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而那站在櫃檯前抓著算盤盤算著的肥胖店家,在看到天血夜三人進來后,頹廢的眼瞬間晶亮晶亮,彷彿看到了財神爺一般。

「客官,三位是嗎?」店家在天血夜三人剛落座,便恭敬的來到三人的位置上。

店家手握算盤,肥油滿臉的臉上兩個小眼睛一亮一亮的注視著天血夜三人,雖然三人看上去面貌一般,可是以他多年來觀察的眼力勁兒來看,這三個人都不是普通的主兒,就拿他們三個人身上所穿的衣衫來看,面料那都是上好的天蠶絲做成的,這樣的衣服可是普通人家能穿得起的?

「嗯。」落言殤手握摺扇,雖然他臉上抹上了黃黃的易容粉末,可是揮手之間,仍然有一股與生俱來的氣質。

「小店的酒可是剛從雪山上上好的漿果釀造的,保管您喝了讚不絕口,給您來上一壺?」

店家發揮他那三寸不爛之舌,屁顛屁顛的為天血夜三人介紹著,天血夜無心搭理,她身邊的姬武詭更是除了天血夜以外,對任何人幾乎都是一張冰山臉,只有落言殤,臉上帶著一絲笑容,可是眼裡卻絲毫沒有笑意,店家見碰了冰山壁,以他多年察言觀色的能力,也適時的住口。

落言殤抬眼看了一眼店家,隨即開口道:「隨意上幾個小菜就行。」

妖孽總裁小嬌妻 ,店家也終於鬆了一口氣,頓時滿臉迎笑的道:「好吶,幾位稍等,馬上就給您上。」

說著轉身便對還在伺候著另一桌的小二吼道:「王三快給這邊的貴客上茶,磨磨蹭蹭的幹什麼?」

「是……是,老闆,可……可……可是這邊的貴……客客……」王三被店家一吼,頓時有些口吃的回話道,而店家一聽聞他的話,隨即轉頭看向王三伺候著的人,當他看到那坐在角落衣衫破爛,只有一把用破布裹著大刀的絡腮大漢時,勢力的臉頓時湧上一抹不削。

「你管他幹什麼?趕緊給老子把這邊的貴客伺候好了,給老子怠慢了貴客,有你好果子吃。」

「是……是。」店小二哪裡敢跟店家頂撞,這店家出了名兒的勢力眼,聽說在雪山的玄天宗裡面他更是有大靠山在,自己一個平凡老百姓人家的子弟,能在他這兒討一碗飯吃已經很不容易了。

正當店小二要轉身離開時,那邋遢大漢卻一把抓住他,他抬起眼,污七八糟的鬍子幾乎爬滿了他整張臉,讓得此時的他看起來像是一個凶神惡霸一般,店小二被他雙眼一瞪,頓時有些腿軟,「客……客官,不不不是小的不伺候您,實在是……」

邋遢大漢抬起眼看了一眼店家,隨即鬆手看著店小二道:「你只管將老子的十斤上好的白酒和五斤牛肉上上桌來,其他的老子不管。」

「客客客官,您……您別為難小的,小的也是替老闆做事。老老闆……這……」店小二頓時求救般的看向店家,那滿臉橫肉的店家見店小二被阻攔,頓時就有些來氣,這不明擺著擋了他的財路嗎?


只是在這雪山下幾年,他見過不少江湖強者,也懂得察言觀色,而且他自己也是堂堂的三星靈王強者,以他的實力根本察覺不到這大漢有絲毫幻力波動,看這傢伙臟二吧唧的,恐怕也拿不出幾個銀子,搞不好是個拿把大刀出來裝傻充愣,來他這裡混吃混合的。

一想到這裡,店家就感覺氣血翻湧,想他金老七可是堂堂三星靈王強者,自己那小舅子還是玄天宗天堂主門下的二弟子,什麼樣的角色他金老七還會怕?

