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很快的,那個裂縫中就飛出來八條身影,身上穿著可以隱匿容貌的斗篷,比林羽身上的要高級一點,看起來也要更華麗一點。

看到這一幕,林羽反倒是一怔,眯起眼睛在心中說道:「林老,好像有些不對啊,這些人似乎不是百草盟的人吧?百草盟的服裝可不是這個樣子的。」

林老也是有些疑惑,不過他對林羽的判斷也是持肯定態度的,這些人看起來還真的不像是百草盟的人。

「三個天階後期巔峰,其中一個的元力已經有大半在蛻變了,質量比起你的元力來也是差不太多的,可以說是極為接近聖階的存在了。還有五個都是天階後期的強者,這個陣容,可不是隨便什麼勢力都能夠拿得出來的。」

林羽微微點頭,林老一眼就看出了對方的深淺,林羽也沒有落後多少,之前兩個黃百夢和莫餘生,就已經讓林羽有些難以取勝了,這八個的話,林羽根本就沒有絲毫勝算。

除非這些人身上沒有靈魂防禦靈器,或許還有可能找到機會,不過林羽對此並不抱什麼希望,靈器確實稀少,但到了天階後期這樣的等級,要找到靈器護身,卻也不是什麼太過為難的事情。

天空中那個半步聖階的強者微微動了動腦袋,低沉的說道:「有冰玉虹蓮的氣息,這寶貝果然是在百草谷中!」

這個半步聖階的強者斗篷上用半指粗細的金色絲線組成了一組組繁複的花紋,他身邊的兩個天階後期巔峰強者則是同樣粗細的銀色絲線加上淡淡的金邊組成的花紋,餘下的五個天階後期的強者,則全部是銀色的絲線,沒有一絲金邊。

身份地位的差別由此一眼可見!

當他說完話之後,兩個後期巔峰的強者之一低頭看了看林羽所在的峰頂,淡淡的說道:「小子,是不是你把冰玉虹蓮藏起來了?馬上交出來,饒你一條小命。」

林羽眉梢一挑,現在他已經確定了,這波人壓根就不是百草盟的人,而是覬覦百草盟冰玉虹蓮的傢伙。

也不知道他們是怎麼得到的消息,竟然直接就打開了百草谷的禁制,而且位置也是剛剛好,就在冰玉虹蓮所在的正上方。

估摸著百草盟中必然是有他們的內線,要不然也不可能有這樣的情況出現。

林老嘿嘿一笑道:「不是百草盟的人,這倒是沒想到,不過事情這樣發展的話就有意思了,小子,你運氣還真是不錯,把水攪渾吧!」

林羽當然明白林老的意思,這波人的實力,林羽已經抵擋不住了,因為冰玉虹蓮的失竊,百草盟的人應該也會馬上就到,而且也不是林羽能夠應付得了的。

既然如此,把水攪渾,然後渾水摸魚,才是最正確的選擇,林羽剎那間理清了頭緒,當即哈哈大笑道:「竟然還有人敢來我們百草盟的禁地,真是不知死活啊!我不管你們是什麼人,今天既然敢進來百草谷,那就別想著跑了!」

囂張!這是何等的囂張!

這八人中任何一個都是天階後期的強者,明面上的實力比起林羽都要高出兩三級的樣子,偏偏林羽卻好像自己穩穩吃死他們八人一般,絲毫沒有懼意,還滿滿的都是威脅。

八人中的最後兩個同時呵斥道:「找死!」

四隻手掌伸出來,輕飄飄的對著林羽拍下,好似沒有絲毫的威力一般。

林羽不敢大意,立刻做出了防禦姿態,雖然有遠古巨鱷的生命力作為後盾,可面對八個天階後期以上的強者,遠古巨鱷的生命力也未必能夠抵擋的住啊。

然而那四隻手掌竟然真的是沒有絲毫的威力,甚至連一絲微風都沒有盪起,林羽微怔之際,突然感覺到兩股靈魂力量洶湧而來,強勢的沖入他的識海之中。

靈魂攻擊?

