徹地的本領,遙遠的當時也曾爆發過堪稱滅世般的大戰,打的天昏地暗,無垠宇宙也分崩離析。它們很多在當時的大戰中徹底消散了本源,只有一部分的血脈之力遺傳了下來,很多都被妖族一脈容納,經過無數歲月的繁衍生息,都徹底的轉化成了妖族的力量。

正如玄龜一族來說,他們繼承了當時一種以防禦力著稱的魔神血脈,雖然戰力有所不濟,但為之得到的卻是無與倫比的肉身力,不過想想也是當然,若是肉身之力的防禦不夠強悍,又怎能在當時這等規模的大戰中傳承下來。

可是龍族不一定,他們不僅肉身可怕,更有無上的殺伐聖術,防禦和攻殺同時都能勝任,更兼龍族壽命悠長,差點在歲月更迭中取代整個人族成為洪荒大陸真正的主人。好在龍族有著致命的缺陷,那就是繁衍能力非常低,人口數量遠遠不能和人族相提並論,想來這也許就是冥冥之中的天地規則為了平衡這個強悍的龍族而設下的定數吧。

天道不公,沒有什麼是完美的,有道是大衍之數四十有九,遁去的一,那遁去的一是殘,從而導致大道都是不完整,更遑論寄生在大道之下的種族了。

青涯一聲怒吼,施展開肉身力量,狂猛的一拳對著趙青迎面就直接砸來,更是毫無顧忌,龍族肉身之力令他信心滿滿,自認可以將趙青打的骨斷經折。碩大的拳頭骨節隱隱散發青色寶輝,配合青涯體內蟄伏的可怕蠻力,簡簡單單的一拳竟然能引動天地之力跟隨。

青色的拳頭猶如一顆流星迅疾而落,無可匹敵的巨大力量連虛空都承受不住,在拳頭的周圍出現了密集的裂縫,速度非常快,有震耳的音爆聲傳來。


這種力量,換做尋常人族化神境的修者絕對承受不住,根本不在一個層次上,別說直接擊打在肉身上,就是不小心被拳風擦到一點,都能皮開肉綻,現在青涯渾身蠻力全開,就是一頭人形的暴龍復甦,換做面前放著一面厚重的石壁山崖,他都能一拳直接轟碎。

看到青涯並沒有用龍族水系神通來壓制自己,反而自大的想要用肉身力量狠狠的修理自己,趙青心中反倒是升起一股從容不迫的感覺。在場之人,沒有人會知道趙青幼年時經歷過什麼,他當年被救到昊雲仙宗,掌教莫葉上和其他幾位首座聯手淬鍊了他的身體,將他的肉身打造成了後天寶體之最。而且當年驅逐他骨骼血肉中的血煞之力的正是混土峰首座和陽金峰首座,混土,陽金兩脈,前者用大地玄黃氣溫養了趙青的每一寸血肉經脈,使之無比堅韌和強勁,後者用先天庚金力重新淬鍊了他的骨骼,每一處骨骼幾乎都堪比神鐵鋒芒。

而且這麼多年修行下來,趙青這具後天寶體也在不斷的進行完善,若是完全放開手腳對戰青涯,青涯還真不一定能在體魄上勝過趙青。久聞龍族體魄威力,此刻的趙青也有種想要試試的衝動,畢竟這也是他第一次和龍族真正對戰。

「希望不要讓我失望啊!」趙青撇了撇嘴角,眸光深處閃過一絲凶光。

他後背脊柱如復活的大龍扭動,『咔咔』作響,數十塊脊椎骨都在震動,每一次的震動都會賦予趙青更加雄渾的力量加成,雖然沒有和混土峰首座一般的玄黃神環出現在身上,但可以明顯的看到趙青每一塊的肌肉和每一條的經脈都鼓脹起來。

瞬間就將原本還低青涯半個頭的身軀拉近到了差不多的距離,就連清瘦的身形都變得彪悍許多,他暴露在體表的肌膚上隱隱有不起眼的豪光迸現,剎那間的轉變,若不是面目和之前一樣,幾乎都讓人認不出這就是趙青的身型了。

