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厲阮舔了舔唇,不知道該怎麼回答。

章盼看她這小心翼翼左右為難的樣子,噗嗤一聲笑了,「我的醋你都要吃?」

沐懷璟盯著厲阮,直勾勾的,厲阮無奈,鬆開章盼胳膊,環住了沐懷璟的臂彎,「大早上你跑哪兒了?我看不到你很不安。」

沐懷璟也不再為難她,「這不是章媽來了?我看你睡得熟,不敢吵醒你,某人的起床氣還挺重的,我有點怕怕。」 薛家會客大廳,薛家眾人與方家高層此時都聚集於此。

連雲城三大商會背後的三個家族當中,朱家被滅,那麼整個連運城的商會就只剩下薛家的飛羽商會和方家的萬劍商會了。

而因為連雲城資產眾多,朱家一列要打理起來也並非那麼快的。而且,在這個過去的一個月裡面,朱家被滅的消息早已在連雲城中炸開,各方有點力量的商會都想要崛起。

所以過去的一個月裡面,方家和薛家一邊打理著朱家的所有資產,同時進行分配。一邊又要去壓制那些想要崛起的新勢力,漸漸地將整個連運城再次穩固下來。

「這連雲城當中,陸續崛起的勢力雖然不少,但是也已經壓制了九成多,而且i近幾日也並無新勢力站起來,這一邊差不多要告一段落了。」

方家家主方無天開口說話,言語當中倒是鬆了口氣一般,「算下來,幕府開啟也已經兩個月了,這一次我們同盟獲得的利益可謂不淺啊。」

方無天說罷,薛家一邊薛峰也是放聲爽朗一笑,而後兩邊的高層也都是愉快的笑起來。


經過了這足足兩個月的忙碌,薛家和方家此次也算是獲得了極大的利益。將朱家盡滅不說,這連雲城當中也已經被兩個家族徹底壓制。此前一直被朱家打壓的兩個家族,如今終於是翻身為主了。

這樣的利益,不過是忙碌了兩個月,還是值得的。

「不過,此次的成果雖然是我們兩家經過兩個月的辛勞換來的,但是還有一個人的功勞,是絕對不能少的。」

話至此處,薛峰便又是開口,這句話當中雖然略有深意,但在場的人卻都能夠心領神會。

薛峰所說的人,正是蘇墨。

可以說,若是沒有蘇墨的話,此次莫說是經過努力獲得這麼大的利益,就是兩家的高層與兩位老祖,都要當場葬身於那墓府之外。

重生末世原女主逆襲nbsp;nbsp; ,已經明說了不必相謝。而蘇墨小兄弟,進入了墓中墓當中直到如今探子也並沒有報來消息,不知何時才會再來。」

方無天長嘆一聲,言語當中道儘是嘆然。

「蘇墨小兄弟既然被星辰殿的那位大人所看得這麼重,想必與星辰殿也有一些瓜葛。而且就他的修鍊天賦而言,出生也絕不會低,想必應該是不會再流連於我們這些小地方了。」

方無天你說完,薛峰卻是長嘆一聲,說話間倒也是有一些自嘲。說來也沒有錯,縱然此處是遺迹之地的城池,卻依舊無法比擬九宗三殿一主那樣的層次。

話說至此,廳中眾人皆是沉默了。

「若是能回來便最好,不能回來我們也無法強求不是?」

沉默幾息過後,方無天便是開口緩解了氣氛,「皇者墓府當中的寶物基本已經被掃空,而我也得到了消息,三日之後斗靈拍賣行要舉行一次地級拍賣會。」

「此話當真?!」方無天的話,讓的薛峰以及薛家眾人都是一驚,隨即薛峰便連忙開口問道,眼睛當中儘是一副不可思議的模樣。

斗靈拍賣行,可謂是整個斗靈大陸最為龐大的一個商業勢力,而且斗靈拍賣行最高的統治者還並非是常人能夠觸及的高度。不過這個最高統治者,薛家和方家都並不清楚,只是知道斗靈拍賣行和遺迹之地的城池之主有所關聯,想必和那個地方是脫不了干係的。

「自然是真的,就在三日之後。聽說此次幕府當中,有人尋出了三株先天龍草。」方無天說話間,雖然是早已經知曉了,卻還是帶著一種震驚之色。

而此話一出,整個大廳再次陷入了寂靜。

隨即,薛峰的一句話再是打破了寂靜:「竟然是先天龍草這等天物,看來這一次是北冥聖地不說,九宗三殿是定然會被驚動的了。」

先天龍草出世,能不震驚?!

