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面對眼前的石像,黑曜打了個寒戰說:「他的眼睛太逼真了吧,總覺得它會活過來一樣。」

「好吧,我們可以迎戰了。既然黑曜都這樣說了!」奇人嘆了口氣,一個轉身,將他背後一個巨大的岩石手掌切斷。

「沒錯!」

入雲也抖了下身子,一個揮手,那塊岩石手掌從眾人的頭頂被她擊碎,小石塊瞬間飛濺開來。

蘭丸早已拿出笛子,處於戒備狀態。

「你們一個個……話說要不要那麼准啊喵!」黑曜一個轉身,躲過好幾塊小石子,但早已滿頭黑線,「不會我真有喚醒能力吧……嗷!」

黑曜已經察覺周圍的動靜,地面和山崖都開始晃動,飛沙走石之間,他們望向那座石像,只見他笨重的身體卻一下子從山腰抽出,雖然無法動彈下半身,手臂身體和手中握的石劍卻早已靈巧的挪動。

無數大小石塊沿著山腰不停滾落下來,形成一條砂石匯成的溪流,塵土四揚。

石像怒吼一聲,更多的石塊不斷滾落下來,整個山腳幾乎要被飛瀉而下的石塊淹沒。

大家忙著躲避石陣,根本沒有其他通路。

石像武士如同復活一般,開始用手中的長刀砍身邊的石頭,彷彿想要將自己的身體從石壁上脫離下來。隨之而來的是更多的巨石從山崖上滾落,他跟沒有注意山腳下的人。

「他想離開這裡……」奇人用手中的劍砍碎入雲身後的一塊巨大的飛石。

「你又在胡言亂語什麼!」入雲用算盤打碎身邊的石塊回應。

「真是什麼鬼都給碰到了!石頭也會變成怪物喵!」黑曜跳來跳去,正糾結著到底是變身還是不變身好。

「我可沒有遇到過什麼石武士,肯定是因為你黑曜,你這個烏鴉嘴!明明只是一隻黑貓!」

「就算這麼說也晚了喵。」黑曜說罷變成了巨大的神獸大叫一聲,「大家騎到我身上來!」


只見入雲靈巧的一躍跳到了黑曜身上。但只有奇人仍不依不饒的砍著石塊。

「奇人你快上來,磨蹭什麼!」入雲對著他喊了一聲。

「奇人危險!」淺井長政看到石武士似乎注意到了奇人的存在,追尋找他的方向用手上的刀砍他。

「等我一下!」奇人笑了一下,像早就胸有成竹一樣。

石武士已經慢慢脫離山體的束縛,行動範圍越來越大。他正視圖用手上的劍給自己砍出兩條腿。

「我們可沒功夫打敗什麼石頭怪,趕緊通過這裡就能到達目的地了!」入雲繼續催促奇人。

但他好像沒聽到似得,往山上爬去,一直爬到一個小石頭平台上,用劍砍著石頭。

「奇人應該是想吸引石像武士的吸引力,讓我們過去吧。」蘭丸說道。

「既然這樣……坐好了!」黑曜一躍而起,加快腳步飛奔而起,很快便跑出了百米,曜終於在一個拐角停下。

此刻,只聽到一聲巨響。石像武士整個從山頭走了出來,兩條腿只是兩根石柱,但依然可以移動,他往相反的方向緩緩走去。

「奇人怎麼還不出現?」入雲等地有點焦急。

「喂,久等了!」奇人拽了拽黑曜的尾巴說。

「到底怎麼回事?」黑曜不耐煩的說。

「沒什麼,那個石像只是想去散步吧,我幫了一下他」。

「散步……?」入雲一臉迷茫,還無法理解這件事的邏輯。

「因為他一點也不想傷害我們,只是想擺脫那座山而已。」

奇人話剛落音,一個人影出現在他們面前。 「小云云!」

一個穿著灰色長袍的中年男子,手裡拿著一跟榆木雕刻的手杖出現在眾人面前。

「千……千問老爹……!!!!」入雲張大嘴,把那個『爹』字拖得老長,「你……你怎麼會在這裡?!」

「嘻嘻!看到老爹不高興么?」中年男子脫下長袍的斗篷,勾了勾嘴角說。

「老爹——?!」

其餘三人都略帶吃驚地神色齊刷刷看向眼前的大叔,又反覆打量入雲——因為畢竟從面容發色身材樣貌看,這位大叔跟入雲沒有一處相似。

「你們來的可真是不巧,這座山神石像多少年來都不會動半分,大家都將他視為零魂市的守護者。偏偏這個時候動了起來。不過,你們可能沒聽說過這座石像的故事吧。他原本是個自由的旅人,答應了幻霧川的城主為他帶去一個重要的寶物,城主便給了他許多酬勞,誰知那人反悔把寶物私吞,於是便被變成了石像永遠困在這裡,誰知道你們竟然能喚醒他,看來他現在算是自由了——」

