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早已知道即將面對大伯的死,可是看到以後,戰盼夏還是哭的無法控制。

戰錚樺的葬禮是在老議長府舉辦的。

不少政客,紛紛過來弔唁。

戰盼夏已經整整兩天都沒閉眼,就一直守在冰棺前面。

直到最後一天,體力不支昏迷過去。

冰棺停留在議長府的最後一天,南初擔心陸司寒同樣體力不支,早早就讓陸司寒休息。

可是半夜到南初醒過來的時候,發現陸司寒根本不在身邊。

起身下樓,南初發現陸司寒只有一個人坐在冰棺面前。

冰棺裡面的,就算再如何,都是他的父親。

親生父親離世,陸司寒怎麼可能沒有半點傷心。

南初靜悄悄的上樓,等再下來的時候,手中已經拿著一件外套,然後蓋在陸司寒的身上。

陸司寒察覺到溫暖的溫度,轉頭時候,就看到南初。

「去睡吧,明天還有很多事情需要應付。」

「不困,陪你說會話兒。」南初擁抱住陸司寒說。

「剛剛睡不著,腦海中想到過去的事。」

「父親確實沒有經過我的意願,做過很多讓我難以接受的事。」

女總裁的終極保鏢 「可是好像一去世,心中就只記得好的時刻。」

「記得六歲那年,和周圍鄰居家的男孩吵架,父親幫我出頭,記得有回深夜發燒,父親抱我走整整五公里,去看醫生。」

聽到這話,姜南初抱陸司寒抱的越發緊,越發心疼起來。

「以後有我保護著你,有我陪在你的身邊。」

「嗯。」

黑夜下,兩人緊緊相互依偎,相互取暖。

戰錚樺的葬禮結束以後,南初終於空閑下來。

同時這個時候,傅自橫與奧利芙,希貝爾準備回W國。

南初沒有將這個消息告訴戰盼夏,只有自己單獨過去送送他們。

「再過三個月,到時候就和奧利芙一起舉辦婚禮。」

「記得帶著蘋果和桃子一起過來參加。」傅自橫拍拍妹妹的肩膀說道。

戰錚樺死後幾天時間,傅自橫同樣將自己困在房間幾天,可是這件事情瞞著所有朋友。

現在傅自橫意氣風發,完全看不出,前段時間的狼狽。

「那是肯定的,哥哥的婚禮,做妹妹的怎麼可以錯過。」

「不過還是應該提前恭喜哥哥和嫂子。」

奧利芙聽到這聲嫂子非常滿意,然後上前對南初低頭。

「嫂子這是做什麼?」

「是代替希貝爾和你道歉,希貝爾已經和我說過,前段時間因為盼夏的事,對你非常不客氣。」

「南初,真是抱歉。」

「沒有關係的,不過就是一件小事,早就已經忘記。」南初大大咧咧的說。

還想多說幾句話,可是飛機馬上就要起飛。

只能依依不捨告別,等待下次婚禮時候,再一起好好敘舊。

從機場出來,南初準備回家照顧桃子,卻接過謝半雨的電話。

「南初,可不可以幫我一件事情?」謝半雨著急的聲音傳出來。

「半雨,慢慢說,什麼事情?」

「是肖羨的事,肖羨從昨天開始就失蹤,根本聯繫不到。」

「南初,只有議長可以隨意調取任何監控。」

「你們幫我找找肖羨在哪裡,可以嗎?」

「沒有問題。」

南初答應下來,和謝半雨掛斷電話以後,立刻去找陸司寒幫忙。

可是當得知肖羨地址時候,南初的眉皺起來。

肖羨怎麼是在那裡,去那種地方怎麼對得起半雨?

姜南初帶著氣憤的心情,撥通謝半雨的電話。

「怎麼樣,南初,有沒有找到肖羨?」

「肖羨現在沒法走路,不知道能去哪裡?」

「真是讓我們擔心!」謝半雨不安的說。

「不用擔心,這個肖羨,現在可以好得很!」

「就在一家會所裡面,那家會所不乾不淨的!」

「這個肖羨,真是臟!」

「半雨,要我說,就別管這個肖羨,看他現在這副德行,完全就是自甘墮落!」 其實,早在之前,那小子故意把郝健帶到這麼個大庭廣衆的地方,郝健都已經猜到他的想法了,所以早就叫小西和小北兩大鬼卒把長藤木椅草地和操場的通信聯絡,還有一切語音都給阻隔了。

他們是兩大鬼卒,而且是千年鬼卒,阻隔信號這點小事當然做得到。

坐到草地長藤木椅上時。

“小西,小北,還在嗎?”郝健嘗試着在心裏說道。

“在的,主公!請吩咐!”一黑一白,一起躥了出來,雙手抱拳,說道。

其實從一開始,小西小北兩大鬼卒就被他召喚出來,他們兩個穿着兵士甲冑的烏龜眼大漢就一下子竄了出來,並且一左一右地呆在陸曉明的身後,隨時等待他的召喚和指揮。

不然你以爲,他在審問陸曉明的時候爲什麼可以那麼的理直氣壯?!