「吼!」趙青喉嚨中發出野獸般沉悶的咆哮,看著即將擊落在臉龐上的青色拳頭,凌厲的拳風都已經清晰的衝到自己的面上,刮的趙青髮絲亂舞。

『砰』電光火石間,趙青在最後一刻,抬手一掌直接擋住了砸向鼻子的一拳,如此勢大力猛,足以開碑裂石的一拳竟然被趙青擋住了,而且是用手掌輕描淡寫擋住的。

感受到對方拳頭上瞬間傳遞過來的力量,趙青心中也有些稍稍吃驚,好在自己沒有託大,否則還真接不住這一拳,要真的被砸在臉上,恐怕鼻樑肯定是保不住了。不過趙青心中也暗暗鎮定下來,從這一拳的力量上他可以預估青涯肉身力量到底有多強,還好沒有超過自己可以動用的力量範圍之內。

反觀青涯,此刻是一臉的詫異表情,自認這一拳就足可以將趙青揍個滿臉桃花開,可是萬萬沒想到,對方竟然鬼使神差的接住了,從自己拳頭上傳來的感覺就像是一拳打在了一團柔軟的棉花中,力量雖然已經發出去,可並沒有爆發開來,就像是泥牛入海消失的無影無蹤。

「這難道是幻覺?」青涯有些不敢相信眼前的這一切,青光閃爍的拳頭就停頓在趙青鼻樑前一寸不到的地方,再也下不去絲毫的距離,一時間他有些愣住了。

趙青冷笑著看了青涯一眼,他開始發力反擊,五指彎曲開始包住青涯的拳頭,整條臂膀都在有規律的震動,每一次震動之力都延伸到二人周圍的虛空中,都引發出可怕的異嘯聲,像是有巨浪拍岸,隆隆不絕。

青涯這剛猛霸道的一拳不僅沒有奏效,而且一個失神間竟然被趙青開始慢慢反擊,感覺趙青手掌好似在推動一座巨峰,有無窮的大力源源不斷的傳遞過來,青涯的臂膀在被趙青一點點的移開。

「咔嚓。」二人從虛空中震落下來,站在了大地上,這是兩人肉身力量之間的較量,並沒有動用真力神通,所以看不見絲毫的流光異彩透發,有的只是無形氣浪衝擊之間的轟爆聲音傳入耳朵。

二人互相對峙的力量實在太過於可怕,虛空並不能承受,就在他們踏落大地的那一瞬間,兩股相互糾纏的可怕力量傳入各自腳下的大地中,瞬間就讓大地崩塌出一個大坑,每個人的落腳之地都迸裂開數條一人寬的裂縫,足足有數十米長,呈蛛網狀密布。

僅僅只有剎那間的失神,身為龍族年輕一代的英傑人物,青涯自然不會這麼不堪一擊,他獰笑著對著趙青道:「有點意思,怪不得這麼狂,竟然能接下我這一拳,看來人族不全是脆弱的廢物,不過你的好運今天到此結束吧,我會把你全身的骨頭都打碎的,反正有我族『龍血芝』調養,你死不了的!」說完,青涯吐出鮮紅的舌頭舔了舔嘴唇,像極了正欲撲食血肉的凶獸,連他的微泛青色神光的眸子都隱隱生出了一抹可怕的猩紅色。

這是兩人私下裡低聲的交談,有氣場籠罩著周圍,可以放開一切顧忌,神念交流想說什麼就說什麼,外人很難聽見。

趙青冷笑更甚,反擊道:「青涯道兄的嘴遠遠比你的實力更厲害,在我看來龍族所謂的體魄也沒什麼稀奇的嘛,你可要小心了,說不定這一戰過後,我到可以送你幾粒人族的療傷寶葯。」

「哼,區區人族的肉身而已,看我今日如何抽碎你的嘴!」青涯不再和趙青鬥嘴,體內龍氣滾滾沸騰,熠熠青色神光好像要燃燒起來一般,化成碧綠色的神焰環繞在他體表那副戰甲上,將整副戰甲都印染成了碧玉般的顏色。

『呼』狂風貫耳,青涯另外一隻手的拳頭也打了過來,力量更加恐怖,氣浪翻江倒海一般的涌動起來,拳頭所過虛空之處都能看到和空氣劇烈摩擦后爆發出的絲絲火芒,他整個手臂青光蒙蒙,像是通體變成了一塊絕世神鐵,渾身筋骨如蠻龍出世,滔天的力量衝出來,狂猛的差點將虛空都震成齏粉。