不對,這是一種類似於精神蠱惑的技能,並不是直接攻擊靈魂,而只是迷惑對方的靈魂,讓對方產生一絲的迷茫進而直接控制對方。

林羽不由的有些好笑,他最大的底牌就是神魂和神識的攻擊技能,沒想到這次居然遇到了差不多的攻擊手段。

當然了,這種迷惑精神的技能,對於林羽來說實在是太過小兒科了,若是這八人都是這樣的強者,那對於林羽來說,威脅就瞬間降低了無數倍了。

在一個凝鍊了神魂和神識的人面前,用靈魂層面的技能來攻擊,那就好像是在用雞蛋去丟石頭一樣,任憑你有多少的雞蛋丟過來,最後都只會是一個結果。 不過林羽並沒有順手反擊,任由對方兩人的靈魂力量沖入識海,隨即不動聲色的化解乾淨。

那兩個天階後期的強者都是一愣,沒想到自己的無往而不利的攻勢居然沒有起到什麼作用。

說實話,這種靈魂方面的迷惑技能,都不能算是攻擊技能,十有七八是不會觸發靈魂防禦靈器的,這也是他們敢這麼大膽的進入百草谷的原因。

可現在是什麼情況?沒有靈器防禦的反應,也沒有攻擊得手的反應,算是怎麼一回事?

林羽嘴角一勾,神識敏銳的感覺到,不遠處的一處空間有細微的波動的傳來,沒錯了,這回絕對沒錯了!

百草盟的人,終於趕到了!

當下林羽便大吼道:「鼠輩!竟敢偷入百草谷,搶奪我百草盟的靈草,快快把你們的空間器具交出來,否則今日我與爾等不死不休!」

這番話真是義正言辭,喊的那叫一個聲嘶力竭,雖然沒有一個字說他們盜走了冰玉虹蓮,但話里話外全都是這個意思。

冰玉虹蓮被搶走了,就在他們的空間道具之中!

這就是林羽要表達的意思,專門讓百草盟的人知道的信息。


果然,那處波動中接連走出九個身穿百草盟標示服裝的人,實力同樣都是天階後期之上,頂尖的戰力同樣是一個半步聖階的強者。

聽到林羽的話之後,九人齊刷刷看向空中的八人,眼神都是相當的不善。

至於林羽,九人下意識的把他當成是百草盟的人了,畢竟這小子叫喚的那麼清楚,想不這麼認為都不太可能。

「把東西交出來,本座放你們離開,如若不然,後果自負!」

當先的百草盟老者緩緩開口說道,林羽估摸著這老頭是不是就是百草盟的盟主了?

他當然不能讓雙方好好說話,要不然三兩句一說,搞不好他就要穿幫了,到時候承受雙方的怒火,他林羽再怎麼有遠古巨鱷的生命力,也得要被秒殺成渣渣了。

所以林羽呼的一下就飛了起來,怒吼道:「聽到沒有,把你們的空間道具都交出來,不然今兒個沒完了!」

林羽說的是空間道具,而百草盟的老者說的是東西指的是冰玉虹蓮,本質上並不是一回事兒,但被林羽這麼一攪合,誰都以為冰玉虹蓮是被空中的八個收入了空間道具中了。


而且林羽這麼說,給百草盟的人的印象就是,這八個傢伙盜走了冰玉虹蓮,收入空間道具,然後被這個百草盟的小夥子撞上了,所以攔了下來。

至於那八個傢伙,原本就是要奪冰玉虹蓮的,可林羽一句沒提冰玉虹蓮,只說要他們交出空間道具,那自然也是不可能的事情。

還能怎麼說?