先天龍草,是為一種對修鍊與戰力都有不少裨益的聖物。一株先天龍草,其功效是以年限為劃分的,分為百年、千年和萬年三類。

百年先天龍草雖然是層次最低的一類,但是依舊是蘊含有百年以上千年以下的生長,同樣是千金難求的寶物。

再說先天龍草的功效,服用一株先天龍草,就能夠讓自身的經脈強度與寬度得到一定的增長。經脈寬度變大了,無論是吸收天地靈氣還是運轉自身靈元的速度都能夠有所提升。而靜脈的強度變強,就能夠承受更為猛烈的靈元衝擊,經脈也能夠承受住將力量瞬間提升至巔峰狀態。

除卻這些,千年以上的先天龍草,還能夠提煉凈化靈元純度。靈元的純度,便決定了靈元的威能,戰力提升可並非只是一星半點。

就是這樣的聖物,能不驚動九宗三殿么?

「這先天龍草的年限你可知道?」用了半晌才是平定下心中的激動,薛峰開口之間也就還是有些沉不住氣。

「關於年限,我還是不能夠得知。但是據我推測來,能夠讓斗靈拍賣行舉行地級拍賣會的,若非千年也是臨近千年。而且,既然是從荒古皇者的幕府當中尋得的,是千年的可能性就更大了。」

雖然方無天並不清楚年限,但是推測下來也是十有八.九沒錯。

這樣的推測下去,也是應了薛峰薛家等人的猜測,隨即各人臉上都是顯現出了震驚的神色。

若是能夠有千年年限的先天龍草出世,那麼九宗三殿必然會激烈爭搶,薛家和方家似乎並沒有機會。

踏踏踏……

正是此時,從門外傳來一陣急促的腳步聲,眾人循聲望去便是看到一位侍衛急匆匆的走了進來,而後叩跪於廳中說道:「稟報家主,有一位姓蘇的少年與一位女子結伴,請求見你。」

聽到這一句稟報,薛峰臉上的震驚也是散去了些許,轉而換上一份喜色,開口道:「快去傳他們進來,不的怠慢!」

薛峰說罷,那侍衛便是起身急匆匆的退了出去。

待到侍衛離去之後,薛峰與方無天對視一眼,悵然一笑。

畢竟薛家和方家因為這一次荒古皇者墓府開啟,得到了這麼大的利益,縱然得不到先天龍草也並不需要太過於掛在心上。而如今,蘇墨前來必然也屬於是好事。畢竟蘇墨是與那星辰殿有所牽連的人,若是能夠通過蘇墨再與星辰殿掛上關係也是不錯的。

縱然不能夠牽扯到星辰殿,以蘇墨的資質與心性,為友的話必然也是一個不小的助力。

很快的, 女王幽熒 ,而後便就退了下去。

「薛家主,方家主,別來無恙啊。」蘇墨豪爽的開口,言語當中倒是沒有太多的客套。

「蘇小友能夠再來,真是我薛某人真是莫感欣慰,請二位上座。」薛峰開口,同樣是爽朗的笑著。而薛峰言畢,蘇墨和蕭曉琪也並不客套,隨即便坐上了上座。

蘇墨和蕭曉琪都是坐下之後,薛峰再是清了清嗓子,言道:「蘇小友這一次來的還真是湊巧,我與方家主正在談論三日之後拍賣會之事。」

「哦?拍賣會?」薛峰這句話,意思倒是非常明了,就是想要讓蘇墨與他們一同前去,也好增進雙方關係。

拍賣會,的確是引起了蘇墨的興趣。

雖然蘇墨自小到大都並未參加過任何的拍賣會,但是卻依舊了解拍賣會。特別是皇者幕府開啟之後的拍賣會,定然會有不少的好東西。

怎麼說,此時蘇墨也是有一些財產在,或許能在拍賣會上得到一件兩件好東西也說不定。

如此想著,蘇墨也就略微摸索了一下手上的納戒,裡面那僅剩的一百多枚靈石,想要在拍賣會上買上什麼好東西,卻是有些難了。

「我薛家和方家如今已經結盟,而且也直接接手了朱家所剩的連雲城兩成財產,總資產已然是達到了七成,是連雲城最大的勢力。」

薛峰說到此處,先是略微一頓,隨後再是繼續說道,「而這一切,也都要感謝蘇小友才是。這一次的拍賣會上,好東西定然不會少,若是蘇小友有所中意的話,儘管與薛某人提便是。」