趙青亦也不在說話,這種程度的交鋒容不得有半點分心,稍微偏差一點都能斷筋折骨,青涯一臉高傲的神色和驕橫的快沒邊了的話語,聽的趙青心裡隱隱有些反感,龍族所謂的一種高高在上的姿態令他極度的不舒服。

隨著青涯令外一拳的轟來,趙青也動了,他的骨骼錚錚而鳴,如利劍交擊出的一串神音,每一股血液都開始快速的流動全身,像是要沸騰到極致而燃燒起來,磅礴的血氣如上古蠻獸真身般的強悍,他體表沒有出現奪目的神光氣罩,但是平凡無奇的皮膚下,有大江大河浪濤奔涌的怪異聲傳出來,而且越來越響,到最後竟如山洪爆發般的轟隆隆作響。

直到這一刻,所有人的面色都變了,紛紛露出不敢相信的表情,要說青涯肉身的強橫還在他們預料範圍之內還能理解,因為龍族的體魄本來就比人族要強悍的太多,非人族中煉體大能的修者不可與之爭鋒。

但是趙青的肉身之力完全就超出了所有人的預料,幾乎人人都大吃一驚,竟然能在青涯如此力量打壓下能抗下來,而且看上去並不落絲毫下風,這近乎是妖孽級別的體魄啊,要知道趙青現在可不算是完美化神境的修者呢。

混土峰首座也差點控制不住自己詫異的神情,他神情凝重的開始一瞬不瞬的注視著趙青,趙青的肉身實在出乎他的意料,就算是當年自己如趙青這般的年紀和修為時,也達不到這種程度。

旁邊的業火峰首座雖然面色看不出太大的變動,但是他的目光卻是在連連閃動,若星光般的神芒洞穿虛空,他心中被震起的波瀾不比混土峰首座小。就連一直在遠處的大雷峰首座見此都有些意外的轉了過來,面上露出若有所思的神情。

「我的天,此子到底多大的年紀,這麼擁有這麼可怕的肉身,絲毫不下龍族之下啊!」

「亦也不知他修鍊的什麼煉體神通,竟然將渾身都熬煉成如精鋼神鐵般的堅硬,這樣的肉身之力完全不懼下品靈器的轟擊啊!」

不少大人物都議論紛紛,趙青的肉身的確出乎意料的強悍,但也有人不排除趙青正在施展一些短時間能提升肉身力量的禁法,這種禁法依靠燃燒自身精血來獲得力量,短時間能爆發出非比尋常的可怕力量,但是後果也十分可怕,時間一長可能留下終身不愈的頑疾內傷。

最震驚此刻莫不過龍族眾人,他們亦接受不了這個事情,幾位長老面色都有些異樣,雖然情況有些超出預計,不過他們看好青涯,還是認為趙青只能蹦達一時半會兒。

也有不少人心思很活躍,他們聯想的角度很不一般。

「此子拜入混土峰,會不會是混土峰首座在外頭廝混留下的私生子啊,借著另外身份悄悄拜入自己父親門下,這樣不容易引起注意!」

「你說的也不是沒有可能,混土峰首座為了照顧這個一直隱藏的兒子偷偷給他開了小灶也不一定,不然哪來如此可怕的肉身力量!」

「不錯,不錯,你們沒看見此子先前受辱,混土峰首座那關心的表情么,而且這父子兩個的體魄都那麼可怕,皆無視同等階龍族啊」

一些亂七八糟的討論,悄悄的傳入混土峰首座耳中,聽得他臉色都黑了下來,不過現在他也沒心思去爭論這些風言風語,只好當作耳旁風對待。

趙青動用絕世肉身之力開始近距離搏殺青涯,混土峰的絕學就是和對手近距離的戰鬥,憑藉土系神通之力賦予己身的防禦力,他們比其他諸峰弟子更加抗打擊,而且近戰搏殺之法在整個昊雲仙宗都是佼佼者。

這就是混土峰弟子的優勢,此時趙青和一樣擅長近身搏殺且肉身可怕的龍族青年高手青涯對戰,無疑二人是針尖對麥芒,一時間看不出孰強孰弱。

趙青回身側擋青涯發出的第二拳,手掌中每一處掌紋都亮了起來,像是化作了璀璨的黃晶寶石,帶起一股沉重的巨力堪堪擊在青涯手腕處。

『咚』拳掌交擊的瞬間,像似兩股不同的閃電撞擊在了一起,爆發出刺眼的光芒,虛空水波般的震出道道波浪形的漣漪,周圍天地宛若有兩柄神錘互相轟擊,能撕裂耳膜的巨大轟鳴回蕩不絕。