中年男子臉上布滿皺紋,但眼神卻依然保有舊日風采。灰綠色的長髮夾雜著幾縷白髮,用皮質的細繩綁起束成一股長至腰間。背上背了一個粗帆布的口袋,袋子微微鼓起,口袋用墜有金色串珠的粗蠟繩束口。灰色長袍一直到腳踝,袍子下方綴了一圈銀色花紋。

「可是你怎麼知道——」入雲欲言又止。


他露出不滿地表情繼續說:「知道你——出來?老爹什麼不知道?說來話長,我正在等待區零魂市的某個人,另外啊,又被百想那個老傢伙趕出來了!」

「千問老爹你又怎麼惹百想老爹生氣了?」入雲看著千問老爹提到『千問』這個名字扶了扶額頭臉色變得難看起來。

「哼,怎麼又是我惹的?不過就是下一盤棋拿走了他一顆棋子而已。竟然那麼認真!還有什麼碗筷十天不洗啊,衣服五天不換之類的,真是一隻蒼蠅王!在你腦門旁邊不停嗡嗡嗡……」

這時滿臉滄桑的皺起眉頭抱怨,彆扭的表情卻不符合他的年齡。

「呃……老爹那是你的錯吧!」入雲滿頭黑線的看著他。

「哎!閨女都不向著我,難道小云云想當只蒼蠅公主嘛?」千問說道一半抬頭便看到了奇人,「哦,你身邊的年輕人……」

「怎麼了老爹?介紹下,我新招的跟班——名叫天地奇人!」入雲將奇人拉到千問面前。

「千……千問爹,你好!」奇人點了點頭。

「嗯,沒什麼,是個不錯的青年。唉另外一個也不錯嘛!小云云很厲害啊,開後宮了!」千問微微一笑看向蘭丸。蘭丸也禮貌地回以一個微笑。


「什麼後宮?!老爹你別亂說!」入雲被說得臉紅得像個蘋果。

「好了,只能暫且跟你們告別,有機會再敘。拜拜,小云云,你放心去,我不會把你出賣給百想老頭的!有什麼危險,老爹會馬上趕到!」說罷,千問湊近向入雲耳邊說:「入了零魂市,找到幻王。」接著拋了一個媚眼便往另一條路走去,明顯腳步緩慢,但倏地幾步已經離眾人幾十米遠。