“小西,小北有什麼可以讓周圍的人聽不到我們的談話,也看不見我們?!”郝健在跟陸曉明周旋的時候,同時問道。

“主公,這很容易,看我們的!”小西,小北一說完,“咻”的一下化爲一白一黑兩道光影,向着草地與操場的界限跑去,當兩道光影跑完的時候,瞬間就在他們之間設置了一個結界,形成了一個巨大的透明包圍圈,將草地與操場隔絕開來。

這個包圍圈只有郝健和鬼卒看得見,其他人都看不見。包圍圈是隱形的,只能阻隔音波和影像,但是卻不會阻礙人們之間的通行,它不是實體的,所以不用擔心被人發現。

一瞬間,事情辦完之後,兩道光影,一黑一白“咻”的一下又飛了回來!

“回稟主公,您吩咐的事情已經辦好了!請審閱!”兩大鬼卒抱拳鞠躬,然後起身,放開他背後的視線,露出那個在郝健一個人的眼裏會發光的包圍圈。

“這麼快就辦好了,你確定這發光的包圍圈有用?!”

郝健根本還來不及目瞪口呆,一轉眼的功夫,兩個大漢就都回來了,看見他們身後的包圍圈,還是會有點小懷疑,這是演電視劇呢?真的假的?!

“當然是真的了!現在,對面的人根本就看不見你們,也聽不見你們了。”白麪小西超肯定的說。

“主公,你不信你可以看,那裏有人過來了。”小北指着遠處有兩個一男一女的學生,他們正在綠蔭小道上往這個方向走過來。

郝健目瞪口呆的看着他們走了過來。

他們怎麼就這樣走過來了,難道沒看見這裏坐着有人嗎?

那個女同學走着走着,腳突然崴到了,然後對男孩說:“哎呀,親愛的,我的腳好像扭到了,那裏有椅子,我們過去坐坐吧。”

“好啊,你小心一點,來,我扶着你!”那個男同學扶着那個女同學就徑直走了過來。

這一男一女的小情侶果然就直接坐在了他們的旁邊,完全就沒看見他們坐在椅子上。甚至其中有一個直接坐到了陸曉明的腿上,可是陸曉明卻絲毫感覺不到,也看不見她們。

而且,陸曉明也並不知道在他身後,居然站着兩隻鬼,還是這麼恐怖的老鬼!要是讓他知道,肯定會被嚇尿了。

“哈哈,這真是太棒了!”郝健頓時變得有點小興奮起來,沒想到冥龜老頭這次給自己的幫手這麼的厲害!簡直就要超神了!看來我得多利用他們,做些事情才行!

“對了,小西、小北,聽令!”郝健字正腔圓,端起了主公的架子。

“是,主公,請吩咐!”兩大鬼卒使用了一陣妖風,趕走了在這裏挺礙事的那對情侶,然後抱拳回道。

“這個陸曉明班長,嘴殼子特別的硬,他明明知道事情真相卻不願意告訴我,你說你們倆有沒有什麼辦法,讓他心甘情願的告訴我,秋遊那天晚上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主公,是這樣的,這裏正值正午,陽光比較烈,我們在陰曹地府呆久了,身上溼氣比較重,陰氣比較重,在此處靈光聚集的地方不太好施展拳腳,要不你把他給引到陰氣比較重的地方去,或者說是等到晚上再叫我們來對付他,我們保證,讓他原原本本的把事情經過說得一清二楚。”黑麪大漢邏輯清楚,有理有據的說道。

“行,我還有事情要辦,就不等到晚上了,我這就把他帶到廁所去。廁所的陰氣應該比較重!你們覺得怎麼樣?!”

“廁所確實是個陰氣比較重的地方,人也少,適合對犯人進行拷問!”黑麪一向比較恭謹和嚴肅認真。

“就去那裏,準沒錯,主公真是好謀略!”白麪就比較油嘴滑舌,善於變通和拍馬屁了。

這一切都在祕密的進行中,完全沒有驚動陸曉明那小子。

所以陸曉明就順利地被郝健給拖到了男廁所裏面去。

他小子還不知情,哈哈。

他以爲他一直緊咬着不鬆口,郝健就沒辦法探出那天的事情了嗎?!

叮鈴鈴上課鈴聲響了!

所以學全校的同學陸陸續續的都回到了教室去上課了,廁所裏就變得幾乎沒有人過來了。

就算過來了又怎麼樣,不是有兩大鬼卒正在站崗嗎?!

