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好吧,給你一刻鐘的時間考慮!」

說完,羅布得意洋洋地退出了盒子。

幽心冷魔媚笑著問:「羅布大帝,怎麼樣?她願意嫁給你嗎?」

羅布瞪了他一眼,傲慢道:「她已經答應了,不勞操心!」

幽心冷魔居然滿臉沮喪:「那女人好生高傲,本王求了她很久,她都不肯答應,竟然答應了你,難道她只喜歡小娃娃不成?」

春桃推了推羅布,撅起嘴,不悅道:「羅布,你背著我家公主勾引妹妹,我要向公主告狀!」

羅布趕緊扳過春桃的腦袋,附在她耳邊小聲道:「我要勾引也只會勾引你和夏荷,怎麼會去勾引裡面那個醜女?」

春桃頓時露出了笑臉,一激動就捧起羅布的臉,「啵」地親了口,羞澀道:「羅布,我明白了,你故意做給幽心冷魔看的,對吧?」

羅布順勢點了下頭,卻又輕視地瞅了眼幽心冷魔,暗道:老子根本就沒把這廝放在心上,哪需要做給他看?

夏荷做出生氣的模樣,故意「哎呀」地叫道:「春桃,你敢親駙馬爺,你不想活了嗎?」


春桃橫眉瞪著夏荷,理直氣壯道:「是羅布叫我親的,他是駙馬爺,我敢不答應嗎?」

「——」羅布有些傻眼,推卸責任也不帶這樣吧?

「羅布,你不能偏心,你讓春桃親了也得讓我親!」

眼見夏荷撲了過來,羅布趕緊跳了起來,但是在不藉助魚歌仙劍的情況下,三顆仙珠的他根本躲不開夏荷,臉上很快就被夏荷重重地啃了一口。

捂著臉,羅布後悔剛才打開了頭盔,夏荷這丫頭哪是親呢?分明就是咬啊!

幽心冷魔羨慕地看著羅布,說:「羅布大帝,我今日送了美女給你,你能否再幫我個小忙?」

羅布微擰了下眉頭,問:「什麼忙?說來聽聽!」


幽心冷魔客氣地笑道:「我們魔界有三個魔王,我也不怕你笑話,我的實力最差,那兩個老傢伙總是欺負我,我只想借借你的名號,壓壓他們的霸氣,你沒意見吧?」

羅布仗義道:「行,那兩個魔王要是再欺負你,你就告訴我,我帶閃電大軍過來收拾他們!」

幽心冷魔大喜過望,對著羅布深深地拜了一拜,感激涕零道:「多謝羅布大帝成全,幽心無以為報,以後尋著美女,一定都給你留著!」

羅布應了聲好,春桃卻拉著他的衣袖,小聲提醒道:「羅布,你不能和魔王拉幫結派,傳到仙界,對你的名聲不好!」

羅布無所謂道:「仙界那些正人君子,一向虛偽,我豈在乎他們在我背後指手劃腳?」

幽心冷魔一聽,更加激動,連聲叫道:「好兄弟,好兄弟……」

羅布拍了下手中的盒子,沉聲道:「幽心魔王,這盒子怎麼打開?」

幽心冷魔二話不說,馬上對著羅布彈出一個白色的小珠道:「這是盒子的鑰匙,你只須把這珠子放到盒子頂上那個凹槽中,這盒子自然打開了。」

「好!」羅布也很乾脆,接過小珠,馬上對幽心冷魔揮了下,叫道,「拜拜!」

幽心冷魔愣了下,趕緊一拜到底。

羅布奇道:「你又拜我做什麼?」

幽心冷魔抬起頭,困惑不解道:「你不是叫我拜你嗎?」

羅布哭笑不得:「一看你就是個沒讀過高中的傢伙,別拜了,滾!」

幽心冷魔呆了下,馬上翻滾了一圈,訥訥道:「高中是什麼功法?」


「爬!」

羅布不再理他,伸手把閃電精靈全部召回到掌心的原生空間,然後大搖大擺地飛向了來時方向。

春桃和夏荷急忙追了上來,小豹貓抬頭對著幽心冷魔噴出一道火焰,罵道:「狗東西的好生狡猾,送個美女就把我家主人打發了!」

幽心冷魔嚇得飛身後退,堪堪避開小豹貓那道烈焰,直到羅布帶著小豹貓出了封印結界,他還呆立在原地,心有餘悸道:「幸好我今日機靈,否則,只怕不死也得脫一層皮!」

羅布帶著二女和小豹貓衝出了封印,回手又貼了張封印金符上去,把結界上那道裂縫徹底堵住,這才從巨石中跳到了地上。

此時,正是傍晚時分,羅布抬頭看了下天色,又望了眼遠處的南江市,街燈已經亮起來了。

「我記得只進去了一會兒吧,怎麼天就黑了呢?」

羅布有些沒有想通,小聲嘀咕了句,便把那個盒子放在地上,然後把幽心冷魔給他的那個白色小珠放到了盒頂的凹槽上……

啵——

小珠出人意料地沉入了盒子裡面,這個突如而來的聲音把毫無心理準備的春桃和夏荷均嚇了一跳。

蓬!

