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唐紅茵打開電腦,把入場券的編碼輸進去,打開了拍賣會的官網和現場視頻。就在這時候,門鈴響了,可視對講機的顯示屏上出現的是月見山娜娜、廖銘和弔兒郎當的魯邦。

給他們開門的是袁熱的火屬性分身。

「袁熱!你真的有分身了!我看比賽直播的時候,還以為是自己看錯了呢!」


火屬性分身將三人讓了進來,對月見山娜娜道:「你來得正好,我們已經通過官網進入了拍賣會現場,有什麼好推薦嗎?」

月見山娜娜在沙發上打開自己的手提電腦道:「值得推薦的東西很多呢……但袁熱現在最需要的商品,我覺得是一整套十二枚的『十秒無敵珠』。」

「十秒無敵珠?」袁熱的火屬性分身剛坐下,就發現沙發在嗶嗶的冒煙,趕緊又站了起來。

魯邦道:「有了十秒無敵珠,你就能在黃道位面里喚出使魔或亡魂了。」

廖銘道:「在黃道位面里,沒有納星石庇護,不論是人還是亡魂、使魔都會被撕個粉碎,但身攜十秒無敵珠,就至少能在黃道位面里獲得十秒的無敵時間,十秒鐘對於亡魂來說或許不算什麼,但通過唐紅茵小姐的比賽,我們知道十二生肖候補王已經快要成為使魔了,使魔完全能在十秒鐘時間裡發出一次必殺技了,這在面對十二星座神獸時,還是非常有用的。」

袁熱的分身道:「召喚出來發一次必殺技,就像《最終幻想》系列的召喚獸一樣嘛,這套十秒無敵珠和所羅門秘葯一樣,是一次性商品嗎?」

廖銘道:「使用冷卻周期是24小時,也就是每天可以使用一次,一共十二顆,每天的無敵時間累計可以達到120秒,也就是兩分鐘。」

月見山娜娜道:「如果分別裝在十二生肖候補王身上,讓它們在黃道位面里輪番使出必殺技轟炸,那威力可是相當可怕的哦!」

袁熱的分身道:「決定了,紅茵,一定要拍下這套十秒無敵珠。」

「可是我們只有六顆大師丹,換成生趣丹也不過只有六十萬,眼下正在拍賣的第一件商品『陳圓圓原味肚兜'起價都要一百五十萬生趣丹了哦!我們真的能夠拍到十秒無敵珠嗎?」

袁熱的分身道:「有月見山娜娜小姐在這裡,錢的問題就不用愁了。」

「噢噢噢!對的!」月見山娜娜道:「不管你需要多少丹藥,我都可以做主送……嗚噗!」

廖銘用具化的大手捂住月見山娜娜的雙唇道:「不管你們需要多少丹藥,都可以向暗黑商會提出借貸申請,利息只收2%。對於第一次借貸的客人,我們一般會限制在五百萬生趣丹以內,但袁熱先生有十頁沙之書,每日量產大師丹,不愁還債的問題,需要多少資金,只管開口便是。」

魯邦道:「可惜我剛出來,手頭比較拮据,否則一定拍下來送給你。」

袁熱的分身道:「心領了。」

唐紅茵突然笑了起來:「嘻,陳圓圓原味肚兜起價一百五十萬生趣丹,結果成交價只拍出了一百八十萬呢!」

魯邦道:「嘿嘿,陳圓圓也是蚩尤後裔,她就在這獄星之上,想要她的原味肚兜並不是什麼難事,因此並不值錢。」

直播視頻上很快就出現了第二件拍賣品,正是袁熱想要的一整套十秒無敵珠,起價六百萬生趣丹。

袁熱的分身道:「喊七百萬!」

唐紅茵輸入了相應的數字,直播視頻里傳來了現場司儀的聲音:「貴賓套房出價七百萬!七百萬一次!七百……哦!現場會員買家七百五十萬!七百五十萬一次……」

袁熱道:「八百萬!」

唐紅茵輸入了相應的數字,現場司儀道:「貴賓套房出價八百萬!八百萬一次!八百萬兩次……現場買家出價一千萬!一千萬一次……」

袁熱的分身看了眼月見山娜娜,少女對他豎起了萌呼呼的大拇指,於是他對唐紅茵道:「好!紅茵,喊兩千萬!」

「誒?」月見山娜娜疑心自己是不是聽錯了,廖銘則乾脆從沙發上滑了下來。

「好的!」唐紅茵知道這火屬性分身是袁熱和饕餮神偷融魂后的產物,性格比較急躁,因此她嘴上雖然這麼答應著,卻只是輸入了一千二百萬的叫價。

但袁熱的分身還是聽到了現場司儀的報價:「貴賓套房報價一千二百萬!一千二百萬一次……」

他正要發作,就聽到魯邦道:「這套無敵珠受時間限制太大,就算得到一整套,也不過只有兩分鐘的無敵時間,超過一千萬,就沒人想要了。畢竟後面還有更好的『一刻無敵珠』,攜帶一顆就能獲得十五分鐘的無敵時間,直接就能壓過一套十秒無敵珠了。一千二百萬是合適的價碼。」