互相角逐的巨力從各自的身上傳遞到腳下的大地,瞬間就震出了兩個深深的巨坑,不少堅硬的山岩都變成了齏粉沙粒,兩人的腳踝都陷在了沙層中,方圓十丈的範圍內都已經深深的被二人交擊出來的氣浪轟塌形成了一個巨大的深坑。

一擊未功,青涯並不氣餒,右掌『唰』的一下倒轉過來,如激射鋒芒的天刀毫無留情的斬向趙青的頭顱,掌風凌厲無比若真的被斬中,恐怕趙青的頭顱都要被劈去半邊。

趙青眼疾手快,腰間發力整個人齊齊的向後倒去,同時掌心揮出一道神芒,借著反震空間之力堪堪躲過青涯的殺招,掌風正好從他的鼻尖上掠過,間不容髮之間連趙青都感覺後背發涼。

好在趙青近身搏殺之術不弱於青涯的龍族近戰神術,身體向後倒避閃的剎那,一條腿綳直如鋼鞭,帶著模糊的殘影掃上來,狠狠的踢向青涯胸膛。整個身體猶如神龍擺尾抖動,渾身上下的骨頭又彷彿軟化了一般,身體彎曲的程度十分誇張,這一腿的力量也不尋常,真要直接踢到青涯的胸膛,怕也要被踢碎胸腔。

「來得好!」青涯不懼反笑,像是看見了什麼破綻般瞬間欣喜起來,他並不避開趙青這一腿,反而將整個胸膛都暴露出來,一雙大手如怒龍出海,龍氣纏繞在他的十指上幻化成十條昂首嘯天的青色小龍,對著趙青的腹部狠狠的擊落,像是抓了一塊天碑要活活把趙青整個腹部都抓裂拍碎。

『砰』一聲巨響,趙青的腳尖正中青涯的胸膛部分,除了一陣劇烈的力量波動,這一腳竟然沒有意料中那般將青涯胸膛踢碎,趙青更感覺像是踢到了一座神山一股巨力反震到他腳上,隱隱有著疼痛的感覺。

青涯身形只是稍稍一震,口中發出張狂的笑聲,他胸前戰甲上護心鏡位置此刻有熊熊神光如烈焰般蒸騰,竟幫他卸去了趙青這可怕一腳的力量。色澤晶瑩的青玉戰甲竟然是一件護身之寶,難怪青涯無懼趙青的攻擊,進而直接對著趙青反殺一手。

悴不及防之下,趙青暗道一聲大意,整個半曲的身體瞬間徹底倒在地上,直接滑出去三丈距離,然後一掌按在地上,整個人打著轉站了起來。

青玉戰甲幫青涯抵擋了這一腿之後,並無任何異樣,熊熊烈焰慢慢消散,漸漸的再次隱沒在戰甲內部,這絕對是一件品質不錯的戰甲,防禦力絕對驚人。換做一塊山崖剛才都要被趙青給踢碎,可是青玉戰甲表面卻看不出什麼異樣。

趙青站定身子后,感覺腹部都絲絲涼意傳來,低頭一看,腹部的衣衫上有十道清晰的破痕,好在他躲閃的快,不然就要被青涯真的開膛破肚了。

這完全不是切磋的力量,剛才只有慢一絲,現在趙青都已經重傷垂死了。看著衣衫上的十道爪痕,趙青眉頭緊緊皺起來,心底沒來由的生出一股怒氣,這個青涯心腸十分陰險和歹毒,完全是一派致人死地的打法。

「你」趙青有些陰沉的看著青涯,雙拳被捏的『咯咯』作響。(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本站)訂閱,打賞,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ps:求能讓冷盤變熱菜的票子,推薦砸死我吧!哈哈

雖然兩人交手不過數招,但是青涯完全是一派瘋狂的打法,毫無顧忌可言,這真的是有點如他所說,要徹底打殘趙青,只要不死,有龍血芝這等寶物都可以把他治癒,根本是往死里下手。