薛峰說罷,一旁的方無天也是點頭示意,蘇墨看著二人,心中對於二人以及兩家的好感更是提升了幾分。這,也就是薛峰和方無天想要達到的效果。

「那我便先謝過二位了。」

兩人的理由,蘇墨倒是能夠欣然接受的。而且,這麼大的餡餅從天上掉下來,自己沒被砸傻而且還落到了自己的手上,不直接吃掉那才是傻。

… 厲阮吐吐舌,她是有起床氣,也喜歡把氣對他發出來。

他也樂得如此,因為每一次他都會用吻封住她的嘴。

「我才沒有起床氣,我最乖了。」厲阮狡辯。

「嗯,你乖,你最乖。」沐懷璟低笑,看厲阮咧嘴笑,他又道,「也最皮。」

厲阮拍了下他胳膊,「你最壞。」

沐懷璟握住她的手,目光灼灼望著她撒嬌的樣子。

章盼看兩人關係這麼好,心裡為他們感到高興。

輕咳一聲,提醒他們她還在。

沐懷璟看她一眼,對厲阮道,「我先去公司,你乖乖吃飯。」

厲阮知道肯定是他公司有要緊事,她問,「那你吃了嗎?你不許不吃早餐。」

「還沒吃,不過我讓宋嬸打包給我帶走。」沐懷璟點了下她鼻尖,「走了。」

厲阮笑著送他走出門口,回頭看到章盼正笑眯眯的望著她,有點不好意思,撓了撓鼻尖,「他胃不好,必須按時用餐,不然會犯。」

章盼,「你關心他,他甘之如飴呢,我看你們倆感情是真的很好,我挺放心的。」

「他對我很好,真的很好,再沒有人對我這麼好了,章媽,我感覺自己好幸運,幸運他在我不懂事的時候沒有放棄我,幸運他一直喜歡著我。」


章盼莞爾,「他對你,確實很用心,很少有男人能做到自始至終這樣的,我希望他對你一直保持如此,你呢,也要懂得一個道理,愛情是要雙方彼此付出的,要靠你們兩個共同維護,才會長久。」