一想到這裡,金老七便有了底子,他插著肥蠻腰,指著邋遢大漢的方向道:「喂,你要飯的敢要到老子的地盤上,要是怠慢了老子的貴客,老子讓你……」



「白痴。」 惡魔通緝令:親愛的,別跑 ,冷著一張臉,周圍的一切,與她毫不相干。

金老七話還沒說完,他直感覺一陣涼風拂面,愣了半秒,他才下意識的翻了翻眼看向插在自己眉心上面,帽子正中的筷子,頓時嚇得腿直哆嗦,而那邋遢大漢,還是始終坐在原位,喝著手中的茶。

「誒呀,我滴親娘啊,搞半天這傢伙居然是個深藏不露的主兒啊,想他金老七英明一世糊塗一時,居然得罪錯了人。」

「誒……誒,英雄,小……的有眼不識泰山,您就看在小的七大姑家表妹的小舅子是雪山玄天宗天堂主座下的二弟子的份上,繞了小的吧。」

金老七本就是個勢力膽小之人,從來欺善怕惡,現在知道眼前的人根本不是什麼毫無幻力的廢物,反而是個在自己之上深藏不露的高人,頓時嚇得屁股尿流一般,差點就濕了一地。

而那邋遢大漢,依舊自顧自的喝著自己的茶,只是神情上慢慢掛上了一絲不耐煩,那金老七見邋遢大漢沒有進一步的動作也沒有想要自己性命的樣子,頓時對著店小二就一通臭罵,「王三,你他媽還不趕緊去給這位好漢準備,怠慢了老子的貴客你能擔待得起嗎?」

那王三被罵得一愣一愣的,就在老闆走上去給他頭上一個爆栗他才反應了過來,立刻灰溜溜滾一般的跑向廚房,金老七轉過身,輕手輕腳的取下頭上帽子中的筷子,看著那短短的筷子,他頓時冷汗直冒,「我的親娘啊,這要是偏了一分,那自己這小命可就交代在這裡了。」

像是想到了什麼,金老七屁顛屁顛的來到天血夜幾人的桌前,「幾位客官請稍等片刻,小店人手有限,小的親自去廚房給你們準備。」

說完,金老七風卷一般的沖向廚房,不敢在這裡逗留分毫,那邋遢大漢已經是他惹不起的主兒了,這三位,肯定更是怠慢不得,媽的,他今天出門真的忘了燒高香,不行,晚上回去得給那幾個祖宗補上。

而那邋遢大漢,從頭到尾沒有看天血夜三人一眼,而落言殤,卻饒有興緻的打量著他,甚至時不時的瞄向那桌上用布裹著的大刀。

「你不覺得有趣嗎?」落言殤轉過頭,含笑看著天血夜,天血夜那張傾國傾城的臉,此時看起來蒼白平凡,彷彿一個弱不禁風近患重病的人一般,只是她的紅唇,卻異常的粉嫩光滑,和整張臉格格不入。

「你指的什麼?」天血夜並沒有抬眼看落言殤,只是無聊的用手指撥弄著茶杯中的茶葉,這茶比起龍涎的葉子還是差了許多,在幽城的時候被冷憐幽剝削了一部分,後來到了聖天盟幾乎也喝完了,看來,什麼時候回一趟地心再多摘一點帶在身上,想起地心,不知道老頑固那傢伙怎麼樣了?在那裡生活還好嗎?

落言殤見天血夜神遊太虛,不由得無奈的搖了搖頭,隨即他起身,直接走向那邋遢大漢所在的位置,「兄台,可否借位一坐?」

落言殤語氣誠懇,而那邋遢大漢根本看都沒看他一眼直接道:「這店又不是老子開的,愛坐哪兒坐哪兒,自己挪屁股。」

落言殤聽完邋遢大漢粗魯的話,不但沒有生氣,反而笑著直接坐下,「哈哈哈,兄台夠好爽,落言喜歡的就是你這種性子,剛剛見你不發一言便整治了那勢力的店家,小弟在一旁看得痛快,特來和兄台拼個桌圖個熱鬧,其實主要是想和兄台做個朋友,只是,小弟的兩個弟弟還在那邊……」