果然,唐紅茵叫了一千二百萬之後,現場買家就沒動靜了。

「一千二百萬第三次!成交!請貴賓套房的買家備好相應的丹資,十秒無敵珠很快就會送到您的房間。」

袁熱的分身向月見山娜娜伸出手道:「合作愉快,我欠你一千二百萬。」

「嗯!合作愉快……啊呀!燙燙!燙燙燙!」 唐紅茵又逗留了一個晚上,才取出莫比烏斯之門,返回了狹間位面的航天飛船里。將十二顆十秒無敵珠交到了袁熱的手上。

全知全能現出身形道:「十二隻孽畜有了這一套十秒無敵珠,不僅可以在黃道位面里使用必殺技,也可以承受住我們附到身上每天制合十顆大師丹的強度了。」

袁熱道:「無敵十秒就能制合十顆大師丹?這也太逆天了吧?」

全知全能道:「在這納星石里,一切的寶物都受月亮磁場和神之血的加持,時間限制是不存在的,也就是說,它們可以一直使用十秒無敵珠,以承受我們的魂體入侵而不至於崩壞。」

巧奪天工也現出形體道:「這五個月以來,雖然因為十二生肖候補王不在而無法制合大師丹,但沙之書每天都很穩定的提供三十五萬的信息量,一百五十天就是五千兩百五十萬條信息。你把七顆十秒無敵珠分給七個候補王,我們再依附到它們身上,每天能制合七十顆大師丹,也就是700萬條信息量,那隻要將近八天的時間,我們就能制合出五百二十顆大師丹。」

「我欠暗黑商會一千二百萬生趣丹,拿出一百二十顆大師丹還債,還剩四百零五顆,全部克化之後,我要再去挑戰一次十二星座屬性獸。」

全知全能道:「制合的八天時間裡,沙之書還能提供二百八十萬條信息量,也就是到了第九天,除去欠債,你還有四百三十三顆大師丹。而其後的時間裡,我們每天能制合三點五顆大師丹,也就是說,可以月產105顆大師丹。」


袁熱道:「可惜我每克化一顆大師丹都要花一個星期左右的時間,跟不上你們的速度,多餘的只能留著花銷了。」

巧奪天工道:「十二顆十秒無敵珠,分給生肖候補王七顆,你手上還有五顆,鑲進自己的體內吧,在無敵狀態下克化大師丹,時間可以節省一大半,大概三天就能克化一顆大師丹,提升一萬盞燈力。」

「好,就這麼辦。讓蜀漢大神將也加入制合的隊伍吧,然後十二生肖候補王每天輪換一次,一組制合的時候,另一組進食煉體,爭取儘快成為使魔。等我升到重生二層繁衍境,它們也完全成為真正的動物時,我要再去挑戰第二隻屬性獸,再拿二十頁沙之書!」

饕餮神偷道:「好,今天你就先用魔瓏種子強化屬性吧,明天就有70顆大師丹了!」

袁熱已經依靠魔瓏種子將火屬性強化到了第八級,但受限於自己的等級,無論如何也無法再進一步了,看來只有踏入重生二層的境界,才能強化到八級以上。

饕餮神偷道:「我差點忘了,你要繼續升級才能再提升屬性的等級。」

唐紅茵道:「我這裡還有六顆大師丹喲,你先克化一顆吧。」

袁熱只拿了一顆:「那五顆你先留著吧。」

「好。」

十二生肖候補王的進展比袁熱快,航天飛船里的時間才過去三個多月,它們就陸陸續續的把身體吃了出來,身上不僅有了來路不明的寄生蟲,氣味還變得又臭又腥膻,完全變成了真正的禽獸。

