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蔣少龍左手稍微用了點力氣,便將中指沒入一半有餘。

這一次,徐玲再也淡定不住了,驚慌失措的喊道:「噢……蔣少龍,小褲褲還沒脫下來呢,難道你想用手指頭給人家捅漏了嗎?真是的!」

說完,徐玲白了一眼,自己伸出右臂,使勁兒往前面欠了欠身子,這才觸碰到純棉三角小底褲的邊緣地帶。

蔣少龍倒也不著急,反正距離地面還有很高的海拔,樂得觀看美女在自己懷抱當中脫衣服。

結果,徐玲費盡九牛二虎之力,好不容易才把三角小底褲推下去三分之一左右。

「哎呀!」

忽然間,徐玲發出一記哀呼,淚水眼看著就要盈眶而出。

蔣少龍趕忙關切的問道:「怎麼了?小玲?」

「都怪你,還得人家剛才不小心抽……抽筋了。」徐玲將右臂縮了回來,不停地活動著,一副弱不禁風的樣子。

看著懷抱中楚楚可憐的小空姐,蔣少龍頓時豪情萬丈,覺得自己是全天下最幸福的男人了。

蔣少龍露出一個淡淡的微笑,把嘴巴伏在徐玲耳旁,調侃道:「小玲,肯定是你平時不經常鍛煉身體,才會導致抽筋的,怎麼能賴到我頭上來啊?」

嘴上這樣說著,蔣少龍並沒有停止左手的動作,從芒果高地,一路向下高歌猛進,不斷地刺激著徐玲的小腹,以及兩腿之間的敏感部位。

徐玲瞪了蔣少龍一眼,沖著自己的右臂努了努嘴,問道:「蔣少龍,你說現在怎麼辦呀?」

蔣少龍露出一個壞壞的笑容,搖頭裝傻道:「不知道呀,要不然我幫你揉揉胳膊?」

「啪!」

一氣之下,徐玲抬起恢復好的右手,狠狠地拍了蔣少龍胸脯一巴掌。

聽到胸口處傳來的清脆響聲過後,蔣少龍先是楞了一下,隨後左手覆蓋在空姐的黑森林上空,不停地大力揉搓著,似乎在有意「報復」徐玲。



「住……住手,蔣少龍,求你了!」

「哦哦……啊,受不了了,蔣少龍求你別折磨我了好不好?」

孰料?蔣少龍卻對徐玲的求饒聲置若罔聞,繼續著手上未完的動作,誓要通過這種方式,來征服懷抱當中的佳麗。

「快!再快一點,蔣少龍,哦……啊!」

不一會兒,徐玲一臉潮紅綳直了身子,光潔白凈的小腹一抖一抖向上挺著,達到了多年未曾涉足的人間仙境。 蔣少龍露出一個會心的笑容,側臉看了看那條掛在徐玲左側大腿根部的三角小內褲,不停地隨風搖曳,恰似一道良辰美景。

徐玲聳拉著腦袋,臉上儘是抵達雲顛后的餘韻,連說話的力氣都沒有了。

但是,此時此刻,徐玲已經徹底被蔣少龍征服了,無論是身體還是心靈?

良久,徐玲在蔣少龍懷裡動了動。

女人就是這個樣子,第238章。

蔣少龍不禁滿臉疑惑的問道:「小玲,你要幹什麼?」

「嗯……」

可能是不小心觸碰到自己的敏感部位,徐玲忍不住哼了一聲,低聲要求道:「蔣少龍,從下面托住人家,好嗎?」

「嘶!」

蔣少龍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冷氣,尷尬的笑道:「有點冷啊,看起來它還有點不太適應。」

