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走,我們一起去看看!」

當下也顧不上歇息換裝,派人喚來軍中諸將,眾人一道朝營帳後方的樹林走去。

林中有一大塊平整的草地,以往是軍隊操練之所,此時卻放置著一架陌生的巨型器械,結構倒也簡單,一根巨大粗壯的槓桿被堅固的車體高高架起,長端用皮套裝載的石塊,短端繫上幾十根繩索,有數名士兵正在試探著扯動繩索,一見幾人過來,均是放手行禮。

雷牧歌之前雖已見過圖樣,如今初見實物,還是忍不住驚嘆出聲:「這樣大,這樣神奇的武器,陛下是怎麼想到的?」

秦驚羽狡黠一笑:「我做夢夢見的!」

「為何叫做霹靂戰車?這個東西,能摧毀城牆?」李一舟疑惑問道。

「試試你就知道了。」秦驚羽召來工匠解說一番,又下令場中只留下投擲人手,其餘人等盡數退去安全地帶。

眾人都瞪大了眼,一瞬不眨盯著場內,但見那巨型器械被士兵拖著轉了個方向,槓桿的長端對著遠處石山,只聽得一聲低喊「發射」,投擲人手齊齊拽下繩索,巨石擲出,在空中劃出一道弧線,轟然撞在石壁上,砸出一個大大的坑洞來!

「老天!」

驚呼聲四起,有士兵奔過去測量,回來稟報說那砸出的坑洞直徑就有五尺!


對於科技不發達的古代,已經是驚人的數字!

「聲如雷震,難怪叫做霹靂戰車,好名字,真是好名字……」張義明在旁激動喃道,忽然精神一振,出列抱拳道,「陛下放心,我這就將軍中工匠都召集起來,三天之內造出十架戰車來,攻城不成問題!」

「三天?十架?」秦驚羽哼了一聲,手臂輕抬,指著那邊巍峨石山與莽莽叢林,「你看看,有這樣現成的資源,你這任務需要加碼才行——我給你十天時間,給我造出兩百架戰車來,完成不了,我唯你是問,軍法處置!」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

記得在前世看過一本書,說是在二戰時期,斯大林就說過炮兵是現代戰爭之神,而這個時代雖然已有煙花焰火,但火藥還沒能用在軍事武器上,這樣的投石車卻可以稱得上是古代戰爭之神!

十天時間,應該可以趕在蕭冥的援軍到來之前,攻破城門!

除了這霹靂戰車,她還打算將跟多傑提到過的諸葛連弩也畫出圖樣,加以完善製造,如此一來,攻有霹靂戰車,守有諸葛連弩,這樣還怕他蕭冥作甚?

見他面上微露難色,遲疑不應,秦驚羽輕笑道:「我派楊崢配合你,有什麼難處,他會幫你。」

軍中眾人皆知楊崢是這少年天子的心腹,雖身有殘疾,卻是伶俐機智,做起事來又快又好,有他在旁相助,必定事半功倍。

張義明大喜過望,當即與楊崢一同應下:「臣定不負使命!」

秦驚羽聽得哈哈大笑:「楊崢你就是個香餑餑,人人都爭著要呢!」說罷臉色一整,斂容補充道,「還有,在這十天之內,不僅要造出戰車,還要訓練投擲手,人人精通,個個熟練,做到所有戰車整齊劃一,精準投擲目標!」

「是!」

「還有……」

秦驚羽想著後續事宜,正值思索,忽聽得腳步聲陣陣,有人飛奔而來,振奮高呼:「報——」

「什麼事?」

「稟告陛下,西烈皇帝率軍親臨!」 西烈皇帝?