「幻王……」入雲歪著嘴嘆了口氣,「對了,老爹你什麼時候馬上趕到過啊?!……走走,走啦!別看我了。我的老爹就愛胡說。」

「哦!」

大家不約而同應道。

走了一會兒,一行人的眼前已經出現了通往零魂市的數條道路。

周圍的荒野只是一個擺設,不多會兒,他們就看到了縱橫阡陌的土路,時不時就會看到零星的旅客朝某個方向行去。

因為道路時窄時寬,黑曜索性變成了黑貓的樣子跟著大家一起徒步。

隨著人群的聚集,荒涼的野外漸漸可見一些涼棚和簡易破舊的建築。這裡並非靈魂市,而只是一個入口,直到一個巨大的山洞門口,一個巨大的紅色鳥居前。

門口有一個衣衫襤褸的老頭,望了他們一眼,眼神詭異,但並沒有阻止他們進入。

黑曜好奇的抬頭,看到高聳的岩壁說:「為什麼在這種偏僻,荒蕪,地形奇怪又陰森的地方?」

「哦,難道要修在『城主』勢力的眼皮子底下嗎?」入雲不緊不慢地回答,「想想那個瘋子明智光秀……」

「你們就別吐槽他了,好歹人家也是——」

「也是什麼?」

「夥伴呀!」

「切,什麼夥伴!只有你把他當做夥伴吧!」

「夥伴的夥伴,也是夥伴!」

「光秀你怎麼了?」

不遠處草叢之中,淺井長政看著貓在自己身邊的明智光秀臉上劃過一絲異樣的表情。

「沒,沒什麼。蹲久了,腿麻。長政,這樣跟著真的好么?」

「我們也是為了黑曜才跟著他們——」淺井長政笑笑拍了拍明智光秀肩膀回答。

黑曜打了個噴嚏,轉過頭去張望四周。

「噓!」

淺井長政捂住明智光秀,做了一個噤聲的手勢。

「怎麼啦?黑曜,別又有什麼糟糕的事!」入雲回頭往看了奇人一眼。

「沒什麼,錯覺啦喵!」黑曜抖了抖毛回答。

往前幾百米,四周都是鐘乳石和藤蔓,洞口雖然寬敞,但寒氣逼人。

塗抹著奇怪的符咒,懸挂著詭異的植物和飾品,奇人跟著大家走了一會兒,發現無路可走了,眼前是一片廣闊的地下溶洞,黑暗深邃,從這裡往前全部都是地下暗河,伸向莫名的漆黑遠處,眾人停了下來。

蘭丸修長的手指一彈,手中的哨發出一聲長鳴,不一會兒,水聲響起,一個全身黑袍的擺渡人,划船到來。他始終將帽子翻起,遮住整個臉,陰暗的洞內看不到他的臉,他的身體似乎一直散發出一股水汽。