林羽的移花接木,禍水東引之計目前來看還是很成功的,至少那八個穿斗篷的傢伙壓根沒能夠說明什麼。

其實林羽就算不上去動手,這八個傢伙也沒法跟百草盟的人解釋,突然出現在百草谷,就已經是觸及了百草盟的底線了。

林羽這一動手,更是坐實了他們搶奪冰玉虹蓮的事實,百草盟的九人也不再多說,直接跟著出手了。

冰玉虹蓮實在太過重要,現在雖然只是五彩的狀態,但將來是一定會成長為七彩虹蓮的,百草盟會甘心被奪走才怪。

若是沒有林羽的攪和,為了冰玉虹蓮的完好著想,或許百草盟的人在控制場面的同時,要讓這八人先把東西叫出來,現在卻顧不上了,先把人都控制住再說吧。

林羽呼喝不停,手上也只是用普通的武技應付一下,並沒有真的出死力攻擊那八人。

這些傢伙原本就已經在人數上處於下風了,要是林羽再認真的出手,豈不是要成為一面倒的局勢了?百草盟的人輕鬆獲勝,對林羽來說,那是一點好處都沒有的。

渾水摸魚,得先把水攪渾了才行,維持雙方的均勢才是最重要的。

林老對於林羽的應變還是相當滿意的,在林羽識海中哈哈笑著說道:「你小子這一手耍的不錯,行了,這火既然燒起來了,你就趕緊抽身離開吧。」

「哪兒那麼容易啊,我這就想跑的話,豈不是會遭人懷疑?好歹再應付兩下吧。」林羽也是無奈,以他展露出來的實力,其實是插不上什麼手的。

他之前也是算計的挺好,自己等雙方一動手,就裝作不敵,然後被對方打飛啥的,就可以順利的脫身出來了。

那時候兩邊的實力不相上下,打起來估計就沒人能顧上林羽了,可惜他演百草盟的人演的太好了,這後來的九個百草盟強者一上來就護住了林羽,讓林羽想裝不敵都裝不起來。

雙方都已經開啟了結界,林羽這會兒就是在百草盟的結界之中,這個結界是百草盟那個半步聖階的老者釋放出來的,在結界範圍中,百草盟同屬性的修鍊者都可以按他的心意決定是否能夠得到增幅,這個層次就比林羽的要高許多了。

「這老頭的結界不錯啊,不愧是半步聖階的強者,結界都已經在向領域的方向發展了,你小子可以好好學學人家的。」

林羽撇撇嘴,知道林老也就是那麼一說,領域這種事情,靠的都是自己的領悟,真要說從別人那裡學習一些什麼,那都是扯淡,每一個人的領域發展都是不同的,所以所謂的經驗,幾乎連參考的價值都沒有。

對面的八人也同樣有這個等級的結界展開,雙方的結界首先碰撞在一起,若是能夠覆蓋對方的結界,戰鬥的天平就會瞬間傾斜,只是這兩個結界也是半斤八兩,誰也奈何不得誰,只能僵持不下。

雙方在各自的結界中不斷攻擊對面的結界,短時間內似乎還無法分出勝負來。

林老有些頭疼的說道:「小子,趕緊想辦法撤吧,剛才追趕你的那兩個傢伙馬上就要通過你布置的那些禁制了,要是等他們也來了,你可就麻煩大了!」 林羽苦笑道:「我知道啊,可現在這情況,怎麼弄好啊?」

黃百夢和莫餘生兩個若是過來了,林羽的身份自然就馬上曝光了,十二頭雪狼可是他們兩個眼睜睜看著林羽弄傷的,這兩人過來,估計都不會理會其餘的八個入侵者,直接就要對付林羽了。

現在百草盟方面原本就已經佔據了上風,加上黃百夢和莫餘生兩大強者,局面瞬間就會傾斜過來,除非林羽全力幫助那八個入侵者,否則戰鬥應該會在很短的時間內結束。

「不管了,拼一把吧!」林羽一咬牙,整個人以一種一往無回的氣勢沖向了對面的結界,同時口中大喝道:「不把東西拿出來,我就跟你們拼了!」

百草盟的半步聖階老者怔了一怔,顯然是沒想到林羽對百草盟會如此忠心,說起來這個年輕人的實力真是相當驚人,如此天賦簡直就是千年難得一見,這幾年沒怎麼管百草盟,都不認識盟內這樣了得的後起之秀。

對於這樣的後輩,這老者還是很愛惜的,所以之前對林羽的保護也相當的到位,這會兒看到林羽不顧一切的衝上去,老者還有些著急的大吼道:「不要去!危險!」

他哪兒知道,林羽就是沖著危險去的,不危險怎麼能夠讓林羽脫身啊?