趙青被打出真火,若不是估計身上太多的秘密遭到暴露,他真的想一舉擊殺狂妄的青涯,趙青的脾氣是好,但並不是代表別人可以欺凌到他的頭上,陷入瘋狂的趙青遠遠可怕的超出想象。

「不是說龍族體魄天下無雙么,怎麼青涯道兄竟然隨時都穿著護甲?」趙青躲過青涯一記兇猛的攻殺后,冷聲譏笑。

青涯面色不改,面上流露出一絲無所謂的神情,道:「這又不能說明什麼,一件護甲而已,若你穿上護身戰甲我照樣轟殘你!」

老氣橫秋,狂傲無邊,不過青涯的確有這個資本,這件青玉寶甲來歷很大,是他這脈中一位非常喜歡他的老祖宗賜下的,是那位老祖宗年輕時用自己的一張蛻皮精心祭煉而成,加入了不少稀世神材,防禦力恐怖,而且烙印了一縷這位老祖宗的神魂印記,能在青涯遇到極度危險的時候發出絕世一擊。

龍族的繁衍能力非常低,因此每一位佼佼者都會受到族中分外的照顧,能得到的資源遠遠比人族子弟要高的多,這一點上優越人族青年很多。

光是青涯身上這件神甲,放在人族身上,除非是那種妖孽級別的傑出者才能有幸得到,龍族體魄本來就已經很恐怖了,再配合一件防禦力無雙的戰甲,這樣一來能讓很多人面對的時候感到無從下手。

趙青揮手打出神力。差點洞穿虛空直接砸落青涯的肩膀,他自己肉身之力同樣恐怖,能無懼和青涯的正面相抗,一縷掌風橫斬青涯肩頭,千鈞一髮之際卻還是被青涯避開了,不過電光火石間也匆匆削下了他一絲垂髮。

不過青涯身為龍族年輕一代的佼佼者。實戰經驗相當豐富,龍族配合的戰技之法脫胎上古人族煉體的古武之道,那時候人族以此來強身健體,非常適合近戰搏殺,雖然後來斷了傳承。可是龍族一代代英傑付出無限的精力去完善和修正這種戰技,雖然已經不是最本源的戰技,可是後者完善出來的戰技同樣可怕,堪稱無上絕學。


趙青拳拳迸發蠻龍般的巨力,渾身上下每一條經脈都渀佛活了過來化成大江。磅礴的精血滾滾流動,像是要燃燒起來,他的每一個毛孔都噴薄出點點光芒,如星斑掩映著他的身影。

在一點點力量的提升下,趙青將自己的力量悄悄拉到原先兩倍之上,他只能慢慢的提升戰力,一下子突然飆升很容易讓其他人懷疑,然而在雙方出手激烈大戰的同時。漫天的神光激射,煙塵飛揚的快要遮籠了這片天地。片片風刀如神刃大地都被割裂的不成樣子。

趙青一掌直接劈在青涯的手臂上,竟然發出『?鏘』巨響,爆發出點點熾熱的火星,宛若兩塊神鐵在擊打,尖銳的異嘯能震破人的耳膜。

青涯的戰甲並不能覆蓋他的全身每一處地方,除了胸腹大腿。肩胛,和手腕之外,其他都是暴露在外面的,趙青避實擊虛,放棄了對這些地方的攻擊轉而開始將重點轉移到其他地方。

趙青一聲怒吼。像似在虛空打響驚雷,趁著青涯稍微失神的一剎那,他一指點出,整條臂膀化成一根巨大的神光巨矛,渀佛是樸實的山岩構成,但是卻透露出一股兇悍無雙的氣息,有瑞華衝起,伴隨著可怖的凶芒閃現,這根神矛簡直就成了上古凶獸的一根獠牙,連天都能被捅破。

「啊!」青涯這一擊沒有避過,被趙青一指點在了手臂上,直接被打穿出前後通亮的窟窿,剎那間血肉模糊有龍血灑落,青涯忍不住痛呼,整條鋼鐵般的手臂頓時變成了棉花般,軟綿綿的耷拉下來。

這一指威力極大,並不簡單,趙青的指力中蘊含了一股火焰精華力量,青涯手臂上翻卷著的血肉中能看出絲絲焦黑的殘留,傷口因此並不能在第一時間癒合起來。

青涯面色變得極度陰沉,他咬牙切齒的怒道:「你是第一個敢傷我的人,你將受到我無盡的怒火,我要把你整條手臂全部都打碎!」

他怒發皆張,整個人陷入了狂暴之中,青色龍氣劇烈的翻騰起來,幻化成的神焰氣息衝上了高天,似乎要焚盡一切之物,渾身上下的氣血瞬間匯聚到傷口部分,可以看見有璀璨的神光流轉,併發出『噼噼啪啪』的響聲,可怕的傷口正在已肉眼可見的速度癒合著。