誰曾想?蔣少龍原本無心之語,卻被徐玲給誤解了,眼神幽怨的抱怨道:「那還磨蹭什麼?不趕緊給它找一個溫暖的地方藏起來?」

只見,蔣少龍聞言先是一愣,遂即反應過來,一副恍然大悟的樣子。

此時,徐玲正捂嘴偷笑呢,蔣少龍意識到自己被面前這個小妞給耍了,一氣之下抬起右手,在空姐的美臀側後方,留下了一個紅色的五指印。

「啪!」

「哎呀……」

徐玲吃痛之下,不禁秀眉緊蹙,沒好氣的埋怨道:「幹嘛打人呀?」

徐玲不禁嬌呼道:「呀!蔣少龍,你怎麼進來了?」

「我……我不是故意的。」蔣少龍頗為尷尬,畢竟還沒有任何前戲就佔領峽谷大本營,有種霸王硬上弓的感覺。

蔣少龍試著往後挪了挪屁股,打算把不聽話的小兄弟解放出來。

孰料?徐玲的峽谷又窄又緊,參天巨樹似乎還在留戀這間溫暖而又濕潤的小黑屋,怎麼也不肯輕易撤出來。

結果,進進出出之間,蔣少龍倒是沒有什麼感覺,可苦了徐玲這個欲求不滿的小空姐了。

蔣少龍卻無心理會這些,忘情的聳動著腰部,在這片剛剛征服的土地上辛勤耕耘、勞作。

至於播不播種?要不要收穫豐盛的果實?這是一個值得考慮的問題……

雖然徐玲已經泄過一次身了,可即便如此,她仍舊招架不住火力全開的蔣少龍。

沒過多久,徐玲便第238章中精神,不再理會身體下方正在被侵犯的桃源深處。

只見,徐玲用纖細的左臂勾住蔣少龍脖頸,右手通過腋下繼續繞到背後,開始繼續未盡的事宜。

?。

當徐玲握住那塊兒體積最大的鐵片之後,右手的傷口隱隱作痛。

徐玲抿了抿性感的嘴唇,不顧自己的傷口,一咬牙用力地將鐵片向上拔起。

「噗!」

由於鐵片扎的太深,一股血水噴涌而出。

徐玲內心狂喜,試了那麼多次,鐵片終於有點鬆動的跡象了。

其實,這一切也跟蔣少龍正在做的活.塞運動有莫大關聯。

要不是蔣少龍一直鬆動腰部,致使肌肉處於緊繃狀態,硬是把鐵片給擠了出來,徐玲也不可能那麼輕鬆拔出鐵片。

「呃……」

蔣少龍額頭汗如雨下,不是因為辛勤勞作累的,而是因為背部傷口傳來難以忍住的疼痛感。

疼歸疼,蔣少龍非但沒有放棄這來之不易的榮耀,反而加快了腰部聳動的速度。

「哦……哦哦……」

一時之間,徐玲吟叫連連,幾乎不曾間斷過。


蔣少龍汗流浹背,赤紅著雙眼,激動的問道:「小玲,我可以留在裡面嗎?」

徐玲知道,該來的總會來,不可避免。

於是乎,徐玲撩了撩被汗水打濕的長發,挽在耳後,露出一個迷死人不償命的微笑,拚命的點頭答應道:「少龍,你對我做什麼都可以!」

聽到徐玲發自肺腑的真情告白之後,蔣少龍忍不住俯身在其額頭上,留下了一個淡淡的吻痕。

與此同時,蔣少龍用前所未有的速度,撞擊著懷中空姐的桃源深處。

徐玲意識到自己必須要把握住這次機會,否則,一旦錯過就徹底糟糕了。

想到這裡,徐玲一邊承受著蔣少龍的撞擊,一邊把雙臂繞到其背後。

這一次,徐玲雙手握住那塊兒體積最大的鐵片,就算左手沒有用布料包裹起來,也不在乎了。

「小玲,好了……」

豈料?徐玲剛剛做好準備,蔣少龍便毫無徵兆的在她體內爆發了。

一股滾燙的熱流直逼桃源深處,將徐玲燙的直翻白眼,下巴後仰盡顯女人嫵媚的風情。

「啊……」

「啊!」

蔣少龍的爆發持續了長達半分鐘之久,徐玲在這一剎那,雙手用力將鐵片連根拔起。

徐玲發出一記舒爽的叫聲,而蔣少龍則緊皺眉頭,用一聲低吼來硬抗背部傳來的劇痛。

「蔣少龍,我終於把它拔下來了,真心不容易呀。」說著,徐玲將握在右手中的鐵片,送到蔣少龍面前。

對於那塊兒差點要了自己小命的鐵片,蔣少龍連看都沒看一眼。

因為,蔣少龍的注意力全部集中在徐玲血肉模糊的右手上。

為了給替蔣少龍拔出鐵片,徐玲兩隻原本嬌嫩白皙的小手,已經變得鮮血淋漓、慘不忍睹。

鐵片造成的划傷隨處可見,尤其是手指內側關節處,受傷最為嚴重。