不等老者阻攔,林羽已經一頭撞上了對面的結界,然後在轟然爆響聲中,斜斜飛了出去。

百草盟的老者面色一沉,斷然道:「全力攻擊!」

林羽那一撞,明面上看來絕對是受了足以致命的傷勢,一個連天階中期都還沒到的年輕人,能夠令半步聖階強者的結界動蕩,已經是相當駭人聽聞的事情了,能夠活下來就算是奇迹了。

不過相比起冰玉虹蓮來,林羽顯然還不夠重要,所以百草盟的九人在老者的指揮下,都抓住機會攻擊對面的結界,令林羽捨命撞出來的動蕩越發的擴大起來。

半空中不停下墜的林羽暗自鬆了口氣,嘴角也勾起一抹笑意,在心中說道:「成了,現在只要能夠瞞過他們的耳目,偷偷溜出去就可以了!」

這一次,林羽還真是靠了遠古巨鱷的生命力,那一撞林羽是真的沒有護住自己,沒有生命共享契約的話,這一回不死也要重傷,不過現在嘛,自然是一點事兒也沒有的。

做戲做全套,看到百草盟的人並沒有分出人手來救自己,林羽是徹底放鬆下來,任由身體以自由落體的方式掉落在地面上,還砸出了一個不小的坑來。

這裡是林羽精心挑選的地方,有一片茂盛的低級靈草可以遮蔽身形,那些人在山峰之上的空中交手,距離這裡可是相當遠的,林羽估計應該是不會有人注意到他的。

身在坑中,林羽迅速的收斂了氣息,然後弄出一個道具,複製了自己的影像倒卧在坑底,這是他後來順手買的一些小道具,並沒有太大的實用,但關鍵時刻卻有大用。

比如現在,這個影像就能夠讓林羽玩個金蟬脫殼,好歹能夠爭取一些時間,這也是之前從高宵葫那個傻帽身上得到不少救命道具都發揮了大用之後,林羽特意收羅的。

完成布置之後,林羽又弄出一張符,捏碎後身體就開始變的透明起來,幾乎是完全隱身的樣子了。

林老嗨了一聲道:「你這隱身符不是啥高級玩意兒,在地階以下的時候用用還行,想在天階強者面前用,根本就不會有效果的。」

林羽嘻嘻笑道:「我知道,這些小玩意兒到了天階基本都沒什麼用處了,但現在不一樣啊,天上那兩撥人打的正熱鬧呢,哪有功夫來注意我?我用這隱身符就是個意思,就算那邊眼角餘光瞄到了,應該也發現不了。」

「行了行了,反正用不用的都要這麼辦了,趕緊走吧!」林老催了一聲,意思是讓林羽儘快離開百草谷。

現在能夠離開的不過就是兩條路,一是原路返回,二是從那八個人撕裂開來的缺口中走,林羽選擇的自然是天空中的那個缺口位置。

眼看黃百夢和莫餘生就要過來了,林羽也不敢再怠慢,收斂了全部的氣息,慢慢的飛向那個缺口,生怕速度一快會有些動靜出現。

「可惜啊,沒時間再看看百草谷里還有沒有什麼好東西了,搞不好還有和冰玉虹蓮一個級別的寶貝呢!就算沒有能夠成長到九級的靈草,七級八級的也是很好的啊!」

林老失笑道:「你小子還真是貪心不足啊,能夠誤打誤撞的得到冰玉虹蓮,就已經是天大的氣運了,還惦記啥呢?趕緊離開這兒才是真的。」

「我也就是這麼一說。」林羽隨後回了一句,隨即又說道:「林老,你說那紙鶴主人不會放棄我,怎麼到現在都還沒出現?或者是他去追蹤被擄走的七十三號了?」

「我哪兒知道?跟他不熟!」

「好吧,我跟他也不熟……」

說話間林羽已經快要接近那個缺口了,這會兒林羽已經看出來了,這個缺口並非是通到百草谷外面的,而是直接連通到另外一個地方,就好像是一個臨時的傳送通道一般。

這些傢伙居然能夠弄出這麼一條通道來,顯然也是下足了本錢了,可惜冰玉虹蓮被林羽捷足先登,還把一個天大的黑鍋給扣到他們的背上,說起來也真是冤枉的慌。

然而就在林羽準備要進入那個缺口的時候,那邊戰團中一股龐大的靈魂衝擊爆發開來,依然是之前那種蠱惑性質的靈魂力量,對林羽來說並沒有太大的影響,只是隱身符卻因此而完全失效了。

原本並非是針對林羽的攻擊,只是被波及了一下而已,卻讓林羽完全暴露在空中了……

林羽還真是沒有料到,自己居然會被靈魂攻擊給顯露出蹤跡來,不過這也沒什麼大不了的,反正那個缺口就在眼前了,戰團中的雙方估計也來不及阻止他離開。 事實上看到林羽出現在那個缺口附近,百草盟和入侵百草谷的八人就已經察覺不對了,能夠修鍊到這個層次的人,誰還能是傻瓜不成?