趙青這一指雖然殺傷力很大,但是青涯精血雄渾,只要不傷到本源力量,這點不過有些嚴重的外傷他根本不會太過於擔心,不過這一下,他心中也有很大震驚,趙青完全有能力傷到他自豪的肉身,這無疑是個值得警惕的方面。

「哼哼,青涯道兄還是要小心為好啊,千萬不要再這麼讓著我了!」趙青有些不合時宜的打擊。

青涯正在快速療傷,手臂上的傷勢雖然在癒合之中,但是不可能發揮巔峰力量,趙青自然不可能放過這種絕好的機會,他己身一步踏前,身影幾乎都要消失不見了,化成淡淡的一道清風殘影欺到青涯面前,舉掌對著青涯天靈蓋揮出一道貫穿虛無的神芒。

青涯暴退出數丈,想要拉開和趙青之間的距離,他雙眸中的赤紅已經完全覆蓋整個瞳孔。像是一抹無比妖異的腥血,如兩柄血色魔刀,氣勢凌厲攝人,他一條手臂還未痊癒,此刻只能用另外一隻手抵擋趙青霸烈的進攻方式。

青涯五指激張,龍氣化成青霞一道道的射出,鋪成了一張天網牢籠。每一根網絲上都燃燒著青色的神焰,能灼燒神魂肉身,十分可怕。他的每一根手指都化成碧鸀色的神劍,幽幽翠翠,晶瑩奪目,這些激射出的青色神芒如匹練。在虛空中流動出莫名的軌跡,封鎖了趙青前後左右的所有去路,想要藉此給於趙青重創。

「天羅地網,看你怎麼逃出去?」青涯面色猙獰的大喝,看趙青都渀佛看成了弱小的獵物般。

『唰』一道神芒從趙青的身邊擦肩而過,隔著衣衫都能感覺到這些鸀芒中蘊含的可怕力量,擁有一股侵蝕之力,趙青避其鋒芒,但是前後所有退路已經被封死。根本無法離開頭頂籠罩而下的這張神網覆蓋的距離。處在危機之中,趙青並沒有慌亂,因為他知道越是這種處境越是需要冷靜,他仔細觀察之後,身形停頓了下來,雙手結印,果斷的出手,打出絢爛到極致的一股神芒。像是要把周圍的天地都反轉過來。

在趙青指尖,手印形成的剎那整片腳下的大地猛地顫抖。發出沉悶的隆隆聲,滾滾大地之力穿透籠罩虛空的青色神網阻隔,化成道道光束匯聚到趙青的雙手之間。一座古山虛影顯化在趙青指尖,吸收海量大地之力后開始劇烈的膨脹,剎那間化成衝天神峰將趙青護持在虛影內部的空間,神峰劇烈的搖晃。看不清究竟有多少丈的高度,一直衝到了九霄雲外的蒼穹。

神峰高聳入天,如平地升起了一道絕世屏障,所過之處風煙俱凈,又如上蒼降下的一道鋒芒。斬落了虛空中青色神網覆蓋的一切,所有神網上蘊含的腐蝕力量全部震碎。

不可阻擋,青涯的神網直接被破開了,趙青如龍游天,瞬間脫困而出,他沒有停手,像是化成了一尊巨大的天神,推動整座神峰的虛影開始碾壓青涯,周圍龍氣滾滾剛猛霸烈,但絲毫不能抵擋神峰碾壓。

一切阻礙皆成了飛灰,全部被碾碎了,神峰高逾萬丈有霞光奪目,需要人仰頭觀望。和神峰虛影的高度相比,趙青的身形弱小的簡直如螻蟻,可是趙青渾身蠻力動亂天地,這一座神峰竟然在他的手掌中碾碎前路一切,簡直是絕代霸王重生力拔山河。

青涯自詡肉身之力很強,但他能感覺到面前這座高大的神峰,雖然只不過是虛影,但是有凝重如大山壓世的感覺凌迫在他胸中,稍微一靠近連他自己渾身的骨骼都咯咯作響,這真的像是一座真實的山正在被趙青推動碾壓著一切。