袁熱道:「既然有了實體,你們就研究一下如何在十秒內發出最大輸出的必殺技吧。」

皆傷王刺蝟取出叼在嘴裡的牙籤,呸的吐了一口濃痰道:「我們現在已經是使魔了,為什麼還要聽你的話?」

袁熱道:「你們現在已經有實體了,不吃東西會餓壞的,這樣好了,我先剋扣你三天口糧再來談談這個問題吧。」

「別別別!不就是十秒打出一發大招嗎?我們可是十二生肖候補王來著,這樣的必殺技早就已經準備好十幾套了,這就讓您過目一下!」

唐紅茵道:「這裡太小了,設備被打壞就不好了,我在外面的納星石房間里設計了一間室內運動場,你們不如去那裡展示吧。」

袁熱道:「好極了,你們給我都滾到棺材罐子中去吧!」

運動場很大,有沙地和跑道,四周都是大屏幕,若是馬上舉辦一屆全運會,大概也不在話下。袁熱把十二隻棺材罐子放定,然後打開了皆傷王刺蝟的頂蓋道:「你先來。」

「十秒必殺技·背翻轉列車!」只見皆傷王肚皮外翻,用背上的尖刺將一團空氣包裹在其中,然後一個勁竄到了天空去,良久才咚一聲落在了地面上。前後正好十秒。

袁熱道:「你在幹什麼?」

「嘛,就是用背部把敵人包裹起來,再重重摔在地下,刺他個通透!」

「下一個!」袁熱又掀開了建築王烏龜的棺材罐子……

不到一刻鐘的功夫,十二生肖候補王就將十秒必殺技演示完畢,又一一講解,讓袁熱提出修改意見,直到完全滿意,才重新回到了航天飛船里。

這三個多月的時間裡,袁熱總共克化了三十顆大師丹,燈力提升了三十萬,但還是沒能升到繁衍層,最近倒是一看到唐紅茵就起生理反應,渾身發熱。

不能再這麼下去了,我得出去透透氣才行,這麼想著,袁熱把一百五十顆大師丹揣在懷裡,拿出了通往暗黑商會辦公室的莫比烏斯之門,對唐紅茵道:「我去了結之前的債款,再看看有什麼可買的東西。」

「好的。」

一進門,就看到了浴桶中的月見山娜娜,皮膚熠熠生輝,眼睛像蒙著一層薄霜,雙唇像紅色的珍珠,肩膀圓潤而白膩,胸脯像奶油一般在水裡晃蕩著。

見袁熱目不轉睛的看著自己,少女心下一熱,竟渾身顫抖著站了起來。

袁熱喘著粗氣道:「我是來還債的!」

月見山娜娜邁出浴桶道:「袁熱……你不是來見我的嗎?」

袁熱把一百五十顆大師丹往沙發上一灑,捂著眼睛讓屁股陷入了坐墊里:「我就是為了躲避紅茵才來的,你知道……即將到達繁衍層時,渾身的精蟲都會瘋狂鬧騰,我忍得非常難受啊!」

「娜娜知道的哦,忍了這麼久……一定很辛苦吧?」光著腳接近自己的月見山娜娜,嗓音甜美得像碎星落入了溪流。

袁熱閉上眼睛道:「娜娜啊,讓我安安靜靜的坐一會吧……」

「不經歷這一步,是沒辦法進入繁衍層的,讓我幫你吧……」月見山娜娜笨拙的解開袁熱的褲子,用手扶著熱氣騰騰的事物,湊著泉眼的癢處,自己坐上去,蹙起美麗的眉頭,扭動腰肢,咬著嘴唇一下一下套弄起來,聽到噗滋噗滋的聲音,臉紅得將欲噴出血來。

「嗯哼……啊哈……」 從暗黑商會回到航天飛船里的袁熱容光煥發,神清氣爽。見唐紅茵在一旁酣然入夢,他也不再像往常一樣為其吸取睡意,而是坐下來,隨手把一枚大師丹扔進嘴裡,運起雄厚無匹的燈力,獨自克化起來。

到得第三天,唐紅茵正在給動物們準備食物,突然聽到袁熱周圍的空氣傳來了輕微的炸裂聲,肉眼可見的靜電也從袁熱的毛孔里放肆的溢了出來。他長長的吸了一口氣,重新張開眼睛時,皮膚外已經多了一層若隱若現的藍光。