就在這時,盒頂瞬間炸開,一個俏麗的身影沖了出來……

羅布急忙跳到小豹貓的背上,叫道:「小貓,快跑!」

小豹貓想也沒想,「嗖」的一聲就竄了出去,幾乎在轉眼之間就掠進了陳菲兒的家中,並且在進屋的同時,他居然就變回到先前那種拳頭大小的模樣。

「主人,為什麼要跑?」

從二樓的觀景小廳中掠進屋中,小豹貓居然才不解地問了句。

「小貓,那女子很醜,而且是個法師,萬一她真要嫁給我,那我豈不是惹大麻煩了?」羅布一步落到地上,長吁了口氣,暗自慶幸小豹貓跑得快,那個醜女肯定沒有發現自己跑菲兒姐姐家中來了。

整個二樓有些暗淡,羅布掃了一眼,詫異道:「菲兒姐姐和杜阿姨居然都不在,她們到哪裡去了?」

小豹貓有板有眼地推測道:「菲兒姐姐喜歡看稀奇古怪的東西,也許這裡來了馬戲團吧?」

羅布愣住,突然著急地叫道:「天上那三個文官下來檢查工作,菲兒姐姐肯定想看看其他仙人長什麼模樣?小貓,我們走!」

小豹貓詫異道:「主人,你急什麼呀?」

「衛融說,那三個文官是悶騷型的色/狼!」

小豹貓眼珠骨碌碌地轉了兩下,若有所思道:「菲兒姐姐去看色狼,那不是自投羅網嗎?」

羅布喝道:「小貓,別他媽發獃了,走吧!」

小豹貓點了下頭,「嗖」的一聲跳到羅布肩上,神情莊重地趴了下來。

羅布轉頭驚訝地望著小豹貓,小豹貓居然一本正經地問:「主人,你不是很急嗎?為何還不走呀?」

羅布瞪著小豹貓,不悅道:「哪有我背你的?」

「哦!」

小豹貓立刻跳下來,搖身一變, 毒寵傭兵王妃

羅布看了它一眼,又下意識地看向了窗戶,暗道:它這麼大,能飛得出去?

「算了,你還是到我肩上來吧。」

羅布有些無奈地搖了搖頭,小豹貓翻身跳到羅布的肩上,碩大的身體整個趴到了羅布的頭肩上,就像踩著高蹺一樣縮著四條腿,緊緊地捧著羅布的腦袋。

羅布哭笑不得,反手推了把小豹貓,誰知它把羅布的腦袋抱得非常緊,羅布居然沒把它推動,忍不住就開罵了:「小貓,你奶奶的,麻煩你懂事一點!立刻給我變小!」

小豹貓忙問:「主人,你要我變多小?」

羅布沒好氣道:「能變多小就變多小!」

小豹貓應了聲好,整個身體陡然閃出一抹亮光,然後,整個身體以肉眼看得見的速度縮小了下去,很快變成了一個光點,消失了蹤影!

羅布忽然發現小豹貓不見了,伸手在肩頭上摸了兩下,居然沒摸著它,趕緊問:「小貓,你在哪裡?」

小豹貓的聲音從羅布的頭髮中傳了出來:「主人,我在這裡。」

羅布下意識地把手伸到頭髮裡面抓了抓,依舊沒有抓到它,不禁啞然失笑,這傢伙縮得太小了。

當!

忽然,樓下的鬧鐘響了,羅布愣住,掏出手機一看,不知不覺中,竟然已經八點了。

不能再耽擱了,羅布身形一閃,飛身衝出窗外,迅速沖向了地京大廈。

羅布老遠就瞅見自己辦公室有兩個倩影,開始還誤以為是上官玲兒和甘珠,誰知離得近了,才看見她們是春桃和夏荷。 那女子哼了聲:「果然是個小孩子!」說完,又重重地嘆息了聲,自言自語道,「想不到我會嫁給這樣的小娃娃!也好,從小調教,可以防止他花心去找別的美女。」