邋遢大漢抬起眼看了一眼天血夜和姬武詭兩個人的地方,隨即低頭繼續看向他桌上的劍道:「人在江湖做朋友就是靠緣分和互相看得慣,你這傢伙穿得不錯,不過卻不是老子最看不慣的小白臉長相,洒家沒意見,愛坐就坐吧。」

落言殤聽聞邋遢大漢的話,頓時在心底翻了翻白眼,這傢伙審美真有問題,還好他們幾個人都是易了容,不然鐵定被這傢伙歧視,他沖著邋遢大漢笑了笑,起身對著天血夜和姬武詭兩人招手道:「夜弟,阿詭。」

天血夜見落言殤的動作,秀眉忍不住輕輕皺了皺,而姬武詭只是看著她,沒有動作,頓了半秒后,天血夜卻出乎落言殤和姬武詭意料的站起身,兩人剛剛看天血夜的表情,本來以為她必定不會賞臉,卻沒想到她卻站起了身,對著落言殤和邋遢大漢所在的桌子走了過去。

天血夜坐在邋遢大漢的右側,剛好這時店小二急急忙忙的端著一壇酒走了出來,一看到剛剛引發事端的兩主兒都坐在一塊兒了,頓時嚇得差點把酒罈子打碎,而那金老七出來見到這場面,只是驚訝了半會兒,隨即一推店小二,催促著他上酒上菜。

店小二戰戰兢兢的走向幾人的桌前,將一壇酒放到桌子中間,「幾……位客官,酒……來了。」放把就放下, 末世重生︰魔方空間來種田

金老七瞄了一眼店小二,嘴裡嘟囔了一聲,「出息,切……」當他轉過頭來時,已經滿臉堆笑,將手中托著的小菜恭恭敬敬的給幾人弄上桌去,「幾位貴客,這些都是小店的特色菜,各位請好好嘗嘗,您幾位都是行走江湖的大俠,肯定吃過不少山珍海味,可是小店這幾道菜,那可都是雪山上採摘和打獵回來的各色新鮮野味,保管各位在外面也吃不到,還有這酒啊,是雪山……」

「你他媽有完沒完?說夠了嗎?說夠了就給老子滾蛋。」金老七正說得起勁,邋遢大漢終於聽不下去一拍桌子,頓時嚇得金老七在原地跳了一跳,他立馬點頭哈腰的退去直道:「說夠了,說夠了,幾位慢用,慢用。」

落言殤提起酒罈,正準備給邋遢大漢身前的杯子滿上,可是天血夜卻在此時攔住了他,落言殤不解的看向天血夜,只見天血夜對著廚房的方向大喊一聲:「店小二,拿幾個大碗來。」

落言殤聽聞天血夜的話,頓時瞭然,先前邋遢大漢一直皺眉,原來是這麼回事,那邋遢大漢聽聞一直不語的天血夜突然開口,確是說了稱他心意的話,頓時眉開眼笑,他拍了拍天血夜的肩膀道:「哈哈哈,哥們兒夠豪爽,老子喜歡,喝酒就是得大碗大腕的來那才叫男子漢,這小杯子,那只是娘們兒喝的,哪能上得了檯面。」

「哈哈哈,那是那是,小弟疏忽了,還是夜弟想得夠周到。」落言殤含笑應著,他確實沒有想過,他平時斯文悠閑的生活,哪裡會如這大漢這般喜歡大碗暢飲,而讓他有些驚訝的是天血夜,沒想到她小小的年紀而且還是個女子,卻這般會察言觀色,連他這老怪物都沒察覺的細節,居然會被她這幾乎冷情的人發現,實屬難得。

而姬武詭卻沒有融合進這微妙的氛圍,她皺著眉頭,邋遢大漢的話無不是看不起女人,這正是觸碰了她的底線,要知道,她的主人,那可是確確實實的女子,而且還是巾幗不讓鬚眉的那種,放眼天下,有幾個所謂的男人能比得上她?