唐紅茵喜道:「主人,你升到第二層繁衍境了嗎?」

袁熱道:「嗯,大師丹果然厲害,紅茵,你也吃一些吧。」

「我又不能出去,吃了也是浪費!到達了繁衍境,就可以生兒育女了,你快找人生個小寶寶呀!」

袁熱笑道:「這事先不提,我升了一級,十二生肖候補王也有了十秒無敵珠,現在正是再挑戰一隻十二星座神獸的時候,我去找找吸血伯爵米諾斯。」

說著,袁熱把莫比烏斯之門取了出來,打開門一看,發現米諾斯正在一個小酒館里表演歌劇,底下的觀眾都被綁在椅子上,脖子上的血液正泊泊流出。

「你還真有雅興啊。」

「時間太多了,總要想法子消磨一些。」

「那就再給我兩個小時吧。」

「嗯?你要再挑戰一隻十二星座屬性獸嗎?」

「沒錯。」

米諾斯脫下戲服,走下舞台,穿過莫比烏斯之門,走進了袁熱的太空梭里。

「你又升級了,娜娜的身子……滋味如何?」

袁熱直接把話題岔開道:「這航天飛船里的時間比外面慢了30倍,你不需要犧牲兩個小時的壽元。」

「我知道這裡的兩個小時只是外面的四分鐘,但封鎖你的十六個大陣沒有時間概念,只會針對你所在的空間,直到布陣的人取消這十六個大陣,我用暗屬性血功為你化陣,對應的是你所在的空間,所以還是會折壽兩個小時。全部十三人救出來,也不過26個小時,根本不值一提。」

「這次還是縮減到半個小時吧,我一定能速戰速決。」

「你一直在用火屬性魔瓏種子強化火屬性,如果現在就去打冰屬性的雙魚座神獸,確實可以在半個小時之內解決問題。」

袁熱道:「冰屬性就算了,如果可以的話,這次我想挑戰暗屬性的神獸。」


「你想挑戰暗屬性神獸?為什麼?」

「我的十二生肖候補王已經吃出身體成為了使魔,不再受借魂儀式的約束,我雖然還能暫時壓制,但難保哪一天它們不會背叛,如果能強化暗屬性,我就能給這十二隻孽畜下唄咒,從而牢牢控制它們。」

「使魔是獨立的生命體,確實很容易叛逃,你想用暗屬性奇功去控制它們也無可厚非,只是這黃道位面里的暗屬性神獸,是雙子座神宮的死之天使扎魯埃拉,能讓免疫層以下的重生者一秒即死,你還是等升到重生三層之後,再打這個主意吧。」

「一秒即死?無妨,我有十二顆十秒無敵珠,要避過十二次即死功法,全然不在話下。」

唐紅茵道:「咦?十秒無敵珠不是要留給十二生肖候補王使用的嗎?」

「沒有用暗屬性功法下咒之前,給它們全員裝備十秒無敵珠不啻是找死,它們要是想在這裡合力暗算我,或在黃道位面里倒戈一擊,那可不是好玩的。」

米諾斯道:「依難度而言,最好啃的是炎之魔人貝利亞斯,然後是冰屬性的背德皇帝馬特烏斯,不循序漸進,很容易失敗……決定了嗎?真的要打死之天使扎魯埃拉?」


袁熱道:「要繼續在黃道位面里戰鬥,我必須依靠十二生肖候補王的力量,而要想控制它們,又少不了暗屬性功法中的唄咒之術,可以這麼說,如果不及早強化自身的暗屬性,我很難對付越來越強的十二星座神獸。」

「好!那就進去吧!」米諾斯咬破十根手指,催動血功,畫出化陣圖騰,照例身體前傾張大嘴巴,打開了通往黃道位面的時空之門。


袁熱已經通過意念讓納星石變成了項鏈,再攜著別世花和十二顆無敵珠,隻身進入了米諾斯的嘴裡。

有那麼一會,他懷疑自己看到了地獄,通往雙子座神宮的光之橋底下,是被勾魂鬼押送的冤魂隊列,腐臭的氣息遠遠傳了上來,啼哭聲震人心魄,岩漿之湖泛起了一波又一波的熱浪。死之天使扎魯埃拉的右臂和一具巫女的死體融為了一體,正站在雙子座神宮前黯然神傷。那巫女眼睛上蒙著紅布,沒過幾秒,便發出一陣臨終的哀號,死之天使扎魯埃拉渾身無肉,乃是一副身穿黑色披風的恐怖骷顱。