「哈哈,銀翼?這麼快?!」秦驚羽嘴巴張大,好一會才回過神來,左顧右盼,「銀翼呢,他在哪裡?」

「我在這裡。」樹林邊上,有人低沉應道。

秦驚羽驚詫抬眼,但見他一身墨色勁裝,領口衣袖都綉有龍形圖飾,一頭長發用根銀色絲帶隨意捆綁在腦後,舉手投足,盡顯帝王風範,只那雙眼,還是她熟悉的深邃碧綠。

銀翼一言不發,死死盯著她,看她一步步走近,眼神里似乎有一把火,越燒越旺。

「見過西烈皇帝陛下!」張義明留下負責收拾,雷牧歌與李一舟礙於其身份,不得不過來行禮。

銀翼嗯了一聲,朝他二人冷聲訓斥:「你們就是這樣當臣子的,讓你家陛下去戰場上冒險廝殺?」

秦驚羽被他冷冽的口氣嚇了一跳,才幾天沒見呢,這皇帝架子就端出來了!

「不關他們的事,是我自己要去的,不是說御駕親征嗎,難不成我就待在營帳里喝茶嗑瓜子,總得名副其實才行……」她低聲嘀咕著,忽然一怔,對了,她才是他主子呢,憑什麼向他解釋!「銀翼你凶什麼?當了皇帝就不把我放在眼裡了是不是?」

「你明知道我不是這個意思。」被她一吼,銀翼口氣軟下來。

「那你什麼意思?你管著你西烈的兵就好,幹嘛吼我的人?」

這話聽得受用,雷牧歌與李一舟眉開眼笑,口中卻謙虛道:「皇帝陛下教訓的是。」

銀翼瞥他倆一眼,拉著她面無表情就往主帥大帳的方向走。

雷牧歌與李一舟不敢怠慢,也是疾步跟上。

「喂,你做什麼?」秦驚羽不由低叫,好歹自己現在也是皇帝了,這樣拉拉扯扯的,讓人看了還不笑話!

「好久沒見了,跟你說說話!」銀翼沒好氣道,走到帳前,也不看後面兩人,拉著她跨進帳去。

一看那帳簾垂下,李一舟摸了摸面頰,一把拍在雷牧歌肩上:「兄弟,看來情況不妙啊,人家皇帝陛下都親自來了——」

雷牧歌聳了聳肩,忽然拔高聲音道:「西烈皇帝陛下親臨,這是何等大事,趕緊召集軍中校尉以上將領,除張義明外,其餘眾人速來主帳議事,不得有誤!」

一聲令下,便有軍士迅速去往各處傳令,他轉過頭來,若無其事掀簾進帳:「還愣著做什麼,先到就先進去作陪。」

主帳中,秦驚羽正與銀翼說話,見他進來也不覺意外,微微點頭,又繼續問道:「你說你帶了十五萬大軍前來?」


雷牧歌放下心來,自顧自找了地方坐下,留神傾聽。

但聞銀翼點頭回答:「南越在西烈的軍隊並未全部撤走,我只好留了人手加以防範。十五萬大軍是由曲老將軍率領,據此還有三日路程,我是帶著五千親衛先來——」並無半句多話,直接就問,「目前戰況如何?」

秦驚羽目光過來,朝雷牧歌眼神示意,後者手持竹鞭走到壁上掛著的南越全輿圖前,指著當中風離的位置,將所掌握的布兵虛實與地理形勢簡單講解。

「風離城中駐軍近萬人,依仗城牆高聳的有利地勢,以及城中豐盛的糧草儲備,踞城不出,只守不攻,這兩日下來,僅是派出小股軍隊出城迎戰,他們的心思十分明確,那就是儘可能拖延時間,等待南越內陸大軍增兵救援。」

銀翼聽得皺眉:「為何不速戰速決?」

雷牧歌朝她的方向看了一眼,解釋道:「強硬進攻會造成不可估計的傷亡,陛下的意思,破城即可,不傷無辜,如能令其棄械投降,那是最好。」

秦驚羽微微頷首,離座走到地圖前,接過雷牧歌遞過來的竹鞭,指著風離往南的一處位置道:「風離並不可怕,可怕的是風離背後的葫蘆谷,這是通往南越腹地的必經之地,如不出意外,我們應該在那裡與蕭冥的援軍相遇。」

此次出徵得急,她僅僅是帶了二十萬大軍,均是郡*及邊防軍組建而成,京師駐軍五萬人全部留在了天京內外,由大將軍雷陸統領,以保衛皇宮安全,所謂好鋼要用在刀刃上,攻打個區區一座風離城,哪須動用大夏主力,對方要死守,她就由得他們去!