由於鐵片太過於鋒利,甚至有幾處傷口都能看見裡面的森森白骨,煞是恐怖,令人看上去會禁不住產生一種觸目驚心的感覺。

此時此刻,兩人的身體仍緊密地融合在一起,卻對此渾然不覺。

只見,蔣少龍輕輕地抬起徐玲的右手,放在眼前仔細端詳了一會兒。

下一秒鐘,蔣少龍隨手丟掉那塊兒鐵片,低頭替徐玲解開纏在右手上的破布。

雖然,徐玲並不知道蔣少龍要做什麼?但卻沒有阻止,輕聲提醒道:「蔣少龍,疼!你輕點……」

「小玲,忍一忍,馬上就好。」蔣少龍頭也不抬的回答道。

「嘶啦……」

隨後,蔣少龍丟掉被血水浸濕的布料,又從自己的t恤上面,撕下一大塊兒乾淨的白布。

原本,徐玲還以為蔣少龍只不過是要用新布料,替自己包紮傷口而已。

事實證明,徐玲只猜對了一半。

因為,在包紮傷口之前,蔣少龍竟然低頭吻了上去,將粘在徐玲右手上面的血漬一一吮*吸乾淨。

徐玲一邊忍受著鑽心的疼痛,一邊往後掙脫右手,面紅耳赤的說道:「蔣少龍,臟……別弄了。」

蔣少龍深情的望向徐玲,眼神之中滿是心疼,重新拉過對方的右手,輕聲道:「小玲,你為我付出了那麼多,這點小事兒又算得了什麼呢?」

見自己拗不過蔣少龍,徐玲最終選擇低頭不語。

可能是蔣少龍的唾液觸碰到傷口后,起到了消炎的作用,徐玲時不時便會被一陣刺痛刺激的秀眉緊蹙。

但是,即便如此,徐玲也是疼在手上,美在心中,別提有多麼幸福了。

試問,除了蔣少龍之外,全天下有哪個男人?能做出如此瘋狂的舉動呢?

「噗!」

直至徐玲右手的血漬清除完畢,蔣少龍這才把存在嘴裡的血水,一口吐了出去。

爾後,蔣少龍將剛剛準備的白色布料,小心翼翼的替徐玲包紮好。

緊接著,蔣少龍又替徐玲清理左手的傷痕。

不過,左手的傷勢,相對而言要比右手輕多了,處理起來也比較省事。

只是,撕來撕去,好好的一件白色t恤,硬是給整得不成樣子。

就在蔣少龍忙碌之時,徐玲探頭往下方看了看。

以兩人現在所處的海拔,已經依稀能看到地面上高聳的建築物了。 也就是說,用不了多久,成千上萬名居住在城市裡的法國人,就會看見一個光屁股的女人,正騎在一個男人腰部,乘降落傘優雅的落在地上。

或許,蔣少龍跟徐玲會贏得路人的喝彩。

當然,他們也極有可能被法國的警察,以傷風害俗,擾亂社會治安的罪名帶走。

想到這裡,徐玲忍不住提醒道:「蔣少龍,快點把我放下來。」

「急什麼?」蔣少龍溫柔的呵斥道。

不等徐玲回答自己,蔣少龍繼續補充道:「小玲,以後不許再叫我的名字了。」

徐玲不禁為之一怔,弱弱的問道:「那該怎樣稱呼你呢?」

蔣少龍的眼珠子在眼眶裡轉了兩圈,開口問道:「小玲,看年紀你應該比我大,龍哥這個稱呼似乎有點不太合適,乾脆直接喊我少龍吧。」

「少龍?」徐玲昂起下巴重複了一句。

「嗯……」

蔣少龍點點頭。

徐玲滿臉好奇的追問道:「少龍,是不是有很多女孩子這樣稱呼你?」

在心裡盤算了片刻,蔣少龍點頭回答道:「是的,一般情況下,比我小的都喊龍哥,比我大的就是少龍了,這樣聽著比較合適。」

再看徐玲,臉色頗為難看,畢竟誰都不可能一下子接受這種殘酷的事實。

只見,蔣少龍輕輕托起徐玲的美臀,將其從腰部挪了下來,進而抱在懷中。

察覺出徐玲的情緒有點不對勁兒,蔣少龍擠出一絲微笑,道:「小玲,我只是不想騙你,難道做一個誠實的男人有錯嗎?」


百里凌雲覺得這裡太吵了,陸元香向來都喜歡安靜的,怎麼會喜歡這個地方呢?連他自己都覺得特別的吃驚,不過呢,他覺得在這裡似乎能看到另一個陸元香,他感覺陸元香來賭坊似乎不是來賭博的,而是來看戲的,自己都不明白她為什麼會喜歡這裡。

Previous article

「嗯,來了。」小妮子拍拍呂二的背,示意他放自己下來。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