可是觀天血夜,確是無所謂的品著香茗,彷彿對邋遢大漢的話置若罔聞一般,天血夜喝著杯中的茶,她很清楚落言殤心裡打著什麼算盤,此去雪山,一路上他們遇到了許多江湖上的隱世家族,有很多更是從福音鎮就直接出發,應該是參加完聖天宴就急急忙忙的趕往這裡,看來雪山必定是發生了什麼事情,才會引來這麼多大家族前往,畢竟,玄天宗在天靈大陸上,也是一等一的宗門大家族。

而且他們幾人身份特殊,實在不易暴露,如果一路上能多個護身符甚至擋箭牌,那更是再好不過,這就是促使一向飄忽不定卻異常清高的落言殤,主動向邋遢大漢打招呼的原因。

「不知兄台尊姓大名,小弟姓落,單名一個言,這是二弟落夜,三弟阿詭。」落言殤一邊為幾人斟酒,一邊向邋遢大漢介紹道。

邋遢大漢抓了一塊牛肉直接就放到嘴裡啃到,樣子實在不太好看,「什麼尊姓大名?老子從深山野林裡面出來的,從來就不在乎那些繁文縟節,老子牛大梗,你們叫老子老牛即可。」

「啊,牛……兄。」落言殤微微挑了挑嘴角,這牛大梗一口一個老子的,說出來的名字也更是霸氣,而天血夜眼裡也在此時有了一絲笑意,落言殤端起手中的碗,和牛大梗幹了后擦了擦嘴唇道:「好酒。」

牛大梗咕嚕咕嚕的喝完碗中的酒,臉上卻沒有痛快的神情,「落言兄弟你可不知,這酒雖然不差,可是卻算不上酒中極品,等啥時候有機會,我讓你品嘗一下咱師傅釀的酒,那才叫酒中仙品啦。」

「哦?小弟看牛兄氣勢盎然,一生幻力更是無人能比,那您的師傅肯定更是人中強龍,不知尊師尊姓大名?」

落言殤的話一出,天血夜的眼微微閃了閃,她看著牛大梗,果然,那牛大梗本來笑嘻嘻憨厚喝著酒的樣子,在此時微微變了變,隨即他抬起眼看了看落言殤,過了半秒后卻突然哈哈大笑道:「哈哈哈,落兄弟,我師傅早就過世了,說了你也肯定不識得。」

天血夜輕扯了扯嘴唇,看著桌上那被破布裹著的大刀,她早已在見到牛大梗的第一面便知道了他的身份,此人正是在福音樓和她有過一戰的彌天斬龍刀的持有者,降龍尊者一族的傳人。

「哦哦。原來是這樣,是小弟失禮了,小弟以酒謝罪,先干為敬。」說著落言殤就舉起完一仰頭喝了下去。

牛大梗見狀,抬起碗對著天血夜的碗碰了碰,「來,夜兄弟,老牛我喜歡你得緊,雖然你不大愛說話,也豪爽得很,是洒家喜歡的性子,來,我們也一起幹了,還有這位小兄弟。」

天血夜含笑抬起碗,而姬武詭見天血夜有了動作,也跟著抬起碗,皺著眉喝了下去。

放下碗后,天血夜看著又一波人馬走進客棧中,而一些人還是自己在福音鎮時見過的大家族,她看向牛大梗輕聲道:「牛大哥,小弟有事想要請教。」

「啊?夜兄弟你有話就說,有屁也只管在老牛面前放,說什麼請教不請教的就太生疏了。」牛大梗人如其名,粗魯也絲毫不拘禮節,天血夜也一陣無語,生疏?貌似我們才認識不到一刻而已。

「牛大哥,不知道各大家族前往雪山,究竟為何?」

「呵呵,夜兄弟你有所不知,這雪山那宗主老頭,要搞什麼勞什子祭天儀式,也乘機向各大家族宣布他們新一任的聖女登典,也就是些雞毛蒜皮的家事兒,還拿出來勞動各大門派,那些人還偏偏樂意屁顛屁顛的跑著去。」

天血夜聽完牛大梗的話,眼眸不可見的一暗,聖女登典?娘親屍骨未寒,他們就已經忙著讓那冒牌貨坐上聖女之位了嗎?