兩大鬼卒的包圍圈中,龍捲風中學男廁所中。

“你想幹嘛?你帶我來男廁所幹嘛?!”陸曉明被郝健給堵在了男廁所,廁所門也已經關上了,這下他已經進出無路了。

“我不想對你做什麼,我只是想找個安靜的地方,這下子你可以告訴我,那天晚上秋遊的時候你們到底發生了什麼?”郝健鬆開了他的手腕,居高臨下的質問道。

“我憑什麼要告訴你?!你以爲你把我抓到廁所來,我就會怕你了嗎?你又不敢對我做什麼!況且要是這節課上課,我沒有過去,同學們就會發現不對勁的,你就等着老師來找你吧!”陸曉明突然智商上線了。

“嘿,小子,是不是我不打你一頓,你就不會說實話,還敢威脅我?!”郝健故意擡起拳頭,假裝要去揍他。

“你打呀,你就算打死我,我也不會告訴你,我要是說了就會沒命的!反正早晚都是一個死,死在你手裏,總比死在那東西的手裏要強!”陸曉明的眼底閃過一絲恐懼,可瞬間又被倔強給包圍住了。 第1155章我們已經是夫妻

「不會的,南初一定是你誤會。」

「肖羨去那種地方,可能只是查案,肖羨向來都是潔身自好,不可能和其他女的勾勾搭搭。」

南初見謝半雨這樣相信肖羨,就不再多說什麼。

畢竟南初對肖羨並不了解,一直和肖羨在一起的是謝半雨。

掛斷電話以後,謝半雨直接前往南初說的那個地址。

那是一家娛樂會所,來到前台,謝半雨直接報出肖羨名字。

前台聽到以後,帶著曖昧的目光掃在她的身上。

「肖羨,是來找肖羨的?」

「怎麼,難道我們這裡面的姑娘,沒法把她滿足,所以還要找外面的?」

「趕緊上去吧,就在六零八包間。」

謝半雨不懂前台前面兩句話是什麼意思,只是乖乖的上樓。

還走進包間裡面,謝半雨就聽到包間傳來緋糜的聲音。

「嗯,啊~」

「好厲害,你們都好厲害。」

謝半雨的眉緊緊皺起,不知道你們是什麼意思。

緊接著,謝半雨聽到肖羨的聲音,而且是肖羨生氣的聲音。

「都是一群廢物,這樣根本不能讓我有反應!」

「把你們找我們有什麼用,這點用處都沒有!」

「滾,通通給我滾的遠點!」

一陣悉悉索索的聲音,包間的門打開,從裡面出來兩男五女,均是衣衫不整。

「這個肖少爺真是越發難伺候。」

「原本醫生都說過,雙腿殘廢,終身只能坐在輪椅上面,怎麼可能起反應。」

「現在可倒好,不能起反應,居然怪我們。」其中一個女人不滿的說。

炮灰逆襲:發家致富養崽崽 「和個太監生什麼氣,就是羨慕我們而已。」另外一個女人,從包包裡面抽出一根香煙,點燃以後說道。

謝半雨感覺自己已經石化在原地,完全不知道應該作何反應。

這段時間忙著處理案件,加上上回肖羨對待自己非常冷漠。

所以有段時間沒有聯繫,卻沒想到再次見面,肖羨就能做出這樣讓她失望的事。

「站在外面的是誰?」肖羨看到外面有道虛晃身影,開口詢問道。

謝半雨想要逃離,可是首先擔心肖羨回家是個麻煩。

其次有些話,謝半雨想要和肖羨說明白。

謝半雨已經儘力,可是或許真的他們根本就不適合。

肖羨看到謝半雨走進包間的時候,眼神當中有過一絲驚慌,連忙將褲子扒起來。

「你你你,你不是很忙,怎麼有空過來找我。」

「是伯母說找不到你,讓我四處看看。」

「我們回去吧,別讓家人擔心。」

謝半雨什麼都沒說,上前幾步,接過輪椅,推著肖羨朝外走去。

然後來到前台,謝半雨已經是非常麻木的打開錢包,拿出那張謝文瀚給的卡,刷卡。

肖羨有些狼狽,不知道應該說什麼,而謝半雨更是一言不發。

直到抵達肖家,謝半雨將肖羨推到正門口,終於開口說道:「有件事情,我們需要好好談談。」

「是不是剛剛那件事情?」

「剛剛那件事情是我不對,是我不該去那種不三不四的地方。」

「可是半雨,那我也是需要未來我們可以幸福,想要治好自己。」肖羨有些慌張,牢牢握住謝半雨的手。

肖羨略微有些冰涼的手搭在謝半雨的手背上面,謝半雨只感覺好似有條毒蛇將她纏住,這種感覺非常的難受。

總裁禁區:淑女止步 於是,謝半雨直接就將手抽出。

「肖羨,我們並不適合成為夫妻,我們只能成為朋友。」

「這段時間,一直都在努力,可是根本沒有辦法。」

「所以我們可不可以後退一步。」謝半雨一字一句清晰的說。

留下那黑白葫蘆定在半空! 一把狠狠抓住他的衣領,「你怎麼可以這麼殘忍,小紅它不止是我的玄獸,它還是我的朋友!你殘害無辜,根本不配做人!」

Previous article

走了大概一個晚上,前面就是一條公路,他沿着公路又走了大概四個小時,就看到了城鎮。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