尤其是入侵的八人,之前來不及說什麼,但是他們心中明白,冰玉虹蓮十有*是在林羽身上,所以發現林羽的動向之後,立刻有兩人掉頭往林羽殺來,連百草盟那邊的壓力都不管了。

林羽身形一動,就要拚命衝進缺口,準備先離開這裡再說,入侵的八人雖然不顧一切的分出兩人來攔截他,但正如之前所說的,林羽並不擔心會被他們攔截到。

然而讓林羽意外的是,入侵者的八人確實沒有攔截到他的時間,可在另一個方向,卻飛來了無數纏繞著閃電的鋒銳風刃。

結界?風雷陣!

黃百夢和莫餘生終於是在最後關頭趕了過來,而且一上來就沒有二話,直接鎖定了林羽!

「倒霉!」林羽也只能暗自輕嘆一聲,硬生生停住了前沖的勢頭,閃避那無數的風雷刀刃。

其實以遠古巨鱷的生命力來說,硬抗這些風刃也沒什麼大不了的,只要能夠進入缺口通道離開,這些傷害根本不是事兒。

問題是林羽知道,自己就算是硬抗著傷害,也無法進入通道了,因為這些風雷刀刃上面的雷電有麻痹屬性,擊中之後林羽絕對是會被延緩動作,不需要太多,只要一點點停頓,入侵者的那兩人就能夠和黃百夢莫餘生包圍林羽了。

話說這兩邊目前應該是敵對的關係,可在對付林羽的這一點上,卻機緣巧合的成了同盟。

林羽後退之後,獄炎爆殺瞬間展開,到了這個時候,他已經是要拚命了,進了缺口,就能逃出生天,進不了缺口,就要留在這裡和兩方火拚,不用想也知道,那是絕對沒有任何勝算的。

虛空魔焰的黑色刀刃再次出現在雙掌之上,這次林羽是雙掌一合,高舉過頭頂,狠狠的斬落下去。


獄炎爆殺結界之中,虛空魔焰的威力被提升到了極致,論傷害力,完全可以和聖階初期的大能全力一擊相提並論了。

黑色的刀刃斬落之後,天空中出現了一道真空的虛無痕迹,不管是風雷刀刃還是那兩個入侵者的攻擊,都在這痕迹的外圍就如同泥牛入海一般消失無蹤。

這次已經是林羽全力以赴的一擊了,即便是蛻變后的元力厚度,也經不起林羽這樣連續的戰鬥,這一擊之後,幾乎就已經掏空了林羽的元力儲備。

微微的虛弱感從身體內部傳到四肢百骸,林羽也明白,獄炎爆殺加上虛空魔焰的變化招式,消耗確實太大,他已經沒辦法繼續拖延下去了。

手掌上的虛空魔焰呼的一下就消失不見了,林羽身形一動,毫不猶豫的沖入拿到真空的痕迹中去,畢竟是虛空魔焰留下的痕迹,雖然還有驚人的傷害力,但對於林羽來說,還不至於會傷到根本。

轉瞬之間,缺口就已經近在眼前,林羽用這樣的手段強行打開了一條逃生的通道,絕對不能容忍會出現失敗的可能。

「小賊哪裡跑!」莫餘生大吼著出現在林羽不遠的空中,渾身上下纏繞著劈啪作響的雷電。

而黃百夢也同樣緊隨其後,風雷陣結界不斷沖刷著林羽的獄炎爆殺結界。

另一邊,入侵者的兩人也已經近在咫尺,林羽剛才的停頓,給了他們接近的機會,此時也是不顧一切的對林羽發動著攻擊。

現在不光是要阻止林羽帶著冰玉虹蓮逃離了,更重要的是,他們八人的退路是絕對不能被林羽進入的,否則後果將是極其嚴重。

和百草盟九人交手的另外六人也爆發出了驚人的戰鬥力,就是想要找到一個空隙,馬上離開這裡。

冰玉虹蓮在林羽身上,和百草盟的人死磕那是一點意思都沒有的,抓住林羽,馬上撤退才是最重要的。


「走,我們一起去看看!」

Previous article

面對眼前的石像,黑曜打了個寒戰說:「他的眼睛太逼真了吧,總覺得它會活過來一樣。」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