落言殤見天血夜臉色有些不善,為了掩飾她的變化,他含笑看向牛大梗道:「不知牛兄前往雪山是為何事?聽你的意思,對那聖女登典,好像沒有絲毫興趣一般。」

「呵呵,我老牛啊,是為了去撞撞運氣,和一小兄弟有了約定,上一次在福音鎮有事匆匆走了,這一次前往雪山,看能不能遇上他,再好好的將上一次沒打完的架打完。」

落言殤聽聞牛大梗的話,頓時腦門三根黑線,感情這牛大梗千里迢迢來到這裡,是為了找人打架來的?究竟是他落言殤太久沒出聖島孤陋寡聞了,還是這世界變化太快了?

而天血夜聽聞牛大梗的話,眼裡閃過一絲不易察覺的訝異,沒想到這傢伙來這裡,是為了履行上一次和自己的約定,只一句空頭白話,沒想到他卻放到了心裡,自己沒有留下任何聯繫方式,他卻只憑著感覺就來到了雪山,也可謂是一個真性情的漢子,這樣的人,值得她天血夜一交。

「牛兄,實不相瞞,我三兄弟這一次前往雪山就是為了到玄天宗探親,只是一路艱險,我三兄弟從小體弱多病,實力微薄,既然此次你也要前往雪山,不如我們一路同行,一路上有了牛兄照應,雪山之行,恐怕也沒那麼艱險。」

「那有什麼不妥?行行,包在我老牛身上,這一路上,看哪個不長眼的敢欺負你們三兄弟,哈哈哈,來來來,我們喝酒,喝酒。」

說著,自己抓起大碗便咕咕咕咕的喝了起來,而落言殤的眼,在看著牛大梗的時候,劃過一絲算計,而只有天血夜,皺著眉頭,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天血夜將聖天盟的善後工作都交給擎蒼打理,老頑童風震月等,都各自忙著整頓各堂,鐵玉山武元清死後,玄鐵堂神武堂群龍無首,正是需要他們的時候。

而天一蓮以及光明聖艦地牢中那三具屍體,也由聖天盟分別送往自歸屬的地方,第二日一早,天血夜便帶著落言殤姬武詭兩人,輕裝出發,趁著晨曦,沒有打擾任何人的情況下離開。

由於三人皆是面貌不凡之人,就連相對於比較平凡的姬武詭放在人群中也屬於耀眼的角色,在離開前,三人便喬裝打扮,天血夜和落言殤更是易容成兩個面黃肌瘦的普通人,如果將三人放入人群中,鐵定沒有人會注意得到他們。

三人一路向北,直往雪山的方向前進,由於易容的關係,這一路上沒有引來任何人的注意。


日以繼夜趕了兩天的路,以落言殤和天血夜的實力雖然沒什麼大不了,可是姬武詭畢竟是女子,實力更不如兩人,當到了雪山以南三百里的地方,終於出現了一座看起來比較不錯的客棧。

三人進入客棧內,掃視了一眼,店內幾乎坐滿了人,當天血夜的眼落到角落那看起來有些邋遢的大漢時,一絲不可見的光芒從她的眼中一閃而過,頃刻間便消失不見。

而那站在櫃檯前抓著算盤盤算著的肥胖店家,在看到天血夜三人進來后,頹廢的眼瞬間晶亮晶亮,彷彿看到了財神爺一般。

「客官,三位是嗎?」店家在天血夜三人剛落座,便恭敬的來到三人的位置上。

店家手握算盤,肥油滿臉的臉上兩個小眼睛一亮一亮的注視著天血夜三人,雖然三人看上去面貌一般,可是以他多年來觀察的眼力勁兒來看,這三個人都不是普通的主兒,就拿他們三個人身上所穿的衣衫來看,面料那都是上好的天蠶絲做成的,這樣的衣服可是普通人家能穿得起的?