風離城只是個煙霧彈,葫蘆谷之戰,才是重中之重!

葫蘆谷,是穿越莽莽群山的山口,因總體地勢外窄內寬,像一隻巨大的葫蘆而得名,這一旦受到攻擊就很難退出的地形,實乃兵家大忌,但倘若要繞道而行,至少需要三五個月才能轉出山去。

按照蕭冥的心意,十有*會放棄風離,著重駐守葫蘆谷,利用有利地勢,將來人一網打盡,盡數殲滅。

既然如此,她只管將攻打風離作為練兵之戰,以戰為練,以戰養戰。

帳簾開開合合,陸續有大夏將領進來,在秦驚羽的介紹下,向銀翼參拜行禮。

銀翼均是冷淡點頭,只在看到楊崢過來行禮的時候,才露出一絲笑意:「你也在啊。」

楊崢低聲稱是:「末將現在是陛下的護軍,負責陛下的起居飲食,及軍中糧草輜重事務。」

銀翼哦了一聲,也不欲再與眾人寒暄問候,沉沉開口:「我到達之前,聽說東陽也在招兵備戰——」

秦驚羽並不感意外:「我收到消息,軒轅敖會派出十萬軍隊前來助陣。」號稱十萬,估計總共加盡也就七八萬人,不過能做到這樣,已經給了自己大大的面子了!

此次東陽暨北涼之行,確是收穫頗豐,賺得盆滿缽滿!

「你自己就有二十萬大軍,再加上我這十五萬,與東陽十萬,人數眾多,糧草問題如何解決?」銀翼又問。

他倒是帶了些糧草隨行,但也只夠幾日之用,至於東陽軍隊,那鐵定是輕裝而來,根本不必指望!

秦驚羽抿唇一笑:「我前一陣在外遊歷時發了筆小財,糧食藥材被服馬匹等等老早就備好了,除開這二十萬大軍,楊崢還幫我雇了兩萬青壯勞力,專門負責糧草運送與後勤補給。你只管給我好好打就行,一切不必擔心!」


楊崢在下首聽得暗自撇嘴,小財?那批令他看得眼花繚亂險些嚇暈過去的巨額珍寶,才動用了一丁點就幾乎買光了沿途所有米行藥店,在這主子眼中,居然只是筆小財?!

跟了這麼多年,從來沒覺得他會有這樣謙虛的時候!

銀翼又隨意詢問兩句,就聽得雷牧歌輕咳兩聲,將全場注意力吸引到自己身上來:「先前寒關大捷,今日又是風離首戰得勝,軍中難免會生出驕縱之氣,斷不可長,陛下已經定下最佳攻城時機,在此期間,各位須嚴厲治軍,勤加操練,只許勝不許敗,聽清楚了嗎?」

諸將齊聲高呼:「清楚了!」

秦驚羽見眾人面色緊繃,有意調動情緒,端坐笑道:「名將精兵,不是天生就有的,那都是靠在戰場上打出來的,此次風離之戰,朕不僅是要最終的勝利,也要我大夏軍隊自信好強之心,英勇善戰之氣,朕在副帥面前給你們求個情,小輸一兩次不足為罪,只不過,輸得太多,讓西烈與東陽友軍看到,你自個兒害臊羞死,那可怪不得朕!」