那死之天使扎魯埃拉見袁熱沿著光之橋走近雙子座神宮,一展身後的黑蝠短翼,做出恫嚇狀道:「站住,再往前一步,我就奪走你的魂魄!」

袁熱先不吭聲,直接把十二顆兀自發亮的十秒無敵珠鑲入了體內,才騙死之天使扎魯埃拉道:「我是重生三層免疫境的重生者,不怕你的即死功法,你奪不走我的魂魄的!」

「免疫層的重生者?你是玄黃體系的冥修者?來得正好!當年我失手殺死了侍奉黃道老祖的巫女,被剝奪肉身,變成了人不人鬼不鬼的骷髏頭,為了補償我的罪過,你就下地獄去給她陪葬吧!罪譴·死魂謳歌!」扎魯埃拉一舉起右臂,那巫女的死體便張開猩紅的雙唇,發出了一連串不像是人類的聲音的悲鳴,瞬間便喚來萬千股滿臉怨氣的死魂,宛如鴉群般朝袁熱襲來,要把他生吞活剝,要把他的靈魂拉進地獄。

袁熱知道這就是米諾斯所說的即死功法,趕緊把燈力注入十秒無敵珠之內,催動了其中一枚,渾身上下頓時佛光萬丈,四下放射出去,很快就驅散了洶湧而至的冤魂大軍。 十秒一過,體內的十秒無敵珠便熄滅了一顆。

驅散漫天的冤鬼之後,袁熱將根神金屬寵物注入右手之中,轉眼間就通過別世花吸出航天飛船里的大堆鋼鐵廢件,叮叮噹噹的形成了一個巨大的金屬拳頭,再注入滿滿的睡意,朝死之天使扎魯埃拉一拳轟了過去。

扎魯埃拉使出「技法·影隱逆匿」,和自己的影子對調了位置。袁熱反應神速,一覺察打到的是虛影,心念急轉間,拳頭一沉,對著地下的扎魯埃拉轟了下去。

「暗屬性奇功·死體挪移!」

袁熱的拳頭剛要打到扎魯埃拉,那死之天使的身軀便像果凍一樣猛的一扭曲,全然轉移到了右手的巫女的身上,頭部從巫女的肩膀上探了出來,張開沒有唇皮的嘴巴,在袁熱的耳邊唱起了讓人肝膽欲裂的詛咒之歌。

一股陰森森的涼氣自脊椎骨下油然而生,慢慢的朝意識覆蓋過去,袁熱心下一驚,再次運起燈力催動十秒無敵珠,生出強光,四面護住身體,不讓靈魂出竅,這才總算又躲過了一次即死功法。鑲入體內的十二顆十秒無敵珠,又悄然熄滅了一顆。

扎魯埃拉從巫女的體內鑽出來,恢復原形道:「不可能!你居然躲過了兩次即死功法?」

袁熱道:「你的即死功法,雖然對煉身三層以下的重生者和借軀者可以百分百命中,可惜我是煉身三層免疫境的人,不怕你的即死功法。」

死之天使扎魯埃拉道:「你魂氣的密度雖然很高,卻遠未達到免疫層的等級,我倒要看看你到底玩的是什麼把戲。暗屬性玄功·黑幕渠道!」

說完,左手一張,散出千百條黑線,密密麻麻的布滿了整個空間。

袁熱避無可避,身上被植入了十來條黑線。扎魯埃拉伸出手指微微調控著,讓細如蛛絲的黑線游到袁熱的前額上,深深的扎了進去。

「啊啊啊!」袁熱只覺得腦子裡似乎鑽進了又細又長的蠕蟲,奇癢無比,卻苦無下手之處。

「一切幕後的秘密,在黑暗中都是無法遁形的!讓我來看看吧!你究竟為什麼能躲過即死功法?」扎魯埃拉輕輕扯了扯手中的線,袁熱的腦波化作一連串聲音斷斷續續的傳了過來——「不能……讓這該死的……骷髏頭知道……我是依靠十二顆十秒無敵珠……避過了即死功法……而且現在……已經使用了兩顆……只剩十顆能見效了……」

「喼嘿嘿嘿!原來如此,你就算你有一百顆無敵珠,我也能用第一百零一次的即死功法殺死你!」扎魯埃拉繼續扯動手裡的黑絲,再次把袁熱心底的聲音慢慢牽引了出來——「完了……十二顆無敵珠的事瞞不住了……這回死定了……不對……我還有個天大的秘密他不知道……」




在拉攏某人這件事情上,相較於瀟湘雨閣,青蓮齋有著諸多不便,這是青蓮齋一貫的作風,凡事都不會太過假以太多顏色。

Previous article

最後讓浮夢那來詬病的便是離開欞王府的方式,不是小門,不是牆洞,而是直接從牆上翻了出去,而外面便是一輛用黑布包裹的馬車。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