「嗯。」落言殤手握摺扇,雖然他臉上抹上了黃黃的易容粉末,可是揮手之間,仍然有一股與生俱來的氣質。

「小店的酒可是剛從雪山上上好的漿果釀造的,保管您喝了讚不絕口,給您來上一壺?」

店家發揮他那三寸不爛之舌,屁顛屁顛的為天血夜三人介紹著,天血夜無心搭理,她身邊的姬武詭更是除了天血夜以外,對任何人幾乎都是一張冰山臉,只有落言殤,臉上帶著一絲笑容,可是眼裡卻絲毫沒有笑意,店家見碰了冰山壁,以他多年察言觀色的能力,也適時的住口。

落言殤抬眼看了一眼店家,隨即開口道:「隨意上幾個小菜就行。」

見貴主兒終於開金口,店家也終於鬆了一口氣,頓時滿臉迎笑的道:「好吶,幾位稍等,馬上就給您上。」

說著轉身便對還在伺候著另一桌的小二吼道:「王三快給這邊的貴客上茶,磨磨蹭蹭的幹什麼?」

「是……是,老闆,可……可……可是這邊的貴……客客……」王三被店家一吼,頓時有些口吃的回話道,而店家一聽聞他的話,隨即轉頭看向王三伺候著的人,當他看到那坐在角落衣衫破爛,只有一把用破布裹著大刀的絡腮大漢時,勢力的臉頓時湧上一抹不削。

「你管他幹什麼?趕緊給老子把這邊的貴客伺候好了,給老子怠慢了貴客,有你好果子吃。」

「是……是。」店小二哪裡敢跟店家頂撞,這店家出了名兒的勢力眼,聽說在雪山的玄天宗裡面他更是有大靠山在,自己一個平凡老百姓人家的子弟,能在他這兒討一碗飯吃已經很不容易了。

正當店小二要轉身離開時,那邋遢大漢卻一把抓住他,他抬起眼,污七八糟的鬍子幾乎爬滿了他整張臉,讓得此時的他看起來像是一個凶神惡霸一般,店小二被他雙眼一瞪,頓時有些腿軟,「客……客官,不不不是小的不伺候您,實在是……」

邋遢大漢抬起眼看了一眼店家,隨即鬆手看著店小二道:「你只管將老子的十斤上好的白酒和五斤牛肉上上桌來,其他的老子不管。」


「客客客官,您……您別為難小的,小的也是替老闆做事。老老闆……這……」店小二頓時求救般的看向店家,那滿臉橫肉的店家見店小二被阻攔,頓時就有些來氣,這不明擺著擋了他的財路嗎?

只是在這雪山下幾年,他見過不少江湖強者,也懂得察言觀色,而且他自己也是堂堂的三星靈王強者,以他的實力根本察覺不到這大漢有絲毫幻力波動,看這傢伙臟二吧唧的,恐怕也拿不出幾個銀子,搞不好是個拿把大刀出來裝傻充愣,來他這裡混吃混合的。

一想到這裡,店家就感覺氣血翻湧,想他金老七可是堂堂三星靈王強者,自己那小舅子還是玄天宗天堂主門下的二弟子,什麼樣的角色他金老七還會怕?

一想到這裡,金老七便有了底子,他插著肥蠻腰,指著邋遢大漢的方向道:「喂,你要飯的敢要到老子的地盤上,要是怠慢了老子的貴客,老子讓你……」

「白痴。」天血夜喝著手中的茶,看了一眼金老七的方向,嘴裡輕輕的吐出這兩個字,而落言殤只是雙眼含笑坐在原地把玩著摺扇,姬武詭還是從頭到尾那般,冷著一張臉,周圍的一切,與她毫不相干。

金老七話還沒說完,他直感覺一陣涼風拂面,愣了半秒,他才下意識的翻了翻眼看向插在自己眉心上面,帽子正中的筷子,頓時嚇得腿直哆嗦,而那邋遢大漢,還是始終坐在原位,喝著手中的茶。

「誒呀,我滴親娘啊,搞半天這傢伙居然是個深藏不露的主兒啊,想他金老七英明一世糊塗一時,居然得罪錯了人。」

「誒……誒,英雄,小……的有眼不識泰山,您就看在小的七大姑家表妹的小舅子是雪山玄天宗天堂主座下的二弟子的份上,繞了小的吧。」

金老七本就是個勢力膽小之人,從來欺善怕惡,現在知道眼前的人根本不是什麼毫無幻力的廢物,反而是個在自己之上深藏不露的高人,頓時嚇得屁股尿流一般,差點就濕了一地。

而那邋遢大漢,依舊自顧自的喝著自己的茶,只是神情上慢慢掛上了一絲不耐煩,那金老七見邋遢大漢沒有進一步的動作也沒有想要自己性命的樣子,頓時對著店小二就一通臭罵,「王三,你他媽還不趕緊去給這位好漢準備,怠慢了老子的貴客你能擔待得起嗎?」