諸將哈哈大笑,七嘴八舌道:「陛下放一百二十個心,臣保證如期拿下風離!」

「那南越守軍與我大夏精銳力量懸殊,只是苟延喘息而已!」

「臣用項上人頭擔保,半月之內,破城而入!」

「臣也保證……」

「好了,這可都是你們自己說的,朕可沒讓你們立什麼軍令狀!」秦驚羽微微一笑,朗聲道,「朕的軍隊,必須是支錚錚鐵軍,是勝不驕,敗不餒,萬難不屈,百折不回的強悍之軍,現在,你們是嗎?」

除銀翼之外,帳篷里眾人齊齊拜倒,俯首高呼:「效忠陛下,死而後己!」暗地裡都生出爭功較勁之心,激起昂揚鬥志。

秦驚羽滿意看著底下眾人,又道:「朕也給眾位愛卿提個要求,朕此番率軍南進,目標是蕭氏父子,與南越百姓無關,諸位可以拿南越守軍來練兵,但不可拿風離百姓來撒氣,所以朕事先與諸位約法三章,一旦風離破城,對城中百姓盡量安撫籠絡,無端殺人者以死罪論處,殺人者抵罪,盜竊者判刑!」

眾人稍作遲疑,即是高聲應和:「陛下英明!」但看得出,對此言辭心懷異議,只是礙於聖威,不敢表明而已。

銀翼在旁哼道:「心太軟,不足成事。」

秦驚羽瞪他一眼道:「若不事先約束,只會越殺越想殺,伏屍沃野,血流成河……這不是我想要的。」她要的,不僅僅是一個風離城,更是整個南越甚至是赤天大陸的……民心。

擺了擺手,讓眾將圍攏過來,自行討論,她自己卻招手喚來楊崢,提前制定入城計劃——

治軍的同時,還須安民,讓寒門出身,從小飽受世態炎涼人情冷暖的楊崢來做此事,再是合適不過。

不知不覺,時光飛逝,帳外已是夜幕降臨,眼見帳中眾人熱火朝天,群情激蕩,圍著副帥雷牧歌沒完沒了討論不休,秦驚羽笑了笑,拉著銀翼與楊崢悄然出帳,走上一處淺丘。


下方是一座座整齊排列的營帳,火把點燃,晚飯後的士兵正在空地上操練,而另一邊,銀翼帶來的五千精兵也沒閑著,歸攏馬匹,搭建營地。

「你帶來的這五千人……」秦驚羽盯著那些年輕挺拔的身影,儘管衣飾改變,那身形相貌卻是如斯熟悉。

「你想的沒錯,就是他們,當初你留給我的衛煞二部,如今是我的親衛緹騎。」銀翼碧眸微閃,輕笑道,「但凡夜襲斬首之類,都可以交由他們來做!」

秦驚羽轉頭望向遠處高高聳立的風離城牆,嘻嘻一笑:「別那麼血腥,我只要挑些輕身功夫最好的,登堂入室,放把火就行。」

楊崢聽得眼睛一亮:「陛下要燒……糧草?」

秦驚羽拍了拍他的肩,笑道:「楊崢你跟了我,真是越來越聰明了!」見他面露赧顏,不由得好笑揶揄,「所謂不破不立,城中若是糧食充足,人家也不會領你的情,記你的恩!」

銀翼瞟了眼她搭在楊崢肩上的手,上前一步,不露痕迹將之扯了下來:「你就知道欺負楊崢,那麼多年了,還是一點沒變。」

「我哪有欺負他?」

「是是是,算我說錯了——」銀翼往坡上再走兩步,話鋒一轉,忽然道,「今晚夜色很好。」

秦驚羽聞言望去,但見浮雲飄散,一輪明月在天高懸,月色皎潔,清輝漣漣。

「是啊,夜色很好。」她信口附和。

此情此景,竟有些許熟稔感。

與楊崢一前一後跟上,走了兩步,心頭倏然閃過一幕,想起來了!