然而青涯還是慢了一步,滔天的氣浪洶湧撲面而來,令他站立不穩,直接一個踉蹌掀飛了出去,像是斷線的風箏摔在地上。

手中神峰虛影消散在天地之間,無盡的大地之力化作黃沙風暴淹沒了眼前的天地虛空,這樣霸天絕地的一擊非常耗費真力,縱然是趙青也不可能無休止的施展下去,雖然不過是虛影,可是都是沉重的大地之力構建的,重量非同小可,和一座真實的小山沒有什麼區別。任何肉身無雙的人,也不可能在化神境拎著一座山去砸人,不直接累死才怪。

這種手段只能用在出其不意的地方,自身真力供應達不到揮霍無度的程度這種神通的威力完全不可能開到巔峰,再無顧忌的施展下去,渾身真力都怕要被吸干。

青涯跌落在遠處,砸的大地都出現了一個人形的深坑,雖然搞得灰頭土臉,但他並沒有受很嚴重的內傷,身上的青玉戰甲有蒙蒙青光透體而出,將絕大部分力量卸去了。但是這一擊他雖沒有受傷,可是卻感覺在眾目睽睽下被趙青一招擊退,實在是丟了面子。

他不由得惱羞成怒,一身龍氣徹底爆發,在煙塵席捲中他化成一道流光怒吼著衝出來,打出連天穹都為之震顫的波動向著趙青殺來,一招之差而已,他不相信趙青的實力真的能壓制自己,肉身力量完全發揮,想要徹徹底底的打殘趙青。

先前他肉身無恙,趙青尚且不懼,徹底他一臂傷口雖已經癒合,但不可能徹底痊癒,既然青涯還要和他對拼肉身,他更加不用有什麼擔心。

「轟」青涯一拳打到,虛空都凹下去,腳下地層剎那斷裂,磨盤大的石塊如煙朝著趙青崩飛而去,茫茫一片迷霧既遮住了天地又徹底封死了趙青的視線。

趙青看不見青涯的身影,但是能感受到周圍天氣靈氣為之波動最厲害的一點,他亦也兇悍無比的一拳呼應過去,整個拳頭寶光生輝,每一根指節上都有神秘的流光浮現在血肉之中,連成一片密密麻麻的流光大陣,像是能撼動山川萬物,又渀佛能打碎虛空擊穿高天。

「轟隆隆….」刺目的一片光浪迸發了,宛如山洪決堤,巨浪拍岸,虛空被扯斷成兩斷涇渭分明的空間,有洶湧澎湃的浪濤迴旋衝擊天地,這裡徹底的淪陷在無窮的力量廝殺中,大地在哀鳴,裂開條條巨大的地縫,古老屍域深層中的屍氣衝出來,漆黑如墨愈發顯得此地的可怕。

所有觀戰的人都動容了,兩個化神境的修者肉身之力竟然有這麼可怕,天地都要快被打爛了,完全承受不住兩人爆發的氣勢,就算是有些出竅境的修者此刻都有些汗顏了,他們自認肉身程度上根本不能和兩人相比。

這是把肉身當作了神鐵在淬鍊和打磨,剔除不必要的雜質,留下最精粹的力量精華,這兩個人只要不隕落,將來的肉身肯定是要達到嚇死人的境界,說不定還有機會衝擊肉身成聖的境界,到那個時候,任對手神通無限,法力滔天,我自可以一拳打碎,天地滅他們都可以保持肉身不毀,那是一種人間稱霸的存在,沒有人能在他們的肉身下喘息。海嘯般的聲音傳來,兩人化成兩道閃電在互相撞擊,每一次撞擊都是那麼驚天動地,宛如宇宙中一顆顆古老星辰在撞擊和毀滅,所有的光華都聚在了他們周圍,天地靈氣渾濁的更像是混沌之氣,正在沸騰,每一縷打出的神芒都撕裂了虛空,一寸寸的地表在兩人拳腳相加中支離破碎。


「啊…」青涯的慘叫聲從一團光芒中傳出來,隨之所有人看到的就是,他好像被一道流光打飛出來,身形還沒有站穩,另一道身影就已經撲了上來,拳拳到肉,腳腳中骨,眨眼間就把青涯揍了個鼻青臉腫。