那王三被罵得一愣一愣的,就在老闆走上去給他頭上一個爆栗他才反應了過來,立刻灰溜溜滾一般的跑向廚房,金老七轉過身,輕手輕腳的取下頭上帽子中的筷子,看著那短短的筷子,他頓時冷汗直冒,「我的親娘啊,這要是偏了一分,那自己這小命可就交代在這裡了。」

像是想到了什麼,金老七屁顛屁顛的來到天血夜幾人的桌前,「幾位客官請稍等片刻,小店人手有限,小的親自去廚房給你們準備。」

說完,金老七風卷一般的沖向廚房,不敢在這裡逗留分毫,那邋遢大漢已經是他惹不起的主兒了,這三位,肯定更是怠慢不得,媽的,他今天出門真的忘了燒高香,不行,晚上回去得給那幾個祖宗補上。

而那邋遢大漢,從頭到尾沒有看天血夜三人一眼,而落言殤,卻饒有興緻的打量著他,甚至時不時的瞄向那桌上用布裹著的大刀。

「你不覺得有趣嗎?」落言殤轉過頭,含笑看著天血夜,天血夜那張傾國傾城的臉,此時看起來蒼白平凡,彷彿一個弱不禁風近患重病的人一般,只是她的紅唇,卻異常的粉嫩光滑,和整張臉格格不入。

「你指的什麼?」天血夜並沒有抬眼看落言殤,只是無聊的用手指撥弄著茶杯中的茶葉,這茶比起龍涎的葉子還是差了許多,在幽城的時候被冷憐幽剝削了一部分,後來到了聖天盟幾乎也喝完了,看來,什麼時候回一趟地心再多摘一點帶在身上,想起地心,不知道老頑固那傢伙怎麼樣了?在那裡生活還好嗎?

落言殤見天血夜神遊太虛,不由得無奈的搖了搖頭,隨即他起身,直接走向那邋遢大漢所在的位置,「兄台,可否借位一坐?」

落言殤語氣誠懇,而那邋遢大漢根本看都沒看他一眼直接道:「這店又不是老子開的,愛坐哪兒坐哪兒,自己挪屁股。」

落言殤聽完邋遢大漢粗魯的話,不但沒有生氣,反而笑著直接坐下,「哈哈哈,兄台夠好爽,落言喜歡的就是你這種性子,剛剛見你不發一言便整治了那勢力的店家,小弟在一旁看得痛快,特來和兄台拼個桌圖個熱鬧,其實主要是想和兄台做個朋友,只是,小弟的兩個弟弟還在那邊……」

邋遢大漢抬起眼看了一眼天血夜和姬武詭兩個人的地方,隨即低頭繼續看向他桌上的劍道:「人在江湖做朋友就是靠緣分和互相看得慣,你這傢伙穿得不錯,不過卻不是老子最看不慣的小白臉長相,洒家沒意見,愛坐就坐吧。」

落言殤聽聞邋遢大漢的話,頓時在心底翻了翻白眼,這傢伙審美真有問題,還好他們幾個人都是易了容,不然鐵定被這傢伙歧視,他沖著邋遢大漢笑了笑,起身對著天血夜和姬武詭兩人招手道:「夜弟,阿詭。」

天血夜見落言殤的動作,秀眉忍不住輕輕皺了皺,而姬武詭只是看著她,沒有動作,頓了半秒后,天血夜卻出乎落言殤和姬武詭意料的站起身,兩人剛剛看天血夜的表情,本來以為她必定不會賞臉,卻沒想到她卻站起了身,對著落言殤和邋遢大漢所在的桌子走了過去。