「銀翼來得正好,我們三人又聚在一起了!」她一手拉著一人,就地坐下,仰望天幕,卻是感慨萬千,「想當年,也是這樣的夜裡,也是我們三人,酒飽飯足坐在馬車上,我提議要創建暗夜門,銀翼你還嘲笑我,只有楊崢贊同,還說這名字好。」說罷轉頭,朝楊崢會心一笑。

「我?」楊崢滿目茫然。

「不是他……」銀翼低喃。

「不是?」秦驚羽習慣性揉了揉額頭,眨巴著眼睛,不好意思笑道,「呃,難道我又記憶混亂,記錯了?」

銀翼搖搖頭,低沉道:「你記錯了,沒有楊崢,只有我們兩人,是在回皇宮的馬車上。」

楊崢看看她,又看看銀翼,不知想到什麼,張了張嘴,終是默然。

「哦。」秦驚羽不禁苦笑,這神經錯亂的毛病,時不時要冒出來撥弄一下,真煩!

也是,當初楊崢並不知自己當朝皇子的身份,又怎麼會跟自己坐在回宮的馬車上,想來真是記錯了。

可是,剛才腦子裡閃過那一幕好生奇怪,她坐在中間,明明是勾住左右兩人的肩膀,爽朗大笑,口吐狂言,要建立天下第一大門派……

左邊之人是銀翼沒錯,右首之人,不是楊崢,卻又是誰?

那個模糊不清卻記憶深刻的人影,是誰…… 一連三天,風離守軍都是據城不出,城門緊閉,只居高臨下俯視觀望。

大夏軍隊似是逐漸心急,主帥一聲令下,步兵架設雲梯,氣勢洶洶,開始從東西南北四面攻城。

對於大夏軍隊的進攻,風離守軍絲毫不懼,也是,這風離城素來是兵家必爭之地,早年經過幾次大的戰役,南越主帥意識到此地的重要性,特意加固加高了城牆,一眼望去,但見高牆入雲,巍峨聳立,不由讓人心生畏懼。

想是嚴格執行死守命令,風力守軍已將各處城門關死,用巨石頂住,再跺上砂包,所有的守軍都湧上城牆,嚴陣以待,一遇到大夏攻城隊伍,就射出羽箭,投擲石塊,更有甚者,還將點著的乾柴與在油里浸過的著火棉絮扔下城牆來,城根頓時火光四起,烈焰熊熊。

大夏步兵抬著雲梯強攻數次,均是損兵折將,無功而返,一時士氣低落。

到第四天,西烈老將軍曲元帶著十五萬西烈大軍趕到,大夏軍營人心鼓舞,歡聲雷動,到了夜裡,更是為友軍舉行了盛大的接風宴。

宴席上,兩國君將推杯換盞,不亦樂乎,帳外三更敲過,帳內還是燈火通明,人影晃動,一片勸酒划拳聲,大有一醉方休之勢。

營帳對面,風離城。

城牆上,數隊士兵持戟對面而過,負責巡邏警戒的守軍正一瞬不眨注視敵營動靜,聽得那方營帳隱隱傳出的鼓樂之聲,那守城將領不由嗤笑:「聽說那大夏皇帝以前就是個花天酒地的紈絝皇子,這樣的人也來領軍打仗,哼哼,真是貽笑大方!」

旁邊之人隨聲應和:「就是,別看他現在是皇帝,當初卻是我們大皇子的階下囚,大皇子叫他往東,他便不敢向西,哈哈哈……」

笑聲未落,黑暗中不知看到什麼,忽然張大了嘴,嚅囁出聲:「啊,鬼……」

嗖的一聲,一支羽箭直直穿插喉嚨,整個人砰的向後倒下。

「什麼人?」之前說話的守將大驚之下急急過去查看,剛一走近,就見雪亮刀光罩面而來,不由高叫,「來人啊,有人偷襲!」



「張寧小友,你一向很聰明,那我就不再多說了。」

Previous article

很快的,那個裂縫中就飛出來八條身影,身上穿著可以隱匿容貌的斗篷,比林羽身上的要高級一點,看起來也要更華麗一點。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