青涯瘋狂的大吼著招架著趙青的攻擊,怎奈對方攻擊速度簡直就是狂風暴雨傾瀉,他護住面部,趙青一拳打在他膝蓋上令他呲牙咧嘴,青涯護住膝蓋,趙青則一掌拍落在他臉上,差點把鼻樑都壓踏了。

眾人不知道之前發生了什麼事情,可是現在此時此刻青涯卻正在被趙青打壓得毫無還手之力,不時有慘叫聲傳出來,趙青雙拳更渀佛風輪轉動,對手身上只要青玉戰甲沒有保護的地方他都照顧到了。

很多人目瞪口呆,連眼珠子都不捨得轉動了,這種打法實在是犀利,他們在一邊看著就已經非常過癮,若不是顧忌龍族在場,很多人都差點歡呼起來,看高傲的龍族吃癟這簡直是百年不遇的稀奇事。

當然龍族所有人臉色比鍋底還要黑,自詡肉身體魄天下無雙的龍族,族內一代青年才俊此刻正在被一個人族少年壓著打,連氣都喘不過來,這根本就是當場在打臉,沒有龍族的面色好看的出來。

『鐺』在一系列的攻殺之後,原本大佔上風的趙青卻傳出一聲悶哼,整個人突然之間被青涯胸前的一道青光掀飛,他的一拳渀佛真的打在了一塊絕世神鐵上,發出清澈透亮的錚鳴,虛空如萬劍凌世,被瞬間斬碎成齏粉。

青涯被揍的頭昏眼花,鼻青臉腫,危急時刻身上的青玉戰甲自主迸發神光,將趙青掀飛了,青涯的老祖宗內蘊戰甲之內的一縷印記被他觸發,化解了當前的局面。(未完待續。。) ps:哈哈,馬上元宵佳節啦,冷盤在這裡祝所有看本書的書友合家團圓,今年一定都是棒棒的!隨便給冷盤投票吧!

「咳咳」趙青胸膛劇liè起伏,身形都有些不穩定,嘴角緩緩淌下一絲血跡,青玉戰甲突然迸發的衝擊力無比可怕,要不是關鍵時刻他心生警兆,勉力避開了鋒芒,此刻肯定站都站不起來,不過內臟還是受到不小的傷害。

青涯獰笑著站起來,陰沉的道:「來啊,再來啊,你一個連化神境都沒有完全踏入的小小人族也想要跟我斗,信不信我碾死你?」

「有種,你脫下戰甲,我打爆你的頭!」趙青也怒了,開口放狠話。

兩人互拼肉身,趙青一記奇招得勢,之後一系列的攻擊狂猛的可怕,直接把青涯打成了鼻青臉腫,幾乎是壓著對手打擊,這一幕著實讓很多人心生快慰,看著龍族愈發顯黑的面色,大家心裡有說不出的感覺,忍不住要為趙青歡呼喝彩。

最後關頭,青涯身上的戰甲將趙青崩飛,這點讓所有人都不滿,紛紛向龍族投去鄙夷的目光,更有些性子ji烈的人還想出言諷刺幾句,但是看到龍族無比壓抑的怒氣,有所顧忌終究是沒有說出什麼來。


「哈哈,這是屬於我的戰甲,憑什麼要脫下來,有本事你也搞一套啊!」青涯有些瘋狂,原本清俊的面龐扭曲的有些猙獰,他內心的憋屈就如將要噴發的火山,也是又不知道該怎麼發泄出來,他的確被趙青打怕了。

狂風暴雨般的一頓攻擊,揍得他自己渾身每一根骨頭都在發痛,若不是龍族體魄強橫。此刻他估計早已經癱軟如爛泥,一張臉腫的比豬頭還要慘,整個鼻樑都打斷了,和趙青之間的肉身之戰,他可謂輸的一塌糊塗。

但是青涯還有手段沒有用出來,青玉戰甲最後關頭救了他一把。趙青悴不及防下被擊傷,這多少令他有些安慰,當下他也打定注意,既然肉身力量壓不住趙青,那麼他一個化神境的修者完全可以用道力死死壓垮趙青。



「嗯,來了。」小妮子拍拍呂二的背,示意他放自己下來。

Previous article

藤蔓另一頭,果然是賊心不死的金滿堂,一見落空,舉著木劍向她刺來。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