天血夜坐在邋遢大漢的右側,剛好這時店小二急急忙忙的端著一壇酒走了出來,一看到剛剛引發事端的兩主兒都坐在一塊兒了,頓時嚇得差點把酒罈子打碎,而那金老七出來見到這場面,只是驚訝了半會兒,隨即一推店小二,催促著他上酒上菜。

店小二戰戰兢兢的走向幾人的桌前,將一壇酒放到桌子中間,「幾……位客官,酒……來了。」放把就放下,他就風卷一般的沖回了廚房后。

金老七瞄了一眼店小二,嘴裡嘟囔了一聲,「出息,切……」當他轉過頭來時,已經滿臉堆笑,將手中托著的小菜恭恭敬敬的給幾人弄上桌去,「幾位貴客,這些都是小店的特色菜,各位請好好嘗嘗,您幾位都是行走江湖的大俠,肯定吃過不少山珍海味,可是小店這幾道菜,那可都是雪山上採摘和打獵回來的各色新鮮野味,保管各位在外面也吃不到,還有這酒啊,是雪山……」

「你他媽有完沒完?說夠了嗎?說夠了就給老子滾蛋。」金老七正說得起勁,邋遢大漢終於聽不下去一拍桌子,頓時嚇得金老七在原地跳了一跳,他立馬點頭哈腰的退去直道:「說夠了,說夠了,幾位慢用,慢用。」

落言殤提起酒罈,正準備給邋遢大漢身前的杯子滿上,可是天血夜卻在此時攔住了他,落言殤不解的看向天血夜,只見天血夜對著廚房的方向大喊一聲:「店小二,拿幾個大碗來。」

落言殤聽聞天血夜的話,頓時瞭然,先前邋遢大漢一直皺眉,原來是這麼回事,那邋遢大漢聽聞一直不語的天血夜突然開口,確是說了稱他心意的話,頓時眉開眼笑,他拍了拍天血夜的肩膀道:「哈哈哈,哥們兒夠豪爽,老子喜歡,喝酒就是得大碗大腕的來那才叫男子漢,這小杯子,那只是娘們兒喝的,哪能上得了檯面。」

「哈哈哈,那是那是,小弟疏忽了,還是夜弟想得夠周到。」落言殤含笑應著,他確實沒有想過,他平時斯文悠閑的生活,哪裡會如這大漢這般喜歡大碗暢飲,而讓他有些驚訝的是天血夜,沒想到她小小的年紀而且還是個女子,卻這般會察言觀色,連他這老怪物都沒察覺的細節,居然會被她這幾乎冷情的人發現,實屬難得。

而姬武詭卻沒有融合進這微妙的氛圍,她皺著眉頭,邋遢大漢的話無不是看不起女人,這正是觸碰了她的底線,要知道,她的主人,那可是確確實實的女子,而且還是巾幗不讓鬚眉的那種,放眼天下,有幾個所謂的男人能比得上她?

可是觀天血夜,確是無所謂的品著香茗,彷彿對邋遢大漢的話置若罔聞一般,天血夜喝著杯中的茶,她很清楚落言殤心裡打著什麼算盤,此去雪山,一路上他們遇到了許多江湖上的隱世家族,有很多更是從福音鎮就直接出發,應該是參加完聖天宴就急急忙忙的趕往這裡,看來雪山必定是發生了什麼事情,才會引來這麼多大家族前往,畢竟,玄天宗在天靈大陸上,也是一等一的宗門大家族。

而且他們幾人身份特殊,實在不易暴露,如果一路上能多個護身符甚至擋箭牌,那更是再好不過,這就是促使一向飄忽不定卻異常清高的落言殤,主動向邋遢大漢打招呼的原因。

「不知兄台尊姓大名,小弟姓落,單名一個言,這是二弟落夜,三弟阿詭。」落言殤一邊為幾人斟酒,一邊向邋遢大漢介紹道。




最後讓浮夢那來詬病的便是離開欞王府的方式,不是小門,不是牆洞,而是直接從牆上翻了出去,而外面便是一輛用黑布包裹的馬車。

Previous article

「張寧小友,你一向很聰明,那我就不再多說了。」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