羅布這話聽懂了,趕緊叫道:「大姐,你說錯了,我已經有妻子了!」

那女子先是一怔,跟著就怒道:「你既然有妻子,為何還要我嫁給你。」

羅布頓時有種哭笑不得的感覺,搖頭道:「你這人有點迂腐,男人三妻四妾很正常吧?」

「不正常!」

羅布也橫了,提高聲音,不高興道:「你自己考慮好,要麼嫁給我做小老婆,要麼就留在魔界做幽心魔王的玩物!怎樣?」

那女子一聽,頓時呆住,轉而又恨恨地盯著羅布,又急又氣,眼眶中淚水打轉,看樣子馬上就要哭了。

羅布有心逗她,自然不會憐香惜玉,繼續壞笑道:「美女,我可不只一個老婆喲!你得有心理準備啊!」

那女子仰天長嘆了聲,痛苦道:「你這個冤家,你這不是存心羞辱我嗎?」

這女人太他娘的正經了,真有意思。羅布越發興緻勃勃地說道:「普通人我還不想羞辱她呢!我能羞辱你,那是你的福氣!」


那女子的臉已經變得有點扭曲了,怒道:「你,你這個小色/狼!」

羅布故意板起臉,冷道:「我沒時間和你哆嗦,你要答應就點頭,不答應就算了!」

說完,羅布假意要走。

那女子看來心機不深,好像真怕羅布把她扔給幽心冷魔,慌忙叫道:「你等等,容我考慮考慮!」

「好吧,給你一刻鐘的時間考慮!」

說完,羅布得意洋洋地退出了盒子。

幽心冷魔媚笑著問:「羅布大帝,怎麼樣?她願意嫁給你嗎?」

羅布瞪了他一眼,傲慢道:「她已經答應了,不勞操心!」

幽心冷魔居然滿臉沮喪:「那女人好生高傲,本王求了她很久,她都不肯答應,竟然答應了你,難道她只喜歡小娃娃不成?」

春桃推了推羅布,撅起嘴,不悅道:「羅布,你背著我家公主勾引妹妹,我要向公主告狀!」

羅布趕緊扳過春桃的腦袋,附在她耳邊小聲道:「我要勾引也只會勾引你和夏荷,怎麼會去勾引裡面那個醜女?」

春桃頓時露出了笑臉,一激動就捧起羅布的臉,「啵」地親了口,羞澀道:「羅布,我明白了,你故意做給幽心冷魔看的,對吧?」

羅布順勢點了下頭,卻又輕視地瞅了眼幽心冷魔,暗道:老子根本就沒把這廝放在心上,哪需要做給他看?

冷情總裁:寶貝,跟我鬥你還嫩! ,故意「哎呀」地叫道:「春桃,你敢親駙馬爺,你不想活了嗎?」

春桃橫眉瞪著夏荷,理直氣壯道:「是羅布叫我親的,他是駙馬爺,我敢不答應嗎?」

「——」羅布有些傻眼,推卸責任也不帶這樣吧?

「羅布,你不能偏心,你讓春桃親了也得讓我親!」

眼見夏荷撲了過來,羅布趕緊跳了起來,但是在不藉助魚歌仙劍的情況下,三顆仙珠的他根本躲不開夏荷,臉上很快就被夏荷重重地啃了一口。

捂著臉,羅布後悔剛才打開了頭盔,夏荷這丫頭哪是親呢?分明就是咬啊!

幽心冷魔羨慕地看著羅布,說:「羅布大帝,我今日送了美女給你,你能否再幫我個小忙?」

羅布微擰了下眉頭,問:「什麼忙?說來聽聽!」

幽心冷魔客氣地笑道:「我們魔界有三個魔王,我也不怕你笑話,我的實力最差,那兩個老傢伙總是欺負我,我只想借借你的名號,壓壓他們的霸氣,你沒意見吧?」

羅布仗義道:「行,那兩個魔王要是再欺負你,你就告訴我,我帶閃電大軍過來收拾他們!」

幽心冷魔大喜過望,對著羅布深深地拜了一拜,感激涕零道:「多謝羅布大帝成全,幽心無以為報,以後尋著美女,一定都給你留著!」

羅布應了聲好,春桃卻拉著他的衣袖,小聲提醒道:「羅布,你不能和魔王拉幫結派,傳到仙界,對你的名聲不好!」

羅布無所謂道:「仙界那些正人君子,一向虛偽,我豈在乎他們在我背後指手劃腳?」

幽心冷魔一聽,更加激動,連聲叫道:「好兄弟,好兄弟……」

羅布拍了下手中的盒子,沉聲道:「幽心魔王,這盒子怎麼打開?」

幽心冷魔二話不說,馬上對著羅布彈出一個白色的小珠道:「這是盒子的鑰匙,你只須把這珠子放到盒子頂上那個凹槽中,這盒子自然打開了。」

「好!」羅布也很乾脆,接過小珠,馬上對幽心冷魔揮了下,叫道,「拜拜!」

幽心冷魔愣了下,趕緊一拜到底。

羅布奇道:「你又拜我做什麼?」

幽心冷魔抬起頭,困惑不解道:「你不是叫我拜你嗎?」

羅布哭笑不得:「一看你就是個沒讀過高中的傢伙,別拜了,滾!」

幽心冷魔呆了下,馬上翻滾了一圈,訥訥道:「高中是什麼功法?」

「爬!」

羅布不再理他,伸手把閃電精靈全部召回到掌心的原生空間,然後大搖大擺地飛向了來時方向。



她的雅緻,她的淡然,統統抹掉。

Previous article

「可是我看瘋老您與鍾瑤舞關係像是不錯啊。」林仁不解道。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