她眼裡有隱痛,有讓厲阮感同身受的內容,厲阮皺眉,「章媽,你不開心嗎?」

「開心啊,怎麼會不開心呢?看到你,不開心的事全沒了。」

「我又不是小孩子,你哄我做什麼?你若是有解決不了的事情,告訴我,或者告訴沐懷璟,他一定會幫你。」

「好,我有需要一定開口,只是一些事情,非要我自己去克服去解決,別人幫不了我。」章盼把準備好的衣服遞給她,「去換上衣服,我給你弄頭髮。」

厲阮乖乖去換了衣服,出來后坐在梳妝凳上,從鏡子里看章盼,「章媽,我現在警局上班,不能打扮成小公主那樣的,你給弄簡單清爽點的。」

想到了什麼,她趕緊又道,「對了,我上午說不定要搞解剖,經常低頭,頭髮不能跑到前面來礙事。」

「要戴警帽嗎?」

「哦,不用,除非是特別場合要求戴的,其他時候都是便服。」

「那還是綁一個丸子吧,綁得高高的,你挺適合這個髮型的,好看又可愛。」

一大早就被誇得飄飄然,厲阮心裡美滋滋的。

飯後,章盼送她去上班,厲阮的騎士十五世暫時在家休息。

看厲阮的身影消失在警局大院里,章盼才拿出手機撥打林通電話,「沐總何時有空,我過來。」

「你現在就過來吧,剛好一個會議快結束了,有二十分鐘休息時間。」

「好。」

章盼立刻開車前往半壁集團,在對面咖啡館坐下等他。

沐懷璟很快出現,直奔主題。

「也是巧了,我正想問你一些事情,你就發短息給我。」 三日時間,一晃就過去了。

薛家和方家在這過去的三日時間裡面,也是打理著連雲城的事情。 蜀山傳之玉佩靈緣 ,身體也是恢復了不少。

今日一早,方家薛家眾人以及蘇墨和蕭曉琪,都已經在薛家的會客廳當中了。隨後又是經過了一些準備之後,所有人才是動身離開薛家,前往斗靈拍賣行連雲城分行。

這斗靈拍賣行雖然只是連雲城分行,但是依舊不是薛家和方家敢惹的,甚至說就是這分行,薛家和方家也不一定惹得起。

而斗靈拍賣行連雲城分行,則是在連雲城的城池內側,臨近城主府的位置。

這一座斗靈拍賣行,規模極其的龐大,單單是從外側看來。就是輝宏殿宇,足足三層的斗靈拍賣行,佔地也足有方圓數百丈,遠觀就如巨獸一般匍匐,很是氣派。

走近了,蘇墨也才知道什麼才叫做富麗堂皇。


那匾額,是以純精金打造,沐浴在陽光下散發著金燦燦的光芒,很是耀眼奪目。足足兩丈寬半丈高的純精金匾額,上面的狂草文字是刻上去,而且也是一蹴即成。在如此堅硬的純精金上刻字,還能夠如若紙上,題字人的修為定然不低。

除卻匾額如此,外觀整個拍賣行殿宇,更是雄偉壯觀,精選上等木材加上金屬所制。做工之精細巧奪天工,縱然整個龐大的樓閣,都無一處粗糙做工。

單從外看,蘇墨就已經領會到了這拍賣行的來頭不小。

而蘇墨也並未再次駐足太久,跟隨著薛家和方家眾人,便是走入到了拍賣行當中,入了這拍賣行,其中所散發出來的淡淡靈元氣息以及幽幽清香,更是讓蘇墨神清氣爽。

「不愧是大陸第一拍賣行啊。」

蘇墨心中暗自讚歎著,同時視線在周圍遊走,好一副劉姥姥進大觀園的模樣。

「真是沒見識,不要再丟人現眼了。」看著蘇墨這副模樣,封老可真是恨不得將他抽上幾嘴巴,真是太丟人了……

蘇墨訕訕一笑,隨即便是收回了那好奇的眼神。

此間,見到方家和薛家眾人進來,一位姿色上乘的女侍走來。她對著眾人恭敬一聲過後,便在前方帶路,將眾人帶到了一間貴賓廂房當中。

這間廂房尤為寬敞,這一行總共十人出頭也是能夠容納下。而牆壁三面封閉,唯有一面是空的,可以看到外面的景象。

蘇墨從此處向外望去,看到的卻是另一個龐大的密閉空間,而這個空間當中在一端有著一個巨大的檯子,檯子之下就是階梯狀的座位。這些座位,是足以容納十萬人左右的,而在這些座位當中,也已經有人走動陸續坐下了。

除卻這些,在整個密閉空間的檯子上,更是排列著許許多多的立方凸起,而這些應該就是歸併廂房,能夠更好地進行拍賣。

簡單地看了一遍這個拍賣會場之後,蘇墨也就坐到了一旁的位置上,瞑目休息等待著拍賣會的開始。

「蘇小友,這場地級拍賣會當中可是會有不少好東西,你可要好好挑選不要錯過了什麼哦。」見到蘇墨做到位置上,坐在另一邊的薛峰便是開口。

「地級拍賣會?」蘇墨睜開眼眸,隨後就是這麼開口一問。

「這斗靈拍賣行當中,會以壓軸寶物的層次來劃分檔次。一共分為天地玄黃四個檔次,黃級拍賣會是每天都會舉辦,其中的東西卻也並不難尋。而玄級拍賣會也是定期一月一次,主要還是為拍賣行做宣傳以及拉關係用的。」

「而地級拍賣會,則是不定時間,何時擁有能夠觸發地級拍賣會的寶物出現,地級拍賣會就會開啟。而近幾年來都沒有過地級拍賣會出現,而那天級的拍賣會在分行一般是不會舉行的。」


薛峰就這麼解釋著,而蘇墨也是略有所思,又表示明白的點了點頭。

若是按照天地玄黃,黃級最低天級最高的排列,那麼地級拍賣會的檔次就決然不低。既然檔次不低,那麼其中所拍賣的東西,定然也不會是低劣品。

如此想著,蘇墨不禁的有些激動了,同時也是靜靜的等待著拍賣會的開始。

而蘇墨在等待當中,度過了足有一刻鐘的時間。而此時,一位白髮白須的老者從檯子的後方幕布中走了出來,來到了檯子的中心。

「各位請安靜。」



「所以可以製造排除對象的機會,」付清歡自信一笑,「這裡的人大多迷信神鬼之說,再發生點什麼可怕的異象,他們一定會驚恐萬狀地逃開,而那個畫師不會是會懼怕這些的人,就算他想要假裝害怕,在人們奔走的第一時間,他也一定是能保持冷靜的那個人。」

Previous article

其實蒼夙這樣是只是想要消除大長老對她的懷疑罷了。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