奇人雖然心裡嘀咕著,還是跟著走上了船。入雲拿出一些奇怪的獸牙當做船資。

「嘿嘿,交易?」船夫的黑斗篷下,發出陰測測的招呼聲。

入雲漫不經心道:「專心的開船吧,鬼渡夫,如果交易順利的話,回來還會給你彩頭。」

「那我就等著啦,嘻嘻。」船夫抖了抖肩膀,笑聲尖銳而刺耳。

「別想著送我們迷路就謝天謝地咯。」入雲摸了下自己腰際的算盤,悠然警告。

奇人想著,看來也不是什麼善良安全的地方吧?真是那個傳說中的靈魂市?但再多疑問在這個世界並沒有什麼用處。

洞穴寬敞得嚇人,但卻依然幽暗陰森,寒氣逼人,時不時飛過的蝙蝠和異世界的飛獸發出怪叫。而很快,遠處零星出現了鬼火般的星點燈光。

「零魂市到了。」入雲一臉自信。

船駛過一片灰茫茫的河水,螢火漸漸散去,時而濃厚時而稀薄的白色霧氣將整條河籠罩。根本看不清四周的方向更別說對岸,沒有嚮導必然是要迷失方向。

怪異的船夫熟練的划著船,並不跟任何人說話,但是嘴裡卻哼著奇怪的歌謠,旋律流暢但歌詞含糊不清,加上船夫本來就奇特的聲線聽上去特別詭異。

「啊桑呀咿呀哦桑……哦咿哦咿喲咦桑……」船夫的歌詞詳化。

誰也聽不懂他在哼些什麼。

隨著船夫的歌聲,奇人好奇的看著不算清澈但微微泛著綠光的湖面,似乎有什麼活的生命在吸引他的注意。

除了因為船沿和船槳劃過翻滾出一層層的凌波,奇人分明看到水底隱約可見巨大的黑影來回緩慢的穿梭。

一晃神,又讓人覺得那不過就是河水下得藻類飄動的影子。但那緩和卻充滿了力量的感覺,彷彿他們是擁有著強大生命力的生物。

一雙發著光的雙眼在暗綠色的河底一閃而過。那眼神好像與奇人正對上,但他並沒有覺得恐怖,反而看得出神。神秘的吸引力讓他將頭靠近水面。

「幹嘛,奇人!」入雲一轉頭拉住了奇人,也許下一秒他就悄無生息的投進水裡了一樣。

「啊,什麼?我只是看看……看風景……」奇人突然打了一個寒顫,如夢初醒,突然不知道剛才自己到底看了些什麼。

「來到這裡,一切都要小心,零魂市究竟是怎樣的,我們都清楚。」蘭丸看著奇人,眼神異常嚴肅。

「嗯。」奇人點了點頭,但從那一刻奇,總有一種奇怪的感覺告訴他可以安全到達彼岸。

船靠岸了,鱗次櫛比的窩棚和房屋在巨大的鐘乳和懸崖間林立著,燈火和不知名的光源星星點點猶如螢火蟲,也像墳墓的鬼火。仔細看的話,發現人並不少。

一行人走過碼頭,碼頭幾乎是最熱鬧,人流聚集的地方了。

一條長街上羅列著種類繁多的商品,光顧的客人有武者打扮,也有非常華麗扎眼的打扮,甚至有人穿著乍一眼看起來非常怪異的長袍,而有些帳篷門口則徘徊著眼神危險的兇徒。

無論是商品還是人群,與這塊土地,或者說,與奇人自己熟悉的世界都顯得格格不入。陰森的地下也為這個地方增添了不少詭異的氣氛。

周圍的人群照常的走動閑逛,討價還價,周圍還有血腥氣和香料混合的氣息。給人危險的感覺。

「這裡好熱鬧,就是所謂的『零魂市』嗎?有些傢伙看起來都不像是本地人吶,應該說,掉到這片世界的大家,早就習慣了這種錯亂的環境了……」奇人手搭涼棚放眼望過去,突然收起認真思考的表情,被什麼刺激了似的,激動地道:「天吶!那邊有個屋子居然屋檐左右的燈籠不對稱,簡直喪心病狂!」

入雲無力地捂住額頭,已經不想吐槽了。

而奇人呢,剛想大跨步的衝過去,卻發現自己腳下踩了一個空,眼底是一片黑暗。 「當心!」蘭丸拉住奇人的手臂,黑曜叼著他的衣角,將他拽了回來,原來他們身邊的道路由木條所隔開,但跨過簡單的木條,下面竟是一片漆黑。

奇人仰起身子,重新站好,不好意思的抓了抓腦袋。

從他們身邊經過的路人卻一點都沒有注意他們。只是幻霧川的奇裝異服,比赤土更甚,所有的路人都穿著都各有千秋。

有兩米開外的巨人、也有不到平時人身高一半的侏儒、有打扮妖嬈的舞娘也有眉目生風雌雄莫辯的劍客。似乎每一個人身上都背負著一個故事。而他們行色匆匆,根本不管心身邊的過客,每雙眼睛都在尋找自己的目標。

耳邊還不時能聽到或近或遠、或輕或重,歌姬時高時低韻律跳躍搭配上奇異樂器吹奏出的靡靡之音。

就如同奇人剛才所遭遇的,與赤土最截然不同的是幻霧川的街市。

奇人抬頭望去,長大了嘴感嘆自己眼前的場景。

也許是因為整個地區潮濕多霧,所有的房子都呈螺旋狀上升,從最底層的建築抬頭望去,上面層層累塔出數之不盡的,隨著旋轉式的木質樓道緩緩向上,交織在一起的道路彷彿一張網。

更神奇的是,通過一些特定的捷徑,旅人還可以從下層的建築直上高高在上的樓層。

每間隔三層都會有一排紅色的燈籠,提示旅人所在的位置。燈籠常年點著微弱的燭光,驅散了水霧。

而低下頭,最底層的街道下還有層層疊疊、鱗次櫛比支撐,深不見底的暗處,卻讓人有些心悸,到底下面是深淵還是通往其他地方的道路。

奇人好奇的張望,蘭丸和入雲也被這幅奇異的場景所折服,他們誰都沒有想到幻霧川竟然是這樣一個地方。

「咦,還是赤土好,這地方可真是有種說不出的彆扭喵!」黑曜躲在蘭丸的懷裡抱怨道。

蘭丸微笑提醒奇人:「來到幻霧川並不容易,但此處卻意外平靜,反而更應該多加小心。不知道為什麼,零魂市聚集了比其他地方都多得多的零魂石,據說是因為這裡有各種交換買賣和鍛造才集中到了這裡。」




很快的,那個裂縫中就飛出來八條身影,身上穿著可以隱匿容貌的斗篷,比林羽身上的要高級一點,看起來也要更華麗一點。

Previous article

百里凌雲覺得這裡太吵了,陸元香向來都喜歡安靜的,怎麼會喜歡這個地方呢?連他自己都覺得特別的吃驚,不過呢,他覺得在這裡似乎能看到另一個陸元香,他感覺陸元香來賭坊似乎不是來賭博的,而是來看戲的,自己都不明白她為什麼會喜歡這裡。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